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 > 第四十五章 想当兵吗?

第四十五章 想当兵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和我去西郊区。”陈瑶挑了挑眉头说道。

    “没问题。”龙琰伸手比了个OK的手势,一脸笑意看着陈瑶。

    陈瑶瞥了一眼龙琰,缓缓起床从衣柜中拿出需要换洗的衣服,往换衣间走去。

    龙琰一只手抵住下巴,双眼看着陈瑶远去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邪光。

    他缓缓起身,往换衣室走去。

    “你疯了,我在换衣服。”里面传来陈瑶咬牙切齿的声音。

    “又不是没看过。”龙琰无耻的声音传来。

    “你先出去。”陈瑶深吸了口气,一字一字说道。

    “老婆。”龙琰双手环住陈瑶的细腰,含情脉脉的双眼看着她,俊美的面容竟然有一丝委屈的意味。

    “干嘛!”陈瑶不雅的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问道。

    龙琰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光芒,他低头缓缓凑到陈瑶耳边小声说道:“想做点有意义的事?”

    男性的阳刚气息全洒喷在陈瑶美若天仙的脸上,酥酥麻麻直达心底,她全身毫无征兆的瘫软在龙琰怀里,双手自然的环住他的腰,沙哑说道:“你真是太过分了?”

    明知道耳垂是她的敏感处,偏偏每次都用这招。

    “我哪里过分了?”龙琰眼底满是笑意,他弯腰把陈瑶抱到床上,意味不明问道。

    陈瑶知道自己说不过他,干脆闭嘴不说话?

    看他,能这么着?

    龙琰双手搂着陈瑶,性感的薄唇轻轻舔舔了她的红唇,鼻子,眉头,额头,一遍一遍,不厌其烦……

    陈瑶双手环住龙琰的脖子,眼睛有点发红,脸色微微泛红,沙哑喊道:“老公。”

    “怎么了?”龙琰凑在她耳边小声问道。

    陈瑶红唇缓缓凑到龙琰唇边,轻轻亲吻了一下。

    龙琰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快速加深了这个吻,两人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

    没一会,卧室中传来男人粗重的呼吸声和女人的娇羞声。一切尽在不言中。

    激情过后,陈瑶趴在龙琰身上不停的喘着粗气。

    龙琰好笑的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小女人,明明是他在用力,怎么感觉她比他还累?

    他用手理了理陈瑶有点凌乱的头发,宠溺说道:“我去给你拿衣服。”

    陈瑶趴在龙琰身上,闭眼什么话也没说?

    龙琰好笑的摇了摇头,他轻轻把陈瑶平放在床上,缓缓爬起床,从换衣室中拿出衣服,弯腰给陈瑶穿上。

    两人把一切整理好后,已是早上八点半。

    “瑶瑶醒了,快来吃早餐。”龙老爷直接把旁边的龙琰忽略,一脸慈祥的笑意看着陈瑶说道。

    “爷爷,吃了没有?”陈瑶放开龙琰的手,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婉转悠扬的声音缓缓问道。

    “等你们呢?”龙老爷眼里满是笑意,稳重有力的步伐往厨房走去。

    “妈,去公司了吗?”陈瑶跟着龙老爷来到厨房,小声问道。

    “没吃早餐就走了,说有个会议。”龙老爷拿出早餐蛋饼卷,三明治反身递给陈瑶,接着又拿了几瓶牛奶。

    陈瑶把早点放在餐桌上,又去橱柜拿了几只碗和几双筷子。

    “欢欢乐乐去哪了?”陈瑶斜头看着龙老爷问道。

    “那两个小家伙,还没起床。”龙老爷一脸笑意说道。

    “奶奶呢?”龙琰扫了一眼,漫不经心问道。

    “在后花园。”

    龙琰优雅的坐在椅子上,拿了几块蛋饼卷放在碗里,递给陈瑶。

    大家愉快的用完早餐后,都各自忙自己的了。

    陈瑶和龙琰来到停车场,打开后备箱。

    陈瑶看着里面的药材,忍不住好笑的摇了摇头,说道:“毒草也被你们摘回来了。”

    “不能用吗?”龙琰不由地紧张起来。

    “可以制毒药。”陈瑶好笑的看着紧张的龙琰。

    现在才知道紧张,早干嘛去了?

