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 > 第三十五章 是同一个人吗?

第三十五章 是同一个人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人到西郊区的时候已经是清晨四点半。

    陈瑶马不停蹄的往训练基地的宿舍走去。

    “苏五,瑶瑶马上就到,你坚持住。”陈晨的声音带有一丝哭腔。

    “苏五,你是我们的好兄弟,好伙伴,你一定要坚持下去。”陈一双眼发红的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苏五说道。

    “苏五,坚持住。”

    “苏五,你是我们的骄傲。”

    “苏五,你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

    大家每说一句,都带有一丝颤抖和害怕。

    脸色苍白的苏五看到大家的关心,脸上露出一丝虚弱的微笑,这就是他的兄弟,他的伙伴。

    只是,他虽然中了枪,但没有生命危险,他们一个个露出那么悲伤的表情干什么?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归西天了?

    苏五哪里知道,他们以前虽然练习过枪法,但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中枪,又加上是他们的好兄弟,好伙伴,心里难免会伤心和难道。

    只是,等不到他们多想,陈瑶就赶来了。

    陈一看到陈瑶神色匆匆的赶来,快速让开空间。

    陈瑶用手摸了一下苏五的额头,又看了一眼他手上的枪伤,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人参,递给陈一说道:“用刀切小一点。”

    陈一快速接过人参,拿出水果刀,把人参切成二十几片。

    陈瑶拿出一小片放进苏五嘴里,柔声说道:“慢慢吃下去。”

    “你,你,把苏五扶到诊所,那里才有取子弹的工具。”陈瑶指着陈二和苏一说道。

    陈瑶大步流星来到三栋二层的诊所,她快速拿出取子弹的刀具消好毒,纱布,一些消毒药水,缝合的针和线。

    等她把一切准备好后,陈二抱着苏五放在床上。

    陈瑶拿出钳子在苏五的伤口看了一下到底有多深?

    “打麻药吗?”陈瑶看着伤口问道。

    “不打。”苏五斩钉截铁的说道。

    他要记住这种痛,以后才会更努力的训练。

    “不打麻药,会很痛。”陈瑶只是随意问一下,没想到苏五给出这样的答案,还真出乎意料。

    “不怕痛。”苏五咬牙说道。

    陈瑶用手在苏五的伤口上,用力地压了一下。

    “啊……”苏五痛得忍不住叫出声来。

    “不打麻药,比现在更痛。”陈瑶把手松开说道。

    “不…不痛。”苏五本来苍白的脸此时更苍白了。

    陈瑶快速拿出消毒药水,在苏五受伤的手上消好毒,用小手术刀把伤口慢慢扩大,看到子弹了,她才用夹子把子弹夹出来。

    躺在床上的苏五只感觉到痛,是那种深入骨髓的痛。

    他咬紧牙关让自己不发出一丝声音,满身大汗的看着陈瑶的一举一动。

    直到子弹取出来后,他才晕死过去。

    陈瑶快速给他把伤口包扎好。

    “是条汉子。”龙琰目睹一切过程后,给予的评价。

    陈瑶瞥了一眼龙琰,什么话也没说,把那颗子弹包起来。

    这颗子弹是从苏五身上取出来的,当然要交给他,任他处置。

    “瑶瑶,他什么时候醒来?”陈晨跟在陈瑶后面,一脸着急的问道。

    “明天早上会醒来,你怎么会在这里?”陈瑶反身,挑眉问道。

    “我昨晚没回去。”陈晨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说道。

    “龙辉没来接你。”两人不会吵架了吧?

    “来过,不过,他回去了。”她能说她昨天没完成任务吗?

