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281章 心愿

第281章 心愿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高云淡,阳光从微微泛着金色的树叶间洒落,微风带来秋天特有的明媚味道。

    柳侠吹着旁人无法听见的口哨,自行车如游龙一般在车流里左穿右穿,前面菜筐里的小木盒子被颠得来回咣当。

    木盒子里装的是柳侠的公章,柳川寄送的时候,怕邮局的包装不牢靠,不知道从哪里找到这么个结实又大小正合适的木盒子给装着,猫儿把上面贴的单子给刷净后,发现盒子居然很精致,两个人决定,小盒子以后就是这枚公章的家了。

    在红绿灯跟前紧急刹车,小盒子因为惯性蹦起来又落下,柳侠对着它吹了声口哨,蹦吧蹦吧,一会儿就该使着你了,到时候好好表现哦。

    一路高速冲到学校门口,看门的大叔正一边嘟嘟囔囔地抱怨着秋风没能一次把树叶全部吹落,一边在扫树叶,柳侠问他严校长来了没有。

    大叔说:“我八点钟刚接的班儿,严校长平时来的都早,你进去看看吧。”

    八点多,学校刚上第一节课,整个校园都是静悄悄的。

    柳侠拿着木盒子,连跑带跳、一步三阶地来到严校长办公室门前。

    他敲了两遍门,里面却都没动静。

    他刚想到隔壁副校长办公室问问,另一边书记办公室的门开了,一个看上去比严校长年龄还要大一些的妇女走出来:“什么事?”

    柳侠说:“您好,我是中原省地质局测绘大队的,严校长约了我今天来签合同。”

    那女的说:“哦,小柳是吧?来,到我办公室来,我跟你说一下情况。”

    柳侠跟着她进了书记办公室,心里有点打鼓,不会过了一晚上,严校长变卦了吧?

    那女的让柳侠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先自我介绍:“我姓闵,是学校的党支部书记。严校长家里有点事请假了,要到下星期一或星期二才能回来。”

    柳侠的心忽地一下就提了起来:“很严重吗?”他想到了三嫂的车祸。

    闵书记连连摇头:“没有没有,是严校长的父亲,他肺上有毛病,每年入冬时节都会犯,今年比往年犯得早一点。

    严校长是家里的老大,每次都要她回去处理,她们家在桑北农村,路上稍微一折腾,再在医院里耽搁一下,就得三天左右。”

    柳侠松了口气:“哦,这样啊。”

    闵书记说:“严校长让我问你一下,你的那个工程款结清时间,能不能稍微宽限一点?”

    柳侠拟定的合同里,测量报告交付七天内,甲方付清乙方所有工程款,现在,他问:“那你们的意思是……”

    闵书记说:“大概得一个月以后。我们是教育局下属的二级机构,市财政局的拨款不直接对我们,中间必须经过教育局再周转一次,严校长说,钱从财政局到教育局再到我们学校,估计得一个月以后。”

    柳侠问:“您确定一个月,或者比一个月稍微长一点时间也行,钱一定能到你们学校吗?我听说,政府很多部门扯皮起来,一点事扯个三五年那都算是快的。”

    闵书记颇有点优越感地说:“那是你们外地的政府部门,京都可没人敢那样。这几年京都市政府对教育的投入非常大,效率也很高,去年第一批改建的几所学校,从宣布到开工建设,全部都在三个月内。

    我们新校是将军驿区今年重点建设的项目之一,设计图早就完成了,我们局长在会上说了,我们会比去年那些学校建设的更快,明年秋天我们肯定会在新校区招生。”

    柳侠点点头:“我没别的意思,我主要是被现在那些欠钱不还的事给吓的,我们这行赚的是技术和辛苦钱,没办法和别的行业一样用货物互相抵账,我拿到工程款才能给队里的人发工资。”

    闫书记说:“可以理解,咱们的工作性质差不多,知识和技术一样,都是无形的,我们教书育人也是要拿工资的。

    放心吧,我们是学校,吃国家财政,跟社会上那些无赖企业不一样,我们不可能有钱也拖着不给你。”

    知道学校的性质,柳侠在工程款方面本来也就不怎么担心,所以他说:“那我现在就可以去修改合同,改完了之后……”

    闫书记说:“现在是校长负责制,严校长是学校的法人,合同只能由她和你签。

    她让我跟你说,如果你同意把付款的时间往后推一个月,她一回来就可以签合同,如果你信得过她,那你现在就可以准备开始测量了;如果你不放心,等她回来签完合同再动工也没问题”

    柳侠说:“保险起见,我把工程款结清时间改到十二月三十号之前,我的队员现在都在中原,我已经打电话让他们尽快过来,他们一到我们就入驻工地,这样可以吗?”

