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 > 第二十四章 争强好胜的小朋友

第二十四章 争强好胜的小朋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晚的灯光真是变幻莫测,五彩缤纷,让人深深陶醉在了其中。

    陈瑶和龙琰置身于夜晚的京都中,开车缓缓往龙家驶去。

    两人到龙家的时候已是晚上八点半,几位老爷爷和老奶奶已进入了梦乡,而海萍和龙耀则一人抱着一个在一进大厅逗得两位小盆友“咯咯”笑。

    陈瑶和龙琰手牵手往一进大厅走去,低着头的海萍看到两人往这边走来,连忙招手笑道:“去哪里玩了?”

    “去星海了,爸和妈什么时候回来的?”陈瑶弯腰接过海萍怀里的乐乐问道。

    “在外溜达了一圈就回来了,大概是七点左右的样子。”海萍一脸笑意看到陈瑶说道。

    “乐乐宝贝在家听话吗?”陈瑶抱起乐乐坐在沙发上,细嫩的手在乐乐圆嘟嘟的粉嫩脸上抚了抚笑道。

    “咿呀呀…”妈咪,乐乐是乖宝贝,当然听话了。乐乐圆溜溜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陈瑶咿呀呀叫着。

    “妈咪就知道我家宝贝是最听话的。”陈瑶性感的红唇在乐乐粉嫩的脸上亲了几下说道。

    “咿呀呀…”美人妈咪,欢欢也很听话,欢欢也要亲亲。

    “咿呀呀…”滚开,男女授受不亲也不懂吗?在陈瑶怀里的乐乐,听到欢欢的叫声,马上骂道。

    “咿呀呀…”你懂个屁,我是美人妈咪的宝贝儿子,亲一下很正常,没见识的丫头,不懂用词就不要乱用。在龙耀怀里的欢欢大声反驳道。

    “哇哇哇哇……”在陈瑶怀里的乐乐,听到欢欢卖她没见识,她放声大哭。

    这是乐乐出生以来,第一次哭。

    海萍、龙耀和龙琰快速来到陈瑶身边,一脸担心问道:“乐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龙琰用手探了探乐乐的小额头,说道:“没发烧。”

    “没事。”陈瑶绝美的脸上没一点担心的神色。

    她知道乐乐是为了什么而哭?

    这丫头,这么小就好胜,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咿呀呀…”没用的丫头,还没说几句就哭,哭能解决问题吗?龙耀怀里的欢欢再次说道。

    他就看不惯只知道流眼泪的人,做人就应该坚强?

    “嗝…嗝…”陈瑶怀里的乐乐,听到欢欢的声音,马上停止了哭声,两眼汪汪的看着陈瑶,那样子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乐乐是不是妈咪的宝贝。”陈瑶对龙琰使了使眼色,龙琰会意,马上从桌上拿来一包纸巾递给陈瑶。

    陈瑶接过纸巾,从中抽出一张,轻轻的帮乐乐她如珍珠般的泪水擦掉。

    “咿呀呀…”乐乐当然是妈咪的宝贝,陈瑶怀里的乐乐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妈咪,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

    “妈咪的宝贝不能随便哭哦,哭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如果有什么不能解决的事情,可以问爸爸和妈妈,也可以问爷爷和奶奶。”陈瑶绝美的面容闪过一丝柔光,全身散发出母性的光辉,让大厅的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咿呀呀…”乐乐要坚强,不能随便哭。

    “嗯,我们家的乐乐和欢欢是大家的宝贝,爸爸妈妈最喜欢你们了,爷爷奶奶也喜欢,太爷爷和太奶奶更不用说了?”