    “没吵架吧?”陈瑶问出心中的疑问。

    “没有,开什么玩笑,怎么会吵架?”陈晨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陈瑶,觉得她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没事就好,对了,苏五中枪的事,你没告诉璐璐吧?”陈瑶把手上的工具收拾好后,再次问道。

    “没有,你的电话打通了,就没打她的了?”陈晨说道。

    陈瑶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看着大家说道:“你们都去休息吧?苏五明天早上会醒来,他伤的不是很严重。”

    大家听到陈瑶的话,都回到各自的宿舍,准备休息。

    而陈瑶拿出一床薄薄的被子盖在苏五身上,看了龙琰一眼说道:“不回去了。”

    “你不会也打算在这睡?”龙琰一脸黑线看着陈瑶问道。

    “总裁办里面有卧室,去那睡。”陈瑶摇头说道。

    “他不需要照顾吗?”龙琰指了指晕死过去的苏五问道。

    “他吃了我配置的药,不会有什么问题,只需好好休息就行。”陈瑶走到龙琰身后轻轻推着他往外走,又把门关上,才往总裁办走去。

    两人乘着电梯来到总裁办,龙琰打开门,看着里面的大床,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

    他缓缓来到陈瑶身后,双手环住她的细腰,薄唇凑到她耳边,轻轻说道:“不管住哪里都有我一份?”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陈瑶装聋卖傻道。

    “好了,去把手洗干净,再睡一觉吧?”龙琰好笑的摇了摇头,手不自觉的在陈瑶头上,揉了揉宠溺道。

    “你嫌弃我了。”陈瑶嘟嘴委屈道。

    “我有没有嫌弃,不如先试试?”龙琰好看的丹凤眼闪过一丝光彩,暧昧不明道。

    “哎,我还是先洗个澡,一身臭死了。”陈瑶用手扇了扇,一脸难受的表情说道。

    龙琰看到陈瑶的表情,哑声而笑,他有说什么吗?他好像什么也没说吧?

    “快去吧?”龙琰知道陈瑶今天很累。

    陈瑶有点纠结的看着龙琰,总裁办没她的衣服。

    龙琰好像看出了她的纠结,性感的声音犹如一杯甘醇的美酒,缓缓流出:“明天早上,衣服我会安排人送过来。”

    陈瑶纠结的脸马上舒展开,露出一抹抹灿烂的笑容,她快速在龙琰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往洗澡堂走去。

    龙琰傻傻地看着陈瑶远处的背影,丰润白皙的手摸了一下被陈瑶亲过的脸,俊美的脸露出一丝幸福的笑意,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

    龙琰看着总裁办的小卧室,虽然没家里的宽,但有着不一样的温馨。

    他把窗帘拉好,脱掉衣服和鞋子,往被窝钻去。

    陈瑶洗好澡后,快步来到卧室,衣服一脱就钻进龙琰怀里。

    龙琰自然的搂住陈瑶的细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温柔似水的声音,缓缓吐出:“快睡吧?再折腾下去马上要天亮了。”

    陈瑶习惯性的往龙琰怀里钻去,她的手很自然的搭在龙琰腰上,头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上,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缓缓进去了梦乡。

    而龙琰就没那么幸运了,佳人裸身在怀,只能看不能吃,那是一种生不如死的折磨。

    他感觉自己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甚至有着快要爆炸的趋向。

    他骨节分明的手在陈瑶后背不停地摩擦着,但想到陈瑶昨晚很晚才睡,今天又碰到苏五受伤,最后只好把手收了回来。

    他强压着体内的邪火,把陈瑶的头从他胸膛上,放下来。

    他轻手轻脚的爬起床,准备一早的训练。

    他来到离床不远的地方,开始做俯卧撑。

    “一,二,三,四……”龙琰边做边数,一直到五百个,也没压下体内的邪火。

    龙琰抬头看了一眼睡得正香的陈瑶,脸上闪过一丝无奈和宠溺,又继续着他的训练。

    一直到一千五百个,他才慢慢平息体内的猛兽。

    龙琰慢慢起身,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深情的眼神看着床上的陈瑶,缓缓往私人澡堂走去。

