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224章

第224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空阴沉灰暗,北风带着轻轻的啸声在屋宇间飞掠而过,窗下的海棠树迎风摇摆,枝梢轻打在朱红色的窗棂上。

    不同于外面的寒风刺骨,屋子里温暖如春,床上熟睡的少年似乎在睡梦中受到了惊吓,身体忽然一颤,本能地伸手摸了下身边,感觉到没人,他睁开了眼扭头找:“小叔?”

    没人答应,少年迷茫地看着周围的一切:亚白底子带圆点的壁纸,雪白的墙壁,朱红色的木质墙裙,原木色的两用沙发……

    这不是他熟悉的家,他想了起来,他现在是在京都,这是曾爷爷家原来六叔住的房间。

    他慢慢坐起来,透过窗户往外看:风还在刮,小竹林发出刷拉拉的声音,灰绿色的叶子几乎要飞起来。

    “猫儿,你醒了孩儿?”柳魁掀开棉帘子端着个托盘走了进来:“正好,该吃药了。”

    猫儿吓了一跳:“大伯?你,你咋搁这儿咧?你啥时候来哩?”

    柳魁坐在床边,捏了捏猫儿的脸颊,把两支补血素插好管子递给他:“吃完晌午饭,我来哩时候你正好睡着了,我就没叫你。我一回家就叫您奶奶跟大爷爷数落了一顿,说医生都说你贫血老严重了,我还不跟着你一起来,没个当大伯哩样儿,我一想,可不是嘛,京都哩医院别说看病了,挂个号都难得要死,所以我就赶紧跟着您来了。”

    猫儿看了柳魁好几秒,才轻轻点了点头:“大伯,俺小叔还没回来?这么大风,他搁那儿肯定可冷可冷。”

    柳魁把吸管放在猫儿嘴边:“不会孩儿,京都哩医院都有暖气,您小叔肯定没事,你要是不放心,你吃完药大伯就去医院,给您小叔换回来。”

    猫儿又看向窗外:“我不是那意思,我就是老想俺小叔,我都三天没看见他了。”

    京都,坐牢在繁华闹市区的京大医院。

    寒风中,几支队伍从一幢楼房宽阔的大门里一直延伸到外面院子里,队伍里的每个人都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疲惫的眼睛,眼神麻木地看着前面挂着“挂号处”的灰色楼房。

    柳侠羽绒服外裹着个军大衣,大衣的毛领子竖起来挡着脸,带着个棒球帽,腿上包着毛毯,坐在靠边的一支队伍里,眼神空洞得像死人一样。

    三天了,他跟着队伍一点一点从大门口挪到了接近楼房的地方,再有一天,他应该就能挪进挂号室里面了。

    这三天,除了曾怀琛来送饭的时候他会上一趟厕所,其他时间就是木然地坐着,前边的人移动时,他也像木偶一样跟着往前挪一点,林教授每周只坐两次门诊,每二和周五的上午,周二的他没排上,周五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排上,能不能,他都要一直排着,直到排上为止。

    他好像什么都没想,他已经不能思考了,他的心、他的脑子现在都不属于他自己,他没有心了,本该属于他心脏的地方,现在只有一个疼到让他想躺在地上痛哭嚎叫的血洞;他没有脑子了,他觉得他现在的思想和记忆都是假的,他是在做梦,梦醒后,生活还会是原来的样子,他的宝贝还会是他一直认为的那样,在他身边快乐地生活一辈子。

    “小兄弟,你跺几下脚搓搓脸吧,你一直这样一动不动,脚会被冻坏,脸会出冻疮。”坐在前面的中年男子回身拍了拍柳侠的腿。

    柳侠像梦游一般地答应了一句“哦,谢谢”,却什么动作也没有,眼睛还钉在挂号室的门上。

    中年男子叹了口气,把紧裹着的被子松开一些:“小兄弟,要不你往前挪挪,把脚伸我这被子里暖着吧,你这样下去真会冻出病的。”

    柳侠用力挤出了一点笑容:“谢谢大哥,真的不用。”

    男人只好又裹紧了被子,叹了口气:“唉,我刚刚知道俺娃他妈是这病的时候,也跟你一样,塌了天了,唉,……”男人转过身,被子包了头,闭上眼睛。

    他比柳侠早到四天,原本应该比柳侠排的靠前很多,可他排到第四天中午的时候忽然肚子不舒服,他实在憋不住,儿子那会儿又不在跟前,没法顶替他占着位置,他就跟后边的人说好了以后,上了趟厕所,结果等他回来,无论后边那个人怎么给他作证,更后面的人都不准他再挤进原来的位置,他只好到最后面重新排队,到现在他已经坐在这里熬了整整一个星期了。

