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178章 试探

第178章 试探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清早,太阳就灼热刺目,柳侠和猫儿上车后就把车窗全部推开,一路上风刮得头都疼了,俩人还是一身汗。

    望宁大街看上去比以前更脏更乱了,路边摆摊卖菜和瓜子花生的把街道挤得险险能让两辆汽车错身而过,

    不过公共汽车司机都是很牛的,不减速,大喇叭一直不停地摁着,对面来的各式小车们统统得让行。

    车停在原供销社前面的路边,这也是望宁大街上唯二干净整洁的地方,另一个地方是对面个体照相馆门前。

    照相馆在路北,向阳,门前的空地虽然不如这边宽敞,也没有柳魁和秀梅收拾得干净整齐,但新潮时尚的老板娘种的几棵月季花现在开得正艳,非常招人。

    这边柳魁栽的两棵栎树还太小,秀丽身姿尚未长成,没法跟人家的花枝招展相抗衡。

    柳侠和猫儿跳下车,一辆拉煤的大车正好经过,卷起的灰土向周围迅速扩散。

    柳侠和猫儿慌忙冲进了布店。

    秀梅正在给人量布,白洋布,看见他们俩进来,手里没停,高兴地冲着后面的门大喊:“小钰别走,看谁回来了,孩儿,您快进来,今儿不是星期六,您现在回来,是不是幺儿你放假了?”

    柳钰从后门进来,惊喜地大叫:“幺儿,孩儿,您俩回来了?嘿嘿嘿,咱大哥俺俩夜儿个还说咧,说这天都这么热了,幺儿咋还不放假,俺娘跟您四嫂等着给您包饺子吃咧!”

    柳侠和猫儿掀开那个又能当柜台、又能充当门的板子走进里边,猫儿过去看秀梅给人撕布,柳侠拽着柳钰的肩膀看:“四哥,这么热哩天,你咋这打扮咧?”

    柳钰穿着他结婚时柳川给他买的那身西装,里面是一件雪白的衬衫,除了没打红领带,整个人跟新郎官一样,柳侠看着都替他热。

    柳钰掀开西装衣襟呼扇着:“一会儿有人来,是德英叔原来最大哩客户,俺俩就见过一次面,没说两句话,他夜儿去少林寺耍了一天,不知道咋想哩,跟德英叔说,他想来我这儿看看,德英叔七点给我打来电话,叫我准备一下,我这不是想给人家留个好印象,显得咱对人家重视,以后好那个啥嘛!”

    猫儿帮秀梅叠着给人家扯好的几大叠白布说:“信球死了,这么热哩天你穿个西装,自己光想热死,叫人家一看还是个老渣皮。

    你看俺小叔,就穿个白不拉几哩旧裤子,这汗衫也两三年了,是不是比你看着洋气八号?”

    柳钰自己热得其实已经受不了了,他脱了西装:“孩儿,我能跟您小叔比?他是大学生,工程师,我本来就是老渣皮么!”

    柳侠开心地大笑:“活该,谁叫当初俺伯叫你好好上学你不上咧!”

    柳钰自己也笑起来:“那时候小,不懂事,明明是个信球货,还觉得自己可聪明可铁咧,现在后悔也不中了,晚了。”

    秀梅说:“虾有虾路,蟹有蟹路,你现在干哩也不错孩儿,自己都办厂了,还想咋咧?”

    猫儿帮秀梅把布装进一个大塑料袋递给买布的妇女,拍拍手往后门走:“过来四叔,叫我给你拾掇拾掇。”

    柳侠对秀梅指了指自己的包,和柳钰一起去了里面。

    秀梅明白他的意思,对后边说:“打扮好了出来叫我看看哦!”

    五分钟后,柳钰出来了:深蓝色西裤,有点收腿,显瘦显高;

    红蓝白交错的横道道翻领T恤,颜色对比很鲜明,给人的感觉稳重大方却不呆板;

    原本上了发胶被吹得硬邦邦的奔式头发,现在被湿了水又给抓了回来,梳成了个自然的偏分,和柳钰英俊的脸更般配,刚才那个发型显老,现在这样才更符合柳钰的年龄。

    秀梅来回歪着头看了又看:“嗯,这要是摆到街上去卖,比将得多值好几百。”

    柳钰嘿嘿傻笑:“人家毛建勇给幺儿寄哩,幺儿给俺大哥俺俩一人拿回来一身儿,俺大哥哩是蓝道道儿。”

    秀梅笑嘻嘻地往后边走:“叫我看看,哎呦,您大哥都恁大年纪了,穿恁烧包弄啥咧?”