    等龙琰洗完澡后,已是清晨五点,他轻轻钻进被窝,一只手搂住陈瑶光泽的胳膊,缓缓闭上满是困意的双眼,慢慢进入了梦乡。

    清晨,万籁俱寂,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新的一天从远方渐渐地移了过来。

    阳光照射在陈瑶脸上,看上去肤白如玉,整个人都柔和起来,长长的卷曲睫毛像一把小扇子,能让人想象到睫毛下的眼睛是多么得美丽她睡的安详极了,红润的嘴角微微勾起仿佛在做一场美好的梦。

    龙琰一只手撑着自己精致的下巴,另一手魔障一般不有自主的摸上她的睫毛,那把小扇子就微微颤抖起了来。

    少许,她缓缓睁开目眩神迷的眼睛,那双眼睛波光明艳,令龙琰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此刻她像一个被惊醒的小兽把身体微微卷着,嘟起饱满的唇瓣,不满的眼神瞪着龙琰,沙哑的声音缓缓说道:“你干嘛?还能不能好好睡觉?”

    “老婆,已经不早了。”龙琰指了指窗帘说道。

    “那你怎么还在这?”陈瑶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龙琰说道。

    “晚点再去部队。”龙琰搂着陈瑶的细腰,小声说道。

    “不忙吗?”陈瑶低头看着薄被中一丝不挂的自己,绝美的脸全身黑线。

    如果没记错的话,她是穿着内裤睡觉的?

    “怎么了?”明知故问。

    “对了,暗杀日期是不是该推迟两天?”陈瑶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双眸看着龙琰说道。

    “一切命令听指挥。”龙琰一脸笑意看着陈瑶说道。

    “就这么决定,我把苏五调整到最佳状态。”陈瑶伸手抚了抚额前的乱发说道。

    “嗯,反正不急。”龙琰唇角含笑,性感的声音缓缓吐出。

    “衣服到了吗?”陈瑶低头看着一丝不挂的自己,心里只差没吐血。

    “还没有。”龙琰拿出手机快速拨了个号码。

    陈瑶没醒时,他不敢打电话,怕把她吵醒。

    龙琰打电话给阿波罗商场的副董事长,要他安排人手,把这段时间,新上市的女式新款,送到西郊区。

    同时也没忘记给自己选几套。

    陈瑶双眼微闭着,又有点昏昏欲睡。

    “老婆,是不是很累?”龙琰把手机随意一放,薄唇凑到陈瑶耳边,小声问道。

    “……”知道还问。

    “我给你按按。”龙琰伸出手有模有样的按着。

    陈瑶闭眼享受着龙琰的贴心服务,有时会传出“嗯”的声音。

    不知什么时候,陈瑶感觉身上有重要,她“唰”的睁开双眼,入眼的是龙琰俊美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双眼含情脉脉的看着她。

    “干嘛?重死了?”陈瑶推了一下龙琰,嘟嘴说道。

    “重吗?”龙琰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身材,将信将疑问道。

    “你说呢?”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这下龙琰有点不自信了,他坐在床上这里看看,那里瞧瞧,看看身上有没有多余的赘肉。

    五分钟后,龙琰富有魅力的丹凤眼看向陈瑶,没底气的问道:“我是不是胖了?”

    “还行。”陈瑶在他身上扫了一下说道。

    “到底是胖了,还是没胖?”听到陈瑶不咸不淡的回答,龙琰脸上闪过一丝着急。

    “和以前一样。”陈瑶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龙琰,点头说道。

    “那你还说重死了,吓我一跳?”龙琰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说道。

    他怕身体发胖后,勾不起陈瑶一点兴趣和*,所以他的运动量非常多。

    不为什么?只为在陈瑶面前留下美好的一面。

    “突然压上来,没被你吓死,已经很不错了?”陈瑶翻过身,不想理面前这个男人。

    他把无耻发挥的淋漓尽致。

    “什么嘛?压压更健康。”龙琰双手把陈瑶翻过来,无耻笑道。

    “别闹,今天很累。”陈瑶拍了拍龙琰的手说道。

    “嗯,我不闹。”龙琰把陈瑶的头靠在他胸膛上,小声说道。

    陈瑶看到龙琰没有下一步动作,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今天这么好说话?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躺着,互相听着对方的心跳声,犹如一幅幸福而又唯美的画。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门铃声把两人拉回现实。