    柳侠没再接话,一直如木雕一般坐着。

    前面的队伍忽然有点小小的骚动,中年男人站起来看了看,又坐下扭过头:“小兄弟小兄弟,那个人,看见没有?就是那个穿黄羽绒服的,他就是号贩子,他又来了。”

    柳侠忽地抬起头:“什么?”他嗓子干哑得快没音了。

    中年男子指着一个刚从挂号室里出来、穿着黄色羽绒服、头戴黑色绒线帽的男人,那男人身边跟着两个和柳侠他们打扮得差不多的、跟难民一样的人:“就是他没错,瘦猴儿,左眼皮上一块青痣,他们说,哪个专家的号他都有,上星期我见过的那几个去找他买号的人都没再回来排队,肯定是已经看过了或者已经住上院了,如果我不是就剩不到三万块钱,怕花两千块钱买个号,再天天买吃的花那么多钱,最后给俺娃他妈看病钱不够,我也找他买号去。”

    柳侠眼神直直地看着瘦猴儿。

    瘦猴儿让那两个难民一样的人站在挂号处钱的遮雨棚底下等着,他开始顺着柳侠他们这一队往这边走,他看起来若无其事,隔几个人就会小声地说一句什么。

    柳侠问:“大哥,你是说,他可能也有林教授的号?”

    中年男子说:“肯定有,人家都说他们是和医院里面的人是串通好的,本事大着呢,谁的号都能弄出来,越是有名气的专家他们赚钱就越多,不过他们都是偷偷摸摸的,你专门找不一定找得到,你不找的时候,他们不定啥时候就主动找上门了,可能他们跟火车站的票贩子一样,也是在防备警察吧?”

    柳侠抱着毯子站了起来,他本来想请中年男人帮他占着地方,但想起来中年男人说过的遭遇,他直接拎起马扎走向了号贩子。

    在医院外的小花园里等了三个小时,柳侠拿到了一张淡蓝色的挂号单。

    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呆呆地捏着那张小小的纸片看,这张他等了三天三夜、花了一千八百块钱买来的小纸片并没有给他带来一丝的安慰,他就像一个明知自己罪大恶极的犯人,这张纸片就像最终审判的通知单,因为知道结果的必然,所以他曾经永远阳光灿烂的心,此刻无论如何努力,都挣脱不出黑暗的深渊。

    “哎,小伙子,你的bb机。”

    柳侠打了个激灵,茫然地看着刚才推他的老太太:“什么?”

    老太太指指他的军大衣口袋:“你的bb机刚才响了。”

    柳侠把挂号单小心翼翼地叠好放进里面羽绒服的口袋,还没把bb机拿出来,有个人就跑到了他跟前。

    曾怀琛喘着气说:“可找到你了,柳侠,你还没买号贩子的号吧?我爸给你发传呼你不回电话,他估计你是不敢离地方,就把电话打给我了,让我赶紧请假过来找你。

    我爸跟许应山现在应该快到家了,他们吃点饭,接了猫儿就过来,他让咱们也找地方吃个饭,等着他们,林教授今晚值二线班,九点过来,有人会把咱们带到他值班的地方,他直接给猫儿看。”

    柳侠不太敢相信:“不用等到星期五,他今天晚上就能给猫儿看?”

    曾怀琛接过毛毯,又弯腰拿起扔在地上的马扎,推着柳侠过马路:“对,现在已经七点了,咱们去吃点饭回来,我爸和猫儿他们也就差不多该到了,你得吃点饭,找地方把脸洗一下,猫儿那么懂事,如果看见你这样,你想他得多难受?”

    柳侠吃不下东西,他在饭店的卫生间给自己洗了脸,还对着镜子用力把自己青白晦暗的脸搓得发红,把锈在一起的头发用水给抓得整齐点。

    他已经三天没见猫儿了,他不能让猫儿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无论结果怎样,他都得扛着,他是猫儿的天,猫儿的顶梁柱,他不能倒,甚至不能流露出一点萎靡和恐惧,如果猫儿的病是真的……柳侠扶着水池蹲了下去。

    他哭不出声,只是如同跌落陷阱的困兽一样发出几个沉闷绝望的音节,就又站了起来,捧着水把脸上所有的悲伤和着眼泪一起冲走,转身走了出来。

    曾怀琛盛了一小碗牛肉羹:“幺儿,饭吃不下就算了,这碗汤你必须得喝了,你看你自己成什么样了?

