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 > 第八十三章 京都龙家

第八十三章 京都龙家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瑶瑶,陈鹏已经开工了,我刚刚已经把学校和四合院的设计图给他了。”龙琰双眸温柔的看着眼前女子那懒散可爱的样子。薄唇轻勾。

    陈瑶挑了挑眉,脸上闪过一丝诧异:“这么快,你用飞吗?”龙琰额头上晶莹剔透的汗珠在阳光的映射下顺着脸庞缓缓低落,打在衣襟上沁湿了心。

    陈瑶用手轻轻抹掉龙琰额上的汗珠,心疼道:“走那么急干什么?快上楼洗洗?”这么大的人,怎么一点也不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要是中暑了怎么办。

    只能说关心则乱,想当初龙琰刚进部队时,每天在四十度的高温下艰苦训练,都挺过来了。区区三十八度,又算得了什么?

    “嗯,确实不舒服。”龙琰嫌弃的皱了皱眉,想在陈瑶额上亲一下,又想到自己身上的汗,只好放弃。幽怨的看了一眼陈瑶,大步流星的往三楼走去。

    陈瑶冷清的面容闪过一丝柔和,念头一闪,小白就出现在她娇嫩的双手中,缓缓往凉亭走去。

    最近她每天和小白一起训练,一人一猫配合的天衣无缝,默契十足,看得龙琰都会吃醋。

    到了凉亭随意找了一个位置坐下,这时小白睁开朦胧的猫眼。

    “咪咪…”主人,是不是想小白了,刚刚小白才梦到主人呢?

    “梦到什么好吃的?”陈瑶揉了揉小白柔软的白毛,红唇一勾。

    “咪咪…”主人奖的红烧鱼,小白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好像每次想主人的时候都会梦到美食。

    “想吃吗?”陈瑶似笑非笑的看着小白,悠悠的说道。

    “咪咪…”想,当然想,做梦都想,小白讨好的猫脸看着陈瑶。

    “你最近长胖了不少,现在需要减肥…”陈瑶不去理会小白的讨好,看向远处说道。

    小白一听焉了,它也知道自己长胖了不少,明明很想减肥,但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只能说主人家的美食太好吃了,每次让它回味无穷、垂涎三尺。

    “咪咪…”可以只吃一点一点吗?小白谈价还价道。

    “你能做到吗?”陈瑶低头看着垂头丧气的小白,满腹狐疑问道

    小白无力的垂下头,每次都说只吃一点点,最后连盘子都舔光了,它在美食面前的信用度已为零。

    “咪咪…”主人你舍得如此可爱、如此漂亮、如此听话的小白挨饿吗?

    小白圆圆的脸,宝石一样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陈瑶,在龙琰看来小白在向陈瑶撒娇,他大步流星的走到陈瑶身边,提起微胖的小白一甩,小白不知道被扔到哪个角落去了。

    只听见远处传来“咪咪…”的声音,主公每次都这样,要扔也让小白有个心理准备。

    “噗嗤”陈瑶听到远处抱怨的小白,忍不住笑出声来。一人一猫每天都要上演同样的戏码。

    “刚刚小白又抱怨什么了?”龙琰坐在陈瑶旁边,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他虽然听不懂小白在说什么,但从瑶瑶的笑容中可以看出小白那个逗比,肯定又在埋怨他。

    “没抱怨什么,你每次把它扔那么远,哪天要是找不到回家的路,怎么办?”陈瑶扭过头,蠕了蠕唇瓣,问道。

    “如果真是那样,不要也罢?”龙琰不可一世的说道。没用的东西留着有何用?更何况还是一只喜欢撒娇的猫。时不时就想占瑶瑶的便宜。

    陈瑶伸手在龙琰的大腿上捏了一把,嘴里嘀咕着:“真是个嚣张的家伙。”也不知道这个嚣张的家伙什么时候回部队。

    “我不止嚣张,还霸道。”龙琰一把拽过陈瑶,双手把她紧锢在怀里,薄唇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冷峻的容颜,抹过一丝温柔的笑意,宛如一朵盛开的罂粟花,俊美无比,妖冶无双,浑身发散出上位者的气息,无与伦比的尊贵。