    “可能是衣服到了。”龙琰穿上衣服说道。

    “嗯。”

    龙琰大步流星往外走去,他迅速打开门。

    果不然,有一位陌生男子提了十几个精致袋,站在门口。

    “给我。”龙琰伸手对那位陌生男子说道。

    陌生男子先是懵了一下,马上把十几个精致袋递给龙琰,才转身离开。

    龙琰提着袋子快步来到小卧室,他把袋里的衣服全倒在床上,拿出一套淡紫色套装,看着陈瑶说道:“穿这套。”

    “相信你的眼光。”陈瑶对龙琰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如幽兰的嗓音缓缓说道。

    “这嘴越来越甜了。”龙琰薄唇凑到陈瑶红唇边,来了个蜻蜓点水般的吻,模棱两可说道。

    陈瑶脸不红,心不跳的拿起衣服,当着龙琰的面开始换衣服。

    龙琰细长的丹凤眼快速闪过一丝惊喜,他快步来到陈瑶身后,双手环住她的细腰,鼻子闻着秀发散发出的清香,手在她光滑细嫩的肌肤上,不停地摩擦着。

    陈瑶感觉到龙琰身上传来的温度,穿衣服的动作,不自觉地停顿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无奈。

    她芊芊玉手搭在龙琰手上问道:“你这样,我怎么穿衣服?”

    “等一下,再穿也不迟。”沙哑的声音带有一丝急切。

    “老公,等一下有位病人要来。”陈瑶温柔的说道。

    “就抱一下。”龙琰一只手抚了抚陈瑶的秀发,小声说道。

    陈瑶静静地靠在龙琰身上,感受着他身上的变化。

    直到龙琰身上的温度恢复正常,陈瑶才缓缓扳开他的手,眼疾手快的把衣服穿好,在龙琰脸上亲了一口,拍了拍他的手说道:“快穿衣服吧?”

    龙琰哀怨的瞥了一眼陈瑶,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

    陈瑶从小卧室出来,来到总裁办,坐在摇椅上,给陈一打了个电话:“苏五醒了吗?”

    “醒了,精神恢复的很好。”那边传来陈一激动的声音。

    “嗯,你现在是在训练,还是在哪?”那边并没听到什么杂音。

    “在洗手间。”那边传来陈一害羞的声音。

    “今天大家都在训练吗?”陈瑶若无其事的问道。

    “嗯,苏五去了训练基地。”

    “我马上到。”陈瑶把电话挂掉后,抬头看向龙琰,酥软人心的声音一张一合从她口中发出:“一起去吃早餐吗?”

    “嗯。”龙琰微微点头。

    两人来到食堂,打了两份早餐。

    用完早餐后,龙琰匆匆去了部队,而陈瑶则去了训练基地。

    “怎么不多休息一天?”陈瑶来到苏五身边问道。

    “现在精神很好。”苏五黝黑的脸露出一丝笑容,洪亮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那些人参吃完了吗?”陈瑶再次问道。

    “还有几片。”这次的人参,和以往的人参有所不同,吃下去精神恢复的更快。

    “中午到总裁办再拿几支,不用为我省药材,我什么都没有,就药材不缺?”陈瑶脸上闪过一丝笑意,语气比平时要柔和很多。

    “是。”苏五一板一眼道。

    陈瑶来到众人面前,看着大家拼命的训练,脸上除了满意还是满意。

    经过中枪事件,大家比以前更努力,更认真了。

    甚至还有些人,知道利用自己的优势,创出适合自己的功夫。

    “陈指导员,绑架来的那名男子关在暗室里。”这时,苏五走到陈瑶身边说道。

    “嗯,先关几天。”陈瑶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意,离她最近的苏五,忍不住打了好颤抖。

    每当陈指导露出这种笑容时,就表示有人要倒霉了。

    “先说说你是怎么中枪的?”陈瑶快速收敛起诡异笑意,看着苏五问道。

    苏五把自己怎么潜进李深办公室,又是怎么把他绑来,又是如何中枪的,一字不差的告诉陈瑶。

    原来苏五是凌晨三点开始行动,他敏捷的身手避开李深周围的一切干扰,只是刚进李深的卧室,就被他发现,两人在卧室对打了很久。

    最后,苏五以强悍的体力把李深打败,没想到的是,李深那人竟然阴险至极?

