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187章 开始恋爱

第187章 开始恋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侠和猫儿用尽办法耍赖,柳魁和秀梅还是一大早就搭车走了,不过他们答应让柳葳他们再在荣泽玩两天,等猫儿去学了再走。

    他们原本是要把一群小家伙都带走的,猫儿表现得各种可怜,才争取到让哥哥和弟弟们在这里多陪他两天的福利。

    柳魁和秀梅不肯在荣泽停留,除了他们不愿意让别人看到柳侠这里天天都有这么多家人来来往往、显得柳侠的家庭负担非常大这个原因外,还有个确实不能不回去的因素,柳魁觉得做生意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他们现在阴历逢十的集市之后就歇业三天,附近的人都知道,这对长年做生意的人来说,关门歇业的时间已经太多了,如果平时再因为其他原因说关门就关门,会让别人觉得你的生意不靠谱,没个准,这样做生意根本就留不住顾客,连营业时间都不能保证的店家谁敢指望呢?所以柳魁一定要回去按时开门。

    柳侠昨天放纵了自己一天,就算只是做做样子,今天也必须去工地看看了。

    柳川也正常去上班,他们虽然没案子的时候上班时间上要求不那么严,但毕竟是正式的单位,柳川又是队长,他必须自律。

    晓慧和柳川一起出去,她决定要去多买些菜回来,今天开始给一群小家伙们做饭吃,天天在街上吃,一顿几十块,神仙家也招架不住这样的奢侈。

    周晓云是九点多来的,她还没推开柳侠家这个带点异国风情的栅栏门,就听到屋子里传出的孩子们的笑声和叫声,好像是一群小学生在学数数。

    她敲了三次阳台上的门,都没人过来给她开,她只好自己推门进来。

    客厅里只有一套沙发、一个茶几和几个一看就是自己家做的板凳,陈设十分简单,不过沙发后面那副大大的《牡丹图》非常非常漂亮,周晓云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觉得怎么看都比她家客厅里挂的那副、她爸爸特意请中原省书画院一位据说是以画牡丹闻名的画家画的那副《牡丹花开富贵来》要好看得多。

    周晓云意识到自己关注的地方好像有点问题,就用力咳嗽了两下,还是没人应声,她只好喊了一声:“柳岸。”

    还是没人答应,右边应该是主卧的那个房间里发出更响亮的声音:“六二、六三、□□、六五……

    “大哥你耍赖,这下悠哩老低,不算。”

    “不算不算,大哥装孬没悠高。”

    “小萱你抱哩再紧点孩儿,你一掉下去,大哥就输了。”

    ……

    周晓云故意放重了脚步,穿过几只胡乱扔在地上的鞋子,慢慢走到主卧门口,然后,她瞪大眼睛站住了:这是什么状况?现实版的百子图吗?

    铺着漂亮的花席子的地上,躺着个看上去大概有十六七岁的大男孩,他枕着自己的双手,右腿搭在曲起的左腿膝盖上,正在一上一下颠悠一个只穿了条大红裹肚的小胖孩儿。

    小胖孩儿坐在大男孩的右脚上,紧紧抱着大男孩的腿,看起来应该是被颠得十分舒服,因为他一直在咯咯地笑,那模样比年画上的吉祥娃娃还讨喜可爱。

    另外有一群孩子在围着他们两个呼喊加油。

    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站在大男孩右边,挥舞着右手在大声数着数,眼睛却不时瞟一下电视。

    听声音,电视里好像在放《包青天》,包大人的惊堂木拍得人心惊胆战。

    他身边站着个七八岁的男孩儿,紧张得双手都攥成了拳头,正大喊:“七六、七七、七八,大哥,加油,八一、八二……”

    左边是两个看背影几乎一模一样、浑身上下□□、全身黑得浑然天成的四五岁的男孩子,两个人是在蹦着喊:“八五、八六、掉掉掉、□□、九十、小萱掉……”