    “乐乐宝贝要记得,女人不能随便流眼泪。”陈瑶一脸笑意看着怀里的乐乐,竟然能听懂他们的话,她不介意现在就说说道理。

    “咿呀呀…”为什么啊?乐乐不明白的问。

    “乐乐长大后就知道了。”陈瑶伸出一只小指头,放在乐乐手心中,说道。

    原因只能乐乐长大后,自己去找。

    “咿呀呀…”乐乐明白了。

    陈瑶怀里的乐乐,双眼发亮的看着她,她虽然不明白妈咪为什么会说,女人不能随便哭,但她知道,既然是妈咪说的,那么就一定会有她的道理。

    “嗯,也不许和哥哥吵架?”陈瑶用手理了理乐乐的短头发问道。

    “咿呀呀…”乐乐没和那…

    “嗯。”陈瑶听到乐乐的咿呀呀声,好看的眉头皱了皱,从鼻孔处发出一个单字。

    “咿呀呀…”乐乐没和哥哥吵架,是他骂我丫头。

    乐乐看到陈瑶脸上露出一丝不悦,马上改口道。

    “那是一种亲昵的称呼,那是哥哥喜欢你。”陈瑶看了看龙耀怀里的欢欢对乐乐说道。

    “咿呀呀…”妈咪你是不是弄错了,哥哥怎么会喜欢我?乐乐小脸上露出一丝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陈瑶,咿呀呀叫着。

    “妈咪什么时候骗过你?哥哥真的很喜欢乐乐,要不,问问哥哥不就知道了?”陈瑶看着龙耀怀里的欢欢说道。

    “咿呀呀…”欢欢当然自己喜欢的妹妹了。欢欢看到陈瑶投过来的眼神,马上说道。

    “咿呀呀…”乐乐也喜欢哥哥。

    这一声,是乐乐心甘情愿叫的。

    也在这一刻,两人从不针锋相对,有的只是互相帮助和鼓励。

    “这样多好?”陈瑶白皙的手在乐乐脸上揉了揉笑道。

    “瑶瑶,乐乐为什么哭?”海萍对乐乐刚才莫名其妙的哭,一点也摸不着头脑。

    “爱争强好胜。”陈瑶点评道。

    龙琰伸出手把乐乐抱起,问道:“乐乐美人,告诉爸比为什么哭?”

    “咿呀呀…”那不是乐乐哭,你听错了。

    “噗嗤…”陈瑶听到,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丫头,好机灵。

    在龙耀怀里的欢欢也“咯咯”笑了,两只犹如黑葡萄的大眼睛,眯成一条缝。

    “怎么了,这是?”海萍笑问道。

    “乐乐说,刚刚那个哭的不是她。”陈瑶捂嘴笑道。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

    整个大厅都是大家的笑声,龙琰骨节分明的手在乐乐小小的鼻尖上刮了一下,宠溺道:“你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是从哪学来的。”

    “咿呀呀…”乐乐眨了眨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龙琰。帅爸比,乐乐没说瞎话,乐乐在说白话。

    龙琰正想问陈瑶是什么意思,海萍就开始赶人。

    “天色不早了,你们快去睡吧?”说完就弯腰把乐乐抱起,在她小脸上亲了亲几口,双眼满是笑意看着怀里的乐乐。

    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今天和老友聚会,她们看到欢欢乐乐,想要找儿媳妇的*是越来越强烈。临走时,还抱着不松手。

    “宝贝,晚安。”陈瑶在乐乐脸上亲了亲,又在欢欢脸上亲了亲。

    “咿呀呀…”爸比,美人妈咪晚安。

    “咿呀呀…”爸比,妈咪晚安。

    ……

    龙琰搂着陈瑶往二进走去,陈瑶到玄关处换好鞋子,快速从衣柜中找出一套睡衣,朝浴室走去。

    没一会,陈瑶一袭酒红色v领睡袍,微露出精致的锁骨,黑亮的秀发随意披散,纤细的眉,迷人的眸澄澈纯净又夹杂着丝丝慵懒,琼鼻微皱,红唇轻抿。

    她缓缓往床上躺去,玲珑有致的身子深陷入柔软的大床内,紧紧裹着薄被,恬静的睡颜被月光轻轻笼罩,原本柔顺的长发经过她随意的滚动微有些凌乱,浓密的睫毛轻颤着……

    龙琰一脸笑意望着把他当空气的女人,缓缓走到她身边,在她轻颤的眼睛上,轻轻亲吻了一下,才往浴池走去。

    洗完澡的龙琰轻手轻脚的爬到床上,双手搂住陈瑶,缓缓闭上微疲惫的眼睛,进入了梦乡。

    ……

    从九龙休闲城出来的陈晨,远远看到龙辉的车在门口等她。

    “这里,这里…”坐在主驾座的龙辉,扬起灿烂的笑容,左手不停的对陈晨挥着。

    陈晨不雅的翻了翻白眼,她又不是不认识他的车,有必要那么大喊大叫吗?