    苏五没想到他睡觉,也会带枪。

    在苏五提起他,往训练基地赶的时候,他竟然开枪。

    要不是苏五意志力惊人,恐怕早倒在地上,晕死过去了。

    “离开部队后,他才开枪吗?”陈瑶摩挲着下巴,沉声问道。

    “是的,我也觉得奇怪,既然有枪为什么不早开?”苏五凝重的说道。

    “他看清楚你的相貌吗?”陈瑶再次问道。

    “应该没看清,在卧室打斗的时候,没开灯,到外面后,我已经把他的双眼用黑布捂住了。”苏五回忆着当时的情景。

    “他以为是另一方人在试探他,所以不敢轻举妄动。”陈瑶理清思绪后,眼里闪过不屑。

    “这是他的枪。”苏五从口袋拿出一把枪递给陈瑶说道。

    “是你的战利品,你好好收着。”陈瑶眼皮也没抬一下。

    “是。”不得不说,苏五真的很适合当兵。

    他把无条件服从命令发挥的淋漓尽致。

    陈瑶在训练基地停留了一会,又往诊所走去,这时候金老爷也差不多要来了。

    她刚走出训练基地,口袋中的手机却响了。

    陈瑶漫不经心的掏出手机,看了一下上面的号码,好看的眉头皱了皱,一个陌生号码。

    她划开触摸屏,里面传来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小神医,还记得我吗?”

    “嗯,你现在来西郊区,这里有几栋新建的建筑,抬头往上看有个瑶康医药集团,一直往前走就是。”陈瑶尽量把地址说详细一点。

    “好,到了我再给你电话。”那位老人家轻声说道。

    “嗯,先这样。”陈瑶说完也不管对方有什么反应,就把电话挂掉。

    那位老人家听着手机传来嘟嘟的声音,好半响才反应过来。

    “老头子,那边怎么说?”一位老奶奶苍老的脸上满是着急的神色。

    “要我去西郊区找她。”老人家说道。

    “叫上朱高旻。”老奶奶说道。

    “好,我马上打电话给他,不过,你也不要抱太大希望,俗话说得好,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老人家朱高义脸上一片淡然,声音激不起任何涟漪。

    “知道了,你说过几百次了。”老奶奶没好气的瞥了一眼朱高义,小声嘀咕道。

    朱老爷子拿出手机给他家儿子朱高旻打了个电话。

    半小时后,朱高旻风尘仆仆的从外赶回来,来到朱老爷子面前,问道:“爸,出什么事了吗?”

    “要你陪我去看医生。”朱老爷子说道。

    “在哪里?”朱高旻问道。

    “西郊区那边,快走吧?”朱老爷子催促道。

    “西郊区,我昨天听金凯文说那里有位中医,很年轻,她只要把脉就能知道你有什么病?”朱高旻把自己得到的消息告诉朱老爷子。

    “是同一个人吗?”朱老爷子抬头看向朱高旻问道。

    “我又没见过,不过,我听金凯文说,以前金老爷脑袋中长了一个小肿瘤,去医院检查说没事。只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里面的肿瘤也越来越大,那位医生只把了一下脉,就知道肿瘤压制神经造成视线受阻,金凯文不相信,当天拉着金老爷去医院做了检查,和那位中医,说得一模一样,金老爷自那以后对那位年轻医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还有这样的事,你怎么没告诉我?”朱老爷问道。

    “那位医生说施针两次就可以去医院一查,看肿瘤比以前小了多少,我是打算看过结果后,再告诉你。”他也是用心良苦。

    “我们快去走,说不定是同一个人。”这下朱老爷有点激动了。

    “我也去。”朱奶奶说道。

    ……

    而陈瑶刚到诊所,就看到金老爷和金凯文站在走廊上,开心的聊着什么?

