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359章 款待2

第359章 款待2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两天,柳侠连黒德清家的门都没有出,就坐在房间里发呆。

    他太难受了。

    两个人的爱情,雨打风吹之中,五哥伫立原地深情以待,另一个人却已经时过境迁,成为谈笑中少不更事时的一段陈年往事。

    柳侠不知道五哥和杨医生当初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不过他大概想得出,如果只是朦朦胧胧的两情相悦,五哥再痴情,也不可能为此终生不娶,让父母家人伤怀。

    柳侠不是个善于藏匿心事的人,但这件事,他瞒了个滴水不漏。

    家里人无需知道,知道了只是徒添烦恼。

    猫儿是柳凌感□□件的唯一知情者,猫儿只要不知道这事,柳凌也就不会知道,这是柳侠想要的结果。

    他所希望的,正是陈忆西刚刚所担忧的,随着时光流逝,只要不用心经营,多么浓厚的感情都会淡薄下来,当曾经炽热的爱情在柳凌心中渐行渐远,有一天,哪怕他当面看到杨医生和丈夫柔情蜜意,应该也不会再受一次伤害了。

    “柳侠,你怎么了?”陈忆西放下碗,有点担心地看着柳侠。

    “啊?我……”柳侠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我在想,我在想……你说的话……”

    陈忆西微笑着隔着桌子拍拍他的手,示意他无需为自己的走神而尴尬。

    但柳侠还是很尴尬,他慌乱间不知道怎么接陈忆西刚才的话,干脆转了话题:“今天您来,我们家只有我和小莘小萱,您不会觉得……是我们不重视吧?”

    陈忆西疑惑:“什么?”

    “我是说,”柳侠有点词不达意,“我是说,提前已经知道了您要来,我们家的人本来该一起在家恭候的,可除了我和小莘他们俩,其他人都不在家……”

    “这不是很正常嘛,”陈忆西笑起来,“今天是工作日,如果因为我要来,让你们家人的生活都乱了套,那我会感到抱歉的。”

    柳侠松了口气:“我五哥和两个小侄其实特想见见您,可我五哥和导师一起跟的一个案子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不好请假;我两个小侄要上学。”

    陈忆西重新端起碗:“柳葳在读研,柳蕤在电影学院旁听,他们都非常认真地对待自己的学业,我听柳岸说了。”

    柳侠笑了起来,帮小莘和小萱一人夹了一块排骨:“我五哥说,他中午不休息,多干一点,尽可能早点回来。”

    陈忆西忙说:“千万不要那样做,在大家都忙的时候他一个人要求提前下班,会给老师留下不好的印象,我到五月中旬才回美国,如果有时间,我还会来拜访的。”

    陈忆西说:“柳侠,你现在就给你五哥打个电话,让他一定不要请假。”

    “俺爸爸说,姨姨待俺柳岸哥哥恁好,他应该当面谢谢你咧!”小萱放下啃干净的骨头,非常认真地对陈忆西说。

    “感谢有很多种方式,”陈忆西说,“如果你爸爸为了接待我而耽误工作,那会让阿姨感到不安,知道吗宝贝?”

    小萱点点头:“那,我去给俺爸爸打电话吧?”

    “好,”陈忆西说,“你就跟爸爸说,阿姨有事,吃完饭就要走了,改天有时间还会来,请爸爸安心上班。”

    小萱跳下椅子往书房跑:“知道了,不叫爸爸请假,不叫老师嚷爸爸。”

    吃完饭,陈忆西并没有马上走,柳侠还要带她参观一下自己家呢。

    小萱要求让思危跟自己一起睡午觉,他实在是太稀罕装在篮子里的小家伙了。

    柳侠还担心小萱会没轻重,万一磕着碰着小家伙,陈忆西却一点不在意,她喂思危喝了水,把着尿了一泡,就把小家伙放在了拔步床上,小萱和小莘之间。

    小萱小心翼翼地侧躺在思危旁边,笑得跟捡了什么大宝贝似的。

    小莘说:“小叔,姨姨,您去说话吧,没事,小萱要是睡着了,我看着孩儿。”

    陈忆西说:“行,等你们起来,阿姨继续给你们照相,哎呀,我看这张床特漂亮,咱们现在就照几张吧。”

