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翠湖河畔,水纹逐荡。

    小妖怪们最后看了一眼那万里无云的天空,耷拉着脑袋,转身准备离开。

    眼前突然一晃。

    凭空出现六个人。

    小妖怪们一愣,惊喜道:“璎珞姐姐!”“仙子姐姐!”“阿思姐姐!”张开双臂扑到她们三人怀中,流着眼泪道:“我还以为你升仙之后不要我们了!”

    苏菜菜被小妖怪们团团缠住,身形有些不稳。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她愣愣道,说罢,又问了一句:“我们消失了多久?”

    小妖怪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翠湖旁边一个尚未离去的道士出声道:“约莫半盏茶的时间。”

    苏菜菜咋舌。

    半盏茶?

    光是他们四个人在镜湖那里等魔尊和璎珞从幻境里走出来的时间都不止这半盏茶的功夫……难道天外天和这里有时间差吗?苏菜菜惊疑不已。

    “喵……”白猫喵了一声,跳到了苏菜菜的怀里,伸出爪子,上蹿下跳检查着苏菜菜身上的伤势,苏菜菜一把捉住它的脖子,放在臂弯里。看出辟邪的紧张,苏菜菜摸了摸它身上雪白的皮毛,安抚道:“辟邪,我没事,没事的。”

    黑猫的皮毛上染了许多血迹和泥灰,伤势不轻,看起来颇为狼狈,它一瘸一拐地走到苏菜菜脚边,仰着脖子,静静地看着苏菜菜,喵都不喵一声,但苏菜菜却看得出它是在关心自己。

    苏菜菜冲它笑了笑,示意自己无碍。

    她不仅无碍,修为甚至还精进了不少。仿佛为了显摆似的,苏菜菜随手捏了一个土遁术,将所有人带回了宅子里。一次性成功,中间没有出任何漏子。

    苏菜菜简直想要喜极而泣。

    麻麻,我终于不偏科了!

    接下来的几日,苏菜菜精神都有些恍惚,她白天夜里一直想着天外天。静谧的星空。那片荒芜的土地就仿佛是一个无人开荒的豪华农场,无时无刻不在诱惑着苏菜菜去播种,灌溉,施肥。

    她是那个世界的神,可以造物,创造任何在这个世界里无法完成的梦想。

    苏菜菜吞了吞口水,饥渴难耐。

    妈蛋好想去种菜。

    苏菜菜下意识地将右手放在胸前,那掌心的痣,是和天外天唯一的联系,眼前一晃,苏菜菜一阵天旋地转,再睁开眼时,便发现自己又来到了那片荒土。

    银河浩瀚,清湖如镜。

    出乎意料的是,其他五人也在这里。

    阿思看到苏菜菜时愣了愣,笑道:“小姐,我们要不要来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

    苏菜菜低头,我只想种菜。

    不过。

    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似乎也很好玩的样子。

    苏菜菜勾住阿思的脖子,笑眯眯道:“那就一起上吧。”

    星云氤氲,长夜影落,如同诗人眼中的深邃。

    六道身影,写在星空下的荒芜里,书成了最年轻的传说。

    我希望这个新世界,神明依靠信仰而生,但却不会因为失却信仰而消失。

    我希望这个新世界,妖怪不再怯懦被欺,成为贵族囚笼中的玩物。

    我希望这个新世界,孤魂野鬼不再游离失所,无法轮回。

    我希望这个新世界,仙道轮回,红尘逍遥,不受拘泥。

    我希望这个新世界,魔族能够离开那片寸草不生的焰狱,找到一个像雾秋山那样的地方修行。对,还要称霸六界,踩在仙、神、人三界的头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我希望这个新世界,有山有水,有阳光,种满瓜果和蔬菜,不再荒芜,青碧成海,天地任游。

    .