    金老爷看到陈瑶缓缓往这边走来,他急忙迎上去,讨好道:“瑶瑶,我没迟到吧?”

    后面的金凯文听到这句,唇角止不住抽了抽,又不是学生,迟什么到?

    “还早。”陈瑶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

    “我特意早来。”林老爷听到陈瑶的话,脸上的笑容像朵老菊花。

    金凯文抚了抚额,他家老爷子的节操去哪里了?

    他难道听不出陈瑶的敷衍吗?

    陈瑶脚步停在金老爷面前,双眸在他脸上停留了几秒钟,看得金老爷是各种忐忑不安。

    “瑶瑶,我做错了什么吗?”金老爷低着头,手不停的互扯着,小声问道。

    怎么看,都有点像做错事的孩子,在等训?

    “我看你气色好了不少。”陈瑶不紧不慢的说道。

    “嗯,不但气色好了不少,精神也好了很多。”金老爷看到陈瑶没有责备他的意思,声音不由的提高了不少。

    “那些药吃完后,再买几瓶回去当糖吃。”陈瑶脚步慢移,缓缓说道。

    “今天有现货吗?”金老爷屁颠屁颠跟在陈瑶后面,小声问道。

    “下次吧?”还真是见风就是雨。

    “扎完这次后,下午可以去检查。”陈瑶瞥了一眼金凯文说道。

    “好。”开玩笑,陈瑶的话,他敢违抗吗?答案是否定的。

    陈瑶这次没打电话叫文林海下来施针,她快速拿出抽屉里的银针。

    “躺上去。”陈瑶对金老爷说道。

    “闭上眼,不要太紧张。”

    陈瑶拿出银针消好毒,分别扎入百会穴、通天穴、络却穴,玉枕穴。

    她用手轻轻拔动着扎在金老爷脑中的银针。

    金老爷感觉这次比上次扎得更深,而且还有一丝丝疼痛的感觉,他躺在床上,双手紧紧抓住床沿,咬紧牙关,忍着痛。

    金凯文在一旁看到金老爷的变化,脸上闪过一丝担忧。

    五分钟后,陈瑶又分别扎入天柱穴、阳白穴、临泣穴。

    三分钟过后,她玉手一扬,数根银针,“唰”的一声,整齐有序的躺在布袋中。

    “休息三五分钟,再慢慢睁开双眼。”陈瑶漫不经心的走到书桌前,把包袋里的银针一根根拿出来消好毒。

    金凯文难以置信的揉了揉双眼,目瞪口呆的看着陈瑶那一气呵成的动作,怎么看都有点像马戏团耍杂的演员?

    她的医术到底有多高明才能做到如此?

    他现在有点明白,上次那位老中医看到她为什么会那么激动和兴奋了?

    能得到神医的亲自指点,他能不激动,能不兴奋吗?

    五分钟后,金老爷缓缓睁开双眼,一脸激动的看着陈瑶远处的背影,不用检查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化。

    陈瑶出神入化的银针术,真的是太神奇了?

    刚开始扎针时,脑袋会隐隐作痛,两分钟过后里面会发热,拔针后,脑袋会一片凉爽。

    金老爷决定,以后得和陈瑶打好关系?

    虽然说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之常情,但谁不想认识一位医术高超的神医,让自己的生命更有保障。

    “爸,感觉怎样?”金凯文坐在床沿边看着一脸激动的金老爷问道。

    “舒服多了。”金老爷拉回视线,瞥了一眼金凯文说道。

    “是不是很痛?”他可没忘记刚施针时老爷子痛苦的表情。

    “不痛怎么会好?”金老爷白痴的眼神看着金凯文说道。

    就在这时,陈瑶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手机一看,原来是那位病人?

