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61章 初至京都

第61章 初至京都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晨霭朦胧中,两辆车子走过一条条宽阔的街道,在第一缕阳光照耀京都的时候,停在一条幽静的巷子里。

    推开朱红色的大门,映入人眼帘的是一个疏朗宽敞的院子,蓝瓦的房子精致优雅,房顶有几棵草稞子轻轻摇曳,砖雕的五脊六兽已经流露出岁月沧桑的陈旧,却依然漂亮生动。

    抄手游廊把正屋和东西厢房接了起来,朱红色的柱子和栏杆跟大门一样,应该都是最近重新油漆过的,把有些陈旧的房子凭空增添了许多的活力和喜气。

    两棵西府海棠看来是颇有些年头了,但却依然枝叶茂盛,翠绿的枝叶映出大片的阴凉,再加上西厢房和倒座之间那一片小竹林和竹林周围随意散落的凤仙花,让古朴的院子显出一派盎然的生机。

    柳海和陈震北像曾广同和增怀琛一样,跟到了自己家似的把柳家人往里面让。

    免去了正常情况下初到一处陌生地后必须有的慌乱忙碌和客套,一进屋,孙嫦娥和柳蕤就被送到了正屋西套间的床上,俩人已经晕得走不成路了。

    他们中有好几个人晕车,包括柳侠和猫儿,但孙嫦娥和柳蕤晕得最厉害。

    孙嫦娥在付家庄坐上柳川开的车时就开始难受,没到原城就已经吐得没什么可吐了;柳蕤多少好一点,快到原城才坚持不住开始吐。

    因为这次要来的人太多,柳川开一辆车坐不下,刑警队队长陆建华和马小军开了一辆车帮他送人,陆建华看到孙嫦娥的情况,再看看柳川担心牵挂的样子,就说他回去后帮柳川请假,让柳川踏踏实实的陪着家人去,玩好了再一起回来。

    原本只是送人的柳川就这样直接上车补了一张票和他们一起来了,他坐火车的经验十分丰富,上车后把家人安置好,说要上厕所就离开了,半个小时后回来,告诉大家,在邯郸有卧铺车厢的人下车,他已经提前订了一张卧铺。

    卧铺也没能拯救孙嫦娥和柳蕤的晕车,柳川可能是因为穿着警服的缘故,卧铺车厢的乘务员没有让他离开,一路上他都没能睡一眼,一直在照顾觉得难受的要死的孙嫦娥和柳蕤。

    孙嫦娥现在难受得严重到听见人说话都不舒服,所以让她和柳蕤喝了几口水后,众人就退了出来,关上门让俩人睡觉,晕车这事,没治疗的办法,只有慢慢熬过去。

    柳钰则一进屋就自觉趴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对柳凌他们说:“叫我趴会儿,我不吃饭,您一会儿别叫我了。”

    柳钰这两年经常跟马德英出差,他本来就特别喜欢坐车,所以在火车上非常适应,柳侠他们因为怕在火车上上厕所,提前就开始禁食节水了,只有他,一切照旧,沿途还隔着窗户买了好几包站台上当地人卖的瓜果。

    可不知是哪一种瓜果让他吃坏了肚子,车过石家庄他开始肚子痛,后半程路他就是守着厕所熬过来的。

    曾怀琛给他拿了片泻痢停,他吃下后就捂着肚子睡觉了。

    曾广同在去接他们之前已经熬了一大锅小米粥,回来走到街口曾怀琛下车买了一大袋子油条,家里平日就有不少种类的酱菜,曾怀琛、柳海、柳凌、陈震北给众人盛了饭,大家就在院子里海棠树下吃。

    猫儿晕车,虽然不吐,但一直难受,他坐在柳侠身边,摸着脖子说不想吃饭。

    柳侠其实也头晕恶心,但他没有表现出来,他觉得不舒服的情绪会传染,而且会形成恶性循环,所以他坚持着表现的一切正常。

    他没勉强猫儿,只是自己喝两口稀饭,就把碗放在猫儿的嘴巴,让他就着碗沿喝一口。

    猫儿再不舒服,柳侠喂的东西也一定会吃一点。

    在席间伺候场子的算是曾怀琛、柳海和陈震北,只要看到一个人饭碗空了,这三人之中必定有一个人抢着起来去给添。

    柳川买好车票后,分别给柳凌和曾广同发了电报,因为半个月之前收到的柳凌的信里说,他们部队的夏季演习马上开始,柳川以为柳凌可能收不到电报,没想到那么巧,那天柳凌正好演习结束,他看到电报后马上去请假,陈震北知道他请假的原因后,说什么都要和他一起过来。

    陈震北为了演习的事已经一个多月没有休过星期天了,休息几天也正常,而且他说的理由听着还很合情理:“我去柳家岭的时候你们家人那么热情的对我,现在他们来京都了,我如果连个照面都不打,那我成什么人了?白眼狼吗?”

