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 > 136.为什么不要朕送的东西

136.为什么不要朕送的东西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锦芙宫。

    一路随在东陵馥身旁踏至锦芙宫的院落,玉岑看着院内的冬新景致,与四周忙碌的陌生面孔,不禁怔愣了几分。

    而一旁的秋荷却显得沉定从容,并无细微的眉眼之动。

    知悉东陵馥仍将她们安排在了原来的厢房居住,二人将随身包袱匆匆放下后,便一道赶至了锦芙宫的大殿謦。

    二人跨入殿中时,正逢花蓉在给东陵馥奉送茶水与糕点。而她们二人则是不着痕迹的把殿中重新布置过的陈设轻扫了一番。

    待这两个丫头恭敬的朝自己行礼过后,东陵馥便朝花蓉开口道,“你们先下去候着吧。凡”

    “是。”花蓉一声应下,便在退出大殿时示意了其他宫人一道出去。

    见殿内顷刻间只剩了她们三人,东陵馥挑眉道,“还不快坐下,你们在浣衣局吃了不少苦吧。”

    言语间,她将糕点推至了二人面前,示意她们多吃些。

    已有两个月没碰过这般美味的糕点吃食,玉岑即刻便拿了一块塞入口中,“可不是吗?奴婢与秋荷二人每天都要浆洗三大盆衣裳,不干完活就不许睡觉。”

    “秋荷手脚麻利,总是比奴婢先完成,她就会偷偷地帮奴婢留下馒头。不然,公主此番看到奴婢就只剩一张皮了…”

    正待她委屈的吐着苦水时,小脸忽的一皱,便将手抚上了自己的脸颊。

    见得这般情景,秋荷皱眉斥道,“你看看你,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这下疼了吧?活该!”

    并不理会她的数落之言,玉岑已是满目真切的看向了东陵馥,浅笑道,“不过,此番还能重回公主身边,就是奴婢最开心的事,那些苦又算得了什么。”

    稍顿片刻后,她嗓音忽的颤涩了几分,眼中已有泪光轻泛,“更何况,公主今日还不惜为奴婢之事,得罪了皇后的表妹。这份恩情,奴婢已是无以回报。”

    “将来,公主但凡有用得着奴婢的地方,奴婢定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看着这女子又哭又笑的模样,东陵馥轻轻一笑,“才两个月不见,你的感情就变得这般细腻丰富了。”

    “公主,你又取笑奴婢了。”玉岑一手抹过眼梢,微撅起嘴,低眉开口道。

    细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个有些消瘦的女子,待东陵馥将目光落向她仍有红肿的脸颊与冻疮遍生的双手时,不禁叹道,“秋荷,药箱在柜阁的第三层,你去拿来替她上些药吧。”

    “是,公主。”起身瞪了眼身旁女子后,秋荷便行至了柜阁前。

    拿过放置与第三层的小药箱,她返身回到圆桌,便朝玉岑道,“将脸抬起来。”

    忙将手中剩余的糕点一把塞入口中,玉岑微鼓着腮帮将被掌掴的半边小脸轻轻地扬了起来。

    从药箱中取出清凉去肿的药膏,秋荷将其倒至指尖后,便朝了她脸上抹去。

    可她指尖刚一触及玉岑的脸颊,这丫头便微抖着惊叫出了声音,“啊!你轻点!”

    见这女子眼中因疼痛而轻轻溢出了泪花,秋荷虽是做了一个想要揍她的手势,却仍在药膏又触上她脸颊时,将力道轻缓了些许。

    片刻功夫,待二人打闹着上药完毕,便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向了那个捧着茶杯,微显失神的女子。

    二人默契的交换了一记眼色后,玉岑不再多言什么,只是安静的将药膏收拾进药箱内,径自起身将其归于了原处。

    今日在御花园中,皇上虽未因这女子不行跪拜之礼而惩治她,却当着众人的面宣布了楚瑶将是北胤未来的皇后,替那女子正名。

    正待玉岑想开口说些什么时,秋荷却轻轻地摇了摇头,以眼神示意她。

    顺着女子的目光再度望去,她这才发现东陵馥正用指尖沿着杯口画圈圈,嘴里还在低喃着什么。

    若是仔细听来,似乎是在咒骂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皇上?!

