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400章 两个人的节日(二)

第400章 两个人的节日(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岸过了好一会儿, 才哑着嗓子说:“咱离这么远, 我天天都害怕你哪一天突然就不再想我, 不再待见我了,等我回去哩时候, 你已经成了别人的。”

    柳侠偏过头, 轻轻蹭了蹭他的脸:“咋会?就是害怕, 也该是我害怕才对呀,你现在可是M大哩高材生, 小叔就是个土包子小包工头, 你不嫌小叔给你丢人, 小叔就可高兴了。”

    柳侠这话并非只是打发猫儿安心, 一个人呆着,特别特别想猫儿的时候,他偶尔真的会闪过这样的念头。

    报刊杂志和影视作品中,有那么多的恋人出国前信誓旦旦,苟富贵勿相忘, 可无需富贵加身,只是置身于更加绮丽的世界, 多少人便已经乱花迷眼别生心肝, 前情往事弃若敝履,所谓三人成虎,柳侠听多了这样的故事,不可避免的就会犯点小心眼。

    他没想过猫儿嫌弃自己,只是想想自己不再是猫儿最依赖最信任最亲密的那个人, 他就已经失落得心肝脾肺肾都不是个滋味了。

    柳岸主动松开了双臂,看着柳侠:“你居然觉得我会嫌弃你?”

    柳侠有点心虚,从机场两人相见的那一刻起,他就清晰地感觉到,猫儿虽然成了个大人,举手投足之间不再像以前那样随意亲密,但对他的感情却一丝一毫都没有减少,甚至有些方面还更亲昵了些。他强词夺理道:“可多小孩儿出去长了见识后都会嫌弃家人没文化嘛。”

    柳岸抱起双臂:“我是那些小孩儿吗?”

    柳侠飞身扑上去,把他按到在地毯上:“我哩意思是你根本不用担心,我虽然不好意思跟外国人一样成天说我爱你,可我心里就是最待见你,天天都想你,知不知?”

    柳岸被他按在地上,乖乖地躺着不动:“你这样说我不就明白啦?以后就不再害怕了嘛。”

    柳侠觉得自己大腿那里有什么东西在动,一下从猫儿身上翻了下去:“你个臭猫,吃春.药了啊?啥时候都敢翘。”

    柳岸坦然自若:“年轻,没法儿。”

    柳侠坐起来,拉着柳岸的手让他也起来:“别耍赖了,爬起来,该我给你出谜了。”

    柳岸坐起来,微笑着看柳侠从圣诞树上摘下一个心型小袋子,从里面掏出个小纸条:“给,自己看。”

    柳岸惊讶地接过纸条,他已经放了寒假,这几天和柳侠几乎是寸步不离,居然没发现他的什么时候准备的纸条。

    “我、最、喜、欢、的,”柳岸一字一句地念道,然后抬起头,“完了?这是啥?”

    柳侠不满地瞪着他:“当然是谜面啊,咱这儿不是正猜谜呢吗?”

    “哦——”柳岸顿悟般地点点头,又看了看纸条,“谜面,我最喜欢的,那谜底是啥?”

    柳侠盘腿在他对面坐下:“不是正叫你猜咧嘛。”

    柳岸说:“总得有个大致方向吧,就是打一啥。”

    柳侠摇头:“俺是山里人,没恁洋气,俺都是这样猜谜,啥都不说,生猜。”

    柳岸看着纸条陷入思索:“我最喜欢的,拆字谜?‘我’字没法拆啊……,物品?哪一类?你最喜欢的……,饺子?红烧肉?卤面?粉蒸肉?”

    柳侠面无表情,对着窗外吹了声黄鹂鸟叫似的口哨。

    柳岸觉得自己猜错了方向:“那,是,测绘?计算?不对,这不能算猜谜啊。”

    柳侠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柳岸不得要领,有点抓狂:“小叔,说个大致方向呗。”

    柳侠想了想,说:“生物。”

    柳岸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放弃:“这范围太广了,我猜不出来。”

    柳侠斜睨着他,眼神充满控诉:“你居然连这都猜不出来,还说最爱小叔?”

