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410章 三大队的危机

第410章 三大队的危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侠已经打过无数次诱四哥上套的腹稿,正文早就滚瓜烂熟,他今天需要的不过是一个应景的楔子。

    于是,转两下眼珠的工夫,他心里差不多已经有谱了。

    不过,当……

    柳钰一脸欣喜地看着柳侠:“孩儿,你回来啦?哎呀,俺大伯今儿清早还□□叨咧,他老怕你独个儿开车会瞌睡。”

    “啊?俺,俺伯他……也搁荣泽咧?”柳侠眨巴了两下眼,心里的小算计瞬间风流云散。

    就柳钰那在家人跟前一点藏不住心事的脾性,如果知道了猫儿性向异常,估计至少得懵圈三天,柳长青看出他情绪不对,一句话就能把他给诈个底朝天。

    四哥都可以算作奸商了,在家人面前说瞎话的水平居然一点不见长,真是……

    柳侠真拿柳钰没招了。

    “嗯,大伯夜儿个就来了,这么大俩店,俺娘他俩都不放心。”柳钰不知道柳侠的小心思,一边认真地给柳侠解释,一边还歪着头去看后排座。

    “五哥没回来,他明儿还得出庭咧。”柳侠知道柳钰在惦记什么,乐呵呵看地把后窗玻璃落下来让他看,把因为计划推迟而有点失落的情绪掩盖得十分完美。

    柳钰挠着头有点不好意思地笑。

    知道小凌太忙,回来的可能性不大,不过他还是抱着点侥幸。

    柳侠下车打开了后备箱,让柳钰把自行车塞进去,然后就那么一路翘着后备箱盖子来到了新店。

    柳魁不在店里,跟着送微波炉的人去仓库了。

    仓库就是鑫源小区楚凤河那套一楼。

    而隔壁柳川的那套,现在楚小河一家三口住着,那套房子柳川已经办了房产证,便是有讨债的上门,楚小河也是借住柳川的房子,半点挑不出毛病来。

    柳长青坐在店门外一棵老楝树的树荫里,看到柳侠,他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不过这笑容转瞬即逝,他皱着眉摸了一把柳侠的脸:“这咋又瘦了咧?”

    柳侠也很吃惊的样子捏了一把自己的脸颊:“啊?瘦了?不会吧?我觉得自个儿还胖了咧。”

    柳长青轻轻叹了口气,忧心地看着他:“快瘦成个猴儿了,还胖咧。”

    柳侠嘿嘿笑:“瘦了美呀伯,玉树临风,多少人想瘦还瘦不了咧。”

    两个女子抬着一大摞废纸箱从店里出来,看见柳侠,同时惊喜的叫了起来,原来是金环和花云。

    花云腼腆地叫了声“小侠叔”,就不说话了。

    金环看着柳侠的脸心疼地问:“幺儿,你不是工程师么孩儿,那不该天天坐办公室里头咧吗?咋叫晒这么黑?”

    柳侠嘿嘿一笑,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问道:“卫东哥咧?”

    金环说:“将给几个空调装好,跟小马出去吃饭了。”

    小马曾经是花云在荣泽高中的同班同学,现在则是花云已经进入谈婚论嫁阶段的男朋友,据说小伙子跟柳钰某些特质很像,上学不行,但人实在勤快,手还巧,他在新店的定位和李卫东一样,安装工、售后维修兼送货员。

    花云以后就在家电城这边了,原来的诚厚小家电继续营业,吴玉妮去年初中毕业的二孙女接替了花云的位置。

    金环是临时过来帮忙的。

    荣泽县被服厂被近几年迅速崛起的私营服装厂挤得面临破产,大部分工人下岗,金环和银环生了孩子后自动就没再上班。

    银环的婆家在荣泽火车站旁边,去年,她利用家里的一间临街房,开了个修改旧衣服的织补店,同时还带着卖鞋垫、袜子、手套、鞋带之类的小东西,生意居然很不错,比上班强多了。

    李卫东家虽然离荣泽县城很近,可到底是乡下,金环生完第二个孩子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事情干,柳川本来打算等孩子上幼儿园后让金环到荣泽一高当寝管,金环听说柳魁和秀梅也打算来荣泽,就想去秀梅的店里干。

    她在服装厂干了这么多年,感觉还是做相关的行业比较踏实。

    不过秀梅的窗帘店现在还没个影儿,她就先和李卫东在家电城帮忙了。

    李卫东现在还拿着被服厂的工资,但平时基本没活儿干,

    他本来就喜欢摆弄机械和电器之类的,知道柳川要开个大的家电商场,他跃跃欲试想干个安装和售后维修,柳川本来就在发愁售后这块呢,李卫东的毛遂自荐正中下怀,柳川就让他有时间多教教小马,俩人以后把安装、售后和送货这块给包圆儿算了。

    店里还有一堆事要忙,金环和花云跟柳侠亲亲热热说了几句话,给他搬了把椅子放在柳长青身边,就又忙活去了。

    柳侠却坐不住。

    当初和柳魁、柳凌几个人把店铺买下来后,他马上就带着几个人去了豫西南的工地,中间没有回来过,所以他今天也算是第一次看到家电城,心里挺激动,也挺新鲜的,忍不住就想到处摸摸看看。