    柳魁今天没来望宁,柳茂调休三天,柳魁昨天晚上和他一起回家,今天俩人要锄地。

    其实玉米地里的草还没多高,可以晚几天再锄,可是如果他们稍微一晚,柳长青和柳长春就去锄了,柳魁只得往前赶,不过这样也好,最近没下雨,有点旱,锄锄地可以保墒。

    现在秀梅不是每天回家,男女体力上的差别是天然存在的,每天跑几十里山路,对她确实是非常吃力,现在柳淼一家和建宾、牛墩儿、柳森正常情况下都住在后院,即使柳魁不在这里也很安全,所以如果秀梅哪天觉得累,柳魁就让她住在这里,他自己和柳钰每天回家。

    白天则相反,柳魁现在不是每天都来,他现在一个月里头最多来半个月,最忙的那些天来,其他日子,永芳现在没上班,她经常过来给秀梅搭把手,如果柳钰那边活儿紧的时候,秀梅会帮永芳看着小梦文,永芳去那边帮忙。

    柳侠和猫儿没能第一时间见到柳魁,有点失落,过去和柳淼、建宾他们聊天,机器声音又太响,说话特别费劲,只说了一会儿柳淼就主动让他们出来了。

    俩人想给秀梅说一声就回家,被柳钰给拽住了:“幺儿,第一次有外地哩大客户来我这儿,我心里没底,你搁这儿帮我长长脸呗,最近我这儿哩活儿不算忙,吃了晌午饭咱一起回家。”

    猫儿有点不太乐意,晌午头儿上走太热了,他倒没事,可小叔怕热啊!不过,看四叔那样也有点可怜,六神无主的。

    柳侠觉得如果那个人有和柳钰合作的打算,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因为他对柳钰的业务一无所知;不过,陪着坐坐还可以,要不柳钰一个人,万一哪句话说不得劲了,连个打圆场的人都没有。

    猫儿忽然说:“四叔,你咋不去干活咧?”

    柳钰说:“我搁这儿等着接人咧嘛!”

    猫儿说:“四叔,我哩意思是:你应该去车间干活儿。你想想啊,您以前那个马厂长总是跟人家夸,他哩货比别人哩好,就是因为你哩活儿特别细发,没准儿人家这个谭老板就是冲着你来哩。

    你说,人家要是来了,看见你现在已经不再亲自上机器做活儿了,你那些货跟别家哩货质量都差不多了,那……四叔你自己想想。”

    柳钰挠挠头:“也是哈,我搁徳英叔那儿哩时候,遇到老客户订做那种大哩、比较复杂还比较容易出毛病哩活儿,徳英叔会专门跟他们说,让他们放心,那些活儿他会让我一手做下来,质量绝对有保证,这么说,我自己也算是个金字招牌唦!”

    猫儿说:“对啊,你放着自己哩金字招牌不使,打扮恁好看有啥用?人家是经销商,卖东西哩,又不是大闺女来跟你相亲哩。”

    柳侠觉得自家宝贝猫说得非常有道理,直挑大拇指。

    十点半,马德英陪着谭老板来的时候,是被柳侠领着,在机器轰鸣的车间里见到的柳钰。

    柳钰一身旧劳动布衣裤,裤腿挽着,这还是以前马德英给他发的工作服,正专心致志地在修一个很大的弯管,马德英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才迷瞪过来:“哦,我我我,哎呀对不起,德英叔、谭老板,我想着您昨天出去耍老使慌,今儿清早肯定会多歇会儿,以为您得到十一点以后才能到咧,这这……”

    柳侠心里咧了咧嘴:啧啧啧,以前咋没看出来四哥还这么会装咧?

