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307章 在家的日子(中)

第307章 在家的日子(中)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长兴过来,是通风报信,或者说,是提前来给柳长青打预防针的。

    昨天柳侠他们去三太爷家,本来是打算把东西送过去,跟老人家说一会儿话,赶在午饭前就回来的,之所以耽误到四点多,是因为被另外几位本家硬给拖了去说话。

    几位本家在说话的时候,都隐隐地透露出一个意思,就是希望柳川或柳侠或柳凌能把自己家某个孩子带出去找个事做。

    祖祖辈辈困守在这么个贫穷闭塞的地方,世世代代过着衣不蔽体三餐不继的日子,本家出了个有出息的人,想让帮带一下自己孩子,这种想法不算非分。

    可现在的问题是:昨天那几位叔叔大爷在他们面前只是含蓄地表达了这种意向,而在他们离开后,那几家却因为这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起了龃龉,甚至闹到了三太爷那里,非要让三太爷直接跟柳长青说,每家都要出去一个。

    三太爷劝了他们半天,说他们这么做是给柳长青出难题,即便是柳川、柳侠在外面有点能来,一次带走一两个孩子就不容易了,怎么可能一下给七八个孩子找到工作。

    那几个人不敢当面跟太爷顶嘴,出来后对着六爷和柳长兴发难,说三太爷说的那么轻巧,是因为他嫡亲的子孙现在的日子都过得够好,柳长青以前把所有的好事都给了三太爷嫡亲的孙子们。

    尤其是老十柳长发,他甚至非要柳长兴当面答应,让柳川或柳侠把他的三闺女明环和小儿子贵宾都给带出去,还要给找个好工作,至少是比关二平家的关强要好的工作。

    除了三太爷和柳长兴,没人知道猫儿在京都治病和柳侠停薪留职自己组建测绘队的事。

    柳长发他们以为关强是在荣泽和原城一带跟着柳侠干活。

    柳长发在柳家“长”字辈男人里最小的一个,排行第十。

    柳长发他亲爷爷和父亲都是中年早逝,他父亲去世前,把十岁的他托付给了三太爷,三太爷一直把柳长发当亲孙子放在自己家里养,给他办完亲事后,才让他回到自己家的老院单门另过。

    柳长兴是六爷的小儿子,是三太爷亲孙子里最小的一个。

    柳长发今天早上又单独去找三太爷。

    三太爷很生气,直截了当地对柳长发说自己做不来这种强人所难的事。

    柳长发恼怒之下,居然说三太爷这么多年来,对他都只是嘴头上的好,实际上有了什么好事,三太爷都是给了自己的亲孙子。

    柳长发还举了个例子,说当初去罗各庄煤矿当合同工,他年龄也差不多,三太爷却让柳长兴去了。

    柳侠气得就差没破口大骂了:“九叔不去也轮不着他去,自私自利忘恩负义哩白眼狼,要是叫他去,不管挣多少钱他都不会帮布家里其他人一分。”

    柳长青看柳侠:“幺儿,那是您十叔咧。”

    柳侠不服,脖子拧到一边:“他要不是辈分搁那搁着,谁搭理他,喂不熟哩……哼哼哼!”

    柳凌说:“伯,虽然幺儿说话不好听,可他说哩没错,十叔这样对俺太爷不中。”

    “是不中,”柳长青站了起来,对柳长兴说,“你今儿晌午搁这儿吃饭,到十二点以后再回去,我现在就过去,看他几个想咋着咧。”

    柳长兴知道柳长青什么意思,自己如果和他一起回去或提前回去,柳长发他们肯定能猜出是自己来喊的柳长青,那以后自己一家就更得被他们责难了。

    孙嫦娥隔着窗户看着这边气氛好像不对,已经出来了,她拦住了柳长青:“你干啥去?”