    柳侠刚才心念一转之间已经算了一下,今年的春节在阳历二月中旬,还早着呢,卜鸣和万建业他们不会急着用钱,所以他这第一个生意,以前没有积蓄,工资稍微拖后一点发,卜鸣他们应该都会理解。

    即便他们急着用钱,柳海寄回来的钱还有剩,柳侠也可以自己先把他们的工资垫出来。

    现在最关键的是,他必须拿到这第一份生意。

    柳侠心里非常清楚自己的弱点,对于找项目谈合同,他绝对不仅仅是喜不喜欢的问题,而是有着难以克服的心理障碍。

    他的内心深处对于用这种方式和别人打交道简直是恐惧,如果这一个能谈成,他希望自己这种心理状况能得到点改善。

    闵书记说:“那谢谢了,严校长打电话回来的时候我会跟她说,你也准备尽快动工吧。”

    从学校出来,柳侠站在大门外楞了一会儿,他其实心里有点不安,夜长梦多这个词一直在他脑子里转。

    没签订合同之前就把人和设备大老远从中原招过来,万一临时出现变故,合同签不了,他的处境会十分尴尬。

    但他现在没得选,和别人谈合同之前应该具备最基本的班底,他没有,是他自己的问题,不可能要求人家甲方为了将就他而降低要求。

    他知道,如果这事放在巩运明身上,巩运明肯定已经让队伍入驻工地来表明自己合作的诚意了。

    而且,如果已经入住工地,即便没签合同,即便甲方再不讲究,也不会拒签合同、把工程包给别人了。

    他原来在单位听业务科的人说过跑一些大项目时候有多艰难,求爷爷告奶奶,折腾多少天才能把合同签了。

    他也听巩运明说过几次他开始单干时跑项目的艰难,相比而言,到目前为止,他在这个事件中应该算是很顺利了。

    想到这些,柳侠鼓起了劲,骑上车子到仁义路中学重新打印合同。

    合同打印完,刚刚九点半。

    柳侠早上出门前已经把一天要用的菜都洗出来了,因为按他原来的想象,双方经过讨价还价把细节确定,然后再签合同。差不多一晌也就过去了。

    他和祁越约好了一点到锅洼村看房子,这个时间正好。

    但现在,柳侠看了看天,想了一会儿,决定去建材市场跑一趟。

    两个耳房里的浴盆和坐便器都已经安装好了,东西是他、柳凌和猫儿一起看着广告图片上选好,由柳凌抽空去买的。

    王德邻原来和柳侠提过一句,说他家的卫生间也快改造好了,到时候两家一起去买洁具,可以多打点折。

    可柳凌说,如果他们和王德邻一起去购买这一类东西,免不了会被他影响。

    王德邻和他们家的经济水平不在一个层面上,即便两家一起买会有比较优惠的折扣,最终的价格肯定也远远高于他们现在最适当的购买能力。

    所以柳凌做主,他们自己早早就把洁具都买回来,让建筑公司的人直接给安装了。

    不过墙砖和地砖还没买,建筑公司的人说,地面和墙面需要时间来干燥,否则贴上瓷砖后,墙体和地面的水分散发不出来,房间以后容易返潮。

    柳侠觉得干燥半个月左右应该足够了,但如果到那个时候,他正在工地忙,恐怕就没时间去买东西了。

    他也不想让猫儿去,买东西不但浪费时间,还非常消耗体力,猫儿现在身体不好,而且还要抓紧时间复习功课。

    最主要的是,如果让猫儿去买,小家伙一看那价格,肯定就不要了。

    猫儿喜欢的图片上的几种瓷砖都比较贵,柳凌去建材市场看了好几次,也狠劲地砍价了,可最后还是超过预算很多。

    柳凌想让两个卫生间用不同的材质,节省一点钱,同时让猫儿满意,被柳侠一口否决。

    柳侠决定现在去看看,无论价格如何,今天他都要把东西买下来。

    柳凌看中的那几家店的名字柳侠大概都记得,他挨着进了一遍,一个小时后,他在最大的那家店里交了定金。

    他给猫儿打了个电话,告诉他送瓷砖的人大概三点左右到,让猫儿把钱准备好。

    猫儿一听价钱就炸了:“怎么这么贵?咱们荣泽家里的瓷片不是一毛多一块吗?”

