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14章 受伤

第14章 受伤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因为只知道县高中开学比一般学校早,但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天,进八月的第二天一大早,柳海、柳钰陪了柳凌去望宁高中问情况,他们和县高中有点联系,知道的比较清楚。

    柳长青打石头,柳长春编席子,孙嫦娥纳鞋底带做饭,柳魁和秀梅去锄地,柳侠带着三个侄子在凤戏河边凉快玩耍。

    猫儿的奶已经喝完了,柳侠该去挤黄昏这次的牛奶了,他得等着柳凌他们回来帮他看着猫儿,天气太热,到饲养室得走好几道坡,柳侠自己跑去就得二十来分钟,如果抱着猫儿,至少得走半个多小时。

    可眼看太阳就落山了,还不见三个人的影子,猫儿七点就得吃黄昏的这一顿,到快九点再吃一次就该睡了,两次的时间不能隔太短。

    柳侠就抱了猫儿,领着柳葳、柳蕤上院子里,把猫儿给孙嫦娥看着。

    猫儿眼眼巴巴的看着柳侠,不想让奶奶抱,但也没哭。

    柳侠捏捏他的脸蛋儿:“等着小叔,小叔是神行太保飞毛腿,一会儿从水泊梁山到延安府就是一个来回。”

    柳长青闲来无事时会给孩子们说点典故,讲点传奇,西游记和梁山好汉的故事是孩子们的最爱。

    而柳侠最喜欢的人物除了孙猴子和武松,就是神行太保戴宗,他在用无数次灰头土脸的大跟头证明了“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这种运动方式的不可行性之后,曾转而实践日行八百里的“神行术”,一度达到痴迷的程度,只不过他真的弄不来戴宗的甲马。

    柳家岭没有马,只有两头骡子,所以柳侠不得不屈就于现实,但却没有放弃成为飞毛腿的梦想,不过他实现梦想的方式现在也只能是过过嘴瘾了。

    柳葳前几天跟柳侠去挤过一次奶,去的时候正好柳老四的孙子也在那里,俩人玩的很高兴,今儿还想跟着去,拉着柳侠的胳膊摇。

    孙嫦娥嫌天太热,好几道坡两边都没啥树,晒的不得了,而且柳葳可能最近几天在凤戏河里耍水洗澡有点太多了,受了凉,一直有点咳嗽,在大队卫生所开的药吃了三天,每天也冲了柿霜喝,可就是不见轻,就不想让他去。

    柳葳撅着嘴看着柳侠。

    柳侠看柳葳可怜巴巴的样儿,大包大揽的说:“孩儿想去就去呗,要是老热的地方我背着他。”

    孙嫦娥说:“那你路上可看好孩儿,别疯着跑,别见树就上见沟就跳,要是敢磕着摔着孩儿,回来就等着挨鞋底儿吧!”

    柳侠拿起瓶子扯了小葳的手就走:“路上恁热,我还怕牛奶给热变质了呢,再说,猫儿还等着我赶紧回来抱他呢,才不会搁路上耍。”

    到饲养室,柳侠刚挤了几下,就听到外面‘噼噼啪啪’的声音,柳福来和柳老四一人牵了两头牛进来:“下冰雹了下冰雹了,这冰雹咋恁大呢,快赶上麦黄杏了。”