    柳岸抿着唇看柳侠,他有不妙的预感。

    柳侠再次扑了上来:“猫啊,大乖猫啊,我当然是最喜欢大乖猫你啊,柳岸你居然连这都猜不出来,我快伤心死啦——”

    柳岸躺在地上,看着覆在他身上的柳侠呵呵地笑:“我错了我错了,小叔我错了……”

    柳侠不咯吱他了,鼓着脸继续控诉他。

    柳岸投降:“小叔你提要求吧,可以提俩。”

    “真哩?”柳侠高兴了,一骨碌坐了起来,“我能一下提俩要求?”

    柳岸跟着坐起来:“嗯,俩。”

    柳侠转着眼珠开始想:“第一,以后,我是说一直到老,你就是有孩儿了,也不准搬出去住。”

    柳岸点头:“永远不搬。”

    “第二,第二,嗯——,我暂时想不起来,寄存到你这儿,以后再提中不中?”柳侠说的有点不甘心,其实,他是在打小算盘。

    “不中,”柳岸识破了他的小心机,果断摇头:“要求到的权利多少年都有效,但提要求的权利就今儿一天,过期作废。”

    柳侠已经估计到不行,闻言赶紧继续想:“那就——,嗯嗯嗯嗯,你以后哩工资都得交给我。”

    柳岸楞住了:“啥?”

    “你以后哩工资都得交给我。”柳侠又重复了一遍,“要不,你以后万一遇人不淑,叫人确了咋弄?你哩工资给我,我给你保存住,平常叫他养活你。”

    柳岸被柳侠神奇的脑回路惊得半天没回过神:“他?养活我?他是谁啊?”

    柳侠有点不情愿地说:“你不是待见男哩吗?你要是找个人,跟他好,他不应该养活你嘛。”

    柳岸盯着柳侠的脸看了快一分钟,才说出话:“小叔,你这是啥逻辑啊?就算我要找个人好,为啥不是俩人一起工作一起养家,而是他养活我?”

    “他凭啥不养活你?”柳侠很气愤地说,“你跟着小叔都不用为钱操心,难不成以后跟他好了,还得操心赚钱养活他?他咋恁主贵咧?”

    柳岸这次是主动躺倒,枕着双手无声地大笑:“小叔你可真是……可真是……,呵呵呵,遇人不淑……呵呵呵……”

    柳侠被笑得很郁闷,不过一会儿工夫,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知,你又不是女哩,不生孩儿不养孩儿,要是跟谁一堆儿过了,肯定不能光叫对方出钱,可是,可是,我心里就是不得劲,一想起你要跟别人一块过,我心里头就堵得慌。”

    柳岸收住笑坐了起来,平复了一下情绪,挺认真地说:“这个要求我也答应了,不管以后我跟谁过,工资、奖金都叫你保存,要是有外快,我每次留出一半自己用,另外一半也给你保存。”

    柳侠也很认真地点点头:“中,现在婚姻还不可靠咧,没结婚证搁一堆过更没保证,咱得防着点。”

    柳岸看柳侠满意了,出了自己的第二个谜:“二姑娘,还是打一字。”

    柳侠在自己手心翻来覆去试了好几个次,都不对,脸皱巴了起来,柳岸跑进书房给他拿了纸和笔出来:“给,不着急,慢慢试。”

    柳侠从第一个“旨”字里面摸着了点猜字谜的窍门,可都不对,他开始另辟蹊径:“二姑娘,姑娘就是闺女,二闺女……,还不对;还有人把姑娘叫丫头,二……丫……头,不对……”

    他把自己能想到的跟女孩子有关的称呼都拆开或组合了一遍,依然猜不出,泄气地放下纸笔:“你说谜底吧,我认输。”

    柳岸拿过纸笔,在上面写了个龙飞凤舞的“姿”。

    柳侠端详了半天没看出门道:“姿咋会是二姑娘?她漂亮?有姿色?”

