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141章 准备

第141章 准备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侠看着家里来了这么多人,一个个都热的浑身透湿却一点不显疲态,心里高兴又酸涩,只是一车残次品布料,就能让他们这么高兴。

    柳川拉拉柳侠,柳侠心领神会地和他一起走到车尾部,一人站一边,按捺着激动,摆出一副一眼就能让别人看出来是故作平静实则很牛气的表情,等待家人的到来。

    柳葳、柳蕤喊着“三叔,小叔”和秀梅一起先跑过来,柳侠和柳川突然同时拉开车后门,气喘吁吁的秀梅跟傻了一样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那一大车的色彩斑斓。

    柳葳和柳蕤目瞪口呆只几秒钟,就欢呼一声扑了过去,趴在车边伸手摸着那些花布大叫起来:“嗷——三婶儿说哩都是真哩,真哩有一大车漂亮哩布,妈,你赶紧过来看呗,这么多,这么漂亮!”

    柳侠嘿嘿笑着,得意地和柳川交换了一个眼神:“我就知道大嫂肯定会被吓傻,哈哈,真哩吧?伯,叔,大哥,嘿嘿……”看到后面走过来的柳长青、柳长春和柳魁同样不敢置信的眼神,柳侠得意地都不知道怎么显摆才好了。

    柳魁也是呆呆地看了足有半分钟,才转过身伸手给柳侠擦了一把脸上的汗,问他和柳川:“孩儿,这一大车都是咱哩?”

    柳侠嘚瑟:“那当然。”

    柳魁还是不太相信:“这么大一车布,这得多少钱哪孩儿?幺儿,你不会又借钱了吧?”

    柳侠十分不在意地笑着说:“哪会呀,别看多,不值啥钱,我这几个月存哩钱正好够,没借。”

    秀梅喘着气,擦着脸上不停流淌的汗珠:“幺儿,这一下就把你多半年存哩钱都又花完了?”

    柳侠轻松地说:“花完就花完了呗,我下月多做几天外业就又有了,挣钱不就是让花哩嘛!”

    秀梅无措而内疚地看着柳魁说:“这,这,咱一下就给孩儿存这么多天哩钱给花完了。”

    柳魁伸手摸着那些布,心虚地安慰秀梅:“没事,钱虽然花出去了,有这么多东西搁这儿放着咧,咱仔细点,顺顺当当把这些布卖了,肯定不会赔,到时候咱重给孩儿存那儿。”

    柳侠吊儿郎当地说:“我可不要哦,就是一车次品,我要是还跟您要钱,让别人知道了不得笑话死我。”

    过来后一直用平静的眼光看着一整车的布和柳川、柳侠的柳长青忽然说:“幺儿,川儿,您夜儿都使哩狠了,过来坐这儿歇会儿,也叫您大哥大嫂好好看看布,您大嫂一路都在想会是些啥样哩布咧。”

    柳侠和柳川都过来,坐在靠着大树的几块石墩儿上,柳长青和柳长春到车跟前看着布,互相递了一个欣慰的眼神,也过来坐下。

    柳川对柳长青、柳长春说:“伯,叔,这么热哩天,您咋也跟着跑来了?我不是专门叫晓慧给您说,光叫俺大哥大嫂来就中嘛!”

    柳长春说:“孩儿,不亲眼看看,那俺会放心?晓慧说,您几个夜儿搬这些布都给使坏了,幺儿使哩睡一黄昏连个身儿都不翻,您伯俺要是不来,这么多布您咋卸咧?”

    车这边,秀梅用手来回轻轻抚摸着布,问柳魁:“这一大车布真哩都是咱哩?”

    柳魁也用粗糙的大手摸着布,点点头说:“真哩。”

    柳侠对一直平静地看着他的柳长青嘿嘿傻笑了一下,想找猫儿问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昨天晚上一夜都没翻身,却发现刚才跟着柳长青一起走过来的小家伙突然不见了,他心里一阵慌乱,本能站起来地向四周寻找,却远远看到小家伙正背对着他们往大街供销社那边跑。

    柳侠扯着嗓子喊:“猫儿,这么热又跑回去干啥咧孩儿?”

    猫儿没听见,他正好跑到马路边,停下等一辆拉煤的大车过去,飞快地跑到了路对面。

    柳葳说:“小叔你别害怕,我过去,孩儿可能是去给你买汽水了。”说着撒腿就跑。

    柳蕤说了声“我也去接孩儿”,跟着柳葳也跑了。

    知道小家伙去了哪里,柳侠一下就没事了,他又对着柳长青笑了笑,有点不好意思说:“我怕孩儿丢了。嘿嘿,伯,其实您不用来,俺三哥跟派出所哩崔所长联系过了,他给俺大哥找哩房子就搁商业街里咧,是他大哥买哩房,原来他侄女卖化妆品啥哩,卖了俩月不中,净赔,咱这儿就没啥人化妆,就不干了,房子现在闲着咧,俺大哥大嫂以后去赶集卖布,回来就把布放那儿,不要钱。”

    柳长青又扭头看了看一大车的布,点点头:“您三哥您俩想哩怪周到,这我就放心了。”他问柳川:“现在这些布咱得先卸了,把车给人家腾出来,对不对?”