    家电城和小蕤的婚纱店隔着个私立学校的大门,婚纱店在西边,家电城在东边。

    本来是一模一样的两栋临街楼,只是当初给小蕤买下的是那栋楼一楼门面房的西三分之二,这次给柳川买下的是整个一楼,面积将近五百平方。

    不过因为家电城不需要精致的装修,所以只算初期投入的话,两个铺面其实差不多。

    可要把这么大的一个铺子填满货物,家电城需要的资金比婚纱店可要多多了,这笔钱,是柳川从银行贷的款。

    柳侠看着偌大的铺子四周错落有致地摆放着的各种名牌电器,心里多少有一点发虚。

    当初,给柳川买下这个房子后,柳侠手里其实还有好几十万,但柳川知道家里人为他买下了门面房后,坚决不肯让柳侠再拿一分钱,因为柳侠十分坚持,他还单独和柳侠进行了一场长达两个多小时的谈话。

    柳侠最后做出了让步。

    柳侠当时的想法是,反正自己手里有好几个已经签了合同的工程,万一家电城生意不好,到时候自己替三哥还贷就行了。

    可现在,柳侠有点怀疑,自己那点钱,真的够赔这一大屋子的冰箱电视洗衣机吗?好像再加上俩工程也不一定够啊!

    柳侠发了会儿愁,思绪不知道何时开始胡乱飘:还得想法多揽点活儿,要不三哥哩贷款、乖猫哩包租公生活就都实现不了了;

    易春水说的那个工程不知道咋样了,要不,让肖文忠买点东西,去给那个啥局长送送礼?

    还有肖姑姑帮忙说的那条路,公路局那个姓李的一看就不是个有诚信的主儿,这种人,有合同都可能耍赖,现在空口白牙的……不行还得请肖家姑姑出面……这个工程要是真签了,不能跟猫儿说实话,知又是山区公路,臭猫又该跟着操心了,就跟他说是环城路妥了……

    “幺儿,楞啥咧孩儿?”

    “啊!”柳侠被肩膀上的大手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柳川。

    柳川看到柳侠的脸,和柳长青一样皱起了眉。

    柳侠不等他说话,先下手为强地瞪着柳川喊了起来:“呀,三哥,你咋回事?咋这么瘦咧?俺三嫂虐待你了?”

    柳川哭笑不得地看着柳侠:“孩儿……,唉,你呀!”

    柳侠得意地对着他笑。

    柳川下班,也就是快到晚饭时间了,柳川简单给柳侠说了几句店里的事,就让他和柳长青一起回家吃饭。

    柳侠听柳钰说一会儿还有送电视机的要来,就不肯走,想帮忙卸货。

    柳川二话不说,抓了他的胳膊就往路边拉。

    柳侠在三哥的武力面前历来反抗无望,他想求助柳长青,柳长青却呵呵笑着过来准备上车,柳钰也帮着柳川把柳侠往车里推。

    柳侠徒劳地挣扎了几下,最后还是不甘不愿地回了家。

    这个季节,这个点儿,三大队大门口总是热热闹闹,柳侠的车刚进大门,传达室东边的小路上就冲出个溜旱冰的小家伙扑在了引擎盖上。

    柳侠落了车窗:“喂……”

    小男孩冲他做了个鬼脸,大声吆喝着说:“哟,小柳叔,又换新车了,真牛逼哦。”然后一溜烟地跑了。

    “这小子,真欠揍。”柳侠笑着骂了小东西一句。

    那是付晓乐的儿子,原本在原城上学,因为太淘气,爷爷奶奶管教不住,去年就给送荣泽来了。

    现在每次回来,柳侠都是尽可能低调,在院子里能不停车就不停车,免得别人说他故意招摇。

    可现在,车窗都打开了,他也不能装作不认识三米外那两个原来管仓库的老职工,他笑着打招呼:“单师傅,何大姐,吃过饭了?”

    两个人热情地走过来:“柳儿,听说又揽到大工程了?啧,这车……,多钱啊?”

    明知道没人信,柳侠还是非常诚恳地解释:“没有的事,都是鸡零狗碎的小活儿,跟咱大队不能比;车是借朋友的,哦,大姐您稍等,我靠边点。”

    一辆崭新的桑塔纳2000从对面缓缓驶来,柳侠打转方向,往路边靠了靠。

    两辆车交错的一刹那,他正好和焦福通的眼神对上。

    柳侠在心里耸了耸肩,有点后悔自己刚才在路上怎么没开快点或慢点。

    “知道知道,借朋友的借朋友的。”看着焦福通的车出大门拐上千鹤山路,跟过来的何大姐夸张地拍了拍胸口,一副“咱们自己人咱们心照不宣”的表情。

    柳侠无奈地笑着跟两个人点点头,左转往家开。

    他刻意不去看大院里扎堆聊天的人们,但隔着钢铁铸就的车厢,他依然能感觉到射在他身上的五味杂陈的目光。

    小院里,栎树下,饭菜已经盛好摆在小木桌上了。

    柳侠一进门,秀梅接过旅行包,顺手就把一个槐花粉条鸡蛋馅儿的大包子塞进了他嘴里。

    柳侠叼着包子在院子里的水池上洗手。

    隔着一堵矮墙,付东和欧萍萍也在准备开饭。

    欧萍萍看了眼停在外面锃光瓦亮的新车,又看看柳侠身上一看就很高档的t恤,感叹到:“柳儿,你现在可真是神仙日子啊!”