    冰雹下了十来分钟后,转成了瓢泼大雨,柳侠怕雨下的时间长,挤出来的奶变质,就把刚挤出来的几口自己给喝了,然后坐着等。

    柳葳也不着急,柳老四的孙子比他大一岁,今儿也在这里,俩人正好一起玩耍。

    大雨下的时间不长,大约半个小时左右雨就小了,天好像一下子就黑了,柳侠惦记着猫儿一到天黑就不让别人抱,雨一小马上就开始挤奶。

    两瓶奶很快就挤满了,柳侠把自己的布衫给柳葳包上头,怕他淋了雨会咳嗽得更厉害,柳福来又给找了一个化肥袋子给他当雨衣,柳侠抱着两个瓶奶,扯着柳葳往家走。

    从西头的饲养室到他家,要过五个不大的山包,上坡下坡好几次,柳侠非常小心,村子里的坡虽然不会陡的像上窑坡那样,旁边的沟也没那么深,可摔一下也够呛。

    黄土路淋了雨水就成了泥路,柳葳走出饲养室没多远就滑了一跤,柳侠拉着他,倒是没摔多疼,就是屁股和腿上都成了泥。

    柳葳一到夏天就没穿过鞋子,光着脚走泥路特别容易打滑,他吓的不敢走,柳侠干脆背着他走。

    柳侠只比柳葳大不足六岁,背着柳葳短时间没问题,时间一长,他左臂又抱着两瓶奶,只能右胳膊使劲,就有点吃力,柳葳的一只小胳膊勒着他的脖子,他喘气都困难。

    叔侄俩摸黑在湿滑的山路上走,走到歪脖子老梨树那个大坡的时候,他们隐隐听见有人喊‘幺儿,柳葳’,是柳魁的声音。

    柳葳一下兴奋起来,在柳侠背上一挣:“伯,俺俩搁........啊.........啊..........”

    柳侠感觉到柳葳从自己身上翻了出去,伸出已经非常酸困的右手拼命拉着柳葳的一只胳膊,两人一起向下滑。

    一篷乱树挂住了柳葳,可柳侠还在向下滑,他松开手,大声对柳葳喊:“拽紧,别松手。”

    肚子上一阵钻心的疼,柳侠终于停住了,他的肚子撞在一块石头上,脚也被一蓬山棘棘给挂住,惊魂未定的柳侠冲上面大声喊:“小葳,你抓紧了没?”

    柳葳带着哭声喊:“抓紧了,小叔,你哩?”

    柳侠喊:“我没事,您伯马上就过来了,你别哭啊孩儿,没事。”

    他的声音没落,柳魁的喊声就又传了过来:“幺儿,小葳,听见我喊没有?”

    柳葳哭着喊:“伯,俺搁这儿呢,俺俩滑下来了。”

    柳魁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很快传过来,他扔了披着的化肥袋子,拽着坡上的树和灌木棵子往下挪。

    柳葳滑下来七八米就被绊住了,柳魁很快就到了他身边,一手抓着一棵树,一手把儿子抱进怀里,往下面喊:“幺儿,你咋样了?”

    柳侠喊:“我没事,叫树给留住了,哥,你先把孩儿弄上去吧,我自己拽住东西能上去。”

    柳魁一边抱着柳葳往上爬一边喊:“你别动,等着我下去。”

    最后还是柳魁把柳侠给拽了上来,柳侠还抱着一瓶牛奶,另外一瓶碰在石头上打碎了。

    柳魁背了儿子,扶着弟弟慢慢往家走

    他们回到家的时候,雨已经完全停了,三人都是一身泥。

    在煤油灯下一看,小葳右胳膊上有个大血道子,其他地方好多蹭破的,左侧脸颊斜着一道又细又长的口子,渗出来的血和泥搅合在一起看着吓人。

    不过让柳葳忍不住疼的哭的,是他右手上扎的几个圪针。

    挡住柳葳下滑的是棵野酸枣树,酸枣树的圪针最厉害,又长又硬,扎一下那是钻心的疼,柳葳才六岁,手心被扎了四根,一根几乎穿透他的小手掌,他居然能忍到回了家才大哭,让柳侠心疼的不行。

    秀梅一边就着油灯给柳葳挑刺一边掉泪。

    孙嫦娥红着眼圈拿起扫炕的小笤帚狠狠往柳侠的背上摔:“你咋看孩儿哩?啊,出去时候我咋跟你说的?你叫孩儿摔成这!”

