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210章 订婚

第210章 订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侠和周晓云的原计划是星期三回家,星期四搭中午九点半或下午一点半的车回荣泽,只在家过一个晚上。

    可周晓云休息了一晚上后,不但没有缓过劲,第二天浑身都开始疼了,腿抬一下都困难。

    柳侠觉得因为过量运动导致的肌肉疼痛,不能怕疼就不动,越不动越严重,如果坚持运动,走着走着反倒就好了,他说他记得自己小时候就是这样。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孙嫦娥揪着耳朵骂了一顿,说女孩子家哪能跟他这种皮糙肉厚的混小子一个样,当初她第一次来柳家岭,也是三天后才返回,回到家后几天脚底板疼的不敢沾地,腿上的肉疼了十来天。

    年前丹秋回来,也是歇了两天才缓过来,当时柳海可是体贴得很,丹秋第二天早上腿疼的厉害,是柳海把丹秋给抱到堂屋炕上的。

    柳侠这个狗屁不通的臭小子咋就长了个榆木疙瘩的心呢?孙嫦娥觉得自己早晚得因为这个混小子被愁死。

    猫儿第二天中午放学的时候,柳川等在大门口,告诉他,周阿姨累得很了,走不动,小叔他们得晚一天回来。

    猫儿其实在柳侠和周晓云回去的时候就想到这个可能了,所以他看上去浑不在意地说:“晚几天都没关系,我正好该月考了,小叔不回来捣乱我还能多看会儿书呢。”

    柳川带他去公安局吃了午饭,又给他买了包方便面和火腿肠带着让他晚饭时间垫吧。

    晚上放学猫儿回到家,装修师傅告诉他,有个姓黑的人八点多打电话找柳侠和他,听到他们都不在家,就留了个电话,让他们有时间打过去。

    猫儿一看,电话居然是京都的区号,觉得奇怪,黒、德清是山西的,怎么会留京都的电话号码?他照着号码拨了回去,电话很快就被接了起来。

    云健溜滑水润的京片子传过来:“喂七儿,你终于跟你那心肝儿大狸猫一起放学了?”

    猫儿说:“云伯伯,您老这一向贵体可好?您老的房东也安好吧?您居然都住上带电话的房子了,小侄是不是应该恭喜您呢?”

    电话里传来夸张的大笑,黒、德清的声音传过来:“贤侄,带电话的房子是有的,不过是你黑伯伯的临时居所,你云伯伯还在过他浪漫的吉普赛生活呢!”

    云健:“煤黑子你配合我一下会死吗?”

    黒、德清:“当然死不了,不过你确定你瞒天过海能超过二十四小时?明天你去你那贫民窟排练,七儿要是打过来电话,你不还得露馅儿?”

    云健:“谁跟你说明天了?我就说现在,云大爷我现在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明天喝凉水。”

    黒、德清:“好好好,我现在就配合你,喂,猫儿,你小叔在你旁边吧?你们俩都听着啊,我现在住在你云伯伯的五星级别业里,坐便器和垃圾筐都是英国进口的,拖鞋是意大利定制的,兄台,俺家这么说您可满意?”

    猫儿:“云伯伯您吃的是法国饭,拉的是美国屎,这您满意了吧?”

    云健:“差不多吧,我打算去吃埃塞俄比亚的饭,拉尼日利亚的屎,云大爷这辈子我去不了美国反动派那里,还去不了咱亲如一家的非洲兄弟那里吗?霹雳舞的鼻祖就是黑人,我去非洲学几年原始非洲舞蹈,回来没准还能自己创造出一个新的舞蹈种类呢。”

    猫儿一听见云健的远大理想就头皮发麻,赶忙转移话题:“那我提前恭喜您了,云伯伯黑伯伯,你们怎么会在一起啊?黑伯伯你到京都干嘛去了?”

    黒、德清说:“我结婚时候不是年底嘛,那会儿单位忙,结婚旅行计划没能按时执行,我现在来补蜜月旅行来了,这是我二叔家的弟弟租的房子,他在京都大学毕业后不想回家,在这里打工,电话是他前几天才装的。

    哎猫儿,你小叔呢?他怎么不说话?他没跟你在一起啊?”

