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 > 第194章 鱼儿,皇叔来接你回去

第194章 鱼儿,皇叔来接你回去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着眼前拥抱在一起的二人,看着他们的眼里似乎除了彼此再也容不下其他。

    这一刻,东陵馥终是体会到了彻底心死是怎样的感受。

    皇叔与那女子的过去,会是什么样子?

    她不得而知。

    或许这些年里,不论他们之间曾因何种缘由分开过,也不论他们各自身在何处,他们心里都装着彼此吧。

    所以,纵使她明知故犯,爱上了皇叔,甚至也不惜一切努力争取过鳏。

    但她与皇叔在一起的那段并不算长的日子,终究比不过他与那女子刻骨相爱的八年。

    凝视着眼前的一切,东陵馥只觉似乎多看一秒,她便能更清醒一分。

    她曾以为,流失孩子的那一刻,身连着心已是痛到极致。

    却不想,当她将心遗落在皇叔身上的那刻起,便已注定她的殇痛永无止境。

    痛吧,越痛便会越清醒。

    垂眸看向被自己抱在怀中的女子,霍昕将她眉梢眼角的细微之动尽数收入了眼底。

    眸光倏地暗凝了些许,霍昕嗓音冷沉的开口道,“我同意你的条件。”

    说完,在他的示意之下,原本包围住东陵晟等人的蓝衣人便已让出了一条小道。

    慌乱的看着朝两边退散开来的蓝衣人,青芜只觉一切来得太快,以至于她以双手紧紧地扣住了身旁男人的腰身。

    抬眼的一瞬,她的泪再度滚落着滑至了唇畔,嗓音亦是轻轻颤抖,“我只求和你在一起,生死共担。”

    注视着不远处的二人,东陵馥明明不想去看,可双目却偏生涩痛得移不开眼;她亦不想去听,可那字字句句都如夜夜萦绕的呢喃耳语般清晰入心。

    这一刻,似乎周遭的一切都若极北冰原般凝固静止。

    可便是如此,她依然能听见枝叶在风中摇曳的沙沙声响,以及那女子轻声的哭泣。

    眉眼不动的凝着二人,她见皇叔将大掌从青芜的腰间轻抚至上,将那女子的头贴靠在了他的胸膛。

    看不清皇叔此刻究竟是怎样的神色,她只知他正低低地在青芜的耳畔说着什么。

    可下一秒,青芜原本抓着皇叔衣袍的手忽然重重一垂。顷刻间,那女子身子一软,便被皇叔打横抱起走向了一旁的凌霄。

    “你护她离开。”

    只是这样简单的几个字,便足矣让在场的任何人为之一震。

    这新帝竟爱萱妃至此?!

    为了这样一个女子,他甚至不惜博上自己的性命?

    霎时,凌霄便重重跪下,瞪眼看向了东陵晟怀中抱着的女子,哑声道,“皇上,恕臣不能从命!”

    “这是圣旨,朕不想再说一遍。”

    垂眸淡淡地看着跪地的凌霄,东陵晟嗓音沉缓。

    他们之间,是君臣,也是挚友。

    跟随他南征北战的这些年里,这男子向来言听计从,绝不会有半点迟疑。

    是什么时候开始,凌霄也慢慢变了。

    终于,在沉默片刻后,凌霄磕了一记重重地响头,以哽咽喑哑的嗓音凝声道,“臣遵旨!”

    随后,他便站起身来从东陵晟手中接过了被点睡穴的青芜。

    此刻,一缕垂下的发丝正将她的脸颊遮去,女子轻轻合上的眼睫处还挂着星星点点的泪珠。她面色苍白如纸,唇却教她啃咬得若鲜血一般红艳。

    “好一场动人心扉的生离死别,真是想不到,咱们的皇上还是个情种。”霍昕嗤笑而语,眸中尽是阴沉狠戾。

    此番,若眼能为弓,言能为箭,那东陵晟早已是千疮百孔。

    依照东陵晟与霍昕方才达成的协议,凌霄不再有半分迟疑,已是立刻带上了青芜离开,并由他身边随行的几名天琰宗护卫守护着离开了这里。

    看着渐行渐远的一行人,霍昕忽然紧锁眉头,戾声道,“差一点,我便又中了你的计。你之所以甘愿独自留下,是为了拖延时间,等凌霄去搬救兵来。对不对?”

    蓦地冷哼一记,他继续道,“今日,我要与你一较高下。”

    闻言,东陵馥将目光移向了那个侧身立于她不远处的男人。

    此刻,卷带着血骨气息的腥风正将他的玉白袖袍吹扬而起,依他秀挺身形翻飞如雪。

    玄风回掩,却又令他星落红妍的衣摆交织出了霜寒之凌。

    他怎能这样毫无所谓的将自己置于如此凶险的境地?

    回想起来,她似乎从未真正读懂过这个男人。

    计中计,谋中谋。

    他待青芜的深情是真,所以甘愿为救她而自断双臂?