    “叫那么大声干嘛?你是想要告诉大家龙四少在这里吗?”陈晨打开车门,一屁股坐在副驾座,不满的瞪了一眼龙辉说道。

    “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龙辉一脸笑意看着陈晨,明亮的双眼犹如天边的月牙。

    “这几天部队很忙吗?”陈晨斜头问道。龙辉和龙琰一样,到京都的第二天就去了部队。

    “嗯,小事一大堆,大事没一件。”龙辉踩了一点点油门,正准备开动。

    陈晨大喊道:“停下,璐璐,还没下来?”

    “大堂哥,马上就到,不用担心?”龙辉瞥了一眼陈晨,说道。

    “呃,这样?”陈晨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不好意思道。

    她好像有点大惊小怪了,要是璐璐看到,又要说她,这么长时间还没学会冷静和沉稳。

    肿么破,她这性子,好像怎么改也改不掉!

    “晨,带你去个好看的地方,怎么样?”龙辉神秘兮兮的看着陈晨说道。

    “哪里?”陈晨透过玻璃看着外面的世界和景色。

    车辆的喧哗和路灯无边的耀眼把整个城市笼罩着。

    各色闪亮的霓虹灯让整个城市流光溢彩、神采飞扬。

    抬起头,天上的月亮大致只有圆满时的一半,暗淡的光辉和地面上霓虹散发出的光遥相呼应,互诉着天上宫阙的寂寞和人世间的繁华。

    晚风轻拂,轻轻的吹动着道路的两排树,星空上的明月很是耀眼,那看似小巧的星星也镶嵌在旁边。

    “带你去京都广场,那里有个很大的喷泉,很漂亮。”明明想保密,但总管不住这张嘴。龙辉恼火的想到。

    “要好久吗?”这才是她最关心的,明天还要训练呢?

    “玩半个小时可以吗?”龙辉小心翼翼地看着陈晨,问道。

    好吧?他以后绝对是个妻奴?

    “嗯。”陈晨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目光还是一成不变的看着外面。

    时间如流水,不知不觉她跟在瑶瑶身边快一年多了。

    每每想到自己当初的决定,就觉得不可思议。

    她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支撑着自己一成不变的决定,是瑶瑶帮她治手的时候,还是看到瑶瑶那诡异的步伐,还是看到瑶瑶教训人的时候,那一身无人能及的身手和强悍的气势。

    不管是什么时候?她心底总有一个声音,告诉她,一定要跟着瑶瑶?

    那样才会活出不一样的精彩?

    这一年,她在陈瑶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对朋友真心相待、对队友不离不弃、对亲人孝顺有加。

    坐在主驾座的龙辉,看到陈晨总是默默地看着外面的景色,没一点想和他搭话的迹象,他无奈的叹了叹气。

    难道外面的景色比他还要好看吗?

    这一刻,他不得不怀疑自己的魅力是不是下降了?

    “晨,景色好看吗?”龙辉只好随意找出一个话题。

    “夜景是很美,但没桃花村安静。”陈晨终于把目光收回来,看向龙辉说道。

    “你很舍不得桃花村?”不说他也知道,但他就是不想冷场。

    “嗯,桃花村很美,也很安静。”陈晨点头说道。

    “这边稳定后,我们去桃花村长住好不好?”龙辉看向陈晨商量的语气问道。

    “长住,你是在求婚还是在耍流氓?”陈晨蜜糖一样微深的肤色,灿烂如阳光的笑容带有一丝深意。

    “吱…”龙辉一个急刹车,就把车停在中央。

    “你疯了,这是马路中央,不能停车。”陈晨身子向前扑去,双手眼疾手快的抓住座椅,才稳住身子,反头愤怒的瞪了龙辉一眼说道。

    “我今天就停在这里了,他们能把我怎么样?”龙辉口气有点冲,嚣张的话脱口而出。

    “你要发疯是吧?”陈晨盯了一眼龙辉,又看了看外面的反光镜,打开车门,往车下走去。

    他不开,她就不知道想办法了吗?

