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385章 照片(五)

第385章 照片(五)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这个,跟爸爸隔一个的这个,这个是大伯,就是爸爸的大哥。”

    “啊呀,呀呀呀。”

    “他是对爸爸最好的人之一,所以,你长大了要孝顺大伯,就跟孝顺爷爷奶奶他们一样,知道吗?”

    “呀呀呀。”

    “这个,衣服和头发都跟爸爸特别像的,是三伯,是爸爸的三哥,三伯和爸爸一样,都是警察,警察是抓坏蛋保护好人的,柳思危你长大可不准当个小坏蛋。”

    “啊啊呀呀呀。”

    “不是呀呀呀,是爸爸,来宝贝,再说一遍:爸——爸。”

    “papapapapapa呀。”

    “你个笨小子,是爸爸,不是怕怕,来,思危跟爹再说一遍,爸——爸——”

    “呀呀呀呀papapapa。”

    “柳思危你是专门丢我的人的对吧?你小萱哥看着那么肉乎儿,连蛇跟蝎子都敢抓,让你叫个爸爸你一直怕怕,你怕什么啊?”

    “呀呀?”

    “呀呀什么?爸爸是最勇敢的人,他也喜欢勇敢的孩子,不喜欢老是怕这怕那的怂小子,知道吗?”

    “啊啊啊啊,吔?”

    “吔什么?这个,哦,是不是认识啊?对,你见过好几次的,这是你大哥,他跟你的名字听着有点像,他叫柳葳。”

    “啊——啊~”

    “大哥是不是很帅?”

    “呀。”

    “嗯,就因为太帅,你大哥现在被个女孩子给追得兔毛乱飞,吓得每天去学校都得绕路走,那个女孩子想当你大嫂呢。”

    “啊呀呀呀……”

    “不许再呀呀呀,来,这是爸爸,小手指着,爸——爸——”

    ……

    当柳岸在美国东海岸温暖的房间里守着他最爱的小叔欣赏照片的时候,万里之外另一个半球的京都,也有一个人,守着他最亲的亲人之一,在欣赏同样的照片。

    轻轻的敲门声打断了父子两人鸡对鸭讲的亲情教学时刻,一个四十来岁、面容平凡但干净爽利的女人推开门,举着手里的小碗说:“先生,思危该吃东西了。”

    陈震北扭过头:“今儿做的什么,简姐?”

    “虾仁菜粥,就是大米粥快熟的时候,把剁碎的虾仁和青菜末放进去。”简姐说着走了过来,把碗送到陈震北父子面前,让他们看,“以前我老怕思危小,肉吃了不好消化,昨晚上王先生抱着思危去隔壁玩,说隔壁柳先生给他们家几个孩子做的虾仁蛋羹,思危跟着又吃了小半碗,回来一点事没有,我看书上说虾仁营养丰富,就跟老吴说了一下,他今儿就试着做了点。”

    陈震北把手里的照片小心地放进抽屉一个木盒子里,接过碗:“你忙去吧,我喂他,哎哎,别抓……”

    胖乎乎的小家伙不但抓着小碗不放,还直接把脑袋扎了进去。

    简姐笑着去拉孩子:“喂的孩子都这样,见吃的。”

    陈震北想起柳岸说,小萱就是再着急,也都是坐在小板凳上乖乖地等着喂,就拽了下柳思危的耳朵,说:“虽说是喂的,也没短过你吃的,怎么就不会学学你哥哥。”

    柳思危看得到吃不到,急得嗷嗷叫:“啊——啊呀呀呀——”

    陈震北把碗举得高高的,说:“说一遍,爸——爸,说对了就让你吃。”

    柳思危大叫小手使劲往上够,嘴里还大叫:“呀呀呀呀呀。”

    简姐都走到门口了,又哭笑不得的回过头说:“先生,思危刚刚八个月,怎么会喊爸爸?男孩子一般都说话晚,满一岁会喊爸爸妈妈就不错了。”

    陈震北十分无奈地把碗放下来,放在口水横流的儿子嘴边:“那,今儿就饶你一回。”

    小家伙两只小手死死地抱着小碗,看看勺子,再看看自己的无良老爹:“呀呀。”

    陈震北挖了小半勺喂他:“嘴笨的跟柳小猪一样,喊个爸爸怎么都教不会,吃就无师自通自学成才了。”

