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396章 兄弟夜谈

第396章 兄弟夜谈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震北进屋准备给思危洗澡, 陈震东给他帮忙。

    小家伙特别喜欢玩水, 一放进澡盆里就兴奋得手舞足蹈, 大叫着把水拍打得四处飞溅,弄了陈震北和陈震东一身。

    看着陈震北嘴里假意指责着手里熟练地给小家伙搓搓洗洗, 陈震东心里有点难受。

    母亲早逝, 陈震北几乎就是他和陈忆西带大的, 那时候正赶上特殊时期,举国上下都过得战战兢兢朝不保夕, 陈仲年和陈老爷子虽然没和同时期的其他很多人那样被□□或囚禁, 但处境也相当艰难, 每每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可即便那样,身为大哥,陈震东也没让这个小了自己近二十岁的幺弟受过辛苦和委屈,而现在,他们家在这个庞大的国家可以算作金字塔最顶尖的阶层了, 弟弟却过的沉闷而辛苦。

    “震北,如果你完全无法接受另一条路, 大哥不会逼你, 可我知道,你在遇到他之前,并不反感女孩子。”陈震东扶着澡盆,防止被小家伙给折腾翻了。

    “我现在也不反感,”陈震北往思危头上淋着水, 很平和地说,“我喜欢并尊重很多女性,比如罗樱姐和卓雅姐,还有王重重,对于善良而优秀的人,不分性别,我都对他们充满敬意,这和爱情无关。”

    陈震东叹了口气:“不说你的同事和朋友,只是咱们这个大圈子,如果你喜欢男人的事传出去,你想过会是什么样吗?”

    “想过无数遍,”陈震北搓着思危小**边的腿窝窝说:“那不是我委屈自己和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的理由。”

    陈震东哑然。

    他们家这一辈五个孩子,三男两女,按理说现在应该是个非常热闹的大家庭,可事实是,现在这个家,只有他和妻子经常回来,如果不是还有警卫员和其他服务人员,家里平日里恐怕连声音都难得听见。

    阅人无数,被他们这个圈子公认为最具慧眼的陈老爷子和陈仲年当年受蒙蔽,把陈忆沈许给了个人渣,虽然最后陈老爷子做主让陈忆沈离了婚,可当初他们因为战友情谊逼迫陈忆沈就范的事实却更改不了,被背叛并且失去生育能力的打击,让陈忆沈差点抑郁自杀,她现在和陈仲年之间十分冷淡,长年在国外,不是陈忆西劝着,轻易不回来。

    陈震疆当年也是因为婚事和陈仲年闹翻,十多年没回过家,最近几年经过陈震东的努力,陈震疆终于肯趁着来京都开会的时候回趟家,可父子之间的隔阂已然是万丈鸿沟,每次见面时,虽然双方都拼命找话题,还经常是三五句便冷了场,硬撑起来的父慈子孝即便涂抹上三尺厚的脂粉,也掩盖不了其支离破碎的实质。

    陈震东实在不愿意让陈震北和父亲之间也成为那样的局面。

    陈震北看陈震东不说话,并没有紧追不舍咄咄逼人,只是小声又说了一句:“我知道这条路有多难走,所以我尝试过和女孩子谈恋爱,甚至想尝试找个其他男的,只要不把他拖上这条路就好,可我最终做不到。”

    陈震东依然不说话,他不知道怎么接话。

    陈震北当年主动和王家的女孩子约会的事他和陈仲年都知道,当时两个人还挺奇怪,王家那姑娘和陈震北的关系一直都跟好哥们儿似的,那样的两个人能谈得起恋爱来吗?

    果不其然,没俩月,陈震北就说那野丫头把他给踹了,还讹了他一个路易威登的提包、一条手链和五星级酒店的三顿大餐当精神损失费。

    后来的两年,陈仲年和王家老爷子见面时,还经常拿这件事打趣,感叹两家怎么就没亲家缘,说两个小子果然是做不了夫妻的,虽然其中一个是假小子。

    而现在,王家那假小子和卓家的小儿子夫妻和美,儿子已经上幼儿园,自己的弟弟却真的陷入了两个小子做夫妻的泥沼中,陈震东不由得神情黯然。

    陈震北看陈震东脸色沉重,主动换了话题:“大哥,上次我回来,于叔说爸爸血糖有点高,这次检查怎么样?”