    除了这几个,那张漂亮的大床上还坐着一个,这个是周晓云认识的,柳岸。

    柳岸盘着腿坐在床沿上,右脚一左一右地来回摆动着,也在大喊着为下面的大男孩数数。

    周晓云双手插兜,轻轻靠在门上,准备当个观众好好欣赏一会儿,可躺在地上的大男孩发现了他,惊讶地停住了自己的右脚,但却忘记了坐起来。

    “喔——,俺俩胜利喽,大哥没悠够三百下就停喽——,小萱你个小孬货咋这么坚强咧?咋不掉下来咧?大哥大哥,你先驮我,驮我五圈儿再驮小雷。”几乎是背对着们的柳雲没发现来了客人,兴奋地和柳葳讲条件。

    另外几个大点的孩子看见柳葳的神情,都顺着他的眼光往周晓云这边看,猫儿一看到她马上就跳下了床:“你?周阿姨,你咋来了?俺小叔……”

    “咦,咋这么热咧?啊——小萱你个孬货,不敢尿。”柳葳突然大叫着坐起来伸手去抱小萱,

    大家都看到有液体顺着柳葳的右脚跟在往下滴。

    猫儿顾不得周晓云了,提溜起小萱就往外跑:“孩儿孩儿,先憋一下先憋一下,出去再尿。”说着就已经跑到了门口。

    周晓云赶紧侧身让他们过去。

    小萱如果憋得住,就不会尿在柳葳脚上了。

    所以周晓云眼睁睁地看着猫儿提溜着小胖孩儿跑,小胖孩儿好像很好奇,使劲勾着头想去看自己一直在往下滴水的小*是咋回事。

    出了卧室后,小萱真憋不住,也不憋了,滴变成了流,小家伙一路尿到了厕所。

    小萱还太小,自己在坐便器上坐不稳,猫儿把他放上去后,就蹲在他跟前扶着他尿。

    小萱虽然非常乖,但也有些和其他小孩子一样的小缺点,比如,玩的入迷的时候会忘记拉屎撒尿,等想起来,已经憋不住了,只能就地解决。

    乡下地方大,到处都是天然的土地,小孩子一泡尿随便撒在哪里,一会儿工夫就自己洇进土里不见了,所以这这个小缺点在乡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大人们也不会因为这个刻意去纠正比较小的孩子,等大一点,用不着大人说,孩子自己就知道该去什么地方干这些事了。

    在城里这个小缺点就比较麻烦些,水泥地不吸水。

    不过猫儿完全不在意,他小时候还不如小萱呢,听奶奶他们说,他不但经常把小叔的裤裆尿湿,还把黄粑粑屎拉了小叔一肚皮,把小叔的*都给糊住了呢。

    小萱让猫儿给提溜走了,柳葳接过柳莘给他的纸把脚上的尿给擦干了站起来,却不知道该怎么和周晓云打招呼,柳蕤和柳莘也一样。

    俩淘气包扭头看到周晓云,吃了一惊,柳雲问:“哎?你是谁?你,你来俺家弄啥咧?”,

    柳雷:“你,你不会是小偷儿吧?你不吭气儿可来俺哩屋了,肯定是小偷儿。”

    柳葳轻轻喊了声:“孩儿。”想阻止俩小家伙过于天马行空的想象。

    柳雲没听见,继续看着周晓云研究:“不是,小偷儿都是弯着腰,偷偷摸摸挨着翻东西,她站恁直,也没翻咱小叔跟柳岸哥哥哩东西,不是小偷儿;她还穿高跟儿鞋,小偷儿都不穿高跟儿鞋,怕偷完了东西跑不快,会叫人家抓住。”

    柳葳尴尬又抱歉地对周晓云笑笑,把两个小家伙拉自己跟前:“那个,对不起啊,他俩老小,胡说咧,你,额——,你别介意啊。”他已经猜出来了这个人是谁,所以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了。

    他和柳侠只相差五岁,喊柳侠“叔”那是有血缘关系和正常的家庭伦理辈分在那里搁着,他必须遵守,事实上他觉得很多时候小叔好像还没自己和小蕤大,还是个让人操心的小孩儿呢,所以,让他因为柳侠的缘故,喊看起来只比自己大几岁的周晓云“阿姨”或“花婶儿”什么的,他真喊不出来。

    柳蕤和柳莘也都猜出来周晓云的身份了,也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气氛越来越尴尬,柳蕤急中生智救自己:“哎呀,再不擦尿就渗到席底下了,我去拿个毛巾擦尿。”

    柳雲挣脱了柳葳的手跟着他跑出来:“叫我擦叫我擦,我搁家还给小萱擦过屁屁咧!”

