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 > 第158章 该如何收拾不听话的鱼儿

第158章 该如何收拾不听话的鱼儿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玉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东陵馥思虑着抬眼看向孙良轻拧的眉头,心中一惊。

    难道是与皇叔派来的人在一起吗?

    如此想着,她已转身欲朝洞外走去。此时,孙良忽然向前一步,用左手抓住了她的手臂,脱口道,“别回去,跟我走。”

    不着痕迹地抽出手臂,东陵馥淡淡地凝了眼他,只道,“你该担心的是你自己,你为我几番冒险,似乎说些感激的话语都显矫情。鲫”

    “你自己也明白,带着我是走不掉的。”

    言语间,东陵馥见这男子的眉梢眼角尽是烈燃的怒愤之火。而他本已伸出,欲再度去捉她的那只左手,亦终是缓缓垂下峻。

    此刻,二人都知道,他方才的一席话,不过是一时冲动。

    轻移身形,东陵馥转过身背向了孙良。

    不,或许应该称之为霍昕。

    沉寂片刻后,她再度开口道,“我不知道你接下究竟想干什么,有什么计划,我只有一件事想求你。”

    求?

    霍昕胸口猛地一钝,就若有万把尖刀刺向了他的心。

    颓然无力的倒退了几步,他将身子重重地撞在坚硬的石墙上,竟是自嘲一笑,“事到如今,你心里难道还在惦记那个男人吗?就算他杀了你的父皇母后,就算他也想杀了你。”

    胸膛忽然猛烈的起伏了几许,他轻轻一咳,已将喉间的腥甜咽下。

    他竟比自己想象中更爱这个女子。

    哪怕她的身心早已给了另一个男人,甚至还为他失去过两个孩子。

    如今,她竟为了那个男人连公主之尊都可以舍弃吗?

    那个曾经冷贵傲然的云萝公主。

    “我不想参与到你的计划中,你也别想利用我去威胁谁,任何恩怨都与我无关。今日一别,不知是否还有机会再见,你且保重。”

    说着,东陵馥已毫不犹豫的迈步离开,唯剩那男子仍立在原地。

    微垂着头,霍昕忽然勾唇轻笑了起来。

    缓缓抬起眼眸,他看向了女子纤细清柔地背影。

    是吗?若是我不打算对你放手呢?

    我一定会将你夺过来,就算是赌上我的性命。

    下一次再见,我绝不会再放你离开。

    *****

    出了隐蔽的山洞,东陵馥在离开前将洞口处的藤蔓重新拨整了一番,才顺着玉岑发出声音的方向走去,并扬声道,“玉岑,我在这里。”

    还未走出几步,她便看见了满脸焦急的丫头。

    目光朝前一眺,她放眼一看,玉岑的后方竟还跟着数十名禁军,而走在这丫头身后的男子,居然是皇叔身边的太监总管安丘。

    霎时,众人的目光便悉数落在了东陵馥的身上,似乎正上下打量着她。

    下一秒,玉岑已红着眼跑到了她的身旁,并以双手死死地攥着她的手臂,惊魂未定地说道,“公主,你没事吧?”

    “方才公主失踪那会,奴婢真是快被吓死了。你若有任何闪失,奴婢便是万死都不能赎罪。”

    “丫头,别乱说。”

    不着痕迹地瞥了眼安丘,东陵馥伸手将掉落在玉岑发髻上的枯叶摘了下来,继续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再说了,能有什么事,别把错误都揽在自己身上。”

    “这事,你并无过错。”

    言语间,东陵馥已缓步走到了安丘面前,笑言道,“怎么,这事也惊动了皇叔?”说着,她轻扫了眼已跪下行礼的禁军。

    “三日前,在苍山的西北一角,有人发现了公主离开时乘坐的马车与一名禁军的尸体。而被派去暗中保护公主的天琰宗几人也遭遇了袭击,已全部遇害。”

    “皇上担忧公主的安危,特派奴才前来寻找并保护公主。”安丘躬身一揖,如实回禀道。

    “是吗?这三日都过去了,你现在才带着人过来,好在一切有惊无险。”

    “不过,如今看来,皇叔身边的人也并非办事十分得力。”东陵馥淡淡地说着,心想得赶紧将安丘与这些禁军支走,霍昕才好离去。

    再度恭敬地朝她行下一礼,安丘只道,“公主教训得是,奴才谨记。不过,奴才有些话还是得说。”

    “皇上见公主玩乐的性子正盛,又与许夫人之子颇为投缘,这才吩咐奴才,既然公主想在外面待几日,也未尝不可。”