    幸好采摘的毒草,毒性不是很强,不然有他们好受?

    “那就好。”龙琰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膛,缓缓舒了一口气。

    陈瑶弯腰,眼疾手快把毒草全都区分出来,手一扔全都放在空间,接着又看了一下药材,把有根的也迅速放进空间。

    “这些全扔掉吗?”龙琰看着剩下的药材问道。

    “不扔,这些都可以制药,要阿姨拿去清洗一下就可以了。”陈瑶直起身子,拍了拍手说道。

    “我去。”龙琰说完就往一进大厅走去。

    没一会,他后面跟来一位大婶。

    大婶来到后备箱,伸手把剩下的药材全抱起来,往前面走去。

    待大婶走后,龙琰来到驾驶座,把安全带系好,对陈瑶说道:“去西郊区吗?”

    “今天有位病人。”陈瑶坐在副驾座,双眸看着窗外,说道。

    龙琰踩了一下油门,车缓缓往西郊区驶去。

    到西郊区后,陈瑶拿出一圈钥匙递给龙琰说道:“你去总裁办等我。”

    “我和你一起去诊所。”龙琰没有接钥匙,他脸色一变,缓缓说道。

    “你这张脸,不方便。”陈瑶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他。

    龙琰一张俊美绝伦的脸,瞬间黑了下来,要是别的女人,和他是这样的关系,恨不得告诉全世界?

    而她倒好,竟然把他藏着掖着,生怕别人知道一样?

    陈瑶伸着脖子在龙琰的脸上亲了亲说道:“我马上就上来。”

    “我就这么见不得人?”龙琰有点委屈说道。

    “你身份太惊人,我怕病人有拘束。”陈瑶伸手在龙琰帅气的脸上拧了拧,笑道。

    “我是你老公?”身份再惊人,他只是她老公而已。

    “你难道还想娶别的女人?”陈瑶曲解他的意思,假装生气道。

    “你……”龙琰黑脸看着陈瑶,长腿一跨,身子一斜,来到副驾座,双手抱住她,狠狠地吻住她的红唇。

    直到陈瑶喘不过气来,他才慢慢放过她。

    龙琰双眼有点发红,沙哑说道:“坏丫头。”

    陈瑶深吸了口气,无语的看着龙琰说道:“你先上去吧?”

    “一个小时没来,我去二楼找你。”龙琰深邃的眼神,看着陈瑶说道。

    “两个小时。”陈瑶伸出两根小手头,讨价还价道。

    “一个半。”龙琰一副没商量的语气看着陈瑶说道。

    “好。”一锤定音。

    陈瑶瞥了一眼龙琰,好像在说:“既然谈好了,怎么还不下去?”

    龙琰看到陈瑶没心没肺的表情,只差没喷出一口鲜血来。

    他好不容易抽半天时间陪她,而她倒好,竟然去治八竿子打不着的病人?

    要是金老爷知道龙琰此刻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拼命?

    他现在把陈瑶当亲孙女看待,每当看到陈瑶,那张老脸,只差没笑成白痴?