    柳雷跟着也跑了出来:“我也会我也会,我也给孩儿擦过屁屁,还把过他尿咧!”

    柳莘追着柳雷出来:“孩儿,您俩不会擦,别捣乱,叫咱二哥擦。”

    小萱看来是真憋狠了,尿了很长时间还在断断续续尿,猫儿着急了,扭头冲外边喊:“小葳哥,这是周阿姨,就是,就是咱三叔给小叔……那个,你知道吧?你先领着周阿姨去客厅坐一会儿,我马上就出去。”

    柳葳头皮发炸地听着卫生间两个小阎王和小蕤、小莘闹腾的声音,走过来招呼周晓云:“周阿姨,你坐沙发上吧,我给你拿瓶饮料。”

    周晓云其实很想进卧室仔细看一下,不过第一次来,这样肯定不合适,她笑着说:“你是柳葳吧?没事,你别客气,我不渴,您小叔没搁家?”

    猫儿正好抱着小萱出来:“俺小叔五点多一点就去工地了,周阿姨,昨天晚上……小雲,这条毛巾去擦卧室哩席,外边您别管,哥哥一会儿用拖把拖。”

    柳雲撅着小屁股,保持着擦地的姿势抬头看猫儿:“一休都是这样擦地哩,我也这样擦。”

    柳雷也拿着一个毛巾跑了出来,直接扔在了柳雲前面一溜儿有尿的地方:“我也想跟一休那样擦地,哥弟哥弟哥弟哥弟哥弟哥弟,啊一休哥,擦地擦地擦地……啊一休哥……”

    柳葳跑过去,一只胳膊一个,把柳雲和柳雷拦腰抱了起来:“您俩孬货先去床上给我老实坐着,等您小蕤哥跟小莘哥擦完再下来。”

    俩小阎王踢腾着脚抗议:“我不我不我不,我是好孩儿,我干活儿咧!”

    猫儿抱着小萱过来:“周阿姨,你先坐吧,我去给俺小叔发传呼,叫他赶紧回来。

    俺小叔这两天本来就可忙可忙,夜儿俺小葳哥接到了录取通知书,夜儿黑俺大伯娘娘来了,正好俺小叔原来哩俩同学有事找俺三叔,也来俺家了。

    俺小叔本来是想给你打电话约你出来跟俺一块吃饭咧,俺大伯说你跟俺小叔那俩同学不熟,如果坐一起吃饭怕你会觉得不得劲,叫俺小叔改个时间约你,俺小叔说他今儿黑再给你打电话。”

    昨天太高兴了,猫儿、柳侠,包括柳川,都把柳侠答应昨天约周晓云的事给忘了,猫儿一看见周晓云就想起来了,刚才看着小萱撒尿的时候脑子里一直盘算怎么把这事给圆起来,最后他决定赖在楚凤河和楚小河身上。

    短时间内周晓云几乎没见到楚凤河兄弟俩的可能性,所以谎言不容易被揭穿,并且这样显得小叔不得无辜,还很体贴:不是忘了约会,是考虑周晓云的感受,所以改期了。

    过后跟楚凤河打个招呼,以后见面不穿帮就行了。

    周晓云笑着说:“没事,正好我夜儿黑也有点事,也把这事给忘了,今儿我是没事乱转圈,正好走到您这儿,就过来看看。

    小葳录取了?哪所学校啊?这是小萱吧?来孩儿,叫姨姨抱抱。”周晓云伸出手。

    考虑再三,昨天中午去把过于时尚的鸳鸯头剪成了比较普通的干净利落的短发、六点就开始不停地搭配各种衣服准备赴约的事一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原来是小葳考上大学家里来人了,人一多确实容易忙中出错忘记很多事;同学啥的来找也确实不好推。

    小萱看看周晓云,又看看猫儿,没表示:虽然这个姑姑看着很漂亮,可我不认识,不能给她抱。

    猫儿说:“海都A大,夜儿晌午才接到哩通知书;小蕤哥,小莘,您光擦席就中,外头我……”

    “不穿不穿不穿,哥哥我不想穿啊。”卧室里传来的声音打断了猫儿的话。

    “孩儿,听话,赶紧穿上,家里来人了,您俩赤麻肚儿老丑,人家还笑话咱咧?”

