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349章 柳侠

第349章 柳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哥哥哥哥,俺俩不光天天跟菩萨说,请他保佑你哩病快点好、吃胖点、活一百岁,俺还跟她说,请她保佑你搁美国找个好媳妇咧。”

    “对对,就是跟六婶儿样哩大美女媳妇,又白又好看,眼还是绿哩那种。”

    “还得屁股大,人家都说屁股大哩会生孩儿。”

    “柳岸哥,我听见俺哥哥他俩还跟姑姑说,叫她保佑你,保佑你,跟,那个,绿眼大屁股美女生一大窝儿孩儿,哦,就是,就是,一个加强连,每个孩儿都跟虹虹样恁气人。”

    猫儿把话筒换到右耳朵,腿收上去盘起来,咬牙切齿地说:“柳、雲,柳、雷,您俩是看我没搁您跟前,暂时修理不了您不是?”

    “哈哈哈,哥哥,俺俩叫你多生孩儿还不美?”万里之外的柳家大院,柳雲小阎王得意地眉飞色舞,“搁咱国,你想多生还生不了咧!”

    “就是,你是大学生,以后是城市人,只能生一个,生俩就罚你,除非你跟俺爸爸妈妈样恁有本事,一下生俩。”柳雷补充。

    “那,生了还得拉去给你哩鸡鸡儿结扎,以后小鸡儿连尿都不会了,一尿就尿自个儿脚面上。”柳雲继续补刀,俩小阎王的配合一如既往地默契。

    “哈哈,爸爸,俺小雲哥说给俺柳岸哥哩鸡鸡儿结扎,以后他哩小鸡儿就不会尿啦,哇哈哈哈哈……”

    猫儿扶额,他都能想象出小胖子扑进柳凌怀里报喜的欢乐镜头。

    “孩儿,大哥肯定是只能生一个了,您小蕤哥最多俩,所以我也建议你找个美国妞,给俺几个五男二女哩份儿都给生出来。”柳葳跑过来帮忙挤兑猫儿。

    “小葳你给我爬一边儿去,”柳侠的声音和柳葳“哎哎哎”的声音、俩小阎王欢乐大笑的声音一起传过来,然后就变成了柳侠一个人干净的声音,“乖猫,叫这群孬货气孬了吧?”

    “没,”猫儿挪了一下,靠茶几更近些,“我一听见孩儿他们说话,就跟回到咱家了样,可美;倒是你小叔,独个儿带几个孬货一整天,路上没少叫他们折腾吧?”

    “没孩儿,”这边,柳侠也把腿盘在了沙发上,“几个货孬归孬,关键时候可懂事,小雲跟小雷听咱大嫂说拐卖小孩儿哩故事多了,看谁都像人贩子,只要下车就一边一个拉着小萱,老怕给他丢喽。”

    “嗯,俩孬货聪明,知啥时候能淘力,啥时候不能。”

    “对,他俩原来看见牛三妮儿就翻白眼儿,有时候还对着她吆喝‘长舌妇裤裆嘴’,现在牛三妮儿天天引着柳牡丹哩孩儿,他俩见牛三妮儿就不吭声了。”

    柳牡丹的男人已经不满足于偷偷找那个寡妇鬼混,欺负柳牡丹缺心眼并且害怕离婚,干脆把人领到了家里,坐享齐人之福。

    晚上他男人让三人同床睡,柳牡丹不愿意,那男的就打她。

    柳牡丹的婆家人也都欺负柳牡丹没用,娘家穷而且离得远,没一个帮她说话的。

    柳牡丹抱着儿子到望宁找柳淼哭诉。

    柳淼和柳森、柳垚叫上了建宾、牛墩儿几个人,开着两辆奔马三轮到她婆家,把那男人打了个半死;柳垚还给了撒泼打滚的老太婆两脚,一群人拉回了柳牡丹的陪嫁,让柳牡丹离婚。

    柳牡丹哭哭咧咧不想离。

    柳淼警告她,如果她敢擅自回婆家,那以后被欺负死她也得忍着,不准来找他,更不准回柳家岭找柳福来。

    柳垚脾气暴躁,加上他自己也正在和岳家置气,和妻子已经好几个月没见过面,火头上对柳牡丹说话就更难听,让她要不离婚,要不马上滚回婆家继续让人欺负,他说他替柳牡丹出头只此一次,以后柳牡丹是死是活他都不会再管。

