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315章 猫儿长大了

第315章 猫儿长大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侠再次回到老杨树胡同的家里时,已经是初冬时分了。

    不过今年气温偏高,雨水又少,京都还是一片深秋景色,将军驿一带,大片的树木都变成了金色,漂亮得能闪花人眼。

    近几天,柳家的热闹更胜从前,因为柳茂、柳钰也都在,和去年那次一样,还是柳钰租一辆车,送货的同时捎带脚给曾广同送席子,然后,两个人留下,等过完了猫儿的生日后和柳长青、孙嫦娥一起回家。

    柳侠这次是先回了荣泽,然后从原城坐的过路车,所以他今天到老杨树的时候是傍晚,家里人都在厨房正准备开饭。

    猫儿正在给柳若虹戴兜兜,抬头看到背着个大包推门而入的柳侠,他都傻了。

    他中午给柳侠打电话,柳侠说自己正在吃万建业做的炸酱面,还特别强调说面超级好吃,等栖浪水库的工程结束回到京都,让万建业专门给他做一顿,他当时以为柳侠太忙,把他的生日给忘了呢。

    柳侠看着猫儿傻愣愣的样子,嘿嘿笑着说:“咋啦,不认识小叔了?”

    猫儿咧嘴笑:“风尘仆仆,一身沧桑,跟浪迹天涯的大侠一样,真的快认不出你了。”

    他今天没有冲过去挂在柳侠身上,而是坐在椅子上,笑着看柳侠。

    看柳侠咬着牙对他说了句“大臭猫你敢笑话小叔”后,把跑过去扑在腿上的小萱抛起来老高,小胖子哇哇大叫着乐;看他把孙嫦娥抱得双脚离地还颠了好几下,被孙嫦娥打了几巴掌,骂他是“长不大哩小孬孙、二杆子”;看柳长青摸着柳侠黑瘦的脸难受得说不出话,柳侠笑嘻嘻地从包里扒拉出几张他和卡尔、华盛顿以及队里几个人的合影照,证明自己其实非常白净,在栖浪工地过的十分好……

    一直等到柳侠吃完了饭,和家里人亲热够了回到他们自己住的房间,猫儿才抱住柳侠不放手。

    柳侠下巴蹭着他的额头:“哎,我还以为你长大了,不想小叔了咧,咋还跟柳小猪样这么黏人?”

    猫儿闷闷地说:“长一百岁也想你。”

    柳侠轻轻拍着他的背笑:“哎,我总算气顺了,将搁厨屋,你看见小叔回来居然动都不动,我都有点后悔,觉得自己不应该回来了。”

    “啊——,”猫儿蹦了起来,对着柳侠把脸鼓成了蛤/蟆肚子,“你敢,我生儿你都不回来,你你,你想挨打咧不是?”

    柳侠用手指戳着猫儿的脸:“啧啧,鼓着脸充胖子,明明可想可想小叔,明明听见有人给小叔说媒吓哩光想尿床,居然还装哩这么镇静。”

    猫儿垂下了眼帘,不说话了。

    柳侠笑着又戳了他的脸一下,拉着他坐在床沿上,脱衣服准备洗澡:“傻猫,小叔不是早就跟你说过,这是咱家,荣泽、原城哩房,都是咱家,你不待见哩人,永远都进不了咱家哩门,你还担心啥咧孩儿?”

    猫儿说:“要是我永远都不待见咱家现在以外哩人来,那,你咋娶媳妇咧?”

    柳侠三下两下就把自己脱得就剩下条短裤,接着给猫儿脱毛衣:“娶啥媳妇,小叔又不是没谈过恋爱结过婚,难受死了,咱现在这样多美,要是以后你能找个好妮儿结婚生孩儿,她又不嫌弃小叔,小叔就天南地北跑着接工程,趁机游山玩水,等老了,回来叫你跟您哩孩儿养活我。”

    猫儿自己把裤子脱了,跟着柳侠一起往卫生间走:“我独个儿就养活你了,不用结婚生孩儿。”

    柳侠吹着口哨快跑两步,把热水器打开:“这不妥了?那你害怕啥咧?”

    猫儿伸手试着水温:“你真哩不结婚?要是俺奶奶非叫你结不可,那你咋弄?”