    谭老板五十来岁,弥勒佛似的胖肚子十分富态,人一直笑眯眯的,柳侠陪同的时候没任何压力。

    柳钰的车间就那几台机器,一眼就看完了,实在是没什么好展示的,柳侠这个接待人都不知道该介绍些什么。

    但谭老板长年经销阀门,已经成了半个专家,人家就能有滋有味地挨着看柳淼他们几个人干大半晌。

    最终没谈什么生意,这位谭老板说,他就是对柳钰那次给他送货印象深刻,这次来少林寺玩,知道他现在自己开厂了,就顺带着来看看。

    说不失望那肯定是瞎话,把人送走后,柳钰的脸苦楚得都能滴下水来了。

    柳侠觉得挺神奇,谭老板说的印象深刻,也就是柳钰有一次去给他送货的时候,正好他们那里正给下家发一大批货,特别忙,抽不出人手卸柳钰他们的货。

    柳钰也不着急,还帮他们一起装货,装完后,看其他人都累坏了不想动,柳钰就自己拿笤帚把刚腾出来的地方扫了扫,和自己带的司机两个人慢慢卸货,用谭老板的话说,柳钰就是个扫地都能比别人扫出个样子、还特别勤快的人,他把货码放的特别整齐,分类摆放也非常合理,货单写的跟印出来的一样,所以谭老板就记住了他。

    柳侠想,就因为这种原因,在这么个热死人的天特意跑过来叙旧,这人也太闲了吧!

    猫儿说:“四叔你别没精打采哩中不中?你不是说这个谭老板是二道贩子吗?那他肯定是下家需要啥他进啥,可能他现在先来你这儿看看,看你都做啥,下回他下家要货了,他就会跟你订,人家以前都不知道你自己开厂了,哪会一来就跟你订货,何况您以前哩厂长还跟着。”

    柳钰眨巴了几下眼,一下就迷瞪过来了:“哎呀,我真是‘人到事中迷’,就是呀,人家根本就不知道我自己开厂,夜儿才听说,今儿就特地跑过来了,肯定是觉得我人不赖,想以后订我点货试试啊!”

    认为自己大有希望搭上一个大客户的柳钰情绪大好,吃完了秀梅和永芳做的饺子就跟柳侠和猫儿一起回家,柳侠现在总是忙,回来得少,柳凌、柳海都离的远,一起长大的几个,现在就剩他和柳侠离得近些了,柳钰很珍惜的。

    柳侠他们是五点到的家,扔了包就跳进凤戏河里洗澡,孙嫦娥在后边撵着他们交待,说汗还没落完,凉气顺着汗毛孔钻进身体里,会落下病来,现在看不出来,等以后老了会特别遭罪。

    三个人现在的感觉就是快要给热死了,哪还顾得以后不以后的,当下先痛快了再说。

    柳雲和柳雷现在特别省衣服,整天都是一、丝不挂,晒得浑身上下一张皮,跟两个小黑泥鳅似的在他们身边捣蛋。

    柳萱乖乖地坐在柳钰怀里拍着水玩,两个小土匪哥哥随便欺负,用水把他撩得睁不开眼,来回逮着他的小胖脸搓巴,小家伙还是乐呵呵的,最多被挠巴的很了,把脸藏在爸爸怀里,不给两个土匪哥哥捏,土匪哥哥要是真着急,可以捏小屁股,更软乎可手。

    柳葳坐在一块石头上和柳侠、柳钰说着话,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撩着水给柳莘搓着背,还时刻瞄着两个小阎王,防备他们出意外,随时准备出手营救。

    猫儿和柳蕤嘀嘀咕咕地说着上高中的诸多痛苦。

    柳侠看着清澈的河水从自己身上流过,从身体到心里都是凉快的,舒服得他直想扯着嗓子嚎几声,可又怕挨孙嫦娥的骂,当着已经长大的柳莘和柳雲、柳雷的面被骂,比较没面子。

    他很不甘心地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后,猫儿马上就很贴心地带领着柳莘、柳雲和柳雷替他嚎了。

    结果不出所料,孙嫦娥和苏晓慧很快出现在坡口。

    几个臭小子看着在阳光下摇晃的鞋底儿,贼溜溜地互相看了看,同时潜入水中,让坐在树荫下刻章的柳长青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一群孬货。”