    柳侠不敢犟嘴也不敢说话,趴在炕沿上老老实实挨打,一只手护着肚子,一只手圈着坐在炕上哭得一脸鼻涕眼泪的猫儿。

    柳侠知道,要是今天柳葳有点啥事,家里就不得了了。

    可是,柳侠心里最愧疚的除了柳葳和大哥大嫂,还有猫儿,他没有带好柳葳,让柳葳掉下坡受了伤,其他人又会觉得这都是猫儿给招来的灾祸,是猫儿命太硬妨了家人。

    柳侠是一回来就先跑回自己住的窑洞去换上了他那件补丁最多的黑布衫,然后才过来堂屋,他头上、腿上还都是泥,脸上也有被灌木和草稞子挂的道子,都不严重,而且他身上看起来比柳葳好太多了。

    猫儿在柳侠进来站在炕沿上搂着他的时候就不哭了,现在抽抽噎噎的用小指头去戳柳侠头上的泥,好奇的看着柳侠依依呀呀,好像在问小叔头上那是什么。

    秀梅抱着柳葳对孙嫦娥叫:“妈,坡上老滑,又不是幺儿故意的,你别打他了。”

    孙嫦娥听见柳葳挑刺时强忍的哭声,更觉得心疼,也更生气,对着柳侠的屁股又摔了几下。

    柳魁正好换掉了泥衣裳拿着木盆进来,一把抱住了孙嫦娥:“ 妈,你不能打幺儿,这不怨他,俺几个大人上一回不也滑到坡底下了吗?天黑路滑,幺儿恁瘦还得背着小葳,肯定走不稳当,你要打就打我吧,我要是早点去接幺儿他俩,就没事了。”说着就夺了孙嫦娥手里的笤帚,把柳侠扶起来坐在炕沿上。

    猫儿一看柳侠坐炕上了,马上撑着往柳侠怀里爬,柳侠这次却没让他坐怀里,就让他趴在自己身侧搂着他。

    柳长青沉着脸坐在炕上。

    柳凌、柳钰、柳海在柳侠出去后没多长时间就回来了,这会儿一声也不敢吭的挤在墙角:家里一直都是这样,大的带小的,小的出了事就是大的没操心,就得挨揍。

    柳魁过去看柳葳的伤,孙嫦娥去给猫儿煮奶。

    柳长青坐在炕沿上一言不发,他知道今儿这事怨不得小儿子,可是孙子滑下坡,身上又那么些见血的伤,儿媳妇能不难受吗?猫儿从出生就被所有认识的人诟病,儿媳妇虽然心里也不舒服,却还是对猫儿很好,这些他都看得出来。

    自从弟媳没了,长春整个人都塌了,柳茂认定了是猫儿克死了他媳妇和娘,已经明明白白跟他说过他坚决不会要这个儿子,猫儿太小,又不能让长春一个老爷们儿养,在这边养着,一家子平平安安的时候还好,一旦出点事,特别是事出在柳葳和柳蕤身上时,儿媳妇心里肯定有疙瘩,要让儿媳妇宽心,让她觉得一家人并不是偏着猫儿不爱惜小葳和小蕤,就得有个人出来替受伤的小葳承受责罚,这个人只能是当事人柳侠。

    从内心深处,柳长青最倚重的是稳重厚道、宽容仁孝的大儿子柳魁,再就是最小的柳侠,他看得出,小儿子虽然性子野能折腾,但这孩子小小年纪就有担当,和柳魁一样,是个有事儿的时候特别靠得住的,可现在........

    已经过了猫儿喝奶的点儿,猫儿有点饿了,再加上柳侠没像往常一样抱着他玩,仰着脸儿委屈的瘪嘴看着柳侠的脸,嘴里“啊啊”的想让柳侠抱。

    柳凌过去拿了洗脸毛巾过来,本想递给柳侠让他自己擦脸,看他左手一直捂着肚子,估计是滑下去时候磕着了正疼,就自己动手给他擦脸上头上的泥:“俺几个将将也想去接你跟小葳,大哥说老歪梨树那里一下雨大人都不敢走,不叫俺几个去,猫儿也哭的老狠,俺几个就搁家哄他了,你赶紧抱抱孩儿吧,看他委屈成啥了。”

    只要猫儿在柳侠怀里不出来,小葳再疼的狠哭的时候,他妈就不会再过来打幺儿一顿了,这事儿也就算过去了。

    不过柳凌他们几个心里都不太踏实,按以往的经验,柳侠昨晚上挨的那几下和小葳给摔的那伤相比,显然是太轻了,他几个怕孙嫦娥和柳长青明儿看见小葳心疼的慌,把柳侠饶过去的那部分又给补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