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101章

第101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晌午,一大家人都坐在院子里吃饭。

    柳侠和猫儿一人端了一大碗饺子坐在秋千上晃荡着吃,山风带着微微的秋意吹过脸颊,柳侠舒服的简直想作首诗来抒发一下自己美好的心情了。

    不过,他声情并茂地吆喝了一个“啊——”字之后,就江郎才尽了,接下来他对猫儿说:“饺子,真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了。”

    可能因为他顺着那个咏叹的语调用了普通话,所以让某个特定个体产生了误会。

    猫儿赞赏地说:“小叔,你这诗其实也可美,就是有点太短了 。”

    旁边的柳魁、柳川、柳葳和柳蕤互相看了看,都觉得有点牙疼。

    柳侠丝毫没不好意思的感觉,认真地对猫儿说:“小叔这属于写实派,同时也具有简约派的特征。”

    柳葳真忍受不了了,对柳侠说:“小叔,我以前真不知道你脸皮居然这么厚。”

    柳侠点头:“那主要是因为你没见过毛建勇,见了他,你就知道您小叔我是怎样一个谦谦君子了。”

    柳川看了看柳侠,屁股在树疙瘩上扭了半圈,表明自己要离柳侠远一点的思想。

    柳侠得意地冲他扬扬眉,把一个饺子塞进嘴里。

    今天晌午家里两种主食:捞面条和饺子。昨天剩的饺子馅儿够三四个大人吃,不够的都吃捞面条。

    柳侠从小就爱吃饺子,他曾经宣称,哪怕是草呢,只要包成饺子的样子,他都觉得好吃,所以家里人想都不用想,饺子就先紧着他吃。

    猫儿的爱好永远和柳侠保持一致,所以猫儿也吃饺子。

    然后是柳川,他去当兵那么多年,又是南部边境,部队的伙食基本也都是符合驻扎地的民风民俗的,那里的人几乎不吃饺子,所以柳川那些年也吃不到,他现在对饺子的喜爱程度,和柳侠差不多。

    柳雲和柳雷两个小家伙,每次柳川回来的时候他们都要过上一阵子才能和他亲热起来,但可能真是父子亲情天性所致,一旦俩小家伙适应了柳川的归来,便对他十分喜欢依赖,不管柳川干什么,他们俩一定要跟着掺和一脚才罢休,吃的也一样。

    现在,俩小家伙就是自己搬了个小板凳,乖乖地坐在柳川跟前,艰难却兴致盎然地用小勺挖着饺子吃,满脸糊的都是饺子馅儿。

    柳川看他们把小瓯里的那一个吃完了,就从自己碗里再分给他们一个。

    猫儿吃了半碗,看看柳侠碗里剩的没几个了,就从他腿上下来,把碗往地上一放,跑了。

    一小会儿,他就小心翼翼地端着一个中号的铝盆又回来了,秀梅跟着他后面,手里端着两个装满饺子的大盘子。

    猫儿走到柳侠跟前:“小叔,来,饺子汤。”

    柳侠碗里的饺子正好吃完,猫儿给他顺进去大半碗饺子汤,秀梅把两盘饺子放在树疙瘩上:“就剩这么多了,不够哩话今儿就先将就着再吃点面条,想吃明儿再给您包。”

    柳川说:“足够了,嫂,明儿要是还包,少弄点馅儿,够幺儿跟猫儿吃就中了,我明儿吃面条。”

    猫儿过来,柳川伸出碗,猫儿给他碗里倒满饺子汤,柳雲和柳雷马上站起来,俩小脑袋一起趴在碗沿上喝汤。

    原汤化原食,当地人吃饺子的时候,没有另外做汤的习惯,都是喝煮饺子的面汤。

    猫儿又端着盆儿过去给吃面条的柳蕤碗里倒了些面汤,才又端起碗重新坐在柳侠腿上晃悠着吃起来。

    柳长春说:“幺儿,您要是想用啥小东西,只要是我能做哩,就给我说啊。”

    猫儿忽然想起来了,说:“爷爷,你给俺编个馍筐吧,小叔俺俩买了馍没地方放,都是搁盘儿里,挨着盘儿哩地方光有水;还有放菜哩筐,菜筐得大点,我每一回买了菜回来,都没地方搁,都是搁地上,可不得劲。”

    柳长春点点头:“中孩儿,编柳条筐吧?柳条筐结实还好看,现在先给您编一个使着,等明年春天再好好给您编一个,春天哩柳条软,编出来哩筐好。”

    猫儿说:“中,你给俺编美点啊,爷爷。”

    柳长春说:“爷爷肯定有多大办事抻多大本事,给您编成最好哩孩儿。”

    柳侠颠颠腿,说猫儿:“小管家婆,哎不对,是小管家老头。”

    猫儿美美地扭扭屁股:“就是就是,谁能咋着?我要是不管着你,你就乱花钱,咱一分钱........小叔?”