    水热了,柳侠把头发淋湿,抹上洗发水:“不可能,您奶奶现在肯定会催我,不过到最后,她要是看我真不愿意结,自己就撤退了,您五叔不就是?您奶奶心疼俺,不会跟别人家哩爹娘样,寻死觅活逼孩儿们。”

    猫儿看着柳侠光裸的身体,手脚有点发僵,他昨晚上刚洗过澡,今天没打算洗,可又想一直看着柳侠,就跟着过来了,他胡乱冲了一下水,也给自己抹上洗发水:“我不想叫你结婚,可也不想叫俺奶奶生气。”

    柳侠说:“没事,您奶奶脾气好,她要是生气,我联合您大伯、您三叔一起哄她,她过不了几天就好了。”

    猫儿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柳侠平时在家里确实可以比较任性胡闹,可不结婚,不生孩儿……同性恋……

    柳侠冲干净了泡沫,发现猫儿不说话,以为他还在担心自己结婚的事。

    他仔细冲干净了手,拉过猫儿,拿起他胸前的护身佛,捧在手里:“小叔肯定不结婚,你要是不放心,小叔今儿搁菩萨跟前给你发誓,你听着哦,菩萨,我,柳侠,今儿发誓,一辈子都不……”

    猫儿一把抢过菩萨:“不用发誓,你说啥我都信。”

    不能让小叔发誓,万一奶奶死活不愿意,小叔不得不食言,遭报应咋办?

    柳侠嘿嘿笑,拿过搓澡巾:“来,给小叔搓一下脊梁。”说着转过身,扶着墙壁,把后背留给猫儿。

    猫儿一下没拿住,澡巾掉了,他弯腰拣的时候,看到柳侠的前面,只觉得浑身上下“轰”地一声烧了起来。

    柳侠扭头:“咋了孩儿?”

    猫儿差点滑倒,还好浴盆顶住了他的脚:“掉地上了,我再冲一下。”

    十分小心地在不碰到柳侠身体的情形下给他搓完了背,猫儿稍微冲了一下,就先跑回卧室钻进了被窝。

    他的五脏六腑都在燃烧,他觉得肯定是因为暖气太热的缘故。

    京都的最低气温一直保持在摄氏五度左右,可陈震北说,柳长青和孙嫦娥他们长年住冬暖夏凉的窑洞,肯定一下适应不了京都的寒冷,就以他那边的房子需要干燥一段才能入住为由,十号就把暖气给烧上了。

    柳侠洗完过来,发现猫儿在趴着玩魔方,裤头穿得周周正正的,就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咦,居然会主动穿裤衩了?”

    猫儿一哆嗦:“我都大学生了嘛。”

    柳侠一个鱼跃把自己砸在猫儿身边:“真哩哈,大学生了哈。”

    猫儿以肚子为轴转了一下位置,把下巴搁在柳侠胳膊上,身体离得更远些:“我快能挣钱叫你当吃饱墩儿了。”

    柳侠舒展身体:“嗯,那我等着。”

    …………

    猫儿睡着了,柳侠在黑暗中看着他的脸。

    柳长青和孙嫦娥来京都后,每天都和他通电话,电话的内容全都是叮嘱柳侠不要太拼命,要首先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说他们在京都过得非常好,夸猫儿聪明、懂事、孝顺。

    柳侠是十天前和柳钰通话的时候才知道,在荣泽曾经有过两次和他有关的、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相亲。

    听到这事后,柳侠第一个反应就是猫儿是不是知道。

    想到猫儿肯定早就知道了,却还要在惶恐中每天都装作非常高兴的样子给自己打电话,柳侠当时就想扔下工地的事跑回来。

    但他知道他不能,他就那样回来,没办法对猫儿解释,而且,不管他多不情愿,栖浪水库也是他投标争取到的工程,那是他的责任,还牵扯着很多人的利益,甚至是生计。

    除了那两次胎死腹中的相亲,在刚刚过去的两个多月里,其实柳侠还有过三次相亲的经历。

    一次是马小军介绍的,他一个一表三千里的表妹,马小军是被他堂姑姑给逼着做媒人,压根儿就没往成功上想,他甚至不认为柳侠会答应见面,所以这是柳侠最没有压力的一次相亲。

    还有一次是王东平做媒,介绍的是朋友的女儿,原城一所区重点中学的教师。

    最后一次是昨天,他从栖浪水库回到荣泽半个小时后,就在荣泽唯一的一家茶馆和晓慧同事的表妹见面。

    柳侠永远都不打算让猫儿知道这几件事,他非常清楚,在他参与之前就宣布告吹的两次相亲活动就足以让猫儿心无宁日了,如果知道他真的相亲,猫儿该惶恐成什么样。

    可他如果压根儿拒绝相亲,那他用什么理由才能说服家里人同意他不结婚的决定?

