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334章 空

第334章 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午后的蝉鸣声格外聒噪,魔音穿耳一般,玻璃窗也挡不住。

    柳凌靠在床头,一手拿着本砖头厚的书,一手轻轻地拍着睡得不□□稳的小萱。

    算上今天,猫儿已经走了三天,平安到达的电话也打回来了,柳凌和柳侠还跟猫儿的监护人苏建华夫妇通了电话,按计划他和小蕤、小萱昨天早上就应该出发回中原了,但他们却没有走,柳凌实在放心不下柳侠。

    其实柳侠看起来十分正常,完全不需要什么特殊关照的样子,。

    但就因为他太正常了,让柳凌更担心。

    那天送走了猫儿从机场回来,已经七点钟了,柳侠和黒德清、沙永和他们分手后,还去了一趟锅洼村,和卜鸣、郭丽萍几个人商量,看要不要给他们放个暑假。

    去年因为是头一年,心里没谱,几个人都憋着口气,也都悬着心,所以就没想起这回事。

    今年大家心里都有了底,知道怎么都赔不了,心情比较放松,再加上最近天气特别热,手头的两个合同也都不急,柳侠就想借鉴原来马千里的做法,每年最冷和最热的时候暂时停工。

    但他的这个建议被几位兢兢业业的员工给否决了。

    柳侠也没有太坚持。

    回到家后,柳侠吃饭、洗澡、逗着小萱玩,一切正常,只是不到十点他就说有点累了,然后回了自己的房间。

    大约半个小时后,柳凌心里不踏实,就想过去看一眼。

    结果看到,柳侠就在卧室进门的地上坐着,他靠在墙上,双手抱膝,头趴在膝盖上,眼睛没有焦距地对着床的方向。

    那一刻,柳凌觉得柳侠是没有魂的。

    柳凌没说话,挨着柳侠坐下。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柳侠才哑着嗓子,抓着自己的心口说:“五哥,我这儿……这儿,老空,空得……连路都走不动,空得……想死。”

    柳凌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后颈,说:“我知孩儿,我知。”

    他是真的知道,把占满了心的那个人忽然剥离,是会疼死人的。

    “五哥,你说,孩儿要是到了美国,就是,他搁美国,突然犯病了咋弄?”柳侠张皇无措到有点语无伦次,和猫儿之间突然被近乎于无限拉开的距离让他对可能潜在的危险因素的感受也无限扩大,“孩儿万一犯病,我是不是就永远见不着他了?”

    “不会幺儿,不会,”柳凌用自己都觉得空乏无力的话安慰着他,“你忘了?曾大伯跟三太爷都给咱孩儿算过命,他俩都说孩儿是有福人,他肯定会好。”

    柳侠看起来茫然而无助,他似乎听不明白柳凌的话,自顾自地说:“我不想叫他去,不想叫他去……可是,孩儿他老想去……我想叫孩儿高兴,我不知该咋弄……”。

    他为猫儿留学纠结了几个月,每天都在各种权衡中反复无数次。

    让去,舍不得他们能够在一起的时光;

    不让去,舍不得让他留下一辈子的遗憾。

    这是一个无解的命题,柳凌找不到话来开解柳侠。

    而他也知道,柳侠并不需要找个理由安慰自己,只要没有一份绝对权威的结果来证明猫儿的血液已经完全恢复正常,只要猫儿不能真正健健康康活蹦乱跳地一直生活在柳侠的视线之内,再善解人意的安慰对柳侠都没有用。

    那天,柳凌没有陪着柳侠一起睡。

    他觉得,比起他的陪伴,柳侠肯定更想有个能够安静地想念猫儿的空间。

    从来没有哪一种真正的痛能够因为别人的安慰而减少分毫,所谓的感同身受,其实很多时候都只是局外人的自以为是。

    柳凌决定再停几天,看着柳侠渡过分别后最艰难的这段时间。

    独自呆着时失魂落魄的柳侠,在面对外人时看不出丝毫的异常。

    前天他陪着黒德清和沙永和两家去了皇家宗祠,昨天去了皇家园林和国殇园,晚上,他和毛建勇、黒德清一起送走了沙永和父子。

    昨天吃午饭时,他还非常高兴地跟沙永和讨论两个孩子在老家上学的事,柳凌觉得,柳侠给沙永和的建议比毛建勇和黒德清的都合理。

    只是一离开外人的视线,柳侠马上就塌了,委顿得像烈日下缺水的草本花卉,枝叶花朵都失去了清灵,只剩下个干涩的架子在那里硬戳着。

    柳凌无声地叹了口气,手指抚过夹在书页间的那张东西。

    院子里忽然传来踢踏踢踏的脚步声,是小蕤在往卫生间跑。

    小萱吧咂吧咂嘴,动了两下。

    柳凌细心地把书合上,放在枕边,看着小萱。

    “爸爸,你没睡?”小萱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

    “爸爸将醒,”柳凌把他抱到自己身上趴着,对着外面喊:“小蕤,切个西瓜孩儿。”

    小蕤应了一声:“中。五叔,孩儿醒了?”