    于是,几个吃饱喝足的小家伙又开始拍照,小萱还要求自己抱着思危、并且把思危的小鸡鸡露出来拍一张。

    柳侠抱着猫儿特意露出小鸡鸡的那张百天照,后来家里几个小的都照着样拍过,小萱的特别多,几个哥哥挨个抱着他拍了一遍。

    陈忆西大笑着答应了,于是小莘和小萱就坐在床沿上,把思危的小鸡鸡扒出来,抱着拍了好几张。

    小莘是个稳当又精细的孩子,在家经常带两个小阎王和柳若虹,照完相,柳侠放心地把两个小的交给了他。

    从柳凌的房间一出来,陈忆西就说:“你等一下,我去把柳岸的检查结果给你拿过来。”

    一个淡蓝色的塑料文件袋,里面不仅有猫儿在m省总医院的体检和血液病专项检查结果的复印件,还有一张猫儿拿到的奖学金和他日常生活费用的清单。

    看着清单,柳侠还是不太相信:“我听说,像我们柳岸这种中途转学的本科生,并不容易拿到奖学金。”

    “美国的大学特别欣赏创造性人才。”陈忆西说,“柳岸当初申请m大,就是以一个程序软件打动对方的;在美国,当你足够优秀,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方式进入,都不重要。”

    柳侠咧嘴笑,拿起中间夹的一张画面全部是一百美元现金的照片:“这就是他第一次以现金方式拿到的奖学金?”

    “是,”陈忆西也笑,“柳岸看着跟个小大人似的,可有时候又会特别孩子气,这笔钱他没动,他说要留着,等回来的时候给你花。”

    “臭猫!”柳侠其实是想表现的稳重内敛些的,可他怎么都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只得由着他一直咧着笑。

    但他忽然想到什么,脸色肃穆起来:“我听说美国的大学比国内大学要求严格,他上课之外还要干活,我总担心他出事,可我知道,我劝他的话,他肯定嘴上答应的好,其实该怎么干还是怎么干。”

    陈忆西轻轻拍了拍那一沓子检查结果复印件:“检查结果证明,柳岸现在是健康的,他自己也觉得自己从身体到精神都非常健康,所以,你应该鼓励他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柳侠说:“他病了几年,就算数据显示是好了,也不能一下太劳累。”

    陈忆西说:“正常情况下,美国人的生活节奏比中国人轻松,柳岸可能会比身边的大部分同学稍微辛苦一点,但和国内的学生比起来,比如小莘,他还是会轻松很多的,至少,美国没有任何一所学校会要求学生早上六点半就要坐在教室里。”

    小莘现在初二,早上六点半第一节早自习,柳侠想了一下他现在正常情况下的课业,点点头:“好吧,也许,我有点操心过多了。”

    陈忆西问:“柳岸那些照片呢?”

    柳侠跑进卧室,把陈忆西带回来的猫儿的照片都拿出来。

    陈忆西从里边挑了几张出来:“这是埃文他们家的农场,柳岸在那里的每天早晨,他都会从这里,跑到这里,知道这是多远吗?”

    “多远?”柳侠问。

    “八公里,”陈忆西说,“然后,他在这里,练习太极拳和其他,他给我的感觉真的是非常健康。

    在萨维,他每天早上至少有一个小时专门的锻炼时间,风雨无阻,如果天气合适,他上学路上还会再跑一段,推着自行车跑。”

    柳侠想象着猫儿推着自行车跑在花园一般小路上的画面,嘴角又浮起微笑。

    陈忆西收起照片,环视一遍书房,说:“我弟弟的爱人也喜欢这种格局的房间,他买的那个院子,原来上屋是传统式的三大间,我弟弟费了很大的力气,打掉一面墙,把房子也改成了这样,外书房,里卧室。”

    “你弟弟……挺不容易的,”柳侠斟酌着说,“一个人坚持……不容易。”

    他其实想对戴女士说的是:劝劝你弟弟,不要那么投入,也许,也许他曾经的爱人已经放弃了。

    “是,”陈忆西说,“我弟弟因为年轻,当初对他们之间可能面临的困难估计不足,所以当我爸爸突然插手干预,他来不及应对,给他爱人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他非常非常自责。”

    “这种事,你就是提前判断准确可能也没什么用,”柳侠说,“父母在婚姻问题上如果固执起来,做孩子的通常一点办法都没有。”

    “可能吧,”陈忆西说,“我弟弟的情况还不太一样,他年轻时受过非常严重的伤,九死一生……”

    “九死一生?”柳侠愕然,“为什么?”