    他马上就二十六周岁了,按望宁一带的算法,这么一虚那么一虚的,就是小三十了,家里人催婚不可避免,他如果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即便他每天守在猫儿的身边,猫儿也照样惶惶不可终日。

    现在,他觉得差不多够了,他服从家里人的安排,扔下工作跑几百里回去相亲的结果就是每次都让他愤怒、伤心。

    他以后不会再相亲了,家里说起来,他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他已经努力了,可他现在一想起来要相亲就难受,死也不再相了。

    柳侠一根手指摩挲着猫儿的脸颊:只要你安心,只要你喜欢,只要你能好好地活着,小叔十辈子不结婚也没关系。

    **

    三个多月来,猫儿第一次睡了个熟透的觉,并又一次梦到了柳家岭,百花盛开的凤戏山,鸟语花香但空无一人的柳家大院,温暖的大炕,大炕上的……小叔……

    这个梦太美好,以至于猫儿在很多年以后想起这个梦,还会从身体到灵魂再经历一遍那种美好到极致的感觉。

    但现在,生日前夜的凌晨三点,猫儿睁开眼,感受着正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的温度,悄悄把手伸进自己的短裤里,然后突然惨叫一声:“啊——小叔,我我我,我老憋慌,我去尿一泡哦。”说着,就打算翻身下床逃跑。

    柳侠拽着他一支胳膊坐了起来:“臭猫,开开灯。”

    猫儿不干:“不用,我能看见。”

    柳长青他们到这里后,走廊里的灯晚上就没再关过,方便他们万一起夜。

    柳侠自己欠身打开台灯。

    猫儿一只手捂着自己下面,想挣脱柳侠往卫生间跑。

    柳侠揪着他不准他动,把自己的左腿抬起来,就着灯光查看。

    大腿外侧一片湿漉漉的痕迹。

    柳侠狞笑:“大臭猫,你居然敢尿到我腿上?”

    猫儿脸热得快要着火了,他结结巴巴争辩:“我,我,我不是故意哩呀,我就是夜儿黑喝稀饭有点多,梦里又找不着厕所,没,没憋住……”

    柳侠的脸色忽然变了,他拿过台灯,把自己的腿凑到跟前看:“喔,喔喔,大乖猫,你,你这不是尿,是那……那啥吧?”

    “不是。”猫儿因为心虚,否认的特别快。

    柳侠开怀大笑:“喔,白乎乎哩,这么大一片,哦哈哈哈,大乖猫,你长大了呀孩儿,还一下这么多,你老厉害呀……”记得说起谁身体不好,虚弱,总是说精血两亏什么的,猫儿这样,应该是身体好起来的征兆吧?

    猫儿捂着自己那啥眨巴眼:“昂?”

    柳侠心花怒放,欢欣鼓舞,他乐哈哈地跳下床:“乖,来来,快给裤头脱了,那东西黏糊糊哩,穿着多难受。”

    猫儿看着柳侠,捂得更紧,然后突然转身,撒腿跑进了卫生间。

    柳侠大笑着追了过去:“有啥跑哩?小叔还不知你那长啥样?”

    五分钟后,猫儿一丝/不挂地从浴盆里跳了出来。

    柳侠搓着裤头喊:“臭猫,才那个了,虚,披个浴巾。”

    猫儿晃晃屁股:“不,有暖气。”

    柳侠眯起眼:“听话,快点,冻着该感冒了。”

    猫儿背对着柳侠走猫步,还一边扭屁股一边唱:“喔、喔、喔、喔,我长大了我长大了,喔、喔、喔、喔,我长大了我长大了……”

    柳侠甩着手上的肥皂沫过来,做出打算揍人的姿态:“孬货,你想挨打不是?”

    猫儿随手捞了一条浴巾大笑着冲进卧室,跳到床上,举起胳膊做振臂高呼状:“大刀,向着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喔喔喔喔,我长大了我长大了,大刀,向着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猫儿,幺儿,谁咋着了孩儿?”窗外传来柳长青压低的声音。

    紧跟着,柳凌、柳茂、曾广同、柳钰都出声了,柳凌、柳茂、柳钰还跑到了窗户下,拍着让他们开门。

    柳侠冲猫儿笑着,大声说:“伯,大伯,哥,没事,是猫儿长大了,老高兴。”

    柳钰说:“啥意思?孩儿不是早就长大,都上大学了吗?”

