第45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姑娘?

    苏菜菜愣住,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

    待她眼尾扫到床单上那抹鲜红的血渍时,脑袋里翁的一声,脸颊若火烧,涨红一片。

    大姨妈竟然来了。

    并且还被两个男人看到了自己的姨妈血。

    苏菜菜悲痛欲绝,脸臊得恨不得挖个地洞将自个儿埋进去。

    这下可丢脸丢大发了。

    宫玖好笑地看着苏菜菜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拍了拍她的脑袋瓜子,热心道:“你这儿应该没有准备月事带吧?走,去为师那儿,为师的弥月阁里有不少干净的月事带呢。”

    苏菜菜瞅了宫玖一眼,眼神古怪:你一个大老爷们没事用月事带做什么?

    似乎知道苏菜菜在想什么似的,宫玖嗔了苏菜菜一眼,凤眸光转,笑得风华绝代:“这不是为苏儿准备着的嘛,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苏儿没有父母,这些女儿家的事情自然是由为师代劳。”

    说的好听,你摸光我浑身上下那会儿怎么没有想到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呢。苏菜菜默默翻白眼。

    没有理会被敲成原形的颜弗,宫玖牵着苏菜菜的手,闪影掠风,缩地成寸,来到弥月阁。

    这是苏菜菜第一次来弥月阁,阁中金珠玉翠,珠帘华韵,玉璧生辉,红纱垂帘落地而卧,如同女儿家的闺房,但却又处处显得轻浮奢华,不似正经人女儿家闺房那般清幽粉腻。

    苏菜菜鼻头一皱,下意识想起了秦楼笙娘的留玥阁。

    这两处地方虽然装置内构均不相同,但给人的感觉却是一样的浮糜艳俗,勾人心痒。

    这变态身为一个汉纸将自己的房间扮作女儿家的闺房就算了,竟然还装扮成妓子的闺房。

    苏菜菜嘴角抽了抽。

    口味还真是独特。

    宫玖将紫檀木山茶花镶玳瑁碧纱衣柜打开,里头是叠的整整齐齐的红衣华裳,苏菜菜不由啧啧称奇,她再怎么喜欢绿色,也不会让自己的衣橱里单单只放着绿色的衣裳,就像五师兄辞雪,他平时一般都会穿月白色的衣裳,但偶尔也会穿上黑色的劲装。

    一个人再怎么喜欢一种颜色,但看久了总会审美疲劳。

    像宫玖这样偏执病态的喜欢,还真是少之又少。

    宫玖在衣橱里最里头,翻出一个红色的包袱,将它拿出来放到花梨木圆桌上摊开,包袱里头放着一小堆白色的布条,想必就是月事带——古代的卫生巾了。

    月事带是在布条里包裹着棉花和草木灰,两端系着长长的细绳,女子葵水来时,便将布条置于两腿之间,再用上方的两条细绳绕着胯部系上一圈。

    模样和丁字裤有些相像。

    宫玖将一个月事带递给苏菜菜,迫不及待道:“苏儿,快去换上试试。”

    他眸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想了想,又从衣橱里拿了一套红衣亵裤给苏菜菜,细心叮嘱道,“你裤子也脏了,还是先换上为师的衣服再说吧,喏,屏风在那里。”

    苏菜菜直觉得宫玖的眼神十分古怪,但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苏菜菜没有多想,拿了月事带和衣服之后便走到屏风后面开始脱衣服,脱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到,她这样在男子房中换衣会不会有些不妥?宫玖会不会偷看?

    想到这里,苏菜菜心惊肉跳,暗骂自己实在是太放松警惕了,她将脱掉的外裳又重新穿了起来,贼头贼脑地凑到屏风边,往宫玖的方向望去,眼神对碰,宫玖正眼巴巴地望着这边。

    苏菜菜心中一凛,这变态果然在偷看自己。

    宫玖看到苏菜菜露出脑袋张望,也是一愣:“怎么速度这样快?”

    苏菜菜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推辞道:“我还是回沉鱼阁自己换吧,不打搅师父休息了。”

    宫玖拦住苏菜菜:“怎么会打搅呢?是不是不会系这带子?”宫玖一副“我就知道你笨”的样子,从苏菜菜手中接过月事带,牵着她的手往屏风后面走,笑眯眯道,“来来来,为师帮你。”

    偷鸡不成蚀把米。

    赔了夫人又折兵。

    “不用、不用了……”苏菜菜脸涨得通红,“我自己会系。”

    宫玖眨眼,娇滴滴道:“跟为师客气个什么,为师又不会笑话你。”

    “真不用了……”苏菜菜有苦说不出。

    宫玖想了想,恍然大悟道:“苏儿,你该不是担心为师趁机占你便宜吧?”

    苏菜菜:难道你不是?

    “苏儿,为师在你眼中就这么不堪吗?”宫玖微微嘟起水润的红唇,显示自己的不满,苏菜菜有些心虚,暗自道难道自己真的误会了他,正皱着眉头思索的时候,却听着宫玖继续抱怨着道,“为师占你便宜,还需要趁机?这也太小看为师了点吧……”

    苏菜菜:……

    这可真是大实话。

    苏菜菜默默掩面哭泣。

    看来命定是有这么一劫逃不脱了。

    宫玖伸出湿软濡润的舌头,舔去苏菜菜眼角的泪痕,笑眯眯道:“苏儿,你怎么又湿了?”

