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 > 第173章 春风十里,不如你(3)

第173章 春风十里,不如你(3)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瞥了眼站在自己身旁的钟琳,东陵馥正欲开口说话之际,却听闻珠帘后隐约传来了一阵轻咳声。随即,这女子便关切的问道,“莫岛主是生了病吗?”

    她话语刚落,便听得珠帘后的男子缓缓开口道,“不过是旧疾而已,这病已有好些年了。这几日岛上风大,气温又骤降,所以才犯了病。夏姑娘莫要介意。”

    言语间,他的嗓音已带着一抹低沉喑哑囡。

    听得他如此一说,东陵馥赶忙回道,“我怎会介意,我都来不及感谢莫岛主。若非有你出手相助,我们几人恐怕是凶多吉少。”

    可此时,莫岛主却是嗓音无绪的开口道,“夏姑娘又何须言谢,一切皆是在下与姑娘有缘。其实,在下也没做什么,不过是借了几间屋子而已。”

    “这几日,你昏迷不醒,而另一位姑娘又伤了腿脚行动不便,多亏有钟琳姑娘,忙进忙出也没顾得上好好休息。如今,既然你们都已无大碍,那在下也就放心了。”

    闻言,东陵馥转眸看向了一旁的钟琳,却见她一反常态的笑道,“其实,我只是做了些煎煎药,跑跑腿的小事。若不是莫岛主专程派船前去崇宁府请来了大夫,你们也没法康复的这样快。”

    听着她说道言语之际,东陵馥没有错过这女子瞥向珠帘后那男子的目光。

    忽然间,她只觉气氛甚是怪异,可究竟哪里奇怪,她一时也说不上来鲺。

    此时,莫岛主再度嗓音低缓的开了口,“这客套话咱们就别说了,二位快请坐。”

    向他言谢之后,东陵馥与钟琳便踏上架空地板,坐在了珠帘外一侧的椅子上。此时,椅子旁的方塌上已备好了两杯茶水。

    见二人已依次坐落,莫岛主继续道,“这是在下出游经过钦安府时,机缘巧合下得到的茶,二位姑娘不妨尝尝。”

    闻言,东陵馥端起手边的茶水放在鼻端轻轻地嗅了嗅,而后尝了一小口,“这茶微涩,入口清苦,随之便有淡淡地辛辣味道。”

    “想必这口感是茶水在煮泡时加入了些许姜片所致。”

    “夏姑娘所言不差,没想到姑娘如此见多识广,这千叶红姜只在沧澜国独有。”听得她的一番见解,莫岛主赞许道。

    再度饮下一口茶水,东陵馥继续道,“若将这红姜加入茶水中煮泡,便有驱散风寒,治愈头痛等功效。真是让莫岛主费心了。”

    此时,她的无心一言已更加点明了一些问题,这莫岛主似对她的病情极为上心。

    忽然想起候在院外的那个衣着奇特的婢女,以及自己醒来时待过的房间,越来越多的疑问与不解已在东陵馥心头聚起。

    瞥了眼坐在自己身旁的钟琳,她不禁问道,“你怎么不喝姜茶?”

    闻言,钟琳却是笑着解释道,“相处了这么一路,你又不是不知道,像茶水这类文绉绉的东西还是算了。我啊,就喜欢大口大口的喝酒。”

    “若此刻摆在我面前的是一壶烫酒,早就被我一口解决掉了。”

    看着这女子豪气万千的模样,东陵馥无奈的笑了笑。

    真是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抬眸望向珠帘后的男子,东陵馥又道,“还请莫岛主不要介意,我朋友素来便是这般直来直去的性子,其实她并无别的意思。”

    “无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在下又怎会强人所难。”淡淡地道着言语,轻垂而下的珠帘将他的神色尽数隐了去。

    将手中的暖茶放置在一旁的方塌上,东陵馥开口问道,“我也是才从钟姑娘处得知,这岛上似乎只住着莫岛主与家仆。所以,我便有些好奇,莫岛主怎会选择生活在与世隔绝的岛上?”

    闻言,莫岛主嗓音淡凝的回道,“其实,在下自幼便与家人生活在了这个岛上。至于为什么会来,那恐怕便要问家父家母了。”

    轻轻地点了点头,东陵馥应道,“原来是这样。”目光一转,她又道,“那莫岛主的父母如今还住在岛上吗?”