    这人无语到了极点,刚刚还好好的,一下就发疯?

    她都怀疑龙辉是不是有精神分裂症。

    龙辉看到陈晨下了车,他快速打开车门,追上,问道:“你打算步行回家吗?”

    “不用你管。”陈晨瞪了一眼跟来的龙辉继续往前走去。

    接二连三的喇叭声,响个不停,还有很多司机下车,看看前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龙辉心里后悔的要死,他虽然听到陈晨那句,你是在求婚还是在耍流氓的话,心里很气愤,但至少也要把车停在人少的地方。

    龙辉看了看后面的车,像一条龙长,他快速追上陈晨,道歉道:“对不起,刚刚没有控制好自己的脾气。”

    他是男子汉,当然要拿得起放得下。

    “算了,我还是打的回去吧?”陈晨摆了摆手说道。

    “我以后再也不会乱发神经了。”龙辉满脸歉意道。一点也没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对。

    “噗嗤…”陈晨听到龙辉这句话,忍不住笑出声来,他也知道自己在发神经。

    龙辉看到陈晨甜美的脸上没有出现不悦,他趁陈晨不注意弯腰抱起她,往车的方向走去。

    陈晨被龙辉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环住他的脖子,红白条纹短袖,精致剪裁,显得小巧玲珑,圆领露出漂亮的锁骨。

    龙辉阴郁的眼神瞥了一眼陈晨露出的性感锁骨,声音沙哑道:“往前扑一点。”

    陈晨看懂龙辉眼里的意思,脸红的点了点头,身子往前斜了一下。

    “啊!原来是两口子吵架?”一名司机说道。

    “两口子吵架是很正常的,千万不要想不开?”另一名驾驶员道。

    “现在的年轻人动不动就寻死!”

    “没事就好?”

    “喂,小伙子,以后对老婆好点,要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缘分。”

    “……”

    陈晨听到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问话,她害羞的躲进龙辉怀里,小声嘀咕道:“都怪你。”

    “都怪我,是我的错。”龙辉含笑大胆承认自己的错误。

    这样害羞的陈晨,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呢?

    “没事了,对不起,给大家造成不便。”龙辉抱起陈晨对后面的车主深深地鞠了一个躬,以表歉意。

    他鞠躬道歉不是因为随便停车而造成交通不便,而是他们说的两口子。

    他很喜欢听到两口子,那三个字。

    后面的车主还是蛮好说话的,他们摆了摆手,表示没事,不用这么客气。

    龙辉把陈晨放在副驾座,在她绯红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又给她把安全带系好,才把车门关好,往主驾座走去。

    两人到京都广场的时候,已是晚上九点,广场中间有一个大的喷泉,周围环绕着几个小喷泉。

    伴随着动听的乐曲声,喷泉的最外层开始喷水,形成了一圈圆形的低矮的水柱。紧接着,圆形喷泉的中间的几圈又有无数支水柱喷了上来。

    水柱随着音乐的节拍不断变换着舞姿,时而忽高忽低,时而忽左忽右,时而呈柱状,时而呈倒立的喇叭状,就像是一个个翩翩起舞的舞蹈家。喷泉的舞姿热来热美,有时像天女散花;有时像孔雀开屏;有时像水中芭蕾……

    “好看吗?”龙辉修长的手搭在陈晨的肩上问道。

    “嗯,很漂亮,五颜六色,光彩夺目。”陈晨看着远处绚丽夺目的灯光和非常有节奏的音乐,中肯的点了点,给予评价。

    龙辉牵起陈晨的手来到喷泉后面的假山,一座隆起的岩石,上面长着矮树,变得毛茸茸的;岩石脚下被阿伏纳河河水冲坏,这样一个位置使它有几分像一只巨大的乌龟横卧水面,又像一座拱桥。