    裴言、颜弗及其他宫的几位弟子奉山主大人之命下山追查恶蛟一事,他们在翠湖河畔逗留多日,却查不到丝毫线索,只得无功而返,临行前,路过那座妖气冲天的妖宅。

    颜弗如今被打回原形,依旧是黑色干瘪蝙蝠的模样。

    它“咦”了一声,从裴言的衣襟里爬出来,嗅了嗅鼻子,红眸中闪烁着饥渴的震惊和喜悦,扑扇扑扇瘦骨嶙峋的翅膀,想要飞到那座宅子里,却被裴言唤住:“阿蝠,你这是怎么了?”

    颜弗挥着蝙蝠翅膀,停在半空中。

    看了看宅子,又看了看裴言,满目犹疑的模样,最终,牙一咬,重新跌到裴言的衣襟中,破锣嗓子,闷闷不乐:“无碍,只不过闻到了一个鲜美多汁的血牛而已,我们走吧。”

    裴言看了一眼那黑瓦白墙的宅子,启用神识探了探,不过是一座妖气冲天的宅子而已,未有异处,裴言并没有放在心上,带着颜弗和他宫一众师弟,回雾秋山复命。

    苏菜菜从天外天中慌慌忙忙地跌出来,身上淋了一个透心凉,擦了擦脸上的水,眼中冒火,气势汹汹地换了一身干衣服,火急火燎地重新杀进天外天。

    因而,错过了这一次相逢。

    与暖酥消相逢的时间往后推了一年。

    白驹过隙。

    一年后。

    妖宅。

    苏菜菜猛地灌了一口茶,对着宅子里的另外五人痛心疾首道:“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天外天每隔一段时间,焦土便如同潮汐一般,全部变成了海水,我的苹果树又被淹死了……”苏菜菜痛不欲生,捶胸顿足,“几万亩的苹果树,就这么没了,我连啃都没来得及啃上一口。”

    肩云柔声道:“沧海桑田,自然变化,沧海会变成桑田,桑田会变成沧海。或许我们创世的方式一直错了,山脉是次要,应该是先造出大海,再重新创造出陆地……”

    酒仙颔首:“我认同肩云的看法,以水为生,方可生万物。”

    璎珞握拳:“那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创造出妖怪来?”

    魔尊冷声道:“天外天连居住环境都没有,如何能够创造生命?”

    阿思想了一会儿,细声道:“或许我们应该先创造出太阳来,四季变化,时间流逝。”

    “我们的灵力……应该还不足以够创造出太阳这么困难的东西来吧。”肩云笑着,轻声道,“虽然每一次天外天涨潮,我们的修为都能大进,比从前创造的东西更加丰富,更加容易,但是像太阳月亮这种庞大的自然体,想来要在天外天再多经历几次潮汐积累足够的灵力才可以创造出来。”

    苏菜菜怨念:“我的苹果树……”

    声音突然一顿,苏菜菜的眉头凝了起来。

    她看向其他五个人,问:“你们听到了吗?”

    在天外天呆了那么长时间,不仅修为精进了,连五感都灵敏了不少。

    其他五个人点了点头。

    酒仙饮了一口酒,眉梢带醉:“是凤凰的叫声吧。”

    “凤凰……”苏菜菜喃喃出声。

    像是想起了什么,她迅速走到院子里,怔怔地看着东面的天空。

    却看那碧空如洗的天幕,紫气东来,金凤振翅,舞风而行,金色的羽翼如同金粉漆染,在长空中划过,金粉纷纷扬扬,化作彩虹甘霖,映着暖阳,发出七彩斑斓的光芒。

    凤鸣如箫笙,音如钟鼓。

    百鸟朝凤,天降祥瑞。

    苏菜菜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卿妩,终于转世了。

    那本被她遗忘在角落里太久的小说,《暖酥消》,卿妩就是在这样一个凤鸣东曜虹霓甘露中重生,她的穿越,将意味着一个朝代的变更,一段史诗般的传奇。

    苏菜菜望着那金色凤凰飞过的天空,久久回不过神来。

    .