    柳思危完全不管老爹那深深的怨念,吃得十分投入。

    十月初的京都远说不上秋高气爽,但如果不直接呆在阳光下,也还算舒服。

    吃完了虾仁粥,简姐帮忙,父子两人转移到了院子里。

    前年和柳家同时移栽过来的柿树长势非常好,虬枝峥嵘,树冠在地上头下浓密的荫凉,今年的柿子比去年多很多,现在,已经都隐隐有了泛黄的意思。

    简姐把一张花花绿绿的垫子铺在柿树下,又搬来一个小竹几和两把竹靠椅,小家伙在垫子上百折不挠地练习爬行,陈震北坐在竹几边翻书,他手边还放着一个相册。

    看得出陈震北是要自己照看孩子,简姐又沏了一壶茶放在竹几上,便去后头帮厨房的吴嫂择菜去了。

    这个家现在雇了三个人。

    做饭的老吴是王敬延从陆光明的工地上给挖来的,长得五大三粗,心思却细腻,酷爱钻研吃的,原本是在陆光明的工地上做饭,三个月前,王敬延偶然一次去工地找陆光明,陆光明邀请他吃自己工地的乱炖大锅菜,说比京都那几家著名家常菜馆的招牌炖菜还好吃。

    王敬延那天中午吃了两大碗,于是,第三天,老吴就成了老杨树胡同50号的家庭厨师。

    签雇佣合同的时候,陈震北才知道,老吴原来是个农村退伍兵,退伍后在老家的县城开了个饭店,生意很不错,却只开了不到两年,就被赊账的和吃霸王餐的给闹得干不下去了,当初为了开店借了一屁股的账,家里老老小小也等着他养活,老吴没办法,只好出来打工。

    管卫生的牛嫂不满四十岁,特别干净爽快的一个人,因为老家的土地被征用,孩子也都上学了,生活上有爷爷奶奶照看,她和丈夫闲不住,就一起出来打工了,她在这里做家政,丈夫现在在陆光明的工地看现场。

    简姐是中原人,是罗樱帮忙介绍的,她原来在老家是个民办教师,时运不济,嫁了个同为民办教师、出轨成瘾却又天天以琨玉秋霜标榜自己的丈夫,简姐花费数年以死相逼离了婚,却依然被垃圾男人不停地纠缠,三年前,简姐的女儿考入了京都一家师范学院,简姐随即辞去工作,和女儿一起来到京都。

    简姐自己有孩子,当民办教师时又一直教的都是低年级,在前一个雇主家又曾经把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一直照看到快三岁,所以她养育孩子的经验丰富,非常有耐心。

    这三个人,简姐是来的是最早的,她对陈震北及其朋友们的称呼,沿用了前一个雇主给她规定的叫法,老吴和牛嫂来了之后,也就都跟着她一起叫了,陈震北开始挺不习惯的,但他也想不出更合适的称呼,于是就默认了。

    看着简姐的身影拐过了上屋的墙角,陈震北放下书,打开了相册。

    相对着的两张相片。

    左边一张,是柳凌的左侧斜侧面,他穿着夏季军装,坐在草地上,腿上放着一本书,眼睛却看向远方,这张照片的镜头抓的特别好,可以看到柳凌身侧的河流波光粼粼,岸边的芦苇随风摇曳。

    右边一张,依然是柳凌的左侧斜侧面,他穿着牛仔裤白汗衫,坐在矮石墙上,腿上放着一把玩具冲.锋枪,枪上还有一个弹弓和一个颜色艳丽的塑料小摇铃,他依然看着远方,身上是斑驳的阳光,身后后是大柿树和凤戏山的轮廓。

    柳凌的手指覆在左边那张照片人物的脸上……

    “哎,你干什么?你怎么不经过允许就随便给别人照相啊?哎?是,是你?”

    “对啊,就是我,我那么好心地把你个罗圈腿给弄进部队,成全了你的理想,怎么,连拍张照片……”

    “我已经跟你说了,我不是罗圈腿,我们家没一个罗圈腿。”

    “可这事你们县武装部的人知道吗?”

    “……”

    “不过,好在我知道,对吧?所以……,所以,坐好了,让我再取个景怎么样?”

    “我知道是你跟我们县武装部的人说了,我才能当兵的,可我不喜欢照相,要不,要不我……给你……”

    “你给我?哈哈哈,你又不是女的,我要你干嘛使啊?”