    哪怕他只是坐在那里不说话,也会让人觉得尊贵无比。

    陈瑶把他的话直接忽略,双手环住龙琰结实健壮的腰说道:“你真打算休假一年,就不怕那里乱套。”

    “如果真是那样,他们可以入土为安了。”龙琰狂妄道,那些人都是他亲自带出来的,如果真有那么差劲,他也不会一个个亲身提拔出来,他相信自己的眼光。

    “啧啧,你说要是他们听到这样的话,会不会集体造反?”陈瑶唯恐天下不乱道。那幽幽的表情看得龙琰全身一紧。

    “你觉得他们敢吗?”龙琰挑眉反问道。造反除非他们不想活了。

    陈瑶看着眼前这个不可一世,嚣张至极的男人,哑声一笑。这才是真正的他。

    “我怎么觉得把你留在桃花村太委屈你了。”陈瑶嘴角扬起一丝笑意,抿了抿唇道。

    这样举世无双,贵气逼人的男人应该是站在世界的顶端,而不是留在桃花村这样的小乡村。

    “在没有遇到你以前,一天除了训练还是训练,有时候会想,这样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直到遇到你以后,才知道原来以前的努力只是为了遇上更好的你。”龙琰精致的下巴轻轻抵住陈瑶细嫩发亮的额头,缓缓的说道,好似在说给自己听,也好像说给陈瑶听。

    “不觉得埋没你的才华吗?”陈瑶问出心中的疑问,毕竟上校头衔不是那么容易拿到的。

    “瑶瑶,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的才华比起我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你觉得你的才华被埋没了吗?”龙琰生气的说道。

    在他看来什么都没有瑶瑶重要,没有上校头衔他可以继续努力,但,没有瑶瑶怎么努力都没用。

    “那我是不是应该和你回家一趟,毕竟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这样好像有点不礼貌?”陈瑶神色淡淡,脸上闪过一丝迷茫,她不知道这样到底对不对,没有人告诉她。

    “你想回就回,不想回就不回,不用担心,我的家人都很好相处,如果真不放心,我等一下打电话告诉他们。”龙琰俊眉轻挑,是他欠缺考虑了。

    “嗯,你打电话报个喜讯也好,你可千万别说你是上门女婿,爸和爷爷是不会同意的,而且我也觉得不管是上门还是下门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人的感情。”陈瑶慢慢交代龙琰,她怕龙琰一个不小心说错了话。

    “恩,不过,以后你在哪我就在哪?”龙琰轻声应道。

    这边你侬我侬,而京都龙家却是另一副景色。

    ……

    那是一座四进四合院别墅,一辆黄色吉普车缓缓往别墅开来,大铁门自动慢慢打开,两旁都种了很多松树和杨树,一直快到四合院的时候,吉普车才停下。

    这时从车上下来一个身躯凛凛、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他步履如飞的往四合院正中心走去,听到里面众人谈话的声音,敲了一下,可以随手推开的门,冷冽的眼神在锁定某个身影后,瞬间温柔似水,温和低沉的声音传出:“大家在讨论什么呢?”

