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168章 小别重逢

第168章 小别重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侠在马千里规定的最后一天回到了荣泽。

    他下午三点多才结束了全部的工作,错过了南陈到荣泽的公共汽车,是搭乘一对到南陈卖白菜的年轻夫妇的五菱拖斗车回来的,那对夫妻家是古村的,回来时路过色金厂,柳侠在那里转乘开往原城的车,在荣泽老城下了车。

    他在荣泽高中门口新开的小卖部先给柳川发了个传呼,然后去和看大门的大叔商量,想让他放自己进去。

    大叔刚得到这份工作,非常珍惜,所以立场坚定,坚决不给他开门。

    柳侠没办法,报了王占杰和苏晓慧的名字。

    大叔告诉他:“王校长现在没搁这儿,他前天任教育局局长哩文件下来了,这两天都没来学校;苏老师?你要是认识苏老师,我去给你叫。”

    柳侠只好说:“那谢谢啊,你去叫吧。”然后看着大叔一溜小跑往后去,自己搓着脸蹦跳着取暖。

    他正蹦起来着伸长了脖子往校园里头瞄,后面一个人重重拍了他右肩一下:“孩儿,你回来了?”

    柳侠转过身,惊喜地叫到:“三哥?你怎么在这儿呢?这个时候,你怎么会在这边呢?”

    柳川说:“你走之后的这几天差不多都是这样,我下班打了奶后回家来做饭,猫儿放学在这儿吃完了饭我们俩再去你们那里睡。

    今儿小蕤五科联赛选拔考试,考完直接放学,今天不用再上晚自习,他前几天准备考试累坏了,刚吃完饭就睡了,我今儿不用接他,就在家里等猫儿,你在南陈的活儿全部做好了?”

    柳侠兴奋地点点头,又拍拍左胸前:“嗯,支票在这里呢,明天去银行一兑换,给王姐的提成拿过去,战斗全部结束。”

    柳川看他高兴嘚瑟的那副模样,忍不住想伸手去搓巴一下他的脑袋,柳侠赶紧躲:“都是煤灰,别弄你身上。”

    他坐的是五菱车的拖斗,连个棚子都没有,就一个那种车一跑起来就咣当乱响还摇摆得非常厉害的光秃秃的铁皮挂斗,柳侠得一直用力抓紧了车帮才不会让自己在里面自由滚动,南陈又到处都是煤,他现在浑身上下都是煤灰。

    柳川笑着说:“南陈还真是以煤发家的地方,去那里走一趟都得带一身煤灰子回来。”他说着好像想起了什么事,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凝重,想对柳侠说什么,可犹豫了一下又忍住了。

    柳侠感觉到了柳川的异样,心里一阵紧张:“哥,你怎么了?有什么事?不是猫儿他让人欺负了吧?”

    柳川赶紧笑着摇摇头:“不是不是,猫儿那皮猴子孬成那样,他不欺负别人就算是好的了,而且有你三嫂和小葳在这儿,谁会欺负他?就是一点其他的小事,你刚回来,明儿再给你说吧。”

    柳侠急了:“哥,你现在就说,到底怎么了?”

    柳川往校园里边看了看,看不到猫儿的影子,他试探着说:“幺儿,我想问一下,你觉得特别喜欢那个谭慧玲吗?”

    “啊?”柳侠楞了一下:“没有啊,你如果不说,我都把她给忘了,这几天时间赶的有点紧,我,我真的把这事忘了,怎么了三哥?不会是我出去几天,她就跟别人谈上了吧?”

    柳川看到柳侠这种反应,完全没有了顾忌:“那我跟你说,这个女的不行,你明天就去找杜涛,找个合适的借口,说你不愿意。”

    “哦——,这事啊,”柳侠一下放松了:“你打听出来她有什么恶习或劣迹了?”

    柳川摇头:“不是。就是你走那天,晚上猫儿放学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停好了车回来等猫儿,刚好听到杜涛他老婆跟他说的话。

    他老婆说,你一回来,就让杜涛想办法从侧面问问你,猫儿什么时候走,说她从来没听说过还有侄子成天跟着叔叔的,听她话里的意思,是谭慧玲让她……”

    “我操他妈!”柳川的话没说完,柳侠就已经暴跳了起来:“她就是给我说了个媒,她以为她谁啊?他妈的就想对我们猫儿说三道四;

    谭慧玲?我说那天接电话那女的怎么会说猫儿是寄住在我那儿的呢,原来史瑞玲那娘儿们就是这么跟她说的,而她只不过跟我见了一次面,就他妈想赶咱们猫儿走?