    “小神医,我们已经到了西郊区,你在哪?”电话中传来朱老爷急切的声音。

    “我安排人去接你们。”陈瑶看着不远处的金凯文,红唇上扬,缓缓说道。

    陈瑶把电话挂掉后,优雅的来到金凯文身边,冷冷说道:“下面有位病人,你去带上来。”

    “我?”金凯文以为自己听错了,他难以置信的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想要确认一下。

    “嗯。”陈瑶似笑非笑的看着金凯文,无比肯定的点了点头。

    “要你去,就去,还磨蹭什么?”金老爷不满的瞪了一眼金凯文,中气十足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瑶瑶看得起他,才吩咐他,这小子一点也不知趣?

    金凯文一脸无奈的看了一眼金老爷,他什么时候干起跑腿的活了?

    不过想是想,人还是要接的,不然他家老爷子会把他给劈了?

    金凯文从诊所往一楼走去,他在停车场转了一圈也没看到陈瑶所说的病人在哪里?

    他正准备掏出手机打电话,就传来熟悉的声音:“凯文,你怎么在这里?”

    “我帮朋友接人,你怎么在这?”金凯文看着来人,反问道。

    “我爸说这里有位神医,所以找来了。”朱高旻脸上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缓缓说道。

    “你们刚刚打电话了?”金凯文脸上挂着一丝古怪的笑容问道。

    “嗯,你知道那位神医在哪吗?”朱高旻问道。

    “只有你一个人吗?”金凯文看了看四周,确定没多余的人,才问道。

    “我爸妈都来了,他们在车子,怕走错地方?”朱高旻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那刚刚我怎么没看到你?”他刚刚围着停车场转了一圈,也没看到半个人影。

    “我刚刚去了前面,看了一下这里的建筑。”朱高旻说道。

    “我就说嘛?我怎么会眼花呢?把朱老爷叫上,跟我走。”金凯文发号施令的表情看着朱高旻,说道。

    “啊!那位神医就是你认识的那位?”朱高旻脸上不由的激动了一下。

    “先跟我上去吧?”金凯文瞥了一眼激动的朱高旻说道。

    “好,好,我马上叫他们下车。”朱高旻脸色发红的往自家车的方向走去。

    没一会,朱老爷和朱奶奶神色匆匆的往金凯文这边走来。

    “金小子,真的是位神医吗?”朱奶奶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激动的神色。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家老头子非常相信她,先不说这些,我们还是快上去吧?”金凯文看了大家一眼,缓缓说道。

    “对,对,先上去。”朱老爷连连点头。

    几人快速来到诊所,金老爷看了一眼金凯文后面的几人,一张老脸笑得像朵老菊花般,中气十足的声音在房间响起:“哈哈哈哈,原来都是熟人。”

    陈瑶平静的面容闪过一丝诧异,原来他们认识?还真是有缘?

    “朱老头,你的病有好转了吗?”金老爷快速下床,来到朱老爷面前问道。

    “昨天发作了一次,是那位神医救了我。”朱老爷干瘦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指着远处的陈瑶说道。

    “哎呦,你运气真好,竟然碰到瑶瑶,不过,我也不赖。”夸张别人的同时,还不忘夸奖自己。

    “小神医,我们来了。”朱老爷慢慢来到陈瑶身边,小声说道。

    “你身体里的器官越来越衰弱,从而导致抵抗力变差,有很多器官也停止了运转,想要医治必须先调理一段时间。”陈瑶开门见山道。

    “这…这么严重。”朱奶奶听了陈瑶的话,忍不住哭出声来。

    她虽然早知道老头子的病很严重,但那些医生说再活几年是不成问题。

    “器官停止了运转还能活吗?”朱高旻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细胞的生存是要有条件的,人死的瞬间和过后的几个小时里细胞是活的,大脑分为好几部分,但是大部分的器官是由小脑负责的,大脑只是信息处理运算的地方,小脑不受伤的话没什么问题。”陈瑶婉转悠扬的声音在空中缓缓响起。

    “瑶瑶肯定有办法。”金老爷听到陈瑶的解释,双眼发亮,一副有陈瑶万事足的样子,看着大家。

    “先把身体调理好,再慢慢施针。”陈瑶点了点头说道。

    “我就知道瑶瑶有办法。”金老爷昂着一张高傲的脸,说道。

    陈瑶听了金老爷的话,唇角忍不住抽了抽,她和他很熟吗?

