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 > 132.长倾殿,刺杀的真相(2)

132.长倾殿,刺杀的真相(2)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东陵馥似乎想到了什么。轻转目光,她一眼便瞧见了已站在李肃身旁的李惜。

    经过今日一事,这女子自然不必真的嫁给东陵皓了。

    只是,她与东陵钰之间似也很难再续前缘,毕竟李肃是东陵晟的心腹。

    东陵晟与东陵烨的皇位之战乃是一触即发,且东陵烨已立下了传位给东陵钰的诏书。

    现在的局势,似乎愈发的复杂餐。

    “李肃虽手握帝都禁军,但在皇宫中的禁军只有一万人。朕昨日已连夜让人带着手谕前去禁军设在帝都城外的两处军营,指由年瑞接替李肃掌管禁军。”

    “只有集齐两枚虎符才能调动北胤三十万大军。如今,你虽已拿到了半枚虎符,但另外一半决计不会在你手中。否则,你又怎会以李肃来制约温敏彤与祝文良。斛”

    “现下,霍昕已带着两万精兵包围了皇宫,朕不认为七弟还有能力再度力挽狂澜。”东陵烨沉声开口,言语中透着满满地失望。

    他没想到,这个他曾最为信任的兄弟,最终还是因皇位而走到了今天这步。

    此时,东陵晟的眸中却淡得不染一丝心绪,“皇兄如何肯定本王就单凭这些来谋夺皇帝之位?”

    他话语刚落,便有一阵拼杀打斗声传入了广场内。不消片刻,已有身着暗红软甲,头盔系束白色翎羽的人闯了进来。

    而霍昕的精兵,亦是顷刻间溃不成军。

    “这是天琰宗的人!”人群中,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

    此时,东陵烨已颤抖着站了起身。一手指向东陵晟,他以嘶哑的嗓音怒吼道,“朕那夜在长倾殿遇刺,正是天琰宗所为,你与天琰宗究竟有何关系?”

    见他虚白着面色,摇摇欲坠,站在他身旁的东陵馥赶紧伸手搀扶了住。

    轻转目光,待她看向高台下的男人时,他眉眼间的狠戾让她只觉陌生,仿若这天下就如他囊中之物般。

    将视线拉向广场的后方,东陵馥见一名手持长剑的男子正缓缓地朝他们走了过来。

    眸光一凝,她发现他竟是在天琼山的悬崖旁为救秋荷而葬生崖底的凌霄,他果然没死。

    只见他走到了东陵晟身旁,躬身一揖,“王爷,属下已将霍昕擒住,整个皇宫都在掌控之中。”

    闻言,在场之人无一不大惊失色,而东陵馥则见东陵烨的脖颈上,已有青筋暴出。

    难道说,皇叔正是通过太子大婚来安排李肃让天琰宗的人潜伏在皇宫内,只为这一刻。

    如此,那就能说得通,李肃为何一定要让李惜嫁给太子。

    此时,东陵晟淡淡地应了一声,“嗯。”

    而东陵烨却忽然咬牙冷笑道,“很好!你与琰皇究竟是什么关系?难道你就是琰皇?”

    “不错,值得本王这么多年来费心谋划的,只有这皇帝之位了。”东陵晟微挑眉梢,缓缓开口。

    闻言,东陵烨大喝一声,“那夜在长倾殿上带着面具刺杀朕的人,也是你?”

    他虽是轻颤着问出,却似已断定,眼前这个自己曾最为信赖的兄弟,就是当夜一剑刺入他胸膛的人。

    眸光一转,东陵晟微眯了双眼,“本王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任何人也阻止不了。若非皇兄你太过顽固,云萝当日也不会同你一道受死。”

    闻言,东陵馥就如被闷棍重击了一般无力再去思考些什么,却面色惨白的死死盯着东陵晟。似乎下一秒,她就会冲动的做出不可预估的事。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最信任的皇叔,云萝最爱的男人,竟然就是杀掉她的人。

    此时,这座白玉万丈的广场上,虽尽数被天琰宗与李肃的禁军占据,可又怎么能与帝都城外由年瑞接管的十万禁军对抗。

    在场的众臣与皇亲贵胄,则是纷纷噤住声息,谁也不敢多言一句。

    淡淡瞥过高台上的二人,东陵晟忽的开口道,“将人带上来。”

    不消片刻,那道明黄手谕与年瑞便一起被天琰宗的人押着由广场后方走了过来。

    看着眼前这番景象,东陵烨明白自己再无回天乏术之机。猛地弯身呕出一口鲜血,他神情灰败的跌坐在了龙椅上。

    忙以小手轻抚上他的背脊替他顺气,东陵馥略显担忧的看向了他。

    正待此时,男人清冷微沉的嗓音再度响起,“云萝,本王知道虎符就在你的手中,交出来。”

    闻言,东陵馥动作轻轻一滞,便侧目瞥向了那个陌生得令她再也寻不到点滴温暖的男人。

    “馥儿,朕已留下了传位诏书,东陵钰才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东陵晟此举是谋反篡位,你万万不可将虎符交给他。你要拿着虎符助钰儿登基,再与东陵晟对抗。”将手抚在急剧起伏的胸口处,东陵烨一字一顿的沉凝着嗓音开了口。

    他话语刚落,便有一抹利器入肉的钝哑声传来,而刺入他胸口那柄长剑的另一端,

    是眼带戾色的东陵晟。

    东陵馥只觉眼眶一热,便尖叫着冲了上去想要袭击东陵晟,却被他的内力一震,朝后连连退开了几步。

    她虽未被伤及分毫,却怒吼道,“东陵晟,你有种连我一起杀了!”