    柳牡丹害怕了,老老实实去民政所申请离婚。

    不过,离婚这事在中国,除非闹得像刘冬菊那样要出人命了,可以痛痛快快离掉,否则,三年五年能离就算是效率高的了。

    现在,柳牡丹把儿子留给牛三妮看着,自己在柳淼的帮助下在望宁街头摆了个卖瓜子花生的小摊。

    说来神奇,缺心眼的柳牡丹,居然在做饭上蛮有天分,以前在柳家岭穷,没什么调味品,又有个全职家庭主妇牛三妮儿,也用不着她做饭,所以显不出来。

    到了望宁,看着永芳卤了几次肉,她异想天开地用改变了一点的卤肉配方煮了水来泡葵花子,泡一天一夜后再炒,出来后居然非常好吃。

    从小到大第一次被夸奖能干的柳牡丹大受鼓舞,就又买了点花生,捣鼓着炒了之后,也非常受欢迎。

    柳淼和玉芳就给她租了一间商业街的房子,又买了一麻袋生葵花子和几百斤花生给她做本,让她在柳家的布店外支了个小摊子。

    没有了男人的柳牡丹不用再挨打受气,还有了自己就能做主的钱,日子过的比以前好多了。

    “俩孬货其实心可软,”猫儿说,“你看他们每次有了好吃哩,眼看着馋得嘴水都流下来了,最后还是会把最好哩留给柳若虹跟萌萌就知了。”

    小萱的不用特别留,俩小阎王都是喂着乖弟弟吃的。

    在京都时自理能力上佳的小萱,现在又成了个小懒瓜,穿脱个小裤头背心都是只负责抬下胳膊和腿就好。

    “嗯,不过嘴够硬,”柳侠说,“提起牛三妮儿还是一副恨不得挫骨扬灰的劲头,哎孬货,你又想干啥咧?”

    猫儿在大洋对岸眯起了眼睛,肯定是小雲。

    “猫儿,大哥给他提溜走了,你好好跟小叔说话吧孩儿。”柳葳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猫儿嘿嘿笑:“小葳哥。”

    “是小雲个孬货,他钻我怀里想偷听你说话咧!”柳侠也在笑,他看着柳雲挂在柳葳身上耍赖,想爬肩膀上让柳葳驮着,“他说他天天搁家想你,你都不想他,光想我。”

    “你跟他说,我天天都想他,”猫儿心跳有点加速,但说话依然沉稳,“想回去后咋修理他。”

    柳侠大声把猫儿的话重复了一遍,小雲哇哇大叫着要下来和猫儿辩论,却被柳葳哈哈大笑着驮在肩上转着圈的乱跑。

    猫儿靠在沙发背上,放松了身体。

    窗外的枫树已经开始变红,和黄桦、云杉一起交错出缤纷的色彩,成为他眼中笑意绚烂的背景。

    “小叔,夜儿黑我做梦梦见你了。”

    “真哩?梦见我搁那儿干啥咧?”

    “趴窗户上看我,就是,下面俺家,俺伯住哩那个屋哩窗户,我搁床上躺着不会动,你趴到窗户上看着我一直笑,还给我吹口哨,吹游击队之歌。”

    “不会吧?不会动?那你多大呀?”

    “应该,应该是才生出来吧,反正我看着你干着急,不会动,连翻身都不会。”

    “那我多大?”

    “跟现在差不多,嗯——,比现在小一点吧,大概十八、九哩样子。”

    “那叫跟现在差不多?我现在二十八、九了。”

    “哪有?我看着你最多二十一二,跟十八、九差不多。”

    “喔~,猫儿,你现在老能啊,越来越会掏小叔哩耳朵了。”

    “不是掏耳朵,你就是看着才二十。”

    “二十岁哩我,趴您家窗户上看将生出来哩你?还对你笑?对你吹口哨?哎哟哟,我咋听着这么恐怖咧!”

    “可美,一点也不恐怖。”

    “哦,那,然后咧?小葳,你快给小叔哩头挤扁了。”

    柳葳嘿嘿笑着直起身:“国际长途啊小叔,您俩就说做梦这么没营养哩话题?咋也得语重心长哩来个劝学篇吧!”

    “劝啥学,我劝也是劝他别恁用功,该耍耍,该玩玩,大不了咱不要毕业证,嘿嘿,孩儿你听见了?那我就不再重复了,你记着别老紧张,天天吃饱喝足后,咱该耍耍,该玩玩,身体好就中,知不知?”

    “小叔你这叫溺爱,书上说哩,溺爱会叫小孩儿变坏。”小雷抓着机会替小雲报仇,“俺柳岸哥要是变坏了,俺俩就能修理他了。”

    “可是,俺大爷爷说哩,咱家哩孩儿都可好,不会变坏。”猫儿还没出声,小萱先说话了。

    “乖孩儿,你到底向着谁呀?”小雲伤心地看着小萱。

    “啊?”小萱迷糊了一下,“我,我,当然向着……,爸爸,我该向着谁啊?”

    柳侠把电话抱自己腿上,指着小家伙们:“都给我禁声,我还没听完您哥哥哩梦咧。猫儿,我趴窗户上对你笑,然后咧?”