    “把鞋子脱掉试试?”龙辉弯腰低头,想帮陈晨把鞋子脱掉,却被她阻止了。

    “让我来吧。”陈晨弯腰把白色帆布鞋脱掉,双手提着它,雪白如玉的脚踩在磨砂石上,痒痒的。

    “我来提。”龙辉抢过陈晨手上的鞋子。

    “我来。”陈晨看到龙辉的举动,甜美的面容闪过一丝红润。这人真是的,男人能随便给女人提鞋子吗?

    农村有着这样的习俗,男人不能随便给女人提鞋,不然会给男人带来霉运。

    “我喜欢帮你提鞋。”龙辉好看的娃娃脸闪过一丝笑意,双眼发亮的看着陈晨。

    “在农村,男人是不能给女人提鞋的。”陈晨绯红的脸看着龙辉说道。

    “那样的迷信你也相信,只要自己开心就好了。”龙辉双眼真挚的看着陈晨说道。

    “可是…”

    “别可是了,就这么决定。”龙辉快速打断陈晨未说完的话。

    “对了,你刚刚为什么那么生气?”陈晨一脸茫然看着龙辉问道。

    “晨,我对你是真心的,以后如果想要去桃花村长住,只要你一句话,我一定会照办,所以,请你不要怀疑我的真心好不好?”龙辉祈求的看着陈晨。

    他对陈晨的感情越来越浓烈,也越来越难以控制心底的*。

    他是个成年人,有着自己的需要和需求。

    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能这么蹈规循矩,真的是很难得了?

    只是,听到陈晨说他耍流氓时,他真的忍不住想要生气。

    陈晨听到龙辉这么认真的表白,绯红的脸更红了,她有点庆幸现在是晚上,不然会丢脸丢到太平洋。

    “知…知道…知道了…”陈晨低着头语无伦次道。

    “把头抬起,看着我的眼睛说。”龙辉凑到陈晨面前,严肃的说道。

    陈晨微微抬头,脸色发红,躲躲闪闪的眼神看着龙辉。

    龙辉看到陈晨犹如龙虾般的红脸,手上的鞋子随意一放,他紧紧搂住陈晨没一点赘肉的腰。

    他遽然俯身低头,温暖的唇瓣覆上陈晨的嘴,龙辉的唇软软的,像羽毛一般轻柔拂过,却像是在陈晨本不平静的心湖砸下一颗石子。

    陈晨脑子里有片刻的眩晕,伸手抵在他的胸口,娇羞呻吟的想要退却。

    龙辉强劲有力的手紧紧搂住她的腰,不让她有片刻的退缩。

    陈晨只好睁眼看着龙辉陶醉的亲吻,不知过了多久,龙辉缓缓睁开明亮的双眼,满脸发红的看着陈晨,沙哑道:“把眼睛闭上。”

    陈晨知道这一刻,自己肯定逃不掉,只好听话的把眼睛闭上。

    龙辉看到陈晨如此听话,弯腰在地上把鞋子捡起,又双手把陈晨抱起,往假山后面的小凉亭走去。

    陈晨在龙辉抱起的那一刻,双眼瞬间睁开,看到龙辉的动作,双手不由自主的环住他的脖子,妩媚的眼神看着龙辉,说道:“你骗我?”

