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270章 心情

第270章 心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侠是星期二在家吃过早饭离开柳家岭的,到单位的时候三点多,迎接他的是焦福通已经在全体大会上宣布他被移交总局处理的消息。

    柳侠感叹:“多么高的工作效率啊,堪比深圳速度。”

    付东说:“给马队长打个电话吧,问你到总局后找谁,你这是挨处分,不是受表彰,到那儿后谁接待你都不自在。”

    柳侠马上拿起电话。

    马千里口气轻松:“这两天总局有个活动,王书记恐怕没有时间和你谈,你星期四过来吧,这两天在家把停薪留职申请和评职称的材料准备一下,评职称的事有不懂的去问楚远,职称跟工资挂钩,他原来一直管这块。”

    放下电话,柳侠心里又失落又轻松,失落他以后不再是三大队的人了,轻松他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假期,可以放心地陪着猫儿了。

    付东说:“你现在都已经不算三大队的人了,可以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了,你不知道吧?焦福通宣布对你的处理决定时,下面多少人羡慕嫉妒呢。”

    柳侠问:“这怎么说呢?”

    付东说:“没有具体的处分决定,只是说交总局处理,你完全可以停薪留职个一年半载,然后就在总局任职呀。

    你打听一下,这么多年除了你,不管因为什么原因进入咱们单位的,哪个不想留在总局?

    虽然咱们队奖金高,可总局毕竟是在原城,省会城市,而且咱们队奖金特别高的是一线人员,后勤和总局机关差不多。”

    柳侠说:“这么说,我是因祸得福,应该扬眉吐气才对哈!”

    付东离开后,柳侠给柳川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下情况,就出来找楚远。

    在走廊上,他碰到了拿着购物□□到财务室报销的丁红亮,丁红亮看他的目光活像在看杀父仇人。

    这次轮到柳侠使用讥讽的微笑了,他运用的相当到位,所以,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财务室的时候,一个是满脸和煦的笑容,一个是咬牙切齿脸色狰狞。

    财务室里,一个看着有点瘦弱的男人埋头在一大堆材料中写写算算。

    冯红秀在懒洋洋地按着计算器,计算器发出平板机械的女声,而冯红秀面前没有任何东西。

    楚远以一个十分舒服的姿势靠在椅子上看报纸,面前放着一杯蒸汽袅娜的茶水。

    柳侠走到楚远身后,猛地把他手里的报纸抽走:“哈!”

    丁红亮走到贾明军身边:“贾科长,我们今天早上买的东西,您给报一下。”

    楚远回头,看见是柳侠,笑了起来:“这位公子,你我素不相识,你无端掳去小老儿之物,所为何来?”

    贾明军抬起头,皱着眉说:“我这儿忙着呢,报销不都是月底一块儿算吗?你到二十五号以后再来吧。”

    柳侠嘿嘿笑:“小生久仰前辈大名,今日有一事不解,劳烦前辈指点一二。”

    丁红亮忍着气说:“我昨天来预支钱的时候,你说你太忙,没多少钱,让我先垫着,东西买回来马上就给我报销的。”

    楚远端起茶喝了一口:“小老儿岂敢。公子出身名门,文有彬蔚之美,武有安邦之术,小老儿鸡鸣狗盗之辈,指点二字,实不敢当。”

    贾明军烦躁地说:“你不都说了没多少钱,月底一块报不就行了,干嘛非得赶我最忙的时候来?我现在没空,这么多东西,我不知道得弄到什么时候呢。”

    柳侠对抱着胳膊乜斜他们的冯红秀笑笑,自己拉过把椅子在楚远跟前坐下:“我该评职称了,不知道都准备什么材料,楚远哥你跟我说说呗。”

    丁红亮气得大喘气:“你再忙,这也是你的本职工作,我已经顾全大局自己垫钱把东西先买了,你就应该马上给我报销。”

    楚远呵呵笑:“原来是晋职称啊,你的工作在那儿放着呢,随便扒拉扒拉就达到条件了,来,哥哥闲着也是闲着,帮你顺一遍。”

    楚远把晋升的条件给柳侠看了一遍之后,又用几分钟时间给柳侠列了一份清单,让柳侠照着清单准备就可以了。

    柳侠拿着清单准备离开,楚远站起来跟他一起往外走:“撒个尿去,回来接着喝,多喝多尿,清热排毒,预防结石。”

    到了走廊,柳侠悄悄问:“贾科长那儿怎么会有那么多活儿?冯大姐又没被流放,怎么不帮他一起干呢?”