    他善攻心计是真,所以他以退为进,悄然扰乱了霍昕的视线,摆脱了被动的局面?

    终究,最卑贱不过爱情,最凉薄不过人心。

    她累了,心彻底死去。

    不管是何种原

    因,都与她再无任何关系。

    可偏偏,这男人是一旦沾上便逃不离,避不掉。

    下一刻,东陵晟忽然沉了声道,“你还不配与朕交手。”

    言语间,他转眸看向了正紧靠而站的亲密二人,一步一步朝着他们缓缓走去。

    此刻,这男人攫住二人的目光,就若狂暴入境的龙卷风一般,能将他所过之处的天地万物都摧毁殆尽。

    这一刻,似乎任谁也无法猜透东陵晟究竟意欲何为。

    看着这男人带着不容逆鳞的戾傲步步走来,霍昕咬牙道,“东陵晟,你找死!”

    此时,东陵晟却只是眸光不离的凝视着眼前女子,用那卷带着些许沙哑的低幽嗓音,轻声道,“鱼儿,皇叔来接你回去。”

    那是在轻唤着谁?

    不过是简单的只字片语,便足以让二人曾经的亲密时光,如翻江倒海般轰然灌上心头。

    那之前,浇筑加固的心防竟是能顷刻间被摧毁,覆灭。

    感受过怀中女子的浑身颤抖,霍昕注视着她步步朝那男人走去,顿觉胸口似有团火在烈烈灼烧,紧握的拳头亦发出了骨骼交错的“咯咯”声响。

    只要能置这男人于死地,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皇叔。”东陵馥顿住脚步,就这样毫无预警的开了口。

    “回去再被你赐死一次?还是周.旋在你的皇后与宠妃之间?这些,我已不想再经历了。而我与皇叔之间的一切也都回不去了,不是吗?”

    言语间,有清浅如樱的薄薄笑意凝在她唇角。

    如今,到了这段禁忌关系该结束的时候,可偏偏却如最初开始时那般,所发生的一切都不在她的预料之中。

    “你真的以为自己还能抽身吗?”东陵晟眸色一深,嗓音沉沉。

    随他缓缓朝着东陵馥走来,他原本平静的心骤然一博,已疾速跳动了起来。而四周蓝衣人手中的弓箭却已绷出了悬弦欲裂的极致声响。

    一瞬,东陵馥的胸中竟堵上了一抹强烈的窒息感。虽说她知道皇叔的功夫极好,可面对如此多的精英杀手,便是再厉害的人也很难全身而退。

    慌乱中,东陵馥迎上了他深凝自己的目光,那暗窒如渊的眼底除却玄幽的流潋外,还透着一抹昭然不掩的宠溺之色。

    似乎眼前之人,是他极为重要的人。

    不,皇叔爱的人一直是青芜。

    且只爱那女子。

    忽然间,霍昕扬起手定在了半空中,而所有蓝衣人弓手顷刻间便将箭尖瞄向了东陵晟的心口,已准备就绪。

    蓦地皱眉,他怒吼道,“不准再靠近她半步!”

    东陵馥惊骇的扫了眼四周欲要围攻东陵晟的蓝衣人,可前方男人却似将一切都不放在眼里,只是云淡风轻的走到了她的面前。

    顿住步履,东陵晟用了仅是二人能够听到的声音,沉凝道,“你想要离开帝都时,纵使我知道你设计要挟颜真,却终究还是默许了。”

    将东陵馥的错愕神色收入眼底,他继续道,“当我知道你与霍昕在一起后,愤怒之余,发现自己更多的却是嫉妒。”

    东陵晟自嘲一笑,他似乎觉得自己会有这样的情绪是如此的意外与陌生。

    言语间,他抬手轻抚上了东陵馥教风吹得已显冷凉的脸颊。

    霎时,随了霍昕的手一挥,便已有一支箭羽蓦地朝着东陵晟射去。

    听闻一抹利刃入肉的钝哑声传来,东陵馥惊恐的看着东陵晟的胸膛处有鲜血涌出,瞬间染红他的衣袍,她的心竟悸乱得失了规律。

    颤抖着双唇,她哑声道,“你为什么不躲?”

    此时,东陵晟却只是轻笑,“当探子来报你在黎川府时,我便昼夜兼程赶了过来。”

    闻言,东陵馥已是泪眼迷蒙。她的心不是明明已死了吗?可为什么却依然为这男人疼着?