    龙琰深深吸了一口气,心里默念着,不能生气,不能生气,一个半小时,没上去,他就去找她。

    “我去训练基地算了。”龙琰想了一下,还是去基地比较好。

    “不要钥匙吗?”陈瑶拿起钥匙在龙琰晃了晃说道。

    “不用。”龙琰打开车门,直接往训练基地走去。

    陈瑶看着龙琰远去的背影,好笑的摇了摇头,往二楼走去。

    “瑶瑶,你来了?”金老爷眼尖的看到陈瑶往这边走去,他一脸笑意快速迎上去说道。

    “来很久了。”陈瑶挑眉问道。

    “没有,没有,我也是刚到。”金老爷快速摇头说道。

    在一旁的金凯文听到金老爷的话,唇角止不住抽了抽。

    两人在这等了快一个半小时,他想打电话给陈瑶,告诉她,他们在诊所等她。

    但被老爷子阻止了,说陈瑶肯定有事耽搁了才没来,不然肯定会早早来诊所。

    老爷子发话了,金凯文只好把手机收好,默默祈祷着陈瑶快点来。

    陈瑶双眸看向站在走廊上的年轻男子,缓缓从诊所走去。

    “瑶瑶,我忘记给你介绍了,他叫骆翦。”金老爷指着骆翦说道。

    陈瑶双眸看向金老爷,绝美的脸上没一点表情。

    “他在医院检查有肺癌。”金老爷讪讪的摸了摸鼻尖,老脸露出一丝红润。

    陈瑶轻瞥了一眼骆翦,冷冷说道:“跟上来。”

    骆翦苍白的面容闪过一丝苦涩,低头跟在陈瑶身后。

    金老爷看到陈瑶的举动,老脸闪过一丝欣慰,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别看陈瑶整天一副冷清的面容,其实她比谁都热情,当然只有对自己认可的人,她才会这样?

    陈瑶坐在摇椅上,瞥了一眼骆翦说道:“坐在旁边,把手伸出来?”

    骆翦机械化地坐下,伸出手。

    陈瑶把手搭在骆翦手上,皱了皱眉头说道:“胸痛、咳嗽、时常会发热。”

    “是。” 骆翦认真点头说道。

    “治好后,尽量少抽烟,多运动。”陈瑶缓缓起身,瞥了一眼骆翦冷冷说道。

    “瑶瑶,能治是吗?”金老爷屁颠屁颠的走到陈瑶面前,高兴问道。

    “嗯,问题不大。”风轻云淡的语气,把诊所中的几人惊的说不出话来。

    “瑶…瑶…瑶瑶,真的吗?”金老爷眼里冒着泡泡,哇,瑶瑶的医术到底有多高明,竟然连人人惧怕的癌症都能治好?

    “嗯。”陈瑶轻轻应了一声。

    骆翦激动的看着陈瑶,只是想到自己如今的困境,头微微低着,小声说道:“我没有钱?”

    “那个瑶瑶,我有件事忘记告诉你了?”金老爷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小声说道。

    “嗯…”陈瑶冷冷的瞥了一眼金老爷,脸上没一丝表情,拖着长长的尾音。

    金老爷用余光看了一眼陈瑶,小声把和骆翦认识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她。

    原来今天早晨金老爷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刚好看到骆翦拿着检查结果在无声哭泣,于是,他一时好心,就把骆翦带来西郊区了。

    “你学什么专业?”陈瑶深不见底的眼神看着骆翦,缓缓说道。

    “我只有高中学历。”骆翦惭愧地低着头。

    “喜欢中医吗?”

    “喜欢。”骆翦抬头看向陈瑶,眼里闪过一丝惊喜,声音不由地提高了几分。

    “你以后就留在这里?”陈瑶看着骆翦冷冷说道。

    “我可以学中医吗?”看诊所的摆设,就知道陈瑶懂中医。

    “我可以给你把肺癌治好,但你必须在这工作十年。”她看病的宗旨是有钱给钱,没钱出力。

    “好。”骆翦想也想就答应。

    比起生命,十年又算得了什么?

    陈瑶吩咐金老爷躺下,她快速拿出银针扎入穴位。

    今天是最后一次施针,所以施针的时间比较短。

    没一会,陈瑶快速把针拔出来,对金凯文说道:“肿瘤都消失了。”

    “是,今天早上做了检查,脑中的肿瘤已消失的无影无踪。”金凯文马上回道。

    “增强体抗力的药,可以多吃点。”陈瑶双眸看向睁开眼的金老爷,缓缓说道。

    “瑶瑶,那些药不管什么人都可以吃吗?”金老爷缓缓爬起床,看着陈瑶问道。

    “小孩子除外。”陈瑶瞥了一眼金老爷,漫不经心的把手中的银针递给骆翦,指着书桌上的酒精说道:“把这些银针一根一根消好毒。”

    骆翦小心的接过银针往书桌走去,他从上面找出一瓶酒精,又拿了一只小杯子倒了一点酒精,认真的一根一根消毒。

    “瑶瑶,我以后可以常来找你吗?”金老爷露出一丝不舍,小心问道。

    “我很忙。”她是真的很忙,马上要带训练基地的人去原始森林,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我来之前给你打电话好吗?”金老爷再次问道。

    “可以。”

    金老爷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一丝惊喜,只是他脸上的笑容还没完全展开,陈瑶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我过几天要出远门,至于什么时候回来,还是未知数?”

