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417章 电话惊魂

第417章 电话惊魂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过完年后,柳侠和猫儿的具体通话时段,固定在柳侠这边的黄昏时分,也就是下午六点半,猫儿那边早晨起床时候。?乐?文?xs520.com

    因为猫儿那边的学习小组活动大部分在晚上,他回到家一般都在九点半以后,而这个时间,柳侠不管在哪里,都是工作时间,通电话不方便。

    不过偶然也有例外,猫儿那边的周末晚上,两个人可以抱着电话说一个小时。

    猫儿学业紧张,柳侠有工作且工作性质稍微特殊,两个人再彼此牵挂,也要顾忌现实生活,如果约定的通话频率太高,他们的日常活动会受到很大限制,这显然是不合适的。

    柳侠心里为猫儿构筑的理想生活状态,就是自由自在,如果违背了这个原则,哪怕是因为自己而起也不行。

    所以柳侠现在和猫儿约定的通话频率,是三到五天一次,这次通话结束时,把下次的时间定下来。

    上次柳侠和猫儿通话是二号早上,因为美国没有五一长假,而且猫儿即将进入考试季,俩人约定的下次通话时间是猫儿那边的周六上午九点,也就是柳侠这边的周六晚上九点。

    这个时间是柳侠定的,他想让猫儿早上睡到自然醒。

    而今天,是周四。

    柳侠等到十一点半打了一次,因为学校不是每天每晌都会把课程排满,猫儿有时候会提前回家。

    可是今天,没人接。

    十二点半,柳侠又打了一次,还是没人接。

    猫儿今天中午应该没回家。

    柳侠蔫耷耷的回到卧室,把自己在床上摔成了个“大”字,睁着眼躺了好几分钟,才又爬起来脱衣服。

    毛建勇的广告带来的兴奋不知不觉就消散完了,他躺在被窝里,看着窗外朦胧的景色发了半天呆,然后发现,自己忘了拉窗帘。

    可是,不想起来去拉。

    柳侠就这么看着窗外,慢慢把自己磨得睡着了。

    再次醒来,窗外的景色清晰了很多,他打开手机看了一下,四点五十七。

    他果断又闭上眼,继续睡。

    九点半,柳侠起了床,例行的各项晨间活动之后,他来到书房。

    第一次拨通电话,一直到待机的滴滴声自动断掉,都没有人接。

    柳侠心里有点不安,差几分钟就晚上十点了,猫儿正常情况下应该到家了。

    不过随即,他就想到马上要考试了,猫儿在学校复习功课或者和学习小组的同学一起讨论的时间长一些也正常。

    等了十分钟,他再次拨通了电话,还是没人接。

    柳侠有点慌,马上就按了重拨。

    连续三次,都没有人接。

    柳侠的心开始通通乱跳,但他说服自己,肯定是猫儿复习太认真,忘记了时间,等一会儿再打。

    又等了十分钟,柳侠再次按下重拨的时候,呼吸都有点乱。

    可电话依然没人接。

    柳侠怀疑是不是自己拨错了号,他特地一个一个数字念着,又拨打了一次,还是没人接。

    柳侠有天塌地陷的感觉。

    昨天通电话,猫儿没说他近期有外出游玩的计划,今天也不是假期或公休日,这个时间,猫儿没有任何理由不接电话。

    恐怖的念头一个接一个争先恐后地涌入柳侠的脑海,猫儿出了车祸?还是,病复发住院了?会不会是病倒在家里没人发现?还是出了其他什么意外?校园暴力?种族冲突?……

    无边的恐惧攫擢着柳侠的心,相隔万里,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一遍又一遍地拨着电话,期盼着待机音忽然中断,猫儿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他不知道拨了多少遍,可是,都没人接。

    他看看表,已经十一点十分了。

    脑子里忽然亮起一道闪电,他想起了戴大姐,继而想起了苏建华夫妇,他的通讯记录本上有他们的电话。

    他跑回卧室,从包里翻出通讯本,打开……

    他本子上两个戴大姐的电话号码,国内和美国的,都是手机号码,苏建华夫妇也一样。

    柳侠扔了电话本,打开门跑了出去,程新庭正在后院拉着一根水管子浇花,柳侠对着他喊:“程老师,新庭哥,怎么查美国人的座机电话?”

    程新庭没听清楚,回头问:“什么?你再说一遍?”

    柳侠又重复了一遍:“怎么查美国人的座机电话,就是柳岸在美国的监护人的家庭电话号码。”

    程新庭把水管扔进花坛让随便流,小跑着过来,问柳侠:“怎么了?你查那个干什么?”