    柳川说:“嗯,不过也不用太着急,这是我搁公路局借哩,这种车不多,就他们那里有两辆,我专门借了这辆旧哩,真是多用两天他们也不会着急要。

    我是想叫俺大哥大嫂来认识一下崔所长,他们以后搁望宁街上出摊哩时间多,望宁这两年不正干哩孩儿们越来越多了,咱家不是这儿哩,俺大哥要是长期搁这儿做生意,这些孩儿们早晚得来找事,虽然咱不怕这种小无赖,不过还是有个照应比较好。

    伯,我想叫您先看看这些布,高兴高兴,我再跟俺大哥一起去派出所,除了崔所长,俺大哥最好能跟派出所其他几个人也认识认识。”

    柳魁本身就不是个张扬的,现在随着年龄增加,平日更加内敛,但今天他却忍不住喜形于色,听了柳川的话,他马上说:“那走吧孩儿,咱现在就去,天老热,把房子说好了,您大嫂俺开始收拾地方搬布,你跟幺儿也能早点回家,踏踏实实歇一会儿。”

    柳侠远远看见猫儿和柳葳、柳蕤都抱着东西往这边走,对柳魁和柳川说:“哥,稍等一下,孩儿买汽水回来了,您一人喝一瓶。”

    天气热,又是在正午头儿上赶路,柳长青他们带了三壶水,半路就喝完了,这会儿只是因为太兴奋,所以忘记了口渴得厉害。

    三个孩子抱了三大兜汽水,一人两瓶,柳川和柳魁都是一口气喝完,然后两个人一块去派出所了。

    柳侠给猫儿擦着源源不断的汗珠,心疼地数落他:“这么热,你渴了咋不跟小叔说?小叔跟三叔过去就中了,你看把你晒哩。”

    猫儿小脸儿通红,咕咚咕咚地喝了大半瓶汽水才说:“我个儿小,表面积也小,叫日头晒哩地方也就小,所以就我去最划算;小叔,你快点喝呗,不凉喝着就不美了。

    这一家哩人老抠儿,我刚去哩时候他哩冰柜就没插电,汽水都没荣泽哩凉。”

    一家人喝了冰镇汽水,心情愉快地在树荫下等待。

    大约半个小时后,柳魁、柳川和崔所长过来了,跟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两个年轻小伙子,柳川做了介绍,原来是派出所的民警,过来帮忙的。

    后来柳侠他们知道,这两个年轻人都是合同民警。

    房子空置的时间不长,卖化妆品对房子的影响也不大,自来水也有,所以打扫起来很快,上下两层,下面有两个放化妆品的柜台和货架,楼上还有一张小床。

    柜台是玻璃的,不能用;两个货架却是木头的,平放后可以在上面放置布匹,但大部分的布还是要铺了帆布放在地上。

    柳长青、柳长春被柳魁、柳川和崔所长硬推到一边,无论如何不让他们动手搬运布;柳侠和猫儿也被柳魁命令只许坐在那里歇着。

    柳葳现在干活已经完全顶个成年人了,柳蕤也差不多,柳川把车子倒的正对着商店门,来回不过十来米的距离,又有七个男人一起动手,搬运起来比柳侠他们昨天快多了。

    秀梅只负责在里面指挥着把布分类放在合适的地方。

    柳侠、猫儿和柳长青、柳长春坐在西边一排房形成的一点点凉荫儿里,四流八汗地看那边的人干活。

    柳侠让猫儿把书包里的东西拿出来,自己又挨着看了一遍,然后开始一样一样给柳长青交待:“伯,这一张是布真正哩进价,这是三百块钱,你放着,现在不能叫俺大哥大嫂看见;

    这张是我跟俺三哥参考着那一份,又跟别人打听过行情以后,自己写了一份,我一会儿会把这份给俺大哥大嫂,我就跟他们说这是进价,叫他们看着适当加价,要不就俺大嫂那心肠,得赔个底朝天;

    这钱是夜儿黑跟今儿清早搁俺单位卖布赚哩钱,那三百其实也是,我怕俺大哥大嫂知道了会觉得赚哩老多,坏良心,以后不好意思加价,俺三哥俺俩商量了一下,就先拿出来了三百,剩下这些给俺大哥大嫂。

    伯,我跟俺大哥大嫂说他们肯定不会要,得你跟他们说,叔,你也得帮忙说哦,就说这是第一次做生意,咱心里都没数,叫俺大哥把所有哩钱都归拢好了,等布全部卖完了,咱算一下,心里就有底了,以后要是再继续干,咱也知道加多少价,平时给人家量尺寸哩时候大概多放出来多少合适。

    这是俺队里哩出纳夜儿黑临时做哩账,叫俺大哥大嫂照着这个学学,以后每天卖了多少,都能弄得清清楚楚哩。”

    柳长青接过那一摞皱皱巴巴的纸,一张一张翻着看。

    柳长春说:“幺儿,你刚才是故意跟您大哥大嫂说,这一车布把你存哩钱都花光了吧?”