    “然后我老着急,老想起来过去叫你抱,一使劲,……,醒了。”

    “……”柳侠,“孩儿,你这梦技术含量也太低了吧?”

    “梦里你十八、九,就比我大两三岁了,时光倒流啊,这技术含量还算低?”

    “你将出生,我十八、九,我比你大两三岁,猫儿你咋考上m大咧?”

    “错了哈,我马上十七,你十八、九,应该是大一两岁哈。”

    “孩儿,你真不愧是m大哩学生,真会算账。”

    “嘿嘿,所以咧,小叔,你看,你就比我大一两岁,我成天小叔小叔哩叫,都给你叫老了,以后,我干脆,叫你名儿,柳侠吧。”

    “臭、小、猫!你、找、打。”

    “美国人都是这么叫哩呀,他们跟爷爷、祖爷爷也都能直接叫名儿,还能起一样哩名儿,这样,这样比较平等,还,还,还亲热。”

    “亲热个屁,没大没小,美国佬就是叫一个蒸汽机硬给提溜到文明世界哩,其实,骨子里他们还没开化,还是野蛮人。”

    “嗯,就算是吧,那我现在来这儿了,就入乡随俗,我以后就叫你柳侠了哦。”

    “入乡随俗,你敢跟您大爷爷您爷爷入乡随俗吗?”

    “小叔,不是,柳侠,柳侠你耍赖,你可是受过现代教育哩大学生,跟俺爷爷他俩不一样。”

    “臭猫,你其实是就敢欺负我,对吧?”

    “没欺负,就是,就是……”就是想叫你的名字,让你能记起其实咱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

    “啊,猫儿,七点五十了,你该迟到了孩儿。”柳侠忽然看到墙上的钟,发现今天他们已经打了快一个小时了。

    “没事小叔,哎,又错了,没事柳侠,我骑自行车,不会迟到。”

    “赶早不赶晚,骑车也得小心,孬货们,都过来,跟哥哥说再见。”

    三个小家伙一起挤过来,对着话筒大叫:

    小萱:“哥哥再见,明儿还给俺打哦。”

    小雷:“哥哥再见,路上慢点。”

    小雲:“哥哥再见,宝贝我爱你。”他居然是用普通话说的。

    一群人都看着这个每天都能翻新花样作妖的家伙。

    柳葳惊悚地用普通话说:“柳雲同学,你你你,你可是老洋气呀!”

    小阎王很洋气地耸了下肩:“俺跟俺爸爸妈妈去看外国电影,他们都是这样说哩。”

    小雷补充:“人家还都再亲亲脸蛋儿跟额老头儿咧!”

    小萱看着柳凌,美滋滋地摸摸自己的额头。

    柳凌就在他的额头上又轻轻地亲了一下。

    小家伙开心地搂着柳凌的脖子笑。

    话筒里传来猫儿的声音:“小雲小雷小萱再见,哥哥也爱你们;五叔小葳哥,我也爱你们。”

    柳侠搓了下胳膊:“孩儿,你别再吓人了中不中?小叔听了一身鸡皮疙瘩。”

    “习惯就好了,柳侠,我爱你!”

    看着柳侠扣上电话,几个小家伙嗷嗷大叫着冲出房间,跑向阳光灿烂的大院里。

    柳侠的好心情压都压不住,笑得满脸是牙,一路口哨进了厨房。

    马鹏程和楚昊刚来京都时都信誓旦旦绝对不可能想家,所以中途也绝对不会回家。

    因此柳凌前天就买了好几样海鲜和肉,等着他们来过节,结果那俩人昨天中午给柳凌发传呼,他们买好昨天晚上回家的车票了。

    海鲜放时间长就不好吃了,柳侠决定今天中午和柳凌联袂主厨,给仨小家伙来个饕餮盛宴,好好解解馋。

    他翻着冰箱里的东西,脑子还想着刚才的电话。

    额,虽然是玩笑,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回乖猫一句“宝贝我爱你”呢?

    他在脑子里想象了一下自己和猫儿虚虚地拥抱着,贴着面颊说“宝贝我爱你”的画面,被实实在在酸了个哆嗦。

    好在刚才猫儿一说完就挂了电话,要不,他要真说出来,肯定会直接被自己给肉麻死。

    遥远的大西洋海岸,美丽的初秋清晨。

    宜人的晨风中,柳岸一只手推着自行车,轻盈地奔跑在阳光斑驳的林荫道上。

    啊,真好,他终于把那句话对小叔说出来了。

    原来,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难。

    几个小家伙真可爱,比招财童子和天使还招人待见一百倍。

    这次当然是半开玩笑的,可终究有一天,他会看着小叔的眼睛,认认真真对他说:

    柳侠,我爱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