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423章 柳岸的礼物(三)

第423章 柳岸的礼物(三)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岸好像有一瞬间的困惑不解, 可马上就想起来了:“哦, 你是说那个公司?那是我编出来糊弄人哩呀。”

    柳侠惊愕:“糊弄人哩?”

    柳岸打开后备箱拿东西:“对,我这是对症下药,骆局长很明显对平头百姓没有半点耐心,我就临时编了个可能的未来权贵人物出来, 你看, 他不是马上就不一样了么。”

    柳侠明白柳岸的意思, 眼睛里的疑惑却一点没减少:“你哄我咧吧?连人数、当下哩经营情况、以后咋发展,想都不想就能脱口而出, 那会是临时编出来咧?”

    柳侠居然完全没考虑关于诚信的问题,只是对办公司这件事本身不依不饶, 柳岸差点再次伸出手摸摸柳侠的头, 不过他现在肯定不敢这么干, 于是他只是笑着说:“ 可好编啊,只是给格林他哥哩名儿临时改一下换成个‘我’就妥了。”

    “你哩意思是,那个公司是格林他哥开哩,你挪到自个儿身上了?”柳侠心里绷了两个多小时的弦松了。

    “嗯, 我和张力跟格林去他哥哩公司耍过一回,我还跟几个程序员交流过,当时他们正好新开发的一个软件遇到问题,我还当一下临时分析员, 帮他们找出了俩错误代码。”反正柳侠对计算机一窍不通,柳岸可以随便蒙。

    “哦,吓死我了, 我还以为你真偷偷弄了个公司咧,猫儿……”

    “小叔,猫儿,您俩回来了?”柳葳兴奋的吆喝声从院子里传出,打断了柳侠的话,跟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柳葳和柳凌一起跑了出来。

    “啊哈——孩儿,”柳葳跳下台阶,站了柳岸跟前浑身上下打量,“孩儿你咋一下长这么高咧?”

    “再高,也还是没你高啊哥。”猫儿笑着说,又对着柳凌喊了声:“五叔。”

    柳凌看着猫儿笑:“真长大了,如愿以偿了吧孩儿?”

    柳岸开心地笑。

    “我是大哥,必须比您都高啊。”柳葳很嘚瑟地说,然后上前一步伸出双臂,“来猫儿,看大哥还能抱动你不能。”

    他说着,就把柳岸抱的双脚离了地。

    柳岸也不挣扎,笑着把两个胳膊平伸出去,不让手里的包碰到柳葳:“哥你慢点,别叫给油弄你身上。”

    包里是刚才在一家著名的百年老店里买的酱猪蹄、鸭脖、凤爪和其他卤味,大部分是真空包装,也一些有新鲜的,两个人打算明天回荣泽时带走。

    柳葳抱着柳岸颠了两下:“孩儿,你跟咱小叔一样,个儿正好,就是太瘦了。”

    柳岸看了看柳侠:“我回来一星期,争取给小叔喂胖五斤。”

    柳侠扒在柳凌的肩膀上,欣慰地看着他:“中,我等着你喂。”

    回到家,柳侠和柳岸简单洗了手脸,叔侄四人来到客厅。

    猫儿把两个大旅行包拉到中间:“我回来哩老匆忙,提前没准备礼物,就搁机场附近随便买了点平常用得上哩。”

    柳葳过来帮忙,一下抱出来一大摞衣裳,是各种颜色的圆领短袖T恤,一看商标,一水的耐克。

    柳岸说:“这是大伯您几个哩,小雲他们哩搁那个箱子里咧,给胖虫儿拿出来两件,其他明儿带走。”

    他又抱出一摞,全是外套,有春秋季的还有冬季的,还是耐克。

    柳葳又抱出一摞裤子。

    柳凌说:“猫儿,买这两包衣裳哩钱,差不多抵得上运费了吧?”