    “骗你什么了?”明知故问。

    “还明知故问?”陈晨一脸没好气的表情看着龙辉,嘟嘴说道。

    “真没骗你。”他也没想到,陈晨会听话的把眼睛闭上。

    “还说…”陈晨一只手在龙辉胸膛上不断的捶打着。

    那模样就像陷入爱河的小女孩,表面闹脾气撒娇,心里却是喜滋滋的。

    “晨,别闹,真没骗你,我怕你站太久会累,所以去凉亭那边坐坐。”龙辉脚步停了下来,双眼发红的看着怀里的陈晨说道。

    这下,陈晨安静了,她把头躲在龙辉怀里,觉得自己丢脸丢大发了。

    龙辉会不会认为,她很期待他的吻,陈晨躲在龙辉怀里的脑袋,不时的胡思乱想着。

    龙辉找了个比较黑的位置坐下,他把鞋子放在长椅底下,胳膊揽紧陈晨,将她更严丝合缝地贴合着自己。

    他一向很能在不动声色之间掌握主动,专注于她后,猛烈的吻在陈晨没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再次袭来,他的舌挑逗地缠绕舔噬着她口腔的每个角落,她的气息渐渐急促,手指不由自主地紧紧攀住他的腰。

    黑暗中两人正吻得情热,突然传来说话的声音:“那里有一对恋人,我们别去打扰他们。”

    被声音拉回理智的陈晨,用手推了推龙辉的脸,说道:“那边有人。”意思要龙辉适可而止。

    “他们很有自知自明,不用担心。”龙辉凑到陈晨耳边小声说道。

    “不要,太晚了,快回家吧?明天还要训练呢?”陈晨用力挣开龙辉的怀抱。

    “晨,你说我们先订婚好,还是直接结婚好?”龙辉看到陈晨想要用力挣开他的怀抱,只好慢慢放开禁锢陈晨身体的手,站起身问道。

    “我没有想过那个问题,而且,现在不都是提倡晚婚晚育吗?”陈晨不好意思的看了看龙辉说道。

    “你…”龙辉生气地瞪了一眼陈晨,他好想把面前这个女人,一巴掌怕死,肿么破?

    “你又没向我求过婚。”陈晨看到生气的龙辉,理直气壮道。

    龙辉黑着脸,双眼目不转睛地看了陈晨好一会,才说道:“是我的错,现在就去买戒指。”

    龙辉拉起陈晨的手,就往前走。

    “等一下,我还没穿鞋。”陈晨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龙辉快速从长椅底下拿出鞋子,蹲在陈晨面前给她穿上。

    “下次吧?”陈晨看了看脚上的鞋子,说道。

    “为什么要下次啊?反正现在还早。”龙辉斜头问道。

    “太晚了,明天还要训练。”陈晨挽着龙辉的胳膊撒娇道。

    “戴上戒指,你就是有未婚夫的人了。”龙辉牵起陈晨的手边走边说。

    “不带戒指我也是有未婚夫的人,从你表白那天开始,我就认定你了,所以以后别想甩我。”陈晨停住脚步,一脸认真的表情看着龙辉说道。

    “只要你不离不弃,我便生死相依。”龙辉明亮的双眼深情的看着陈晨说道。

    千言无语,抵不过这一句话。

    “好,我也一样。”陈晨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们回家。”龙辉柔情的在陈晨额头上亲了一口说道。

    他虽然很想去买戒指,但想到陈晨明天要训练,只好先送陈晨回家,他再去买了。

    龙辉牵起陈晨的手,在她白嫩的手指上,比划了一下,心中隐隐有了一个大概。

    两人到龙家的时候,已是晚上九点半,龙辉把陈晨放到家里,才又开车往阿波罗商场驶去。

    他跑到阿波罗珠宝柜台按照心中的尺码买了一对情侣戒指,同时又买了一条钻石项链。

    龙辉要售货员把戒指和项链包装好后,才兴高采烈地往停车场走去。

    只是刚出阿波罗商场,就看到一名化着浓妆的女子一脸笑意往他这边走过来,浓密金色的大波浪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丝丝缕缕都*得迷死人!

    只是,哪怕她不穿衣服,在龙辉心里也激不起一点点波涛汹涌。

    这个人他认识,就是上次他带陈晨来阿波罗商场买衣服的时候,看到过她。

    他听陈晨说,这个人以前和她是同事。

    只是,晚上不是酒吧最忙的时候吗?她怎么会在这里?

