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140章 意外

第140章 意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侠他们拉着自己的一车东西回到荣泽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不过这个季节这个时间天还不黑,水文队大门口和迎着大门的那条林荫路上都是吃过晚饭出来凉快的人。

    柳侠先下车和赵师傅打了招呼,柳川小心地把车开进水文队的院子里,停在路边。

    柳侠赶紧打开车门,把猫儿和马鹏程拔萝卜似的从里面薅出来。

    他们这一车比于宝忠那一车还多几捆布,是鲁慧敏临时让于宝忠又拿的,没要钱,所以车里被塞的满满当当,猫儿和马鹏程拒绝了柳侠带他们去坐公交车的提议,柳川和柳侠只好在上面硬给他们扒拉出了一块勉强能让他们俩趴着的地方给塞进去,柳侠则是窝蜷着着坐在副驾驶位上,脚下和腿上都放着布。

    马千里和苏丽蓉正在悠闲地饭后百步走,正好走到大门口,看到了柳侠从车上抱下来两个人,却差点没认出是自己儿子来。

    两个小家伙都是只穿着短裤背心,这会儿短裤背心不但湿透完了还皱巴的不成样子,而且两个人浑身都是被布硌出来的各种奇形怪状的印子。

    马千里看着自家儿子连连点头:“啧啧啧,这才出去一天就长了能来了,连纹身都有了,还原色立体的。”

    马鹏程大声惨叫:“爸,妈,我快热死渴死了,我要喝冰镇汽水,喝一百瓶。”

    苏丽蓉再心大这会儿看着儿子这样也是很心疼的,她伸手给马鹏程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正想说什么,却正好瞥到车上那五颜六色的东西,正要给马鹏程继续擦汗的手马上就换了方向,扶着车门往里看,这一看可就坏了事。

    柳侠说帮朋友送货物的瞎话被马鹏程当场拆穿,为了取悦他妈能多要点钱喝冰镇汽水,马鹏程毫不犹豫地出卖柳侠:“妈不是,是小柳叔叔自己买的,我看见他给人家钱了,那个姓于的还说以后再有就马上呼他,还要给他挑最漂亮的。”

    听见苏丽蓉的呼唤围过来的女人们儿你一言我一语指着柳侠损:“你个小柳儿哦,看老实不老实的,吃独食儿还想骗大姐啊!”

    “就是看看,我们又不要你干嘛这么急赤白脸的?”

    “卖给谁不是卖又不是不给你钱,快点快点都拉出来,要不我们可自己拿了哦。”

    “再这么小气大姐们一生气你以后就等着打光棍吧哦,快快快,把那个大朵紫花的拉出来让大姐看看。”

    ......

    柳侠忽闪着汗衫,绝望地看着那群一贯喜欢显摆矜持、号称从不爱淘便宜货的中年妇女们此刻跟菜市场上的大妈哄抢便宜大白菜一样地哄抢他的布,他都不知道那些看上去很专业的长尺子、短尺子、硬尺子、软尺子和剪刀她们是从哪儿就给变出来了。

    苏晓慧把健力宝的盒子剪了半截当临时钱箱,她想的很明白,反正都是个卖,只要给的价钱合理,那就卖呗,最后一块把钱给大哥大嫂不就完了。

    冯红秀充分发挥了她作为财会人员的优势,迅速地设计出了一个表格,姓名、花色、数量、单价、总价、合计、备注,很齐全,很专业,。

    苏丽蓉、宁小倩一组、欧萍萍、郭丽萍一组负责丈量扯布,冯红秀、袁秀华各跟一组登记,苏晓慧负责收钱。

    这个临时的交易所除了没征求货物主人的意见就把人家的东西拿出来卖这一点,简直堪称现代办公的典范,高效又正规。

    柳侠郁闷地看着于宝忠给他的清单,上面有价格,当然,是他的进货价格,他得根据这个定出个合理的出售价格。

    柳川说:“三倍吧,瑕疵特别少,咱们都看不出来的,四倍;于宝忠不是说了吗,别人在集市上卖都是五倍,不过这毕竟是你们单位,少加些比较好,荣泽不大,以防万一。”

    柳侠觉得有道理,于是兄弟两个就挨着把被强行抱进来三十多捆布定了价,柳侠誊写了两份,分别给冯红秀和袁秀华。

    冯红秀溜了一眼说:“你没搞错吧小柳,这也太便宜了。”

    柳侠伸手要去重新拿回来:“那让我乘个五再给你。”

    冯红秀大笑着把单子举高:“去去去,快去吃饭吧,这里不用你操心,你只管明天等着数钱就行了。”

