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185章

第185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到了下午上班时间,晓慧没走,还要去厨房给小萱蒸鸡蛋,大家都催她,秀梅准备站起来自己去蒸。

    晓慧按着秀梅不让她动,然后她看着猫儿,慢慢悠悠地说:“这两天……,这两天……”

    猫儿眨巴着眼睛,一直盯着晓慧,三婶儿这两个多小时看他的眼神太奇怪,真让他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晓慧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猫儿,明儿、后儿这两天,咱不用——去学了。”

    “啊!?”猫儿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用去学了?三婶儿三婶儿你别哄我,真哩假哩呀?哎哎,三婶儿你别说,肯定是真哩,肯定是真哩。”猫儿害怕晓慧是逗他,居然开始自欺欺人了,“咱家这么些人都听见你说了,你再改嘴也不中了,反正你是老师,你说哩话我就当真,明儿、后儿不管谁再说,我都不会去学。”

    猫儿太心虚了,干脆耍起了无赖,家里这么多人,小叔也在家的时候能不去学,实在是太美了,赖也要赖在家里。

    晓慧不再卖关子急猫儿,跟大家解释:“学校出了点事,有两栋寝室、一栋教学楼哩电线突然着起来了,还着了可多,把学生吓坏了,可多学生哩家长还没走,吓得不敢让学生留下来。

    不知道谁往教育局打了电话,王校长可生气,叫俺挨着通知学生,今儿都先回家,十四号那天再来,王校长现在应该正带着人搁学校查原因咧。”

    猫儿“嗷”地一声跳起来老高:“啊——是真哩,老美老美老美,不用去学喽,千万别老快找着原因啊,多放几天才美咧。”

    晓慧笑着说:“我就知道只要这事一说出来,你肯定得高兴哩蹦,不过您三叔给我打电话哩时候说,你个孬货居然敢骗小雲跟小雷说叫他俩搁荣泽上学,把他俩吓成那样,我就打算不给你说,看着你明儿起个大早去学,一看全校都没人,回来哩时候你会是啥样。”

    不用上学这个消息对猫儿实在是太好了,他顾不上纠结三婶儿的小心眼儿,扑到柳侠身上:“哈哈,小叔,我又能多跟你搁一块儿两天了,我不用去学了。”

    柳魁摸摸猫儿的头:“孩儿,你到底有多不待见上学呀?你要是学习不好,不想去学还能说得通,你学习这么好,老师都待见你,你为啥还是这么不待见上学?”

    猫儿很理所当然地说:“一去学就不能跟俺小叔搁一块了,俺小叔要是有工程,他可忙,我再去学,都没人给俺小叔做饭。”

    柳侠十分得意地站起来背着猫儿转了一圈:“咋样,您都可羡慕我吧?就我有这么一只贴心哩大乖猫,您都没。

    其实孩儿,我也不是老待见上班,咱俩真是一对儿,一对儿又懒又馋哩叔叔跟小侄儿。”

    柳莘说:“小叔,又懒又馋不是贬义词吗?不是指跟柳牡丹那样哩人吗?我听着你说哩咋跟夸您俩一样?”

    柳侠点头:“对呀,夸您柳岸哥哥跟我合拍,不愧是我养大哩嘛!他不待见上学,我不待见上班,都是光好吃好东西,看看,多默契!”

    柳魁好笑又无奈地扯着柳侠的耳朵把他揪回床上:“这么些孩儿,你再给我瞎说,你就不会给孩儿们做个好榜样?”

    柳侠揉着耳朵说:“我这榜样不赖呀哥,又帅又会挣钱,除了不待见上班,基本没缺点。”

    柳魁发愁地看着他,“孩儿,你都二十多该娶媳妇了,还这样长不大,成天没个正形,这以后可咋弄啊?”

    秀梅说:“没事,男哩不结婚永远都长不大,只要结了婚,一天就长大了,要是再生个孩儿,那谁都不用管,一下就成了顶天立地哩爷们儿了。”

    猫儿身体僵了一下,柳侠感觉到了:“你咋了孩儿?”

    猫儿说:“没事,脊梁有点痒。”生孩儿?那,小叔跟周晓云不就该跟书上写哩那样,做那事了吗?小叔要亲别人,抱别人?

    猫儿心里难受的没法形容。

    柳侠侧身,让他过来坐在自己前面,掀开了汗衫给他挠痒,柳雲和柳雷看见了,立马爬到床上,四只小手一起上:“哥哥,俺俩也给你挠,俺俩可会挠痒,奶奶跟爷爷都说俺俩挠哩可美,可杀痒。”

    猫儿惨叫一声,跳下床就跑:“哎呀,瘆死我了,恁多手搁脊梁上,我觉得自己跟遇见蛇精了样,喔喔喔,咋这么一想更痒了咧?”