    柳岸说:“差不多,不过还是比搁国内买便宜点。”

    他不好意思说,他当时只想给自己找点事做,来消磨自己近乎魔障的情绪,结果恍恍惚惚的,不知跟人家售货员怎么说的,人家把新款春装一样两套抱到他跟前一大堆。

    他当时也没脑子想还有什么样的礼物适合买,就迷迷糊糊把尺寸不对和几件特别看不中的颜色给挑出去,其他的就给打包了。

    包还是在旁边店里临时买的,他从家里出来时只带了一个不大的旅行包。

    买完了衣服还有一个多小时空闲时间,他又逼着自己继续转悠,才买了诸如电暖护膝和钢笔一类的小东西。

    柳葳挑出一件白色胸前带浅蓝色抽象图案的体恤,和配套的外套、裤子一起穿上,然后支棱着胳膊转圈:“啧,感觉自己帅得地球语言都没法形容了咋弄?”

    柳侠说:“弄个液化气罐点个火,去月亮上帅。”

    柳凌笑:“再搁月宫拐个仙女回来当媳妇儿。”

    柳葳脱了上衣外套:“这个可以考虑。”

    然后他忽然看向柳岸,“不对呀,我是大哥,我穿运动服,咋看都是学生样,猫儿你却是一副白领精英样,咱俩这是不是有点弄反了?”

    柳岸把一个长方形盒子递给柳凌:“没有,你年龄大,而我内在成熟。”

    柳葳扑到柳岸身边,搂着他的肩膀揉搓:“啊哈哈哈你个臭猫儿,咱小叔从小给你当心肝儿宝贝儿小猫娃养,啥都舍不得叫你干,你居然敢说你比我成熟?”

    柳岸翘起二郎腿:“事实如此。”

    他身体劲瘦修长,穿上深色长裤和白色衬衫本就显得成熟些,再加上他此刻刻意展现出的沉稳冷静,整个人又还原成了刚才在酒席上那种职场精英的感觉。

    柳凌拿着做工精致的瑞士军刀,看看柳岸,又看看柳侠:“小葳你跟猫儿没反,您小叔跟猫儿快反了。”

    柳侠在抓着另一个行李包翻,想给胖虫儿挑几件衣裳提前拿出来,他和猫儿的计划是明天一早就出发,听到柳凌的话他抬起头:“五哥你啥意思?”

    柳岸说:“俺五叔哩意思就是,我长大了,你马上就能安心当吃饱墩儿了。”

    柳侠一下乐得合不拢嘴:“其实,我早就开始享猫儿哩福了呀,他搁家哩时候,就给我当管家婆兼会计,我啥心都不用操。”

    柳葳看看笑得一脸灿烂一脸孩儿气的小叔,又看看稳重……机智的猫儿,起身过去坐在了柳侠身边,拉过行李包:“小叔,这个我弄,你去挑几件待见哩留下来穿。”

    猫儿哄小叔哄得真顺手,小叔还咋都信,可真是快反过来了。

    不过柳葳心里特别高兴,小叔这些年真的太辛苦,别人又替不了他,幸亏猫儿长大了,知心疼小叔,还那么能干。

    柳侠起身,去坐在猫儿身边,乐呵呵地逮着他的脸、耳朵摸摸捏捏:“长大了,真快,还是个大帅哥儿。”

    柳岸把脸侧过来些,让他捏着更方便顺手。

    柳凌看得直想摇头,不过他心里和柳葳一样为柳侠高兴,他比柳葳更清楚柳侠在猫儿身上所付出的,现在的猫儿,连他都感到骄傲,而这样的猫儿对柳侠的感情一直没变。

    柳凌问道:“猫儿,咋这么突然就回来了咧孩儿?”

    这个问题其实电话里柳侠已经说了,不过,见到本人,大家还都是习惯亲自确认一下。

    柳岸说:“突然特别特别想家,想您,想俺小叔,就回来了。”

    柳凌问:“能搁家停几天?”

    柳岸说:“看情况吧,我十九号有一场考试,不过我请过假了,如果赶不上,可以补考。”

    其实是上飞机前才给张力打了个电话,请他帮忙请假,还只让说他家里有了急事,必须回国,并没有说返校的时间,不过这个柳岸肯定不会说。

    “那你就能搁家最多十天孩儿?”柳葳以为这么远回来,怎么也得一两个月呢。

    “我看看再说。”柳岸没把话说死。

    这两天他想了无数遍,如果小叔真的准备结婚他怎么办,却始终没有想出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他知道只要自己表现出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意思,柳侠十有**就会放弃结婚。

    可是,他又想到,如果他看到的是一个真正优秀又真心喜欢柳侠的女孩子,而柳侠也对女孩子产生了婚姻的渴望,他还能那么做吗?