    柳侠和柳川、猫儿关了门一起坐在餐厅吃饭。

    虽然客厅里现在看着乱糟糟闹哄哄的,可柳侠一点都不担心,不光是因为苏晓慧在那里守着,而是因为他很了解,队里那些疯起来看着十分不靠谱的大姐们是什么样的人,不要说是猫儿最忌讳外人进的卧室,如果主人没邀请,她们连通往他们主卧室的走廊都不会去,最多就是在客厅和餐厅折腾,这一点她们和老家的人确实不一样。

    三个人刚开始吃,马鹏程就一手冰镇汽水一手肉夹馍进来了,看见他们的小米绿豆稀饭和几盘子炒菜眼睛一亮,自己拉个凳子就坐下了:“小柳叔叔,我也想吃饭。”

    猫儿恶声恶气地说:“你手里那烧饼夹不是饭?”

    如果不是这个见利忘义的汉奸,自己家现在肯定不会是现在这个乱七八糟的样子,出去跑了一天,小叔一看就累得不行,他本来还想回来洗个澡早点睡,给小叔揉揉腿和肩膀呢,现在这种破场面,小叔哪有心情享受他的按摩啊!

    马鹏程的脸皮应该是先天深厚,他用十分冤屈的表情说:“这怎么能算饭?这就是个干馍嘛,打发要饭用的,都快噎死我了,要不我干嘛拿瓶水冲着吃。”

    柳侠起身要去给马鹏程盛饭,被柳川给按着,他去盛。

    柳侠对马鹏程说:“要饭的遇到你们家人真幸福,我干脆以后天天上你家要饭去得了。”

    猫儿对马鹏程翻了个白眼:“下三儿皮。”

    马鹏程毫不在乎地接过柳川递给他的稀饭,呼噜噜喝了一大口:“下三儿皮,厚脸皮,吃饱不会饿肚皮,嗨嗨,真好喝!”

    家里一大群老娘们儿,柳侠没法洗澡,可他确实累了,客厅那边又用不着他们,于是,打发走了那个小厚脸皮以后,他干脆和柳川、猫儿一起回到卧室,躺在地上凉快,想等外面的女人们走了再洗澡。

    猫儿也累坏了,可他躺了几分钟后,突然又爬了起来,对柳侠说:“小叔你往墙边再挪点,然后翻过来趴着。”

    柳侠不明所以,但还是想也不想地照着猫儿的话做了。

    猫儿扶着墙,先把一只脚放在柳侠尾巴骨上面的地方,然后试着整个人站了上去:“咱们看香港电视剧里面那些人不都是这样让别人来回踩吗?我想着肯定可舒服,要不谁会让别人踩自己,我给你踩一下试试。”

    猫儿就这样扶着墙慢慢来回走,刚开始他只顺着脊梁骨踩,后来慢慢扩大范围。

    柳侠舒服得直哼哼:“哦哟哟,就是这儿乖,又酸又困难受死我了......乖,往右边点,哎,哎,再往右一点,对对,就这里,使劲踩......右屁股这儿多踩几脚.......嗯,就是这里,哎呦,......三哥,家里养只乖猫可真美哎........啊——臭猫儿,不准用脚趾头夹肉........”

    柳侠第二天醒的时候,只有扒在他身上睡得香香甜甜的小猫儿,家里很安静,隐约能听见卫生间有流水的声音,那是柳川在洗漱。

    他不想动,继续躺着,过了几分钟,柳川轻轻地推开了门,看他睁着眼,柳川笑起来:“醒了孩儿?看来真是给累坏了,再迷瞪会儿吧,您三嫂把饭都做好了,待会儿等猫儿醒了,您俩一起吃吧。

    您三嫂坐五点半那趟车走了,现在应该已经到上窑北坡了,她回去叫咱伯跟大哥大嫂,等他们到望宁大概得两点半三点。

    我现在去单位请个假,顺便和望宁派出所哩老崔再联系一下,别到时候他正好出门不在所里,那这一大车布就没办法弄了。”

    柳侠可怜巴巴地说:“哥,我浑身都不得劲儿。”

    柳川笑他:“你还好意思说,猫儿昨天跟着咱一起搬了大半天咧,夜儿黑你都睡着了孩儿还又给你踩了半天。

    昨天那活儿确实老使慌孩儿,先忍忍,等一会儿我请了假回来,再给你捏捏腿捏捏腰。”

    柳川走后,又过了快一个小时猫儿才醒,两个人爬起来的时候都比较艰难,可看到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屋子,两个人都觉得心情好了很多,他们还以为得花半天时间收拾那一片狼藉呢!