    柳侠说:“我喜欢这种,看了这种就看不上其他了。”

    猫儿在那边安静了片刻后才说:“小叔,是不是我待见哩那几种都可贵?”

    柳侠说:“咱都待见那几种啊孩儿,反正你现在再叫我买赖哩,我是不想要了。”

    猫儿又停了一会儿,说:“那中,你叫他们送吧。”

    从建材市场出来,柳侠在一个小店吃了碗炸酱面,然后直奔锅洼村。

    他到的时候十二点五十,祁越已经找好了目标在等着他了。

    锅洼村整体和老杨树胡同那边不能比,村里最好的房子也就是跟石榴树中等的房子差不多,就这样的还不超过五家,大部分都是这些年陆陆续续盖起来的红砖瓦房或平房,可能因为最早的时候宅基地和房子的基础都不好,即便是新盖起来的房子,房间也都不大。

    祁越看上的这家户主姓马,坐北向南的院子,有上屋和东、西厢房三所红砖瓦房,现在只住着户主老两口。

    他们的儿子做生意发了大财,在市里买了套房,还买了汽车,四天前刚刚搬走。

    马家收拾得挺干净,十来只鸡在院子的一角用网圈起来养,院子里有水管,房间因为一直有人住,也不需要大收拾,现成的有两张床和简单的桌椅衣柜,卜鸣和万建业带上铺盖就能入住。

    柳侠只需要给关强和浩宁再买两张钢丝床。

    锅洼村正处在繁华和破落的交界点,算是拥有地利优势,所以村子里现在至少有一半人家都有房子在出租。

    有了那么多先例可以参照,房租谈起来很顺利。

    东厢房最北头一间老夫妻要给儿子留着,其他五间柳侠都租了下来,房子一个月五百五,水电费一个月五十,柳侠当场交了六百。

    柳侠考虑,哪怕他打算以后所有的后期工作都由自己来做,也还是要让卜鸣单独住一间房。

    万建业也一样。

    如果关强和浩宁是水文队的工人,柳侠可以让万建业和他们同住一间,但现在这种情况,万建业肯定不能和关强、浩宁一样的待遇,所以他也要住单间。

    关强和浩宁一间,还有一间做饭,另一间专门放置仪器,中午如果柳侠不回家,也可以在这间屋子临时休息。

    房子安置好,柳侠给怀琛打了个电话。

    罗家老夫妇搬走后,冬燕对家里进行了大改造,厨房改造时候淘汰下来的锅碗瓢盆,包括刀具灶具,都被冬燕洗的干干净净放着,现在她已经给柳侠准备好了。

    祁越开着车和怀琛一起,一趟就把东西都搬过来了。

    怀琛干着活,一个劲埋怨柳侠固执,说大老远的从中原租仪器,劳民伤财,反正以后总是少不了,干嘛不干脆自己买个全套呢,谁刚开始做生意不借钱?

    柳侠知道怀琛的意思,可他真的不想处处给曾广同添麻烦,买房的钱还没还呢,就又借钱买仪器。

    在锅洼忙活完,天已经黑了。

    柳侠一到家,猫儿就告诉他,卜鸣和万建业下午打电话来了。

    焦福通不在单位,万建业停薪留职的申请没人批,他跟郑朝阳请了一个月事假。

    马千里的意思,让卜鸣和关强、浩宁坐火车来,万建业跟着送仪器的车子。

    卜鸣知道马千里的意思是怕他年纪大了,受不了坐货车的辛苦,但他不介意,他在单位出外业,一直都是坐卡车,所以他决定四个人都跟车过来。

    柳侠感动的要死,他知道这是卜鸣在考虑为他省钱,老爷子木讷倔强,骨子里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好人。

    猫儿说,万建业让他问问柳侠,他如果带着郭丽萍一起过来,会不会有什么不方便。

    万建业对猫儿说,郭丽萍最近心情不好,他想让她出来散散心,到京都后,郭丽萍住旅社,不会给柳侠添麻烦,万建业提前跟柳侠说,是担心柳侠觉得自己还没开始干活儿呢就这么多事儿。

