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我的魇 > 第95章 怕黑

第95章 怕黑

作者:葬心未亡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要让那个喜欢你的人,撕心裂肺地为你哭那么一次。

    因为,你能把ta伤害到那个样子的机会,只有一次。

    那一次以后,你就从,不可或缺的人,变成,可有可无的人了。

    即使,ta还爱你,可是,总有一些,真的东西改变了……

    齐若看着谢晓悠,她无法想象这个看起来柔弱的谢晓悠,她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和家里说出自己和她的关系,可是自己却让她一个人面对家里的责难,分手的日子选在了她出柜的那天。

    如果不是万俟翼说谢晓悠出柜的那天,差点被她的母亲贺斌用擀面杖打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一个女人为了自己出柜,为了和自己可以走完剩下的人生路,而一个人面对家里,需要多大的勇气。

    可是自己当时却昏了头,狠狠地伤了她的心……

    而现在在自己沦为阶下囚,逃狱而出,是个逃犯的时候,她还是依然如旧的待自己,这个女人的心里还是有着自己的啊!

    所谓爱情就是如此吧!

    在你落难的时候依然在你身边不求回报,安静照顾你的人。

    自己在难中,除了谢晓悠,没有任何人愿意像自己伸出援手,包括自己的父母和亲人。

    自己光鲜的时候,身边围着很多人,但是唯独没有谢晓悠的出现。

    谢晓悠总是这样,默默的为自己付出,站在自己的身后给自己支持。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在这里?”齐若拉住想起身离开的谢晓悠。

    虽然刚刚谢晓悠说了自己除了来找她无处可去,但是她怎么会那么确定自己一定会来这里,而不是去别的地方找她!

    “因为这里原本就是你的。离女子监狱也比较近。”谢晓悠挑了挑眉毛看着因为抓住自己的胳膊,而原本包好的手上的纱布又见了血的齐若的手。

    “你心还是这样细。”齐若似乎一点都不觉得手不断出血的伤口有疼痛感一样,拉着谢晓悠的胳膊十分用力。

    谢晓悠的心细,但是似乎只对自己,对她自己她总是粗枝大叶马虎大意,得过且过,很少注意什么,在乎什么的。

    她来了多久了?

    刚刚自己看到她看的书看了一小半了,谢晓悠看书的速度并不是很快,看了那么多,怕是已经来了三四个小时了吧?

    自己晕了那么久?

    钱呢?

    齐若想着眼睛开始打量着房间。

    地板加绒毯,是卧室地面装饰的最佳组合。洋红色调演绎温柔甜蜜,为空间增添跃动饱满的感觉,沙发床边经典黑白条纹的沙发起到点睛装饰的作用。

    这个别墅的装修是根据谢晓悠的喜欢特意请人设计的。

    但是现在房间的光线不强,自己又是坐靠在床上,看东西并不是十分得眼。

    不过钱的确是不见了。

    自己当时是把钱都从床板下面拆了下来,但是并没有收拾,就视线模糊了。

    那就是谢晓悠看到了钱。

    而且她把钱收了起来?

    齐若看着谢晓悠的眼睛里多了一些猜疑。

    “在找钱吗?”谢晓悠把齐若的手从自己的胳膊上掰开,坐在床上将齐若手上的沙发拆开,又从地上拿起了急救箱,准备为齐若换掉手上的纱布,问的漫不经心,口气里带着几分玩味。

    齐若永远都是齐若,无论什么时候都忘不了钱,人伤的虽然不是很严重,但是大大小小的伤证明她真的在监狱里过的并不好,但是人清醒了过来,想到的事情先是试探自己,然后就是想钱在哪里。

    这个人爱钱,但是没有想到在她的眼里钱比她的命更重要。

    真是无药可救了。

    “你收好了?”齐若没有回答,反而反问。

    这是就算不问,也知道的答案。

    谢晓悠洁癖强迫症,容不得屋子乱七八糟的。

    “在你衣柜的旅行袋里。”谢晓悠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和起伏。低着头,认真的拆着齐若手上的纱布。

    “嗯。那就好。”齐若得到了自己心里的答案,却还是没有来由的放下了心。

    如果这话是从别人的口里听到的她一定会担心对方会吞了那笔钱,毕竟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但是那个人是谢晓悠,谢晓悠是不会动那笔钱的,还会帮自己收好,不让别人觊觎。

    “你的手伤了,自己注意点。”谢晓悠重新为齐若的手上了药,换了纱布,把东西放回急救箱,又将急救箱放到地上,在一起想起身离开。

    “你要去哪里?”齐若伸到了半空想拉住谢晓悠的手,因为谢晓悠的眼神而僵住了。

    谢晓悠的眼神里带着生气,带着怒气……

    “天黑了,我该回去了。”谢晓悠把书放回书架的原位,头也不回一下的说。

    “回家?还是回万俟翼那?”齐若追问。

    其实齐若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如此问谢晓悠,谢晓悠愿意为自己包扎伤口,愿意包庇自己,让自己留在这里,就已经不错了。

