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 > 第185章 她成了香饽饽

第185章 她成了香饽饽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华音宫。

    窗外,夜深如海。

    可独坐在软榻上的青芜却全无睡意,她甚至连今日去参见楚瑶时穿戴的一身华服都不曾褪去。

    看着这女子神色沉凝,不言不语的模样,候在内殿的银珠缓缓来到她身前,轻声说道,“娘娘请早些休息吧,若是皇上知道娘娘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子,也定会为娘娘担心的。鲺”

    闻言,青芜却是眉眼不动的看着不远处轻轻盈耀的火光,不肯听她一句。

    今日酉时,本是她与陆横逸约定好见面的时间,可为什么到现在他都没有出现囡?

    正待她如此想着时,忽有一名小太监躬身来到了她身旁,禀报道,“娘娘,殿外有一名唤为子衿的婢女求见。”

    略显疑惑的看了眼殿外,青芜虽是感到奇怪,却仍是将这女子召了进来。

    片刻后,她便瞧见一名身着淡蓝衣裙的女子来到自己身前,朝她一福,“奴婢子衿见过萱妃娘娘。”

    抬眸看向正打量着自己的青芜,子衿又道,“奴婢有些话想与娘娘单独禀报。”

    低眉微微一思,青芜也未多问什么,便吩咐候在殿内的众人全数退了出去,其中也包括她的贴身婢女银珠。

    见最后一名退出大殿的宫人掩带上殿门后,她才开口问道,“是谁派你来的?”

    “是陆太医派奴婢来的。”子衿缓声应道。

    凝眼将这女子再度打量而过,青芜心生好奇的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闻言,子衿也不急于辩解什么,只是从自己的衣袖中拿出了一枚玉佩交至她手中。

    见躺在自己掌心的那枚玉佩确实是为陆横逸所有,青芜又问,“说吧,他自己不来却让你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子衿眉眼一低,应道,“陆太医让奴婢前来向萱妃娘娘禀报两件事。第一件,娘娘身边有皇后安插的眼线,此人正是银珠。”

    “至于娘娘要如何处置她,便得娘娘自己拿主意了。”

    听得她所言,青芜不禁微微一震,难怪楚瑶对自己的一切了若指掌。

    眉心一蹙,她继续道,“第二件事是什么?”

    “皇上御驾亲征已有十日,但皇上其实并未前去千山府。”子衿不卑不亢的回了话语。

    闻言,青芜大惊,“陆太医是如何得知的?”

    看了眼这女子已然失色的容颜,子衿如实禀道,“这个奴婢便不清楚了,陆太医只是让奴婢传话而已。”

    “至于皇上是否在那千山府,娘娘何不亲自前去一看。”

    听完她的话语后,青芜已全然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中,她甚至已察觉不到指甲深深嵌入掌心的那抹尖裂痛楚。

    任由荆棘横生的魔障在心上恣意疯长,她只觉似乎一切,已永远不会朝着自己所预期的方向发展。

    为了能与东陵晟长相厮守,她费尽心力以青芜的身份再度回到了他的身边。

    可她却也发现,他们二人似乎再也回不到从前。

    她深爱着的男人,东陵晟。

    他与东陵馥是叔侄身份,却有了那层关系。

    是谁先开始的?

    她不敢细想,因为一想,她便会疯狂。

    究竟是怎样的爱,能让二人不惜冲破世俗的观念,犯下乱.伦的错误?

    在每一个辗转难眠的夜里,只要她一想到二人拥抱在一起的画面,她心中的恨意就会永无止境的膨胀滋长。

    似乎唯有东陵馥死了,她才能好过一些。

    这样的心思,究竟是从何时开始的?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似是在东陵晟的登基大典上,东陵馥做了那样忤逆他的事后,他都不曾真心想要杀过那女子。

    又似是在那之后,她越发疯狂的揣测,或许东陵馥腹中的孩子根本就是他的骨肉!

    为什么…

    她也想怀上他的孩子,可他甚至在二人躺在同张床榻的时候,都吝啬给自己一个拥吻。

    终于,她想她是彻底疯了。

    *****

    知语轩。

    今晚是怎么了?竟然都挑在这个时间来她的住处。

    看着朝自己与霍昕毫不避讳走来的公孙旭尧,东陵馥不禁暗嗔。

    见状,她本想起身问候,却碍于霍昕一直握着她的手不肯松开,而这男子似乎连起身的打算都没有。

    缓步来到二人面前,公孙旭尧轻扫了眼此刻正挨坐在一起的二人。

    他的目光,自然也没有错过二人于桌下交叠在一起的手。

    沉默片刻后,公孙旭尧淡淡说道,“看来,我来得似乎不是时候,妨碍了两位。”

    “没有。”

    “是。”

    东陵馥与霍昕几乎是同时开口应道,而公孙旭尧听后却是眉梢微微

    一挑,似对霍昕突来的挑衅毫不在意。

    随后,他便走到霍昕对面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一眼瞥过坐在自己右侧的霍昕,东陵馥又凝了眼坐在自己左侧的公孙旭尧。

    顿时,她心头已如千万头草泥马碾压而过。

    为何她会觉得三人之间的气氛如此怪异?