    “我不我不我就不……”

    “小雲,你回来。”

    猫儿正准备过去替柳葳撑撑腰,柳雲飞快地跑了出来,直奔着阳台外面就去了:“我不,你给小雷穿上我也不穿,穿着裤衩儿老不美。”

    柳葳一只胳膊夹着柳雷追出来,手里还拎着个小花裤衩,柳雷两条小腿踢腾得像耍花枪:“不穿不穿就不穿,小雲都没穿。”

    ……

    苏晓慧提着菜推开阳台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鸡飞狗跳的场面。

    柳雲正好撞她腿上,她穿着高跟鞋,这一撞差点让她摔出去,气得她张嘴就骂:“小鳖儿,你又搁这儿气人哩不是?要是皮痒了想挨打早说……额——,……”

    她看到了周晓云,心里伸出一只手扶住了额头:老天,她就知道会这样,今儿清早真应该狠着心让大哥大嫂把这俩小鳖儿带走的,现在可怎么办呀?

    晓慧心里怨念如黑云遮日,脸上却笑的十分怡人:“哎呀,这是小周吧?猫儿,你咋叫姨姨站着咧孩儿?小周,快坐下快坐下。

    哎呀,柳川去单位开车去送这几个气人孩儿走哩,咋到现在还没回来咧?不会是没车吧?猫儿,你再去打电话催一下您三叔,。

    小周你坐,小侠老忙,我今儿不上班,顺路过来给他们买了一点菜,这几个孬货搁家就折腾成这,真是哩,以后再也不……”

    柳雲给晓慧拉着一只胳膊提溜着,跑不了了,这会儿眨巴着眼睛问:“妈妈,今儿清早不是说好了,等俺柳岸哥哥后儿个去学俺再回老家吗?你为啥叫俺爸爸现在就给俺送走?俺一走就剩哥哥独个儿,多可怜,俺不走,是不是小雷?是不是哥哥?”

    柳雷在晓慧和猫儿的双重震慑下,被迫让柳葳给套上了小裤衩,正气愤呢,又听到晓慧这样的说法,更生气了,大声响应:“就是,妈妈说话不算话,长龅牙,哥哥独个儿老可怜,俺不走。”

    晓慧心里头把两个儿子的脸蛋儿都给拧肿,嘴都给扯到耳朵后去了,却找不出话来圆场。

    周晓云笑着把柳雲拉到自己跟前:“嫂子,没事,小孩儿不都这样,哎,你是小雲还是小雷?”

    柳雲仰脸看着周晓云:“我不认识你,不给你说。”

    晓慧也顾不得什么影响了,对小蕤和小莘说:“孩儿,您俩别擦地了,一会儿我擦;您先去选个好电视,武打哩,打哩越花哨越好,领着他俩去看,敢不好好看乱跑,直接打屁股,往死里打;

    小葳,把小雷弄里头,你去给周阿姨切个西瓜;

    猫儿,你去腾个锅,该给小萱蒸鸡蛋了。”

    柳雲:“妈妈你叫俺看武打片儿了?喔——老美呀,看电视喽——,降龙十八掌,嚯嚯嚯……”

    柳雷:“呜——,郭大侠来喽——哈哈,亢龙有悔,哈哈,飞龙在天……”

    柳蕤:“嘿嘿嘿,三婶儿,你真叫俺看武打片咧?喔喔喔,老美老美,小莘,走,赶紧选台去。”

    柳莘:“我也老想看《楚留香》啊哥,我觉得郭靖没楚留香厉害……”

    ……

    柳侠接到传呼回来,推开门,看到的是一幅河清海晏万民安乐的盛世田园美景:

    客厅里。

    周晓云满脸笑容,手里拿着一把韭菜在择,腿上还坐着胖小萱;

    小萱脖子里围着一条花毛巾,自己端着个小瓯,拿着小勺儿,正艰难地在挖鸡蛋羹,嘴周围都被蛋羹给糊满了,表情却十分满足快活,干劲十足;