    此时,长倾殿的太监总管安丘正端着一个木盘从殿门处跨了进来。秋荷见状,忙快速行至东陵馥身旁,轻声提醒了句。

    可这女子却置若罔闻的继续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直到安丘行至她面前,躬身道,“公主,皇上命奴才送来了些有趣的东西给公主解闷。”

    不紧不慢的抬眼看向由明黄锦布遮盖的物件,东陵馥用手猛地一扯,那布盖下的夜明珠竟全数从盘中落下,滚了满地。

    目光冷凉的看着地面熠熠生辉的数枚夜明珠,她不屑道,“皇叔若有这个心思,不如去多多关心自己的妃嫔。”

    *****

    夜,刑部天牢。

    暗火浊影的湿潮牢房中,满地皆是散发着霉腥气息的稻草与粘稠泥土。那浑身毛茸的老鼠则是发出“吱吱”声响,由各牢房的木栏间穿行而过。

    顺着关押各色囚犯的牢房朝前望去,在拐角处一间较为干净的牢房中,正有一名男子靠坐在木制床榻上。

    此时,他身上的华贵喜服早已教人褪去,只剩一件白色中衣。而在这湿冷潮暗的天牢中,裹在他身上的厚素棉衣已不足以抵御寒夜。

    轻轻地呼吸着气息,东陵皓微微颤抖着将目光落向前方时,却见一只老鼠窜身而过。

    再也压抑不住心间的愤恨与燥戾,他猛地扯开嗓子,大吼道,“来人!快给我准备厚实的被衾锦衣与好酒好菜来!”

    听闻牢房深处传来的一声厉吼,坐与圆桌旁的牢头看了眼身旁几人后,便淡然地拿起酒水朝口中倒去。

    每隔几日,这男子便会这么癫狂的发作一次。起初,天牢中的人还会瞧上一瞧,现在他这么叫唤时,已无人再去理会。

    片刻后,见东陵皓仍在嘶喊,烦不胜烦的牢头将目光投向旁侧床榻上的被衾,示意一名狱卒将其拿去。

    放下手中酒水,狱卒一把抱起凌乱的被衾,便朝了东陵皓所在的牢房踏去。

    眼见一人打开牢房的铁门朝自己甩来一床脏旧被衾,东陵皓顿时怒火中烧,“你们等着!待我出去了,有你们好看!”

    此刻,他虽是这般吼叫着,却仍抓了被衾朝身上裹去。

    低眉牵拉着被衾,东陵皓的眼梢处忽见一团明火正时灼时暗的朝了自己所在的牢房而来。抬起双眼凝目看去,他发现那是一支火把。

    不消片刻,随着牢房铁门开启的声响再度传来,凌霄举着火把走了进来,而在他身后款款踏入的,则是眉目清冷的东陵晟。

    死死地盯着眼前龙袍加身,负手而立的男人,东陵皓正紧紧地咬着牙,以来缓解他那令人压抑窒息的冷傲强袭之气。

    瞥了眼蜷坐在床榻上的男子,凌霄见他在天牢中折腾了两个月后,已开始委屈求全的接受着一切,便是缓声道,“在这天牢中待了两个月,你多少还是有些改变。”

    “开始懂得自己的生存法则了。”

    “哼,少在这里说风凉话。”东陵皓不屑的看了眼他,冷言道。

    一眼打量过牢房中的陈设与物件,以及放置在桌上的空碗,凌霄又道,“你从小便锦衣玉食,奢华惯了,若是一夜之间一无所有,怕是有许多人会来找你复仇吧。”

    “你想说什么?!”东陵皓怒目瞪向他,低吼道。

    “今日,皇上特意前来此处,便是想给你指一条明路,就看你愿不愿走了。”眸色锐利的看着他,凌霄的嗓音一如往昔般透着冷凉。

    忽的转眸看向了东陵晟,东陵皓笑得癫狂,却仍对凌霄道,“好一条明路,你倒说说看。”

    “如今,祝文良已被凌迟处死,但朝中仍有他的余党。你从前便与他走得近,不会不知晓余党的下落。”

    “若你肯招出来,皇上可免你一死。”凌霄沉了嗓音,一字一顿的开口道。

    闻言,东陵皓一声冷笑后,便道,“他向来行事慎重,且从不轻信与人,他哪里又会告诉我这些。”

    见他不肯说出余党的下落,一直未曾言语的东陵晟冷眼看向他,凝声道,“既然你不愿配合,那朕便另行他法。”

    “在朕举行登基大典那日,你也会死。届时,祝文良的余党定会冒险前来救你,朕便可将其一网打尽。”

    他话语刚落,东陵皓便双眼血红的从床榻上直起身子,朝了他扑去,“我不要死!我不要死!你凭什么杀我!”

    直直地从床榻摔跌在地,他还未近得东陵晟的身,已被凌霄一脚踹上心窝,重重地吐了一口鲜血。

    眸若死灰的趴在地上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东陵皓一面狂乱的尖叫着,一面挣扎着朝冰冷的铁门处爬去。

    但此刻,牢房中已无人再去回应与关注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

    夜,锦芙宫。

    从宫中小道散步归来,东陵馥吩咐候在院中的秋荷与玉岑退下后,便径自朝了大殿行去,欲要准备歇下。

    只是,她才踏入内殿的拐角处,便猛地撞上了一个结实的胸膛。

    “为什么不要朕送的东西?”

    ————————————————————————————————————————————————

    家里的宝宝生病了,这段时间得花精力照顾,所以暂时会日更三千,请见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丶北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丶北爱并收藏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