    “老公,你回来了,我们在谈论你儿子,那小子一个多月没联系了,也不知道去哪里了”一名四十几岁的中年妇女脸上露出担忧的神情说道。

    “担心什么?他又不是第一次失去联系。”龙琰的父亲龙耀一脸不耐烦的说道,让老婆担心就是那臭小子的错。不得不说龙琰和他的父亲是何其相似。

    “可是…”龙琰的母亲海萍还想说什么,就被龙耀打断了:“别担心他,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要相信自己的儿子。”

    “那臭小子,也真是的,连爷爷都不要了,也不知道去哪潇洒了?”龙琰的爷爷龙珅中气十足的声音传出。

    “不是,上次陆羽问我要了户口簿,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海萍再次担心的说出心中的疑虑。

    “拿户口簿干什么?在京都他可以横着走,根本不需要那玩意。”龙珅看向龙耀问道。他也有点忐忑不安了。

    “我也不知道,他那么大的人,还怕出什么事吗?更何况不是已经报过平安了吗?”龙耀低声问道。

    “不行,我要去找他。”海萍一副快要哭的表情,她就那么个宝贝儿子,要真有什么三长两短,要她怎么活啊!

    “我也去,老头子和你一起去。”龙老爷神色有点着急,以前虽然在外,但至少一个星期会打一次电话报平安。

    “陆羽应该知道,问问他不就得了?”龙耀摸了摸下巴,沉思片刻。

    就在这时,海萍的电话响了,她慢慢从口袋拿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没心情的她一点也不想接,只是电话一直响个不停,她只好划开触摸屏,那边传来龙琰性感的声音:“妈,我是龙琰。”

    “琰啊!怎么这么久才打电话回来,不知道家人会担心吗?”海萍惊喜若狂道,那激动的样子只差没直接哭出来。

    “…”

    “什么,你结婚了?”海萍被龙琰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得她漂亮的凤眼,瞪得像灯笼。她家儿子从小不近女色,现在竟然说他结婚了,这话比天要下红雨更难相信。

    龙老爷在一旁听得心痒痒的,他一把抢过海萍的手机,劈头就问:“臭小子,你竟然偷偷摸摸就把婚给结了。”那没良心的家伙,他都还没看到孙媳妇是圆的还是扁的。

    “……”

    “什么?我们不能去找你,臭小子你给我说清楚,我们就这么见不得人吗?”龙老爷河东狮的嗓音传出。他竟然被自己的孙子嫌弃了,怎么说他也是一元老啊!

    他现在越来越好奇到底是怎样的女子,让琰小子这么藏着掖着了。

    “……”

    “真的,不骗我,好,那要经常打电话回来,让我们知道你那边的情况。”龙老爷笑逐颜开道。

    “不是啊!爸,我还没说话呢?”海萍看到通话已结束的手机,心里郁闷的死。

    “老头子,我一句话也没说,就被你挂掉了。”一直保持沉默的龙奶奶终于发言了。

    “也没说什么?就说要我们别去打扰他,他不是请了一年假吗?他准备利用这一年的时间给我们家添新成员。”龙爷爷眉开眼笑道。也不知道谁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嫁给那个冰块脸。

    听听这是亲爷爷说的话吗?

    “真的吗?那我不是要当太奶奶了?”龙奶奶惊喜若狂道,虽然孙子不少,但他们都不肯结婚生子。没想到那个从小不近女色的琰小子会是第一个结婚的。还真是世事难料啊!

    “你们谁也不能去打扰他,听到没?”龙老爷严肃的警告着大家。现在什么都没有当太爷爷来的重要,哎呦,琰小子还真是给力,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就是他的真实写照。

    不管是在部队,还是在感情都是如此?

    龙老爷兴奋不已的在大厅走来走去,心里则想着要送些什么见面礼给孙媳妇。

    龙耀听了龙老爷的话,连连点头答应,他是巴不得龙琰快点结婚生子,这样海萍就不会那么担心了。

    而龙妈虽然很开心,但还是有些担忧,她很想知道龙琰最近过得怎么样?

    “爸,琰没有告诉你,他的住址吗?”海萍温声细语的声音中带有一丝着急。还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

    “他没说我也没问,我们应该要全力支持他,他好不容易动了凡心,我们可不能拖后腿。”龙老爷若有所思的说道,他那个老战友的孙女是时候死心了吧?