    如果真像马鹏程说的柳侠连结婚的房子都买好了,那肯定是全家人都知道了,当他回家,看着全家人都在高高兴兴为柳侠准备婚事,他还能说出不想让柳侠结婚的话吗?

    因为无法确定柳侠和家里人的状况,所以他无法确定自己下一步的行动。

    从确认自己的病有希望治愈开始,他对未来的所有计划都是以自己和柳侠一起生活一辈子为前提的,他从来没有规划过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未来,到今天为止依然是。

    他前两天不可能想何时返回美国的事,见到柳侠后,他又完全顾不上想,所以只能这么回答柳葳。

    不过,柳葳问话的这一刻,柳岸确定自己得回去,而且还要尽快,他的学业和事业都要继续,那是把柳侠从目前繁重的工作中解脱出来的唯一途径。

    柳侠知道他的课程安排,对他只能回来几天没有太大怨言,但也有点闷闷不乐了。

    柳岸笑着揽着柳侠的肩:“别不高兴小叔,再有两年我就回来了,回来就不走了。”

    柳侠:“嗯。”可还是高兴不起来。

    他忽然想起刚才被柳葳打断的话题,赶紧说:“我跟你说哦猫儿,你现在哩任务就是上学,不准跟美国那些孩儿们样办啥公司,咱家现在有钱,用不着你操心,听见没?”

    柳岸点头:“听见了。”

    柳凌问:“幺儿你为啥这样说?”

    柳侠就把宴请骆局长时候柳岸编故事骗人的事学了一遍。

    柳凌听完后也说:“猫儿,你身体刚好,不能过于劳累,您小叔说哩对,你只要好好上学就中,别哩啥都不用管。”

    柳葳看看柳岸乖巧答应的样子,又看看柳侠因为他的回答欣慰的模样,对着柳岸做了个吹口哨的动作。

    柳岸对他投来一个威胁中又带着恳求的眼神。

    柳葳干咳了一声,一脸无辜地把几件适合胖虫儿的衣裳拿出来:“十一点多了,五叔,明儿还得开车咧,叫俺小叔跟猫儿早点睡吧?”

    柳凌站了起来:“中,幺儿,猫儿,您俩去睡,小葳俺俩给东西收拾一下,明儿清早不耽误时间,放车上您就能走。”

    柳侠知道柳凌指的是奔驰现在后备箱的东西腾出来,明天他和猫儿开奔驰走。

    他今天特意换了捷达开着去见骆局长,因为他一个小包工头的身份,开太好的车可能引起对方心理上的逆反,恨不得看着他倒霉,别说给他介绍工程让他赚钱了。

    但他也不能骑个自行车去,太寒碜意味着实力不济,对方可能不敢给他介绍大的、有难度的工程。

    两个人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柳侠早上才冲了个澡,今天又没去工地,要搁平日他这会儿就不再洗了,可他现在有点迷信,觉得骆局长这个人不带喜,和这样的人近距离接触后洗洗更安心。

    而且,猫儿天上地下的奔波了上万里,肯定洗个澡再休息会比较舒服。

    于是,两个人一起洗澡。

    柳岸脱了衣服开花洒。

    柳侠在旁边瞄了一眼小柳岸:“嘿嘿,真长大了。”

    柳岸装作专心调节水温,把身体的正面对着墙。

    柳侠把两个人的牙膏都挤好了,自己先开始刷牙,刷着跟柳岸说着话:“一会儿小叔给你搓脊梁,搓透了,睡着才美。你不知,你不搁家,没人给我搓脊梁,我回回洗澡都觉得没洗透,洗了脊梁还痒,可不美。”

    柳岸站在花洒下冲着头:“你没喊喊叫俺五叔或者小葳哥给你搓?”

    柳侠迷糊了一下下:“昂?那,不得劲吧?”

    柳岸问:“为啥?”

    柳侠想了想:“都这么大了,又不是小时候,这样……”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反正,反正就是不得劲。”

    柳岸说:“我现在也长大了啊。”

    柳侠看着他:“嗯,那咋着?”