    柳侠和猫儿回来让全家人都很高兴,尤其是柳莘,柳雲和柳雷现在是懂事乖巧的时候能让人喜欢死,淘力折腾的时候能把人气死。

    以前很多时候都是柳莘放了学回来带他俩,他没少被俩小阎王折腾,弄得得都快有心理阴影了,柳葳和柳蕤放假回来后,柳莘解放了,俩小阎王专心折腾脾气最好、对他们特别宽厚纵容的大哥柳葳去了。

    可柳莘又觉得心疼了,大哥刚参加完高考那么辛苦,现在还得天天跟着俩小孬货后头收拾烂摊子,越想越不美。

    现在,柳岸哥回来了,啊,世界真美好。!

    柳魁和柳茂锄地锄到天黑才回来,柳魁到坡口就被柳雷霸占了,也不管他一身的土和汗,小家伙挂在大伯脖子上,把自己刚分到的老古龙往他嘴里塞。

    萌萌则是把自己放在小瓯里的老古龙举起来让柳茂自己拿着吃。

    柳莘端着晾好的绿豆汤,让柳魁就着他的手先喝几口,大热天在地里干活儿,回到家最想的就是一口气灌下一大碗稀饭。

    柳魁和柳茂去河里洗了澡,回来后一大家开始吃饭,话题从柳葳的大学不知怎么就又转到了柳凌的婚事上,柳侠想起柳凌的信,心里特别不安。

    他昨天晚上写好信后又和猫儿讨论了半天,柳凌喜欢的那个人到底有多奇怪,会让柳凌得出如果他和那个人的恋情公开,可能会被赶出家门的结论?

    柳凌坚信父母和家人对他的爱,坚信他们希望自己一生幸福的心,却依然有这样的担忧,这让柳侠觉得事情很严重

    两个人的讨论没有结果,但得出一个结论:这件事在柳凌自己说出来之前,他们绝对不能漏半点口风。

    不过,柳侠还是想为五哥探探家人的底线,所以,当孙嫦娥叹着气说“ 只要真心待小凌好,一辈子不来咱家我也不说啥,黑白丑俊我都不嫌弃。”的时候,柳侠说:

    “妈,那要是那妮儿对俺五哥特别特别好,可离过婚,或者不能生孩儿,或者有啥特别哩、不能叫别人知道哩病,俺五哥可待见她,一辈子非她不娶,那你愿意不愿意?”

    孙嫦娥打量柳侠:“小侠,你咋这样说咧?您五哥给你写信说啥了?”

    柳侠赶紧摇头:“没有没有,俺五哥二十六了都不谈,我不是想着好闺女可能都叫人家挑走了,可能就剩这样哩了嘛!”

    晓慧说:“那你还不赶紧趁早挑一个,也想等就剩刚才你说那几种人哩时候再搁这儿叫咱伯咱妈操心?”

    柳侠真服了三嫂歪话题的本事,一句话就把他推到枪口上了:“三嫂,咱说俺五哥,我是独身主义者,不在讨论范围,全世界哩女哩都结婚了也跟我没关系。”

    柳魁伸手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你独身个屁,三十岁不结婚人家就都把你当怪物了,你还独身,你想叫人家都在你背后指指点点说你有毛病啊?”

    孙嫦娥说:“幺儿你快别气我了啊,您五哥一个人找不下我就操心死了,你再给我胡说八道,成心不叫您妈活了是不是?”

    柳侠辩解:“俺五哥那样哩咋可能找不下?可能他只是找哩人有点跟咱家哩要求不一样,怕带回来了您会生气,不敢说。”

    柳长青说:“过日子这种事,各花入各眼,他只要待见就中,只要不是品行上有啥毛病,您妈俺都不介意,就是您妈说那,黑白丑俊俺都不嫌弃,长哩好赖又不是自己能当家哩,长得不好心地好、德行好、会体贴人哩闺女多了。

    幺儿,你跟您五哥最贴心,你给他写信问问他,他要真是心里有人了,就因为长哩丑或者身体上有点啥不方便不敢给俺说,你跟他说,让他不用害怕,只管领回来,咱家人愿意不愿意都不会给人家闺女脸色看,让他搁中间夹着难做人。”

    柳侠说:“那,那要是我说哩另外一种情况咧?不会生孩儿,那女哩要是不会生孩儿,俺五哥还非得娶她,您愿意不愿意?”