    “嗨,帅哥,还认识我吗?”李靓一脸笑意看着龙辉,挥手打着招呼问道。

    龙辉好看的眉头皱了皱,仿佛没听到他的话般,脚向前走去。

    “你很了解陈晨吗?”李靓看到龙辉没一点想要停下的迹象,马上抛出诱饵。

    只是,让她失望的是,龙辉还是没有停下来,他走到停车场,快速打开车门,坐上去,把车倒出来。

    李靓追到停车场,看到龙辉一系列的动作,她站到车前,伸出两只手,拦住龙辉,不想他开车。

    她为了接近龙家人,每天冥思苦想,希望能想出一个很好的办法,这几天睡也睡不好,上班也是心不在焉,想来想去,最后想到从龙四少下手。

    他年龄小,阅历少,控制力肯定也不行,只要她大胆勾引,还怕不成事吗?

    只要和龙四少有一点关系,还怕进不了龙家吗?

    只要进了龙家,她就会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理想确实很美好!只是真的能如她所愿吗?

    龙辉那张娃娃脸让人永远看不出真实年龄,不知道的,还以为没成年呢?

    “让开?”龙辉冷冷的看着前面不知好歹的女人,他和她很熟吗?

    “你知道陈晨是什么人吗?她谈过多少男朋友吗?她和你在一起有什么目的吗?”李靓一鼓作气说完。

    说完后,李靓颤抖的抚了抚额头上的汗水,她有点害怕的看着车上伸出半个头的龙辉。

    “自以为是。”龙辉不屑的看了李靓一眼,把车往后退了好几米,方向盘迅速往左打,一个漂亮的转弯就往龙家驶去。

    挑拨离间,她配吗?

    龙辉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都是这张脸惹的祸。

    而李靓看着远处的车子,狠狠地跺了跺脚,一脸挫败地坐在地上。

    为什么会这样?龙四少不是应该快速下车,双手抓住她的肩膀,急切地问道:“陈晨是什么人,她谈过几个男朋友,她和我在一起有什么目的?”

    不应该是这样吗?

    难道龙少一点也不爱陈晨,他和陈晨只是逢场作戏。

    只是,龙四少没有理由这么做啊?还有,她刚刚看到龙四少手上提了两个珠宝袋子。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那是送给陈晨的?

    明明她和陈晨是同一类人,为什么两人的命运却截然相反。

    李靓双眼发红的看着地上,到底要怎么做才可以过上富太太的生活?

    也许是上天听到了她的祈求,这不马上就有人过来搭讪。

    一名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身躯凛凛,相貌堂堂,鬓角的头发略微秃进去一些,眉毛浓黑而整齐,一双眼睛闪闪有神采。

    他快步往李靓这边走过来,蹲在她身边,礼貌问道:“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

    李靓听到声音缓缓抬起头,眼里的不屑一闪而过,她可是青春美女少,这样的老头也配在她面前说话?

    “不用。”冷冷的拒绝,她吸了几口气,稳住身子缓缓站起身。

    只是,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刚站起,正准备走路,脚不小心拐了一下,身体不平衡的往中年男子扑去。

    中年男子眼疾手快的把她扶住说道:“你的脚好像受伤了,让我送你一程吧?”

    李靓本想拒绝,但看到自己的脚好像有点红肿,最后点了点头。

    “坐我的车吧?”中年男子询问道。

    “嗯,我没有车,谢谢你?”她虽然不喜欢中年男子,但基本的礼貌还是要的。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中年男子轻轻笑了一下。

    中年男子扶着李靓往宝马750Li小车的方向走去,李靓不顾脚上的痛,双眼发亮的看着远处的宝马750Li,这个标示她认识,在皇朝酒吧工作,很多老板开着这样的车,说要两百多万。

    两百多万对他们来说,可能只是不值一提的小数目,但对她来说,却是个天文数字。

    “很喜欢车子?”中年男子没有错过李靓脸上的表情。

    “嗯,喜欢,应该是谁都喜欢。”李靓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喜好。

    “也是。”中年男子把李靓扶到副驾座做好,又给她细心地系上安全带,问道:“你住哪里?”