    “你刚才怎么不自己问爸爸?”陈震东反问道。

    “我问,等着被他呛回来吗?”陈震北拽着思危胡乱踢腾的小脚说。

    “没事了,最近几年爸爸特别爱吃甜,那几天于叔请假,爸爸就在外面偷吃,血糖临时性增高。”陈震东说着摇头,“人家说老还小老还小,还真是,爸爸现在有时候跟小孩儿似的。”

    陈震北点点头:“那就好。”说着他拿过浴巾要把小家伙捞出来。

    思危抓着盆沿儿嗷嗷大叫不肯出来,陈震东帮忙才把他给提溜到床上。

    陈震北把他擦干了,从带回来的包里拿出个大红的小裹肚给他系上。

    陈震东觉得小裹肚上的图案很有特色,就把思危抱到腿上仔细地观看,发现居然是绣上去的五毒(蛇、蝎、蜈蚣、蜥蜴、蟾蜍),他非常惊讶:“京都现在还有卖这个的?”

    陈震北说:“不是买的。”

    “那哪儿来的?蟾蜍不太像,蛇和蝎子跟活的一样。”陈震东摸着上面土黄色的小蛇问。

    陈震北轻吸一口气,说:“小凌他妈和大嫂自己做的,他们那里的小孩子都带这个,说是能辟邪。”

    思危伸手咿咿呀呀让爸爸抱,陈震北接过他,装作没看见再次哑口无言的陈震东的表情,接着说:“还有好几个呢,都是小萱和柳若虹——就是他四哥的女儿、小萱的妹妹,他们俩穿过的,他们那边的人说,越多人穿过的衣服人气儿越重,这种衣服对小孩儿好。”

    陈司令员憋了半天,才闷闷地说了句:“旧衣服有什么好?只不过是太穷,给孩子买不起新衣服的借口。”

    “他们是中国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又不是有用不完的特供票的三级干部,有旧衣服穿就不错了。”陈震北接的飞快。

    陈震东更憋气了,瞪着陈震北说:“你这么凶干什么?我又不是嫌弃他们家,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陈震北好像比他还憋屈,跟他对着瞪眼:“我哪儿凶了?我也只是陈述事实,他们家难道不是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吗?”

    “是,所以,你觉得,从小享受着特供品长大的你,和吃着救济粮长大的他真正柴米油盐地过日子的话,你们能忍受彼此的生活习惯吗?”陈震东顺势反击。

    陈震北淡然地回答:“我们在同一个部队生活了十年,成为了恋人。”

    “那不一样。”陈震东说,“朝夕相对的家庭生活和集体生活是两码事。”

    “我知道。回来,掉下去啦。”陈震北把爬到床沿的思危给拽回来,在屁股上轻拍了两下,“不同的经历确实会造成生活习惯的巨大差异,但如果两个人彼此……相爱,习惯不会成为不可逾越的障碍。

    我和小凌都足够成熟,我们对彼此的感情足以超越生活习惯带来的困扰。

    我不否认,如果我们组成家庭,每□□夕相处,肯定会因为彼此的习惯出现一些摩擦,但只要不是从本质上就不能容忍对方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理念,所有的问题都可以解决,而我和小凌在这个方面已经有过成功的经验。

    大哥,我不认为小凌坚持不肯扔掉没有变质的剩饭、在街边摊上买十元八元的衣服是穷酸没品位,也不觉得他在饭店只点两三个菜、必须把所有盘子都吃得干干净净有什么丢人;同样,他也不认为我玩几万块钱的相机、开上百万的车是奢侈糜烂,不认为我星期天的早上睡懒觉是不思进取,我欣赏小凌的价值观,羡慕他宠辱不惊我行我素的性格;而小凌对于不同于自己的生活方式宽厚包容,他说追求享受没有错,错的是追求超出自己能力以外的享受。。

    大哥,没有谁是生而高贵或生而下贱,我们所有的习惯都是在出生后的生活环境中后天养成的,而我和小凌,都愿意为了对方而适当改变自己的习惯。”

    陈震北说完了,陈震东抱着膀子看了他老半天才说:“我说不过你,也不打算跟你说,我只告诉你,如果你把爸爸气出个好歹,我饶不了你。”

    陈震北把揉着眼睛打呵欠的思危放胸前拍着,说:“大哥,只是因为生在咱们家,我就注定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吗?”

    陈震东脱口而出:“谁让你喜欢个跟自己一样的男人呢?”

    陈震北狠起心往陈震东心窝上戳刀子:“二哥喜欢的是女人,他现在在咱们家是什么处境?大姐嫁的是和她不一样的男人,她现在过的什么日子?”

    陈震东沮丧地靠在床头上,伸手捂着额头,闭上了眼睛,陈震疆还好一点,好歹有妻有女有自己的一家人,陈忆沈是他这个做大哥的心底一辈子的痛。

    陈震北抓着思危的下手摇了两下:“大伯瞌睡了,要走了,跟大伯再见。”

    思危已经瞌睡得睁不开眼,趴在陈震北胸口不肯动。

    陈震北站起来:“大哥你明天还得上班呢,早点回去睡吧。”

    陈震东放下手,看着迅速进入梦乡的小家伙,无奈地道:“你就真打算让思危一辈子连个妈都没有?”

