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487章 劳改犯云健

第487章 劳改犯云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房间里静悄悄的, 连胖虫儿都小心翼翼地不发出声音。

    他心目里的小侠叔是全世界第一的好脾气,永远都是高高兴兴的, 在他跟前永远不用担心自己会犯错,错了他也是乐呵呵地帮你改, 根本不会凶人。

    可今天……,他偷眼看了看云健。

    云健正蔫耷耷地坐在沙发上, 右侧脸颊捂着个大毛巾, 那是刚才服务生特地送来的, 毛巾里包着一瓶冰。

    柳侠刚才那一脚挺狠的,一会儿工夫, 他的右半边脸已经肿了起来。

    胖虫儿悄悄打了个冷颤, 收回目光, 继续靠在冬燕怀里装鹌鹑。

    怀琛、冬燕、楚凤河、马鹏程、楚昊、黑云清和佩环默契地保持安静, 只敢用眼神交流。

    毛建勇和黒德清还是一左一右坐在云健身边, 一会儿叹一口气, 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柳侠坐在离云健最远的沙发头儿上, 脸比锅底还黑,看都不看他,只是一个劲儿喘粗气。

    柳葳坐在柳侠身边,搂着他的肩膀轻轻拍。

    气氛实在太压抑了,怀琛做为这里年龄最大的, 觉得自己有义务解救大家,他清了清嗓子,谨慎地开口:“那个, 云健,你吃没吃东西,要不要去给你买碗面或者……”

    “美得他,”柳侠忽地转过身,瞪着云健,“他不是艺术家么,他不都是吃理想吃梦想吃□□的么,吃什么面?吃面多辱没他们啊。”

    云健本来都坐直了点想回答怀琛的,这下又缩了下去。

    柳侠抚着柳侠的背给他顺气:“小叔,不生气了哦,你打也打了他了,骂也骂了他了,要生气也是他生气,是不是?”

    柳侠还是喘。

    冬燕小心地问:“那个,云健,你吃那个,有没有什么解药?我是说,以前的蒙汗药,不是用凉水一浇就能过来吗?你这个……”

    柳侠咬牙切齿地说:“有也不给他解,药死他活该”

    柳葳拍拍拍:“小叔不气了不气了,你要是气出毛病,该吓住咱猫儿了。”

    “昂?。”柳侠一下就不怄了,他直着眼睛想了片刻,忽然转向云健,“小葳不说我都忘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们柳岸现在还一直在托人打听你这个王八蛋的下落了呢。”

    云健小声说:“九*年国庆节。”

    毛建勇推了云健一把:“你成啊,好兄弟那么多年,你回来三年多了都不搭理我们一声,倒跟一群人渣称兄道弟打成了一片,还特么鬼混吸.毒,你可真出息啊你。”

    云健小声嘟囔着说:“那几个人也都是喜欢艺术但一直得不到机会,再说了,摇.头.丸其实不算毒.品……”

    “你放屁。”柳侠再次爆炸,如果不是柳葳抱着他,他的巴掌就又抽云健脑袋上了。

    即便这样云健也没躲过去,毛建勇的巴掌抽上去了,而且刚才那三个字,其实是小合唱,毛建勇和黒德清也同时骂了出来。

    毛建勇气得站了起来,他矮,坐着不管是打人还是骂人都没气势:“云健你要真心作死现在就回去找那些人去,要不就特么闭嘴,这里还有小孩子,你别害了他们。”

    黒德清说:“对,你要是这么想,现在就回去吧,我替你拦着七儿。”

    云健垂着头不吭声了。

    胖虫儿小声说:“我不会,我知道摇.头.丸是坏东西,只有……打锅皮才会去吃。”他最后一句说的是中原话,因为这句话的出处是暑假时柳凌教育小萱的。

    柳葳也火了,他放开柳侠过去站在了云健跟前:“云健叔,你跟我们说实话,你是单纯自己吃?还是你组织别人一起吃?还有,你吃了多久了?”

    云健认为摇头.丸不是毒.品这种态度太可怕,远胜过他吃摇头.丸这件事本身。

    云健一下抬起了头,连冰块都不敷了:“我怎么可能组织别人吃?我他妈快恶心死这玩意儿了,可大家在一起,别人都吃……”

    柳侠又吼了他一句:“别人都吃你就吃?别人□□你也跟着吃啊?”