    柳侠嘴里叼着包子没法说话,呜呜噜噜地又皱眉又摇头。

    秀梅替他翻译:“妹子,您可不能光看见贼吃肉看不见贼挨打哦,俺幺儿是比别人多挣了俩钱,可您看俺幺儿叫使成啥了,又黑又瘦,跟非洲人样。”

    不要说欧萍萍和付东,连柳长青都被秀梅的比喻给逗得忍不住笑出了声。

    付东知道秀梅是担心有人嫉妒柳侠挣得多,再生出什么事端,笑着说:“没事嫂子,柳儿现在是总局的人,别说他开个奔驰,他就是开辆劳斯莱斯回来,我们除了流口水也做不了其他。柳伯伯您说是吧?”

    柳长青微笑着说:“小侠挣哩都是清白钱,是没啥好怕哩,不过这车,真是借别人哩,小侠他还买不起这么好哩车。”

    柳侠刚才已经告诉他了,车是前些天怀琛给曾广同买的,天很快就要热起来了,他嫌弃学校给曾广同配的车子太差,空调开半天都没点凉气儿。

    可曾广同横竖不肯用这辆车,说是太招摇太扎眼,要跟柳凌换,他开那辆撞过的旧奥迪,让柳凌开新的。

    他说柳凌做为律师看上去太年轻了,不压场,开个好车正好能抬抬身价。

    柳凌当然不能答应,他要把旧奥迪给曾广同,但自己坚决不开新的,说现在春天,正是一年里最美的时候,骑自行车上下班正合适。

    曾广同现在老还小,最近还学会了任性不讲理,他指控柳凌要骑自行车上班的行为是故意伤他的心,没把他当亲大伯。

    “年轻人,谁不喜新厌旧?要真把我当亲大伯,看见恁漂亮的新车,就算我不想给,你也得变着法儿给磨了去,可你咧?给都不要,宁愿陷我于不仁不义都不要,这不是给大伯当外人是啥?”

    柳凌哭笑不得地为自己辩护:“大伯啊,我只是想叫你用个好车,过些天天气热了不受罪,你咋就给我扣这么大个帽子咧?”

    曾广同就指着柳凌的脸数落:“亏你还是律师咧,还当过别人哩首长咧,咋一点都不成熟,连基本的人情世故都不知?

    你叫大伯开着比校长书记们还好的车,那不就是季孙氏八佾舞于庭么?坏了规矩礼数,别人会咋看大伯?”

    柳凌被曾广同的歪理给说住了。

    “人家肯定会说,都这个年纪了还恁烧包,年轻时肯定张狂得不成样子,怪不得当初会被打成□□分子咧,活该!”

    曾广同又狠狠地给自己加了一棒槌,彻底堵死了柳凌的话。

    于是,柳凌不得不开起了新车。

    曾广同随了心意,高兴了,还去律所转了一圈,以换车事件为例,在王正维面前明的暗的一起上,把自己和柳凌好一通夸,夸自己人老成精,为晚辈思虑周全;夸柳凌孝顺懂事,是天上少找地上难寻的好孩子。

    自吹自擂的结果是:王正维把他拉到家里灌了个透醉,讹着他给自己画一副中堂画,还让怀琛帮忙买辆和柳凌一样的车。

    而柳凌现在,是能不开那辆新车就尽量不开,前几天柳侠回到京都,他立马就把新车换给了柳侠,自己开着捷达,还跟柳侠商量,让柳侠下次去工地时就开新车走,说新车性能好,跑长途舒服又保险。

    柳侠当然不能干,他开着车钻山旮旯呢,那么好的车,万一磕了碰了,多心疼。

    不过这次回来接孩子们,他就心安理得地开新车了,新车宽敞,几个小家伙呆里边舒服,而且开着去公安局转一圈,还能给三哥涨涨面子。

    不过,秀梅可不会想那么多,她看着篮球场那边一大群热热闹闹说着什么的人,小声嘟囔:“才不是咧,有人才不管你清白不清白,他眼红就会昧着良心告黑状。”

    柳侠洗完了手,终于把嘴解放出来了,他吃了一大口包子,看着篮球场那边问:“付东哥,那么多人,干嘛呢?”

