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165章 柳川的房子

第165章 柳川的房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侠出去了十来分钟,回来的时候特高兴:“王阿姨他们单位刚开完会,房子已经分好了,她要到咱们喜欢的那套了,二楼,一百五一平方,咱需要再交一万三千三,阴历正月底最后一天前须全部交齐,王阿姨让咱们把钱准备准备,越早交越好。”

    “哦嗬——,小孬货们有新房子住喽——”猫儿欢呼着爬了起来:“小叔,咱现在就去取钱吧?”

    柳侠扔了羽绒服钻进被窝儿,把猫儿也给拽下来:“不着急,咱先睡个暖和觉,商量商量再说。去年工资普调,还补了半年的,我大概算了一下,你三叔现在手里应该有三千块钱左右,一会儿让他把家底全都给拿过来,咱们和他一块去看看房子,让你三叔高兴高兴。”

    猫儿点头:“行!”

    柳侠伸直了腿感叹:“奶奶的,才一年多,工资就涨了那么一点点,房子就贵了好几千,你三叔这套房没咱们的大,可钱顶咱们两套了。”

    猫儿说:“对,所以你给三叔买这套房买着了,以后肯定更贵。”

    柳侠做痛心疾首状:“可是我可爱的人民币们啊!土地局怎么他妈这么黑啊,就是点破砖头摞起来,那么一小片儿就要一百五啊他们!”

    柳侠忘记了,他的房子之所以那么便宜,主要是他们的房子盖在自己单位大院里,没有地皮钱,水文队又有钱,补贴的多。

    不过,房子这一年多贵了不少也是真的。

    猫儿抚着他的胸口安慰:“没事小叔,你再等两年半,等我一上大学就给你挣钱回来,咱存折上人民币会越来越多。”

    柳侠翻身搂着猫儿:“大乖猫!”

    买房子是大事,柳侠想了很多,他觉得,如果房钱全部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出,以柳川的性格,估计得内疚惭愧一辈子, 而且如果别人知道房钱全部都是柳侠拿的,没准就有人会说柳川没本事,虽然看着有个房子怪跩,其实自己一分钱都没有,全靠着挂扯家里兄弟才弄到的;

    如果让柳川拿点钱,哪怕再少,柳川心理上会轻松很多,真有人问起来的时候,柳川说房子是自己买的,家里兄弟帮忙凑的钱,外人没话说,关键是柳川自己也会相对心安理得一些。

    交第一批房款的时候柳侠没给柳川说,那时候普调的工资还没补,为了苏晓智的婚事,苏晓慧又拿回娘家了五百,柳侠估计当时柳川和苏晓慧恐怕一千块钱都有,如果他说了买房的事,除了会带给让柳川和苏晓慧巨大的压力,其他没一点好处。

    柳侠和猫儿睡到三点,俩人一起床柳侠就给柳川打了电话,问柳川现在有多少钱,他想借着用一个月,具体什么事,等柳川来送钱了再说。

    柳川不到一个小时就把钱送过来了,三千三百块,他所有的存款加上家里全部的现金都拿来了,柳侠有存款柳川是知道的,所以柳侠这么突然地开口向他借钱,让他以为柳侠出了什么事,担心坏了。

    柳侠和猫儿笑嘻嘻地坐柳川车上让他去工商银行,不管柳川怎么问,他们就是不说借钱到底是干什么用。

    猫儿取了一万五,然后让柳川开车送他们去土地局。

    柳侠从土地局出来,两个人又赖着柳川让他拉着去工会东边。

    在两栋已经封顶的家属楼院外下了车,猫儿带着头在前面跑,看上去熟门熟路,看现场的大爷看见他和柳侠,还笑着打了声招呼,柳川疑惑不已,问柳侠来这里干什么,柳侠只是咧着嘴笑,就是不告诉他。

    猫儿跑进南边那栋楼的东边第二个门洞,跑到二楼西户,从已经装好了玻璃的窗户里向下喊:“三叔,快点,快上来。”

    柳川上来了,看着已经粉刷了一遍白色涂料的宽敞的客厅说:“幺儿,我想起来了,这是土地局的家属楼,楚国友他大姑父在土地局,报房子的时候他说凑不够钱不打算要了,楚国友就让他报了转给自己,结果该交钱的时候他姑父又自己交了,楚国友他老婆因为这个跟他生了好长时间的气,咱们来这里干什么?”

    柳侠跑了一圈,把尚未喷漆的房门全部打开:“三哥,你先挨着看一遍,感觉一下这房子怎么样?”