    猫儿说:“我小叔准备订婚,他带着周阿姨回家见我大爷爷和奶奶去了。”。

    那边有好几秒钟的静默,跟着就是一阵震得猫儿耳朵疼的大呼小叫。

    黒、德清:“喂喂喂喂,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你小叔订婚?真的假的?这世上居然还有他能看得上的女人?当初我们乔嫂子那么撩拨他他都没感觉,难道说这周晓云其实是七仙女下凡?”

    云健:“我那个靠哎,这都什么年代了,你们那儿还兴结娃娃亲啊?”

    猫儿:“云伯伯你才结娃娃亲呢,你们全家都结娃娃亲;黑伯伯,我小叔怎么会娶七仙女?七仙女要嫁给我小叔她就是二婚,我小叔可是货真价实的童男子,凭什么要娶个二婚?”

    电话里传出各种乱七八糟稀奇古怪的声音,猫儿等那声音差不多了才说:“我小叔最迟可能四月中旬就要去中原西部跟踪测绘一个大工程,至少要三个月才能回来,所以他这些天必须先把婚订了,我觉得他最近这几天肯定不能去京都,黑伯伯你在京都会呆多少天?”

    黒、德清说:“半个月,我昨天到的。”

    猫儿替柳侠遗憾,他知道小叔很想219的兄弟们:“那我小叔赶不过去跟你见面了,我们俩商量的是想让他下个大礼拜订婚,我大伯和我们小雲、小雷、小萱他们现在都在京都,我小叔要是能抽出时间,肯定会和我大伯一起去送我六叔六婶儿的。”

    黒、德清开始听到柳侠不能去京都也有些遗憾,可听到柳魁和几个小家伙都在京都,他立马又兴奋了起来:“柳大哥和你们家那几个小宝贝都在京都?哎,那猫儿,你能不能和你大伯他们联系一下,我们干脆合伙一起游京都.

    我从第一次看见你大伯给你小叔写的信封就开始崇拜他了,这么多年也没机会见,这次正好让我拜见一下偶像,同时也让你六伯母和你弟弟们多接触接触,沾沾你们家几个宝贝疙瘩的福气,让你黑伯伯也能一次性地来俩儿子玩玩,怎么样?”

    猫儿本来张嘴就想答应,可话到嘴边突然想到,大伯他们是住在曾爷爷家里,而不是自己家,不征求曾爷爷的意见就把人家的电话告诉黒、、、德清可能不合适,所以他马上改嘴说:“行,我一会儿就给大伯打电话,让他给你打电话联系,我大伯肯定愿意,你们219所有人我大伯都可熟悉,他一直让我小叔邀请你们没事去我们家玩呢!”

    和黒、德清通完话,猫儿马上就打了曾广同家的电话,柳魁爽快地答应了合伙游京都的建议,猫儿把黒、德清的电话给了他。

    柳海听说柳侠和周晓云没回来,幸灾乐祸地对猫儿说:“你做好准备自己睡到星期天吧,一般人从望宁走到咱们家腿都得好几天过不来,唉,某只天天被抱在怀里顺毛的娇宝贝猫这几天要当可怜的流浪猫了。”

    猫儿冲柳海使劲哼了一声:“哼,我是一只看守家园的大老虎!

    也不知道是哪个傻大个儿每天可怜巴巴地坐在外国的街头,身边摆个颜料盒子,哦,尊敬的先生小姐们,可怜可怜我吧,一块两块没有,一分二分我也不嫌弃啊,请行行好吧!”