    柳岸微微一笑:“没事,一会儿好好给你搓搓,搓透。”

    柳侠这会儿才好像反应过来他那句话的意思:“哎,就是唦,你也长大了,为啥我跟你搁一堆洗澡不别扭咧?”

    他又想了一下:“回咱家,跟您大伯、三叔、四叔、五叔他们搁凤戏河里洗澡哩时候也不别扭,就是要搁这屋洗就有点不美。”

    柳岸说:“那以后搁这屋,就咱俩一起洗。”

    柳侠点点头,咕噜咕噜开始漱口。

    柳岸看他漱好了,伸手把他嘴一圈的牙膏沫给抹掉:“过来冲着,要不冷。”

    柳侠乐呵呵地仰起脸冲头发,柳岸等头发湿透,给他抹上洗发液。

    柳岸趁他闭着眼睛搓头发的工夫,快速拿搓澡巾把身体前面部分搓了一遍。

    柳侠冲干净了头发,睁开眼:“孩儿,来,我先给你搓脊梁。”

    柳岸迅速转身,双手扶墙背对着柳侠:“我天天洗澡,不腌臜,稍微搓搓就中了。”

    柳侠却摩拳擦掌,摆开了大干一场的架势:“搓透睡着舒服,你平常搁那儿洗澡有人给你搓背?”

    柳岸说:“没,我都是冲冲就算了。”

    柳侠说:“那可不中,搓澡还保健咧,促进血液流通,对身体好。”

    柳岸不再接话,安静地配合着柳侠,让他搓。

    柳侠从小给猫儿洗澡,练就了一手搓背的工夫,搓起来真的很舒服。

    但他把后背一搓完,柳岸马上直起了身,干脆利落地从他手里接过搓澡巾:“前头我将搓了了,来,我给你搓。”

    前面确实自己能够得着搓,柳侠就没争。

    柳岸看着柳侠展现在自己眼前的身体,深深吸了一口气,套上澡巾开始搓。

    搓到左边肩胛骨下,柳侠舒服得直叫:“就这儿就这儿,自己左够不着,可不美。哎呀,嗯,真舒服。”

    柳岸深吸气:“小叔小点声,叫俺五叔跟小葳哥听见,跟咋了样。”

    柳侠问:“啥咋了样?”

    柳岸说:“你喊这么响,他俩肯定该说你变娇气了,搓个背也喊。”

    柳侠嘿嘿笑:“就是可美嘛。”

    柳岸认认真真把柳侠的背搓了一遍,又半强迫地让他先冲干净先回卧室,然后才自己慢慢冲洗刷牙。

    柳侠怕头发不干,躺床上把枕头弄湿,可天气热了,他又不想吹风,就在卧室收拾明天需要带的换洗衣裤。

    柳岸回来的匆忙,带的衣裳不多,还有一半是比较厚的春装,京都和中原现在都穿不了;荣泽和望宁土气都大,天热的时候衣服得勤换洗。

    柳侠想了想,猫儿现在和他高矮胖瘦基本一样,干脆就先跟他合着穿吧。

    还有几件他和柳凌的旧衣裳,以及郭丽萍已经洗净叠好的、队里几个人的旧衣裳,上次回家时打算带回去的,临走却给忘了,这次一定得记着带回去。

    柳家岭附近几个村子多的是穿不上囫囵衣裳的家庭,随便给谁家都抢着要,这几年柳凌他们的旧衣服都是这样处理的。

    去年割麦时候他们带回去的两大包,原本是要给三太爷那边几个远房本家的,结果柳福来看见了,红着脸吭吭哧哧地说想要两件,孙嫦娥就让他随便挑,结果他一下拿走了小一半,柳侠后来回去,还在柳森和柳垚身上看到了几件T恤。

    而这件事因为牛三妮儿和她娘家两个嫂子的大嘴巴,被柳长青本家几个人知道后,还对柳长青和孙嫦娥很不满,说他们分不清远近亲疏,柳福来和他们家住的虽然近,却跟他们这一支早就出了五服了,那么好的东西,怎么能给他?

    不过孙嫦娥也没忍气吞声地挨抱怨,她对给她捎话的人说,我拿俺自个儿家哩东西送人,轮得着别人说三道四?