    猫儿顺着柳侠突然有点愣怔的目光扭头看,看到了走上坡口的柳茂和柳长兴。

    猫儿回头看柳侠,柳侠已经收回了目光,对着猫儿瘪瘪嘴睁大了眼,表示了一下对柳茂突然回来的意外感,然后一只胳膊把猫儿夹起来放下去:“我去跟您长兴爷爷打声招呼就过来了,等我一下啊孩儿。”

    猫儿点点头,柳侠端着碗就过去了。

    猫儿无意识地拨弄着碗里的饺子,眼睛看着西南面的山峰,脸儿鼓了起来,每次都是家里最热闹最高兴的时候那个人就回来了,一点都不美。

    柳茂声音不大地挨着叫了比他年纪大的长辈和同辈后,孙嫦娥和秀梅就拉着他去堂屋:“还没吃饭吧,走走走,看你热成啥孩儿,回屋里洗把脸,臊子还有,俺给你和您长兴叔下面条去。”

    苏晓慧和柳长兴打过招呼,想和秀梅一起进屋帮忙做饭,被孙玉芳拦着了:“三嫂,你吃饭吧,就两碗面条,有挂面,我去烧火,大嫂下面条,一下就中了。”

    柳雲也对着苏晓慧喊:“妈妈,喂条条儿我吃。”

    苏晓慧也没再坚持,柳川肯定要和柳长兴说几句话,她就过来看着俩小家伙继续吃饭。

    柳长兴只把一个外地的同事带给他的特产——一包豆皮拿给孙嫦娥,人却不肯进屋:“可别做我哩饭啊七嫂,我得赶紧回家,要不俺爷俺伯都该着急了,我就搁院子里跟俺七哥、八哥还有俺侄儿说几句话就走了。”

    柳侠和柳长兴打了招呼,简单地说了几句话,就又坐回了秋千上,然后喊有点蔫的猫儿:“过来孩儿,咱荡着秋吃饺子,下哩顺。”

    猫儿的心情一下就好了起来,柳侠把自己剩的几个饺子倒进他碗里,把自己的碗放在一边,抓住绳子,对猫儿说:“上来。”

    猫儿抬腿和柳侠对着脸坐在他腿上,他还没坐稳当,柳侠就把秋千荡了起来。

    猫儿“啊”的大叫了一声,赶紧用腿环紧柳侠的腰,要不他就把碗扔出去,仰躺着了。

    柳侠恶作剧成功,笑着把秋千荡得越来越高。

    猫儿趁着他笑的时候把一个饺子塞进了他嘴里,柳侠一下就没声儿了,猫儿乐的大笑起来:“叫你孬,叫你故意哄我。”

    柳侠在这边和猫儿闹腾着玩,那边几个大人在说话。

    柳长兴先对柳川在荣泽照顾永宾的事表示了感谢和不安,最后对柳川说:“虽说都是一个村子哩,可这不是偶尔遇到个事儿去你那里一回,你请他们去吃饭店也没多大劲儿,他们可是以后好几年都搁荣泽上学哩,时间长了谁都吃不住。

    川儿,有你在荣泽,他们万一有个啥事儿哩时候有个认识哩人帮他们一下,这就比别人强多了,以后平常哩日子,可啥都别给他们买了,我跟二平俺俩都商量过了,你要是这样,俺俩不中就还叫永宾跟小强回望宁上学了,不能说你帮忙给孩儿们安排好了学校,俺倒都赖上你了。”

    柳川笑着说:“没啊叔,就那两回,俺单位正好吃烧饼夹跟包子,我觉得也怪好拿,就多买了俩叫小蕤捎给几个孩儿,让他们都尝尝,平常也没给孩儿们买过啥,现在我去原城进修了,一星期回来一回,更是没时间照应他们了。”

    柳川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说,这事他没想过要刻意瞒着苏晓慧,但也没特意跟她说过。

    柳川照顾自己亲侄子和本家远房侄子都说得过去,关强、花云他们毕竟只是一个村子的,他和苏晓慧又不是多富裕,他如果对一个村子的人都要花钱照顾,苏晓慧不管有多通情达理估计也没办法接受。

    柳长兴是个精细的人,他话一出口,就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所以马上就转了话题,说起他们矿上的事。

    罗各庄煤矿最近一直在吵吵着要改革,彻底铲除大锅饭,实行竞争上岗优化组合,柳长兴说他和关二平转正的事都跑的差不多了,如果能在优化组合之前转正,他和关二平都打算竞争个队长。