    陈震北除了自己开的军车,还另外找了一辆车,由柳凌开着,这真的是救了命了,否则以孙嫦娥当时路都没法走的状态,让她再去挤公交,可真够让曾广同和柳家一大家难为的。

    他们吃饭的时候,看到了柳海信里经常提起的霸占了西厢房的那对夫妻和住在倒座里的那对老夫妻。

    西厢房那个男人叫周金恒,中等身材,有点谢顶,穿着一个破了洞的白色跨栏背心,下面一条灰色大裤头,脸上那表情,用柳海当初描述他话就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欠他钱一样。”

    女的叫韩翠英,原来在街道一个小厂上班,去年刚退休。

    周金恒在一家轴承厂上班,但经常都不去,据说是有病,一身的病,不能累着不能气着只能养着的金贵病,也就是因为他这个病,曾广同父子虽然看见他就生气,却一直不敢用强硬的态度赶他走。

    周金恒看见了在树下吃饭的柳家人,一脸的鄙夷冷哼了一声就摇摇晃晃出门了,韩翠英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

    柳家兄弟看见周金恒那一张脸的感受非常一致:欠揍。

    住在倒座的老两口都姓罗,都是快七十的人了,看见柳家人,笑着和曾广同说:“曾教授,家来客人了,参加怀琛的婚礼来的吧?”

    曾广同笑着应了声,老夫妇就笑呵呵的提着鸟笼子出去了。

    猫儿虽然坐在柳侠身边,却一直不停的转着身子四处看,神情明显的不安,柳侠轻轻问了他两次有什么事,他都只是摇头。

    曾广同从猫儿看的方向上发现了问题,猫儿关注最多的是东西厢房和正屋之间的地方,他问猫儿:“猫儿,这边就一个厕所,一棵小柿树,那边除了一棵桂花树什么都没有,你是想过去看看吗?”

    猫儿看了看柳侠,忽然问曾广同:“那就是您家没有楼房?”

    曾广同笑起来:“原来你是在找楼房啊,爷爷家还真没有,我家就这一个院子,都是这种瓦房,你要是真想住楼房,爷爷给你和你小叔去宾馆开个房间去。”

    猫儿却霍然松了一口气,高兴的对柳侠说:“没楼房小叔,你别害怕了啊!”

    他的这句话让柳侠和在座的所有人都一愣,柳凌问他:“猫儿,您小叔害怕楼房?我咋不知道哩?”

    猫儿抱着柳侠的胳膊说:“俺小叔搁江城就是住哩楼房,我跟三叔去送俺小叔上学哩时候,俺小叔热哩都快哭了,楼房不美,老热,我知道俺小叔肯定不想住楼房。”

    柳侠真的特别怕热,现在想想自己当初刚到江城的情形,他还是心有余悸,不过让猫儿说出他当时热的差点哭,他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其他人想的和他却不一样,曾怀琛说:“这孩子怎么这么懂事呢?我和冬燕如果以后有了孩子,能有猫儿一半懂事我就知足了。”

    吃完了饭,曾广同的意思是让大家都睡会儿觉,昨晚在火车上肯定睡不好,再加上孩子多,他估计大人们都没有睡。

    但几个年轻人和柳葳都很兴奋,压根儿睡不着,柳长青也说不想睡。

    于是,曾广同和陈震北到正屋客厅陪着柳长青和柳川说话,曾怀琛和柳海领着柳凌、柳侠、柳葳、猫儿和柳莘挨着参观一下,顺便告诉他们晚上怎么住。

    最先进的是东厢房,一进屋,柳海就发现不对劲,他走的时候曾怀琛的家具已经买了好几年,都摆在他住的南头的房间,可现在,后天就是婚礼日了,中间和北边的房间却只有沙发,床和大立柜什么的都不见了。

    曾怀琛诡异的笑着对柳海说:“一会儿告诉你发生了什么,现在,先帮我把沙发放倒,让猫儿和小莘看看他们晚上睡哪里。”