    柳侠他们知道后,都觉得孙嫦娥做的好,不能再惯着本家那几个叔叔大爷了,本来就拎不清,再惯下去还不得上天。

    柳侠把东西全部拾掇好,又把衣柜彻底检查了一遍,确保想淘汰的都已经拣出来了。

    不算他和猫儿自己要穿的,一共收拾出了四个大袋子,万建业他们这次给的大多是冬装,比较占地方。

    柳侠把东西都放在书房门口,省得明天早上匆匆忙忙地再给忘了。

    他看看表,已经过去二十三分钟了,卫生间的水流声不断,猫儿居然还在洗。

    柳侠呼撸着自己的头发走过去:“猫儿,咋还没洗了咧?”

    “马上好小叔,不知咋回事,头有点痒,我就又洗了一遍。”柳岸在里边回答。

    柳侠走到门口,雾气缭绕中,看到猫儿背对着他,果然正在冲头发。

    “快点哦孩儿,你两天都没咋睡了,今儿得多睡会儿。”

    又过了五分钟,柳岸终于出来了,还已经穿好了裤头,身上也擦干了。

    柳侠象征性地往边上挪了一下,把被子撩开,拍拍身边:“快过来。”

    柳岸走到床边,把浴巾扔到梳妆台前的椅子背上,关了房顶大灯,翻身上.床。

    屋里只余下一台散发着温馨橙色的台灯。

    柳侠习惯性的伸出左臂,柳岸今天却没有侧身枕上去,而是倾身,把上身整个覆盖在了柳侠身上。

    额头抵着额头,鼻梁贴着鼻梁,静静地感受着彼此的气息,良久,柳岸轻轻道:“小叔,你不知我有多想你。”

    柳侠轻声回应:“我知呀,小叔也是那样想你哩。”

    柳岸沉默片刻,才又说:“你不知,你肯定没那么那么想我。”

    柳侠轻轻晃了晃头,让他们的肌肤有更多的亲昵,让猫儿感觉到他的喜爱和想念:“你说不知就算不知吧,反正我自个儿心里知,我有多想你。”

    柳岸慢慢抬起头,只离着那么近的距离,看着柳侠的眼睛。

    柳侠被这种安静的注视弄得有点不自在,他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干脆扬起下脸蹭了蹭柳岸的下巴:“看啥咧?”

    柳岸不说话又继续看了一会儿,才开口:“想看明白,为啥会这么待见你。”

    喜悦的花开了柳侠满心满肺,他得意地咬了一口猫儿的下巴,感觉到他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更高兴了:

    “这事根本就看不明白,小叔也想过为啥这么待见你,咋想都想不出来,就是待见,哪儿都待见,头发、脸蛋儿、鼻子、眼,还有你气人时候那个样儿都待见。”

    柳岸骤然抱紧了他,把脸埋在了他颈间:“小叔,不敢再说了,再说我就给你吃肚子里了。”

    柳侠侧过头咬住了猫儿的耳垂:“嘿嘿,那你吃啊!”

    柳岸抑制着胸中澎湃欲出的**,腾出左臂固定住了柳侠的头:“小叔,明儿还得开车咧,咱睡吧。”

    柳侠再次赢了说想吃他的猫儿,心里特别嘚瑟,又咬了一下耳朵,才嘿嘿笑着放开。

    没想到,柳岸却一扭头,张嘴咬住了他的耳垂。

    一阵酥麻顺着脊梁骨瞬间蹿遍全身,连脚趾头都是痒的,小柳侠更是一个激灵就抖擞了起来。

    柳侠“啊”的一声蜷起了双腿:“臭猫,不敢咬啊,小叔,小叔……小叔快不中了呀。”

    柳岸放开了柳侠的耳朵,扭头看了看他支起来的腿,低下头,使劲蹭着柳侠的鼻子嘴巴:“咋着就不中了?”

    柳侠觉得下面的小柳侠更精神了,站姿笔挺简直像实心的不锈钢旗杆,他十分不舍地推开猫儿的头,翻身下床往卫生间跑:“小叔是快三十哩老处男呐,成天憋着,不知咋就不中了。”

    柳岸对着卫生间重新亮起的灯看了一会儿,扭头,把脸埋在了柳侠刚刚枕过的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bug。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