    柳川说:“这还用特地去感觉吗?一进来就能感觉很通透舒服,虽然没你的房子大,可也够宽敞了,卫生间和厕所也是分着的,阳台这么大,每个房间和客厅都是亮堂的,比我们单位的家属楼好太多了,幺儿,你,你不会是……”

    猫儿跃起来扑在柳川背上:“嘿嘿,三叔,你可喜欢吧?小叔我们俩也最喜欢这套,这是最大的,一百二十二平方,小雲和小雷来了随便折腾都够用,孩儿也不用害怕去屙一泡就让蚊子咬一屁股疙瘩了。

    你看,小叔我们俩设计的是那俩孬货住那一间,比北边那间宽半米,能放一张跟我们那个一样的特大号写字台,他俩以后写作业就有地方了。”

    柳川背着猫儿,无法置信地看着柳侠:“幺儿,孩儿,你们俩这是,这是给我买的房子?”

    柳侠做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说:“什么叫我们俩给你买的房子,是你自己买的房子,刚才那钱不是你自己拿的吗?我只是利用职业之便给你找到了一个买到房子的机会而已。”

    他说着说着就又恢复了平时在柳川跟前的孩子气,邀功似的说:“哥,怎么样?不错吧,除了不是最好的楼层,其他都是最好的。

    其实,我和猫儿都觉得二楼好,当然,如果地坪再抬的高一点,再有个小院子,一楼就是最好的了,现在不是没这样的一楼嘛,那二楼就是最好的了。”

    柳川从震惊中回过点神来:“那幺儿,这房多少钱啊?土地局一百来号人呢,这一栋楼应该是四十八户吧,你怎么弄到的啊,还是这么好的户型和楼层?”

    柳侠吹了一声欢快的口哨:“空房子里太冷了,三哥,咱回去慢慢说,乖,来,让小叔背着,咱回家暖和了。”

    猫儿从柳川背上跳下来,又跳上柳侠的背:“三叔,六叔把小叔轰得非得想要装房子,你这房‘五一’交钥匙,到时候咱们一起装吧?”

    柳侠能买到这套房子纯属偶然,他是年前去王东平家里,给她送尚诚县土地局那个沙盘的回扣的时候,正好王东平和爱人魏永福正在为交不交集资楼的第一批房款而伤神。

    王东平夫妇现在住在荣泽师范的家属院,是单位原来分给魏永福的房子,房子现在看起来有点小,三室一厅只有七十多平方,但环境非常好,安静,周围绿树成荫,是在校园内的休闲区又单独圈起的一个院落。

    王东平两口子纠结的,除了现在土地局的家属楼环境不如师范学校的,还有一个原因,甚至是最重要的原因:魏永福八月份刚调进教育局当书记,土地局的家属楼北面就是教育局今年国庆节才交工的家属楼,两栋楼之间相隔不到十五米,两家在一个院子里,共用一个大门,王东平和魏永福夫妇都是单位领导,家里平时来来往往的人比较多,可能经常会提点礼物之类的,如果被单位里的人看见,影响不好。

    可集资楼单位多少都是要补贴一部分的,王东平还有资格分到比较好的楼层和户型,如果白白放弃,他们觉得有点亏;可如果要了,住进去又有诸多不便,所以两口子一直拿不定主意。

    还有一个原因,魏永福在师范学校的房子是分配的,如果他们有了自己的房子,那套房就得退回学校,师范学校的住房也很紧张,等房子的人多着呢。

    这么小的荣泽县城,买房子这样的大事瞒不住。

    王东平夫妇有钱,只要有机会,他们随时可以买房子,所以他们一边觉得不要可惜,一边又不太甘心花那么多钱买一套住着不满意的房子。

    两个人对柳侠的人品非常信任,他去的时候也没故意中断话题,还征求柳侠的意见。

    柳侠就说:“大姐,你不满意,可以转给你们亲戚朋友或单位同事呀,他们再给你点转让费,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魏永福说:“我们想了,不合适,我们俩都是尚诚的,在荣泽没有比较亲厚的亲戚;如果转给你大姐的同事,你大姐是副局长,能挑选好户型好楼层,她如果露出一点转让的意思,想要的人肯定不止一个,到时候给谁?给一个就得得罪好几个,得不偿失,那还不如干脆不要让单位分配的好。

    你大姐一调过来就是副局长,我们又算是外来的,她单位本来就有很多人不服,如果因为这个再得罪人,太不划算了。”