    “别以为本王舍不得再杀你一次。”此刻,东陵晟并未看她,却仿佛有一种感觉,若是谁惹恼了他,将会有更为恐怖惊骇的事情发生。

    死死地瞪着血丝密布的双眼盯着前方男人,东陵烨颤抖着一手握上剑刃时,东陵晟却反手挑开了长剑。

    “馥儿别胡来!朕死不足惜,千万别把虎符交给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随着一抹灼眼的鲜红由剑尖挥挑而出的弧度划出一道血光凝珠,东陵烨张着空洞的双眸,急重地呼吸了几口后,便彻底失了生机。

    此情此景,让众人震惊之余,已是胆战心惊了几分。

    没有人想到,摄政王竟会杀兄弑君!

    眼见这个男人带着睥睨天下的狂傲手执滴淌鲜血的长剑,众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向了本应继承大统的东陵钰。

    在众人的注目中缓缓走了出来,东陵钰看向那个清贵肃冷的男人,徐徐开口道,“今时今日,北胤需要一个果敢勇猛的皇帝。我生性淡薄,闲游惯了,恐怕无法胜任此位。所以,我愿将皇位让给皇叔。”

    此言一出,众人再度哗然一片。

    东陵晟看了眼他后,便淡淡道,“倒是有个懂得审时度势的人!”

    凤眸微扬,他忽的将染血长剑缓缓举起,指向了立在龙椅旁的东陵馥,“将虎符交出来,本王可饶温敏彤一命,这不也是你最想要的吗?”

    抬眼看着将猩红剑尖指向自己的男人,待东陵馥看向剑柄处轻轻摇曳的两枚剑穗时,她眸中已卷满了荒凉与灰暗。

    下一秒,一旁的温敏彤竟是猛地挣脱了禁军的钳制,冲到她身旁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馥儿,不管你是否还愿相信母后,你确实是皇上的亲生女儿。不要将虎符交给他,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他得逞!”

    这抹颤涩尖厉的嗓音刚一消失,她便倏然转身,重重地撞向了直指东陵馥的剑尖。看着长剑穿身而过的妍艳只在瞬间便突突地映入视线,东陵馥已痛了双眼。

    怔懵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她心脏猛地一抖,便上前扶住了已摇摇曳地的妇人。

    颓然的跌坐在红彤的喜道上,东陵馥抱着已无气息的温敏彤,死死地圈着手臂不肯放开。

    此时,从妇人胸口处翻涌而出的鲜血已将她的荷色衣裙尽染,而她的眼底除却悲恸之外,已缓缓聚起了一抹怒恨之色。

    “将祝文良凌迟处死。”不远处,东陵晟冷凉的嗓音亦再度响起。

    便是顷刻间,北胤国由东陵烨统治的昭元王朝就已被覆灭,东陵晟成了最终的王者。

    *****

    距离宫变已匆匆过了一月时间,这段日子,东陵晟已正大光明的入住了长倾殿。虽说还未举行登基大典,但他已然成为了北胤国的新任国君。

    而朝中,除了祝文良的余党之外,再无任何反对的声音。

    谁也没想到,一代权臣祝文良,竟会落到凌迟处死的下场。那凌迟之刑整整执行了三天,而他直到浑身的皮肉都被割剜殆尽,只剩森森白骨时,才断下气。

    东陵馥作为前任皇帝的独女云萝公主,被囚禁在了锦芙宫中。只是,除了她自己,这里再无一点熟悉的痕迹。

    她宫中的太监与宫女已被全数换掉,甚至是殿中的陈设与摆件也重新布置了一番。

    而整个皇宫中,她最熟悉的玉岑与秋荷亦被打入了浣衣局为奴。

    她的世界,就这样被无情的摧毁殆尽。

    似是对自己的惩罚,东陵馥又一次将桌上的饭菜全数扫落在地。顷刻间,一旁随侍的宫女与太监便跪了一地,“公主,你就别再为难奴才们了,你若是再不肯进食,皇上会杀了我们的。”

    其间,领头的大太监连连磕头,请求道。

    皇上?这太监口中所说的是皇叔。

    顿时,东陵馥胸口便有一抹钝痛袭上,猛地咳了一阵后,她已微微地喘了起来。

    她忘不了皇后殁在自己怀中时,死不瞑目的模样。

    宫变后最初的那段日子里,她夜夜辗转难眠,便是难得睡过几日,也会在夜半惊梦中醒来。她身子的病,便是由此落下。

    这番话语刚落,大太监的头已是磕得更为厉害,“公主饶命,上一个太监总管已被皇上赐死了,只怕奴才的性命也是难保。”

    闻言,东陵馥蓦地一惊,在她尚未来得及思考时,殿外便传来了小太监的唱喏声,“皇上驾到!”

