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153章 为人父者

第153章 为人父者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凌还以为柳长青是认为他作为旁观者看得比较清楚,想仔细问问他于丹秋的事,没想到柳长青的目标居然是自己,他楞了好一会儿才说:“我跟小海不一样啊伯,小海是艺术家,我是军人,小海谈好了就让他先结婚呗,我又不在意这个。”

    柳长青说:“你不在意俺在意,小海在意,你问问,小海会不会把你闪着,自己先结婚。

    再说了,军人不是人?军人就不能谈恋爱结婚?我也当过兵,我当兵哩时候全国还没解放,还打着仗咧,部队上那些首长,还不照样都是一大群孩子?我跟您妈也是那时候结哩婚,部队还鼓励咧!

    震北他父亲跟大哥都是军人,现在还都搁部队咧,震北他们兄弟姐妹好几个,他父亲原来不照样带兵打仗?

    震北他大哥比您大哥大十岁,有他哩时候抗日战争还没胜利吧?那么艰苦哩战争年代,军人都照样结婚生孩子了,现在和平年代,您就忙哩连个谈恋爱结婚哩空都没?”

    柳凌被说的哑口无言,求救地看了一圈。

    可平时都很疼他的一家人,这会儿没一个替他说话的,哥哥们嫂子们都看着他笑,孙嫦娥则是有点忧心忡忡的,侄子们一个个居然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幸灾乐祸模样。

    柳凌正为难,柳侠说话了:“伯,时代不一样了,您年轻哩时候,十五六岁就结婚生孩儿一点也不稀罕,可现在不中了啊!

    咱小葳也十六了,他现在别说结婚了,就是谈恋爱,恐怕咱一家都得愁死了,大哥,你恐怕得打孩儿一顿吧?”

    柳魁看着柳葳,笑着说:“腿直接打折。”

    柳葳过来扒在柳魁肩上问:“伯,你是不是成天就巴着有个机会把我哩腿打折咧?俺小叔一说,你接哩这么顺溜儿。”

    柳魁说:“没巴着,不过你要是现在敢谈恋爱,真就得打折。”

    柳葳一下蹿到了柳长青身后:“哎呦呦,这是啥世道啊?俺妈十七岁就来咱家了,谁都待见,我这马上就十七,连个谈恋爱哩念头都没咧,就被自己老爹合计着要把腿给打折,没法过了没法过了。”

    秀梅跳着过来打柳葳:“你个小鳖儿,你再给我说一句,你再给我胡说一句试试!”

    柳葳跳过柳长春和柳凌爬到了炕的最里角:“妈,你打我干啥?我这是在赞美你勇敢追求爱情啊!”

    秀梅给气笑了,用手里的一个小红薯去扔柳葳:“小鳖儿,你还敢给我胡说?”。

    柳葳伸手接着,揭着红薯皮咬了一口:“谢谢你啊妈,可筋,可好吃,小蕤,你也吃一口孩儿,看看咱妈多向我。”

    一家人都被柳葳逗得大笑。

    柳侠非常得意地说:“所以呀伯,你看看,俺五哥也不能跟震北哥他爹他哥比,现在大城市哩人,快三十结婚才正常。”

    柳海也跟着帮腔:“国外搁这事上特别自由,有十八岁就结婚生孩儿哩,也有可多三四十也不结婚哩,就是一辈子不结婚,也没人说啥闲话,大家都觉得结不结婚是别人自己哩事,其他人都不该管。

    至于我跟丹秋,伯,妈,还早着咧,咋也得等我回国吧?所以您不用因为我逼俺五哥结婚,我可不想俺五哥因为我匆匆忙忙找错了人,一辈子都不幸福。”

    正把睡着的小胖子撒尿的柳钰说:“大伯,幺儿跟小海说哩对,您别催小凌。

    咱小凌这么好,你跟俺娘根本用不着发愁,您要是催哩太紧,小凌孝顺,他要是为了叫您高兴,使急慌忙找个不称心哩结了婚,那咋弄咧?叫咱小凌慢慢找个好哩,只要他以后能过哩好,结婚晚点就晚点呗。”

    孙嫦娥说:“孩儿,话是这么说,可,可小凌也二十六七,一眨眼就三十了,他要是没个着落,您大伯俺真是老不放心啊!”