    柳侠和猫儿想到,万建业不是个多事的人,他这时候提出这样的要求,肯定是郭丽萍被万母欺负得狠了,有点想不开,郭丽萍曾经自杀过。

    两个人想到过去郭丽萍对他们的好,尤其是张发成那个工程时,郭丽萍在老城帮忙做饭,干净勤快,除了做饭,还主动帮几个干活的人洗洗涮涮,从来不说别人的是是非非。

    柳侠当即就给马千里打了个电话,让他转告万建业,可以带郭丽萍过来,自己给他准备的是单间,如果郭丽萍不嫌弃,随便住。

    最后,猫儿告诉柳侠一个爆炸性新闻:付东提成副队长了。

    柳侠被这个消息砸得半天没回过神,如果不是书房的电话铃声,他还在和猫儿练对眼儿呢。

    电话是柳凌打的,说他和柳钰马上出发去原城火车站,柳侠明天早上不用接他,他直接回学校。

    明天是星期五,柳凌上午有两节课。

    柳侠放下电话,发愁柳凌上车后已经十点多了,柳钰怎么回荣泽。

    猫儿则在心里替陈震北惆怅,三十二岁的生日就这么凄凄惨惨地过去了,五叔在千里之外,想偷偷看一眼都没机会。

    猫儿给柳侠汇报完了,就跟柳侠要合同看。

    柳侠装作非常不在意的样子跟他说了严校长的事,对下星期一签合同表现得胸有成竹。

    猫儿看上去对今天没签成合同和柳侠一样不在意,可事实是,这一晚上他都没睡踏实,他和柳侠一样,脑子里一直在转着那个叫夜长梦多的词语。

    第二天中午十一点多,柳侠和猫儿正一起做饭的时候,柳凌回来了,带着一大包吃的东西。

    懒柿、炒杏仁、风干卤兔肉,一大袋子包子,还有……一包大约五斤的核桃仁。

    核桃仁很碎,是柳茂让柳凌带的。

    野生核桃里的分心木比经过改良的核桃更多、更硬,也更曲折复杂,想把核桃仁弄出来非常困难,不过据说,野生核桃的营养价值比一般核桃要高。

    猫儿细细地嚼着一小块核桃,轻轻问柳凌:“他,就是,俺伯,他,没事吧?”

    柳凌说:“嗯,比以前精神好了可多,他内退手续办好了,现在天天搁家跟您爷爷一起编席,他俩给咱编了可多席,咱家里人都说特别特别漂亮,跟以前那些席都不一样,不过,没法给咱往这儿送。”

    猫儿兴奋地问:“咋漂亮?上面有花?”

    柳凌说:“我听您四叔说,还真有,是您伯自己画哩。”

    曾广同在柳家的时候,柳家当时年龄合适的孩子多多少少都看过他信手涂鸦,当孩子们好奇想学的时候,曾广同会耐心地教他们,所以柳家几个大点的孩子都有点画画的基础,柳茂当时是最喜欢跟着曾广同学画画的人。

    柳侠说:“孩儿,他平常不出来,咱没法给他打电话,你要是有时间,给他写信吧。”

    猫儿点点头:“我一会儿午休起来就写。”

    吃过饭,柳凌难得的说了一次自己有点累。

    柳侠和猫儿想到他两天坐了两次火车,其中还有一次从□□一直站到终点,赶紧让他去睡。

    柳凌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确实很累,很想睡,但躺下一个小时后,他还睁着眼睛。

    他们之间现在没有任何形式的联系,但三天前,他却非常肯定地感觉到,那个人会回京都,会出现在自己周围。

    这个感觉让他的心情失控,最最亲密时乍然的分别曾经让他感同身受那个人所说的疯狂的想念,时隔三年,他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出现那种激烈的情绪了,却没想到,只是想想那个人孤单等待的样子,他的心就疼到难以忍受。

    他知道,现在自己不能见他,不止是担心来自他家庭的威胁,也不止是担心他失控,还担心自己会疯狂。

    他必须暂时离开,他必须和他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让自己恢复平静。

    三嫂出车祸,柳凌是真的放心不下,也是趁机给了自己一个逃离的借口。

    他没想到那个人会一直追到车站。

    纷乱的人群中看到那个人的瞬间,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战栗,在燃烧,在渴望。

    他渴望那个人的体温,他渴望那个人的声音,他渴望和那个人一起燃烧,享受生命和爱情最纯粹的味道——只属于他们彼此的味道。

    他想冲过去紧紧地抱着那个人,对他说:别担心,我永远属于你,只会属于你。

    但他什么都没有做就转身离开。

    他是怎样度过这两天两夜的?答应过以后陪他度过每一个生日的,爽约几年了?

    他三十二了,三十二了。

    柳凌坐起来靠在床头,慢慢从领口拿出他的护身佛,细细地摩挲良久,轻轻地贴在唇边。

    他请您来保佑我一生平安,我知道,您无所不在,那么,不管相隔千里万里,请您保佑他一生幸福,保佑……他的幸福,由我来给予。

    只能由我,给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