    柳海在那边大笑:“好好好,我是个街头讨饭的国际叫花子,你是只大老虎,哦哟哟,一只晚上睡觉都得让小叔搂着的大老虎,想想就会吓死人的哟!“

    ……

    打完电话,猫儿挨着房间看了一遍,今天,坐便器后面的小储物柜、厨房的吊柜和把餐厅与客厅象征性隔离的隔断已经打好了,和柳海给他们描述的外观完全一样,没刷漆,还看不出是不是有那么漂亮的效果,不过,师傅打磨得非常细致,完全看不出钉子的痕迹,猫儿觉得很满意,并把自己的感受告诉了装修师傅。

    装修师傅看着猫儿一本正经夸奖他们的样子,觉得特好玩。

    推开煤棚的门,感觉里面好像比外面还要冷,中午柳川给带的东西很顶事,猫儿觉得自己一点也不饿,就直接翻到床上钻进了被窝儿。

    枕头和被头上都还留着小叔的气息,猫儿把自己包得像个虫茧一样,可过了好长时间,他都暖不热被窝儿,昨天也是这样,可平时,小叔都夸他像个小火炉的。

    猫儿想象着小叔现在会在干什么,会是躺在被窝儿里想自己吗?还是在看书,还是,跟周阿姨一起,坐在堂屋的大炕上和大爷爷他们聊天?周阿姨的腿今天会好吗?小叔明天不会还回不来吧?

    明天开始月考,今天睡眠要充足,猫儿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让我梦到小叔,让我梦到小叔,让我梦到小叔……一直念到自己睡着。

    猫儿没能梦到小叔,不过,第二天中午下第四节课时,他一跑出教室,就看到双手插兜、站在乒乓球台子旁边冲他笑的小叔。

    猫儿诧异地“啊”了一声,就从台阶上一跃跳下,两步就跑到了柳侠跟前,跳起来挂在柳侠脖子上,柳侠抱着他,顺便就带着他转了一圈:“哈哈,乖猫我回来喽。”

    从猫儿他们班教室里出来的一大群同学都站在台阶上看着他们,王辉笑着对他们解释:“这是柳岸他小叔,对柳岸特别特别好,他肯定是刚出差回来就来看柳岸了,你们看柳岸高兴的。”

    另一个男同学对着猫儿喊:“喂,柳岸,你还去厕所不去了?”

    猫儿从柳侠身上跳下来,回头说:“我不去了,王辉你们俩去吧。”

    今天的天气特别好,太阳暖洋洋的,学校里各种小小的树都已经有了泛绿的意思。

    挨着校园院墙栽着一小片竹子,虽然还没完全反过苗,只有稀疏的绿色竹叶,却招来了很多麻雀在其中叽叽喳喳。

    柳侠和猫儿就站在小竹林边说话,一直说到上课铃响,猫儿才十分不舍地往教室跑。

    柳侠没走,最后一节是只有半个小时的自习课,他就坐在竹林边等到猫儿放学,两个人一起回家。

    一路上,柳侠吹着口哨,猫儿要么和他一起吹,要么跟着他的旋律哼着唱,一直回到家,自行车的前轮撞着煤棚的墙壁停下,两个人的口哨和歌声才停下。

    饭已经摆在餐桌上了,是柳川从单位带来的,大米饭,两份炖菜,两个扣碗蒸肉。

    周晓云早上五点起床,十点走到望宁,这会儿累得趴在餐桌边一动也不想动。

    猫儿问周晓云:“周阿姨,你的脚没磨出泡吧?”

    周晓云很蔫地摇摇头说:“没,我穿的是球鞋,我就是腿疼,发软,一个手指头都不想动。

    往你们家去真远啊猫儿,快累死我了,我本来还想再歇两天再回来呢,可你小叔昨天一天都在惦记你,在屋里坐都坐不住,一会儿出去看看一会儿出去看看,往荣泽这边看,一直说,‘没人给孩儿炖,孩儿也不知道会记住喝奶不会?’,‘孩儿睡觉也不知道给被子蹬掉没’,‘孩儿该放学了,路上不会有事吧?现在荣泽的车越来越多了’。

    他那模样,就跟丢了魂儿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上幼儿园或是小学呢!弄得我心里也不踏实。

    我想,反正回来这一趟总是饶不了,还不如早回来,踏踏实实歇两天把腿歇过来,你小叔也不用抓心挠肝地老怕你出什么事了。”

    猫儿看了看柳侠,对着周晓云嘿嘿笑:“不是我小叔爱操心,主要是我以前不听话,自己的时候就不喝奶,放了学还在路上玩,把小叔给吓怕了;不过,现在我可好了,模范少年,小叔,你以后自己回家踏踏实实该干什么干什么,就别这么惦记我了哦。”

    柳侠说:“不惦记你我惦记谁?”