    “请恕奴才直言,公主难得尽兴,一时忘了分寸也属正常。不过,公主该托人回去报个平安才好。”

    闻言,东陵馥看着眼前男子,莞尔一笑,便凝声道,“安总管提醒得是。没想到,安总管倒是个心思细腻的人。”

    “也难怪,皇叔日理万机,自然不能事事亲力亲为,身边需要有像安总管这般办事得力的奴才。”

    说着,东陵馥已作势准备离去,“既然如此,那就有劳安总管回去向

    皇叔禀报,我现在还不打算回宫,待一些事情办妥后,自会回去的。”

    “若是安总管不放心,可以派几个禁军跟随保护。”

    她虽不希望身边有这些跟屁虫守着,但庙会那时出现的面具杀手却来得甚是蹊跷。

    而那群衙差的言行举止更是诡异,似乎这一切都有人在暗中安排。

    为防万一,她身边还是要有保镖才好。

    “公主,那个孙良呢?”眼见东陵馥已径直离去,玉岑赶忙疾步跟了上前,在她身旁轻声问道。

    一手将玉岑拉近自己,东陵馥警觉的斜了眼身后,便沉声道,“记住,往后任谁问起,都不要说太多关于孙良的事。”

    “若你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就说我们三人在慌乱中被人群冲散了,你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闻言,玉岑略显茫然地点了点头,眸中的疑惑更甚。

    不知怎么的,公主最近是越发神秘了。

    正待此时,安丘却忽然上前,挡在了东陵馥的面前,恭敬道,“公主且慢。”

    “安总管有什么事?我以为方才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东陵馥不着痕迹地打量了眼紧跟在自己身后的禁军。

    “公主的吩咐,奴才自然谨记。不过,奴才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违抗皇上的命令,公主还是别为难奴才了,请上马车吧。”言语中,安丘已指向了不远处的马车。

    以目前的状况来看,她是别想甩开这些人了。

    东陵馥看了看四周的禁军,以及这个她软硬兼施都没办法搞定的安丘,心想还是在路上慢慢想办法吧。

    不再多言什么,东陵馥转身朝了马车的方向走去,那玉岑自然是打算紧随其后。

    却不想,安丘竟忽的绕过身子,挡在了玉岑前面,不染一丝心绪的说道,“玉岑姑娘还是不要跟上去的好。”

    缓步走到马车旁,东陵馥回头看了眼仍在原地磨磨蹭蹭的丫头,心中泛起了一丝燥烦之意。

    算了,她在马车上等那丫头也好。

    一手攥上马车的帘幕,东陵馥倏地将其掀开,欲要抬脚踏上的一瞬,静坐在马车中的男人便直直地撞入了她的眼。

    端雅极致地暗纹马车中,东陵晟一袭绛紫锦袍,矜贵肃冷,眉目如画。

    惊得心跳已漏掉一拍,东陵馥不禁低喃道,“皇叔?”

    *****

    在窄曲的山道上行驶,马车有时会因路上的小石子而颠腾起来。此刻,东陵馥正一手紧紧地扣着窗框,以稳定自己微微晃动的身形。

    反观一旁的东陵晟,他似乎丝毫未被影响,依旧一副稳若泰山的闲逸模样。

    “皇叔,怎么会来?”

    东陵馥刚一问出口,便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这是怎么了,方才她与安丘对峙的气势哪里去了?怎么偏偏一到这男人面前,自己就拜下阵来。

    不好,不好。

    这感觉非常不好!

    还是直接切入重点的好。

    东陵馥将心一横,把盘恒在胸中的所思所想,说了出来,“我现在还不想回去,我在石塘镇还有一些事需要去处理。”

    “不准去,有事可以吩咐给安丘,让他去办。”几乎在东陵馥话语刚落的一瞬,东陵晟便这样冷冷地抛出了审批的回复。

    “为什么?”东陵馥气鼓鼓地看向眼前男人,他又是一副理所当然,不容置疑的态度。

    “不为什么。”男人淡淡应声,神色如初。

    东陵馥,败!

    “我非去不可呢!”怒气忽的直窜而上,东陵馥不甘示弱地咬牙道。

    谁没有个暴走的时候,不要以为她是好惹的。

    “除非你想三天下不了床。”毫无预警之下,男人抛下了一句不移至理的话语。

    霎时,东陵馥便耳根一红,随即闭上嘴瞪向了正看着自己的东陵晟,却见他说这句话时眉梢眼角都不曾有丝毫变化,还是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东陵馥,再败!