    楚远说:“该核算八月份工资和奖金的时候焦天子来了,他一来就停了我的工作,然后天天开会,冯姐也没时间干,活儿就堆在那儿了。

    而且会计和出纳的职责是不同的,我以前从没要求冯姐干过我的活儿,除非她主动要求。

    我估计最近财务室还会进人,冯姐估计会被调到其他科室,反正,焦天子不会让冯姐管钱的。”

    柳侠说:“我才几个月不在家,回来好多人都不认识,咱们单位进了多少新人啊?”

    楚远脸上现出嘲讽的笑:“咱们队现在一线人员和后勤人数基本上是1:1,这样的人员分布是非常不合理的,非生产人员所占比例太大,总局直属大队和一、二队更厉害,一队后勤人员是一线人员的两倍还多。

    马队长这几年一直顶着总局的压力,尽可能不接受非测绘专业的人进入,咱们队进人最多的一年,就是你来的那年一个,进了十二个,那还是因为前一年咱们一个大学生都没进。

    焦天子上任半个月,好像已经进了二十来个了吧?大门口那位八月底进来,十一月满六十岁,在咱们这儿干三个月,以后就可以拿退休金了,据说以前在一大队,是临时工。”

    柳侠惊悚:“我靠,真有两把刷子。”

    楚远说:“据说这还只是开始,大头在后边呢。”他拍拍柳侠的肩膀,“走吧兄弟,就你这身板儿,以后恐怕得一个扛仨,累死你。”

    柳侠从办公楼出来,又看到了丁红亮,他正在花坛边慷慨激昂地跟一群人描述贾明军怎么刁难他,他怎么制服贾明军。

    那群人看到柳侠,都笑着跟他打招呼,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尴尬,其中有几个是施工队跟柳侠合作过的。

    柳侠的回应很自然,他不觉得那几个人躲避他有什么不对,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性,那几个人只是不像以前对他那么热情,又没有针对他陷害他。

    一回到家柳侠就开始写停薪留职申请,期限已经和马千里商量好了,三年。

    猫儿大约需要三年时间才能痊愈,他要保证这三年,他能够完全自由地支配自己的时间,只要猫儿需要,他就在猫儿身边。

    晋职称的资料虽然不是现成的,但准备起来很容易,焦福通在这件事上,想刁难他都不可能,他的学历,他得过的奖和参与过的工程就在那里放着,全队人都知道,任何人都没办法抹杀,他只花了一天时间就把所有材料都准备好了,到原城总局时交上去就可以了。

    星期三晚上,柳侠和柳川、晓慧、王君禹、楚凤河、楚小河、马小军、张小田以及刑警队一大帮子人一起吃了顿烤羊肉串,算是给柳川饯行。

    星期四早上,柳侠和柳川一起,坐公交车赶往原城,柳川到原城市公安局临时行动组报到,柳侠去地质总局领处分。

    *

    庄严肃穆的审讯场面只是一种想象,柳侠在马千里的办公室等了两个小时,然后被叫到王书记的办公室。

    王书记态度严肃语气温和地对柳侠进行了十分钟的挽救式批评教育,最后说:“总局领导考虑到你以往的表现,结合你承接那个工程时的具体情况,本着对你未来负责的态度,决定对你免于处分。

    你们马队长说,你有停薪留职的打算,总局领导认为,根据单位目前的状况,你作为技术骨干,停薪留职的时间不宜过长,我的建议是,最好不要超过三年,一年之内最好。”

    柳侠把停薪留职申请书放在王书记面前,鞠了个躬出来,他觉得一身轻松。

    轻的没着没落的。

    回到马千里的办公室,马千里不在,褚宝贵副局长坐在他的位置上在看报纸,看到柳侠进来,褚宝贵放下报纸站了起来:“正好该下班,走吧,你们戚老师和黄老师让我给他们的高徒压压惊,咱们一起吃顿饭去。”

    柳侠都快记不清很少出现在班上的戚老师的面容了,没想到会在这时候听到了她的名字,柳侠笑着说:“我有外快,还是我请您吧,省得有一天我返校,戚老师说我不懂长幼尊卑。”

    褚宝贵指着柳侠的额头数落他:“还敢跟我说你的外快,没给处分让你飘起来了是吧?祸从口出知道不知道?”