    柳川端着米过来,用筷子敲了柳侠的头一下:“吃饭吧,早点吃完小周好回去歇着,歇过来了你们俩早点去把给她爸妈的礼物买一下,省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

    猫儿一下午在学校都魂不守舍,恨不得一下子就过到晚上九点半放学。

    晚上,等他终于回到了家,在热乎乎的被窝儿里搂着柳侠,感受着他熟悉的气息和温度,猫儿有种最挂心的东西失而复得的感觉。

    知道柳侠在家里的时候还一直在惦记着他,让猫儿心里有种特别的喜悦,尽管这种喜悦里面带着浓浓的酸涩,却依然给猫儿很大的安慰。

    柳侠在家里已经和柳长青、孙嫦娥基本决定,订婚的日子最好就订在下个大星期天,因为订婚都是男方要照顾女方家的方便,所以订婚酒席肯定要在尚诚摆,放在星期天,柳川和柳侠、猫儿、晓慧、孙剑锋和周晓云就都不用请假了。

    虽然换了时髦的叫法,但荣泽一带的订婚仪式还是和以前直白的称呼“换东西”差不多,只是多了一个必须的程序,男方送女方订婚戒指,整个过程很简单,和婚礼完全没有可比性,就是安置三两桌酒席款待女方比较亲厚的长辈亲人。

    送戒指是人们这两年看多了外国电影和电视剧后刚刚兴起的习俗,尚诚县比荣泽要偏僻,在这里,送戒指还不是一个必须的礼俗,更不用说荣泽刚刚兴起的送“三金”了,所以柳侠并不多担心订婚会花费过大。

    不过,和女方到男方家只需要拿几斤点心不同,男方要给女方的父母备一份比较像样子的礼物,通常都是两块能做一整身衣服的布料。

    周晓云家条件好,周家父母平时穿戴就比较昂贵讲究,所以柳侠也不能跟一般人似的买普通的布料,柳川和晓慧帮他挑了两块毛呢料子的布。

    戒指是柳侠和周晓云两个人到荣泽商场买的,纯金的,有龙凤图案的戒指,周晓云大大咧咧的性格,虽然平时穿衣很时尚,却从来不喜欢佩戴首饰,所以她也不挑,看哪个都好,样式还是柳侠做主选的,周晓云觉得很喜欢。

    星期六,柳川代表家长,和柳侠、周晓云一起开车去拜访了周家父母,由他代表柳家提出订婚的要求,以表示对女方家的尊重,他和周家父母说定了订婚的时间,确定订婚那天要请多少人,订几桌酒,还有其他一些细节。

    从尚诚回来,天已经黑了,猫儿还有一个多小时才放学,柳侠给他做着饭,觉得心里实在是空落落的不舒服。

    今天周家人对他和柳川招待的非常好,连周晓勇都表现的客气有礼,柳侠当时是真的觉得很高兴,可一离开大家,独自一个人时,他就恢复成了现在这种心情,他已经努力去想很多高兴的事情了,可就是没办法把情绪调整过来。

    做好饭,他去给黑德清打电话,想跟他说说心里话。

    家里人已经把所有的道理都跟他讲过了,他自己也接受了,现在他没法再和家里人说订婚让他感到难受的话。

    柳侠给毛建勇打过一个电话,可毛建勇一听说连柳侠都要订婚了,瞬间就炸了毛,觉得他这么有魅力的商界才子加美男子,仅仅因为矮了那么一点点,居然就一直遇不上个识货的,柳侠和黒德清年龄都比他小,只会挣个工资和小零花钱,就因为个子高了那么一点,就一个个桃花乱舞,实在是天道不公。