    她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啊?不就他妈长得多少漂亮点嘛,以为地球都得围着她转?他妈就算真是地球都得围着她转,老子也不会围着……”

    “小叔——,啊哈——小叔你回来了……”

    柳侠转过身,看到猫儿飞奔着往这边跑,柳葳提着个书包和苏晓慧、看门大叔小跑着跟在后边。

    猫儿扑在侧门上,柳侠隔着栏杆捧着他的脸:“哈哈,臭猫儿,想小叔想得快哭了吧?哎,真快哭了?嘿嘿嘿,宝贝猫宝贝猫……”

    猫儿急得回头冲看门的大叔叫:“你跑快点呗,快点来开门呗。”

    门一打开,猫儿就跳起来挂在柳侠身上:“啊——小叔,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啊?”

    柳侠手忙脚乱,不知道该怎么办:“乖,我身上可脏,都是煤,你你……哦呵呵,好了乖好了乖,嘿嘿嘿,小叔知道你想我,我也想你乖……嘿嘿,煤灰都蹭你脸上了乖……”

    柳葳拍着猫儿的屁股:“孩儿,你平常跟个小大人样,咋一见小叔你就成了小月子娃儿了咧?不抱着晃晃就想哭。”

    猫儿搂着柳侠的脖子,得意地冲柳葳笑。

    柳侠一只胳膊抱着猫儿,一只胳膊揽着柳葳:“孩儿,快一米八了吧?马上就撵上小叔了。”

    柳葳回手把柳侠和猫儿一起抱着,使劲搂了一下,随即放开:“小叔,我老想你,出来看一下你,俺还有课咧,我不敢耽误,老冷,你跟孩儿赶紧回去吃饭吧,我回去了。”

    柳葳已经到了高考最后的冲刺时刻,柳侠虽然前一段每天来接猫儿,可因为柳葳比猫儿多一节晚自习,所以总也碰不到他,柳侠也惦记他的很。

    “南陈有一家酱驴肉特别有名气,我买了几斤,你放学回家多吃点啊孩儿,你学习紧张,这一段又发个儿呢,得增加营养。”

    柳葳笑着又在猫儿屁股上来了一巴掌:“中,那小叔,三叔,您赶紧回家吧,我去上课了。

    猫儿,小叔回来了,快回家过大年吧,把这几天哩委屈都补回来。”

    苏晓慧已经给猫儿和自己请了假,几个人回到柳川那里,柳侠和猫儿高速度吃了饭,柳川就把他们送回了家。

    水文队的澡堂一般九点前就关门了,柳侠如果赶不上,那一身的煤灰,都没办法上床睡觉。

    猫儿是一秒钟都不肯再离开柳侠,所以洗澡也跟着,两个人互相搓背,洗了个无比快乐舒心的澡,一回家就钻被窝儿。

    猫儿洗完澡直接就没给自己穿裤头儿,回到家一进卧室就脱光了跳上床,柳侠用个被子靠在床头上,乐呵呵的半躺着,看着猫儿跟条鱼似的在他身上随便滑溜随便腻,不时用今天忘记了刮胡子的下巴蹭他几下,听他夸张地又笑又叫尽情地表达这快乐,心里熨帖得如五月清风掠过,温暖舒心到无法形容。

    猫儿折腾够了,变成一条八爪鱼贴在柳侠身上,絮絮叨叨给他说这几天家里的事:“上星期一煤棚分了,不让自己挑,办公室分好的,说是就近原则,咱们是从南头数第四间,三百块钱,我已经交了。

    咱的煤就剩一百多块了,星期天楚昊他爸爸叫了一车,说上次他们家买的就是这个人的煤,可好烧,我就跟他们平分了,一家一千块,以后有煤棚了,咱每次都可以多买一点,不用跟以前一样每次就买三百块了。”

    柳侠说:“行,以后咱每次买一车,两千块,大半年不用再买。”

    “对了,五叔来信了,不过我现在不给你看,明天再给你,嘿嘿,你现在得看着我。

    五叔这回是用包裹寄的相片,咱们照的所有相片都寄了一份,他和震北叔叔两个人的合影也寄了,咱那个相册一下就不够用了。”

    柳侠说:“没事,咱再买,多买几个;你五叔信里都说什么了?”