    “我夜儿黑,就是、就是昨晚上到现在给柳岸打电话都没人接,他肯定出事了。”柳侠急得说话都磕磕巴巴。

    程新庭被柳侠的话给吓住了,他看出柳侠情绪不对,推着柳侠往回走:“你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你凭什么判断的柳岸出事了?”

    柳侠语无伦次的从昨晚上他半夜给猫儿打电话的情况说到今天早上的情况,因为中间夹着他自己的判断,他说的很乱,好在程新庭听懂了。

    程新庭心里很是无奈,但看到柳侠方寸大乱的模样,他又十分感慨。

    他把柳侠摁在沙发上:“柳侠你听我说,柳岸已经十八岁,是个成年人了,他通宵不回家都很正常,何况现在只是晚了一点,你说的那几种情况发生的概率非常非常小,你不要自己吓自己。”

    柳侠慌乱地摇头:“不是,肯定是他病又犯了,或者出了什么意外,要不他不会到现在都不回家。”

    程新庭很冷静:“你们有约定的通话时间,昨晚上和今天都不是,柳岸最大的可能,是学习太投入忘了时间或和朋友一起出去玩了,美国有很多夜生活场所,成年人可以自由出入。”

    柳侠还是摇头:“不会,我们柳岸不会去那种地方。”

    程新庭说:“柳侠你冷静点,夜间娱乐场所并不都是你想的那样,很多就是纯粹的娱乐,喝酒、唱歌、跳舞、聊天,柳岸的年龄,和朋友偶尔去玩一次很正常。”

    柳侠依然摇头:“我家柳岸他不会去那些地方,新庭哥你就跟我说,怎么查苏先生家的座机号。”

    程新庭说:“这个我不知道,即便在美国,私人家庭号码也不可能随随便便谁都能查,何况隔着这么远,要不,你再打一次柳岸的电话,也许他正好回来了呢。”

    柳侠楞了一下,马上转过身拿起电话。

    可是,还是没人接。

    柳侠无措地看着程新庭。

    程新庭眯着眼睛想了想:“这样吧,我们再等一个小时,过了十二点还是打不通,我在美国有几个朋友,我试试和他们联系一下,让他们打柳岸的手机。”

    他说着就转身走,准备去自己的房间拿电话记录本。

    “叮铃铃……”

    茶几上的电话骤然响起。

    程新庭扭过头的时候,柳侠已经抓起了电话:“喂。”

    “小叔,是我,将是不是你打电话了?”猫儿的声音传过来,宛若天籁。

    柳侠的眼睛都潮了,却压抑着情绪,用和平时几乎一样的声音说:“孩儿,你去哪儿了?我夜儿半夜就开始给你打电话,将又给你打,一直都没人接,小叔快叫吓死了。”

    “嘿嘿,小叔,对不起哦,我复习哩有点晚,出来哩时候,车不知咋了,开出不到五百米忽然不动了,我试着修了一下不行,就跑步回来了,将到路边听着像家里电话响,我赶紧跑进来接,没赶上。”

    “没事儿孩儿,”柳侠高兴地看了程新庭一眼,对着电话说,“只要你没事,晚一会儿接电话没啥,小叔本来也没啥事,就是想跟你说话咧。”

    程新庭走过来,弯腰对着话筒说:“你小叔快吓疯了,如果不是没护照,估计这会儿都到飞机场了。”

    柳侠伸手把程新庭推一边,对着电话笑:“别听他胡说猫儿,你不接电话,我是有点着急,可也没恁夸张,嘿嘿。”

    程新庭看俩人又开始腻歪,摇摇头,走了。

    猫儿问柳侠半夜打电话什么事,柳侠开始絮絮叨叨给他说毛建勇的广告和制片人。

    电话打了十多分钟,如果不是顾念时间太晚,猫儿需要睡觉,柳侠还舍不得主动挂断电话。

    放下电话,柳侠有点不好意思,也有点惊魂未定,他又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才出去告诉程新庭,柳凌他们今天回来,他晚上请吃烤鸭,让程新庭叫上江帆一起去。

    而美国,萨维小镇西头那栋房子里,身上还穿着厚毛呢外套的柳岸坐在沙发上,也有点劫后余生的惊悸。

    在柳侠去年来美国之前,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每天都是午夜之后才到家,最近,他更是经常忙到凌晨两点左右,然后直接睡在租赁的工作室。

    他把和柳侠约定的通话时间记得很清楚,那个晚上,他一定会赶回家,至少睡七个小时,然后起来再和柳侠通电话。

    他觉得,如果自己睡眠不足,小叔肯定能听出来。

    去年暑假实习回来,他和格林一起申请注册了一个公司,在美国,注册公司的手续相对简单,准入门槛也很低,很多大学生都会尝试自己创业,当然,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无疾而终。