    付东往那边瞥了一眼:“原来说过五一那天分房,可到现在分配方案还没拟出来,单位的人这几天都在私下嘀咕这事呢。”

    柳侠问:“为什么不公布?”据柳侠所知,分配方案都是提前多天就公布的,然后分房之前几天公布具体分配名单,这样方便有特殊情况的人自行调节,可以减少单位的麻烦。

    付东耸耸肩:“公布啥?压根儿就没方案。”

    “啊?没方案?那怎么分?”柳侠觉得不可思议。

    付东摇头:“不知道,杨书记这回跟焦福通杠上了,说如果那些工作十几二十年的原三大队老职工分不到房子,那这房子就谁都别想入住”。

    柳侠在心里给杨洪伸了个大拇指,不过他也有点担心杨洪:“焦……那个性,他能愿意?”

    据他所知,焦福通这几年在三大队可以说得上是一言堂,他即便不好意思当面强硬地完全拒绝像付东这种家庭背景比较强悍的领导,偶尔表示会考虑他们的意见,但其实最后的结果还都完全是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执行。

    吴小林曾经有一次跟柳侠打电话时说,队里的人都知道,现在三大队开领导班子会,就是焦福通的独角戏,其他领导全都低着头一言不发,反正说了跟没说一样,还得被他记恨。

    欧萍萍看了篮球场那边一眼,压低嗓子说:“他现在也没办法了,一共八十多套房子,这几年除了正常的分配,经他的手走后门调进来的就一百多人,个个儿都能跟总局领导扯上关系,房子他分给谁不分给谁?再说了,如果全部分给领导的关系户,咱们原来的老职工能跟他拉倒?这可是房子,一辈子的大事。”

    柳侠心里冒出个成语: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欧萍萍还在那里幸灾乐祸:“听说当初为了祸害马队长,他教唆着下边的人不干活,闹事,要求奖金平均;现在,他自己成了队长,还自己弄来一大群不干活儿、一点觉得对不住自己就闹事的,看他怎么收场。”

    柳侠心里蛮理解欧萍萍现在这种看上去很刻薄的心理的。

    以前其他单位的人拿十块八块奖金都很知足的时候,欧萍萍一个月就能拿二百多块的奖金,现在,荣泽其他差不多的单位一个月奖金都发一百块左右了,三大队的奖金反倒降到了几十块,季度奖、年终奖和各种实物的福利更是大幅度缩水。

    去年春节,三大队除了平均每个人三百左右的奖金,就发了一袋大米和一壶油,这和马千里在的时候根本没法比,马千里时期,不要说春节、端午节和中秋节这种大节日,就是重阳节都不可能只发这么点东西。

    欧萍萍说:“咱们的工资都是国家财政出,如果咱是自收自支的企业单位,就这两年的工作量,养活四百多人,早破产了。”

    这点柳侠相信。

    原来的这个季节,大院里白天都很冷清,因为只有后勤行政人员在,占大头的技术科和施工队全都外出作业了;而现在,他无论什么时候回来,大院里都热热闹闹,国庆节在大门口挂个灯笼彩旗都一大群,光宣传科就七八个人,还有三个办公室呢。

    整个一顿饭的时间,欧萍萍都在诅咒焦福通和他家里人不得好死。

    吃完饭,欧萍萍往屋子里送餐具的工夫,付东悄悄地对柳侠说:“咱们三大队可能很快就不存在了。”

    柳侠惊呆了:“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的意思。”付东说,“一直有人在告焦福通,原来是写信往总局告,咱们局长搞技术出身,老好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直给压着了,现在开始往政府写信了,年前,几位老职工去政府口口,我接到通知去把人劝回来的,上面要求咱们给出答复,局长本来脾气就软,又快退休了,不想得罪人,马队长和王书记他们几个在想办法。”

    付东往屋子里看了一眼,欧萍萍好像还在厨房:“你置身事外我才跟你说的,千万别跟咱队里人说,老职工如果知道,非集体上.访不可。”

    柳侠问:“那咱们大队会怎么样?”

    付东摇头,有点茫然地说:“不知道,估计会和一些濒临破产的企业一样,让一部分人提前退休缓解压力吧,其他我也想不出来。其实……即便成了现在这样,我也舍不得咱们大队散了,我二十三岁退伍就在三大队,现在四十一了……家破人亡、没了根的感觉。”

    付东端着剩菜进屋去了,柳侠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曾经带给他无限希望和快乐的三大队要消失了,他感觉好像自己身上一块肉要被割掉了一样。

    柳侠也有点茫然,他问一直安静地听他和付东说话的柳长青:“伯,你觉得俺单位会散吗?”

    柳长青说:“我不懂这些,我年轻时呆的铺子,是东家私人的家业,不会多养一个闲人,我没见过这种事。”

    可能看出柳侠的难受,柳长青停顿了片刻,又接着说:“不过,我觉摸着,就算单位散了也没啥不得了哩,是鸡都有两只爪,真没人管了,就都自个想办法了,你不就是么。没准散了几年后,再叫回来,还没人愿意回咧。”