    柳川咧嘴问柳魁:“小凌明明才过了二十五周岁,最多虚到二十六,咋叫咱妈三下两下就给算到三十了”

    柳钰说:“我就没看见过能配得上咱小凌哩人,连我都看不上,小凌会看上?”

    柳长青说:“过日子又不是光看样咧,你咋能替他看咧孩儿?

    人心地好,品行好,俩人谁心里都有谁,分开哩时候互相惦记着,搁一块儿哩时候觉得舒服顺心,这就是两口子了,这可不是光看模样就能看出来哩。”

    柳侠说:“对呀伯,俺五哥现在就是还没遇到分开了能叫他总惦记着、搁一块哩时候又觉得舒服顺心哩人嘛,你说,根本就没遇见,他跟谁谈恋爱,跟谁结婚?”

    柳长青无奈地笑着说柳侠:“孩儿,你是非叫您五哥打光棍才高兴不是?我说啥你都能跟我缠出理来,可你就是不想您五哥都多大了。”

    猫儿替柳侠辩护:“俺小叔想了呀,俺小叔成天跟我说,五叔也不知道会给我找个啥样哩五婶儿,要是万一俺五叔没防住,找个对他不好哩,俺小叔说,他就替俺五叔给她打跑,咋都不能让她折腾俺五叔。

    反正俺小叔是最小哩,打了嫂子最多被人说糊涂蛋不懂事儿。”

    孙嫦娥指着柳侠跟猫儿说:“我打死您俩小鳖儿咧,您嫂子都搁这儿坐着咧就敢胡说,再说了,您成天价都给我想点儿啥?猫儿你个小孬孙就不能盼着您五叔找个好哩?”

    猫儿猴子似的翻过柳凌,端端正正坐在窗户前,对着菩萨双手合十:“菩萨,你看俺奶奶多厉害,你赶紧给俺五叔找个好媳妇吧,要不俺奶奶就打死小叔俺俩咧!”他说完拉着柳凌往这边拽:“五叔,你也来求求菩萨呗,叫菩萨保佑你找个好媳妇,省得小叔俺俩挨打。”

    柳凌坐在猫儿身边,学着猫儿的样子,双手合十对着菩萨,只是不出声,就那么一直静静地看着菩萨恬淡慈祥的面容。

    孙嫦娥还有点想再问柳凌几句,被柳海给打断了,柳海从包里倒出来一大堆的瓶瓶罐罐,然后开始强势推销,全都是他听说适合中老年人吃的补充各种微量元素,据说能延年益寿的,理论根据是:“世界卫生组织公布哩数字,欧洲人平均寿命比中国人多快十岁,他们那儿哩饭没咱哩好吃,肯定就是因为他们经常吃这个。”

    最后,柳长青、孙嫦娥、柳长春一人十瓶,有效期,三年。

    柳海拿了两瓶想递给柳魁,柳魁晃着大巴掌问他:“你觉得大哥老了?”

    柳海嬉皮笑脸把手转了个弯递给柳川:“三哥,咱明儿不是得去看太爷嘛,你看咱拿几瓶这合适不合适?”然后他得意地冲柳魁挑眉笑。

    柳魁站起来使劲按着他的脑袋呼噜了几把:“这说起来都二十多了,咋还是跟个小孩儿样咧?”

    柳川接过瓶子看上面的字,一个也看不懂,泄气地放在桌子上:“再合适不过,就冲是你恁远带回来哩,哪怕没一点用,太爷也会高兴;正好,我从王先生那里给太爷拿哩药明儿也得送过去咧,再拿几斤垛子肉,治病哩,营养哩,好吃哩,齐了。”

    柳长青顺手又给柳川抛过来两瓶:“给,我身体好用不了这么多,给您太爷多拿几瓶。”

    柳长春把自己跟前的两瓶推到柳长青跟前:“哥,你以前受过伤,前几年腿又摔断过,你多吃点吧,我年轻几岁,不用天天吃。”

    柳海说:“您别搁这儿来回推了叔,我肯定不会再过三年才回来,我回来再给您带,您要是觉得好,写信给我说,我啥时候都能给您寄。”

    猫儿举手:“我现在就给你说,六叔,你回去给俺小叔先寄十瓶呗,俺小叔这么瘦,得多吃点。”

    柳葳对着猫儿说:“孩儿,你就是向小叔,也得看看是啥东西吧?这可是药啊!”