    柳岸又写了一次:“次女。”

    柳侠恍然大悟:“我靠,我咋这么笨咧,这么简单都没想到。”

    柳岸放下笔:“不是笨,是思考方向出了问题。那,小叔,我提要求了哦。”

    “说吧。”柳侠好整以暇看着猫儿。

    “明儿圣诞节,相当于咱过年,你得送个我最待见哩礼物,不准是钱或者物。”柳岸显然早就想好了,说的非常顺溜。

    “不准是钱或者物?那能是啥?”柳侠困惑。

    “我不管,反正你得给我个我最待见最想要哩礼物,还得符合我哩条件。”柳岸开始耍赖,“你独个儿想,要是不符合要求,你就得再赔我俩要求。”

    柳侠本来想问猫儿最想要啥,可是想想,要是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只好忍住,自己挖空心思地想。

    两个人过了个具有浓郁中国色彩的平安夜,听柳岸说美国人平安夜要唱圣歌,十点半准备睡觉时,柳侠教着柳岸,唱了三遍《大悲咒》。

    这是当初柳岸被确诊是白血病时,柳侠有一天去求祁清源老先生未果,回来的路上,他听到了从报国寺传出来的吟唱声,那是他最绝望的时候,清净空灵的佛家经文让他骤然想到了转世轮回,他当时想,如果猫儿过不去那一关,他就和猫儿一起走,为了给猫儿求个美好的来生,他决定做点什么。

    他走进了寺院,买了一盒磁带。

    柳侠没什么音乐天赋,但这首触动了他灵魂的《大悲咒》,他只听了三遍就差不多把曲调和不知所以的梵语经文记住了,从此,他每天在猫儿睡着后,或猫儿每次去做检查之前,偷偷在心里吟唱几遍,那是他唱给神明的颂歌,他希望的他的信仰和虔诚能得到神灵的回应。

    柳岸在前所未有的宁静中度过了平安夜,他睡得太熟了,以至于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一时竟然忘了今天是圣诞节。

    身边的被窝儿是凉的,柳岸并没有惊慌,柳侠到来后的第三天,他就被勒令每天六点半之前不准起床,而柳侠都是六点起来给他做早饭。

    他穿上宽松的家居服,把卧室收拾整齐才出来,到了厨房,却没看到柳侠,只看到餐桌上一拍子包好的饺子和两盘拌好的青菜,一盘芹菜核桃仁、一盘青辣丝拌木耳。

    听听,发现屋子里居然没有一点声音,柳岸没知觉的就喊了起来:“小叔,小叔,小叔你搁哪儿咧?”

    “别吆喝,先看你哩圣诞礼物。”柳侠的声音从客厅穿过来,有点闷,就跟捂在被窝儿里似的。

    柳岸跑出来,壁炉里的火焰很旺,圣诞树上的小灯泡亮晶晶的,家里温暖而生动,却还是看不到柳侠在哪。

    柳岸疑惑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柳侠不在房子外面,他跑进书房和卫生间看了看,也没有。

    虽然知道柳侠肯定不可能是遇到危险了,柳岸心里还是有点着急,他往卧室那边跑,经过圣诞树边的时候被什么稍微绊了一下,他已经跑过去了,忽然感觉好像哪里不对……

    圣诞树边的地毯上,躺着一个巨大的、陆军迷彩花色的袜子,因为地毯和圣诞树都很花哨,大袜子放在那里并不显眼,所以刚才被柳岸给忽略了。

    超级大袜子口部采用的是抽绳式,现在,袜子口被扎了起来,但扎的不太紧,中间还有巴掌大一个圆口,而那圆口里,现在露出了一块黑色的……头发。

    柳岸屈膝跪在大袜子旁,轻轻拉开了抽绳……

    柳侠微微带着一层薄汗的脸露了出来,他得意地哈哈大笑着看向柳岸:“哈哈,大乖猫,这个礼物你看咋样?”