    小萱在柳凌胸口蹭着脸,自己回答:“昂。”

    柳凌低头亲了下小家伙红扑扑的脸蛋,抱着他下了床:“走,叫您小叔起来吃西瓜。”

    小萱高兴地踢腾了两下腿:“我去叫我去叫。”

    柳凌刚刚放在枕边的书被小萱的脚碰了一下,滑到了床边。

    柳凌赶忙伸手去接,书抓到了,里面夹着的东西却掉在了地上。

    “吔?相片?”小萱高兴地撑着下了地,抢着去拣那张照片,“哎,我哩相片?还有叔叔?爸爸,这是谁给你哩呀?”

    “您柳岸哥,”柳凌说着伸出手,想把照片接过来,“来乖,给爸爸,咱去喊您小叔起来。”

    小萱很喜欢这张照片,不舍得马上给柳凌:“爸爸,王叔叔给俺照了可多,这是搁疯狂老鼠那儿照哩,他就给俺哥哥了这一张?”

    “不是,”柳凌说着拉开抽屉,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大信封,“还有可多咧,给,你看这些孩儿。”

    小萱的注意力马上被那一大摞照片给吸引了过去:“呀,这么多,还有宁宁吧爸爸?”

    柳凌把那张单独的照片重新夹进书里,然后把书放在了写字台的最里面:“有,可多。”

    那天晚上,小萱兴奋地给他说了好半天游乐场的事,他知道了王德邻的小侄女叫王海宁,还知道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大海一样的胸怀,平静安宁的一生。

    但他昨天晚上看到抽屉里的这些照片和夹在中间的猫儿的一封短信时,才终于确定,小萱一直以来所说的、前面没有冠以姓氏的那个“叔叔”,原来真的是那个人。

    猫儿这个狡猾的小家伙,从来不和小萱说陈震北的名字,总是让他用“叔叔”来称呼。

    本来嘴巴就笨的小萱在他的刻意引导下,根本就说不清楚那个带着他玩的特别美的“叔叔”是谁,只知道是柳岸哥哥的好朋友,个子和爸爸差不多一样高,差一点点,没有爸爸帅。

    柳凌拍拍小萱的脑袋:“乖,咱先去叫小叔,一会儿再看相片,中不中?”

    小萱听话地把照片放在床上:“中,我去喊俺小叔。”说着就往外跑,“小叔,小叔,起来吃西瓜啦。”

    柳侠收回目光,翻了个身,看着小萱跟个小炮弹一样冲进屋子,冲到床上。

    “小叔小叔,俺小蕤哥都给西瓜杀开了,你赶紧起来去吃。”

    柳侠伸手摸了下小家伙的脸,那里有一片红印子:“又趴爸爸肚子上睡了?”

    小萱很骄傲地扬起头:“没。”

    小家伙前一段故意撒娇,每天午休都要趴在柳凌的肚子上才肯睡,结果有一天午休起来,柳凌肚子上起了一片痱子,小家伙心疼了,又开始乖乖躺在床上睡。

    “小侠,起来了孩儿,小蕤给瓜杀好了。”柳凌拿着一牙瓜走了进来,站在床边,喂着让小萱和柳侠一人吃了一口。

    柳侠咽下嘴里的瓜,又捏了下小萱的脸蛋儿,然后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起床,开路,吃大西瓜。”

    小萱想学着来个鲤鱼打挺,可惜太胖了,没能坐起来,小家伙乐呵呵地翻了个滚跳下床,先跑了出去。

    小蕤已经把瓜端出来,放在了西厢房的走廊下了。

    柳侠拿起一牙瓜:“五哥,小蕤,您明儿清早就走吧,再肉肉暑假就过完了。”

    小蕤看看柳凌:“俺都走了,这么大哩家就剩你独个儿,俺,俺……”

    小萱说:“你也跟俺走呗小叔。”

    柳侠说:“小叔哩大部队都搁这儿咧,小叔成天光回家会中?”

    柳凌说:“再过两天吧,等猫儿再来一次电话俺再走。”

    猫儿走之前和他们约定,每周通一次电话,因为国内打国际长途太贵,所以都由他打过来。

    柳海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做的。

    柳侠说:“别,孩儿一打电话,我就往望宁给您打,五哥你就俩月假,这都过去二十天了,再不走咱妈该着急了,胖虫儿也急哩不行。老黑还得再搁京都呆一星期,明儿我叫他把酒店退了,还来住咱家。”

    柳凌思索了片刻,点点头:“那中,俺明儿个走。”

    吃完瓜,柳凌给黒德清、毛建勇和怀琛分别打了电话。

    第二天早上四点,柳侠站在大门外,目送柳凌他们开车离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