    这两个忽然相视而笑的男人,眼底却酝酿着汹涌的暗潮,似是一个不经意,便会陡然爆发。

    此时,原本在另一间厢房中的玉岑忽然走了出来,嘴里抱怨的喃喃道,“小姐,你让奴婢打包的那些你喜爱吃的干果都在路上被压坏了,恐怕不能吃了。”

    闻言,东陵馥瞬间便觉这丫头是上天派来给她解围破局的仙女。随她蓦地站起身来,霍昕也终是放开了她的双手。

    立刻走到玉岑身旁,她瞥了眼尚还坐在石桌旁的二人,言语道,“丫头,先别管那些干果了,你去准备点热茶来给他们。”

    此时,霍昕却忽然开口道,“夜晚风凉,喝些温酒岂不是更好,也对得起无垢山庄美妙绝伦的夜色。”

    “乐意奉陪。”公孙旭尧轻笑着应道。

    听得二人之言,东陵馥即刻便示意了玉岑赶紧下去准备,而她则回到方才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不消片刻,玉岑便端着温好的酒水走了过来,这丫头甚至还贴心的备上了一些水果。

    待东陵馥帮衬着她将托盘中的东西都摆放在石桌上后,玉岑便说道,“小姐,你喜爱吃的碧根果奴婢方才检查了一番,发现都已不能再吃。所以,奴婢只能备上这些水果了。”

    “无妨,既然馥姑娘喜爱吃碧根果,那我明日便让人去准备一些来。”目光淡淡地看向东陵馥,公孙旭尧开口说道。

    闻言,霍昕忽然轻笑道,“这些小事怎能劳烦公孙公子,我自会为馥儿备好的。不过,现在夜已深,却不知公孙公子来此的目的是为何?”

    她什么时候还成香饽饽了?

    与皇叔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向来都是她倒贴,主动示好的时候更多。

    如此想着,东陵馥偷偷地瞥了眼一左一右的两名男子。

    只是,令她没想到的是,公孙旭尧接下来的话语却让她顿时险些吐血。

    “也并非什么大事,不过是馥姑娘将随身的荷包落在了我那里。”言语间,公孙旭尧从衣袖中将一枚绣有繁花轻叶的荷包拿了出来,递至东陵馥面前。

    见得此物,东陵馥心中一喜,便忙放下手中酒壶接过了他递来的荷包。

    在沐浴前,她整理衣物时便发现荷包不见了踪影。

    她还以为,是自己避雨时不慎掉落在了哪处。

    原本,她想要去将其寻回来,因为里面装着那支被皇叔摔断的玉簪。

    想想便觉可笑,她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将它如此珍惜的放进随身荷包里。

    这一路而来,随着远离皇宫与帝都,她也远离了皇叔。

    如今,她的思绪反是愈发清晰。

    或许,是因为自己现下唯一拥有能与皇叔相关的,便只剩这支玉簪了。

    此刻的她,心境似也宽和宁静了很多。

    以“相见不如怀念”来形容她与皇叔之间的关系,是再贴切不过。

    而他,将会是北胤国最好的皇帝。

    顿住思绪,东陵馥轻轻地掂了掂躺在掌心的荷包,却发现其间除了玉簪外,似还另有东西。

    微微蹙眉,她转眸看向一旁的公孙旭尧,正见他是一副“打开便知”的神情。

    收了目光,东陵馥在二人的注视下将手中荷包打开后,指尖便触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待她拿出一瞧,却发现这是一枚小巧精美的玉章。

    略显疑惑的再度看向公孙旭尧,东陵馥不禁问道,“公孙公子,这是何意?”

    凝过她闪有好奇光芒的眼,公孙旭尧转眸看向与自己相对而坐的霍昕,轻笑道,“我既应了你与孟将军的请求,必然是要兑现承诺,助你们一臂之力。”

    “如今,皇上颁下了圣旨御驾亲征,大军已前往千山府。看来,这场仗已是无可避免,你们可有了对策?”

    言语间,公孙旭尧看着霍昕愈渐暗沉的目光,继续道,“发放军饷,购置武器与马匹,样样都需真金白银。而这玉章,则能调动北胤国内所有票号的银两。”

    “现在,我就把这玉章赠予馥姑娘,由她来决定这些银子该如何调用。”

    看着坐与自己左右的二人,东陵馥或许永远都不会想到,便是今夜,却足以改变所有人的一生。

    而她,亦似永远都困在宿命的漩涡中,就算想要极力挣脱,却都是徒劳一场。

    *****

    翌日。

    一大清早,山庄的中央庭院内便传来了哭天喊地的哀嚎声。在柴房中被关了一夜的公孙修才见到清

    明日光,迎来的却是欲要将他带回天海府衙的官差与知府。

    “我不是凶手!我是被诬陷的!”面容狰狞的看着不远处那个眉眼淡薄的公孙旭尧,公孙修满目血红的在官差的拉扯中嘶声吼着。

    见在场众人没有一人替自己说话,大家都只是神色各异的看着他,公孙修顾不得散乱发髻,衣衫撕裂的狼狈模样,竟用力地挣动着双手指向公孙旭尧,尖厉着嗓音喊道,“公孙旭尧,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不得好死!”