    柳岸不想成为众多失败者中的一个,他和格林全力以赴,要把它做到最好。

    柳侠不肯出国,那么自己肯定要回国,但在回国之前,他一定要给自己积累一些文凭以外的东西,否则,只拿着一张m大的学位证书,回去后还要啃着小叔的肉来丰满自己,这是柳岸绝对不能容忍的。

    可是……

    柳岸看着电话,有些挫败地叹了口气,他现在创业的资本,无论哪一个,其实都还是小叔的血汗钱打的底。

    “你说要叫小叔当吃饱墩儿,其实,你一直在喝小叔哩血。”柳岸看着玻璃窗上自己模糊的影子,默默地说。

    可不会一直这样。

    其实,他已经能够帮小叔缓解一点压力了,只是他觉得那还太少,拿出来,资不抵债,给小叔带来的欢喜,肯定抵不过因此让他.操的心。

    还是踏踏实实地先干着,等真正可以替代小叔支撑起全家人的生活时,再给小叔一个真正的惊喜。

    柳岸站起身,准备收拾一下就去睡。

    他很拼,但他绝对不会透支自己的健康,这是一切幸福的前提,否则,他宁愿守着小叔在柳家岭过一辈子。

    刚脱了外套走到卫生间门口,茶几上的电话又响了。

    柳岸紧跑几步回来:“喂,小叔。”

    “啊哈哈哈哈……”一阵得意的大笑从话筒中传出,马鹏程还是那副欠揍的口气,“柳岸,再喊一次呗,啊哈哈哈……小叔。”

    柳岸收起了脸上温暖的笑意:“马鹏程!”

    马鹏程终于刹住了车:“谁让你成天跑的没影,我昨天到现在,已经给你打了三次电话了,都没人接。”

    柳岸坐下,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现在接了,说吧,什么事。”