    毛建勇现在怒火攻心走火入魔,招惹不得,他昨天已经发展到连赚钱这种对他人生最重要的事都不管了。

    第一次登门拜访,为了表示尊重,柳川让柳侠买身西服穿上。

    结果昨天上午柳川帮忙试衣服时,柳侠发现三哥穿西装特别帅,回到家就给毛建勇打电话,让他帮忙挑两身西装寄过来,毛建勇居然说:“我不喜欢给小白脸打扮。”

    柳侠说:“你说谁是小白脸?需要我把我三哥的等身照给寄过去一张跟你比一下吗?”

    毛建勇又气哼哼地说:“我讨厌给傻大个儿打扮。”说完就挂了电话。

    怄气怄到这种程度,柳侠决定最近都要躲着他了。

    云健已经又找不到人了,黒、德清说,他们接了个什么串场子的活儿,又不分昼夜地排练演出去了。

    打给黑、德清的电话没人接,柳侠又往曾广同家打,只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一个一听年龄就很小但油滑的京腔味已经十足的的声音传过来:“这里是曾府,足下是哪位?”

    柳侠一下就被逗乐了:“胖虫儿公子,请问,贵府老太爷和借住在贵府的柳家几位先生在吗?”

    胖虫儿马上不撇洋腔了,高兴地叫:“小侠叔叔,你怎么现在打电话?柳岸哥哥现在就放学了吗?”

    柳侠还没来得及回答,电话里就传来柳雲的声音:“小叔,俺哥哥可回来了?您听见小雷俺俩教胖虫儿说话了没?说哩可美吧?”

    柳侠已经想到了胖虫儿刚才那花样可能是柳雲教的,这小家伙鬼心眼儿特多,临帖的时候不光是临字,他还喜欢读帖子的内容,就为了读得懂帖子,他现在已经认识了近七百个字了,繁简都认识。

    柳侠忍着笑说:“嗯,可美,俺小雲哩知识真渊博。孩儿,您大伯跟您六叔咧?”

    柳雲说:“搁东屋跟黑叔叔说话咧,小叔,你叫我跟俺柳岸哥哥说几句话,说完了我去给你喊大伯。”

    柳侠笑起来:“哦,您黑叔叔也搁您曾爷爷这儿咧呀!您哥哥还没放学哩孩儿,我打完电话一会儿就去接他。”

    柳雲说:“哦,哎,小萱,门槛老高,你慢点孩儿,叫哥哥给你端着小瓯,你看你都快洒完了,那小叔,我去给你喊俺大伯,你等等哦。”

    柳侠没和大哥、六哥说自己心里那说不清道不明的难受,明天他们就要去看柳凌了,光五哥就够让大哥操心了,柳侠觉得自己这点莫名其妙的心情不算个事,不想让大哥再为他挂心。

    和柳魁、柳海说完了,该黑、德清了。

    黒、德清一拿起电话就说:“七儿,你们家小雲可真淘啊,你假六嫂中午有点不舒服,吃饭的时候吐了,他非说这是因为你六嫂肚子里有个气人小孩儿在闹人,他脱了一只鞋给我,让我打你六嫂的肚子,说一打里边那个小孩儿就老实了,你六嫂就好了,他说你四嫂怀孕的时候,他就是让你四哥这样打小萱的屁股的,所以小萱现在才这么乖。”

    柳侠真是服了柳雲这个小家伙了,玉芳怀孕的时候,他天天巴着当哥哥,对玉芳肚子里没见过面的小萱宝贝的不得了,哪里出过这种坏主意?