    柳长青说简单把事情跟她说了一遍。

    “那你等一下,我去换件衣裳,咱俩一块去。”孙嫦娥说着就转身往自己屋里走。

    柳长青却喊住了她:“长安跟长发家哩都不省心,你别去了,去了平白生气。”

    孙嫦娥只管往屋里走:“我不去,那俩糊涂柴是兄弟媳妇儿咧,她们只管撒泼胡来,你当大伯子哥咧,咋张口跟他们扯白?”

    柳魁一直没说话,这时候忽然站起来:“伯,妈,您俩都搁家,我过去跟他们说。”

    柳长青摆摆手让柳魁坐下:“你是晚辈咧,他们跟你倚老卖老,两句话就堵哩你张不开嘴了,你搁家陪您九叔喝杯酒。”

    看着柳长青和孙嫦娥走远,柳长兴苦笑着对柳家几兄弟和柳长春摇了摇头。

    柳长春和柳茂自始至终没插嘴。

    他们和三太爷家这一支血脉上已经很远了,今天这事还算是柳长青这边大家族的家务事,当着柳长兴的面,他们说什么都不合适。

    柳侠不高兴:“太爷跟咱伯帮了他们这么多年,咋现在反倒跟欠了他们样咧?”

    柳凌说:“升米恩,斗米仇,帮得多了,他们就觉得理所当然了。”

    视线一直跟着父母的柳魁忽然扭头对柳长兴说:“九叔,我不陪你了,我不放心,我得跟俺伯俺妈一起过去。”

    柳长兴说:“孩儿,你去没用。”

    “不一定,”柳魁的笑容很冷:“有些话俺伯俺妈不好说,我是晚辈咧,我只管撂出来,看他们哩脸往哪儿搁,大不了说完了叫俺伯给我几脚。”

    柳凌和柳侠同时说:“那俺俩也去,俺俩小,才是啥都能说咧。”

    柳魁按住了他俩:“不一样孩儿,您俩是搁外头咧,他们要是说您出去了几天,见了世面回家就不认祖宗了,您俩就没法说了。我搁家哩,跟他们一样是大老粗,想咋胡说咋胡说。我去了哦。”

    马上该吃饭了,柳长青和孙嫦娥却出去了,玉芳和晓慧问怎么回事。

    当着孩子们的面,柳长兴和柳凌、柳侠都觉得不能详说,就含糊地概括了两句。

    猫儿和晓慧、玉芳、柳葳、柳蕤却一下就听明白了,几个人都给气得抓狂。

    不过,猫儿发现柳侠气得吃饭都没胃口的时候,马上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和一群小的说说笑笑,把餐桌上的气氛调动得非常热闹。

    柳长兴快速吃了些东西就走了。

    三太爷再三交待,让柳长青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答应任何一个人,他把这话已经带到了,可他担心柳长青经不住那么多人的胡搅蛮缠,只要答应一个,那就捅了马蜂窝,以后就没完没了了。

    柳家留在家里的大人们都很担心,柳葳虽然也在外面大城市,可他现在还是学生,没有能够让人抓着小辫子的地方。

    他自告奋勇要求去跑一趟,找个借口把柳长青他们给叫回来。

    柳凌和柳侠觉得这办法可行,但柳葳一个人不太合适。

    他俩这么一说,一群孩子都要求去。

    几个大人也没拦着,能够预见到柳长青他们在那里的情况,让孩子们去早点把人叫回来最好。

    柳若虹不知道什么事,也要跟着去,晓慧把她给抱回来了:“乖妮儿你是小淑女,这事叫您哥哥们去就中。”