    “没事,我可以等。”金老爷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说道。

    “随便你。”陈瑶耸了耸肩说道。

    “瑶瑶,增强体抗力的药还有吗?我再买十瓶。”金凯文秀气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他认真的看着陈瑶说道。

    “十瓶,你要那么多干嘛?”陈瑶瞥了一眼金凯文,冷冷说道。

    “朋友需要,他说过好几次了。”金凯文一只手握拳放在唇边,缓缓说道。

    金凯文一脸期待的表情看着陈瑶,希望她能点头答应。

    那朋友看到金老爷气色和精神越来越好后,拉着他问,金老爷到底吃了什么补品?只不过几天时间,竟然有那么大的变化?

    他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告诉那朋友。

    最后,也不知道那朋友从哪得来的消息,知道他认识一位神医,也知道那位神医的药虽然贵,但很有效。

    那朋友,死缠烂打要他想办法弄十瓶。

    于是,有了这么一出。

    “买药康的产品也是一样。”陈瑶瞥了一眼金凯文说道。

    “就是在京都卖得很好的瑶康吗?”金老爷小跑来到陈瑶身边,惊喜若狂道。

    “我以前好像告诉过你?”陈瑶看着金老爷说道。

    “可是,我怎么觉得你做出来的药品比瑶康的效果更好。”金老爷不明所然的看着陈瑶说道。

    陈瑶绝美的面容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上次给金老爷的产品都是空间中的药材,能一样吗?

    年份就不知道多出多少?

    “药材的年份不一样,效果肯定不一样。”陈瑶点头说道。

    “年份久的多少钱一瓶?”金凯文问道。

    “五万。”陈瑶伸出五根修长而又白嫩的手指头,漫不经心说道。

    “那么多?”金凯文听到天文数字不由地惊讶问道。

    “多吗?那都是上百年的药材,在市面上都找不到,只有原始森林才有?”陈瑶瞥了一眼大惊小怪的金凯文,冷冷说道。

    “原始森林。”

    “原始森林。”

    金老爷和金凯文同时叫出声来,不会是他们想的那样吧?

    “瑶瑶,你去过原始森林?”金老爷脸上露出一丝担心,连忙问道。

    “没去过,但,去过深山。”陈瑶摇头说道。

    “听那些考古队的人说,原始森林很多黑猩猩、猴子、蚂蚁、白蚁、蜥蜴、变色龙、珍贵的蝴蝶、有巨毒的蛇、各种各样的昆虫。”金老爷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告诉陈瑶。

    “深山也有不少毒蛇。”陈瑶摸着精致的下巴,点头说道。

    “瑶瑶,你要去原始森林吗?”金凯文好奇问道。

    “不可以吗?”没肯定,也没否定。

    但金凯文知道,陈瑶肯定会去原始森林,至于,他为什么这么肯定?

    他自己也弄不明白?

    “瑶瑶,你真要去吗?”金老爷脸上露出一丝担心,着急问道。

    “还没确定好时间。”陈瑶点头说道。

    “一定要去吗?”金老爷脸色不由地沉了下来。

    “嗯。”

    “我认识考古队的人,明天带他来这,互相认识一下。”金老爷知道自己拗不过陈瑶,只好妥协道。

    “不必,我们有三十多人。”陈瑶知道金老爷担心她,但是真要和考古队的人一起去,说不定,他们会拖后腿。

    “哦,既然这样,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金老爷有点失落。

    “嗯。”陈瑶脸上不由的一暖,从鼻孔中发出一丝声音。

    金老爷和陈瑶聊了一会,才恋恋不舍的回家。

    诊所只剩下陈瑶和骆翦。

    “躺下。”陈瑶看着骆翦说道。

    骆翦随便找了一张床躺下。

    陈瑶在书桌上拿起骆翦消毒好的银针,分别扎入足三里、天突、膻中。

    好一会后,陈瑶才把针拔出来,对骆翦说道:“连续施五天,就可以慢慢痊愈。”