    沉寂了片刻,莫岛主缓缓道,“家父家母已过世多年,如今一直都是在下独居在此,算是缅怀二位老人吧。”

    听得他的言语,东陵馥微惊之余,赶忙说道,“抱歉,提及了莫岛主的伤心事。”

    清淡地笑了笑,莫岛主又道,“无碍,其实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便已过世了,所以也没有太多印象。”

    闻言,东陵馥也不知究竟是为何,心上竟是微微一堵。

    忙将这样的外带情绪抛诸脑后,东陵馥心想着还要办正事,便继续道,“在这座岛上,我除了见过候在院外的那名婢女,似乎还不曾遇过其他人。”

    嗓音微哑着咳了一声,莫岛主笑道,“夏姑娘的疑问还真是不少。其实,在下比较喜爱清净,所以只留下了一名婢女,料理在下的日常琐事。”

    将目光不经意间挑过四周的陈设摆件,东陵馥轻垂了双眸。

    从房间出来后,她在来到这里之前已将岛上的景

    致细细留意了一番。

    这岛上的屋宅与房间并不少,可莫岛主却将她安置在了自己所居住的房间内。

    这一点,在她方才与钟琳的闲聊中,已得到了证实。

    在古代,让一个陌生女子住进自己的房间,这有违常理。除非这是他在情急之下,或是乱了方寸时,做出的选择。

    可究竟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他才会乱了方寸,甚至还将她一直留在自己的房间内休息?

    忽然忆起房间内摆放的那把木弓,东陵馥只觉此弓似曾相识,好像在哪见过。

    不知为何,竟是有种异样的情绪渐渐涌上了她的心头,她藏在胸中的那个揣测已是愈发的清明。

    收了思绪,东陵馥唇角一扬,便笑道,“是我太失礼了,还好莫岛主并不与我一番计较。我只是觉得与莫岛主甚是有缘,所以才多问了一些。”

    话语轻轻一顿,东陵馥站了起身,继续道,“瞧我一直顾着与莫岛主闲聊,都忘了你旧疾复发,如今必是十分难受。”

    “其实,我今日来见莫岛主,不仅是为了道出感激之意,也是为了来向岛主辞行。毕竟,我们也不能一直在岛上叨扰岛主。”

    听得她的这番话语,隐在珠帘后的男子忽然嗓音急切的开口道,“无妨,夏姑娘的身子才刚见好,若是乘船吹了江风再染伤寒,恐怕病情会加重。”

    “而且,另外那位姑娘的脚伤也尚在康复中,你们还是留在岛上多住一段时日吧。反正这岛上也没有其他人,你们一来也就热闹了。留下来住一段时日,权当是替我解解闷。”

    凝眼看着珠帘后的男子,东陵馥轻弯了唇角,“既然莫岛主盛情难却,那我便与她们再商量下。如此,我与钟姑娘就先离开了,莫岛主且好好休息。”

    说着,东陵馥已作势转身看向了钟琳,并准备离去。

    此时,已是意会的钟琳便行在了她的前方。可正待这女子一脚踏出屋子时,东陵馥却忽然拧眉,一个转身小跑到了珠帘前,并以极快的速度伸手挥开了以锦线串联的温凉玉珠。

    若她猜的不错,那把似曾相识的雕花木弓她曾见霍昕用过。

    所以,这莫岛主根本就是霍昕。

    而钟琳也不是什么她路上偶遇的侠女,而是从一开始便是霍昕安排在她身边的人。

    听闻耳畔响起的清脆碰撞声,珠帘后的男子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在尚未作出反应之际,便已诧异的对上了东陵馥笃定的目光。

    这时,他才明白,这女子已经猜到了自己的身份。

    钟琳的不简单,以及自己见到她昏迷不醒时留下的破绽,让她一路顺着摸清了真相。

    不过,就连他也不清楚,究竟是该怪这女子忽然间变得如此聪颖,还是该怨他一旦遇上她,则变得不像自己。

    *****

    御花园,紫信阁。

    焚着轻绵竹香的飞檐之下,青芜正安静的坐在雕有龙纹的桌案前,执着朱墨缓缓研磨。而她身旁,则是垂眸阅着奏折的东陵晟。

    凝眼看向男人专注一心的模样,青芜眉间尽是清婉柔长。

    只要能与他这么静静地待在一起,她便觉足矣。

    忽见桌案上的宣纸教风吹得翻动而起,青芜一手撩过萦绕在眼角的发丝,便放下手中朱墨,起身去到了后方的圆桌旁。

    端起自己新酿的桂花酒,她将其倒出一杯后,便返身回到了东陵晟旁侧。

    一手举过酒水,青芜浅笑道,“皇上,喝酒可以驱驱寒气。”