    柳长青的话其实实质比付东说的还要严重,可柳侠的心却一下就没那么失落了。

    是啊,如果真散了,大家各凭本事出去自谋生路,没准最后大家都跟他一样,单位想让回来都不肯呢。

    再说,付东不也说了,马队长他们想办法解决,也许最后三大队会回到马队长那样的好时候呢。

    这么一想,柳侠心里总算好受了些。

    柳侠已经打过无数次诱四哥上套的腹稿,正文早就滚瓜烂熟,他今天需要的不过是一个应景的楔子。

    于是,转两下眼珠的工夫,他心里差不多已经有谱了。

    不过,当……

    柳钰一脸欣喜地看着柳侠:“孩儿,你回来啦?哎呀,俺大伯今儿清早还□□叨咧,他老怕你独个儿开车会瞌睡。”

    “啊?俺,俺伯他……也搁荣泽咧?”柳侠眨巴了两下眼,心里的小算计瞬间风流云散。

    就柳钰那在家人跟前一点藏不住心事的脾性,如果知道了猫儿性向异常,估计至少得懵圈三天,柳长青看出他情绪不对,一句话就能把他给诈个底朝天。

    四哥都可以算作奸商了,在家人面前说瞎话的水平居然一点不见长,真是……

    柳侠真拿柳钰没招了。

    “嗯,大伯夜儿个就来了,这么大俩店,俺娘他俩都不放心。”柳钰不知道柳侠的小心思,一边认真地给柳侠解释,一边还歪着头去看后排座。

    “五哥没回来,他明儿还得出庭咧。”柳侠知道柳钰在惦记什么,乐呵呵看地把后窗玻璃落下来让他看,把因为计划推迟而有点失落的情绪掩盖得十分完美。

    柳钰挠着头有点不好意思地笑。

    知道小凌太忙,回来的可能性不大,不过他还是抱着点侥幸。

    柳侠下车打开了后备箱,让柳钰把自行车塞进去,然后就那么一路翘着后备箱盖子来到了新店。

    柳魁不在店里,跟着送微波炉的人去仓库了。

    仓库就是鑫源小区楚凤河那套一楼。

    而隔壁柳川的那套,现在楚小河一家三口住着,那套房子柳川已经办了房产证,便是有讨债的上门,楚小河也是借住柳川的房子,半点挑不出毛病来。

    柳长青坐在店门外一棵老楝树的树荫里,看到柳侠,他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不过这笑容转瞬即逝,他皱着眉摸了一把柳侠的脸:“这咋又瘦了咧?”

    柳侠也很吃惊的样子捏了一把自己的脸颊:“啊?瘦了?不会吧?我觉得自个儿还胖了咧。”

    柳长青轻轻叹了口气,忧心地看着他:“快瘦成个猴儿了,还胖咧。”

    柳侠嘿嘿笑:“瘦了美呀伯,玉树临风,多少人想瘦还瘦不了咧。”

    两个女子抬着一大摞废纸箱从店里出来,看见柳侠,同时惊喜的叫了起来,原来是金环和花云。

    花云腼腆地叫了声“小侠叔”,就不说话了。

    金环看着柳侠的脸心疼地问:“幺儿,你不是工程师么孩儿,那不该天天坐办公室里头咧吗?咋叫晒这么黑?”

    柳侠嘿嘿一笑,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问道:“卫东哥咧?”

    金环说:“将给几个空调装好,跟小马出去吃饭了。”

    小马曾经是花云在荣泽高中的同班同学,现在则是花云已经进入谈婚论嫁阶段的男朋友,据说小伙子跟柳钰某些特质很像,上学不行,但人实在勤快,手还巧,他在新店的定位和李卫东一样,安装工、售后维修兼送货员。

    花云以后就在家电城这边了,原来的诚厚小家电继续营业,吴玉妮去年初中毕业的二孙女接替了花云的位置。

    金环是临时过来帮忙的。

    荣泽县被服厂被近几年迅速崛起的私营服装厂挤得面临破产,大部分工人下岗,金环和银环生了孩子后自动就没再上班。

    银环的婆家在荣泽火车站旁边,去年,她利用家里的一间临街房,开了个修改旧衣服的织补店,同时还带着卖鞋垫、袜子、手套、鞋带之类的小东西,生意居然很不错,比上班强多了。

    李卫东家虽然离荣泽县城很近,可到底是乡下,金环生完第二个孩子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事情干,柳川本来打算等孩子上幼儿园后让金环到荣泽一高当寝管,金环听说柳魁和秀梅也打算来荣泽,就想去秀梅的店里干。

    她在服装厂干了这么多年,感觉还是做相关的行业比较踏实。

    不过秀梅的窗帘店现在还没个影儿,她就先和李卫东在家电城帮忙了。

    李卫东现在还拿着被服厂的工资,但平时基本没活儿干,

    他本来就喜欢摆弄机械和电器之类的,知道柳川要开个大的家电商场,他跃跃欲试想干个安装和售后维修,柳川本来就在发愁售后这块呢,李卫东的毛遂自荐正中下怀,柳川就让他有时间多教教小马,俩人以后把安装、售后和送货这块给包圆儿算了。

    店里还有一堆事要忙,金环和花云跟柳侠亲亲热热说了几句话,给他搬了把椅子放在柳长青身边,就又忙活去了。

    柳侠却坐不住。

    当初和柳魁、柳凌几个人把店铺买下来后,他马上就带着几个人去了豫西南的工地,中间没有回来过,所以他今天也算是第一次看到家电城,心里挺激动,也挺新鲜的,忍不住就想到处摸摸看看。