    猫儿非常理所应当地说:“是营养药,小叔就需要营养嘛,他太瘦了。”

    柳侠把摊开的右手在猫儿脸前晃:“刚才您大伯给六叔伸这个你看见没?你居然想让小叔吃中、老、年人营养品?你个臭小猫是不是皮痒了?”

    猫儿眨巴眨巴眼,一把掀开自己的衣服把脊背露出来:“哎呀就是,可痒可痒,痒死我了,哎呀呀痒死了痒死了,谁给我挠挠?”

    柳侠咬着牙上下左右地给他挠,猫儿舒服地扭来扭去哦哦啊啊。

    柳海咧嘴:“幺儿,惯到天上去啦——!”

    柳长春摸摸猫儿的脸:“气人孩儿呀,你咋这么会作闹您小叔咧!”

    猫儿转身坐在柳侠腿上,两腿环着柳侠的腰,搂着柳侠的脖子蹭:“嘿嘿,小乖叔,到你老了我给你挠哦!”

    看热闹得差不多了,时间也晚了,柳长青让孩子们去他们自己住的窑洞随便玩去,他和孙嫦娥该歇着了。

    一进到他们自己住的窑洞,柳钰就问:“小凌,你将对着跟菩萨看了恁长时间,你都跟菩萨说哩啥?”

    柳魁、柳川同时对柳凌喊:“小凌别说,说出来就不灵了,小钰,你个傻孩儿,以后可不兴问人许愿哩事。”

    柳钰扑在炕上嚎:“我老想知道小凌想啥哩嘛,我老怕小凌找个跟刘冬……,咳咳,我老怕小凌看走眼呀,要真找个外光里毛对他不好哩,那可咋弄啊?离婚这事不光丢人现眼,还伤心难受啊!”

    柳茂也被柳川给拉了过来,所以柳钰不想提刘冬菊的名字,柳茂离婚后,柳钰对他的态度一下就恢复到了从前兄弟友爱时候的样子。

    在徐小红意外去世之前,柳茂一直都是个称职的好哥哥,柳钰再生他的气,也恼不到心里去,再加上柳魁的讲解与开导,柳钰现在很后悔以前他生气时对柳茂口不择言说的一些狠话,所以现在他非常注意,不去触及哥哥的痛处。

    柳钰当初对柳茂最不满的事情有两件,一是他对猫儿的态度,二是他让家里花了那么多钱娶了刘冬菊,却把日子过成那个样子,让柳长青和孙嫦娥一直为此愧疚自责。

    柳茂离婚的时候,柳魁专门和柳钰谈了一次,柳钰才想明白,柳茂当初在多次抗争无效的情况下答应娶刘冬菊,有赌气的因素,但更多的是:他不想再让家里为他的婚事花钱了。

    本地的规矩,相亲成功的男女,不管男方为女方买过多么贵重的东西,付出过多么丰厚的彩礼,如果是男方主动提出解除婚约,女方一分钱都不用退,当然,也有女方很骨气地主动退回彩礼的,不过很少见罢了;

    反过来,如果是女方提出的,刻薄些的男方哪怕把两人玩耍时一起吃过的饭都折合成钱要求退回,女方也没讨价还价的份。

    柳长青为了柳茂的婚事,光是委托媒人就花费了不少点心钱,更不用说他们开始觉得女方人还算不错,为了稳着女方和柳茂继续交往,每次给人家的见面礼了。

    那时候见面礼一般是现金二十元,柳茂因为是再婚,又有个孩子,如果对方是未婚女子,要求就更高些,每次都是三十。

    柳家给刘冬菊的彩礼是逐渐累积成一个巨大的数目的,柳茂如果坚持不肯和刘冬菊结婚,不仅是这次花费的彩礼钱回不来了,柳长青和柳长春一定还会给他寻找其他的女人,前面的过程将继续。

    柳钰自己现在结了婚,有了孩子,和玉芳夫妻恩爱,回想一下当初二嫂活着的时候柳茂的生活,再设想一下如果玉芳有个意外自己可能的心情,柳钰也开始体谅二哥的心境。

    至于现在柳茂和猫儿的关系,柳钰非常高兴:二哥没有提出要回猫儿。

    如果柳茂提出要回猫儿,不管怎么理解他,柳钰觉得,他对二哥的恼怒一定会超出当初他不肯接纳猫儿:猫儿是小侠的,无论谁因为猫儿让柳侠伤了心,柳钰都不能接受。

    院子里,和柳侠、猫儿、柳葳、柳蕤一起撒尿回来的柳海被柳长青单独拦住,堂屋已经没人了,柳长青让柳海坐在炕上,和他说话:“孩儿,法国那地方不太平?光天化日哩就有人当街抢劫?”