    不能叫小叔看出来我不想叫他跟周晓云生孩儿,那小叔肯定会不愿意周晓云,别人也就会把小叔当成有那种病的人。

    柳葳笑着追出去,在客厅里掀开了衣裳给他挠:“你以为你是许仙啊?能遇见个白素贞。”

    猫儿浑身扭动着:“这边儿,不对,再往右点儿,哎哎,对了,使点劲儿;我才不会当许仙哩,笨蛋货,叫人家给自己媳妇镇到雷峰塔底下受罪,啥都不会,光会哭哭啼啼喊娘子,这种男哩要他有球用。”

    柳蕤在那屋里接话:“不能怨许仙,他不会法术啊,法海法术恁厉害,他是凡人,打不过嘛!”

    猫儿不服:“不会?那他不会去学呀?他哭就哭会了?生就是个打锅货,又没本事又没胆,有人欺负自己媳妇儿还屁都不敢放一个哩打锅货。”

    柳蕤嘟囔了一句:“也不算老打锅,就是有点窝囊。”

    几句话能从柳雲和柳雷的小手扯到许仙的性格,柳侠觉得猫儿跑题的水平又到了一个新高度,不禁又暗暗为他以后高考时的作文发了一把愁。

    不过,猫儿可以再多玩两天不用去学这个事实着实让柳侠非常开心,这点两年后才可能发生的小问题稍稍纠结那么一下就过去了。

    现在的问题是:家里这么多人,大哥大嫂也在这里,柳侠他现在也起了跟猫儿一样的心思,横竖不想去工地了。

    他坐在床上磨蹭,一次五分钟,不停地往后推,就是不肯出去,一直推到郑朝阳主动给他打电话,说他们已经在工地了,张发成今天下午也没去,柳侠如果家里有客人,下午就不用去了。

    柳侠放下电话欢呼了一声:“哈哈,老美老美老美,不用去上班了,搁家真美。”那口气,跟猫儿一模一样。

    柳侠的欢呼声没结束,电话又响了,猫儿伸手接了起来,电话里传来他们都非常熟悉的声音,是柳凌。

    柳侠扑过去跟猫儿抢电话,他要第一个给五哥报喜信。

    中午柳川特意给曾广同打了个电话,说了柳葳考上海都A大的事,曾广同特别高兴,柳川说,他已经给柳凌写了信说这件事,不过信很慢,他问曾广同,柳凌这几天会不会去他那里,如果去,请曾广同转告柳凌柳葳考上大学的事。

    曾广同说,一个多月前,柳凌和陈震北来过一次京都,好像是去解放军总医院看望战友,因为到他这里已经有点晚了,两个人坐了一会儿就走了,临走时说,他们最近一个月左右都会非常忙,不会有时间来京都,现在一个月已经过去了,柳凌没给他来过电话,曾广同觉得应该是他们的事情还没忙完。

    柳侠他们以为是柳凌的部队拉出去演习了,短时间内可能回不来,没想到,柳凌居然这么快就回电话了。

    柳凌兴奋得不得了,他说他们前天才从遥远的北方某地演习回来,昨天休息了一天,他今天是因为私事请假来京都的,刚刚在目的地下车,给曾广同打了个电话,结果曾广同告诉他柳葳考上A大了,他挂了给曾广同的电话马上就往柳侠这里打了。

    柳凌那边的声音很嘈杂,柳侠问他在哪里,柳凌说他在京都大学附近,他来这里看一个朋友。

    柳侠想起那年夏天去京都,京都那热死人的天气,马上把电话递给柳葳:“您五叔知道你考上A大,也快笑傻了孩儿,不过,您五叔是搁街上用公用电话给咱打哩,现在你跟您五叔显摆一下,叫您伯再跟您五叔说几句就中了,等他到了您曾爷爷那里,咱再给他打过去,要不您五叔老热。”

    柳魁他们和柳侠是一样的心思,可架不住柳凌实在太高兴了,他想跟这里的每个人都说说话。

    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惦记柳凌,所以一个一个挨个儿过去跟他说。

    不过除了柳葳和柳莘跟他说的重点是考大学,其他人几乎都在柳凌的恋爱问题上打转转,让他颇为无奈。

    柳魁和柳川知道柳凌宁缺毋滥的性格,本来都下了决心不跟他说这个的,可三句话没有,就管不住自己的脑子,又拐到这事上了。

    柳川说完就后悔了,他想起自己当初被催婚的事,还是希望柳凌能从容地按自己的心意找一个志同道合的人,而不会因为家里的催促而降格以求。

    秀梅和晓慧婉转地告诉柳凌,她们都不是以貌取人的人,柳凌找的女朋友只要人好,对柳凌好,她们和全家人一样,绝对不会因为长相对那个女孩子有任何偏见,把柳凌弄得莫名其妙。

