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 > 124.只是,她已等不及了

124.只是,她已等不及了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翌日。

    在阳明的熙照下缓缓皱了皱眉,东陵馥悠悠张开双眼时,忽然想到了什么,便即刻掀开锦被坐了起身。

    此番,她并未开口传唤玉岑伺候洗漱,而是回身挪开了自己的枕头。伸手攥着铺陈的锦褥朝上一翻,她在褥子下拿出了平日的随身荷包。

    昨日她从长倾殿归来后,便一直没有机会将这一半藏匿到较为隐蔽的位置。如今趁她还未起身,她须得寻个妥当的地方才好斛。

    翻身来到床榻旁,东陵馥踩上绣鞋下地后,便开始以目光搜寻着殿内的各数摆件。

    几步踏至摆放雕饰花件的柜阁前,她将其间收入的琳琅物件一一看过后,却发现能容纳东西的隐蔽处都太过窄小,并不能放下虎符餐。

    蹙眉看向内殿的另一端,东陵馥目光缓缓而过之际,最终将视线停在了花台处。

    微微思虑了一番,待她心中有了计较后,便寻了一把小铲来到了花台前。

    一眼扫过生养在玉钵瓷盆中的明艳娇花,东陵馥捧出了生命力最为强盛,且模样相较于其他花朵,不甚起眼的一盆。

    小心翼翼地以小铲分开花枝边沿处的泥土与玉钵的相合位置,待她将整块泥土连带花枝一并拿出时,便用小铲拨散了一些松土铺陈在钵底。

    从随身的荷包中取出虎符,东陵馥将其放入钵底以泥土掩上后,便将被她分离出的花枝带泥一道放回了玉钵中。

    细致的将分离的边沿与泥土整合好,待她确定已瞧不出任何端倪后,才放心的将盆花归回原处。

    亲自将残留的痕迹全数收拾干净后,东陵馥便唤了玉岑伺候洗漱。

    一番打理过后,东陵馥便来到了盛满丰厚早膳的圆桌前。只是,她还未用几口,奉命前去端郡王府接回李惜的秋荷,便领着这女子一道踏入了殿内。

    忙招呼这女子在身旁坐下,东陵馥将她轻轻打量了一番后,便调笑道,“我还以为你都乐不思蜀了。”

    噘嘴一笑,李惜随手拿起一块糕点塞入口中后,便一面嚼着,一面口齿含糊的开口问道,“这几日,我那老爹没有让人过来叨扰你吧?”

    闻言,东陵馥笑道,“虽说李将军在北胤国手握重兵,可这里毕竟是皇宫。况且,还有我这么个公主坐镇,你父亲料想你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偷偷出去。”

    看着一旁吃得欢快猛烈的女子,她挑眉轻轻一叹,“我真怀疑皇弟在府中苛扣了你的吃喝。瞧你这幅模样,可别吃成了一头猪,届时看谁还要你。”

    不以为意的瞥了眼东陵馥,李惜灼灼而语,“我这可是在帮你完成任务,怎么反倒成了我的不是?”

    “这么精致的糕点想必是皇后娘娘特意吩咐御膳房做的,至少也得花上半天的功夫,才能出炉吧。”

    “你却好,我进来之前你可是一口都没吃。我想,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太监去向皇后娘娘禀报,指不定皇后娘娘会如何想呢。说起来,你是不是应该感激我?”

    李惜扬唇一笑,已再度拿了块糕点。

    闻言,东陵馥微微一怔。

    她没想过,这个平日里看起来大大咧咧的李惜,心思竟也如此细腻。

    这几日,她确实已无暇分心在这些小事上。可皇宫本就是个暗潮涌动的地方,任何细节上的小事,都极有可能是刻意安排的。

    “昨日,我与东陵钰在宫外见你独自发呆许久,你是不是有什么烦心的事?”

    拍了拍掌中的糕点碎屑,李惜又道,“别一直聊我的事,若是好姐妹,就将你的事也说出来,说不准我能替你出些主意。”

    闻言,东陵馥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这可是天大的事,说出来便会动摇整个北胤的局势。

    “我能有什么事,就算有事也不是你一个小丫头能解决的,你还是顾好你自己那摊子事吧。”

    听她这般一说,李惜也顿时萎靡了不少。将手撑在脸侧,她兀自望着桌上的美味糕点,却已不再有兴致。

    而一旁的东陵馥亦是沉默思虑着,不再多言什么。

    片刻后,皇后的贴身婢女柳儿踏入殿内缓缓行了过来。倾身朝她一福,柳儿开口道,“公主,皇后娘娘此番让你过去一趟。”