    柳长青怕孙嫦娥担心,当时主动把话题转移到孙嫦娥现在最关心的柳凌的婚事上,吸引了孙嫦娥的注意力,柳海以为他也已经把这一茬给忘了呢,没想到他还记着呢,柳海也不想父亲担心,所以一叠连声地否认:“没有没有,没有啊伯,我去了快两年,也就碰见这一回。”

    柳长青摆摆手:“孩儿,你不用恁害怕,我没想着要是那儿不太平就叫你回来,这世界,到哪儿都有好人有恶人,躲是没用哩,我就是想交待你几句。

    你搁那儿人生地不熟,出了啥事连个商量哩人都没,以后不管有多大哩事,你都得自己学着拿主意了。

    孩儿,出门在外,平安永远是最重要哩,咱搁外头不招惹是非,但也不能因为怕事就吓哩成天价低三下四忍气吞声哩过日子,那样哩日子还不如一条狗咧,对不对?”

    柳海点点头。

    柳长青继续:“可人要扬眉吐气地过生活,搁别人哩地界,尤其再是世道不多太平哩地方,不容易。

    我教你一句老话,‘能大能小是条龙’,明白啥意思吧孩儿?

    龙吞云吐雾呼风唤雨,上能升天下能入地,咱觉得它无所不能,可就是它,如果走了背运到了绝处,也会变成个小长虫沉到水底,先保着自己不死。

    你搁外头也是这样,该硬哩时候硬,该软哩时候咱也得弯弯腰,啥时候该能折不弯硬对硬,啥时候该弯个腰先保着自己平平安安,我没搁你跟前,没法一点一点都教你,这个分寸你得自己拿捏,知道不孩儿?”

    柳海又没出息地掉起了金豆子:“知道了伯,我,我可想您,可想咱家哩人,我可想早点回来……”

    法国比中国富裕很多,这是事实,可却并非传说中浪漫如天堂的地方,尤其是对于一个发展中国家的亚裔留学生,其中的艰苦辛酸,只有亲历者自己才知道是什么滋味。

    柳长青帮他擦了泪:“孩儿,你不光要学本事,还得要平平安安回来,别叫您妈操心,要是你搁外头有个啥长短,我宁愿你啥都不会,就搁我跟前吃糠咽菜、穿着补丁衣裳过一辈子,只要你平平安安就中,听见没?”

    “听见了伯,我不会,我知道分寸,您别替我操心。”

    “至于那个姓于哩闺女,你觉得人好,就好好跟人家谈,谈好了咱就明媒正娶地接回家。

    不过我看那些杂志上也说,有好多出去哩中国人,为了入外国国籍,就娶或者嫁个外国人,不管对方是啥人,只要能有个结婚证能办个外国户口就中。

    小海,咱家不兴做这种事,要不是因为待见,别说是一个户口,就是一辈子哩荣华富贵锦衣玉食,咱也不能娶。

    孩儿,人这一辈子,就算是活一百年,能吃多少喝多少穿多少?至于为了点身外之物就把自己给卖了吗?

    您几个要是谁在外边做了这种事,以后就永远别回来了,搁外边也不用跟人家说您姓柳。”

    柳海说:“我知道伯,我不会,丹秋追我大半年我都一直没应声,后来我是真哩觉得她可好,我可待见她,才开始跟她约会,我搁信里给俺五哥都说了,俺五哥怕万一我看走了眼,叫我先别跟您说,等真觉得这一辈子非她不娶哩时候,再把人带回来叫您看。

    我不会入外国国籍伯,我搁中国长这么大,要去对着人家哩国旗或女王像宣誓效忠,就是您不说我,我自己都可膈应。”

    柳长青拍拍他的头:“那就中孩儿,记着,咱家再穷,也不缺你哩一口饭,要是觉得搁外头老不美,过哩不顺心,就回来,其实,人要是心里知足敞亮,搁哪儿都能活可好。去睡吧孩儿。”

    “嗯,我知道伯。伯,丹秋对我说,如果我回国,她就跟着我来中国生活,如果咱家人不待见我娶个外国儿媳妇,她就加入中国国籍。”

    柳长青笑了:“孩儿,看来你遇见了个真心待见你哩好闺女,既然这样,就好好对人家,别辜负了人家对你哩好,改国籍啥哩不用,人只要好,不在那一张纸上写哩是啥名儿。

    对了小海,我再问你个事儿,你没给猫儿买个礼物?”