    “自卫反击战。”陈忆西平静地说,“我爸爸戎马半生,以前,对鬼神之说嗤之以鼻,但我弟弟做手术时,他虔诚地求天求地求神灵,还对着我妈的相片,让她在天有灵,保佑我弟弟手术成功。

    我弟弟术后昏迷,他握着我弟弟的手说,只要你能活着,以后无论你想要什么想干什么,爸爸都答应你支持你。

    他这句话,不但我弟弟,包括我,还有我大哥、二哥和姐姐,我们都信了,我弟弟当然也相信,我弟弟平安取出弹片后的那些年,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

    “所以,你弟弟和他爱人恋爱时,根本就没考虑过身份地位门当户对什么的,是吗?”柳侠说。

    “不,我弟弟考虑到了我爸爸的因素,他知道自己的爱情……是特别的,甚至是……惊世骇俗的,所以,尽管他相信我爸爸的承诺,他还是做了其他的准备。他在追求他爱人之前,就通过朋友注册了公司,为他们以后的独立生活做准备;他和他爱人去采集了精子,准备做试管婴儿,他觉得,他能否有孩子,对我爸爸的影响很大……

    他觉得他已经把最坏的情况都考虑到了,但是,还是不够,在我爸爸面前,我们的努力……经常会显得……很可笑,微不足道到……可笑。”

    柳侠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戴女士的父亲太过强势,但他总不能帮着她骂人吧?

    “其实,孩子也不一定管用的,”想了半天,柳侠才干巴巴地说,“如果你弟弟是女的,他怀了孕,大着肚子坚持不肯打胎,也许你爸爸为了脸面还可能妥协,可你弟弟是男的……”

    “……”陈忆西苦笑,微微失落的同时也有点轻松,如果柳侠听懂了她的话里话,并且表现出无法接受的态度,那她现在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我和我弟弟说起过你们的父母,他特别羡慕?”陈忆西说。

    “俺伯俺妈?”柳侠惊讶。

    “对,柳岸经常说起你父母和家里人,他说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他们肯定不会为了面子置你们的幸福于不顾。”陈忆西说。

    “对,”柳侠说,脸上带着他不知道的骄傲,“俺伯俺妈绝对不会为了他们在脸上好看,就逼着我们和不喜欢的人结婚。”

    “如果你们喜欢的人他们却不喜欢呢?”

    “那他们肯定会想办法让自己慢慢喜欢,”柳侠说,“不过,我们家的人审美都差不多,如果是让俺伯俺妈横竖都看不上眼的,估计我们也不可能喜欢。”

    “真的吗?这么自信?”陈忆西好像不太相信柳侠的话。

    “绝对真,”柳侠说,“我五哥……,咳咳,我……曾经差一点结婚,最后关头黄了,如果是一般的父母,到了那种时候,肯定会觉得丢不起人,必须得结,俺伯俺妈就没逼我,他们还安慰我呢。”

    陈忆西看着柳侠的脸,慢慢地点头:“柳岸是这么和我说的,我和我弟弟也是这么说的,我弟弟说,如果能给你父母做儿子就好了。”

    柳侠说:“可惜他太大了,如果他小一点,让他认俺伯俺妈身上。”

    陈忆西淡淡地笑。

    柳侠早早就把稀饭熬上了,想让陈忆西吃了下午饭再走,但陈忆西说她五点钟约了朋友,小萱他们起来后,她又给他们照了几张相,给思危喂了奶后,就离开了。

    送走戴女士,柳侠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那感觉很怪异,就好像眼前隔着一层薄薄的膜,他影影绰绰能感觉到膜那边有什么东西,是和自己内心的某种东西有关联的,只要撩开那张馍,一切就会清清楚楚地展现在眼前。

    可是,柳侠就是触摸不到那层膜,他心里烦躁的有点想大叫,眼巴巴地等着柳凌下班,想让他帮自己揭开那层膜。

    柳凌中午就着酸奶吃了块面包,吃酸奶和面包时,他手里的工作都没停下,所以,他还是被王正维允许提前下班了。

    不过,他回到家时,戴女士已经走了,只在院子里留下了几块迎风招展的尿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