    见身旁男人放下了手中的朱砂笔,接过酒水,她远眺着御花园中四处悬起的红艳灯笼,笑道,“再过不久便是春节了,宫中此番已是一派喜庆的气氛。”

    不得不说,这个寒冷冬季她最高兴的事,便是东陵馥终于离开了皇宫。

    那女子一走,便意味着她可以在这段时间内,将东陵晟的心收复。

    虽然她知道作为皇帝,他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但只要她能在他心中占据最重要的那个位置,便也够了。

    毕竟,他们有着这么多年的感情,她对这男人还是有信心的。

    唇角轻扬起一抹浅浅弧度,青芜满眼皆是明媚。

    正待此时,忽有一名男子急急匆匆的朝着他们这边而来。他刚一靠近紫信阁,便重重地跪了下来,“皇上,臣接到了崇宁府官员的呈报,云萝公主失踪了,且未准时到达皇陵。”

    嗓音微微一顿,他继续道,“臣派人调查后发现,竟是云萝公主所乘坐的船只因暴雨在江面上倾覆,沉入了江底。”

    “那艘船上,死了许多人,也打捞起了数具浮尸,但并未发现云萝公主与玉岑的尸首。不过,负责一路护送公主前去崇宁府的六名护卫的尸首却找到了。”

    “虽说他们的尸身教江水浸泡过后已有了些许腐烂,但仍是可以看出他们并非溺水死亡,而是在坠江之前,便被高手所杀。”<

    /p>

    神色一凛,男子又道,“所以,公主应是在船上遭遇了袭击,臣已派人在江河出事的水域沿途查找,却都没有搜寻到尸体。”

    “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公主只怕是…凶多吉少。”

    闻言,东陵晟将视线从手中奏折移向了跪地男子,并嗓音清淡地吩咐道,“继续搜,直到找到云萝公主的尸体为止。”

    看着东陵晟波澜不惊的模样,一旁的青芜已是暗暗一惊。

    她虽知道这男人与东陵馥之间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却选择了缄默。

    她从未对任何人说起过,甚至是陆横逸。

    因为她知道,这段不.伦之恋,永远也不会有结果。

    但东陵晟此刻的反应,却是丝毫也不在乎那女子的生死。

    所以,在他得知了东陵馥与霍昕之间暧昧不清的关系后,是彻底看清了这个三番四次与他作对的女子了吗?

    只是,令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的机会竟是来得如此之快。

    *****

    入夜,华音宫。

    晚膳过后,青芜正独坐在窗前手捧暖茶眺望着遥遥星空。而一旁,正有一名婢女在香炉内置换新的香薰。

    片刻后,待银珠带着寒息进入内殿,来到她身旁时,这女子已是略有无奈的低语道,“娘娘,今晚便别等了,奴婢听敬事房的太监说,皇上晚间一直都在长倾殿内,却没有翻任何妃嫔的绿头牌。”

    闻言,青芜微一点头,便转身来到圆桌前放下了茶水。

    凝眼看着烛台间盈盈燃烧的火焰,她只觉心中忽然泛出了一抹奇异之感,便朝着银珠吩咐道,“我有些冷,你去替我烧点暖手的炭火来。”

