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情之所至,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

    简林果然如同胭脂所料想的那般,将简府搅得天翻地覆岁月不宁。他抱着她的尸体,枯坐了三天三夜,滴米不进,眼泪都流得悄无声息,简老夫人以性命相逼,让简林放开胭脂的尸体,但简林像是魔怔了似的,但凡有人要抢走他怀中的尸体,他就大喊大闹血红了一双眸子跟人拼命。

    胭脂的灵魂就站在他旁边看着,漠然地看着。

    她死后并未立马往生轮回,而是化作了一缕魂,留在了凡间,凡人皆看不见她。

    胭脂看着简林痛不欲生,看着简林伤心绝望,看着他眼神空洞地披上她的戏服,画上她的扮相,模仿着她的声音,在胭脂阁中,一夜一夜,唱着他们的戏曲,流着他一人的泪。

    一曲唱罢。

    简林缓缓蹲在地上,仿佛失去了所有的依撑。

    双眼红肿,悲怆苍凉。

    他抱紧了自己的双臂,越来越紧,宛若拥抱这身戏服的主人,使出了浑身的力气。

    他的肩头微微发颤。

    眼泪落到地上,泪珠四分五裂。

    简林哽咽着声音,呼唤着她的名字。

    一声又一声。

    胭脂……胭脂……

    声音嘶哑,凄怆入骨。

    带着孩子的无辜。

    “为何,为何不肯信我?”

    胭脂站在旁边静静看着他,像是在看一出与她无关的折子戏。

    无声无息,眼神轻蔑而麻木。

    她飘到他身后,幽幽地轻叹:“你怎么还不来恶狱寻我?怎么还不死?当初我从涅城躲到费城,都能被你寻到,如今我进了地狱,你便不敢来了么?”

    胭脂讥讽地轻笑,脸白如纸,红唇如血。

    “呵呵,还说爱我呢,男人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你若是真爱我,便死来恶狱里陪我啊,如今又在这里做戏给谁看?你这样,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简林看不见她的灵魂,听不见她的声音。

    他活在他一个人的戏里,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

    胭脂得不到他的反应,看不到他小心翼翼讨好她的笑容,她觉得十分乏味,转身飘出了简府。

    穿花拂柳,方塘拱桥。

    风花雪月打眼过,万般景色皆融不进她的黑眸里。

    胭脂生性凉薄,自卑而厌世,心灵早就已经在社会的最底层变得扭曲变得污秽,她将命运的不公强行报复到了简林的身上,她认为简林若是真的爱她,便应该下地狱和她一道死才是。

    简林若死,就是对简老夫人最大的报复。

    胭脂厌恶简林。

    只因为少年的眉眼一如初见般明朗如星,而她却满身泥泞陷入污秽里不能自拔。

    她恨他眼中的自己。

    他是站在社会最高层的达官显贵,戏曲对于他来说,是享乐,是趣致,是讨好女人的工具。但对于她胭脂来说,戏曲却是耐以生存的职业,她满身满心的伤痕,皆是拜学戏而赐。

    地位的不公,教她如何能不恨。

    胭脂的灵魂在大街小巷中晃荡,不知不觉便飘到了孙府,三年前,自打她从费城回到涅城成为简林的小妾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孙振及他的夫人。

    胭脂心念一动,便穿透白墙,飘进了孙府。

    当她看到毁容的孙夫人时,有些恍不过神来。

    看孙夫人脸上疤痕的新旧程度,想来是旧伤,虽然只留下了淡淡的红疤,但那张脸,却是真真切切的毁了。胭脂心中疑惑万分,孙夫人这脸上的伤是如何得来的?

    丫鬟递了一杯茶给孙夫人:“夫人,听说小城主的爱妾前些天死了。”

    孙夫人一顿,问:“小城主的爱妾?是胭脂那个贱人?”