    “只是,我很好奇是怎样的女子捕获他的心。”龙母言语中带有一丝好奇和期待。她那儿子心比天高,女人在他眼里就是麻烦的代名词,这样的他,竟然会不声不响的结婚。

    也不知道要哭瞎多少人的眼,特别是龙老爷老战友的那个孙女,她从小跟在龙琰的屁股后面喊:“琰哥哥…”

    从小立誓要以嫁给龙琰为目标,哪怕她一直近不了龙琰的身,也从不放弃心中的执念,龙琰当兵,她也跑去当兵,她以为只要跟着龙琰的脚步,龙琰就会反过身看看她。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龙琰不但没有反身,只怕连她是谁也不记得了,还真是苦了人家姑娘。

    “我也很好奇,只是我们现在不能去打扰他。”龙老爷摸着胡须冷静说道。琰小子不是不懂分寸的人,他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大家不用太好奇,时间到了,自然会把人带回来,他什么时候让你们操心过?”龙耀掀了掀唇,言语淡淡中带有一丝骄傲和自豪。虽然两人有时不对盘,但,不得不说,龙琰真的很优秀。

    “海萍,你不用担心,还是先想想,要送些什么礼物给未见面的媳妇和孙子?”龙奶奶慈祥的看着海萍说道。想到她要当太奶奶了,浑身就有使不完的劲。

    还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对,对…”海萍这时才想起她好像漏掉了什么重要的消息,语无伦次道。

    想到以后屁股后面跟着一团小小的肉球就忍不住一阵激动。

    “这小子的速度还真是快?是该好好想想该送些什么礼物?”龙耀严肃的面容闪过一丝笑意,比起当父亲的喜悦,当爷爷更让人期待。

    他以后是不是该多笑笑,不然他的宝贝孙子要是被他严肃的表情吓跑了,他找谁哭去?

    “晚上大哥他们回来,我们可以炫耀炫耀一下。”海萍双眸一闪,宛如清湖微波粼粼。那调皮的样子犹如十八岁的少女。

    “还有那几个小子,一说到结婚就逃避话题。”龙奶奶眼里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她以后可以时不时给他们施压了。

    “以前还以为琰小子会排斥结婚,没想到他不但不排斥结婚,竟然这么年轻就想要小孩,这真是出乎大家所料啊?”龙爷爷感慨道。

    龙琰是他最喜爱的孙子,也是他最头痛的孙子,固执起来几头牛都拉不回来,就拿他老战友孙女的事来说吧?明明知道人家姑娘家每天在他屁股后跟着,他却像没事人一样,想干嘛就干嘛?

    有时候说话太气人把人家姑娘都气哭了。

    他实在看不过去,也说过几次琰小子,要他让着别人点,毕竟人家是女孩子,脸皮薄。

    当时龙琰是这么回的:“我让她跟了吗?一个女孩子整天只知道跟着男人走,这样的人以后谁敢要。”

    他老战友王松听到这话,气得吐血,以为龙琰是故意那么说的。

    只是这样的插曲并没有让王松的孙女王朵萎靡不振,而是越战越勇,她就像打不死的小强,竟然追到部队去了。

    即使这样,他们也从不凑合龙琰和王朵,他们龙家从不政治联姻,只要孩子喜欢哪怕就是村姑他们也乐意,儿子的感觉才是最重要的。

    感情的事只有自己才知道,所以他们做父母的只能在一旁参考,而不能做决定。这也是他们龙家感情深厚、一直很团结的原因之一。

    “管那么多干嘛?我等着抱孙子就好了。”龙耀冷峻的脸上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

    “对,对,我们就在家等他们的好消息…哈哈哈哈…”龙老爷开心的手舞足蹈。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交谈着,整个房子其乐融融,欢声笑语。

