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 > 第186章 东陵馥的两难选择

第186章 东陵馥的两难选择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日暮时分。

    无垢山庄的映月阁内,东陵馥及霍昕,孟元朗等人正坐与圆桌前用着晚膳。因这会公孙旭尧仍忙于处理山庄的事务,所以他并不在此。

    看了眼同桌而坐的钟琳与玉岑,东陵馥又看了看一旁正同孟元朗饮着酒水的霍昕,她眉梢微微一挑,便拿过酒壶朝自己的杯中倒了去。

    一口饮下手中的酒水,东陵馥轻动唇瓣回味了几分后,便道,“听闻这无垢山庄内的酒水都是用山泉作为水引,今日一尝,果然是香浓中带着一丝清甜。鲺”

    “好喝。”

    说完,她便自顾朝杯中再度倒满了酒水,随即一饮而下囡。

    片刻功夫,见这女子已是连连喝下几杯后,坐与她身旁的霍昕虽是微微蹙眉,嗓音却轻缓如风,“馥儿,你若喜欢尝尝便好,可莫要多饮伤了身子。”

    转眸瞥向这个正深看自己的男子,东陵馥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此番你们能得公孙公子相助,不该是件令人高兴的事吗?多喝几杯也无妨。”

    言语间,她不着痕迹的将目光落向了霍昕右侧不再显得盈余空荡的衣袖。

    自去营救公孙旭尧的路上,他便已安装上了假臂。

    收了目光,东陵馥又道,“倒是你,伤未好全,还是要多多注意些。”

    说完,她便拿着酒壶起身来到钟琳身旁,朝她的杯中斟满了酒水,“这可是你最爱的温酒,你定要多喝几杯。”

    言语间,她还不忘再朝自己的杯中倒酒。

    看着这女子甚为不拘的模样,钟琳在霍昕的默许下,便也陪着她又饮下了几杯。

    只是,这数杯酒水下肚后,一抹晕沉沉的后劲与烈燥之感已袭上了东陵馥。

    此时,东陵馥却轻红着小脸略显晃荡的站了起身,随后踩着微有凌乱的步履径直来到了霍昕身旁。

    忽然俯下身子,她凑近霍昕的耳畔,以温绵软腻地嗓音神秘的开口道,“今晚,我要向你借一个人。”

    感受着女子吞吐在自己脸侧的灼热气息,霍昕眸色深暗的看向了东陵馥,却见她小手朝着钟琳指去,“晚上就让她跟着我吧。”

    说着,她便佯装身子一软,似要朝地上跌去的模样,而霍昕则是迅速伸手将她腰身一揽,替她稳住了身形。

    转眸看向一旁的钟琳,霍昕沉声吩咐道,“你与玉岑一道将她扶回房间,今晚,你便守着她吧。”

    闻言,钟琳即刻便起身领命,而后大步上前扶住了摇摇欲坠的东陵馥。

    此时,玉岑也赶忙朝山庄下人拿了一盏灯笼,随即同这女子一道扶上她,将其搀着朝了知语轩的方向走去。

    入夜后,山庄的九曲回廊上虽也有悬耀的灯笼映透着薄薄光影,但玉岑仍是小心翼翼地提着灯笼替东陵馥照亮脚下的路。

    不过,这女子一路上行得却是跌跌撞撞,若非有她与钟琳的搀扶架护,只怕东陵馥都要摔上好几跤。

    半眯着眼眸看向玉岑手中摇晃不已的灯笼,东陵馥微一皱眉,便又自顾自的哼唱起了她们从未听过的小调。

    一盏茶功夫,待三人终是踏入知语轩的厢房后,钟琳与玉岑便将这女子扶坐到了内室的床榻上。

    屁股刚一触及厚绵的床褥,东陵馥已将身子朝上一窝,而后嘟囔着小嘴又笑又说,却又听不清究竟在讲些什么。

    见得这般情景,玉岑忙拿起锦被盖在了她的身上,而后朝钟琳道,“你先在此守着小姐,我去煮些醒酒的汤水来。”

    “嗯。”微微地点了点头,钟琳应声后,便来到了圆桌旁坐落。

    可她刚一坐下,东陵馥便伸手将履在自己身上的锦被抓扯着丢到了地上。微有无奈的看了眼这女子,钟琳将锦被拾起展了展后,又再度盖在了她的身上。

    谁知没过多久,这女子却忽的将锦被朝地上一甩,皱眉喃喃道,“热死了,我不要盖。”

    如此折腾了许久,待夜已渐深时,东陵馥才以小手紧紧地攥着锦被,沉沉睡去。

    此刻,终是将地上教她打碎的茶盏残片收拾干净的玉岑,缓缓行至圆桌旁坐了下来。

    目光落向这女子略有疲累的模样,钟琳轻声道,“你若累了,便去睡会,有什么事我叫你。”

    闻言,玉岑看了眼睡得极香的东陵馥后,便点了点头,“要是小姐有什么事,定要记得叫我。”

    “放心吧。”