    苏菜菜抖了一下,许久没有听到的魔音穿耳,依旧威力不减当年。

    真是又怀念又悲伤。

    苏菜菜听到这声讽刺,只觉得未来一片灰暗无望,眼泪流得越发汹涌了。

    宫玖强行扒光了苏菜菜的亵裤,非要亲自帮她换上月事带,苏菜菜自然是拼命扭着身子不合作,脸臊得像是要烧穿整个脸蛋似的,大概是因为身体扭动的幅度太大,苏菜菜觉得小腹一股热流涌出体外,心中暗叫一声糟糕,便听见宫玖“啧”了一声,他的手抬了起来。

    那只削葱根般白润柔细的纤手手背上落了一滴血珠,白底红珠,刺眼得很。

    她的葵水竟然滴到了他的手上。

    苏菜菜“轰”的一声,脑袋里炸开了花,心中如鼓擂敲。

    为什么要在他的面前这样丢脸?为什么总是要让她这么丢脸?

    苏菜菜痛哭流涕抓腮挠墙。

    给她一块豆腐让她自我了断算了吧。

    可是,人生总是没有最绝望,只有更绝望。

    却看那宫玖盯着手背上那滴血珠愣了两秒钟,突然将手递到了唇边,红唇微启,伸出粉嫩湿软的舌头,将那红艳艳的血珠舔舐干净,末了,砸了砸嘴:“这水味道还不错。”

    味、道、还、不、错……

    难道你还想再来一杯么魂淡?!

    苏菜菜脸红得像是快要爆炸一般,七窍生烟,头晕目眩。

    身子晃了晃,苏菜菜虚弱地扶住屏风,吐血身亡。

    宫玖势如破竹,不一会儿就将苏菜菜的亵裤褪了下来,苏菜菜那个当口羞臊得连挣扎的勇气都没有了,只得在宫玖怀里躺尸撞死,她总是这样,一遇到事情了就会鸵鸟躲避,宫玖将月事带放到苏菜菜两腿之间,安置好了之后,又将上方的两条细绳系到她的胯上。

    一个月事带就这样被固定好了。

    苏菜菜等了一会儿,依旧觉得身下凉凉的冷风直灌。

    这位小哥这位爷,月事带绑好了您到底是给我穿上亵裤先啊。苏菜菜泪流满面。

    突然,感觉到一只柔若无骨的手在轻柔地抚摸着她柔嫩的臀部,那力道如同风掠湖面般轻柔婉曼,若有似无的抚摸挠得人心中直痒痒。

    苏菜菜陡然一惊,这变态又想做什么?

    她蓦然睁大眼睛,望进了一双戏谑的凤眸里。

    他“呀”了一声,眉眼弯弯道:“苏儿不装死了?”

    苏菜菜脸上一红,在屏风上找到挂着的亵裤,迅速将亵裤套在了身上,这过程中宫玖一直都没有出声阻拦,只弯着一双好看的凤眸,含笑盈盈地看着她动作,眸光宠溺,溢满纵容。

    待苏菜菜收拾完毕,想要绕过屏风的时候,宫玖出声道:“苏儿这是要去哪里?”

    苏菜菜小声道:“自然是回沉鱼阁。”

    宫玖上前两步,勾唇道:“颜弗可能正在沉鱼阁等你回去自投罗网哟。”

    苏菜菜虎躯一震,想起《暖酥消》中,颜弗曾经在卿妩来葵水的时候,化作蝙蝠一头扎进她汩汩流血的幽径里,贪婪地吮吸着污血,扑闪扑闪地挥动着沾血的翅膀,鲜血淋漓,催人欲吐。

    苏菜菜脸色一白,这脚是再也抬不起来了。

    她干笑道:“师父不是可以将颜弗弄走吗?只要弄走颜弗,我就能回沉鱼阁了。”

    宫玖眨了眨眼睛,一脸可惜的模样:“可是为师一点都不想赶颜弗出沉鱼阁呢……”

    苏菜菜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

    宫玖笑眯眯道:“苏儿今晚就在弥月阁留宿吧。”

    苏菜菜在心中嗫喏:在您这里留宿跟羊入虎口有什么区别?

    宫玖摸了摸苏菜菜毛茸茸的脑袋瓜子,笑眯眯道:“放心,为师不会拿你怎么样的,就算为师真想拿你开刀,你以为你回了沉鱼阁就能逃脱得了吗?”

    ……所以是……没有退路了么?

    苏菜菜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只得忍辱负重,答应宫玖在弥月阁留宿。

    作者有话要说:夕雾很捉急,这本书四十五章了,湿乎竟然还没有扑倒菜菜,莫非是不举?

    谢谢尼古阿娇、永无荒年的地雷,抱住塞月事带,么么哒!

    尼古阿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08 11:07:16

    永无荒年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08 12:55:14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念夕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念夕雾并收藏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