    ……

    而这边陈瑶无语的看着挂掉电话的龙琰,淡淡道:“你就知道一定会怀孕?”很多的东西都是可遇而不可求,怀孕更是。

    “我相信自己的能力。”言简意赅带有自信。那欠扁的样子看得陈瑶牙根痒痒的。

    陈瑶抬起头,认真的看着龙琰俊美的脸庞说道:“既然大家知道了,明天就寄些蔬菜、水果和一些珍贵药材回去吧?”龙琰的家人就是她的家人,对自己的家人她一向很大方。

    “也行,明天我多打点包。”龙琰白皙的手理了理陈瑶额前被夏风吹乱的头发,温柔说道。不知道他们在看到百年人参和百年灵芝后,又会是怎样的表情。

    他要不要在里面放一张纸条,说那些东西都是他宝贝老婆送的。想到大家的表情,他忍不住笑出声来,他越来越腹黑了。

    “什么事这么开心?”陈瑶看着低头闷笑的男人问道。

    “你说他们看到那些人参会是怎样的表情。”龙琰轻声问道。瑶瑶空间里的人参和灵芝至少都有两百年份了,在外面根本就不曾看到过,物以稀为贵,价格更是天价。

    最重要的是,瑶瑶空间的东西都是用钱也买不到的。

    “管他们是什么表情,多寄几次,习惯就好。”陈瑶漫不经心的说道。那些东西她多得是。

    “哎呦,还没见面就对他们那么好,我会吃醋的。”龙琰阴阳怪气的说道。

    陈瑶一脸白痴的眼神看着龙琰,他是越活越回去,还不是因为他,才对他的家人好。

    没一会,陈瑶淡然一笑,樱红的唇角,勾出一抹诡异的弧度,红唇轻轻吐出一句话:“你说他们真的不会过来找你吗?”

    “短时间内肯定不会,时间一长就不知道了。”龙琰低头思索着,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一切顺其自然吧?”陈瑶一声轻笑。细嫩的小手把玩着龙琰修长厚实的大手。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在答应龙琰求婚的那一刻,她就有了心理准备。

    别人怎么做她不知道,她只要做自己就好了。

    别人对她好三分,她会对别人好十分,别人对她有看法,管你是什么人,她都会不理不睬。

    “嗯,不过我还是希望,等庄园建好后,他们才过来。”龙琰宠溺的看着陈瑶,说出自己心中的看法。庄园建好了,来多少人都没关系。

    “那就要陈鹏加快人手,以不备之需。”陈瑶几不可见的点头,对龙琰说道。

    “好,明天我去和他说说。”龙琰抱起陈瑶就往大厅走去。

    坐在沙发上的刘梅燕笑容满脸的看着陈瑶两人说道:“快坐下休息,最近是不是太累了。”每天都是后山、小坑山来回跑,有时还要去电脑培训室看看大家学习的进度。

    “还行,可能是天气太热的原因。”陈瑶撇撇嘴说道。闷热的天气,人也闷闷的,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

    “这几天可能会下雨。”龙琰性感的唇角划过一丝淡淡的笑意,他查了天气预报,会下好几天雨。

    “太好了,也该下下雨了。”刘梅燕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要是下雨,后山和小坑山的人就放假。”陈瑶淡淡说道,只要把种子种下去,几天不打理还是可以的。

    “我叫几个人去后山打两个狗棚。”龙琰把陈瑶放在沙发上,就往外走。

    刘梅燕满意的看着龙琰修长挺拔的背影,一脸笑意看着陈瑶问道:“不准备去他家看看?”虽然她很想多个上门女婿,但陈瑶爸说,上不上门不重要,孩子开心就好。

    而且龙琰的家人要是知道他在这里做上门女婿,他们又会怎么想?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家人的事。

    “今天龙琰打电话回去了,明天准备给他们寄些东西过去,等庄园建好,再叫他们过来玩几天。”陈瑶冷清的面容闪过一丝笑意。

    “那这样是最好不过了,也不知道他的家人好不好相处。”刘梅燕光滑的脸上闪过一丝担忧。

    陈瑶几不可见的摇了摇头,现在才想起龙琰的家人,早干嘛去了?婚都结了,说那些又有什么意思。不过,从龙琰的谈话中,她知道龙琰的家人都是很随和的人。

    “现在担心有什么用?你觉得我是吃亏的人吗?而且事情的发展并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他家爷爷想早点当太爷爷,要我们好好培养感情。”陈瑶嘴角扯出一丝甜蜜的笑意。