    猫儿哇哇叫着跳下床,跑过来捂柳侠的嘴。

    柳侠跳着不让他捂到,继续对外面的人喊话:“不是,是今儿才……,不对,是将才长大,就是唔……唔唔……哈哈哈唔……他不叫……我说……”

    猫儿拼命捂着柳侠的嘴,回头对着窗户喊:“俺小叔胡说咧,我没事,爷爷您都赶紧回去睡吧,别给俺奶奶聒醒喽。”

    柳凌好像忽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哦——,猫儿,你是那……啥了吧?哎二哥,伯,我觉得明儿猫儿哩生日宴得再加几个菜,办哩隆重点啊,孩儿长大了咧。”

    柳茂好像也明白了,他激动得说话都不利索了:“小凌,大伯,您您,您都别管了,别管了,明儿我去买菜,我做。”

    第二天早上,猫儿想悄无声息地溜走,至少要把看到自己的人数控制在最少,比如,就小叔一个。

    可六点钟,给他端奶过来的是小蕤,小蕤眼睛亮晶晶地贼溜溜地瞟猫儿的那里:“孩儿,你那啥了?”

    猫儿惊恐地拽被子:“小蕤哥,你,你咋知咧?”

    小蕤惊奇:“除了小萱、虹虹跟胖虫儿,咱家人全都知了呀!”

    “啊——”猫儿仰倒,“肯定是四叔那个松嘴老鼠吆喝哩了,丢死人了,我咋去见咱奶奶呀——”

    小蕤把猫儿拽起来:“别冤枉四叔,是你自己夜儿黑吆喝哩,奶奶可高兴,搁那儿给你煮鸡蛋咧,快起来,奶奶想看你咧。”

    结果,猫儿就在一大家人诡异而乐呵的目光中吃完了早饭。

    望宁一带生日有吃面条的习惯,还都是在中午吃,柳侠怕万一改变了会触犯什么忌讳,对猫儿不好,就决定还是在中午吃,可中午时间太短,那么一大桌菜,不能痛痛快快地热闹一番也挺遗憾。

    柳长青问了柳凌和猫儿的课程表后,拍板:“今儿孩儿生儿咧,请个假吧,你搁家也停不了多长时间,孩儿成天都恁想你,正好叫孩儿跟你多耍会儿。”

    猫儿欢呼:“大爷爷万岁——”

    柳长青失笑:“你这孬货,都大学生了,还是这么不待见

    上学?”

    小蕤说:“只要俺小叔搁家,别说上学,去白拾金元宝猫儿也不稀罕。”

    柳茂说:“一年就一个生儿,不去就不去吧,”看见柳长青抱起了柳若虹,帮她擦鼻涕,他又加了一句,“其实要是天气不好,也可以请假,搁家自学是一样哩。”

    猫儿连连点头:“就是就是。”他现在还没有开专业课,一星期才能进一次计算机教室,他早就想翘课在家自学了。

    柳钰咧嘴:“小凌,你见过鼓励孩儿逃学哩家长没?”

    柳凌笑着看柳侠:“咋没见过,我不但见过鼓励孩儿不学无术哩家长,还见过鼓励小叔啥都不干,当一辈子吃饱墩儿哩小侄儿咧。”

    孙嫦娥正在给小萱换棉袄,刚才一眼没看住,小胖子就给自己灌了一袖子的凉水,他本来是想自制能吹大泡泡的肥皂水的。

    她闻声抬起头:“猫儿,您小叔可是个大肚汉,他要是当吃饱墩儿,可不好养活。”

    猫儿说:“好养活,我肯定会给俺小叔养成个白胖子。”

    孙嫦娥忍不住笑:“那我等着哦,从小紧他吃紧他喝,养了十来年都没给他养出几两肉,你能给他养成个白胖子?”