    柳侠嘿嘿笑:“这不是得您和队长相助,遇难成祥,高兴的嘛,褚老师,我们队长呢?咱们和他一起吃吧。”

    褚宝贵往外走:“不管他,咱们自己吃去。”

    两个人出了大门没多远,一辆小轿车停在他们身边摁喇叭,马千里带着个大墨镜,一副跩得不得了的样子摆手让他们上车。

    褚宝贵身体不好,必须得午睡,所以他们吃饭的时间并不长,但柳侠后来回忆起来这次短短一个小时午饭时间的交谈,十分感慨,褚宝贵和马千里今天的谈话对他后来事业发展的影响非常之大,他一直犹豫疑惑的心,在这天之后有了明确的目标。

    从饭店出来,马千里把柳侠送到了他买商品房的小区,柳川已经在这里了。

    原城市公安局离这里很近,柳川跑步的话大概就是五分钟,房子已经交工,柳川决定在原城期间住在这里。

    原城市公安局给借调人员安排的有集体宿舍,但柳川要复习考试,四人一间的宿舍显然不合适,临时单身汉们的娱乐活动简单粗暴,并且都附带有强大的噪音扰民功能。

    从家里来的时候,秀梅已经给准备了三个简单的窗帘,客厅、主卧、卫生间,两个人也算是挂窗帘老手了,不一会儿就把三个窗帘都安置好了。

    柳川下午要集中培训,明天开始正式上岗,以后实行轮休制,一个月休息八天,柳川已经想好了,他要把八天攒一块歇。

    柳川三点钟去上班后,柳侠去附近的商场买了一大堆日常必需品,他回来把东西归置好,已经快七点了,柳川还没有回来,柳侠估计第一天,可能要举行个什么仪式。

    他背上自己随身的包出来,给柳川发了个传呼,又给猫儿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在外面有点事,可能十点钟之前赶不到家,提前给他打电话,免得他十点钟不能安心去睡。

    *

    猫儿放下电话,兴奋的心情随即陷入低沉,看了看窗外昏黄的天空,又环视了一遍空旷安静的房间,起身把窗帘放下,然后坐在椅子上发呆。

    小叔肯定遇到大麻烦了,否则,他不可能忘记自己明天去化验血的事,可他到底遇到了什么呢?马鹏程这厚脸皮住校,想找个人打听都找不到,楚昊他爸,付东叔叔,三叔和三婶儿,没一个会对自己说实话的,怎么办?怎么办?……

    猫儿一晚上都没睡踏实,闭上眼就做噩梦,都是些妖魔鬼怪在后边追着他要打要杀的,柳凌每次摸他的头,都摸一手汗。

    一点多,柳凌把满头大汗的猫儿喊醒,端给他一碗热气腾腾的牛奶,里面有两个荷包蛋。

    猫儿不声不响把奶和荷包蛋都吃了,躺在那里睁着眼看天花板,他很失落,小叔走了八天了,他一次都没梦到小叔,他天天睡觉前都捧着胸前的护身佛祈祷很多遍“让我梦见小叔让我梦见小叔让小叔快回来”的。

    猫儿也很庆幸,他梦里的妖魔鬼怪都是在追杀他,而不是小叔。

    柳凌伸手摸摸猫儿的后背,汗已经落了,他把夏凉被给猫儿掖好:“孩儿,您小叔就是回单位见见新领导,他肯定会想办法续上假,早点回来陪你,你可别瞎想哦。”

    猫儿说:“我没,我都快好了,小叔就是回去上班我也没事。”

    柳凌轻轻叹口气,把手放在猫儿的额头上:“猫儿,没你之前,你不知您小叔多淘力,他是最小哩,您大爷爷您奶奶奶奶可娇他,俺都护着他,就那他也没少挨打。

    他那时候跟个混世魔王样,天不怕地不怕,还一肚子孬主意。

    他趁您小葳哥睡着,把他的小鸡儿绑起来,说那样您小葳哥就不尿床了;

    给您小葳哥蒸鸡蛋,蒸好后您奶奶得不错眼珠地盯着放凉,要不,一转眼,他就给吃了;

    给您小葳哥开的小灶,必须有他一份,要不他就打着滚儿闹,全家都别想安生。

    您奶奶准备好的懒柿,让大爷爷给人家送礼,他把最大最好的都用生柿子偷偷给换了,人家过后问你大爷爷咋回事,你大爷爷给气得要死;