    不过,柳侠可没想到,他远远低估了中老年妇女们淘便宜货的热情,他吃完饭后去找岳德胜请假,想趁着送布直接回家住几天,结果岳德胜批准他请假的话语还没落,他就被郑朝阳和付东给架巴出来了。

    柳侠负隅顽抗:“不能再卖了,那是给我大哥做生意的底子,我要是直接给卖完了算什么啊!”

    付东笑嘻嘻地说:“算钱!”

    郑朝阳乐呵呵地说:“你现在应该想的是提多少价比较合理的问题,而不是卖不卖的问题。”

    都是一个单位的,怎么可能隔了一个晚上就卖两个价,柳侠可不想把大院一大半的人都给得罪了。

    车子周围已经站了一圈阿姨,间或里面还有几个叔叔,柳侠知道不卖是不可能的了,只能在不得已中争取最大的权利:“付东哥,郑大哥,你们俩跟大家打个商量,昨天没动的那些布,今天也不能动,我怎么也得给我大哥留一部分完整的,让他们量量尺寸,知道完整的一匹布是多少,够不够,如果真卖起来手头有个寸劲儿,是吧?”

    付东和郑朝阳都是爽快人,办事也都老到,他们也觉得不该把所有的布都给拆的乱七八糟,所以两人马上答应了,付东拍拍手,让大家安静,他给众人说了一下柳侠的要求。

    虽然有点遗憾,但都是一个单位的,大家也都能理解,柳侠又不是真的卖布的,人家是给自己哥哥进的货,看在一个单位同事的份上便宜卖给大家,肯定不能跟到自由市场了一样由着自己高兴把人家的布全部都给拉扯开了挑挑拣拣。

    车钥匙就在柳侠这里,他打开了车门,但不动手,还让昨天晚上负责的苏丽蓉她们全部包圆。

    苏丽蓉和其他人商量了一下,老去柳侠家里折腾不合适,干脆抬出几张桌子就在院子里支个摊子算了。

    柳川十点多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树荫下那热热闹闹、花红柳绿的场面。

    布到底又被多拆开了好几样,没办法,岳德胜的妻子看上了一个花色,想做床围和床单,柳侠不可能坚持着不答应的,结果开了个头儿就坏了,一下又打开了近十个花色。

    昨天他们回来的时候有点晚,真正开始卖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虽然有电灯,可夜不观色这个古老的经验在现代化设施面前依然有效,灯光下的颜色和白天差别还是挺大的。

    宁小倩看上了那个海蓝色格子布,要给楚昊做全套的床上用品,柳侠自己也觉得挺不错,他和猫儿现在床上的东西都是搬家时大嫂和三嫂给做的暖色调,他们其实更喜欢铺冷色的。

    于是这个花色直接被处理完了,苏丽蓉和宁小倩帮柳侠算了一下,做全套的被罩、床单和枕头需要多少,先给他们留够了才给其他人分。

    十一点半,付东和苏丽蓉他们负责张罗着把摊子收了,拆开了没分完的布都被收拾整齐了放回车上,柳侠看着一共只减少了大概不到十五分之一的布和冯红秀刚刚给他的一目了然的账目,满满的喜悦和安心。

    吃过午饭,柳侠他们开车上路,大破车不给力,爬千鹤山北坡的时候差点趴窝儿,速度还没牛车快,所以到望宁的时候已经两点十分了,他们计划的是两点前赶到望宁,这么热的天,一定不能让父亲和大哥大嫂站在大街上等他们。

    不过还好,父亲和大哥他们还没到。

    为了扩路,望宁大街两边原来的黑槐树和泡桐、白杨树都给砍了,新建的商业街原来是麦田,也是一棵树都没有。

    这个季节这个钟点,太阳接近直射,望宁最高的建筑也就是两层楼,一个是乡政府的办公楼,一个是望宁卫生院的病房楼,离大街都还远着呢,所以,柳侠他们想找个凉荫儿都不容易。

    最后柳川把车子开到望宁乡中旁边,乡中隔壁那户人家大门口有两棵大槐树,树冠巨大枝叶茂密,形成的树荫很大很实在,而且从那里可以看见通往柳家岭的那个十字路口。

    二十分钟后,猫儿跑出树荫向东面的十字路口奔去:“大爷爷,爷爷,大伯,娘,小葳哥,小蕤哥,您可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下三儿皮:特别贪吃,对不属于自己的食物特别垂涎的样子。

    不好意思姑娘们,想赶到一个节点再发的,可今天有事,明天还要起大早外出,就到这里,大家先看着吧,聊胜于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