    “谢谢。”骆翦缓缓爬起身,恭敬的弯了一下腰说道。

    “好好工作才是最好的回报。”陈瑶瞥了骆翦一眼,冷冷说道。

    “是。”骆翦坚定的眼神看着陈瑶,大声说道。

    陈瑶瞥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把银针消好毒,放进布袋后,打开抽屉,假意从里面拿出两瓶药,对骆翦说道:“每天一次,一次一粒。”

    “两瓶是一样的。”骆翦接过陈瑶递过来的药瓶,看了一眼说道。

    “这两瓶可以吃一个月。”陈瑶坐在椅子上,缓缓说道。

    “是今天上班还是……”骆翦问道。

    “你家是哪里的?”陈瑶抬头问道。

    “离京都很远,我在这边工作。”骆翦说道。

    “那边的工作辞掉了吗?”陈瑶浓密的睫毛微微下垂,缓缓问道。

    “还没有。”骆翦摇头说道。

    “今天回公司后把工作辞了,明天还要继续施针。”陈瑶揉了揉太阳穴说道。

    “好,那我去那边公司了。”骆翦说道。温和的声音带有一丝激动和感动。

    陈瑶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

    此刻,在训练基地的龙琰拿出手机一看,冷酷的面容闪过一丝淡淡的笑意,他大步往总裁办走去。

    “什么时候到总裁办的?”龙琰缓缓来到陈瑶身边,笑道。

    “比你早一分钟。”她是掐着时间。

    “中午想吃什么?”龙琰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搂着陈瑶的细腰,温柔问道。

    “不去食堂吃吗?”陈瑶抬头看着龙琰问道。

    “这张脸不方便。”龙琰用陈瑶的话,堵她的嘴。

    “噗嗤,还真记上了。”陈瑶伸手在龙琰帅气的脸上拧了拧说道。

    “我实话实说而已。”龙琰轻轻瞥了一眼陈瑶,缓缓说道。

    “去友谊大酒店吧?”陈瑶缓缓站起身,快速转移话题。

    龙琰带陈瑶往附近最近的友谊大酒店走去,两人出众的相貌,在马路上有着百分之一百的回头率?

    “哇,那两人真相配?”

    “男的帅,女的靓!”

    “咦,他们的背影好像上过杂志?”

    “什么杂志?”

    “我想想。”

    “……。”

    “干嘛不坐车?”陈瑶抬头瞥了一眼龙琰,嘟嘴说道。

    “很久没散步了。”龙琰牵着陈瑶的手,温柔说道。

    回京都后,两人都是各种忙。

    “可是,周围很多人在看我们。”陈瑶没好气的说道。

    “长的好,不就是用来看的吗?”龙琰松开陈瑶的手,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小声说道。

    两人到友谊大酒店的时候,已是中午十二点。

    龙琰带着陈瑶直往吉祥如意包厢奔去。

    两人点了四个菜。

    糖醋排骨、剁椒鱼头、回锅肉、肉片汤,每一样看上去美味佳肴,色香味浓,色味俱佳,让人垂涎欲滴。

    陈瑶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排骨,酸甜适中,不油不腻,口感丰富细腻,不会觉得任何一种调料的突兀。颜色呈糖稀色,不浓不淡。

    接着又夹了一点鱼头,缓缓放进口中慢慢品尝着,菜品色泽红亮,味浓,肉质细嫩,肥而不腻,口感软糯,鲜辣适中。

    “啧啧啧…好吃。”陈瑶夹了一点鱼头放在龙琰碗里说道。

    “好吃就多吃点。”龙琰低沉而又性感的声音,缓缓说道。

    “嗯。”陈瑶重重的点了点头。

    这鱼是桃花村水库的,有那里的味道。

    “先喝碗汤。”龙琰另外用碗给陈瑶盛了一碗汤递给她说道。

    陈瑶双眼含笑,拿起勺子优雅的往嘴中送去,说道:“这味道差太多了。”