    你大爷爷好不容易攒点钱,给太爷买了一包桃酥,结果下雪了,没法给太爷送,等雪化了你大爷爷去拿的时候,油纸包好好的,里边的桃酥一块都没了。

    他把苍耳撒在前边女同学的头发上,塞到刘狗剩的裤兜(裤裆)里;把刚长大的小癞□□放人家的书包里。

    还有好多好多,猫儿,你小叔他以前真是要多气人有多气人。

    就从有了你以后,他一下就长大了。

    原来,到了冬天该睡觉的时候,你四叔、六叔我们得先把被窝儿暖热,然后躺那儿,让他睡我们身上,他啥时候觉得暖和想下去才会下去,我们不能主动说。

    你大伯从部队回家后,他冬天大部分跟着大伯睡,天天都睡大伯肚子上。

    有

    了你以后,都是他第一个钻被窝里,暖热了才让把你放进去。

    他比你小蕤哥大八岁,给你小蕤哥加小灶的话也不能少他的,要不,他能闹的天翻地覆,你大伯也不愿意。

    有了你以后,再好的东西他都能忍着,什么好东西他都想紧着你吃。

    以前我们放学,他一路上爬高上低招猫逗狗的,我们急死他都不会好好走路。

    有了你以后,他路上跑的比谁都快,我们几个觉得他小,怕跑得太快累着他,想慢点都不行,他说他太想你,他回去晚了你肯定该哭了他说你一哭他就心疼得要死。

    反正,有你以后,你小叔一下就长大了,变的比谁都懂事。

    猫儿,五叔跟你说这些的意思你明白吧?”

    猫儿吸吸鼻子,不吭声。

    柳凌说:“你是小叔的心肝宝贝,他就是因为不得已的原因暂时离开你,你也还是他的宝贝,就和我们跟你大爷爷、奶奶一样,不管离得多远离开多久,你都是他最挂心的人,这点永远都不会变。”

    猫儿说:“我不是在担心小叔在家时间长了会忘了我,我是担心小叔一个人会出什么事。”

    柳侠疑惑地看着猫儿:“为什么这么想?”

    猫儿摇摇头:“不知道,就是害怕,就是忍不住老这么想。”停了片刻,他忽然说:“五叔,你从来都不担心震北叔叔吗?担心他出事,担心他喜欢上别人。”

    柳凌的手僵在了那里,过了良久才说:“担心。”

    猫儿沉默了一会儿,轻轻说:“震北叔叔娶卓雅阿姨的时候,你是不是特别特别难受?”

    柳凌说:“是,难受到……以为自己会死。”

    猫儿伸手拉灭了灯,他在黑暗中看着房顶想,我知道小叔对我那么那么好,我还是会担心,担心他会有一天对别人比对我好;想到小叔可能娶别人,我也是觉得自己会死……

    *

    黎明时分,京都下起了小雨,猫儿就没去跟着祁老先生锻炼,但他还是按时起床,在走廊里练习太极拳。

    秋风裹挟着小雨,雨丝乱舞。

    柳凌打着雨伞来到大门外,开着怀琛的那辆捷达前行倒车来回试了几次,车子没问题。

    柳凌没有开着这俩车去上过班,原因无他,汽油太贵。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他不会计较这是怀琛的汽车,自己拿来开会有打肿脸充胖子的嫌疑,他会开车上下班,这样,至少每天路上可以节约一个半小时,他就能在家多陪猫儿一会儿。

    对面53号门口的小奥拓被一块大塑料布包裹的严严实实,和西邻居家门口那辆几乎完全被泥水糊住的越野车形成鲜明的对比。

    柳凌笑了一下往家走,穷人和富人的差别,真不是一般的大。

    几乎被泥水完全糊住的车,就好像是直接从沼泽深处起飞升空出来的……

    柳凌已经走上了台阶,一只脚踏进大门里了,却蓦然转身,看着那辆车。

    小雨落在那辆车上,顺着车身形成一条条泥的小溪,车子后窗玻璃只被冲刷出了几条很细的缝隙,感觉上,车子里应该没有人。

    柳凌看着车子停了一会儿,摇摇头,好像是要摇去满脑子的荒唐念头,他走进大门,顺手把门带上。

    猫儿锻炼到七点整停了下来,柳凌已经把饭盛好了,两个人准备七点半出发去医院。

    柳凌做的鸡蛋甜汤不稀不稠刚刚好,鸡蛋老嫩也正合适,猫儿喝了一口,嗯,真好喝。

    他决定少吃半个馍,多喝一碗甜汤。

    吃完第一碗,站起来准备去盛第二碗的时候,他好像听到大门响动的声音,跟着,是急促的脚步声。

    柳凌站起来:“我出去看一下,你只管吃……猫儿,正下雨咧孩儿,你不能淋雨。”

    他赶紧跟着往外跑,跑过东厢房山墙,就看到柳侠笑嘻嘻地伸开双臂,猫儿扑上去抱着柳侠的脖子,双腿环在他腰上,手里还拿着个空碗:“小叔!”。

    柳侠抱着猫儿往上屋跑:“喔喔喔,跑快点跑快点,淋着俺大乖猫了淋着俺大乖猫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