    如果今天晚上猫儿能住上院,你就得在医院陪着他了,如果你在他跟前也这样,什么都不吃,猫儿那么聪明,他不一下就觉出不对来了?”

    柳侠没说话,接过牛肉羹,像喝中药一样一口气饮下,跟着自己又盛了一碗,还是一口气灌下去,然后就扭头,一直看着对面医院的大门。

    他想猫儿,他想哪怕早一秒钟看见猫儿,他和猫儿,也许真的是见一秒就少一秒了……

    八点四十,柳侠和曾怀琛在医院门口等到了曾广同的车。

    车刚停下,猫儿就推开门扑到了柳侠跟前:“小叔!”

    柳侠像以前每次别后重逢时一样,展开双臂,带着一脸明媚的笑容让猫儿扑进怀里,搂着他,把他的绒线帽子又往下拉了拉:“哈哈,乖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想小叔了吧?”

    猫儿把脸在他肩膀上蹭了又蹭:“嗯,你嗓子怎么哑了小叔?你怎么光说回去可就是不回去啊?曾爷爷都说了他找人,你怎么还非要来排队啊?我根本就没事,我这几天不去学,天天睡,现在已经全都好了。”

    柳侠拉开车门把他推进去,自己也跟着坐进去:“快冻死了,咱们坐车里说话。乖猫,你说没事,可医生说你贫血非常严重,非常严重知道吗?光靠食疗和吃药都不好治回来,你说小叔能不着急吗?”

    曾广同从副驾驶座上扭过头笑呵呵地说:“猫儿啊,你小时候受凉流点鼻涕你小叔都不想上学,非想在家亲自看着你才放心,现在你严重贫血,你这不是挖你小叔的心吗?”

    有外人在,猫儿不能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搂着柳侠表达自己的想念,柳侠知道他的心思,就伸出左臂一直揽着他,猫儿扭头一直看着柳侠的脸:“我知道,所以小叔一说来京都看我就答应了,京都的医院条件好,肯定好药也多,我多吃药,不行就住院输液,肯定可快就能把血补回来了,小叔你别害怕哦。”

    柳侠夸张地点着头说:“嗯哼,英雄所见略同,我也觉得,咱住医院里治,肯定比在家里喝药快。”

    他们来的早了点,许应山找的中间人还没来,柳侠他们就坐在车里等,猫儿絮絮叨叨地跟柳侠说话:

    大伯被奶奶和大爷爷嚷了一顿,就在家住了一晚上就跟着他们来了,刚才他也想跟着来,许爷爷说来太多人不合适,没让大伯来。

    小莘和两个小阎王听说他生病了,非要跟着大伯一起来看他,好不容易才被大爷爷给劝下,小萱也想跟着来看哥哥和柳凌,他一直记得五爸爸。

    黑/德清家小丫头的名字起好了,叫黑阳阳,是柳雲给起的。

    柳长青和柳魁商量起名字的时候,也觉得黑这个姓给女孩子取名有点难,起了好几个都觉得不合适,不符合?虑宓囊?螅?幸惶欤??怯炙灯鹫馐碌氖焙颍?员吡废靶醋值男‰呁蝗凰担骸案纱嘟泻谘舭桑??粲置饔至粒??粢怀隼矗?苹璨痪兔挥岸?耍刻?艋鬼ト龋?账?桓錾?蕉?炝ㄐ∧荻?x际共煌辏?谑迨逡?窍右桓鎏?舨还唬?劬推鹆┨?簦?谘粞簦?嗝蓝嗪锰?!?lt;br>柳长青和全家人都觉得这个名字好,好听,朗朗上口,大方,意境开朗,给男孩儿女孩儿做名字都不错。

    柳魁来京都之前的晚上住在柳侠那里,黑/德清正好打电话,柳魁跟他说了,黑/德清非常满意。

    柳侠感叹:“柳雲那小孬货,脑子好使着呢!平时小雷淘力气人,都是他在后面出的坏主意。”