    云健吓得一哆嗦,又垂下了头。

    黒德清一掀他的下巴,又把他的脸给抬了起来:“好好回答问题,你到底吃多长时间了?”

    云健想了想:“没几次,好像是……第四次,或者,第五次。”

    众人集体嘘出一口气,还好,还有救。

    毛建勇问道:“云健,你是从美国回来的,不会不知道这类东西的危害,你为什么还要吃?”

    云健稍微有了点底气:“我们这个群儿吃这个没多长时间,我开始也没跟他们一起吃,是老舵,大概十天前,他说最近有个机会,但人家只要五个人,可群里九个人都想上,其他那些个人都是唯老舵的马头是瞻,吸烟喝酒□□吃药,老舵喜欢什么他们就干什么,我一直都是只喝酒,老舵就拿话刺我,意思是我假清高,跟他们不是一伙……,我不想失去机会,就……”

    “不是,你说是那个机会是什么?”毛建勇问,“能让你们赚多少钱?怎么会让你们争成那个样?”

    “在电影里当群演,老舵说着这次镜头比较多。”云健嗫嚅着说,大家都能感觉到,这句话让他很羞耻。

    黒德清问了一句:“你多长时间回一次家?你爸妈知道你跟这些人在一起吗?”

    云健的头差点低到大腿上:“端午节那天回家跟我爸吵了一架,吵的有点凶,我有点生气,就一直……”

    黒德清一下差点挪动另一边的楚凤河身上,瞪着云健的样子活像白日见鬼:“你是说,就在一个京都,你特么半年没回去看你爸你妈?”

    云健扎着脑袋不说话。

    黒德清正要发作,门被推开了,柳凌走了进来。

    黒德清气得对着后面的墙吹气。

    柳侠有点心虚地垂下眼睛。

    他刚才又打又骂闹出那么大动静,估计歌厅老板待会儿得找他们这包间算账,到时候,肯定是五哥去应付——从小到大他惹祸的时候,只要家里有一个比他大的在,就没他什么事——他的事都在回家以后。

    柳凌却一点没有生气的意思,反而过来摸了摸柳侠的头,有一点无奈,但更多的是安抚。

    柳侠抬起头看他。

    柳凌又摸了他脑袋一把,微笑着说:“好了,没事了,都过去了。”

    然后,柳凌走到云健跟前,几乎没有表情地喊了一声:“云健。”

    “柳凌哥。”云健局促地答应道。他在柳凌进屋的时候已经站了起来,出国的前一天,他在曾家和柳凌见过一面,而柳凌不是个能被轻易忘记的人。

    “现在感觉怎么样?”柳凌问。

    “差不多快过去了。”云健说。

    “坐下吧,桌子上的茶水,能喝下去多少就喝多少。”

    云健坐下,毛建勇和黒德清同时伸手给他倒水,已经吃进胃里的东西,除了加速代谢尽快排出体外,没有其他办法。

    柳凌刚才已经问过了,云健只吃过几次,剂量也都不大,没必要洗胃,要不然,他倒更想把他弄进医院遭点罪。

    幺儿好好的生日聚会遇到这种事,柳凌心里非常不舒服。

    云健现在张嘴就被训,不敢再说话,老老实实一杯接一杯地喝茶。

    怀琛和冬燕叫过柳凌,三个人商量,歌肯定唱不下去了,云健的事情也不适合在这么多人的场合议论解决,干脆散了吧。

    柳凌过去问柳侠,柳侠巴不得赶紧散呢,他这会儿气得心口疼,其他人在,又不能继续对云健发脾气,散了,找个人少的地方,他就能接着修理云健,把心里的恶气发泄出来了。

    包间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他们就出来了。

    到一楼服务台,黒德清和柳葳扶着云健跟其他人一起先出去,柳侠非要和柳凌、毛建勇一起去结账。

    他想好了,如果老板责难,他就把歌厅损失的钱主动赔出来,云健他们吃药是自己作死,他打老舵骂云健也没错,但把人家歌厅弄得血淋淋的,害人家歌厅损失一半收益也是事实。

    没想到,那面相跟流氓恶霸似的老板不但没发难,还倒了杯酒给柳侠,感谢他:“兄弟,如果不是你,我就不知道有人在我地盘上吸.毒,等哪天让警察知道了,哥哥我的事儿就大了,所以,谢谢啊。”