    随着霍昕又一声令下,第二名弓手欲要朝东陵晟放出箭羽之时,东陵馥忽的转过身毫不犹豫的挡在了他的面前。

    当她抬眸看向霍昕满是刺痛的双眼时,她知道自己终是又一次辜负了这男子。

    以眼神示意过周围的蓝衣人,就在守于东陵晟身后的那批人在领下霍昕之命,朝着东陵晟偷袭而去时,忽有另一批蓝衣人竟截杀掉了偷袭之人,场面瞬间陷入了混乱中。

    见状,东陵馥惊讶之余,东陵晟却一手折断了胸口的箭羽,将她紧紧地护进了怀中。

    此时,她才辨清,那两拨厮杀在一起的蓝衣人中,为首截杀的竟是钟琳。

    看着眼前的一切,东陵馥终是意识到,原来钟琳是东陵晟派在霍昕身边的奸.细。

    *****

    帝都,李府。

    后院的石桌旁,李惜正一面沉闷的晒着太阳,一面朝团绒在桌旁的猫儿碗中有意无意的投食。

    此时,候在她身旁的婢女初一看了眼

    满目期待的猫儿后,便转眸凝向了已止住动作,似在发呆的李惜,“小姐,绒球等你好久了。”

    闻言,李惜眉间一扬,这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继续将手中的鱼团丢入它的碗内。

    看着她这般心不在焉的模样,初一轻声问道,“小姐还是在担心老爷的事吗?”

    凝目看向后院中那棵高大挺拔槐树,李惜缓声道,“他一生征战,杀敌无数,又何尝遭遇过这样的败绩。”

    深吸了口气,她又道,“不管怎样,在我眼里,他始终是那个战无不胜的将军,无所不能的父亲。”

    回忆起自己儿时与父亲相处的点点滴滴,她微微一笑,“我只希望,他能够不被战事所牵连,一切平安。”

    听得李惜的言语,初一即刻便道,“小姐便不要再担心了,老爷定会吉人天相。”

    她话语刚落,便忽见一名家丁匆匆急急地从前院奔来,并一脸喜色的高呼道,“小姐,老爷捎信回来了。”

    一听这话,李惜倏地站了起身,问道,“信呢?”

    微喘着气息顿了顿,家丁又道,“书信现已送至了夫人房中,夫人她…”

    不等他将话说完,李惜便将手中的鱼团交至初一手中,迅速朝了李夫人的厢房踏去。

    片刻后,待她一手推开李夫人厢房的雕花木门时,正见那妇人坐在圆桌旁等着她,桌面上则放着一封书信。

    见这女子到来,李夫人瞥了眼房内随侍的婢女,示意她们退了下去。

    一手拿过封有红泥的书信,李惜将其拆开细细看过一番后,才向李夫人简要的说了说李肃的近况。

    “父亲在那边一切尚好,娘你不必担心。”缓缓将书信折起,李惜一面将其放回信封内,一面淡笑着开了口。

    “是吗,那就好,他可有说何时归来?”李夫人问道。

    “这个…父亲倒不曾说起,想来待皇上御驾亲征胜利归来时,他便会一道回来。”伸手握了握她的手,李惜应道。

    “嗯。”李夫人叹笑着点了点头。

    “娘,那你先歇歇吧,我回房间了。”一手捏着书信,李惜言语过后便起身朝了门口行去。

    踏着院中的九曲回廊来到自己所住的院落,李惜刚一进入房间,便反手掩上了雕花木门。

    赶忙将装有家书的信封打开,她顺着信封的侧面一摸,便从中抽出了另一封没有署名的信。

    方才在看阅家书时,父亲在信中提到还有一封信是需她亲自交到罗尚云将军手中的。

    想必,便是这封信了。

    看了看手中的书信,李惜将其收入怀中后,便立即出了厢房吩咐家丁准备马车。

    一路乘着马车来到罗将军的府上,李惜在其府中管家的引领下,直接去到了他的书房。

    此番,瞥见前来书房的人是李惜,罗尚云轻沉眉目示意管家将房门带上后,才开口道,“不知李姑娘此番前来是有何事?”

    闻言,李惜忙上前几步将怀中的书信掏了出来,交予他手中,“罗将军,家父今日捎回的家书中有两封信,其中这封是他吩咐我特意要亲自交给你的。”

    见罗尚云将手中的书信看过后,脸上已现出了些许为难之色,李惜急声道,“罗将军,希望你能看在家父与你多年的情分上,联合朝中几位资历较老的大臣,替家父说说情。”

    凝眉轻轻一叹,罗尚云缓声道,“你有所不知,如今朝中的局势变幻莫测,人人各怀心思。我也无法预料此番为李将军求情会有怎样的结果。”

    瞥了眼李惜越皱越紧的眉,他又道,“李姑娘,恕我直言,李肃镇远大将军的位置定是保不住了。而此番,端郡王东陵钰似也对此颇有兴趣。”

    *****

    端郡王府。

    姹紫嫣红的王府花园内,东陵钰正坐与五角凉亭中神色淡淡地品着茶水,而他的身旁,则是前来府上做客的付镜容。

    一眼扫过花园内的景致,付镜容握了握捧在手中的茶水后,便笑道,“王爷这园中的花木可真是种类繁多,好多都是我不曾见过的呢。”

    ———————————————————————————————————————————————————

    ---题外话---晟馥的戏下更继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丶北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丶北爱并收藏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