    “奴婢这就去。”银珠低眉一福,便转身出了内殿。

    瞥了眼女子离去的背影,青芜吩咐随侍在殿内的宫人都退下后,便披上一袭玄色斗篷,鬼使神差般的独自一人朝了长倾殿的方向而去。

    一路踏着微明的月华来到长倾殿的院外,青芜凝眼看了看燃着橘色烛火的大殿后,便伸手牵拉过戴在头上的连帽,抬脚进入。

    *****

    帝都街头。

    微微颠簸的马车上,李惜正靠坐在一侧有意无意的把玩着腰间的环佩。偶尔抬眸之时,她会与坐在自己对面的男子淡笑着聊上几句。

    此刻,坐与她对面的这名男子正是刑部尚书柳宗修之子柳绍泽,而他便是父亲李肃想要极力介绍给她成为婚嫁对象的首选之人。

    上次在一个宴会上认识了他后,这男子今日便到访约了她一同前去帝都的庙会。

    原本,她并不想同这男子出去,但后来思及东陵馥临行前对她说过的话语,她最终还是应了他的邀约,同他在外逛玩了一整日。

    一炷香时辰后,待马车缓缓停靠在李府的大门口时,李惜已率先起身下了马车。

    随这女子一道下车将其送至府院门口,柳绍泽谦谦有礼的朝了她道,“今日能与李姑娘一道畅玩帝都,我十分开心。若李姑娘愿意,我下次便带姑娘到些更为有趣的地方。”

    轻笑着抬眼看向李惜,他目光刚一凝住,便怔愣在了原地。

    此刻,李惜竟是顿立在他面前,唇含笑意的轻合上了双眼。

    看着这女子在银月之下灵动秀致的模样,柳绍泽似是意会到了什么般,已微俯身子欲要朝她的唇上吻去。

    可下一秒,正在他离这女子不过余寸距离时,李惜却蓦地张开双眼看向了他。

    见身前男子竟是猛然一惊,而后瞪大了双眸看着自己,李惜略显莫名的眨了眨眼。

    忙略显尴尬的一笑,柳绍泽开口道,“你的发簪歪了,我帮你。”

    言语间,他便抬手朝了李惜的发髻间轻整而去。见这女子“歪”掉的发簪教自己扶正后,他才朝她拱手道,“天色已晚,李姑娘快进去吧,我便告辞了。”

    说完,柳绍泽便转身来到车尾,一掀车帘上了马车。

    望着马车一路渐渐远去,李惜兀自立在府院门口看了看鲜有行人的街道。

    若父亲还在,定会骂她晚归了。

    悠悠转过身,李惜一脚踢开石阶下的枯叶,撇了撇嘴。

    什么嘛,她按照东陵馥所说的全都做了,还在到家后于柳绍泽面前闭上眼睛倒数了五十个数,可他却仍是没能出现在自己面前。

    我还是没有见到他,东陵馥你猜错了。

    略显失意的低垂了眉眼,李惜刚抬脚踏上石阶,欲要伸手叩响门环时,她的手腕却猛地教人一攥而上。

    倏地转头看向来人,她目光刚一落定,便教此人拽着朝了一旁的深暗小巷走去。

    心上瞬间凝了丝慌恐之意,李惜刚要扭手挣扎时,却借着月光蓦然看清了这人的背影。

    霎时,她心中的惊惧便化作了一丝甜腻。

    跟着他来到狭暗的小巷内,二人

    刚一站定,东陵钰便单手将她一推,令她背脊猛地撞向了身后的石墙。

    只觉身子顿时一木,李惜尚未来得及感受到背脊间蔓延而出的疼痛,她的手腕便教他用力擒上。

    强忍着腕间的痛楚,她刚一抬眼,就听得东陵钰沉声问道,“你是不是不懂什么叫作男女有别?”

    眉尖轻轻一蹙,李惜苦着小脸哀求道,“疼,你先放开我。”

    骤然加重了捏在她腕间的力道,东陵钰的嗓音已是狠厉了几分,“是不是皇姐教你的?”

    闻言,李惜咬牙回击道,“反正你都不要我了,和谁在一起又有什么区别。”

    她话语刚落,便见这男子笼在微白月华下的眼,已是幽暗如渊。

    *****

    长倾殿。

    摆放着数本奏折的龙案前,东陵晟正靠坐在龙椅上,眉眼淡淡地看着下方桌塌间由青芜落下的玄色斗篷。

    思及这女子离去时红着眼圈强忍泪水的倔强模样,他轻敛了目光。

    在他记忆中,似极少见她流露过这样娇楚却又坚强得令人怜惜的神情。

    没想到那日之后,他却再一次看到了。

    独自一人静坐在威仪宏伟的大殿中,东陵晟正将视线幽幽转向空寂无边的月夜时,忽有一抹身影骤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跪下。

    “主子,在小饭馆里截杀云萝公主的人,正是李肃将军派去的。”凝眉道着话语,天琰宗的探子正向他禀报着东陵馥的相关事宜。

    闻言,东陵晟已微眯起了映有清月寒星的眼。

    她此刻,正与那男子在一起。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丶北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丶北爱并收藏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