    孙嫦娥、晓慧、玉芳互相看看:“不会生孩儿呀?”

    这绝对是个大问题,繁衍后代是婚姻最本质的目的之一。

    如果是结了婚了才知道对方不会生也就罢了,因为不会生养就离婚,柳家人可做不来这事。

    可如果提前就知道对方生不了,不能给柳凌留下个一儿半女,那……

    柳茂忽然开口了:“俩人要是真好,小凌不在乎她会不会生孩儿,那应该也中吧娘?反正咱家这么多孩儿,小凌老了咱哪个孩儿都不会不管他。”

    柳钰连连点头:“我可想叫小凌有一大堆孩儿,不过,要是他待见哩人真不会生,也不能因为这就非得叫他跟不待见哩人结婚,咱这儿哩计划生育又没人管,我跟玉芳俺俩多生几个,小凌到老了不愁没人管。”

    柳侠说柳钰:“四哥,你以前不是说不要孩儿,就是要,最多也就一个嘛!”

    柳钰嘿嘿笑:“以前猫儿,还有小雲、小雷都老孬,看见他们我都发愁,一个都不想要,现在有了小萱,我觉得多要几个也可美。

    玉芳,你不是也可待见孩儿吗?咱多生几个吧,五六个,十个八个都中。”

    玉芳伸脚踢柳钰:“你当我是老母猪啊?”

    柳钰说:“不是啊,你看,咱娘也生了这么多呢,照你哩意思,那咱娘也是……”

    “你个二百五,再给我胡说。”柳魁兜手给柳钰后脑勺上使劲来了一下。

    柳钰捂着头喊冤:“大哥,我说啥了?俺娘就是生了您……哎呀大哥,娘,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没说你是老……啊,小雲小雷,您俩孬货敢打四叔?”

    猫儿把柳雲柳雷招回身边:“将你说我老孬我都没搭理你,你现在又说俺奶奶,不打你打谁?”

    柳长春看着柳钰发愁:“孩儿,你这咋说也自己开了个厂,外人眼里你也算有本事人了,这说话咋还是脑子里缺根筋样咧?你这样,要是以后出去谈生意,早晚不得叫别人给骗了?”

    柳长青说:“长春,这不一样,孩儿搁自己家还不是想起来啥就说啥,出去肯定是三思后行,小钰搁外头说话干事都可有成色,你别操这个心了。”

    柳魁也说:“就是叔,我现在成天跟小钰搁一块儿咧,看着他待人接物,确实可有成色,人家还都可佩服他年纪轻轻就自己办厂了咧!”

    话题就这样转移到了柳钰的厂上,柳侠暗暗松了口气,他不知道自己对柳凌感情的猜测对不对,但父母家人虽然没有明说,言谈之间的态度却很清楚,除了品行端正是个不可突破的底线,其他的他们可能会不太满意,但最终会接受。

    只要他们肯接受,以后的日子善待对方、不让五哥夹在中间为难这一点,柳侠不用想就可以肯定他们一家人都会这么做。

    可是,如果因为有某种隐疾不能生孩子,别人说三道四倒是无所谓,自己的日子自己过,别人的闲话算个蛋,可五哥那么帅的人,如果没个孩子,真的老不美啊!

    一家人说话说到快十一点,小土匪和小胖子早就睡着了,分别被自己娘抱回屋里;柳莘也睡着了,柳葳一直抱着他和大家聊天。

    柳魁和柳茂明天一大早还要趁着凉快去锄地,柳侠回屋的时候,就没喊他俩,只喊了柳钰和柳葳、柳蕤。

    可他们几个进了窑洞刚躺下,正在讨论柳凌未来的养老问题,柳魁和柳茂一起就进来了。

    都是自己兄弟,柳侠没起来,和猫儿一起往边上挪了挪,让柳魁和柳茂都坐到炕上来。

    柳魁一坐好,就很直接地问:“幺儿,你将为啥会问咱妈那些话?”

    柳侠没反应过来:“哪些话?”