    陈震北摸摸思危毛茸茸的小脑袋,很随意地说:“他爸爸要是连个爱人都没有,他没有妈也不算什么吧?毕竟,爱人才是要相伴一生、死了还要同穴化为灰尘的人。”

    他抬起眼睛看着陈震东:“将来,不论思危喜欢什么样的人,我都不会干预,所以,和没有妈的他相比,还是到死都是孤孤单单一个人的我更惨一点吧?”

    陈震东压着嗓音质问:“你还惨?你惨什么?我看你今儿高兴的都快上天了。”

    陈震北好像一惊:“不会吧?这么明显?”

    陈震东气得差点上手抽人:“你跟我说,你是不是今儿跟他见面了?”

    陈震北的表情一下沉了下来:“他今儿差点出车祸,大哥,是不是你和爸干的?”

    陈震东大怒,压着嗓子吼:“你居然怀疑我?你把你大哥想成什么人了?”

    陈震北十分冷淡地盯着他的眼睛:“即便今天这事不是你干的,可你敢说你没对小凌动过类似的想法吗?”

    “我……”陈震东噎着了。

    他动过,还不止一两次,当鲁建国告诉他看到陈震北和柳凌接吻的时候,他第一个念头是不可能,第二个念头就是让柳凌永远消失。

    他甚至都已经想好了让谁来办这件事,如果不是陈震北眼睛血红地对他和陈仲年嘶吼,要是柳凌少一根汗毛他就血洗鲁家然后自己去陪柳凌,而他和陈仲年都看得出陈震北是真的要发疯了,柳凌这会儿恐怕连骨头都找不到了。

    “遇到这种事,是个人都会跟我有差不多的想法吧?”陈震东哑了几秒钟之后,终于找到了个借口,“至于差多少,区别只在于每个人所拥有的行动力的差别。”

    “不是。”陈震北十分冷淡地说,“小凌的家人就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他们震惊过后,肯定是担心自己的孩子因此受了多少委屈,以后会面临什么困难,他们可能也会生气甚至愤怒,但他们不会迁怒于别人,更不会因为顾忌家里的面子,任凭自己的孩子多少年陷在痛苦之中。”

    陈震东也非常冷淡地说:“那是因为他们地位卑微,没人关注他们家的事,所以他们无所谓后果。”

    陈震北说:“所以我说我可以登报宣布脱离陈家。”

    陈震东厉声呵斥:“这不可能,你宣布什么也否认不了你是陈家人的事实。”

    陈震北抱着思危坐回床上,语调恢复了平静:“所以我选择一个人到老,也决不和一个我不喜欢的人装在一个骨灰盒里。”

    陈震东一愣之后,对着陈震北瞪了半天眼,最后长长地叹了口气,指着他的鼻子说:“你是吃定了我会心疼所以敢这么威胁我是不是?我告诉你,想让我帮你,没门儿。还有,别再和柳凌见面,如果爸爸知道了采取什么极端手段,我不会插手干预的。”说完,起身推开门就走了。

    陈震北看着门愣怔了一会儿,苦笑一声倒在床上。

    他不能一直和父亲僵持,他和柳凌目前的状况短期内是陈仲年喜闻乐见的,而他和柳凌却等不起,或者说,他不想等,想到他和小凌都已经三十多了,他们在一起的日子耽误一天就少一天,他就不能忍受。

    他得主动出击。

    陈仲年年纪大了,战争期间落下一身的伤病,他不能一直刺激他,但也不能因此妥协,他得一点一点让他接受这件事,所以他以后得经常和父亲接触。

    而大哥是目前家里对父亲最有影响力的人,把他拉进来,如果他和父亲之间再次发生剧烈冲突,也好有个从中调停的人。

    能说服大哥站在自己这边最好,说服不了,大哥保持中立,能经常在自己和父亲之间捎个话也很重要。

    陈震北相信,以陈震东的心思缜密和稳重作风,他当面和自己无论怎么争执,发生多么激烈的冲突,他都不会在陈仲年面前表露出来。

    而自从有了思危后,他感觉到大哥好像出现了一点点松动的痕迹,虽然非常非常不明显,但经过几次试探,他确定自己的感觉没错。

    只要大哥心里有一点接受的意思,他再给父亲带话时,就会主动筛选对自己有利的内容。

    陈震北现在已经不敢保证父亲对自己的感情,但却可以十分地肯定,大哥和二姐绝对不会允许他出事。

    今天的谈话,他希望大哥带给父亲的信息是:一、他永远不可能妥协;二、只有柳凌才能让他快乐。

    这两个信息可以说没有任何新意,但他却必须让父亲一直记着这一点。

    作者有话要说:  前一张出现重大BUG,修改了一下,姑娘们可以重新看一遍。

    *

    后天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