    乱葬岗。

    尸气缭乱,白雾茫茫。

    灵幡在凝滞的空气中,无风自动,猎猎作响。

    一个绿油油的少女,咬着手指头,浑身发抖地蹲在一个小土坡后面。

    那双黑白分明的杏眸,瞪得大大的,猫儿一般,四处环视着。

    苏菜菜鬼使神差地来到了这里。

    千万痴男怨女,逃不脱的,不过就是那三个字:意难平。

    她或许已经放下了对宫玖的这段感情,能够光明正大的坦然面对,不再掖着藏着,当做羞事一般难以启齿。但心中却仍旧是怨怒难平,过不去释然这道弯。

    就好比分手的男女。

    女方或许已经不爱男方了,但潜意识一定会想要和男方的新女友比上一比,分出个敌我高下来。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妈蛋这女的有什么好凭毛她顶上劳资的位置啊擦前任你眼睛瘸了吗?!

    苏菜菜攥紧了手中的恶鬼退散符,生怕那些丑兮兮的孤魂野鬼又来缠上自己。

    从她面前的小土坡里,突然伸出一只白森森的手骨骼。

    “鬼啊!”苏菜菜惊叫一声,慌乱间将恶鬼退散符打到那只泛着阴气的鬼手骨架之上。

    鬼手消失不见,苏菜菜吓得跌到身后的一堆破旧灵幡上,一声闷哼,苏菜菜觉得自己的菊花好像压到了什么东西。并且还是一个能喘气儿的。

    苏菜菜连忙从那尸体身上跳开,迟疑着上前,扒开那些掩住尸体的灵幡,露出那人的脸来。

    苏菜菜倒吸一口凉气。

    这一张被毁容的脸。

    纵横交错的鞭痕遍布整张小脸。

    待苏菜菜看到那人疤痕下的眉眼和自己有几分相似时,这口凉气吸得更加绵长了。

    “卿、卿妩……”

    苏菜菜脑袋里呼啸而过三个大字。

    做了她。

    做了她,《暖酥消》的剧情就不会发生,宫玖就不会爱上她。

    这三个大字仿佛是魔鬼的诱惑。

    当苏菜菜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抓湿土泥泞往卿妩的脸上堆。

    并且已经在她脸上堆成一座颇具规模的小山了。

    这是要活埋她的节奏。

    苏菜菜心中一惊。

    痛心疾首道:苏菜菜你在做什么?你竟然要杀人?你疯了吗?!

    苏菜菜吓得泪眼汪汪连忙将卿妩脸上堆积成山的泥土拂开。

    卿妩那双清冷如兰的眸子,正清冽地看着苏菜菜,有疑惑,也有震惊,但却独独没有恐惧。

    苏菜菜叹息,不亏是做女主的人,光是这双倔强的眸子,都足够吸引人的。

    难怪宫玖会爱上她。

    苏菜菜咧了咧嘴,对卿妩尴尬的笑笑:“你别怕,我不是什么好人。”

    “苏儿,你蹲在这里做什么?”

    一道雌雄莫辩的声音,从苏菜菜身后响起。

    语气再熟稔不过。

    就仿佛,他们从未分开一般。

    苏菜菜僵在原地,身子一动不动,连呼吸的勇气都没有,只如同一块木桩钉在了原地。

    冥火幽幽,灵幡重重。

    白茫茫的雾气经久不散,凝滞沉涩。

    耳畔,只听得到自己快要跳出胸膛的心跳。

    以及那人一步步走近的声音。

    每一声,都仿佛踏在她的心尖上,碾转反侧,带着难以名状的疼痛。

    宫玖。

    作者有话要说:提前放湿乎。

    没错,作者就是这么收放自如。

    傲娇脸。

    -------

    改了几个错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念夕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念夕雾并收藏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