    两个淘气包受大人们的荼毒,上去就问他们的五叔给奶奶找到漂亮的五婶儿没有。

    柳凌说:“快了孩儿,五叔一直在努力找,你跟您奶奶说,五叔三十岁之前肯定让您奶奶再多个孙子。”

    柳雲说:“哦,这还差不多,你要是再不好好给俺找个花婶儿,叫俺奶奶生气了,小雷俺俩就去京都找你,打你哩屁股。”

    柳雷补充:“打成八瓣。”

    柳魁补充:“凌儿,孙子孙女都中,咱妈都待见。”

    柳凌说:“我知道了,我跟小海说,让他多生几个,花摞着生,妮儿孩儿一起,来他七八十来个。”

    柳川对着话筒那边喊:“小凌,说了半天,你不是自己给咱妈生孙子,是叫小海生啊?”

    柳凌在那边笑:“丹秋不是外国国籍嘛,不用计划生育,小海多生几个不是方便嘛哥。”

    柳魁都给气笑了:“这事哪有方便不方便的,再方便不也得十月怀胎?小凌,你听话孩儿,再忙也得操着心找个好闺女,咱妈想趁她自己还干得动,给您几个哩孩儿都养大咧,你老不结婚咋弄?”

    柳凌还是笑:“我正努力找呢大哥,您别操心了。”

    最后轮到小萱和五叔说话。

    柳凌离开家的时候小家伙刚刚一岁,经过这大半年,早把五叔忘没影儿了,不过小家伙还是很乖地喊“徐徐”(叔叔),邀请“徐徐”回来七“串儿串儿”,回来七“糕糕”,把柳凌喜欢的不行不行的,对小家伙说:“乖小萱,回去跟您爸爸商量商量,你干脆给五叔当孩儿吧。”

    小萱流着口水说:“徐徐,爸爸,咦?爸爸?嗯,俺,爸爸……咧?”小家伙出来两天,这时候突然想起爸爸来了。

    柳魁把他抱了过去:“哎呦乖孩儿呀,您爸爸要是听见你这一声,还不得感动哩哭?”

    等大家都说完,柳侠才又拿过电话问柳凌:“震北哥这回咋没跟你一起来京都咧?”

    柳凌说:“本来说好了一起来的,师里通知他过去开会,我就自己来了,幺儿,我看你信上说,你接了一个比较大哩私活儿,天老热,你别老拼命孩儿。”

    柳侠笑起来:“差不多已经结束了五哥,我现在搁家歇着咧,坐屋里想着外边多热多热,难受哩不得了,其实真出去了也没啥,猫儿还天天去给我帮忙做记录放线咧!”

    柳凌问:“猫儿,您小叔给你发工资没?”他知道猫儿肯定就在柳侠边儿上。

    猫儿就扒在柳侠肩上听他和柳凌说话,听见柳凌问,他一副苦大仇深的口吻说:“没,啥都不发,还嫌弃我老小咧!真是个周扒皮。”

    柳侠为了保证猫儿每天睡够八个小时,前些天他自己每天早上四点二十去工地,却要求猫儿六点才能起床过去,要不就不让猫儿跟着去。

    柳凌说:“哦,你不待见呀?那让给我吧,我可想有个这样哩周扒皮小叔。”

    猫儿美滋滋地看看柳侠,嘿嘿笑起来:“五叔,我就待见周扒皮,哪天高兴了,还能把他按鸡窝儿里打一顿耍耍咧!”

    和柳凌通过电话后,屋子里的气氛更热烈了,大家议论的主题从柳葳的大学转到了柳凌的婚事,然后又延伸到柳海未来会生多少孩子,孩子会不会长了蓝眼珠,越说越远,最后大家准备收拾一下出去吃羊肉串的时候,说的是小萱如果将来生了儿子,是会像他这样乖呢,还是出现返祖现象,像他爷爷那样不靠谱。

    作者有话要说:打锅货:没成色没本事,自己家吃饭的家伙都保不住的笨蛋。源自一个俗语,砸锅卖铁,形容人到了穷途末路,没一点钱的时候,把家里最后一点值钱、同时也是生存的最低保障的锅也给砸了,当废铁卖了去换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