    柳凌微笑着把酒杯推了回去:“谢谢!不过我们家人都对酒精过敏。”

    老板恍然大悟:“这样啊,怪不得我们免费送的酒你们都不要,给换成了糖呢。”

    事情顺利解决,柳侠的心情好了点,回家的路上没再怼云健。

    因为不是节假日,明天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跟着一起回到柳家的,除了云健这个当事人,只有毛建勇和黒德清。

    中午的炸酱还有小半盆,柳侠虽然看见云健就想大耳光抽,柳葳去给云健下面的时候他也没拦着,实在是云健看着太憔悴了,让柳侠怀疑他是不是刚才说了谎,他已经成了真正的瘾君子。

    柳侠怀疑就问了出来,如果是那样,他和云健的感情再深厚,也不能把他留在家里,那玩意一旦染上,根本戒不了,他不能拿家人冒险。

    云健头摇的活像又吃了摇.头.丸,一叠连声地辩白:“绝对没有绝对没有,摇.头丸都是被老舵逼的没办法才吃的,如果是那个,我就是混成乞丐也不会沾。”

    柳侠不信:“那你为什么瘦得跟病痨儿似的?”

    云健说:“在美国最后一年,我一直失眠,然后体重下降,回国后稍微好了点,后来,后来,为了上镜需要,我就控制体重。”

    毛建勇翻着白眼冷笑:“你的意思,最上镜的其实是饿死鬼?”

    云健已经被几个人挤兑得一点脾气都不敢有了,小声说:“都说瘦了上镜才好看。”

    黒德清“嘁”了一声站起来,坐到最远的沙发上拿白眼珠一眼一眼地瞟云健:“个神经病,还特么大学生呢,什么智商。”

    云健搓了一把脸,摇头:“我有时候上一个人躺着,也觉得自己魔障了,把自己过的人不人鬼不鬼,可一见到那些人,就忘记了一切,又开始陷进那个怪圈,怎么都跳不出来。”

    柳葳端着面进来,递给云健。

    云健接过碗开始狼吞虎咽,几个人不再说话,看着云健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吃完了一大海碗的面。

    看云健像活过来了,毛建勇先开口:“说吧,你以后什么打算?如果打算继续混你那所谓的艺术圈子,那就不用说了。”

    云健迷茫地看着几个人:“我,我不知道,我现在除了跳舞,什么都不会。”

    柳侠又火了:“什么叫什么都不会?你测绘大学的毕业证是擦屁股纸吗?你在美国呆三年连那里的话都没学会吗?人家在英语培训班当老师一个月好几千,再翻译点稿子什么的松松又是几千,你就惦记着跳舞,除了跳舞,其他方式挣的钱都不是钱啊?”

    “啊?!”云健张着嘴,跟傻了一样,“还,还能这样……挣钱啊?”

    “要不你以为呢?”黒德清说,“除了跳舞,世界上就没其他了吗?”

    “咱们的毕业证是金字招牌,这个不能丢。”毛建勇掷地有声地说,老板派头足足的,“我给你一年生活费,你什么都不用干,先把专业知识捡起来,然后找单位应聘。”

    “那怎么能成?”云健这次反驳得很大声,他再没用,也三十多了,让同学养着算什么啊,“你雇我去给你的公司当清洁工都行,白给钱我绝对不要。”

    “放弃你的艺术你都嫌丢脸,清洁工你能干吗?”毛建勇反问道。

    云健闭上嘴不吭了。

    柳侠拍了一下手:“毛建勇你别说那不可能的,他有手有脚,你凭什么白给他钱?他自暴自弃自甘堕落有理了?”

    毛建勇说:“那你说怎么办?真让他去培训班当老师?”

    黒德清说:“不去别人的培训班,他自己申请开办一个,咱们给他凑钱先办起来,他赚了钱连本带息地还。”

    柳侠说:“这个可以。”

    毛建勇对着云健:“英语培训班,行不行,说。”

    云健彻底懵了:“我,我不知道,你们觉得,我,我能行吗?”