    见玉岑轻手轻脚的起身去到一旁的软榻上侧躺下,并将身子蜷作了一团,钟琳一手拿过搁在床尾的薄毯,将其盖在了这女子身上。

    片刻功夫,待厢房中只剩了二人均匀的呼吸声后,钟琳将目光落向了窗外的幽幽夜色。

    静凝了半晌,她一眼掠过床榻上的东陵馥与软榻上的玉岑,忽然身形轻敏的起身,拉开雕花木门走了出去。

    听闻木门教她掩上的细微声响,原本侧卧“熟睡”的东陵馥

    已徐徐张开了双眼。

    蓦地起身穿上绣鞋,她拿了件玄色斗篷披上后,便匆匆地拉开雕花木门,寻着钟琳离开的方向踏去。

    沉黑茫茫的夜色中,东陵馥虽一路随在钟琳身后,但她心知这女子武功了得,但凡有些细微动静都能教其察觉。

    所以,她除了一直同钟琳保持着较远的距离外,还会在这女子拐弯或是择道时将身形藏匿在山石后,以防暴露。

    便是这样在山庄内跟踪了片刻,只待东陵馥再度从山石中现身之际,却见前方女子竟是一瞬消失在了幽暗之中,再无踪影。

    略显忧闷的撇了撇嘴,她满心懊恼的扫量过周遭的玄妙景致,欲要转身时,忽然顿住了目光。

    此刻,不远处的五角凉亭中,正有两道身影。

    借着月光的浅淡银耀,东陵馥定眼一看,终是辨清了他们的模样。

    那凉亭中的二人,竟是公孙旭尧与孟元朗。

    这二人怎会在这个时间段单独见面?

    还有那行至这附近便消失无踪的钟琳,究竟是去了哪里?

    只觉心中的谜团越来越大,就在东陵馥低眉思量着种种疑惑时,忽有一道低沉的嗓音从她身后幽幽透来,“公主若是想要去见我家少主,直接过去就好。”

    闻言,东陵馥心跳一促,便神色微惊的转头看向了不知何时来到自己身后的男子。

    此人正是公孙旭尧的贴身护卫琅。

    怎么?!

    他是在嘲笑自己作为公主之尊居然干偷听的这档子事吗?

    既然已被发现了,她又何须再担心什么。

    更何况,这里又没说是***,不准人“路过”。

    如此想着,东陵馥欲要转身朝着凉亭处行去时,却发现亭内只剩下公孙旭尧,那孟元朗已没了踪影。

    此刻,公孙旭尧正负手而立,眸色淡然的看着她,似对她的出现并不奇怪。

    轻移步履,待东陵馥在月夜中踏着石桥缓缓来到凉亭处时,原本站在她身后唤作“琅”的那名护卫已消失无踪。

    四下,除却清美秀丽的景致,只余她与凉亭中的男子。

    带着微醺的酒意踏上石阶走到凉亭内,四周吹来的凉淡风息正将她脸颊的轻燥之意寸寸点点的拂散而去。

    为什么每每在与这男子相处时,她总有一种莫名被牵引的感觉?

    所以,这次她决定要先发制人。

    “孟元朗去哪儿了?”瞥了眼石桌上的玉石棋盘与黑白棋子,东陵馥开口问道。

    闻言,公孙旭尧在石凳上坐了下来,不置可否的应道,“如馥姑娘所见,走了。”

    说着,他执起一枚白子开始在棋盘上落子,似在进行之前未完成的事。

    走了?

    这男子又答非所问。

    东陵馥自然明白,公孙旭尧并不想谈论任何关于孟元朗的话题。

    可她偏偏还就与他僵上了。

    目光落向棋盘上的棋局,东陵馥试探着问道,“你与他在此单独见面,霍昕知道吗?”

    听得她的问话,公孙旭尧忽然顿住手中动作,抬眼看向了东陵馥。

    微微蹙起眉,他嗓音淡淡,“这话你怕是问错人了,孟元朗是霍昕的人。”

    是了,不知霍昕与孟元朗这样的人是如何认识的,也不清楚二人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以至于前朝人人传颂的战神都会为他效力。

    若是细想起来,霍昕的身世背景还真是干净得可以。

    在很久之前,她便私下从宫女与太监的口中打听过他。

    他没有父母,从小便是孤儿,听说其师承北胤国有名的隐士阙尘子。

    霍昕因参加科举拿下了当届的文武状元,从此踏入仕途。

    “无垢山庄一定有许多事需要你亲自处理,肯定很忙吧?我见你今日晚膳的时候也没有来。”

    垂眼看向公孙旭尧交替着双手在棋盘上落下一枚又一枚棋子,东陵馥静凝了目光。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精通棋艺的高手,沉迷的左右手博弈?

    “还好,不过是多了一些琐碎的事而已。”目光依然落在棋盘上,公孙旭尧淡淡地应道。

    “衙门那边关于公孙庄主被公孙修谋害一案有定案了吗?”言语间,东陵馥悄悄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眉眼秀致,肤色白皙的男子。

    为什么她隐约觉得这个男子在生气呢?