    柳海也笑起来:“伯,不给谁买都中,要是不给猫儿买,幺儿还不吃了我?”

    柳长青说:“那你将咋就光给了小莘跟仨小哩咧?”

    柳海看看窗户外,没人,才开始说:“幺儿啥都想给猫儿最好哩,可猫儿除了幺儿,啥都不稀罕,所以我给他哩礼物比较特别,等我走那天我再拿出来,要不,幺儿跟猫儿都不会要。”

    柳长青问:“是钱?”

    柳海惊奇:“你咋知道咧伯?我还以为谁都想不到我会拿钱当礼物给孩儿咧。

    嘿嘿,跟我给俺妈您俩哩差不多一样多,只不过,给您哩我都叫震北哥换成了人民币,我打算到除夕黄昏再给您咧!

    给猫儿哩是美元和德国马克,这样,我就说给猫儿稀罕着耍哩,幺儿他俩就不会拒绝了。

    我出国哩时候,孩儿他俩应该是把他们全部哩钱都给我带上了,幺儿从小就想让猫儿比别人过哩好,一辈子都吃穿不愁,我多给猫儿点钱,幺儿心里踏实,就不会成天恁辛苦哩偷偷干私活了。”

    柳长青说:“小海,您兄弟几个以后哩日子长着咧,你现在一个人搁外头不容易,现在你先顾好自己就中了。

    幺儿就是再疼猫儿,也不会叫你搁外头苦巴苦熬哩省着钱给猫儿,你以后再回来,给孩儿买个稀罕好看哩衣裳就中,幺儿肯定就可高兴。

    至于家里,您大哥大嫂卖布赚哩钱俺都花不完,以后搁钱上,你就别惦记家里了,给您妈俺哩钱,你别拿出来了,俺俩不要,你回去后,手里还得多少有几个钱放着,以防万一。

    孩儿,人家说,皇家爱长子,百姓疼幺儿。

    幺儿是咱家最小哩,可咱穷,孩儿搁咱家也没娇惯过,没享过啥福,还小小年纪就开始挣钱贴补家里,您妈俺都觉得亏待了孩儿,可俺俩这个年纪,现在也做不了啥帮他了,最多以后他有了孩儿们,俺给他看好养好,您要是都记着孩儿对您哩好,您几个当哥哩,以后有本事挣大钱了,帮帮孩儿,叫他清闲些。”

    柳海说:“伯,我搁法国存哩还有钱咧,回去不会饿着。

    对咱幺儿,你放心吧伯,俺几个以后都会对孩儿好,还有猫儿,俺啥时候都会帮幺儿护着孩儿,不会叫他遭罪。”

    柳长青站起来:“您几个啥样,我跟您妈都知道,去睡吧孩儿,记着这几天搁您妈跟前别说那些不顺心跟危险哩事,要不就她那心思,你走了后,她一个安生觉都别想睡了。”

    柳海也没给娜娜买礼物,但柳长青没问,柳海也不解释。

    对于娜娜,柳长青可以做到一视同仁地对待,但他知道,短期内,几个已经长大懂事,又全程见证了柳茂第二次婚姻的几个孩子肯定做不到,他不会强迫他们,孩子们的表现已经够好了,他不能要求孩子们做完全违背他们内心感受的事情。

    这让柳长青在自己对待柳茂第二次婚姻的事情上,更加内疚自责:孩子们都能看清楚的事,自己却因为固执己见,让柳茂平白经受了七八年的煎熬,七八年啊,人这一辈子能有几个七八年哪!真是让这孩子受苦了。

    柳海则是非常坦然:他干嘛要给那个不要脸的赖渣娘儿们的闺女买好东西?他那么好的小侄儿们还没来得及都给买呢!

    作者有话要说:长虫:蛇。

    将,或将将:刚才。和我们现在说的‘将’是‘即将,将来’是意思正好相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