    柳侠当时也顾不得万一被当面拒绝会没面子了,鼓起勇气说:“现在能有地方买一套集资房特别难,如果就这么白白放弃太可惜了,大姐,如果你们最后决定要,那我就不说了;如果你们不想要,那转给我行不行?我会给你们合理的转让费。”

    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柳川的房子就这么赶巧的有了,房子当时已经快封顶了,土地局要求先交五千,柳侠第二天就把钱给王东平送过去了,还多加了一千块的转让费,王东平夫妇说什么都不接。

    当初王东平只是举手之劳,顺便把自己原来的单位做沙盘的活儿介绍给了柳侠,根本没想过回扣的事,柳侠却按规矩一分不少地把提成给她送了过来,让他们觉得柳侠虽然年轻,却是个有诚信、非常值得交往下去的人,既然希望以后以朋友的身份继续相处,他们觉得如果拿柳侠的转让费就太薄情了。

    王东平死活不要钱,柳侠也只好作罢,大家都生活在荣泽,来日方长,他以后有的是机会报答王东平。

    不过,几天后王东平对柳侠说,虽然她有资格分到三楼和四楼,但如果决定把这套房子转让给柳侠,她想还是不要报最好的楼层,那样太扎眼,对王东平和以后要住房子的柳川可能都不大好。

    柳侠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只要面积大点、不是顶层就行,我两个小侄是双胞胎,费力的很,连荣泽都不爱来,住楼上他们肯定也不习惯,您就要一楼或二楼吧,方便他们俩以后在院子里玩。”

    从第一次交房款到现在分配房子,中间隔着好几个月,柳侠和猫儿去看了好几次房子周围的环境,他们发现,一楼地坪起的不高,可能会潮,而且不单独圈院子,所以要一楼没什么意思。

    土地局家属楼南面的单位,最高的办公楼是三层,在最南面,后面是一大片空地,就种了点花和树,一点不会影响到土地局家属楼的采光,柳侠和猫儿都觉得,在这栋楼里,二楼是最好的楼层。

    这么大的喜事,柳川忍不住在半路就下车打电话告诉了苏晓慧,柳侠他们回到家刚把锅放上去开始熬稀饭,苏晓慧就来了,她真的不敢相信,他们居然这么快就要有一套房子了,还是那么大、那么好的房子。

    柳川把王东平给柳侠打的收款凭证给她看了,苏晓慧高兴的都不知道该对柳侠说些什么了。

    柳侠比她弟弟苏晓智小三岁,一直都在为全家人出钱出力;她弟弟苏晓智,原本还算懂事,可自从谈了个漂亮的女朋友,就变得不可理喻了,不要说贴补家里了,每个月的工资自己都不够花,现在又因为结婚,一直在和家里冷战,就因为当初女方家要求盖的明三暗五的房子,苏晓慧的父亲觉得那种房子设计不合理,最大的两间卧室采光和通风都不好,所以还是盖成了传统的、通透式的三大间。

    女方家不愿意了,不但要求过礼的时候多加五百块钱,还把原来要求的一对金耳环提高到了再要一个金项链。

    苏晓慧娘家为了给苏晓智盖婚房已经借了钱,还没还完呢,接着又开始买家具、安置被褥铺盖,又花了不少钱,当时一下子哪里拿得出那么多钱,所以只答应满足对方一个条件。

    定好的婚期因此被无限期延后,苏晓智和父母吵了几次后,就开始了冷战,前几天,苏晓慧的父亲来荣泽了一趟,他决定让步了。

    不让能怎么样呢?房子也盖了,彩礼也出了,结婚用的一应东西都花钱安置齐了,如果这时候不愿意,以前花的钱就全部打了水漂。

    父亲对苏晓慧:“恁多头都磕了,也不差最后这一个揖,金项链就金项链吧。唉,闺女呀,我觉得我这一辈子没坏过良心啊,咋养了晓智这么个混账东西呢?媳妇还没娶咧,就忘了爹娘了。

    还是您公公教子有方啊,看您婆家那些兄弟们,一个赛一个哩懂事;以后你就把小雲、小雷踏踏实实搁您家里养着吧,跟着柳川他们那一大家人,孩儿咋都不会学坏。”

    苏晓慧把收款条叠好了给柳侠,让柳川、柳侠和猫儿都去卧室暖和,她做饭。

    柳川笑着说:“你想对咱幺儿好,以后日子长着呢,不用急着做这一顿两顿饭来表示,如果这个谭慧玲跟幺儿没缘分,你以后负责给幺儿介绍个好媳妇就中。”