    除了这些没由来的莫名揣测,东陵馥更犹豫的是,要不要把她对钟琳的怀疑告诉公孙旭尧。

    毕竟这件事兹事体大,牵扯太多。

    一方面,钟琳是霍昕的属下,若是她与公孙简的死脱不了干系,那是不是就意味着指使钟琳杀害公孙简的人有可能是霍昕。

    一旦真相被揭露,公孙旭尧想必也不会再资助了。

    另一方面,若公孙修并不

    是真正的凶手,那他极有可能会因此而丧命。

    一时之间,东陵馥似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此时,只见公孙旭尧左手的黑子落下之际,棋盘上的一大片白子便瞬间陷入了死局,那被黑子包围的白子似已毫无转圜的余地。

    看着棋盘上的这幕残局,东陵馥微惊之余,却听得他凝声道,“馥姑娘似乎话里有话?”

    心中猛的一惊,东陵馥抬眼迎上了公孙旭尧略带探究的目光。

    这男子果然是精明得出奇,且心思缜密,玄秘莫测,全然不似他谦谦君子的外表。

    顿时,东陵馥便干笑着应道,“没有,是你想太多了。”

    “其实,我原本也是有些事想来找你一谈。”微微地想了一想,东陵馥仍是缓缓开了口。

    “何事?”见公孙旭尧淡薄的眉眼间似染上了一丝兴致,东陵馥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

    下一刻,东陵馥便将自己随身的荷包拿了出来,而后将里面装带的玉章倒在掌心,将其摆放在了棋盘中央。

    “我昨晚仔细的想了想,这个并不适合交由我来保管。”

    一眼掠过棋盘上的玉章,公孙旭尧的目光已微微凝住。

    或许她不知道,这玉章是多少人梦寐以求想要拥有的东西。

    其中,自然也包括霍昕和孟元朗,而她却这样简单的拒绝了。

    “霍昕的手是怎么断的?”将心中的思绪一抹而过,公孙旭尧忽然问道。

    略显怔愣的看着这男子,东陵馥虽未料到他会有此一问,但也并不打算隐瞒,“他是为救我的性命,才会断了手臂。”

    眸中倏地闪过一道难以察觉的惊异,公孙旭尧又道,“馥姑娘可否告知一二?”

    轻蹙着眉,东陵馥细细回忆过那日发生的情景,凝声道,“那日,我们在行到临近千山府清颂镇的山上时,忽然被一拨神秘杀手追杀。”

    “在我当时险些被一名藏匿在树间的杀手刺死,且霍昕被困时,他不惜断下手臂,才救得我性命。”

    “于他,我始终是亏欠太多。”嗓音微重的道着话语,东陵馥似陷入了淡淡地沉思。

    见女子眸中轻动的流光缓缓一聚,公孙旭尧微眯了双眼,凝声道,“既是如此,馥姑娘就更应收下这枚玉章。”

    “这样,你才能助他一臂之力,也算得上是报答救命之恩了。”

    “如此,不也承了公孙公子的情吗?”东陵馥反问着,目光中已多了几分审视。

    见公孙旭尧只是眸色淡淡地看着自己却不言语,东陵馥已知自己怕是真的揣测到了一些什么。

    随即,她微转目光看向一旁的花间月影,轻声道,“我有一事尚不明白,想问问你。”

    说着,东陵馥将视线回挑至眼前男子身上,说道,“自新帝登基以来,北胤国的纷乱已日趋稳定,国泰民安指日可待。”

    “却不知,公孙公子是存了怎样的心思?你作为生意人,难不成想发国难财?”眸光静沉了几分,她一字一顿的问道。

    目光一凝,公孙旭尧缓声道,“我原以为,你与当今皇上早已决裂。如今看来,似乎并非全然如此。不过,我还是得提醒馥姑娘,有些选择须得当机立断的好。”

    闻言,东陵馥微微一惊,便转过身不再看他,“我的事不劳公孙公子费心。倒是你,莫做了引火烧身的事。”

    说完,她已犹自迈开步履,踏着石阶下了凉亭,只留公孙旭尧一人仍独坐在原处。

    眸色幽幽地看着沉夜中的山庄景致,东陵馥任凭那微凉的风息透过她的发丝沁入自己的脖颈,卷走些些点点暖意,只留一份醉酒过后的清明。

    此刻,静坐在凉亭中的公孙旭尧却在目光追逐过这女子的身影,直至眼中只剩琼花玉树的光景后,才将视线落向了棋盘中央那枚透着薄蕴晴光的玉章。

    ———————————————————————————————————————————————————

    ---题外话---近期的更新时间都会在晚上的11点30左右哈~感谢duoduo121的荷包和月票,booke88的荷包,1360****158,白兔夫妇,陶瓷灯,1397****784的月票,IrisJasmin的九张月票,Roroma的荷包和六张月票,(ε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丶北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丶北爱并收藏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