    丫鬟点了点头,孙夫人一愣,拍桌长笑:“死得好,那个贱人早就该死了!我当初就不该心软只毁了她的容,让她有可乘之机叫简林那混账报仇划伤了我的脸!”孙夫人摸了摸自己布满疤痕的脸蛋,眸光恶毒,愤恨道,“可恨简林是小城主,城主将简林打得几个月下不了床又免征了孙振两年税赋,就放过这个混账,这个混账怎么不和胭脂那个贱人一道去死?!”

    胭脂怔了怔,原来当初,简林那孩子真的替她报了仇。

    他没有骗她。

    所以后来他连续几天没有出现,是因为被城主打得下不了床吗?

    胭脂神情恍惚地飘回了简府,愣愣地看着憔悴的简林发呆。

    心口一时间空荡荡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简林相思成疾,那一身戏服再也没有脱下,日日夜夜唱着《杜丽娘》,唱得声音嘶哑,唱得星眸红肿,唱得最后倒在了病榻上,仍旧双目无神地念着胭脂的名字,气若游丝,脸上泛着诡异的薄红。大夫说是心病,简老夫人一巴掌打到了简林的脸上,抱着他虚软的身体,痛哭失声。

    “孽障!死了也不放过我的孙子!我简家到底做错了什么竟招来了这样一个孽障祸害我简家?!要什么报应都往老身身上来,不要再来祸害我的孙子!”

    简老夫人病倒了,病倒如抽丝,就仿佛真的像是将孽障转移到了她的身上似的,随着她的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简林却是一天天好转了起来,他不再整日整夜的唱戏,大多数的时间,他都是跪在简老夫人的病榻前,双目无神地看着简老夫人,不说话,只静静的看着。

    简老夫人临死前,向简林坦白,那杯毒酒是她送到胭脂房里的。

    简林无神的眸子总算是有了一些反应,他动了动眼珠子,看着老妇人,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奶奶,我知道啊。”他低下头,静静道,“我一直都知道。”

    简老夫人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简林气死了简老夫人。

    下葬那天晚上,简林又穿上了许久未穿的戏袍,咿咿呀呀唱着戏,百转千回,凄婉断肠,但和从前不一样的,是他的眸中不再无神,而是淬满了怨毒。

    他看着屋子里的某一个角落,笑得悲怆幽怨:“胭脂,你满意了吗?”

    简林掩唇而笑,眼泪落了下来。

    “我气死了奶奶,给你报仇了呢,你是不是想要我这样?”

    胭脂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泪如同泄了闸的洪水,簌簌流个不停,心脏都揪得发疼了。她拼命地摇头,一步一步后退,无法接受眼前这样子的他。

    不,事情不该是这样的。

    简林那孩子,明朗如星的那个孩子,不该笑得这样肮脏污秽。

    他不该变成她从前的模样。

    胭脂明明报了仇,但心中却愈加空得发疼了起来。

    心中仿佛被利刃穿胸而过,雪白尖锐的利刃上滴满了黏腻的鲜血,刺痛抽疼,令她难以呼吸。

    简林没有寻死,他不敢死,因为他不敢面对简老夫人,深爱却又痛恨胭脂,他只想折磨自己,于是他白日里行尸走肉一般生活着,夜里便唱戏。

    在别人的故事里,流下他的眼泪。

    城主不准人进内院,仆人都以为内院闹鬼,因此望之怯步,内院再也没有人敢进来。

    简林将自己锁在了一个城里,昏天暗地,独自孤苦,宛若恶狱。

    三年,一千多个日夜里,夜夜如此。

    .

    苏菜菜拿朱砂在简府院子外的空地上画了一个浴桶大的圆圈,圆圈里可容纳六七人,她从怀里掏出纸符,是几张显身咒,将显身咒贴到了红色圆圈的五行正宫之上。

    红色的朱砂圆圈陡然间腾起光亮来。

    女鬼飘到了圆圈里,身上的死气消失不见,就连脸上的油彩胭脂都像是被洗净了铅华了似的,素净白皙,泛着淡淡的光晕,在夜幕下显得格外干净。

    她擦干净了脸上的泪,强自欢笑,冲苏菜菜点了点头。

    苏菜菜抱着白猫,推开了胭脂阁的房门。

    简林一身戏袍,茫然地看着突然推开门的绿裳少女,回不过神来,绿裳少女幽幽地看了他一眼,走到一边,露出了院子里那个浑身像是会发光一样的女人。

    简林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哆嗦着唇角。

    “胭、胭脂……?”