    “这关男女什么事?我又不是要卖身为奴,我是说,要不我给你钱吧,全当是给你送礼表示感谢了。”

    “唉,我最不缺的就是钱了,所以,为了表示你并不是知恩不报的人,来,像刚才那样再坐一会儿,让我照一张。”

    “哼,我就是知恩不报,就是不让你照,你有本事把我开除军籍吧。”

    ……

    那时候你十八岁,虽然贫穷依然,可你快乐自信,活得随心随性。

    而现在……

    陈震北的手指抚过右边照片上柳凌的面颊。

    几乎同样的姿态,看上去的感觉却天差地别,十八岁的柳凌的眼神也云游天外,但那是充满了激情与期待的眼神,好像那不可知的远方等待他的,尽是他所向往的。

    而现在的柳凌,陈震北可以想象他目光的尽头是什么,一定是小萱和柳家其他那些无忧无虑的孩子,那场面一定是欢乐喧闹的。

    但柳凌的目光却是沉重的忧虑的,他似乎是被困在了黑暗囚室的囚犯,想在虚空之中,找到一条逃出生天的路。

    “啊——,不算不算,大哥你装孬了,咱再猜一盘儿。”

    “小萱你个小孬货,你想耍赖是不是?大哥跟你一齐给手伸出来,咋装孬了?”

    “你就是装孬了,要不为啥你回回都猜赢不当瞎子?嫣嫣,你说,大哥是不是装孬了?”

    隔壁传来孩子们的玩闹的声音。

    “啊呀呀呀,啊啊——”正在努力想爬到柿树边的小家伙听到了,也不爬了,坐起来对着老爹叫。

    陈震北伸出手,让小家伙扶着站起来:“想去找爸爸和哥哥玩了?”

    “啊呀。”小家伙对着柳家的方向伸手,“呀呀呀呀。”

    陈震北捏了捏小家伙的鼻子,抱着他站了起来:“王叔叔不在,今儿让阿姨抱你过去吧。”

    仿佛听到了陈震北的话,他话音未落,简姐就拿着个装满了水的小奶瓶和一个塑料包走了过来:“先生,你看书吧,我抱思危出去玩一会儿,孩子不能老呆在家里。”

    “好。”陈震北说,“他正闹着要去隔壁呢。”

    “小孩儿都喜欢热闹的地方,”简姐接过思危,“柳先生一家也都特别好,小萱也特别喜欢咱们家思危,我抱他过去玩会儿。”

    看着思危高兴地叫着出了大门,陈震北重新翻开了相册。

    我三十五了,你三十二了,我们已经失去了这么多年,如果有一天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的,我不想把我们珍贵的时间用于挽回曾经错过的其他,我知道,你也一定不愿意……

    五十二号柳家大院忽然一阵欢呼,小萱麻溜儿地溜下树,奔到简姐身边:“姨姨姨姨,叫我抱抱孩儿呗。”

    柳思危看见小萱,高兴得手舞足蹈:“啊——啊呀呀!”

    胖虫儿在树上喊:“小萱你还摸不摸柿猴儿了?你不摸俺几个自己干了哦。”

    小萱纠结道:“我想摸,可我也想抱弟弟啊。”

    坐在柿树下看书的柳凌站起来,对简姐微微点头,然后对小萱说:“爸爸先替你抱着弟弟,你跟哥哥他们摸完柿猴儿,再下来跟弟弟耍,中不中?”

    小萱马上高兴了:“中。”他又问简姐,“姨姨,今儿晌午叫弟弟搁俺家吃饭中不中?反正孩儿也不吃奶,搁哪儿吃都一样,俺爸爸做饭可好吃。”

    简姐说:“那样多给你们添麻烦啊。”

    柳凌接过柳思危,对简姐说:“没关系,我家小萱喜欢小孩儿。”

    萌萌在树杈上坐着,也说:“不麻烦姨姨,我耍一会儿就下去,我可会抱孩儿。”

    简姐放心了,她来的时候周嫂和林洁洁正在前面缝被子,她过去帮忙。

    入冬前把家里所有被褥都拆洗一遍是柳家人的习惯,这可是一大波活儿呢,在柳家岭,即便孙嫦娥、秀梅和玉芳一起,也得忙活好几天。

    十一点,简姐回了一趟自己家那边,端了一大托盘蒸好的蒜蓉扇贝过来,说是老吴家里人捎过来好多海鲜,他们那边除了老吴没人喜欢吃,嫌腥,请孩子们帮忙给吃了,要不就放坏了。

    小萱是个馋嘴猫,明明生在山里长在山里,却对海鲜的接受度特别高,他自己就吃了一口气吃五个,还意犹未尽。

    柳思危则是逮着柳凌蒸的肉糜蛋羹,吃了满满一小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