    “真,真的吗?”朱奶奶用力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张大嘴,期待的看着陈瑶问道。

    “嗯,但有点复杂。”陈瑶点头说道。

    “只要能医治,什么都行?”朱高旻说道。

    “先吃一个月特制药,身体调理好后再扎针。”陈瑶双手抱胸缓缓说道。

    “好,现在就有吗?”朱高旻问道。

    “我给你拿下来。”话音刚落,陈瑶往外走去。

    陈瑶来到总裁办,把门关上,瞬间进入空间,看着密密麻麻的珍贵药材,她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她从药田中摘下自己需要的药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研制好。

    陈瑶满意的看着手中的成果,悠闲的在空间走了一圈,又吃了一个苹果才出了空间。

    在诊所的众人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那位小神医叫什么?”朱老爷浑浊的目光看着金老爷问道。

    “叫陈瑶,大家叫她瑶瑶,她的医术真的很好,上次那位老中医给我扎针,效果没这次明显。”金老爷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双眼不时的看着门外。

    “她也给我扎过,那时我昏倒在地,什么感觉也没有?”朱老爷说道。

    “她说能治就能治,这人啊!心态一定要好,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好心态,治百病。”金老爷拍了拍朱老爷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

    “嗯,我要向你学习。”朱老爷认真的看了一眼金老爷说道。

    “等一下,我要去医院检查,一起去吗?”金老爷精神抖擞的看着朱老爷问道。

    “一起去,不过,一段时间没看到你,怎么感觉你的精神越来越好了。”朱老爷问道。

    “瑶瑶给我开了一些增强抵抗力的药,这才几天功夫,就能看出效果,那些药比丹药还见效。”金老爷子好心情的开起了玩笑。

    “有这样的药?”朱老爷忍不住惊讶道。

    “是啊?我前世肯定做了不少善事,不然怎么会碰上瑶瑶?”金老爷摸了摸下巴少许的胡须,自恋道。

    “金老爷一直是这样吗?”一旁的朱高旻扯了扯金凯文的衣服小声问道。

    “以前没这么自恋,自从认识陈瑶后,我在家一点地位也没有了。”金凯文苦丧着脸说道。

    “还有这么一出,我有点好奇那位小女孩是什么来历了?”朱高旻脸上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意味不明道。

    “千万不要好奇,好奇心害死猫。”金凯文拍了拍朱高旻的肩膀,重重的叹了口气。

    第一次扎针的时候,他动用自己的关系网,查陈瑶的背景和来历。

    只是,不管他请多少人,查到的结果只有一个,背后一片空白。

    背景越空白的人,越不简单?

    所以现在他学聪明了,什么也不用管,什么也不用做,一切顺其自然多好?

    “呃,你试过。”朱高旻肯定的说道。

    ------题外话------

    24号:

    mirael一张月票;

    niao1982两张月票;

    514699701两张月票;

    570471040四张月票;

    lyceci422一张月票

    芙蕖三张月票

    lrliurong一张月票

    cocomyw一张月票

    xjhshs一张月票

    18165603710一张月票

    钟有凤一张月票

    总奖励值=粉丝值+全文订阅值;

    总粉丝值奖励如下:

    第一名奖励10000币币=100元;

    第二名奖励8000币币=80元;

    第三名奖励6000币币=60元;

    第四名奖励4000币币=40元;

    第五名奖励3000币币=30元;

    神医特工全文完结即日生效…么么(* ̄3)(ε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潇湘美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潇湘美娜并收藏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