    “不跟你说,明儿你自己看。

    四叔的营业执照什么的三叔都给办好了,本来觉得万事大吉就等机器调试好开工了,前几天四叔给三叔打电话,说老停电,机器都没办法调。三叔托人找了供电局的人,给望宁供电所的人打了个电话,说给四叔厂子里拉个专线,要不四叔的厂子就得跟大伯原来干活的那家石子厂一样,三天两头停工了。”

    柳侠发愁:“你三叔肯定得请人家吃饭,现在荣泽就是这习惯,找人办屁大一点事都得请客,拉专线这事还是大事呢!交房钱那天我把你三叔的钱连底抄了,你三婶儿他们最近肯定紧张的要死,怎么办呢?”

    猫儿也跟着发愁:“我也不知道,三叔非说他根本就没请客花钱,就是请了三叔也不会承认的。

    小河叔原来的学校给他盖章了,小河叔上星期一来二中报到,教初二数学,他跟凤河叔要请三叔吃饭,三叔不肯去,他俩前天晚上就去三叔家了,买了一大堆东西,三叔差点把凤河叔推出去不让他进屋。”

    “那......肯定的,三叔收谁的礼物也......不能收......他们俩的。”

    “马鹏程和楚昊都报名参加五科联赛选拔了,马鹏程说他爸说,他就是故意要去给他爸丢脸的,我也不明白马鹏程为什么要报名,他学习又不好,楚昊说他是为了追他们班一个女生,那女生报名了,他也报,跟着给人献殷勤。”

    “这个……臭小子,脸皮……真厚。”

    “哦,你们单位前两天有人打架了,是万伯伯和丁红亮。

    好像是在大门口,丁红亮和袁秀华不知道为什么吵起来了,吵的可厉害,郭阿姨正好和队里几个阿姨一起去买菜回来,她们就过去劝架,丁红亮好像骂袁秀华了一句什么,几个阿姨都说丁红亮是男的,再怎么着也不能骂人,丁红亮不忿,可他不敢说楚昊他妈和欧阿姨,就说郭阿姨,好像是说郭阿姨凭什么说他,说,说郭阿姨有本事管好自己再说。

    我是听楚昊和马鹏程说的,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像说丁红亮扭头走的时候说郭阿姨是破鞋,郭阿姨把菜砸在他脸上骂他,丁红亮就还嘴骂郭阿姨,然后万伯伯听说了,过来打丁红亮……”

    “嗯……”

    “马鹏程家弄了个煤气罐,他特高兴,说现在他家做饭可快了,最主要的是他不用再往楼上提煤了,他还说他爸其实是后爹,亲爹都是恨不得把大腿上的肉割给儿子吃的,谁舍得让儿子提煤……小叔?小叔…..”

    柳侠不应声。

    猫儿把脸偎在柳侠的脸上,很轻地蹭了蹭,慢慢坐起来,看着柳侠。

    柳侠睡着了,微微歪着头,嘴角还往上翘着,好像听得很开心。

    猫儿翻身跪在那里,抱着柳侠把他带起来一点,把他靠着的被子小心地拉出来。

    柳侠嘟囔了一句什么,翻过身,伸出胳膊来搂人:“嗯……乖猫,盖好……盖好孩儿。”他睡梦里把猫儿搂好,顺手拉了拉他身后的被子。

    猫儿顺着他的力道躺下,把他身后的被子掖好,拉灭灯,像平时一样挤在他怀里,把一条腿搭在他腰间,在黑暗中看着柳侠的脸。

    小叔从来不会忘记让他喝了奶再睡,也从来没有在他说话的时候睡着过。

    “我就知道,你每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肯定不是躺在旅社的床上,你肯定天天都干到半夜,我知道你一点都不听话,可我没办法你。

    我现在什么都不会,光会吃饭,光会花你的钱,光会......没事就想你......,没一点用的......想你!”

    猫儿把头扎在柳侠颈窝儿里,听着他均匀绵长的呼吸,心情难过沮丧到了极点。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有事,先发这么多,明天还有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