    胭脂站在院子里,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就仿佛已为此等待千年。

    简林如同脱弓之箭猛地射出,踉踉跄跄地冲进光圈里,想要拥抱胭脂,但又怕消失在他眼前。

    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

    他眼中的恨,眼中的怨,在此刻尽数消失不见。

    只要看到了胭脂,他便像又变成了初见时的那个毛头小伙儿,永远生涩,带着腼腆的窘迫。

    被她捏在手心里,死死的。

    胭脂说:“我在下面的时候,见过了奶奶。”

    简林的脸上煞白,呼吸一滞。

    胭脂忙道:“阿林,奶奶是油尽灯枯而亡的,并不是你以为的被你气死。她身子壮得很,进往生门之前,还揪着我的头发把我痛打了一顿,让我留在上面告诉你,她并不怨你,只想你好好活着,将……”胭脂垂下了眼睫,“将简府的香火延续下去。”

    简林哆嗦着发白的唇角:“奶奶、奶奶真的这么说?”

    胭脂道:“你不信我?”

    “我自然是信!”简林生怕触怒了胭脂,连忙点头。

    在和胭脂的相处中,简林永远都是处于下风的。

    胭脂苦涩了笑了笑,凑上前,隔着咫尺的距离,吻住了简林的唇,简林不敢置信地睁大了双眼,明明胭脂此刻是魂魄,吻住他便如同吻住了空气一般,但简林还是紧张得手指直打哆嗦。

    她从未主动吻过他的唇。

    胭脂的模样有些羞涩。

    她眼神闪了闪,抬眸,直直地看着简林。

    “简林,我喜欢你。”

    简林的胸口猛地一震,定定地看着胭脂,瞳孔不断收缩着,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胭脂静静地看着他,红唇轻启:“生前生后,都只爱你一人,所以,不要再这么折磨你自己了,我不想看到这样子的你,我已经成为过去,你要更加珍惜活着的人才是。”

    简林愣愣地看着她,唇角哆嗦,说不出话来。

    胭脂的身体变得有些透明。

    孤魂野鬼一旦冷却执念,便会被往生门吸走。

    她定定地看着简林:“我只在奈何桥边等你七十七年,一天不许多,一天不许少,七十七年后,我们再一起投胎,下一世青梅竹马,永远都不分开。”

    她的身体越来越透明,简林慌乱地伸出双手想要挽回,但他的手径直穿透了她的身体。

    胭脂脸上挂着从未明媚的笑容。

    一点点消失在他的眼前,萤火点点,宛若银河星子斑驳。

    夜空中留下了她最后的声音。

    “记住,一天不许多,一天不许少,不然我会生气,一个人跳轮回,永远不理你。”

    简林望着她消失的方向,愣了许久。

    他敛眉,笑了笑。

    “记住了,胭脂,一天不多,一天不少,七十七年,我记住了。”

    那你,千万千万,要等我。

    莫再扔下我一个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渣女好渣。

    一点都不讨喜。

    不喜欢她了。

    把她从菜菜的小伙伴里踢出。

    *★,°*:.☆\( ̄▽ ̄)/$:*.°★* 。

    谢谢我主沉浮、南宫妖蓝、白笙、丝艾琳的地雷,还有炒鸡酷炫帅的火箭炮。五只全部抱走放到床上,挥舞小皮鞭,流口水,色眯眯地瞅着你们。

    我主沉浮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18 06:27:32

    南宫妖蓝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18 12:43:50

    白笙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18 15:10:35

    丝艾琳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18 22:27:51

    炒鸡酷炫帅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3-18 22:52:12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念夕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念夕雾并收藏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