    柳若虹指指萌萌,晓慧就把萌萌也给叫回来了。

    结果他们刚出去没几分钟,就又折回来了,和柳长青、孙嫦娥、柳魁一起回来的。

    除了三太爷家嫡亲这一支,还有成宾、建宾的父亲柳长顺这一支,柳长青今天算是把其他的本家彻底给得罪了。

    柳长青是个很能忍、并且能够把这种忍自己化解掉,不会让这种负面情绪真正伤害到自己身体的人,但他这种忍仅仅限于他本人,他从来没想过让妻子和孩子跟着自己忍气吞声。

    今天,柳长安和柳长发犯了他的忌讳。

    这两个人的妻子对着孙嫦娥阴阳怪气指桑骂槐,他们俩居然一声不吭。

    虽然孙嫦娥一点亏都没吃,有样学样,比鸡子骂狗地还了回去,还反过来把那两个糊涂女人给气得直想吐血,柳长青也忍不下这口气。

    这些年他柳长青帮了这些堂兄弟们多少,孙嫦娥就帮了他们多少,孙嫦娥非常清楚,柳长青送给三太爷的东西,大部分都用在了帮补这些堂兄弟们身上。。

    可以说,如果不是孙嫦娥通情达理善于持家,又心大脾气好,从来不在这种事情上跟他计较,他就是再感激孝顺三太爷,想为他分担大家庭的压力,也做不到现在这种地步。

    可现在,这些人居然一点不感念孙嫦娥的好,那两个不开眼的女人今儿居然敢说柳长青挣的就应该都是柳家的,柳家的男人们说事,轮不着孙嫦娥一个外人插嘴。

    “他们说您伯是他们柳家人,我是外人,我就叫他们看看,您伯到底是谁家哩。”孙嫦娥吃着小莘喂的西瓜,不慌不忙地说,“我说,‘长青,柳魁,既然我是外人,没我说话哩份儿,那我就走了,您是跟我走咧,还是跟您一家哩继续说咧?’嘿嘿,您伯跟您大哥站起来就跟我回来了。”

    柳魁呵呵笑着说:“连咱妈都是外人,那我就更没资格搁那儿多嘴了,那还不回来?俺走到太爷家坡底下,听见五伯跟八叔搁那儿骂六伯跟十叔咧。”

    柳侠恶狠狠地说:“骂死他们也不亏。十叔先不说,六伯这人太扯淡,三哥不光给银环找工作,她从相亲到结婚,啥都是叫俺三哥三嫂帮忙操持哩,他居然还对咱伯说三道四。”

    柳长青轻轻拍了两下桌子:“好了孩儿,这事儿过去了,咱不说了,这都晌午错了,都去睡会儿吧,您妈跟着我跑了恁远,也该歇着了。”

    柳凌和柳侠站起来,准备带着一群小的去河边睡午觉。

    柳长青说:“小凌,幺儿,您俩等等,我有事跟您说。”

    柳葳拍拍手:“那来,都跟大哥走,向着凤戏河,冲啊——”

    猫儿跑到门口,被孙嫦娥拉住:“孩儿,你以后还是搁屋睡吧,河滩上湿气重,你将好,还是小心点。”

    猫儿点点头,冲柳侠做了个鬼脸,跑了。

    柳长春、柳茂几个大人也都没出去。

    柳长青说:“小凌现在搁京都哩,一时半会儿家里哩人找不到你那儿去,主要是小侠你。”

    柳侠说:“我现在也搁京都哩呀,我也没事。”

    柳魁说:“可咱家哩人都以为你搁荣泽咧,今儿十叔不光非叫给明环、贵宾找工作,还说明必须是比关强好哩工作。”

    柳侠无语:“人家关强高中毕业,还学习不错,明环跟贵宾搁咱村儿哩学校都是打锅货,他凭啥提这要求?”

    孙嫦娥说:“糊涂人就是这呗,没理可说。”

    柳长青觉得今儿这事自己真是背理,这不单是指孙嫦娥被柳长安柳长发家里的一起拿话挤兑,还因为他觉得自己早就预见到了这些人的心思,没能及早处理,结果弄到今天这一步。

    不过,就像他说的,好在已经过去了。

    柳长青说:“小侠,他们最近应该不会再说这事了,我是提前跟您交待个话,要是有一天,他们又提出来这事,你知咋应对。

    他们今儿敢提这种荒唐哩要求,是因为他们没想明白,对我有恩德哩,是您太爷,不是他们。今儿这一扯破脸,他们以后应该就知了。

    我跟您说哩是,虽然他们搁您跟前都是长辈咧,以后他们要是叫您帮个忙啥哩,您也不能叫他们拿捏住,这天底下没这样哩理,要不以后真是村里再有几个孩儿们跟着你去干,那你就没法安置他们了。”