    沉默片刻,东陵馥想起安丘方才和自己说过的话,又一次发动了起义。

    “我并非是为了自己玩乐,而是这几日真的遇上了一些事。这事说来有点复杂,但许家的这对母子与我十分投缘,而他们现在遇上了危险,我不能坐视不理,我想去帮他们。”

    东陵馥微垂着头,双手正交叠着放在膝盖处,指尖已在手指上按出了一个个青白相间的红痕,这是她局促时惯有的小动作。

    见得这般情景,东陵晟微微暗了眸光。

    片刻后,他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淡淡道,“过来。”

    闻言,东陵馥一惊,便抬眼看向了他在薄魅幽光下,极致完美的侧颜。

    迟疑了几许,当她起身准备坐到东陵晟的身旁时,竟被他一手带进怀中,跌坐在了他的腿膝上,而她的双手则在不觉中圈上了他

    的脖颈。

    窘迫之余,东陵馥正欲挣扎,却不想…

    “想去就坐着别动。”东陵晟沉了眉眼,凝声说道。

    好吧!

    东陵馥微蹙着眉睇向了眼前这个精于算计的男人。

    “朕问,你答。有半句谎言,看朕如何收拾你!”言语间,东陵晟温热地大掌轻抚上了她的背脊。

    似乎只是这样简单的碰触,便足以令她的心寸寸点点随他沉沦。

    这般亲近的距离,他暖灼幽薰的气息薄薄在侧,东陵馥别开脸,轻咬着唇瓣,微微地点了点头。

    “你是如何结识的许炎?”东陵晟虽是嗓音淡淡地问着,却霸道地以指尖扣上了她的下颌,强迫她将脸转向自己,不得不与他对视。

    “在去风溪渡的路上,我看见有几个鬼祟的人在山林里穿梭,便觉有些可疑。待那些人离去后,我便前去看了看,发现棺木里的许炎并没有死,便这样结识了他。”东陵馥不紧不慢地回道。

    当然,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极为自然的跳过了某些部分。

    但此刻,她感觉到东陵晟的目光变得锐利而又凌冽,似是在审视她的所有反应。

    强迫自己迎上他的目光,东陵馥的脑子急速运转着。她分分秒秒都在思虑,皇叔有可能问及的每一个关于“孙良”的话题。

    如此,她甚至已忘了男人不安分的双手正在她身上辗转盘恒,她的衣襟也在不知不觉中被挑敞开来,露出了大片光裸的肌肤。

    “还记得嘉和客栈的掌柜吗?他说,你带着一个孩子,同一男一女四人投宿。”

    “那男子是谁?”

    东陵晟清淡无绪地说着,并空出一只手,以指尖轻描勾画着她优美的唇形弧度,细碾流连过她清润娇软的唇。

    “想清楚再告诉朕。”凝眼专注于指尖上的魅惑,东陵晟似乎并不着急知道她的答案。

    静看着面前越发危险的男人,东陵馥轻轻地颤了颤眼睫。

    就算坐在他的腿上,他都要比自己高出一截。这样近的距离,似乎仅需他稍稍低头,就能将他想要的一切捕获。

    “临行前,皇后担心我在路上的安危,便派了两名禁军随行。不过,我们在路上遇到了一些意外,其中的一名禁军与马车忽然消失不见。听安丘说,那名禁军已经遇害。皇叔可是已调查出行凶的人了?”东陵馥努力克制着胸中的慌悸,以能心平气和,一鼓作气的说完这一整段话。

    “嗯,已有了些眉目。”东陵晟看着眼前轻拧眉头,一脸疑惑的女子,淡淡应声。

    她不会知道,他方才吩咐安丘对她说了谎。

    发现马车的时候,其实找到了两具尸体,正是孙良与陈勇吉。

    而她言词闪避,绝口不提与她一同投宿的男子。

    是因为,她已知道那人的真实身份,不是孙良,而是霍昕。

    所以,你是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那个男子吗?