    她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半躺着,那懒散的样子宛如一只高贵的波斯猫。

    “那就好…”刘梅燕轻轻松了一口气,父母总是有着操不完的心,明明孩子都很听话,也过得很好,但她总会不由自主的去担心。

    “妈,生弟弟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陈瑶红唇一扬,缓缓吐出一句让刘梅燕脸红心动的话来。

    刘梅燕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陈瑶,娇羞的说道:“你爸说随缘,不要给自己压力。”她当天听了陈瑶的提议,晚上就和陈中华商量了一下,两人最后决定一切随缘。

    “嗯,说不定,现在肚子里已经孕育了一个新的生命。”陈瑶有意无意的扫了一下刘梅燕的肚子,幽幽的说道。

    刘梅燕脸红的站起身往餐厅走去,她怎么觉得她比瑶瑶更害羞?

    陈瑶低笑一声,她妈的脸皮真薄,才调戏了几句就脸红了,这怎么能行?

    她优雅的起身,往电脑培训室缓缓走去,也不知道陈锦信几兄弟学得怎么样了?

    她站在窗户外看到大家认真学习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满意,即使沈邵和*不在,他们也是自觉地练习着,不懂的就两三人凑在一起谈论。

    陈瑶如风一样,悄悄地来,也悄悄地走,不带走一片云彩。

    电脑培训室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一小插曲,大家只知道认真的练习,不懂就问,希望自己是第一批出炉的学员,更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得到陈瑶的认可。

    陈锦信、陈建和陈昊更甚,他们为了能让陈瑶刮目相看,只要晚上一有时间就会去电脑培训室学习和巩固。他们三人中,陈锦信的接受能力要慢一点,为了跟上大家的进步,他付出的要比别人多的多。

    但他从来就没抱怨过一次,就像一朵向日葵默默的坚持着,陈瑶虽然很少看到他们,但对他们的行动和态度却了如指掌。也为他们的改变而高兴。

    ……

    下午,几朵棉絮般的云儿正在天上旅行,一轮边缘金黄、耀眼的太阳正高高挂在上面,散射出它温暖的、金色的光茫,赋予大地一派生机!

    与天际相连的是一排排绿树你也可以投稿,它的绿,似乎能滴出绿水来,与它相连的天,也会被染成绿色。

    陈瑶戴上太阳帽,悠闲的往水库走去,远远望去,水库中开出了一朵朵美丽的荷花,一片片碧绿的荷花叶子挨挨挤挤,成了小鱼们的家。

    衬托出荷花的美丽,有地荷花含苞待放,仿佛一个害羞的小姑娘,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有的荷花已经盛开了,露出了娇嫩的花蕊。

    水库里蓝叶丛中,一枝枝再力花亭亭玉立,像娇羞的少女,满脸绯红,微微含笑。

    炎炎夏日,清风徐来,碧波荡漾,一丛丛美丽的睡莲轻舞花叶,形影妩媚,好似凌波仙子,令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不禁联想起“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

    水仙花开得正灿烂,那雪片一样洁白的花瓣和那鹅黄的花蕊,像婷婷玉立的仙女,既漂亮又高雅……还真是水仙缥缈来相迎,伯牙从此留嘉名。

    整个水库都是各种各样的花,这些花五颜六色,十分艳丽,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就好像走进了花的世界,让人更深刻地感受到了花的美丽。

    整个水库更是芳香四溢,让人沁人心脾、清香淡雅。

    远远看去陈老爷和村长两位老人正开心的聊着什么,陈老爷眼尖的看到陈瑶走过来。

    他精神抖数的走过去,中气十足的声音中带有一丝激动和兴奋:“瑶瑶,你看那些花开得多漂亮啊!这到底是什么花来着!怎么长的那么快,根本就是一天一个样嘛?”