    晓慧削着土豆皮,带着笑在对周晓云说着什么。

    餐厅里。

    猫儿和柳葳站在餐桌边,猫儿正把长豆角掰成段,柳葳在剥蒜。

    厨房里飘出炖排骨的香味,主卧传来罗文和甄妮缠绵的歌声:“人海之中,找到了你,一切变了有情义,从今心中就找到了美,找到了痴爱所依……”

    柳侠带着笑容和周晓云打招呼,简单地把昨天晚上和自己今天上午的时间解释了两句。

    周晓云大大方方地说:“没事,我跟嫂子说话挺有意思的,还有小萱,真让人待见。你汗衫都湿透了,赶快去洗洗吧。”

    猫儿和柳葳看到柳侠进来,一齐喊了声:“小叔。”猫儿接着说:“小叔,周阿姨都来可长时间了,你去洗洗赶紧出来陪周阿姨说会儿话。”

    柳侠点点头,先去卧室拿待会儿要换的干净衣服。

    卧室的花席子上,柳蕤怀里坐着柳雲、柳莘怀里坐着柳雷,四个人正吃着冰糕专心致志地盯着屏幕。

    几个人看见柳侠回来,只是亲热地喊了声:“小叔。”就把眼睛又盯在了电视里那具骷髅身上。

    柳侠高兴地笑了起来,男孩子果然还都是爱看这些,猫儿不大爱看电视,可看起武打片来也很入神。

    柳侠拿了干净衣服,先去厨房,从猫儿身边过时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猫儿回应给他一个大大的笑脸,他才肯走过去,掀开锅盖闻了闻排骨,然后才一脸满足地去卫生间。

    柳侠只简单地洗了一下,就赶快换了衣服出来,却忽然看见正低着头切土豆的猫儿,小脸上没有了往日那永远快乐的表情,蔫蔫的十分安静的感觉,好像跟刚才开心地跟他笑的猫儿不是一个人一样。

    他疑惑地走过去,轻轻揽着猫儿的肩膀,结果猫儿一个激灵,差点切到手指。

    他大睁着眼睛吃惊得好像完全无法理解柳侠怎么会出现在他后面:“你,你,小叔你干啥咧?吓死我了。”

    柳侠简直要和他一样吃惊了:“哎,你干啥咧?我就是揽了一下你,你为啥吓成这样?”

    猫儿好像意识到自己的反应不大对头了,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看了客厅一眼,压低声音说:“我正专心切菜,没想着后头会有人嘛!哎,好了小叔,你赶快去陪周阿姨吧,记得咱们说好哩那些话,可别一高兴说漏嘴了啊。”

    柳侠心里忽然有点不舒服。

    往日里,只要他一回来,臭小猫儿就恨不得长他身上,今天,这只臭猫儿不但没腻着他跟他撒娇,还要把他往别人那里赶,这是长大了想嫌弃他的意思吗?

    他揪着猫儿的一只耳朵准备教训一下这个没良心的小家伙,却被柳葳推着肩膀往外撵:“小叔,你夜儿把自己定哩约会时间给忘了,今儿人家周阿姨又过来等了你半天,你就别在这儿逗猫儿了,赶快过去陪陪人家吧,你可是男哩。”

    柳侠扭头对猫儿犟了犟鼻子,说了句:“臭小猫你敢不欢迎我回来,等着,等没人了我再修理你。”才过去客厅那边。

    周围气氛很美好,两个人又都不是拘谨腼腆的性子,还有晓慧和胖小萱在中间调节着,柳侠和周晓云说起话来很自然。

    从同样非人生活的高中时期,到大学期间的各种逸闻趣事,欢快的话题一直持续到餐桌上。

    餐桌上的气氛也很好,有柳川和猫儿两个门神同时镇场,柳蕤和柳莘又给柳雲和柳雷两个小家伙耐心讲解了今天他们的表现对小叔今后幸福生活的重要性,两个淘气包明白了利害,不但不再上天入地地折腾,还主动要求穿上了小汗衫,举止有礼、乖巧懂事得和小萱有一拼。

    猫儿在电话里已经把自己在周晓云面前编的谎和柳侠、柳川都核对了细节,也找机会给晓慧、柳葳和柳蕤、柳莘,都交待过了,所以没有出现电视剧里后脚踩了前脚、一家人在互不知情的情况下相互拆台的经典狗血场面。