    苏晓慧连连点头:“中,没问题,原来是咱幺儿小,俺单位分来哩大学生都比他大,没法介绍,明年再分来哩,估计就应该跟幺儿年龄差不多了,我把好的都占着,叫幺儿一个一个挑。”

    柳川把猫儿和柳侠赶进卧室,他和苏晓慧一起做饭。

    猫儿一进卧室就有点蔫,这个谭慧玲还不知道咋样呢,三叔三婶儿就想给小叔介绍更好的了,他们为啥都非要想着让小叔结婚啊?那么多人结了婚成天吵架,还有打架的,过的一点都不美,就是有些看着可好的,也没有他和小叔两个人好。

    对面的付东伯伯和他媳妇看着挺好的,可也会吵架生气,付伯伯生气的时候还晚上不回家。

    还有马鹏程他爸妈,也是平时看着可好,可马鹏程他爸上次给他爷爷买了个什么东西,好几千,马鹏程他妈就和他爸大吵了一架,还说不过了,想离婚呢,把马鹏程吓得老实了一星期,作业写的都工整了很多。

    还有万建业伯伯和郭阿姨,郭阿姨好几次都哭着骂万伯伯窝囊废,说要是万伯伯他爸妈再不让她把儿子带过来,就跟万伯伯离婚,凭什么她生的儿子她不能养?

    小叔他们俩从来都不生气,他偶尔和小叔怄包儿一下,也都是因为小叔太气人,不教训一下真不行了,而且他就是和小叔怄包儿的时候,心里其实还是可心疼小叔、想小叔,从来都没真生过他的气,小叔肯定也知道,所以小叔现在天天都这么高兴这么美。

    他也是。

    猫儿心里的小愤愤在他感受到柳侠因为柳川的新房子终于真正确定而分外欢欣鼓舞的情绪时被暂时遗忘,他也为三叔高兴,为柳雲、柳雷两个小家伙不用再住一到夏天就蚊子乱哄的老城而高兴。

    而且,在猫儿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内心深处,他也在为今天小叔没有撇下他去约会而高兴,而安心。

    所以,柳川和苏晓慧走了之后,猫儿和柳侠一起钻进被窝儿时,他已经忘却了早上还让他感到十分惶恐不安的事,和以前一样,把自己脱的光溜溜的,枕着柳侠的胳膊和他一起看小说,高兴地对书里的人物评头论足。

    夜深了,该睡的时候,猫儿自然而然地搂着柳侠的脖子躺好,撒娇咬了两下柳侠的下巴:“小叔,你今天一给我请假,我明天也想请假,不想去上学了,嘿嘿,小叔,你说,我咋会这么待见和你在一块儿呢?天天在一块也不烦,每天最后一节课,一想到快放学了,快见到你了我就特别特别高兴。”

    柳侠拍拍小家伙瘦得一拃宽的脊背:“小叔好呗,小叔人见人爱呗,不过,你也好,你也人见人爱,所以小叔跟你一样,特别待见和你在一起,只要想起你要回来了,或你在家里,小叔就觉得心里特美。”

    “嘿嘿,咱俩一样唦!”猫儿把搭在柳侠腰间的腿往上挪了挪,把脸埋在他颈窝儿里,闭上眼睛:“睡觉,明天好好学习,考上好大学,给你挣大钱。”

    柳侠伸手拉灭灯,在黑暗中咧着嘴笑:小家伙怎么这么乖呢?唉,要是一直长不大就好了,就长到一岁,会说话了,还能抱着背着,想去哪儿去哪儿;要不现在停着也行,就这么大,那就永远不用去远方,不会离开自己……

    他脑海里又出现了猫儿一岁那天的样子,坐在他脚上,说“呀呀”,说“侠,侠,七”,说……

    他把小家伙搂得更紧一点,小家伙瘦削硬梆的少年的身体,在他怀里的感觉却是软软乎乎的,让他的心也跟着软成了一滩水。

    他想象着把小家伙吃了以后的情景,就是刚才想的那个样子,小家伙流着口水睁着黑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喊“侠”的样子,只不过,小家伙坐的地方,不是在凤戏山初冬的山路上,而是他肚子里一个暖暖和和的小窝窝里。

    柳侠无声地笑了,但紧跟着他就把脸皱成了苦瓜,下巴蹭着猫儿的头发发愁:明天就得去,可宝贝正开心呢,到时候怎么开口跟他说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