    不是亲眼看到,谁会相信呢?那些花长的那么美艳动人,那灵气十足的样子就像会说话的小姑娘。

    “嗯,是长的蛮快,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卖一批了。”陈瑶若有所思看着躲在花丛中的鱼,漫不经心的的说道。

    因为灵泉水的原因,水库里的鱼越来越有灵气,反应能力也是极快,别人根本就看不到鱼的踪影。

    有一天早上,陈老爷和村长以为水库里的鱼被别人一夜之间偷走了,两人蹲在水库边上抱头大哭。

    有几个路过的村民,看到两位老人那么伤心,以为出了什么事,立马上前询问情况,可是他们什么也没听到,只听到两人的哭喊声。

    没办法,他们只好飞快的分头把陈瑶找来,两位老人看到陈瑶来了,就好像看到救星一样,把事情的原由一五一十的告诉她。

    陈瑶和那几个村民听了满脸黑线,嘴角止不住的抽搐着,那个时候的鱼还没到一斤一条,人家偷了用来干嘛?就算偷了也不可能一个晚上把上万条鱼都偷走啊?

    陈瑶用行动告诉两位老人,鱼就在水库中无忧无虑的游泳。

    她蹲在水库边上,伸出白皙小巧的双手,就在这时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的鱼儿们,它们摆动着双手,与同伴们嬉戏玩闹着。

    它们亲吻着水面,那双充满好奇的眼睛仿佛想看看陆地上的世界。它们在荷叶下乘凉;在听蜻蜓讲故事;在与舞伴们踏着轻快的舞步。鱼儿们自在的,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

    陈老爷和村长,还有那几个村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玄幻的一幕,觉得是那么的不真实。只是事实告诉他们,这是真实的。

    大家清醒过来后,都用崇拜的眼神看着陈瑶,现在陈瑶就是他们的信仰,好像只要有她在,再困难的事,在她面前也变得渺小。

    陈老爷和村长自闹了那次乌龙后,人也稳重了不少,就算整天看不到鱼儿,他们也没露出担心的表情,每天都是按时割草喂鱼。

    ……

    村长听到陈瑶的话,眼里闪过一丝惊喜,开心道:“是不是和瑶花园一样,还要拍照片。”这些花都是神速成长,也不知道瑶瑶从哪弄出来的花种。

    “还要再长几天才行,到时候连鱼儿一起拍。”陈瑶双眸湛亮,盯着水里的鱼儿,嘴角轻轻扯开,染上一丝笑意。

    水里的鱼因为灵泉水的原因,能闻出她身上的淡淡香味,只要她来到水库,那些可爱的鱼都会成千上万的游过来,快乐的吐着泡泡,好像和她打招呼一样。

    “瑶瑶,我怎么觉得水库的鱼好像认识你一样,我们在这里呆了半天连鱼尾巴都没看到一条,你一来,它们也游过来了。”陈老爷疑惑的说道,要不是每天割的鱼草不见了,他又以为被别人偷了呢?

    有了上次的乌龙,每次看不到鱼影的时候,他和陈浩然都会去后山割些鱼草,来确定鱼的具体位置。

    只能说这些鱼都成精了,鱼草一散开,那些鱼都争先恐后的游过来争抢美食,鱼草没了,鱼也不见了。

    “有吗?不过这鱼长的有点慢。”陈瑶低头喃喃自语道。不应该啊?放了那么多的灵泉水下去,一个星期的时间,少说也会有三斤左右。

    陈浩然和陈老爷听了嘴角止不住抽搐,这哪里是慢,是太快了好不好,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些鱼就长了一斤半到两斤左右,别人包的鱼塘几个月才长这么大,她居然还嫌慢。

    要是被那些包鱼塘的人知道,他们又会怎么想!