    作者有话要说:每次发新章都被秒盗,今天尝试一下晋江官方推出的防dao措施,订阅正版70%的姑娘们阅读不会受影响,其他的可能要晚两天才能看到。

    作者手速和灵感都比较渣,写文不易,请大家体谅。

    *

    每天尽量有,否则,后天一定有。

    过完年后,柳侠和猫儿的具体通话时段,固定在柳侠这边的黄昏时分,也就是下午六点半,猫儿那边早晨起床时候。?乐?文?xs520.com

    因为猫儿那边的学习小组活动大部分在晚上,他回到家一般都在九点半以后,而这个时间,柳侠不管在哪里,都是工作时间,通电话不方便。

    不过偶然也有例外,猫儿那边的周末晚上,两个人可以抱着电话说一个小时。

    猫儿学业紧张,柳侠有工作且工作性质稍微特殊,两个人再彼此牵挂,也要顾忌现实生活,如果约定的通话频率太高,他们的日常活动会受到很大限制,这显然是不合适的。

    柳侠心里为猫儿构筑的理想生活状态,就是自由自在,如果违背了这个原则,哪怕是因为自己而起也不行。

    所以柳侠现在和猫儿约定的通话频率,是三到五天一次,这次通话结束时,把下次的时间定下来。

    上次柳侠和猫儿通话是二号早上,因为美国没有五一长假,而且猫儿即将进入考试季,俩人约定的下次通话时间是猫儿那边的周六上午九点,也就是柳侠这边的周六晚上九点。

    这个时间是柳侠定的,他想让猫儿早上睡到自然醒。

    而今天,是周四。

    柳侠等到十一点半打了一次,因为学校不是每天每晌都会把课程排满,猫儿有时候会提前回家。

    可是今天,没人接。

    十二点半,柳侠又打了一次,还是没人接。

    猫儿今天中午应该没回家。

    柳侠蔫耷耷的回到卧室,把自己在床上摔成了个“大”字,睁着眼躺了好几分钟,才又爬起来脱衣服。

    毛建勇的广告带来的兴奋不知不觉就消散完了,他躺在被窝里,看着窗外朦胧的景色发了半天呆,然后发现,自己忘了拉窗帘。

    可是,不想起来去拉。

    柳侠就这么看着窗外,慢慢把自己磨得睡着了。

    再次醒来,窗外的景色清晰了很多,他打开手机看了一下,四点五十七。

    他果断又闭上眼,继续睡。

    九点半,柳侠起了床,例行的各项晨间活动之后,他来到书房。

    第一次拨通电话,一直到待机的滴滴声自动断掉,都没有人接。

    柳侠心里有点不安,差几分钟就晚上十点了,猫儿正常情况下应该到家了。

    不过随即,他就想到马上要考试了,猫儿在学校复习功课或者和学习小组的同学一起讨论的时间长一些也正常。

    等了十分钟,他再次拨通了电话,还是没人接。

    柳侠有点慌,马上就按了重拨。

    连续三次,都没有人接。

    柳侠的心开始通通乱跳,但他说服自己,肯定是猫儿复习太认真,忘记了时间,等一会儿再打。

    又等了十分钟,柳侠再次按下重拨的时候,呼吸都有点乱。

    可电话依然没人接。

    柳侠怀疑是不是自己拨错了号,他特地一个一个数字念着,又拨打了一次,还是没人接。

    柳侠有天塌地陷的感觉。

    昨天通电话,猫儿没说他近期有外出游玩的计划,今天也不是假期或公休日,这个时间,猫儿没有任何理由不接电话。

    恐怖的念头一个接一个争先恐后地涌入柳侠的脑海,猫儿出了车祸?还是,病复发住院了?会不会是病倒在家里没人发现?还是出了其他什么意外?校园暴力?种族冲突?……

    无边的恐惧攫擢着柳侠的心,相隔万里,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一遍又一遍地拨着电话,期盼着待机音忽然中断,猫儿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他不知道拨了多少遍,可是,都没人接。

    他看看表,已经十一点十分了。

    脑子里忽然亮起一道闪电,他想起了戴大姐,继而想起了苏建华夫妇,他的通讯记录本上有他们的电话。

    他跑回卧室,从包里翻出通讯本,打开……

    他本子上两个戴大姐的电话号码,国内和美国的,都是手机号码,苏建华夫妇也一样。

    柳侠扔了电话本,打开门跑了出去,程新庭正在后院拉着一根水管子浇花,柳侠对着他喊:“程老师,新庭哥,怎么查美国人的座机电话?”

    程新庭没听清楚,回头问:“什么?你再说一遍?”

    柳侠又重复了一遍:“怎么查美国人的座机电话,就是柳岸在美国的监护人的家庭电话号码。”

    程新庭把水管扔进花坛让随便流,小跑着过来,问柳侠:“怎么了?你查那个干什么?”

    “我夜儿黑,就是、就是昨晚上到现在给柳岸打电话都没人接,他肯定出事了。”柳侠急得说话都磕磕巴巴。

    程新庭被柳侠的话给吓住了,他看出柳侠情绪不对,推着柳侠往回走:“你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你凭什么判断的柳岸出事了?”

    柳侠语无伦次的从昨晚上他半夜给猫儿打电话的情况说到今天早上的情况,因为中间夹着他自己的判断,他说的很乱,好在程新庭听懂了。

    程新庭心里很是无奈,但看到柳侠方寸大乱的模样,他又十分感慨。

    他把柳侠摁在沙发上:“柳侠你听我说,柳岸已经十八岁,是个成年人了,他通宵不回家都很正常,何况现在只是晚了一点,你说的那几种情况发生的概率非常非常小,你不要自己吓自己。”

    柳侠慌乱地摇头:“不是,肯定是他病又犯了,或者出了什么意外,要不他不会到现在都不回家。”

    程新庭很冷静:“你们有约定的通话时间,昨晚上和今天都不是,柳岸最大的可能,是学习太投入忘了时间或和朋友一起出去玩了,美国有很多夜生活场所,成年人可以自由出入。”

    柳侠还是摇头:“不会,我们柳岸不会去那种地方。”

    程新庭说:“柳侠你冷静点,夜间娱乐场所并不都是你想的那样,很多就是纯粹的娱乐,喝酒、唱歌、跳舞、聊天,柳岸的年龄,和朋友偶尔去玩一次很正常。”

    柳侠依然摇头:“我家柳岸他不会去那些地方,新庭哥你就跟我说,怎么查苏先生家的座机号。”

    程新庭说:“这个我不知道,即便在美国,私人家庭号码也不可能随随便便谁都能查,何况隔着这么远,要不,你再打一次柳岸的电话,也许他正好回来了呢。”

    柳侠楞了一下,马上转过身拿起电话。

    可是,还是没人接。

    柳侠无措地看着程新庭。

    程新庭眯着眼睛想了想:“这样吧,我们再等一个小时,过了十二点还是打不通,我在美国有几个朋友,我试试和他们联系一下,让他们打柳岸的手机。”

    他说着就转身走,准备去自己的房间拿电话记录本。

    “叮铃铃……”