    家电城和小蕤的婚纱店隔着个私立学校的大门,婚纱店在西边,家电城在东边。

    本来是一模一样的两栋临街楼,只是当初给小蕤买下的是那栋楼一楼门面房的西三分之二,这次给柳川买下的是整个一楼,面积将近五百平方。

    不过因为家电城不需要精致的装修,所以只算初期投入的话,两个铺面其实差不多。

    可要把这么大的一个铺子填满货物,家电城需要的资金比婚纱店可要多多了,这笔钱,是柳川从银行贷的款。

    柳侠看着偌大的铺子四周错落有致地摆放着的各种名牌电器,心里多少有一点发虚。

    当初,给柳川买下这个房子后,柳侠手里其实还有好几十万,但柳川知道家里人为他买下了门面房后,坚决不肯让柳侠再拿一分钱,因为柳侠十分坚持,他还单独和柳侠进行了一场长达两个多小时的谈话。

    柳侠最后做出了让步。

    柳侠当时的想法是,反正自己手里有好几个已经签了合同的工程,万一家电城生意不好,到时候自己替三哥还贷就行了。

    可现在,柳侠有点怀疑,自己那点钱,真的够赔这一大屋子的冰箱电视洗衣机吗?好像再加上俩工程也不一定够啊!

    柳侠发了会儿愁,思绪不知道何时开始胡乱飘:还得想法多揽点活儿,要不三哥哩贷款、乖猫哩包租公生活就都实现不了了;

    易春水说的那个工程不知道咋样了,要不,让肖文忠买点东西,去给那个啥局长送送礼?

    还有肖姑姑帮忙说的那条路,公路局那个姓李的一看就不是个有诚信的主儿,这种人,有合同都可能耍赖,现在空口白牙的……不行还得请肖家姑姑出面……这个工程要是真签了,不能跟猫儿说实话,知又是山区公路,臭猫又该跟着操心了,就跟他说是环城路妥了……

    “幺儿,楞啥咧孩儿?”

    “啊!”柳侠被肩膀上的大手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柳川。

    柳川看到柳侠的脸,和柳长青一样皱起了眉。

    柳侠不等他说话,先下手为强地瞪着柳川喊了起来:“呀,三哥,你咋回事?咋这么瘦咧?俺三嫂虐待你了?”

    柳川哭笑不得地看着柳侠:“孩儿……,唉,你呀!”

    柳侠得意地对着他笑。

    柳川下班,也就是快到晚饭时间了,柳川简单给柳侠说了几句店里的事,就让他和柳长青一起回家吃饭。

    柳侠听柳钰说一会儿还有送电视机的要来,就不肯走,想帮忙卸货。

    柳川二话不说,抓了他的胳膊就往路边拉。

    柳侠在三哥的武力面前历来反抗无望,他想求助柳长青,柳长青却呵呵笑着过来准备上车,柳钰也帮着柳川把柳侠往车里推。

    柳侠徒劳地挣扎了几下,最后还是不甘不愿地回了家。

    这个季节,这个点儿,三大队大门口总是热热闹闹,柳侠的车刚进大门,传达室东边的小路上就冲出个溜旱冰的小家伙扑在了引擎盖上。

    柳侠落了车窗:“喂……”

    小男孩冲他做了个鬼脸,大声吆喝着说:“哟,小柳叔,又换新车了,真牛逼哦。”然后一溜烟地跑了。

    “这小子,真欠揍。”柳侠笑着骂了小东西一句。

    那是付晓乐的儿子,原本在原城上学,因为太淘气,爷爷奶奶管教不住,去年就给送荣泽来了。

    现在每次回来,柳侠都是尽可能低调,在院子里能不停车就不停车,免得别人说他故意招摇。

    可现在,车窗都打开了,他也不能装作不认识三米外那两个原来管仓库的老职工,他笑着打招呼:“单师傅,何大姐,吃过饭了?”

    两个人热情地走过来:“柳儿,听说又揽到大工程了?啧,这车……,多钱啊?”

    明知道没人信,柳侠还是非常诚恳地解释:“没有的事,都是鸡零狗碎的小活儿,跟咱大队不能比;车是借朋友的,哦,大姐您稍等,我靠边点。”

    一辆崭新的桑塔纳2000从对面缓缓驶来,柳侠打转方向,往路边靠了靠。

    两辆车交错的一刹那,他正好和焦福通的眼神对上。

    柳侠在心里耸了耸肩,有点后悔自己刚才在路上怎么没开快点或慢点。

    “知道知道,借朋友的借朋友的。”看着焦福通的车出大门拐上千鹤山路,跟过来的何大姐夸张地拍了拍胸口,一副“咱们自己人咱们心照不宣”的表情。

    柳侠无奈地笑着跟两个人点点头,左转往家开。

    他刻意不去看大院里扎堆聊天的人们,但隔着钢铁铸就的车厢,他依然能感觉到射在他身上的五味杂陈的目光。

    小院里,栎树下,饭菜已经盛好摆在小木桌上了。

    柳侠一进门,秀梅接过旅行包,顺手就把一个槐花粉条鸡蛋馅儿的大包子塞进了他嘴里。

    柳侠叼着包子在院子里的水池上洗手。

    隔着一堵矮墙,付东和欧萍萍也在准备开饭。

    欧萍萍看了眼停在外面锃光瓦亮的新车,又看看柳侠身上一看就很高档的t恤,感叹到:“柳儿,你现在可真是神仙日子啊!”