    柳长青看了柳侠一眼,用拿着那摞纸的手在他头上拍了一巴掌,然后微笑着继续看。

    柳长春叹了口气:“孩儿,你才二十多一点儿……”

    柳侠笑着说:“叔,你知道就中,你知道买这一大车布根本就不会花光孩儿俺俩存哩钱,以后你就别再给俺俩钱了,你过年给孩儿俺俩恁多压岁钱,俺俩都觉得不应该要,我都会挣钱了,该孝顺你咧!”

    柳长春说:“您倆姐都能顾着自己了,您四哥现在一个月也能挣一百多,我哩衣裳啥都是您给买哩,你说,我要恁多钱干啥?”

    柳侠看到猫儿伸着手指头,一样一样在给柳长青算账听,显然,柳长青相信他的存款没花光,但却不相信这一车布那么便宜,他认定柳侠即便没借钱,自己的存款也所剩无几了,他知道问柳侠肯定没用,就想从猫儿那里打开缺口。

    猫儿对数字非常敏感,昨天柳侠和于宝忠算账的时候,他和马鹏程在旁边打闹玩耍,看起来好像完全没注意柳侠那边的情况,但晚上他和柳侠、柳川躺着瞎合计,憧憬柳魁和秀梅可能赚多少钱的时候,猫儿列举出来的价格和数量几乎全部都正确;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又看了一遍冯红秀拿过来的账目,所以现在和柳长青算起账来头头是道,柳长青最终相信了柳侠确实没动用银行的存款。

    四点半,布全部都安置好了,柳川要请崔所长和那两个小伙子去饭店喝杯啤酒,三个人说什么都不肯,崔所长说:“咱望宁以前穷,也不出啥人才,县里各局委都是荣泽城跟北边几个乡哩人,以前俺去局里办个事都比别人难些,最近这两三年因为你搁那儿,俺省了多少力?

    今儿这事算啥?以后用得着我哩地方你别客气,这房子您尽管用着,俺大哥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啥生意能做,万一他哪一天要用,我再给您找地方,放心吧,不难找。”

    对方坚持不去,柳川也没办法,只好放他们走,可没走几步,崔所长突然又回来了:“我忽然想起来,今儿是阴历十二,明儿是十三,望宁现在是阴历逢三起“会”,您想想这多吉利,明儿您把那张床抬出去,早早找个好地方占着,直接可开张了。”

    柳魁和秀梅同时说:“就是啊,我咋忘了咧?”

    一家人刚开始都只想着把布赶紧找个地方安置了,还真没仔细想过在集市上卖的具体事宜,现在经崔所长一提醒,都觉得这事情很紧急,明天一定要开张。

    柳长青和柳魁他们本来是打算让柳川、柳侠和猫儿现在就动身回柳家岭的,现在,就柳侠和猫儿今天早上还积累了一点卖布的经验,第一次试水,还是他们在心里比较踏实点。

    柳川觉得自己也不能走,他根据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这些布在水文队受欢迎的程度判断,明天大哥的生意肯定不会差。

    同样是中老年妇女,望宁附近乡村的和水文队的可不一样,她们中相当一部分人在同时看上某件东西时可不会互相谦让,一言不合揪着头发厮打起来的可能性不能忽视,大哥第一次做生意,还是多几个人镇着场子比较好。

    柳长青、柳长春肯定不会走,柳长青虽然几十年没再做过生意,但少年时代那么多年的经历在哪里放着呢,有他在,所有人都觉得心里踏实,所以虽然非常不想让父亲和叔叔跟着他们在这里遭罪,柳魁和柳川都没说让父亲走。

    柳长青不走,柳长春肯定也不会走,他今天来没帮上忙搬东西,希望自己明天能替他们做点什么。

    柳葳现在相当于大人,柳魁和秀梅第一次做生意,他绝对不可能离开。

    讨论的结果,大家都认为让柳蕤回家比较合适,这么多人都不回家,家里人肯定不放心,得有个人回去送信;

    他们今晚肯定是要睡在放布的这个房子里,这房子跟个大蒸笼一样,柳蕤身体弱,还是回家住在凉爽的窑洞里好。

    柳蕤愤怒地抗议:“我啥时候身体弱了?我早就好了,我不走,我也想看咱家第一回卖东西咧。”

    柳侠看着猫儿,试探着说:“孩儿,奶奶肯定可想你,你跟您小蕤哥一块儿回去吧?”