    “就是不会生孩儿,身体有毛病,离过婚。”

    柳侠摆出无辜诚实脸:“我不是说了吗大哥?我就是觉得俺五哥已经二十六了,过龄儿了,这个年龄没结婚哩女哩基本就只有这几种人了,俺五哥只能搁这几种人里找,对吧?”

    柳魁还是不太信:“幺儿,你真哩是自己这么瞎想哩,不是您五哥给你说了啥,或者,你听说了啥?”

    柳侠做出无语望苍天的样子:“哦——,大哥,俺五哥离我八百里,我去听谁说啊?俺五哥前儿确实给我来了一封信,可他就是跟我说他们马上要开始夏季演习了,可能没时间写信,叫我也给您都说一声,如果收不到他哩信,别着急;还说现在老热,不叫我揽私活儿,其他啥都没说,不信你问猫儿,给俺五哥哩回信都是他写哩。”

    柳魁看猫儿。

    猫儿这会儿是脑袋趴在柳侠肚子上的,他非常认真地点头说:“我也想着俺五叔都去半年了,俺奶奶恁着急,他肯定都找好了咧,谁知道拆开信一看,还是啥都没。

    大伯,你说,会不会因为俺五叔太帅了,小妮儿们都不好意思跟他谈,最后反倒给俺五叔剩那儿了?

    唉,看来人也不能老帅啊,老帅还没妮儿敢嫁给你咧!我这样哩五好小帅哥以后不会也叫剩那儿吧?”

    柳魁给气笑了,似乎是下意识地看了下柳茂。

    柳侠第一次看到,柳茂在看猫儿,脸上还带着无法掩饰的温柔的笑意。

    柳葳伸手捏了捏猫儿的脸:“孩儿,叫大哥看看你这脸皮到底有多厚。”

    柳蕤咧嘴:“开城哩城墙拐仨弯儿。”

    猫儿摸摸自己的脸,问柳侠:“小叔,有恁厚?”

    柳侠说:“没,最多拐俩弯儿。”

    柳魁站起来:“小葳小蕤,今儿黑去咱那屋睡吧,我有点事给您俩说。”

    柳葳和柳蕤马上下炕:“小叔,猫儿,反正您回来好几天咧,咱明儿再喷哦。”

    屋子里只剩下了柳钰、柳侠和猫儿,柳钰问:“幺儿,我问你,你跟我说真哩,小凌他真哩不是找了个离过婚或不会生孩儿哩女朋友?”

    柳侠心里一惊,柳钰是个粗线条的人,柳侠自觉今天没露出什么破绽,柳钰怎么会这么问呢?

    他吃惊地看着柳钰,没吭声。

    柳钰坐起来靠在墙上:“我从小跟您五哥一起长大,真哩是一起,吃饭、睡觉、解手都一起,从我记事俺俩就啥都是一起哩,我再笨,就是谁都看不准,也不会看不准小凌。

    幺儿,小凌最心疼你,我知道你也最心疼您五哥,我给你说,我、我知道,小凌心里肯定有人,不是最近,可早了,差不多得有两年了,我一直不知道,俺大伯跟俺娘都恁通情达理,恁好说话,为啥小凌不把那人领回来,为啥会难为成那样。

    你今儿一说,我觉得一下想通了,肯定是那个妮儿有大毛病,小凌怕领回来俺大伯俺娘会生气,可小凌又是真心待见她,舍不得跟她断,就一直在中间夹着为难。

    幺儿,咱二哥前几年过哩啥样你也看见了,咱可不能叫您五哥过那种日子,幺儿咱说好,以后,不管您五哥领回来那人啥样,就是缺胳膊少腿,长哩比牛三妮儿还丑,,只要那妮儿对您五哥好,只要您五哥待见,咱就帮您五哥说话,中不中?”

    柳侠点头:“四哥,我跟你一样,只要那妮儿对俺五哥好,俺五哥也待见她,我就没意见,她就是个外星人我也认她是俺五嫂。”

    柳钰高兴地挪过去和柳侠击了一下掌,可临走,他又说了一句:“不过,我还是可想叫小凌找个漂亮哩,能配上他恁帅哩人。”

    作者有话要说:信球:请百度。

    铁:有本事。

    投雷的姑娘们,留言的姑娘们,我就不一一回复感谢了,在这里一并谢过大家,我努力写,回报大家的厚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