    昨晚的失约事件在先,今天的和谐相处在后,晚上的约会便顺理成章。

    不过周晓云把晓慧提议的让她和柳侠去逛街的两人约会改成了又一次聚餐,原因很简单,柳葳考上了那么好的大学,昨天的庆祝自己没赶上,周晓云觉得很遗憾,她要给柳葳庆祝一下。

    猫儿暗暗松了口气,他真怕其他人提出让柳侠和周晓云去跳舞玩耍。

    除夕夜因为柳葳逗着秀梅跳交谊舞,柳侠起哄拉着家里好几个人也跟着一起闹,虽然因为地方小,大家都不配合没真正跳过一个像样的,但柳侠的表现让大家一看就知道 ,他会跳交谊舞,如果晓慧或其他人把这事一说出来,周晓云要求柳侠陪她去跳舞,柳侠说什么都没办法推辞的。

    只要想想小叔可能有一天要搂着别人、看着别人的眼睛说说笑笑,猫儿的心里比塞进去块大石头还堵得慌。

    这次的晚饭没吃夜市,虽然柳莘、柳雲、柳雷和小萱对羊肉串依然念念不忘,可柳川和晓慧觉得这样显得对周晓云太不重视,这么多孩子一起跟着就已经没什么约会的气氛了,如果再在人来车往的马路边,碰到几个熟人再打个招呼,那柳侠和周晓云就没什么谈话的机会了。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他们在京都饭店自己定的雅间里碰完了庆贺酒刚开始吃,领着弟弟去撒尿的柳雲柳雷就被马小军和张小田抱着进来了,后面跟着的是正抱着柳萱亲他的小脸蛋的公安局办公室的一个女的。

    接下来的场面完全失控,虽然不一个中队的,但公安局一共也就一百多人,大家都很熟悉,张小田的二中队很多原来都和柳川在一起干过,听到周晓云和柳家人在一起吃饭,全部都过来了,祝贺柳葳考上大学,恭喜柳侠和周晓云金童配玉女。

    马小军和柳川的关系不用说,虽然现在去派出所了,柳川和他依然是最好的朋友,马小军现在也经常去公安局或家里找柳川玩;而马小军工作上有需要帮忙的,柳川也从来都是不遗余力地为他出主意想办法,甚至亲自上阵替他解决。

    所以柳川和马小军现在的同事也都很熟悉,都算是朋友,这些人也都过来凑热闹。

    周晓云大大方方接受了同事的祝福和各种善意的玩笑,柳侠也没觉得有什么别扭的。

    虽然今天中午他回到家的时候看到的是一派歌舞升平,但他知道肯定不是一直都是那样的,柳雲和柳雷两个小家伙要是能一直那么老实,太阳就得从西边出来了。

    可周晓云没有流露出一点不满,看她抱着小萱择菜的样子,柳侠觉得她是真心喜欢小孩子的,这让柳侠心里很舒服。

    喜欢他的家人,喜欢他的父母兄弟和小侄子们,这是柳侠对未来自己妻子的基本要求。

    猫儿坐在柳侠身边,看着那么多人在柳侠面前来来回回夸周晓云人漂亮性格好,又在周晓云面前夸奖柳侠长得帅有能干,两个人要多般配就有多般配,一点也不高兴。

    就因为一个漂亮一个帅,一个是女一个是男,他们就觉得肯定是般配的,那世上的帅气男人和漂亮女人多了去了,把他们其中随便两个拉一起就都是般配的、可以做夫妻的吗?

    做夫妻难道不是彼此钟情心心相印互相牵挂才最重要的吗?小叔和周晓云哪里钟情哪里牵挂了?

    可是,猫儿知道,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是那么想的,所以那样就是对的,至于他的想法,一点不重要。

    就是永远都把他当做最重要的人的小叔,如果他把这话说出来,肯定也只会当成是小孩子天真幼稚的戏言。

    我为什么还长不大呢?如果我长大了对小叔这样说,他肯定就会认真地去听、去想我的话了。

    猫儿看着他闭着眼睛都能描摹得出的柳侠侧脸俊逸的轮廓,傻傻地想。

    作者有话要说:昨晚失约了,抱歉!除了停电,三次元也真的很忙,姑娘们见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