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我的魇 > 第179章 洗胃

第179章 洗胃

作者:葬心未亡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才能让人肆无忌惮的爱。

    谢晓悠是幸福的,是幸运的。

    因为她还活着。

    她就得到了人肆无忌惮的爱,自己也肆无忌惮的爱着对方。

    谢晓悠就这样和万俟翼住在了万俟医院。

    两个人好像一直就住在这里一样,如果不是每天按时按点的医生护士一大堆,围前围后,谢晓悠会有一种错觉。

    万俟翼没有生病,只是换了个地方住。

    如果万俟翼是默契家族事业的巩固者,那么谢晓悠就是开括者。

    和万俟翼不同的风格。

    万俟翼沉稳老练低调,而谢晓悠则是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不管收购还是融资,都让媒体炒作的街头巷尾,人尽皆知。

    万俟翼曾经偷偷想过,如果让谢晓悠知道,那些天天准时准点的来,给自己输液检查吃药的护士医生,都是为了调整自己的身体状态,让自己的身体虚弱,而又维持健康的状态,谢晓悠会不会真的放火烧了医院,把医生护士,一个不留的都凌迟了!

    毕竟谢晓悠自从这次回来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早晨六点起床准备早餐,七点吃完饭洗漱,去万俟集团。

    中午十一点赶回来做午饭,陪着万俟翼吃了午饭,哄万俟翼午睡,万俟翼睡了,谢晓悠准备好下午茶和甜品。

    下午一点赶回万俟集团,晚上六点回万俟医院,给万俟翼做晚饭,然后陪万俟翼聊天,看会电视,伺候着万俟翼洗漱。

    晚上十点和万俟翼一起入睡。

    生活规律简直就好像形成了生物钟一样。

    在万俟翼面前,谢晓悠温柔娴淑。

    在万俟集团谢晓悠是发号施令的女王。

    七十二死神被谢晓悠全部抓来当劳力,操持恨不得爆出自己老大根本没事的真相。

    弑神五人众更是被谢晓悠,使唤的哭爹叫娘。

    谢晓悠美名其曰物尽其用,各显其能。

    谢晓悠丝毫不掩饰她的冷酷无情,杀伐决断。

    谢晓悠不会像万俟翼一样,掩饰周旋,反而不介意人知道自己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如此倒也让谢晓悠扩张万俟翼的生意,顺风顺水。

    相对谢晓悠里里外外的忙个不停,万俟翼这个假病号倒是幸福爆棚。

    每天优哉游哉的吃了睡,睡了吃,大有死在温柔乡,也值得的架势。

    谢晓悠为了不让万俟翼劳累,更是只有大的投资案,或者什么大规模的融资,才会劳动万俟翼的大驾。

    万俟翼说放下,真就放下了,手里的生意,手下的人,一丝保留都没有的交到了谢晓悠的手上。

    记者会开的空前,财产转让也是大手笔。

    日子过得滋润,眼看着谢晓悠真真的,让万俟集团成了名符其实,撼动梦之国经济的第一财团。

    万俟翼不由的感叹,谢晓悠不愧是自己看上的女人。

    手腕魄力都不输任何人。

    不过越是如此,万俟翼就又有些担心,自己这身子还能拖多久!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雪里是埋不住死孩子的。

    春天迟早回来,不管寒冬多冷,腊月多长,春天来了,雪就会融化!

    犹如死孩子一样的真相就会漏出来。

    谢晓悠是个可以站在最高点的女人,因为那是万俟翼希望的。

    但是同时,谢晓悠也是可以摔入深渊,自己爬起来继续往上爬的女人。

    一个女人不知道心疼自己,就能做事,一个女人不知道什么是心疼自己,就能成事。

    为了万俟翼那一句,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比我高,那就是你。

    谢晓悠使出了浑身解数,她要站在顶峰!

    不管做什么决定,谢晓悠都会先想想,如果这件事是万俟翼,她会怎么做。而后她才会行动。

    万俟翼做生意分得很开,白就是白,黑就是黑。

    而谢晓悠则是我是灰,不管黑与白,只要能达到她想要的结果,她不介意过程。

    谢晓悠得到了人们生意上的认同,得到了下属的信服。

    那个看起来柔弱文静的女子,却没有因为这些,而改变什么,她还是笑得温和浅淡。生活的重心是万俟翼,换着样的做东西,哄万俟翼吃,找着各种各样万俟翼喜欢的话题,逗万俟翼开心。

    在万俟翼面前,她依然是她。

    哪怕只是一道门之隔,谢晓悠身上的森然,都足够让前来索命的阎罗,胆怯心寒。

    刚应付了开幕盛典的,应酬了人几倍鸡尾酒,身上带着些酒气的谢晓悠,匆匆赶回万俟医院,想要为万俟翼准备晚饭,刚到万俟医院的楼下,就看到大批的记者。

    谢晓悠的车停了下来,但是谢晓悠没有下车。

    “怎么回事?”谢晓悠拿起了手机,拨通了负责万俟医院保暖的尼克。

    “不知道什么人放了风出来,说万俟鑫的事情是万俟翼一手策划的,还说万俟翼的病假的。他们是传媒,所以只能拦在外面。”尼克那边乱哄哄的。

    “开什么玩笑,都过去多久了,万俟鑫的事情和万俟什么关系。给我揪出来,是谁兴风作浪!”谢晓悠狠呆呆的声音,让电话另一边忙和记者打持久战的尼克,打了个寒战。

    尼克当然知道万俟鑫的事情,和万俟翼没有一点关系,因为万俟鑫的事情是谢晓悠一手安排的。

    只是那万俟翼的病呢?