    “不是啊!瑶瑶已经长的很快了。”陈老爷抗议道。他觉得瑶瑶要求太高了,要是别人家的池塘,长的这么快,睡觉都会笑醒。

    “以后每天多割几次鱼草?尽量一个月后,可以卖一批。”陈瑶双眸微带沉思。一个月后应该会有五到六斤每条。

    “哦,好…”陈老爷连连点头,可能是瑶瑶最近缺钱了,不然怎么会这么急。

    村长陈浩然也配合的点点头,他现在是一切听从瑶瑶指挥。

    “我准备在水库中间打个小型帐篷,用来遮风挡雨。”陈瑶指尖摩挲着下巴,略微思索。这也是听龙琰说这几天会下雨,才临时起意的。

    她平时很少用手机,那些微信、QQ、新闻、天气预报……更是不曾看过。

    “这是个好主意,要是万一下雨了,还可以避雨,也不用急着赶回家。”陈爷爷摸了摸下巴少许的白胡须,一脸赞同的说道。

    陈浩然也开心的连连点头,想到一个月后,就可以卖出一批鱼,心里就止不住的激动和高兴。

    陈瑶抬头看了看挂在天边的太阳,天已近黄昏,太阳慢慢钻进薄薄的云层,变成了一个红红的圆球。西边天际出现了比胖娃娃的脸蛋还要红还要娇嫩的粉红色。

    太阳的周围最红,红得那样迷人。红色向四下蔓延着,蔓延了半个天空,一层比一层逐渐淡下去,直到变成了灰白色。天空中飘浮着柔和的、透明的、清亮的空气。

    “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家吧?”陈瑶红唇一勾,缓缓说道。

    在这里不得不说一下村长陈浩然,自从陈瑶安排他管理水库后,他和静奶奶一日三餐都在陈瑶家蹭饭,每天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

    三人到家的时候,大家都在大厅聊着什么,陈杰看到陈瑶,一脸开心的笑容走过去,心花怒放道:“姐,水库的花开得怎么样了?”

    上次他班来了好几个同学,看到他家美轮美奂的房子,那难以置信和目瞪口呆的样子,只差没流口水,甚至一而再,再而三的问他,他住在谁家?

    笨,当然是自己家,难道是别人家?

    “还需要等几天。”陈瑶勾唇笑了笑,抬脚就往陈晨身边走去。

    “你同学在这里住得习惯吗?他要是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随时提出来。”陈瑶红唇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看着陈晨美貌的脸蛋,淡淡的说道。

    她亲手调教出来的两位美女,也不知道会花落谁家,她有点羡慕了呢?肿么破?

    “他说你的管理模式很特别也很实用,以后会有一批又一批的忠实人才死心塌地的跟着你。”陈晨把李小军和她说过的话,传给陈瑶。

    她觉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瑶瑶对自己人特别大方和护短,只要是她认可的人,容不得他们委屈半分。只要有脑子的人就知道,怎样的选择对自己才是最好。

    “你觉得李小军的人品怎么样?”陈瑶斜着头,淡淡的问道。

    四合院建好后,瑶花园就要扩大发展,她准备多选些稳重诚实的人帮刘璐璐她们,另一个计划也是时候实行了。

    ------题外话------

    大家都很给力哦,爱你们哦。

    18957161600一张月票;

    774804617两张月票;

    dxf051221张月票;

    3442728041张月票;

    kfk48161067张月票,2张评价票;

    lrliurong1张月票;

    xue135862295301张月票;

    150000929021张月票;

    风千悠1张月票;

    koukingwang1张评价票19张月票;

    泊云zy4张月票;

    杨海霞1张;

    lujiaqi200213张月票;

    lzh38152张月票;

    156018533231张月票;

    紫苏的幻雪1张月票;

    5704710401张月票4朵鲜花;

    cocomyw1张月票;

    悦心xf1张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潇湘美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潇湘美娜并收藏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