    瞧见公孙修在张狂中忽然将目光转向自己,站在公孙旭尧一旁的公孙靖赶紧别开了目光,假装没有看到的样子。

    此刻,他哪里还敢出声替自己的大哥说一句话。

    见公孙修在官差的大力押扯中,仍是一副疯癫不甘的模样,公孙旭尧忽然朝候在自己一侧的一名男子渡了记眼色。

    霎时,这男子便快步走到公孙修身前,一手点上了他的哑穴。

    此时,已不能发出半点声响的公孙修,只能怒瞪着似要溢出鲜血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公孙旭尧,不肯移开目光。

    看了眼站在一旁的天海知府姜越,公孙旭尧颇为温淡的开了口,“一切便有劳姜大人了,望姜大人能秉公办理。”

    忙朝他点头示礼,姜越一眼瞥过挣扎不止的公休修,便朝了随行的官差下令道,“赶紧带走。”

    “是,姜大人。”应了他的吩咐后,几名官差便不再有所顾忌,已立刻狠狠地将公孙修朝下一压,而后拖拽着出了山庄。

    待天海知府与官差走后,公孙旭尧眸色一凝,朝了府中家丁沉声道,“将公孙靖与公孙默华请回住处,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准外出,其他人也不得前去探望。”

    他话语刚落,几名家丁便来到了神色微惊,却又不敢言语的公孙靖与公孙默华身旁,开口道,“三爷请。”

    眸含怯懦的看了眼一脸清冷的公孙旭尧,公孙靖一扯公孙默华,便径直朝着他们所居的院落走去。

    看着随家丁远去的父子二人,东陵馥只觉这个谦谦如玉的公孙旭尧似已变得有些陌生。

    此时,公孙旭尧却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霍昕与孟元朗,“请二位到书房一谈。”

    忙开口应了他的邀请,待霍昕与孟元朗二人正欲随他离去时,他又转眸看向一旁的东陵馥,谦和的开口道,“馥姑娘,失陪了。”

    朝他微微地点了点头,东陵馥见府中下人在公孙旭尧离开后,也都一一散去,她便携了玉岑往自己所居的知语轩走去。

    踏上旋绕连贯在各个庭院处的九曲回廊,东陵馥一路行至中央花园的一侧时,正见一名家丁拿着铁锤在一尊木桥上敲打着什么,似在修缮桥栏。

    可下一秒,她却听得这男子低闷地哼了一声,而后便捏着手指频频皱眉。

    看来,他是在敲钉坚固桥栏的铁钉时,不慎砸到了手。

    正待此时,东陵馥却瞥见路过中央花园的钟琳正也看到了这一幕,且这女子便是二话不说,就走了过去。

    见她来到家丁身旁后,似同他说了几句什么后,这名家丁便退让了开来。

    而后,钟琳便兀自拿起铁钉,对向了木质桥栏。便是一瞬,东陵馥就见她徒手以内力将那铁钉轻松的打入了桥栏内。

    看着这般情景,东陵馥不禁想到了昨晚书房中,公孙简的死因与致死凶器。

    那枚莲星刺是孟元朗从公孙简的头顶抽出的,按照常理来说,人的天灵盖是非常坚硬的,若非使用铁锤将那莲星刺敲打进去,便是有人借助内力将其推打而入。

    而若是前者,如此蛮力之下,死者定会十分痛苦。

    但从公孙简死时惊讶的神色便可判断出,这枚莲星刺极有可能是由内力推打进入他头顶的。

    所以,公孙简是瞬间毙命,而下手之人必是有着极为深厚的内功。

    不过,在昨晚的排查中,无垢山庄内具有玄妙武功的人都已排除了嫌疑,唯一那个身负嫌疑的公孙修,却是一个不会武功的人。

    东陵馥眉眼淡淡地想着,目光所及之处,是正同家丁一面说笑,一面帮忙的钟琳。

    忽然间,她心一沉,有一个念头开始在心间盘绕,清晰强烈到就要呼之欲出。

    她似乎从来没有想过,另一个人也存有嫌疑。

    那就是钟琳。

    那夜,这女子由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

    直到翌日,当她问起这女子的去向时,这女子只说自己身子不适,当晚一直待在房间内。

    因当时便已确定了公孙修就是那杀害公孙简的凶手,她也并没有多想什么。

    但如今冷静下来思考一番,她觉得似乎一切并没有这么简单。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丶北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丶北爱并收藏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