    无风不起浪!

    这个世界上可没有空穴来风!

    “开车去后门。”谢晓悠对驾驶座位上的文森说。

    “小悠,你想怎么做?”自从谢晓悠接手了万俟集团之后,文森就成了谢晓悠的左右手。看着谢晓悠成了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女强人,文森总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若不是亲眼看到了谢晓悠,把雇佣兵的手段,用在了商场上,文森真是不敢相信,既然有这样张狂的人!

    黑白两手抓,还都抓的恰到好处。

    “想晚上给万俟做点什么好吃的,最近万俟胃口不是很好。”谢晓悠那单独拿出来看并不是多么出色的五官,在谢晓悠的那张娃娃脸上组合起来,却给人一种温和。

    “消息不要传到万俟那,我不想她被这些乌漆嘛糟的事情,影响了心情。”谢晓悠下车走入万俟医院后门的时候,回头对文森说。

    文森是个好的军师,好的将才,但是永远不能做帅。

    因为文森太过于沉稳,扎实,稳重,体贴,周到,做起事情来反而束手束脚。

    “夫人,万俟总裁尽头胃不舒服,刚刚洗了胃。”在谢晓悠走进万俟医院后门,进入万俟医院的时候,不知道哪里出来了一个人,跟在谢晓悠的身后,说着万俟翼今天身体状况。

    因为谢晓悠的嘱咐,所有人都叫谢晓悠夫人,依然叫万俟翼总裁。

    不管是医院的人,还是外面的人。

    “洗胃?”谢晓悠的眉头一拧,脚步放缓。

    怎么可能,万俟翼吃的东西喝的东西,都是自己一手做得。

    医院里里外外都放了弑神五人众的人,是什么人能渗透进来做手脚?

    “是。有人在水果里下了一种会燃烧的药。进入人的食道开始升温,一路在体内燃烧,直到将人的内脏烧毁。”跟在谢晓悠身后的声音颤了一下。

    他看到谢晓悠冷厉的回头扫了他一眼,周身上下都是煞气!

    如果不是万俟翼反应的快,喝了一壶冷水,不断的吐,叫来医生检查的及时,恐怕谢晓悠回来,就真的要见到万俟翼的尸体了。

    “下药的人怎么可能做到,我切水果都没有发现!”谢晓悠站住了,脸上神色凝重。

    “水果是被侵泡过的。”跟在谢晓悠身后的人很好的回答了谢晓悠的疑问。

    “查!给我查出来!是什么人做的!”谢晓悠往前又走了几步,忽然回头。

    “万俟鑫最近好吗?”谢晓悠摘下了脸上的无边眼镜。

    “还好!”回答的有些心虚。

    “呵呵……”谢晓悠没有说话,大步上了电梯。

    万俟鑫捣的鬼吗?

    看来自己做事还是应该斩草要除根啊!

    不过对方是怎么从君乐门出来的?

    还是利用了什么恩客?

    不管是谁,既然你做得出来,就别怪我意狠心毒。

    万俟翼已经退下来了,不管用什么手段,我都不会让她有丝毫损伤。

    想动她,就是不要命了!

    电梯里的谢晓悠脸上还阴云密布,杀气腾腾。

    电梯一停,走出电梯的又是那个谦和温顺的女人。

    脚步轻盈,满脸笑容推开了万俟翼病房的门。

    “我回来了。”谢晓悠将手里的大皮包随手往沙发上一扔,像个败阵的将军一样,脱掉了身上的外衣还有脚上的高跟鞋,穿着拖鞋,扑到了在床上坐靠着看书的万俟翼怀里。

    “来来,我闻闻,我的宝贝今天又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业……”万俟翼放下手里的看着的书,抱住扑入怀里撒娇的谢晓悠,把脸窝在谢晓悠的颈窝,当真用力闻了闻。

    “闻出什么了?”谢晓悠脸上笑容灿烂,眨着眼睛,认真的看着万俟翼,等对方回答。

    “宝贝今天在忙着谈广告代言的事情!”万俟翼亲了亲谢晓悠的娃娃脸,说的十分肯定。

    当然肯定了,谢晓悠可是每天都会和万俟翼说,自己今天做什么,明天做什么的。

    什么工作安排,会议记录,都会带回来,让万俟翼过滤。

    万俟翼明白谢晓悠如此做,是为了告诉自己,她的幕前,只是因为自己在她的身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我的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葬心未亡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葬心未亡人并收藏你是我的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