    柳长青点点头说:“就该这样哩,要不偷懒耍滑哩跟踏踏实实泼了命干活哩发一样哩工资,时间长了谁都想偷懒耍滑。

    你跟二平想哩对,咱不想着欺负谁,但也不能总叫别人拿捏着,眼看着别人说哩不对还得听着,还得照着做,那是老憋屈,现在既然有机会,您俩又都不是窝囊人,是该尽力挣一挣。”

    在三太爷的曾孙里,柳长兴不是老大,但当初柳长青有了合同工的名额去跟三太爷商量的时候,三太爷却一口就指给了柳长兴,这绝对不仅仅因为柳长兴上过高中。

    事实证明,老人家看人很准,柳长兴这么多年来一直用他微薄的工资在照顾一大家人,而不是只顾着他那一个小家,但他的优点却又不仅仅是这一点,三太爷是看准了柳长兴身上某些和柳长青非常相似的品质。

    而关二平的父亲关麦囤 ,在看透人心这件事上,也有和柳家太爷一样的眼光。

    柳长兴说:“七哥,我就想听你一句话哩,我跟二平俺俩都没敢跟别人说过这个心思,怕人家说俺一个合同工不知道天高地厚。”

    柳长青说:“他们凭啥说您?别说是您矿上哩一个正式工,全中国哩人往上边数三代五代,有几个祖辈不是种地哩?

    城里人乡里人,也不过是解放后国家那几年情况特殊,没办法了才实行了那么一个政策,弄了个户口这东西,限制得人动不了,这才硬是把人给分成三六九等了。

    往根儿上说,都是人,谁比谁高贵到哪儿了,谁又比谁低贱到哪儿了?

    好好干吧长兴,现在这个年头,有本事,踏实,心又平和直正哩人,不管搁哪儿,早晚都能干出个模样来。”

    柳长兴说:“我知道。”他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堂屋才接着说:“咱柳茂也不是窝囊废,能写能算还踏实,可就是他那个媳妇........,唉.......”

    柳钰忍不住问:“那个膈应人哩腌臜娘儿们又胡折腾了?”

    柳长兴点点头:“前儿跟柳茂他们副站长媳妇骂了大半天,就因为登科跟人家哩孩儿耍哩时候腿上磕了一下,我今儿去柳茂那儿哩时候看见了,就指甲盖儿大一片,蹭破了点皮,她就骂人家孩儿,说她早就看出来人家打小就不是啥好东西,咒人家早晚不得好死,人家孩儿就比登科大一岁,也才两岁多点,她骂人家孩儿,人家妈听见了能愿意?

    最后就对骂起来了,恁多人围着看热闹,没一个人评她有理,她可能觉出来全站人都在看她哩笑话,柳茂听说她跟人骂架回来劝她哩时候,她就对着咱柳茂撒泼,还是那老一套,说都是柳茂没本事,她才会被人欺负,说全站哩人都欺负她啥哩。

    我跟二平觉得柳茂那日子难熬,平素常会时不时过去坐一会儿,想跟他说说话。

    可每次俺一去,刘冬菊就开始跟俺说一大堆陈芝麻烂谷子哩事,都是咱家哩人咋对不住她,柳茂咋对不住她,柳茂咋没本事咋窝囊,她咋为这个家操心受累,要不是俺了解她啥样,光凭她那一张嘴,俺肯定会以为她嫁给柳茂后咱家哩人咋刻薄她、柳茂天天都虐待她哩。

    就连柳茂下了班先抱娜娜,没先抱登科,她都能跟柳茂闹一场,拉扯成是咱家哩人怂着柳茂,故意让他嫌弃登科,是想让咱.......”柳长兴看了看大栎树那边,压低了点声音:“想让咱猫儿以后接柳茂哩班,吃商品粮哩。

    唉,她就没消停过一天,我跟二平俺俩说过不止一回,就是想不明白,她长哩不丑,又念过高中,不该是知书达理才对吗?她咋就.......唉,真是.......真是没法说,我一个大老爷们,真不想说一个女人哩长短,可这马上就该优化组合了,她又去惹个这事,叫咱柳茂咋弄啊?”

    柳葳在一边听的生气,愤怒地骂到:“这个鳖儿孬孙女哩,还当过老师哩,咋狗屁不通啊?

    她不管俺二爷就算了,咱家有这么些孩儿哩,俺不用她管,俺养活俺二爷,她对俺二叔好点也算数啊,她现在还成天这样祸害俺二叔,太杂碎羔子了吧?”

    柳葳对着柳长青、柳长春说:“爷,叫俺二叔跟她离婚吧,中不中?这种膈应人哩赖渣女人,咱家不要。”

    除了鸟鸣和柳雲、柳雷小勺子碰在小瓯上的声音,院子里一下就安静了。

    作者有话要说:原本说25号后会闲一点,没想到会更忙,先发这一点,如果后边的今晚上修改不出来,就明天再发一章,姑娘们莫见怪,上班族,身不由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