    “在皇朝酒吧停车就可以了。”李靓脸上挤出一丝笑意。

    “在那上班吗?”中年男子随意问道。

    “嗯。”李靓一点也没隐瞒。

    “我家离那不远。”中年男子一脸温柔看着李靓说道。

    “哦…还真顺路。”李靓拖着长长的尾音,说道。

    中年男子笑了笑没再说话,他的脚在油门踩了一下,小车缓缓往皇朝酒吧驶去。

    在经过一家药店的时候,中年男子把车停在一旁对李靓说道:“你在这等一下。”

    “哦…”李靓不明所然的看着中年男子远处的背影。

    没一会,中年男子从那家药店走出来,手上多了一个袋子,他打开车门对李靓说道:“小姑娘,这是一瓶活血化瘀药,回到家后记得擦,这样受伤的脚好的快点。”

    “谢谢。”李靓接过袋子,眼角有点湿润,哽咽道。

    来京都后,不曾有人这么关心过她。

    刚来京都时,她找了一份办公室的工作,只是,在那里没人容得下她。

    最后不得已,只好辞职没做,在皇朝酒吧找了一份工作。

    她以为在皇朝那样的地方,不会有同事排挤,没想到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有那样的事发生。

    “叔叔,经常去皇朝吗?”李靓用手指轻轻的擦了擦湿润的眼角问道。

    “不经常去。”中年男子笑道。

    “我姓李,名云起,叫我李叔叔就好。”李云起双眼看着远方说道。

    “啊!叔叔也姓李,我也姓李,名靓。”李靓开心地叫道。

    “哦,说不定前世我们还是一家人呢?”李云起开玩笑道。

    “是啊!是啊!以后李叔叔可要常来皇朝酒吧,照顾我。”李靓听到李云起说他也姓李时,心里的不屑早已消失不见,有的只是开心。

    “好,明天我带几个好朋友去那聚一聚?”李云起一口答应。

    “谢谢,李叔叔。”李靓一脸笑意道。

    “一家人说什么谢不谢的,记得明天推荐一些皇朝酒吧的好酒,我那几个朋友就好那一口。”李云起一脸笑意道。

    “好…”李靓豪爽的答应。

    ……

    这边龙辉到龙家时,已是晚上十点,他把车停好后,提着两个精致袋子,一脸笑意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在一进交口处,龙辉碰到了马靓,他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说道:“哇,妈,你走路没声音吗?吓死我了。”

    马靓一手叉腰,双眼瞥了一眼龙辉,恨铁不成钢的,指了指龙辉的太阳穴说道:“是不是又去鬼混了,再这样下去,陈晨都要成别人家的儿媳妇了?”

    “妈,别这么火爆,看到我手上的东西了吗?”龙辉往后退了几步,他提起袋子在马靓面前晃了晃说道。

    “珠宝,家里珠宝够多了,不需要,明天退回去?”马靓以为龙辉买给她的,马上摇头说道。

    “这是买给你儿媳妇的求婚戒指,也要我退回去吗?”龙辉一张娃娃脸满是笑意看着马靓。

    “臭小子,你想看我笑话是不是?”马靓在龙辉头上敲了几下说道。

    “痛,痛,妈,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敲头,哪天真敲傻了,你找谁哭去?”龙辉哭丧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马靓说道。

    “你小子胆肥了是吧?竟然敢调侃母亲大人。”马靓双手叉腰,唇角上扬,说道。

    “我哪敢调侃女王陛下,只是,女王陛下,你给我说话的机会吗?就算要我死,也得给个理由?”龙辉一副奴才样看着马靓说道。

    “贫嘴,给老妈看看买了什么好看的戒指?”马靓没好气的瞥了一眼龙辉。

    “别,要看也得让陈晨先看。”龙辉摆了摆手说道。

    “臭小子,还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马靓一脸笑意看着龙辉,调侃道。

    “妈,这不是你希望的吗?你可别得了便宜还卖瓜。”龙辉一点也不面子的揭穿马靓。

    “你这臭小子,真是越来越口无遮拦了。”马靓看了一眼龙辉说道。

    “难道不是吗?”龙辉不怕死的再次问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潇湘美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潇湘美娜并收藏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