    注视着东陵馥明耀如星的眼,与她不曾舒开的眉间,东陵晟的大掌已不着痕迹地滑入了她的衣襟内。

    指尖细撩过她柔滑地肌肤辗转缠上她胸前的温盈,便是他指间微微一收,便惹来了怀中女子娇嗔的低吟。

    皱眉看着眼前明明想要抗拒,小脸却又轻红如嫣的女子,他忽的低头攫住她微微张合的唇,以深重地吮吻将她的呼吸统统掠夺。

    随着她推打在自己身上的力道愈发绵软,她每教他撩拨得嘤咛一声,他便会渡给她更多一些气息,直到她的嘴里满满都是他的味道,他的口中只余她唇间甜蜜。

    倾散着薄薄暖意地马车内,教东陵晟禁锢在怀中纠缠相抵的女子,衣袍早已被褪至了腰际。

    而她的白皙肌肤上,已教他微砺的大掌留下了数道滚烫轻灼地指痕。

    半晌,待东陵馥已软软地腻在他怀中,额上蕴出了点点薄汗时,东陵晟才放开了眼前这个晕红着脸颊喘息连连,却又羞怒地瞪着自己的女子。

    看来,他该好好收拾下这条不听话的鱼儿了。

    对她,他有的是耐心。

    *****

    马车一路颠簸着行在山道上,也不知过了多久,当车终是缓缓停下时,东陵馥才掀开帘幕看向了窗外的景致。

    此处,仍属苍山的冷僻地带,那映她满目的皆是荒石寂林与冷薄银雪。

    不过,山道的一侧,却有一条明净地溪流,蜿蜒辗转着盘恒而上。

    目光微微一转,东陵馥正见凌霄从马上一跃而下,拿着随带的水袋去到了溪水旁。

    片刻后,待这男子转身来到马车前时,他已恭敬的开口道,“主子,水来了。”

    瞥了眼正垂眸翻看书卷的东陵晟,东陵馥忙起身来到马车后方,伸手掀开车帘,接过了他手中的水袋。

    “若主子无其他吩咐,属下便先行告退了。”微低着头,凌霄声

    色端肃的开了口。

    “嗯。”马车内,传来了男人淡淡地应音。

    闻言,凌霄临走前不忘朝东陵馥恭敬的行下一记礼后,才转身离去。

    凝了眼这男子远去的背影,东陵馥又看了看手中的水袋,便缓缓放下了车帘。

    看来她与这个忠心护主的凌霄之间,再无言归于好的可能了。

    不过,这男子向来情绪都不外露,也看不出喜好。

    果然是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属下。

    不过,很久以前她便能感觉到,凌霄对自己有着很深的敌意,似乎现在更甚。

    转身看向仍注视着手中书卷的男人,东陵馥将水袋朝他面前一扬,便道,“皇叔要喝点吗?”

    “不了,你喝吧。”嗓音薄薄地道出几个字,东陵晟甚至连头也没有抬。

    霎时,东陵馥便自顾行至他的对面坐下,猛地举起水袋朝了口中抽去。

    什么男人!

    时而如烈焰一般,让她局促窘迫到无以复加,好似要将她灼伤焚烬。时而又似能以冰封万里的深冷寒息,将她的身心都尽数冻结,令她教伤寒寸寸入髓。

    兀自在心间将他低咒了一番,东陵馥将身子朝马车上一斜,便不再理会这男人。

    许久,待她从绵暖舒畅地小憩中悠悠转醒时,车外正传来了安丘询问的声音,“主子,现已到晌午,但此处仍属苍山林地,周遭并无客栈酒楼。”

    “奴才见不远处的山林间有一处农舍,不如我们先去那处看看吧。”

    言语间,安丘已掀开车帘,朝了农舍的所在之地轻轻一指。

    抬眸瞥了眼他所指的方向,东陵晟并未言语什么,只是微一颔首,算作默许。

    片刻后,马车便停靠在了农舍所属的山道旁。待随行的几人纷纷下马后,东陵馥也起身来到马车旁,跳了下去。

    看了眼山林中独此一间的农舍,东陵馥随在众人身后,一道朝了山上行去。

    一盏茶功夫,当众人来到农舍前,由安丘伸手敲开木门时,出现在大家眼前的,是一名年逾五旬的老妇和一名三四岁的稚嫩孩童。

    只是,在这孩子见到来人的一瞬,竟是猛地撒开老妇的手,直直地朝了站在前方的东陵晟扑来。

    “爹爹…爹爹…”死死地攥着他的衣摆,孩童嗓音焦急地低唤着。

    霎时,随在东陵晟一侧的安丘与凌霄便微僵了神色,谁也不敢多说一句什么。

    而此刻,站在东陵晟左后方的东陵馥,却是挑眸瞥向了他。

    见这男人正蹙眉淡淡地看着挂在自己腿上的孩子,东陵馥转眼看向了孩子的脸。他圆圆的小脸上,正沾染着几处脏污,不过模样甚是可爱。

    孩子?皇叔有一个孩子?

    这个猛然出现在她脑海中的念头,将自己也吓了一大跳。

    几乎瞬间失了所有思绪,东陵馥已呆愣地站在一旁,忘了该去说些什么。

    下一刻,待她细细一听时,才明白这孩子口中说的是,“帮我找爹爹。”

    目光再度落向那个面色已显沉郁,甚至浑身有些僵硬的男人,东陵馥凝唇一笑,便在这男人彻底爆发前,快步走到了他跟前将孩子抱了起来,哄慰道,“姐姐帮你去找爹爹,好不好?”