    猫儿看着柳侠又黑又瘦的脸,使劲点头:“能。”

    今天的菜真的很丰盛,孙嫦娥和柳茂、柳凌原本计划的是六个凉菜,十个热菜,两个汤,柳侠临时要求增加了两个菌菇炒肉;柳茂早上又去买了一条桂鱼和饭店里做好、回来只需要上笼加热的水晶肘子;还有柳钰买的一个双层奶油大蛋糕。

    十点半,冬燕打来电话,他和怀琛订了两套烤鸭,问还需要什么。

    孙嫦娥说什么都不敢再买了,那么大的八仙桌都要摆不下了。

    许应山这两个月和柳长青成了忘年交,隔三差五就要过来和他谈天说地喷一番大江东,今天他本来也想过来的,可他忽然想起,曾广同曾经说过,望宁一带有个说法,小孩子过生日不宜太过隆重,否则会折寿,许应山考虑到猫儿的身体,觉得还是避嫌的好,就只打了个电话过来祝猫儿生日快乐,生日礼物过后他亲自带来。

    曾广同是把自己家和柳家当一家人看的,不算数。

    柳凌提议来点酒助助兴,要不,祝贺猫儿长大的时候碰个杯都没东西。

    曾广同习惯晚上睡觉前喝一盅,在这里存放了两箱五粮液,今儿正好排上用场。

    十二点整,柳凌和柳侠照着书上的菜谱合力打造的最后一个菜——松鼠桂鱼端上来了,全体入座,准备开席。

    先点生日蜡烛,唱生日歌。

    几个小家伙一人一个调,多声部多到简直能破世界纪录。

    接下来,许愿。

    柳侠提前交待注意事项:“猫儿,许愿不能说出声,一说出来就不灵了。”

    胖虫儿说:“还有,只能许三个,多了也不灵。”

    猫儿忽然有点紧张,他看了看柳侠。

    柳侠对他点头笑。

    猫儿镇定了一下,然后双手合十,把护身佛包裹在手心,眼睛里闪耀着温暖的烛火。

    十来秒之后,他把护身佛小心地放回毛衣内:“好了,许完了。”

    几个小的争先恐后吹蜡烛。

    小萱问:“哥哥,你许哩啥?”

    满桌的人同时拍桌:“不能说。”

    小萱很牛气地看着猫儿:“你不说我也知,你肯定是想,想,想生……生……生一大群尿哩可远可远哩孩儿。”他又扭头问柳凌,“爸爸,一大群是多少呀?”

    柳凌说:“一个加强连嘛。”

    小萱马上学嘴:“对,一个加强连尿可远哩孩儿。”

    小蕤说:“奶奶,我记得你跟俺说哩是一个排,咋现在又成加强连了咧?”

    孙嫦娥摆手:“我不用恁些,您一人生俩我就可高兴,不论妮儿孩儿。”

    胖虫儿说:“奶奶,我知,你其实是老想要妮儿”

    柳若虹迷茫地看着大家:“妮儿?”

    小丫头虽然聪明伶俐,可她还不足三岁,对男女这种抽象的概念还很迷糊。

    柳侠揪了揪她的小鬏鬏:“嗯,妮儿才能绑鬏鬏,你就是妮儿,奶奶,还有咱全家都可待见你。”

    小丫头得意地摸着自己的小鬏鬏,对小萱说:“嘿嘿,你都没。”然后她转向猫儿,“哥哥,你生可多妮儿哦。”

    怀琛笑起来:“猫儿,你昨晚上才长大,今儿就许下这么一个宏伟的愿望,任重而道远啊!”

    猫儿心里臊得要死,嘴上却十分硬:“小菜一碟,不就一个加强连哩孩儿嘛。”

    冬燕做出上下打量猫儿的样子:“啧啧啧,一个加强连哎,小凌,得一百好几吧?看猫儿这秀秀丽丽的小身板儿……”

    柳侠豪气冲云:“冬燕姐你不懂,我们猫儿这身板儿看着瘦,净肌肉,一百好几算什么?我们猫儿老寿星命,再每窝儿都生四胞胎,六十岁之前保证完成任务。”

    柳钰倒抽气:“每窝儿都四个?那不是老母猪嘛。”

    柳侠对着柳钰瞪眼。

    柳凌说:“猫儿,加强的意思不仅是数量,还指质量,武器装备得厉害。”

    猫儿一拍胸脯:“没问题,五叔你到时候验货,保证个顶个的迎风尿十里。”

    曾广同哈哈大笑:“那,长青,咱是不是该先为猫儿这一个加强连碰一个?”

    柳长青也忍不住笑:“嗯,是值得碰一个。”

    男人们一人一小杯五粮液,小萱和胖虫儿俩小男子汉和女人一样,一人一大杯露露。

    大家一起举杯:“猫儿,生日快乐!祝你早日完成一个加强连的任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