    毕竟自己曾经对她做过那么过分的事情,她已经和自己说过了,自己和她只是陌路。

    可是她还是忍不住问了。

    “我回哪里和你有关系吗?”谢晓悠从书柜回头,看着齐若,脸上带着淡淡的嘲讽和冷笑。

    “外面天黑了,这里又很偏僻,你一个女人不安全。”齐若磕磕巴巴的说。

    谢晓悠问的对,她去哪里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自己说的好听了是她的前任,说的难听,连朋友都不算。

    “谢谢你担心,曾经我住在过比这里还偏僻的地方,一个人在停电的黑屋子里,等来电,也过来了。”谢晓悠走回齐若的窗前,居高临下的看着齐若,声音温。

    齐若知道谢晓悠说的那天是什么时候。

    那是齐优书法艺术学校建成之后,谢晓悠四处忙着招生,学校开始步入轨道的时候,自己因为嫌弃谢晓悠租住的房子太老旧,谢晓悠又没什么油水可以让自己捞了,自己就回家吃住了,把谢晓悠一个人扔在破旧的四下透风的老楼房力。

    那天外面下着小雪,破旧的老楼房电路不好,电闸烧了,所以停电了,原本刚刚从外地招生回来,正在洗澡的谢晓悠,因为忽然停电,整个屋子都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光亮,怕黑的谢晓悠顾不得擦干身上的沐浴液,磕磕绊绊的摸出了在床上充电的手机,打电话给自己,几乎带着哭音。

    “齐若,你在哪里?”谢晓悠像哭了一样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过来。

    “和朋友在外面应酬。有事情吗?”和朋友在夜店里玩的正开心的齐若声音带着些许的不耐烦。

    谢晓悠从来不会这么不知趣的,一旦听出来齐若不开心,马上就会说没事只是想你了,想听听你说话的声音,可是这次,谢晓悠完全听不出对方的口气不善。

    依然颤抖着身体,双手拿着手机可怜巴巴的恳求她在风之港这个陌生的城市最亲的人,可以快点到她的身边。

    “可以过来一趟吗?”谢晓悠眼睛里的眼泪已经开始打转,声音呜咽着。

    “怎么了啊?我很忙。”齐若不耐烦的皱眉,和朋友挥了挥手,走到卫生间安静了许多。

    “停电了。我找不到蜡烛。”为了省钱,家里连手电都没有,只有蜡烛,但是屋子乌起码黑的,谢晓悠完全乱了阵脚,脑子里已经因为害怕一片空白,她只想齐若回来,哪怕只是帮她点亮蜡烛也好。

    可是她失望了。

    “蜡烛?蜡烛不就在厨房你放泡面的旁边吗?拿手机照亮就找到了。”齐若一听谢晓悠说停电了,更不是厌烦的皱眉,搞什么啊,只是停电了而已,至于弄的多严重一样,给自己火上房一样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的打吗?

    “你不能回来吗?”谢晓悠还抱着一线希望,齐若虽然从创办了书法艺术学校开始,就对自己越来越冷淡了,但是谢晓悠相信齐若只是太累了,她心里还是惦记着自己,在乎着自己的。

    所以在她遇到停电,怕的全身发抖的要哭了的时候,她第一个想到的人是齐若。

    “不能,不能,麻烦死了。就这样。我挂了,没事不要占我电话线。”齐若口气不善的挂断了谢晓悠的电话。

    她没有听到谢晓悠那边已经哭了,没有说完的话“求你,就这一次好吗?回来好吗?”

    谢晓悠号啕大哭的看着被齐若挂断了的电话,刚刚齐若的话还犹然在耳。

    谢晓悠哭了一会,心里的委屈和疲惫都苦了出来,脸上没有了刚刚的慌张和恐惧,她拔掉了手机充电器,拿着手机接着微弱的光,找到了厨房放着泡面的柜子,拿到了放在旁边的蜡烛,摸索到了旁边的火柴,怕火的谢晓悠,冷笑着,放下了手机,手哆哆嗦嗦的拿起了火柴,来回反复的试了五六次,才把火柴点燃,借着火柴微弱的光,点亮了蜡烛。

    谢晓悠没有回房间,而是把蜡烛拿到了厕所,她继续洗澡,把身上的沐浴液洗干净,哭的红肿的眼睛提醒这谢晓悠,刚刚发生的一切。

    不要让一个爱你的人,为你撕心裂肺哭一次,否则那个爱你的人,对你的感情,会随着她的决堤的眼泪消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我的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葬心未亡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葬心未亡人并收藏你是我的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