    猫儿也赞成:“嗯,小雷聪明都用在捣鼓小玩意上了,小雲那孬货聪明都用在怎么弄到好吃的、怎么气人上了,小萱现在也让他给教的一肚子孬主意。

    不过小叔,大伯说,几个小孬货一听说我生病,就都在菩萨跟前替我许愿呢,小萱还跟他姑姑说,让我早点好,好跟五叔一起回家吃槐花饺子,他说姑姑对他最好,肯定会听他的。

    所以小叔,你一点都不用担心,有小萱他姑姑保佑着,我肯定可快就好了。”

    柳侠用力揽了猫儿一下:“我一点都不担心,我知道你肯定很快就好了。”

    晚上九点半,在一间陈设简单的休息室里,一群人都紧张地看着身穿白大褂坐在桌子后的人,那人正拿着几张化验单在看,那是柳侠带来的中原省医学院的化验单。

    虽然知道根据同样的化验单,医生得出的结论也应该是一样的,真正可能改变结论肯定要重新化验,可柳侠还是紧张得几乎连呼吸都忘了。

    林培之教授把化验单放下,摘下眼镜,带着笑容开始问猫儿问题:“你最早什么时候开始觉得不舒服的?”

    猫儿垂下眼帘,迟疑了一下才说:“八月份,从栖浪水库我小叔那里回家后。不过先生,我没什么不舒服,就是老觉得累,总想睡觉。”

    柳侠心难受得要炸开,猫儿已经病了四个月了,自己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林教授又问:“除了觉得累想睡觉,你还有其他特殊的感觉吗?”

    猫儿想了想,摇摇头:“没有,我小叔回来后,他说我睡觉时老出汗,我自己不知道,其他什么不舒服都没有,三叔和小叔按我们那里一位先生说的给我做补血汤喝,还给我吃补血的药后,我觉得我现在没那么容易累了。”

    林培之看着柳侠问:“什么补血汤?他都吃过哪些药?”

    柳侠把王君禹给猫儿看病的情况和他说的那些食疗方法及服用的药物仔细地给林培之复述了一遍。

    林培之听得很认真,不时点点头。

    柳侠说完了,猫儿接着说:“大夫,我觉得我没病,我听我三叔说,我小叔上高三的时候也是这样,老睡不够,沾着床就能睡着,我们班也有很多同学都跟我差不多,有时候上课,我们怕自己睡着,就主动去站在后面听课。我只要不去学连着睡几天,就会好很多,连着去几天学,就又会觉得没劲,所以,我觉得我只是有点累着了。”

    猫儿在第二次持续发烧好几天以前,确实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他因为怕柳侠知道后会心疼难受,硬扛着让自己表现得跟以前一样,所以柳川和晓慧也一直没看出端倪,他们每天都跟猫儿见面,对猫儿脸色慢慢苍白也不容易察觉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怕柳侠难受猫儿现在又从内心积攒起力量的缘故,他今天觉得自己比前几天好了点,至少他觉得有点力气,不像前些天,连翻个身都觉得累了。

    但林培之教授显然不这么认为,他对猫儿说:“柳岸,我也觉得你现在的情况跟学习过于紧张有关,不过从化验单看,你——贫血确实比较严重,需要住院治疗,怎么样?今天晚上就不回去,住下吧?”

    柳侠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虽然提前就肯定会是这样的结果,可柳侠内心的绝望和恐惧还是无可避免地被加深,但他脸上什么都看不出来,表情甚至还没有当初听到王君禹说猫儿贫血的时候那么紧张,

    所以猫儿听到林培之的问话扭头看他的时候,看到的只是柳侠有点遗憾和无奈的模样,猫儿问林培之:“大夫,明天不行吗?我今天晚上想回家睡。”

    他三天都没见到小叔了,他想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地方,紧紧地搂着小叔,享受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光。

    林教授把桌子上的化验单收起来递给柳侠,带着点对小孩子的调侃笑着说:“我们医院可是一床难求啊,其实我还不知道是不是有空床位呢,如果没有……”

    柳侠打断林培之,十分急切地说:“林教授,我们住,现在就住。”

    曾广同和许应山委托的那位副院长也连忙表示,请林教授一定帮忙,尽可能安排个床位,今天晚上就住下。

    猫儿再次看看柳侠,也对林教授说:“我住,今天就住,如果病房没床,走廊也行。”

    林培之拿起了电话打给病房。

    两个小时后,在血液科病房走廊尽头,多了一张钢丝床,床上是一个粉色的大花被子,里面的两个人相拥而卧,细细低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