    东陵晟刚一踏入锦芙宫的大殿,眸光便轻扫过散落在地的饭菜与破碎碗碟,最终看向了怒视着自己的东陵馥。

    薄唇轻动,他嗓音淡淡地下旨道,“将管

    事太监拖出去斩了。”

    “你想杀又该杀的人是我,错都在我,与这些奴才何干?”东陵馥愤恨的开口吼道,似乎他们之间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蠢笨的奴才便该死。朕可以就这样陪你耗着,看你这锦芙宫到底要死多少人。若是想通了,想吃什么便让御膳房去做。”

    东陵晟将手轻轻一挥,殿内顷刻间便只剩了他与她,所有宫女与太监都退了出去候旨。

    “皇叔,你变了!”东陵馥眼圈一红,嗓音微涩的开了口。

    她原以为,自己在历经了那样惨烈的浩劫后已变得坚硬如铁;她以为,她的泪水早已在那些不眠的日日夜夜,随着恐惧流尽枯竭。

    眸光微凝,东陵晟冷冷一笑,“变?不!或许这才是朕原本的模样。你又怎会明白朕隐忍了二十五年的仇恨。在绝望中谋划一切,疼痛是唯一证明自己还活着的方式。”

    闻言,东陵馥苦笑着看向了这个与自己纠缠万千的男人。

    原来,她一直都不曾了解过他。爱一个人没有错,错的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却又无法停息爱恋的人。

    这样的念头,反反复复的折磨着东陵馥的灵魂。

    “我能求你一件事吗?放过霍昕,留他一条性命。”忽的这样开口请求他,东陵馥已是无计可施。除此之外,她已想不到任何办法。

    霍昕被囚禁在死牢里,她知道但凡进去那个地方的人,决计不会活着出来。

    “留他一命,好让你有机会与他双宿双飞?朕可没忘记,你们也曾好过,否则他怎会知道你腰间的胎记。”东陵晟忽然不屑地回了话语,眼中的鄙夷一闪而过。

    看着他眸中昭然不掩的讥诮之色,东陵馥蓦地扬起手腕,朝了他的脸上扇去。

    一如往昔,东陵晟仍是在她指尖离自己尚有数寸距离时,便已狠狠地捉上了她的手腕,令她不得动弹分毫。

    见女子从前凝在眉间深藏的炽浓爱恋已化作厌凉,眼底尽是寒星冷耀,东陵晟胸中死死压抑却又燎燎不灭的心火,终是带着他不容逆鳞的狂傲瞬间爆裂成焰。

    下一秒,他便将东陵馥横抱而起,径直朝了内殿行去。

    此刻,他镌有龙纹的锦绣衣摆在其踏入内殿时,正与轻柔垂落的鹅黄帐幔交织出了一抹飞逸的弧度。

    几步来到蕴着迷迷香气的床榻前,东陵晟将怀中女子猛地摔入了铺陈着锦被的床褥间。

    只觉身子闷闷地一抖,待东陵馥挣扎着坐起身,抬眼望向负手而立的男人时,已是怒吼道,“你疯了!现在还是白天,而且那么多宫女与太监都在外面。”

    霎时,东陵晟便毫无预警的攥上女子的衣襟,将她猛地提起拉至自己身前,低头封住了她接下来所有的话语。

    见这女子紧咬牙关一力抗拒着自己的亲吻,他倏地咬上了她软腻的唇,直至她在疼痛中嘤咛着松开了防备。

    瞬时便以舌尖挑开她的唇齿,东陵晟狠狠地抵缠吸索着她的甜蜜美好,不容她有任何闪躲避逃的机会。

    只觉唇间尽是他霸道强袭的纠缠,东陵馥狠力捶打着他的胸膛之际,亦是重重地咬了他的唇舌。

    见眼前男人因了她突来的举动微微一顿,她正想着他会暴怒的甩开自己时,那抹浓烈的血腥之气却随了他更为窒息的亲吻融入了彼此的口中。

    半晌,见这女子因气息轻薄而渐渐软腻了身子,东陵晟这才离开了她的唇。

    依旧与她保持着亲近的距离,他看向眼前重重呼吸的女子,极妍凤眸中满是浓缠暗炙的情.欲,“你腹中怀的是朕的种,别妄想嫁给其他男人。”

    ——————————————————————————————————————————————————

    感谢287015101,q_5j9yzcjdi的荷包,1536****506,网上娱乐,1380****878的三张月票,么么哒~(我想说,鱼儿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丶北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丶北爱并收藏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