    柳岸的眼神暗沉,他把用旅行睡袋改制的袜子口往下扒拉了快一米,附身抱住了笑得满脸都是牙的柳侠:“我会百世珍藏。”

    柳侠非常豪放地捧着柳岸的脸,在他额头上重重地亲了一口:“圣诞快乐!柳岸我爱你。”

    柳岸把脸埋在柳侠的颈窝,轻轻说:“圣诞快乐!”

    他忽然说不出“柳侠我爱你”了。

    他一直在说爱,而柳侠从来没说过,可柳侠为他所做的,比他为柳侠做的,不知要多多少倍,他忽然有点无地自容。

    柳侠从大袜子里爬出来的时候,出了一身汗,他偷偷用睡袋改袜子的时候,忘了房间里是有暖气的。

    不过他心情超级好,能让猫儿过一个这么开心的圣诞节,做什么都值了。

    这个圣诞礼物是他在猫儿十八岁生日前就想好的,就是他给马鹏程、楚昊和小蕤打电话求助的时候。

    三个人都说猫儿啥都不稀罕,就想要他,那他就把自己送给大乖猫好了,反正他也不打算结婚,想要一辈子守着猫儿的。

    而柳岸,虽然他因为省悟到自己和柳侠的差距有点沮丧,但整体而言,他内心的快乐其实比他表现出来的还要多无数倍,他昨天给柳侠出难题的时候,只是想逼着柳侠再对他说一句“柳岸我爱你”,而柳侠给他的超出他的期待太多太多。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很幸福,他还经常觉得自己今天比昨天更兴奋,今天,他再次体会了这种感觉。

    两个人心满意足地从地上爬起来。

    柳侠想赶紧下饺子吃,柳岸却说出那么多汗容易感冒,硬把他拖进卫生间,用热水给他擦了一遍背(其实是上半身)。

    两个人吃了两大盘饺子,都有点吃撑了,所以收拾了厨房就穿戴一新出去消食。

    小镇一共只有两千来口人,还有一部分回其他地方的家里过节了,萨维小镇虽然比平时热闹,在习惯了摩肩接踵的中国城镇的柳侠和柳岸眼里,其实还是挺安静的。

    他们去散步的树林更安静,没有人,只有几只叫不出名的鸟在雪地里觅食。

    两个人都带着手套,柳岸全程十指交握抓着柳侠的手,地上有二十公分左右的积雪,所以他们走得不快,真的就是在散步消食。

    空气寒冷而湿润,还带着一点海洋特有的咸腥气息,却并不令人讨厌,柳侠过一会儿就要做一次深呼吸:“啊,真舒服,感觉好像肺被凤戏河冲了一遍样。”

    柳岸抬头对着不远处歪着头看他们的一只鸟吹了声口哨,说:“舒服,以后你就过段就来冲一回吧,春天时候这儿空气更好,景色也特别美,大花园样,你每年这个时间就来养养眼,清清肺。”

    柳侠说:“你以为这是望宁到柳家岭啊?办一回出国难死了,再说了,我还有工作咧,要是我成天住这儿,卜工他们就得喝西北风了。”

    柳岸没话说了。

    别的暂且不说,就签证这一件事不解决,柳侠别说经常过来了,是不是有第二次来他都不敢确定。

    柳岸一边对着鸟吹口哨,一边在心里盘算解决方案。

    柳侠则在心里盘算食谱。

    三天后,他的生日过完,差不多就该考虑回国了,走之前,他得再多给猫儿做几顿好吃的。

    作者有话要说:  老规矩:明天如果没,后天一定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