    实在太热了,而且晚上肯定蚊子非常多,柳侠不想让猫儿在这里受罪,但也不敢直接说,就想找个听起来让小家伙不好拒绝的理由。

    猫儿一点都不生气地说:“你还是幺儿咧,奶奶也可想你,你跟俺一块儿回去呗。”

    柳侠呼噜了他一把头发:“气人包。”

    猫儿说:“明儿咱回去就能陪奶奶好几天了,咱要是都不搁这儿,没人给大伯跟娘看摊子,奶奶还不放心咧

    柳长青说:“都留下吧,您妈初一、十五都要给菩萨上香,她只要想到明天是十三,就知道咱为啥都不回去,就不会着急了。

    第一回做生意,连我跟您叔都觉得可稀罕,孩儿想看看也正常,别叫孩儿走了。”

    时间还早,柳川开车,柳魁和秀梅、柳葳、柳蕤一起去秀梅娘家,请何家梁帮忙弄个大点的临时的架子,明天可以把布放上去,那个床太小了,放不了几样布。

    他们走后,柳侠和猫儿去买了凉席、尺子、剪刀和灭蚊片,他们一层就点了五个灭蚊片,屋子很快就被白色的浓烟充满了。

    两个人大笑着跑出来,让坐在门口台阶上的柳长青和柳长春等着,他们去买雪糕。

    看着两个人互相追逐嬉闹着跑在望宁尘土飞扬的大街上,柳长春说:“哥,有时候我会想,是不是猫儿上辈子是个有大功德哩好人,小红跟玉兰因为啥亏欠了他,要不,老天为啥要把小红跟玉兰收了去,让猫儿能跟着幺儿咧?

    这世上,就是那些父母双全、被一家人娇惯着哩孩儿,有几个能跟猫儿这样,成天都过哩这么高兴这么好?”

    柳长青说:“嗯,可能吧,不过小侠也一样,要是没咱这么聪明懂事哩猫儿跟着他,他也不会整天价都恁高兴,猫儿是小侠哩开心果,我看他现在可多时候都开始照顾小侠了。”

    柳魁他们是吃过饭才回来的,带回来两张1.5*2的板子,是秀梅的父亲和大哥临时为他们合的,还有两个配套的架子。

    柳葳说:“小叔,猫儿,您俩哩写字台跟大立柜做好了,俺大舅说您给哩钱老多,还给您做了个书柜,也是照着您给他哩那些画上哩样式做哩,俺都觉得可美,俺三叔说他过几天就回来给您拉。”

    柳蕤说:“猫儿,你老美呀孩儿,你跟小叔那屋儿比别人结婚那屋儿还美咧,俺大舅这回给您做哩新家具往里头一放,才像新房咧!”

    猫儿美滋滋地说:“你要是待见就赶紧结婚呗,您舅舅恁好,你结婚他肯定会给你做可多漂亮家具。张丹丹恁待见你,你说娶她她肯定愿意。”

    柳蕤翻了个白眼做呕吐状:“呕,恶心,不准搁我跟前提她,俺妈说那种差池哩疯子女生,我要是敢理她,就把我哩腿打折。”

    晚上,秀梅自己睡楼上,一群男人们睡下面,虽然是躺在地上,他们依然热的睡不着,当然,为明天的开张兴奋也是一个原因。

    柳魁和秀梅,心中更多的却是不安甚至是隐隐的恐惧,第一次做生意,这种忐忑无法避免。

    柳长青在黑暗中拍了拍柳魁的手:“好好睡吧,咱卖哩是实实在在、谁家都得用哩东西,这种东西,价格你只要计算好了,一般都赔不了。

    我就见过一家,因为铺子里有很多日本货,当时全国都号召抵制日货,没人去买他们家哩东西,他们关门了,恁多年,我还没见过第二家咧。

    秀梅自己不都说了,恁大一块布,够给个大人做一件衣裳了,才一块多钱,如果她见了,肯定也会买。”

    柳魁觉得不好意思,快四十岁的人了,做点事,不但要一家人为自己保驾护航,还得要父亲来安慰自己。

    他说:“我知道伯,你放心吧,孩儿倾家荡产哩给咱弄回来哩东西,我不会叫赔。”

    第二天的生意,柳侠预料到了会很好,但没想到会那么好,他高兴得连身体都觉得轻盈起来了,所以他带着猫儿去给家人买冰镇汽水,在喧嚣拥挤的人群里穿梭时,居然可以体会到飞翔一般自由自在飘然世外的感觉,直到那个抱着孩子、额头上带着伤的女人出现在他面前

    作者有话要说:会:集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