    柳侠本来坐在炕西头,他忽然跪着爬到了柳长青和孙嫦娥之间,从侧面搂住柳长青的脖子:“伯伯伯,我咋觉得你跟松了一口气样咧?是不是你早就受不了他们了,今儿这一闹,正好给你个台阶,你正好以后可不搭理他们了?”

    众人怔忪了两秒钟,孙嫦娥、柳魁和柳凌的巴掌同时拍在柳侠身上:“你个二蛋孩儿。”

    柳长春、柳茂、晓慧和玉芳同时憋着气笑。

    就算是真的,这种话也不能明说啊,这让柳长青多没面子啊。

    没想到,柳长青一点没生气,反倒微微地笑着说:“没想着以后从此不搭理,不过,心里轻松了倒是真哩。”

    “嘿嘿,”柳侠得意地笑,“我就知,谁成天对着一群白眼狼能不糟心啊。”

    柳魁说:“幺儿,不准胡说,他们算不上白眼狼,最多就是叫惯坏了,不知马别腿。”

    晓慧说:“今儿这一扯开脸,他们以后就知了,咱家不欠他们啥,帮忙是情分,不帮是本分,咱不会听他们指手画脚。”

    柳侠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他还担心柳长青会和以前一样,为着三太爷的面子让着那几个大爷跟叔叔呢。

    几个人起来准备去午休,柳侠走出屋,才发现柳凌没跟自己一起出来,他趴窗户上一看,柳凌还坐在炕沿上,没动,他喊了声:“五哥,走呗。”

    柳长青叔:“你先去吧孩儿,我跟您五哥说会儿话。”

    柳侠跑到坡口上,对着几个在河里扑腾的小家伙吆喝了两嗓子,才笑呵呵地跑回自己的窑洞。

    掀开帘子,他发现猫儿正靠在被子上翻一个日记本,那日记本看着特别眼熟。

    看见他进来,猫儿高兴的往旁边挪了挪,让他能和自己靠在一个被子上。

    他跳上炕歪在猫儿身边:“看啥咧这么入迷?”

    猫儿把日记本翻到扉页那里,举到他脸前。

    他一看:

    祝柳岸:

    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长命百岁、万寿无疆!。

    小叔柳侠雅正!。

    柳侠接过日记本,举着看:“我居然曾经这么二蛋?啧啧,看这用词,这都咋考上大学了?”

    猫儿把本子夺过去:“咋二蛋了?我觉得可美,我今年过生儿,你再给我写一个。”

    柳侠翻身趴着:“中,写十个都中,不过,孩儿,咱不能光说说,咱得真哩照着这上面长啊,寿比南山,长命百岁,万寿无疆。”

    猫儿说:“万寿无疆我觉得够呛,长命百岁应该没问题。”

    柳侠连连点头:“我要求不高,你只要长命百岁就中,每一辈子都长命百岁。”

    猫儿说:“那你每一辈子都看着我,跟我一起长命百岁。”

    柳侠嘿嘿笑:“这好说,一会儿咱睡起来就去拜咱哩菩萨,叫他每一辈子都叫咱成一家。”

    “菩萨咱现在就有啊,”猫儿往自己汗衫里掏,把护身佛掏了出来,“这是咱俩哩护身佛,来,咱就对着他拜。”

    “中。”柳侠搓搓手,“来不及沐浴焚香了,搓干净也算数。”

    猫儿把小小的、白色的菩萨捧在手心,柳侠把猫儿的手捧在自己手中,俩人一齐说:“菩萨,你保佑小叔(猫儿)俺俩每一辈子都搁一家,每一辈子都长命百岁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