    茶几上的电话骤然响起。

    程新庭扭过头的时候,柳侠已经抓起了电话:“喂。”

    “小叔,是我,将是不是你打电话了?”猫儿的声音传过来,宛若天籁。

    柳侠的眼睛都潮了,却压抑着情绪,用和平时几乎一样的声音说:“孩儿,你去哪儿了?我夜儿半夜就开始给你打电话,将又给你打,一直都没人接,小叔快叫吓死了。”

    “嘿嘿,小叔,对不起哦,我复习哩有点晚,出来哩时候,车不知咋了,开出不到五百米忽然不动了,我试着修了一下不行,就跑步回来了,将到路边听着像家里电话响,我赶紧跑进来接,没赶上。”

    “没事儿孩儿,”柳侠高兴地看了程新庭一眼,对着电话说,“只要你没事,晚一会儿接电话没啥,小叔本来也没啥事,就是想跟你说话咧。”

    程新庭走过来,弯腰对着话筒说:“你小叔快吓疯了,如果不是没护照,估计这会儿都到飞机场了。”

    柳侠伸手把程新庭推一边,对着电话笑:“别听他胡说猫儿,你不接电话,我是有点着急,可也没恁夸张,嘿嘿。”

    程新庭看俩人又开始腻歪,摇摇头,走了。

    猫儿问柳侠半夜打电话什么事,柳侠开始絮絮叨叨给他说毛建勇的广告和制片人。

    电话打了十多分钟,如果不是顾念时间太晚,猫儿需要睡觉,柳侠还舍不得主动挂断电话。

    放下电话,柳侠有点不好意思,也有点惊魂未定,他又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才出去告诉程新庭,柳凌他们今天回来,他晚上请吃烤鸭,让程新庭叫上江帆一起去。

    而美国,萨维小镇西头那栋房子里,身上还穿着厚毛呢外套的柳岸坐在沙发上,也有点劫后余生的惊悸。

    在柳侠去年来美国之前,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每天都是午夜之后才到家,最近,他更是经常忙到凌晨两点左右,然后直接睡在租赁的工作室。

    他把和柳侠约定的通话时间记得很清楚,那个晚上,他一定会赶回家,至少睡七个小时,然后起来再和柳侠通电话。

    他觉得,如果自己睡眠不足,小叔肯定能听出来。

    去年暑假实习回来,他和格林一起申请注册了一个公司,在美国,注册公司的手续相对简单,准入门槛也很低,很多大学生都会尝试自己创业,当然,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无疾而终。

    柳岸不想成为众多失败者中的一个,他和格林全力以赴,要把它做到最好。

    柳侠不肯出国,那么自己肯定要回国,但在回国之前,他一定要给自己积累一些文凭以外的东西,否则,只拿着一张m大的学位证书,回去后还要啃着小叔的肉来丰满自己,这是柳岸绝对不能容忍的。

    可是……

    柳岸看着电话,有些挫败地叹了口气,他现在创业的资本,无论哪一个,其实都还是小叔的血汗钱打的底。

    “你说要叫小叔当吃饱墩儿,其实,你一直在喝小叔哩血。”柳岸看着玻璃窗上自己模糊的影子,默默地说。

    可不会一直这样。

    其实,他已经能够帮小叔缓解一点压力了,只是他觉得那还太少,拿出来,资不抵债,给小叔带来的欢喜,肯定抵不过因此让他.操的心。

    还是踏踏实实地先干着,等真正可以替代小叔支撑起全家人的生活时,再给小叔一个真正的惊喜。

    柳岸站起身,准备收拾一下就去睡。

    他很拼,但他绝对不会透支自己的健康,这是一切幸福的前提,否则,他宁愿守着小叔在柳家岭过一辈子。

    刚脱了外套走到卫生间门口,茶几上的电话又响了。

    柳岸紧跑几步回来:“喂,小叔。”

    “啊哈哈哈哈……”一阵得意的大笑从话筒中传出,马鹏程还是那副欠揍的口气,“柳岸,再喊一次呗,啊哈哈哈……小叔。”

    柳岸收起了脸上温暖的笑意:“马鹏程!”

    马鹏程终于刹住了车:“谁让你成天跑的没影,我昨天到现在,已经给你打了三次电话了,都没人接。”

    柳岸坐下,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现在接了,说吧,什么事。”

    作者有话要说:每次发新章都被秒盗,今天尝试一下晋江官方推出的防dao措施,订阅正版70%的姑娘们阅读不会受影响,其他的可能要晚两天才能看到。

    作者手速和灵感都比较渣,写文不易,请大家体谅。

    *

    每天尽量有,否则,后天一定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