    见得这般情景,老妇已急急忙忙地走了出来将孩子接过,并“啪”的一掌打在了他的屁股上。

    “你这孩子,怎么逢人就这样!”

    霎时,那孩子便“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红着小脸泪水直淌。

    见状,东陵馥即刻便从腰间的荷包内掏出了随带的零嘴,塞入了孩子手中,“好孩子,别哭了,看姐姐这有好吃的糖果。”

    瞧见好吃的糖果,孩子渐渐止住哭泣,并开始径自用小手剥着糖果的外壳。

    一手将孩子推到自己身后,老妇略显戒备的看向了来人。

    东陵馥微微一笑,便道,“婆婆别怕,我们是从帝都来的,此番要去石塘镇。”

    “只是,我们赶了一天的路,到现在都还未进食,且附近也无客栈酒楼,所以我们才过来看看。不知婆婆家中是否有些蔬菜瓜果类的食物,可让我们在此借餐一顿。”

    “当然,我们会付给你银子。”说着,东陵馥便从腰间掏出了一锭银子,交至老妇手中。

    见这女子只因一顿午膳便给了这么多银子,老妇欣然应了她的请求,“家中的地窖内还有些新鲜蔬果,你们可拿去用。”

    “多谢。”

    思及方才的一幕,东陵馥又道,“婆婆,恕我冒昧一问,为何这山间农舍只有你祖孙二人,孩子的父母呢?”

    闻言,老妇看了眼她,便略显局促地应道,“孩子的父母都在镇上做工,很久才会回来一次。”

    “原来是这样。”东陵馥点头之余,看了看躲在她身后啃食着糖果的孩子。

    “你们

    且先在院中坐坐,我去地窖拿些蔬果上来。”老妇指了指院中的石桌与石凳,便转身朝了屋子的后院行去。

    待老妇走远后,东陵馥转身看向已在石桌前坐落的东陵晟,缓缓走了过来,“我们就在此歇歇脚吧。”

    “方才我与婆婆聊了聊,她已同意将膳房借给我们。今日,就让你们尝尝我做的菜,可好?”

    闻言,安丘似显纠结的看向了东陵晟,就连一旁的凌霄也似在思虑着什么,那蹙眉的神色全然一副不信且嫌弃的模样。

    而东陵晟则是淡淡地说道,“你若喜欢,就做吧。”

    东陵馥一听,便在心中暗嗔了一番。

    这是什么话?

    敢情是她在耍性子玩乐吹嘘吧。

    眉稍轻轻一挑,东陵馥接着道,“既是如此,那我便要向老爷借一个人。”

    “我想做一道水煮鱼片,可惜现在没有新鲜的活鱼。我方才听婆婆说,这附近有一条河,就劳烦凌霄前去一趟了。”

    可当她说完这番话后,凌霄却是一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就若根本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

    此时,东陵晟朝了一旁的凌霄吩咐道,“按照她说的去做吧。”

    “是。”忙低头应声,凌霄转身便朝了院外走去。

    看着这男子离去的背影,东陵馥微微一笑,便转眸看向了东陵晟,“那婆婆说,地窖尚有一些新鲜蔬果,够做一桌子菜了。”

    瞥见老妇已倒了茶水朝他们送来,她忙上前接过,并将其递至了东陵晟手中,“老爷先在此歇息片刻,饭菜一会便好。”

    说完,她便随了老妇一道,朝着膳房行去。

    一眼看过膳房内放置的蔬果,东陵馥忙弯腰捡拾了几样,放到一旁的木桶中。

    因收了她的银两,老妇也不好站在一旁看着,便朝她道,“姑娘,我也来帮忙吧。”

    转头朝她轻轻一笑,东陵馥见其眼睛似乎不太好使,便只是交给了她一些简单的清洗工作。

    待老妇将一部分蔬菜洗净后,东陵馥便拿过案板,开始利落地切菜备料。

    片刻功夫,凌霄便提着两条鱼来到了膳房。面无表情的将鱼放下,他刚要转身离去时,身后却传来了东陵馥的嗓音,“你等等。”

    转头看向她,凌霄问道,“何事?”

    “你将鱼刨了,洗好了再走。”说着,东陵馥指了指一旁装有清水的木桶,“都已经替你准备好了。”

    话语刚落,她便低下了头再度继续着手中的事,而凌霄则是黑着脸一语不发的将木桶提至了院中。

    ---题外话---这是四号的更,昨天写到一半的时候睡着了,今天继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丶北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丶北爱并收藏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