    就因为这两天杨柳可能因为初到京都水土不服,一坐上餐桌,看见饭菜就恶心,她一恶心一吐,影响到小萱也不想吃饭,柳雲居然就想出这招借刀杀人计,让黑、德清打杨柳,替小萱报仇。

    和哥哥们跟黑、德清并没有谈关于他订婚的事,但被柳雲一群小家伙一闹,柳侠的心情竟然好了起来。

    所以,猫儿在校门口看到的小叔,是兴高采烈的、因为即将订婚而幸福快乐的小叔。

    星期天晚上,柳魁打过来电话,柳侠和柳凌说了快半个小时,柳凌开着玩笑恭喜柳侠长大了,隐晦地问猫儿是不是又收到过信。

    柳侠告诉他,没有,柳侠还硬着心肠又说了一句:“你都回去了,见到震北哥,没跟他说一声,别让他女的再打搅你吗?”

    虽然知道柳凌不愿意提起陈震北,但柳侠觉得,用一次堵心换以后的平静是值得的,那些信让柳凌那么难受,他希望以后永远都不要再收到。

    柳凌说:“没有,他调走了,去军部了。”

    柳凌说话一直都很平静,中间还不时逗着小萱和小雲小雷,听起来是再正常不过的状态,这却让柳侠和猫儿对他和陈震北之间发生的事情更加疑惑了:如此的淡然不在意,却又老死不相往来,这不符合逻辑啊!

    星期一晚上通电话时,柳魁和柳侠说,柳凌虽然看起来精神很好,却还是消瘦得厉害,他回去后都不知道该怎么跟柳长青和孙嫦娥说,他真想带着柳凌回家。

    柳海难受的都想把机票退了不走了,他说柳凌在家养起来的一点点肉又都没有了,他想留在京都,哪怕每星期只能过去给柳凌做一天的饭,也比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好。

    柳海还嘟囔着说:“震北哥也调走了,传呼也呼不到,要是他跟五哥在一起,看五哥最近身体不好,至少训练的时候还能照顾他一点,现在,我都怕五哥训练的时候会出什么事。”

    千里之外的柳侠更帮不上忙,他能做的就是给柳凌写了一封信,信的主题很简单,很明确:无论你发生了什么事,我永远都是你的亲弟弟,我现在对你唯一的心愿,就是你平平安安。

    星期三,柳海和丹秋走了。

    星期五。

    早上,柳魁和三个小家伙回到了荣泽,住在柳川那里。

    柳魁告诉柳侠,黒、德清那个糊涂家伙,媳妇儿怀孕了都不知道,一直以为是水土不服,昨天杨柳吐得真不行了去医院看,才知道是咋回事,高兴得跟个傻子一样,现在正老老实实地呆在房子里让媳妇儿保胎,山西都不敢回,生怕出点啥事。

    柳雲非常嘚瑟地对猫儿说:“哼,我早就说假六婶儿肚肚里有个气人小孩儿,黑叔叔还不信,非叫假六婶儿跟着俺一起去耍,看看,那小孩儿给假六婶儿闹腾哩有病了吧!要是早点打那小孩儿屁股几鞋底儿,他肯定就不敢这么闹人了,假六婶儿也不会有病了。”

    下午,柳长青和孙嫦娥、柳钰也被柳川接到了荣泽。

    星期六。

    早上六点半,柳川和柳侠各开了一辆车,柳长青、柳长春、孙嫦娥、柳侠、柳魁、柳川、晓慧、柳钰、柳蕤、猫儿、柳雲、柳雷、小萱,一大家人一起奔赴尚诚,给柳侠订婚。

    订婚过程很顺利,就像柳家人对周晓云一样,周家那边的长辈对柳侠也很满意。

    下午三点,一家人和周晓云、孙剑锋一起从尚诚县返回。

    星期天。

    吃过午饭,柳侠接到通知,星期一早上八点集合,副队长潘留成将带领他们两个早已确定了人员配置的测绘队出发去中原西部,那个工程已经有了正式名称:栖浪水库。

    当时周晓云也在,几个人正在庆幸订婚时间选的真巧时,周晓云的电话响了。

    周妈妈说,周家二嫂一个小时前生下一个女孩儿,母女平安。

    柳侠离开三周后,家里的装修全部完成。

    四周后一个雨过天晴的午后,玉芳顺利生下一个女孩儿,柳长青为她取名:柳若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