    柳侠嘴里叼着包子没法说话,呜呜噜噜地又皱眉又摇头。

    秀梅替他翻译:“妹子,您可不能光看见贼吃肉看不见贼挨打哦,俺幺儿是比别人多挣了俩钱,可您看俺幺儿叫使成啥了,又黑又瘦,跟非洲人样。”

    不要说欧萍萍和付东,连柳长青都被秀梅的比喻给逗得忍不住笑出了声。

    付东知道秀梅是担心有人嫉妒柳侠挣得多,再生出什么事端,笑着说:“没事嫂子,柳儿现在是总局的人,别说他开个奔驰,他就是开辆劳斯莱斯回来,我们除了流口水也做不了其他。柳伯伯您说是吧?”

    柳长青微笑着说:“小侠挣哩都是清白钱,是没啥好怕哩,不过这车,真是借别人哩,小侠他还买不起这么好哩车。”

    柳侠刚才已经告诉他了,车是前些天怀琛给曾广同买的,天很快就要热起来了,他嫌弃学校给曾广同配的车子太差,空调开半天都没点凉气儿。

    可曾广同横竖不肯用这辆车,说是太招摇太扎眼,要跟柳凌换,他开那辆撞过的旧奥迪,让柳凌开新的。

    他说柳凌做为律师看上去太年轻了,不压场,开个好车正好能抬抬身价。

    柳凌当然不能答应,他要把旧奥迪给曾广同,但自己坚决不开新的,说现在春天,正是一年里最美的时候,骑自行车上下班正合适。

    曾广同现在老还小,最近还学会了任性不讲理,他指控柳凌要骑自行车上班的行为是故意伤他的心,没把他当亲大伯。

    “年轻人,谁不喜新厌旧?要真把我当亲大伯,看见恁漂亮的新车,就算我不想给,你也得变着法儿给磨了去,可你咧?给都不要,宁愿陷我于不仁不义都不要,这不是给大伯当外人是啥?”

    柳凌哭笑不得地为自己辩护:“大伯啊,我只是想叫你用个好车,过些天天气热了不受罪,你咋就给我扣这么大个帽子咧?”

    曾广同就指着柳凌的脸数落:“亏你还是律师咧,还当过别人哩首长咧,咋一点都不成熟,连基本的人情世故都不知?

    你叫大伯开着比校长书记们还好的车,那不就是季孙氏八佾舞于庭么?坏了规矩礼数,别人会咋看大伯?”

    柳凌被曾广同的歪理给说住了。

    “人家肯定会说,都这个年纪了还恁烧包,年轻时肯定张狂得不成样子,怪不得当初会被打成□□分子咧,活该!”

    曾广同又狠狠地给自己加了一棒槌,彻底堵死了柳凌的话。

    于是,柳凌不得不开起了新车。

    曾广同随了心意,高兴了,还去律所转了一圈,以换车事件为例,在王正维面前明的暗的一起上,把自己和柳凌好一通夸,夸自己人老成精,为晚辈思虑周全;夸柳凌孝顺懂事,是天上少找地上难寻的好孩子。

    自吹自擂的结果是:王正维把他拉到家里灌了个透醉,讹着他给自己画一副中堂画,还让怀琛帮忙买辆和柳凌一样的车。

    而柳凌现在,是能不开那辆新车就尽量不开,前几天柳侠回到京都,他立马就把新车换给了柳侠,自己开着捷达,还跟柳侠商量,让柳侠下次去工地时就开新车走,说新车性能好,跑长途舒服又保险。

    柳侠当然不能干,他开着车钻山旮旯呢,那么好的车,万一磕了碰了,多心疼。

    不过这次回来接孩子们,他就心安理得地开新车了,新车宽敞,几个小家伙呆里边舒服,而且开着去公安局转一圈,还能给三哥涨涨面子。

    不过,秀梅可不会想那么多,她看着篮球场那边一大群热热闹闹说着什么的人,小声嘟囔:“才不是咧,有人才不管你清白不清白,他眼红就会昧着良心告黑状。”

    柳侠洗完了手,终于把嘴解放出来了,他吃了一大口包子,看着篮球场那边问:“付东哥,那么多人,干嘛呢?”