    旁听的柳葳也有点懵圈,终身职业这么大的事,小叔他们三句话就给决定了?可,可为什么听着还很有道理?

    他满眼星星地看着柳侠:“小叔,你们真就这么决定了?是不是有点……草率?”

    柳侠的脸有点拉长,语气也有点怄:“什么草率?这是我给咱们猫儿计划的职业,我调查了好几年市场才决定的。”

    柳葳更懵了:“咱猫儿计算机学得那么好,他还有……咳咳,他回来后随随便便就能进个好单位,你怎么会给他来这么个职业规划?”

    “我这个计划是以防万一的”柳侠很认真地解释道,“,计算机那东西太费脑子了,万一猫儿哪天不想干了呢?方峥他们毕业后分配得也都不太理想,所以我……”

    毛建勇听得抓狂:“柳侠,你怎么不把柳岸塞你肚子里当胎儿呢?他明明心黑手快什么钱都能挣,你非得把他当成个连奶都不会喝的小婴儿,你老妈子啊?”

    柳侠鄙夷地瞥了毛建勇一眼:“你连个孩子都没有,懂什么?”

    黒德清在那边幽幽地说:“我有孩子也看不懂你的脑回路。”

    柳侠一摆手:“切,不跟你们说,现在咱们接着说云健的事。”

    毛建勇说:“还说什么?不是已经决定了吗?”

    柳侠说:“我已经找人咨询过了,培训机构的证需要到教育局申请,非常难办,现在离过年还有两个月,春节前他的培训资格肯定办不下来了,那这两个月他怎么办?绝对不能让他回去再跟那些人接触。”

    云健期期艾艾地说:“我一些东西还在我们一起租的……”

    “不可能。”柳侠厉声打断他,“你跟那些人鬼混跟xi毒差不多,一旦回去肯定又掉进你刚才说的那个怪圈,没准儿我们就又找不到你了,你现在就是老老实实服从安排,戒掉那些垃圾朋友,那些东西不要就不要。”

    云健被吓得又不敢说话了。

    柳葳叹了口气,问道:“有特别重要的吗?比如毕业证、身份证、存.折之类的。”

    云健摇摇头,脸色赧然:“没有,就是吉他、衣服和被褥什么的。”其实有一张银.行卡,不过里面只有二百块钱,说出来还不够丢人。

    毛建勇又拿出了老板气派:“那就不要了,七儿说的对,戒过往的生活史跟戒.毒是一样的,只要接触,就容易复发,等你彻底戒除了,我送你一把吉他。”

    然后,话题又回到这两个月云健的基本生活。

    柳侠说:“我觉得他现在除了需要戒掉坏朋友,还要戒掉他爱矫情的臭毛病,而戒掉这个毛病的最好办法就是劳动,只有劳动才能改造思想、端正观念。

    所以我想让他跟我去工地,他得看看平常人是怎么生活的,就知道他原来所谓的艺术圈什么都不是,可我最多只能在京都再停三星期,然后我得去双山要账,年前也得去一趟中南省的工地,把工资和季度奖、年终奖和年终福利给那边的人发了。”

    毛建勇说:“你走了他跟我过去,给我和我爸当几天助理,他不是说咱们都是百万富翁亿万富翁,是成功者么,让他看看成功者是怎么成功的。”

    他说着,狠狠剜了云健一眼:“我爸刚六十,头发全白了?每天工作至少十二个小时,我们家开始做盗版磁带的时候,他和我妈经常干通宵。”

    云健轻轻说:“其实,我心里都知道,我就是跳不出那个圈。”

    柳侠说:“那就这么说定了,云健先跟着我,再跟毛建勇,春节时候回家。”

    然后他又单独对云健说:“明天早上六点二十起床,七点准时出发,八点半必须开始作业,现在,你去洗洗,准备睡吧。”

    云健心虚气短地说:“六点……二十?是不是有点太……”

    “劳改犯没资格说话。”柳侠和毛建勇异口同声说道。

    云健吧咂了一嘴,小声说:“知道了。”

    黒德清靠在沙发背上,没有声音,笑得浑身乱颤。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继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