    北套间的两个三人沙发都是两用的,白天直起来是沙发,晚上放倒了就是一张宽绰的双人床,这样的沙发中间房间还有一张,再加上南套间里柳海原来睡的那张双人床和孙嫦娥现在睡着的床,住柳家一家人绰绰有余。

    猫儿看着可以当床又可以当沙发的家伙,眼睛闪闪亮,他指着靠西北角的那张沙发说:“咱俩睡这个吧小叔,睡这儿还能看见外面哩树哩,跟咱家一样,可美。”

    房间的装饰也让柳侠他们几个心里非常喜欢,因为本来是给曾怀琛结婚准备的新房,所以曾广同是很费了一番心的。

    房顶先棚了一层木板,木板上又贴上了浅黄色底子印各色绿豆大小的点的花纸;墙用白色涂料粉刷了好几遍,下面还做了八十公分高的木质墙裙,墙裙油漆成了稍微偏暗一点的朱红,整个房间看起来干净素雅又温暖大气。

    柳侠终于看到了柳海在京都生活的地方,比他以前所能想象出来最好的生活还要好,他心里特别舒服。

    看完了东厢房,曾怀琛把他们往西厢房门口领,柳海疑惑的说:“怀琛哥,你来周无赖这屋干什么?”

    曾怀琛说:“这本来就是咱们家的房子,我来不是天经地义吗?”他说着就推开了西厢房的门。

    柳侠他们因为不知道原来这里是什么样的,所以没什么表示,柳海却大叫起来:“我靠,这,这........,怀琛哥,我走这一个多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你们怎么让周无赖给腾的地儿?”

    柳侠和柳凌终于注意到,西屋中房间的家具和其他东西从房间正中间分开,呈现出完全不同的风格:房间北边是全新的一套沙发和茶几,还有洗衣机、电视剧和录音机,都是全新的;

    而南半部,各种陈旧的家具挤的非常满,摞起来很高,一套很旧的木沙发只有一个单人的空着能坐人,其他的上面都摞满了东西。

    曾怀琛说:“总算把西屋收回来一半了,你们嫂子冬燕的主意,小海走那天她过来了,姓周的往外泼水浇了她两腿,随随便便一句‘对不住了我没看见’就想完事,冬燕当时没吭声,回屋后跟我和我爸说,她想了很久,如果不趁着我们结婚时候把房子要过来,以后肯定就更没有机会了。

    第二天,我和冬燕就过来跟周金恒谈,说我们收到了大哥的来信,说他最近会和我嫂子、孩子回来住一段,我大哥是长子,理应住东屋,我们不能因为他不经常回来就坏了规矩,让周金恒腾房子给我们结婚。

    周金恒特横,又是那一套无赖把戏,他整天装病,我和我爸不敢动他,可冬燕不怕她,她是女的,豁出去了周金恒也不敢把她怎么样。

    周金恒说什么也不腾房子,冬燕就抄起他家的东西往外扔,周金恒过来想跟她耍横,还没走到她跟前她就开始大骂周金恒耍流氓,直接上巴掌抽他........呵呵呵,不说了,反正闹了一出子,周金恒把他儿子也叫来了,我把我一群同事和哥们儿也叫来了,连派出所都来人了,最后,喏,你们也看到了,居委会做主,我们各占一半,周金恒五年之内搬走。”

    柳凌伸出拇指:“冬燕姐,女中豪杰!”

    柳侠伸出拇指:“巾帼英雄!”

    柳海说:“杨门女将!”冬燕姓杨。

    柳侠:“带刺的玫瑰。”

    柳凌:“巾帼胆气若此,令我须眉男儿汗颜!”

    外面忽然传来一个女子清亮的声音:“谁这儿夸我呢?这听着简直忒舒心了。”

    随即,一个穿着蓝色连衣裙,烫着时髦的大卷发的漂亮女子出现在柳侠他们面前。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大家的留言了,但没回复,我在抓紧一点一滴时间修文。

    我是越到周末越忙,双方父母和孩子都要照顾到,如果是传统节假日,还必须回老家,老家没网,所以,很抱歉啊,虽然是假期却不能多更,比平日还要少些。

    顺便再给大家说一声,我们的检查验收还没完全结束,但有消息说结果不好,单位已经开始派人外出学习取经,第一批已经出发了,我是第二批,第一批人回来我们就出发,十天左右学习时间,大概十号前后出发,到时候可能得断更。

    虽然从更新时间上来说我不能完全掌控,但我可以告诉大家,这篇文不会坑的,请大家放心看。

    大家的留言我还没来得及全部看,发了这一章,我就可以安心的看看大家的评论了。

    明天回老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