    付东往那边瞥了一眼:“原来说过五一那天分房,可到现在分配方案还没拟出来,单位的人这几天都在私下嘀咕这事呢。”

    柳侠问:“为什么不公布?”据柳侠所知,分配方案都是提前多天就公布的,然后分房之前几天公布具体分配名单,这样方便有特殊情况的人自行调节,可以减少单位的麻烦。

    付东耸耸肩:“公布啥?压根儿就没方案。”

    “啊?没方案?那怎么分?”柳侠觉得不可思议。

    付东摇头:“不知道,杨书记这回跟焦福通杠上了,说如果那些工作十几二十年的原三大队老职工分不到房子,那这房子就谁都别想入住”。

    柳侠在心里给杨洪伸了个大拇指,不过他也有点担心杨洪:“焦……那个性,他能愿意?”

    据他所知,焦福通这几年在三大队可以说得上是一言堂,他即便不好意思当面强硬地完全拒绝像付东这种家庭背景比较强悍的领导,偶尔表示会考虑他们的意见,但其实最后的结果还都完全是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执行。

    吴小林曾经有一次跟柳侠打电话时说,队里的人都知道,现在三大队开领导班子会,就是焦福通的独角戏,其他领导全都低着头一言不发,反正说了跟没说一样,还得被他记恨。

    欧萍萍看了篮球场那边一眼,压低嗓子说:“他现在也没办法了,一共八十多套房子,这几年除了正常的分配,经他的手走后门调进来的就一百多人,个个儿都能跟总局领导扯上关系,房子他分给谁不分给谁?再说了,如果全部分给领导的关系户,咱们原来的老职工能跟他拉倒?这可是房子,一辈子的大事。”

    柳侠心里冒出个成语: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欧萍萍还在那里幸灾乐祸:“听说当初为了祸害马队长,他教唆着下边的人不干活,闹事,要求奖金平均;现在,他自己成了队长,还自己弄来一大群不干活儿、一点觉得对不住自己就闹事的,看他怎么收场。”

    柳侠心里蛮理解欧萍萍现在这种看上去很刻薄的心理的。

    以前其他单位的人拿十块八块奖金都很知足的时候,欧萍萍一个月就能拿二百多块的奖金,现在,荣泽其他差不多的单位一个月奖金都发一百块左右了,三大队的奖金反倒降到了几十块,季度奖、年终奖和各种实物的福利更是大幅度缩水。

    去年春节,三大队除了平均每个人三百左右的奖金,就发了一袋大米和一壶油,这和马千里在的时候根本没法比,马千里时期,不要说春节、端午节和中秋节这种大节日,就是重阳节都不可能只发这么点东西。

    欧萍萍说:“咱们的工资都是国家财政出,如果咱是自收自支的企业单位,就这两年的工作量,养活四百多人,早破产了。”

    这点柳侠相信。

    原来的这个季节,大院里白天都很冷清,因为只有后勤行政人员在,占大头的技术科和施工队全都外出作业了;而现在,他无论什么时候回来,大院里都热热闹闹,国庆节在大门口挂个灯笼彩旗都一大群,光宣传科就七八个人,还有三个办公室呢。

    整个一顿饭的时间,欧萍萍都在诅咒焦福通和他家里人不得好死。

    吃完饭,欧萍萍往屋子里送餐具的工夫,付东悄悄地对柳侠说:“咱们三大队可能很快就不存在了。”

    柳侠惊呆了:“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的意思。”付东说,“一直有人在告焦福通,原来是写信往总局告,咱们局长搞技术出身,老好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直给压着了,现在开始往政府写信了,年前,几位老职工去政府口口,我接到通知去把人劝回来的,上面要求咱们给出答复,局长本来脾气就软,又快退休了,不想得罪人,马队长和王书记他们几个在想办法。”

    付东往屋子里看了一眼,欧萍萍好像还在厨房:“你置身事外我才跟你说的,千万别跟咱队里人说,老职工如果知道,非集体上.访不可。”

    柳侠问:“那咱们大队会怎么样?”

    付东摇头,有点茫然地说:“不知道,估计会和一些濒临破产的企业一样,让一部分人提前退休缓解压力吧,其他我也想不出来。其实……即便成了现在这样,我也舍不得咱们大队散了,我二十三岁退伍就在三大队,现在四十一了……家破人亡、没了根的感觉。”

    付东端着剩菜进屋去了,柳侠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曾经带给他无限希望和快乐的三大队要消失了,他感觉好像自己身上一块肉要被割掉了一样。

    柳侠也有点茫然,他问一直安静地听他和付东说话的柳长青:“伯,你觉得俺单位会散吗?”

    柳长青说:“我不懂这些,我年轻时呆的铺子,是东家私人的家业,不会多养一个闲人,我没见过这种事。”

    可能看出柳侠的难受,柳长青停顿了片刻,又接着说:“不过,我觉摸着,就算单位散了也没啥不得了哩,是鸡都有两只爪,真没人管了,就都自个想办法了,你不就是么。没准散了几年后,再叫回来,还没人愿意回咧。”

    柳长青的话其实实质比付东说的还要严重,可柳侠的心却一下就没那么失落了。

    是啊,如果真散了,大家各凭本事出去自谋生路,没准最后大家都跟他一样,单位想让回来都不肯呢。

    再说,付东不也说了,马队长他们想办法解决,也许最后三大队会回到马队长那样的好时候呢。

    这么一想,柳侠心里总算好受了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