    闻言,东陵馥点了点头,“嗯,知道了。”

    待传话的柳儿走后,她只觉自己这两日因心事颇重,且睡眠浅短,已是不如从前那般灵俏,可她又怕被母后瞧出端倪,便吩咐了玉岑替她再度修掩一番。

    起身来到妆台前坐下,东陵馥看着镜中女子倾城如画的容颜,却是微凝了眉眼。

    这样一个美好的女子,不该在眉间藏着忧烦,隐着浅倦。

    片刻后,待玉岑悉心的替她描画了一抹浅淡唇色后,她才出了大殿,朝皇后那处而去。

    一路来到兰陵殿,东陵馥在宫人们的见礼中缓缓踏入内殿时,却并未见温敏彤如平日那

    般倚在软榻上品茶小憩,亦或是亲自修剪花枝,而是见她正端坐与软垫上,虔心礼佛。

    此刻,缭绕着徐徐青烟的香炉与一尊金佛正摆放在桌塌的中央,而它们的前方,则是一册翻开的佛经。

    眼见莹润的佛珠在那妇人手中轻拨而动,且她轻合双眼的模样甚是虔诚,东陵馥只觉不可扰了这份神圣清宁,便嗓音轻缓的开口道,“母后既在礼佛,那儿臣便一会再来。”

    弯身朝她一福,东陵馥正欲自行退出殿内时,却听得温敏彤开口道,“不许走,馥儿也来同本宫一道礼佛。”

    转眸看向这妇人,东陵馥才见她缓缓张开了双眼。

    静凝了片刻后,这女子便移步来到了她身旁。此时,已有伺候的太监拿了一张软垫摆放在了温敏彤的一侧。

    身形轻缓地在软垫上坐下,东陵馥正欲开口问她为何要让自己也来礼佛时,温敏彤却径直说道,“你啊,欠缺城府,太过浮躁。”

    闻言,东陵馥便是凝眼看向了香炉中的焚香,兀自在心中思量着她说教自己的话语。

    难道她有什么异常,被母后瞧了出来吗?

    见这女子并不言语什么,温敏彤又道,“本宫给你说个故事吧。”

    “母后请讲。”东陵馥点头,细声软语地应道。

    再度合上了双眼,温敏彤悠悠道,“从前,有个商人娶了四房妻妾,第四房妾深得丈夫喜爱,不论坐着站着,丈夫都跟她形影不离。第三房妾是经过一番辛苦才得到,丈夫常常在她身边甜言蜜语,却不如对第四房妾那般宠爱。”

    “第二房妾与丈夫常常见面,互相安慰,宛如朋友。只要在一块就彼此满足,一旦分离,就会互相思念。而他的正妻,简直像个婢女,家中一切繁重的劳作都由她担任,她身陷各种苦恼,却毫无怨言,在丈夫的心里几乎没有位置。?”

    张开双眸瞥了眼一旁似在细细聆听的女子,她继续道,“一天,这个商人要外出做一笔生意,他问第四房妾是否愿意同他一道去。第四房妾说不愿。”

    “丈夫恨她无情,就将第三房妾叫来问了同样的问题,第三房妾却说,就连你最心爱的四小妾都不愿陪你去,我为何要陪你去?”

    “而后,丈夫将第三房妾叫来又问,她却说,我受过你恩惠,可以送你到城外,但若要我陪你外出,恕我不能答应。”

    “丈夫也憎恨第二房妾的无情无义,便对自己的正妻问了相同的问题。”

    “他的正妻便说,我离开父母,委身给你,不论苦乐或生死,都不会离开你的身边。不论你去哪里,走多远,我都一定陪你去。”

    “他平日里疼爱的三房小妾都不肯陪他去,他才不得不携带决非意中人的正妻,离开都城而去。?”

    双眸微微一眯,温敏彤缓缓道,“其实,他要去的地方乃是死亡之界。拥有四房妻妾的丈夫,便是人的意识。”

    “而这四方妻妾分别代表了,身子,财富,?亲人,心思”

    “这四样东西孰轻孰重,只有自己最为明了。”

    闻言,东陵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后,便道,“母后,为什么父皇醒来时看见我会那么生气?甚至,他说‘孽种’!”

    所以,云萝公主并不是当今皇上的亲生女儿?

    昨日,皇叔的回答模棱两可,其后不管她怎么问,他都三缄其口,只是让自己不要乱想,再过一段时日便会让她知道整件事。

    但,她已等不及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丶北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丶北爱并收藏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