    “不喜欢,那就再点一个。”龙琰听到陈瑶的评论,快速把她的碗拿开说道。

    “算了,将就一下。”陈瑶好笑的摇头说道。

    “不勉强。”龙琰不放心的再次问了一次。

    “不勉强,你什么时候有时间给我做顿饭,好久没吃到你亲手做的菜了。”陈瑶有点怀念两人在桃花村的日子。

    龙琰听到这话,他双眼认真的看着陈瑶,说道:“明天下午我早点回家,给你做一顿好吃的。”

    “这可是你说的?”陈瑶美艳绝伦的脸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红唇微微上扬,缓缓说道。

    “我什么时候失信过你?”龙琰假装生气道。

    “准备开吃。”陈瑶举手大喊道。

    那可爱的样子,看得龙琰只差没流口水?

    两人用完餐后,已是一点。

    “你下午还要去西郊区吗?”龙琰拿出一张纸,小心的给陈瑶把唇角留下的饭粒擦掉。

    “想去,又不想去?”陈瑶纠结道。

    “和我一起去部队吧?”龙琰建议道。

    “不要。”陈瑶皱眉回道。

    “为什么?回京都有一个多月了,难道你不想看看我,在什么地方工作?”龙琰把陈瑶抱起放在他腿上,不满问道。

    “在部队工作啊?”陈瑶白痴的眼神看着龙琰。

    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问?

    “老婆,和我一起去部队好不好?”龙琰凑到陈瑶耳边小声问道。

    “去那里干嘛?”陈瑶推了推龙琰说道。

    “看你老公在怎样的环境下工作?”龙琰下巴贴在陈瑶胸口,声音沙哑说道。

    陈瑶沉默了许久,才点头答应。

    龙琰看到陈瑶点头,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他在陈瑶光泽而又细嫩的脸上,亲了亲说道:“刘探应该快到了,我们快下去吧?”

    两人到友谊大酒店门口的时候,刘探刚到。

    “上校,去哪里?”刘探快速来到龙琰面前,行了个军礼,大声说道。

    “去部队。”龙琰打开车门,拉了拉陈瑶。

    三人缓缓往部队驶去。

    华夏军旗在防火团操场上空飘舞,全副武装的防化兵们正在进行业务训练,操场上的另一边,数辆批着迷彩罩的防化车整齐地排列着。

    而五二三营的战士们,此刻正在拼命的训练着。

    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河里的水烫手,地里的土冒烟。

    “直接开进停车场。”龙琰冷冷说道。

    刘探接到命令,一个右转弯把车直接开进停车场。

    龙琰打开车门,快速下车,对里面的陈瑶说道:“我抱你。”

    陈瑶摇头,他不要脸,她要。

    “过去一点。”陈瑶眉头说道。

    老婆大人语气不悦,龙琰快速闪到一旁,老实的呆着。

    刘探一只手握拳放在嘴边,忍住笑意,上校大人也有这一天?

    他好想用手机把这一刻拍下。

    只是,他不敢?

    他怕出师未捷身先死。

    他可承受不起上校大人的怒火?

    “龙上校,你来了?”一名年轻男子一脸笑意问道。

    龙琰连眼皮也没抬一下。

    年轻男子对龙琰的态度,见怪不怪,要是哪天龙上校,突然对他笑,他才觉得不正常呢?

    陈瑶下车后,冷冷瞥了一眼年轻男子,看着龙琰说道:“走吧?”

    年轻男子看到陈瑶后,双眼快速闪过一丝不一样的光彩,好漂亮的美女?

    美若天仙的面容,如牛奶般的皮肤,弯弯的眉毛如柳叶,一双双眼睛简直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澄澈,眼角却微微上扬,而显得妩媚。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性感的红唇,色淡如水。

    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直地披在后背,脸蛋微微透着淡红。

    “眼睛不想要了?”如地狱般阴森森的声音,突然传来。

    年轻男子快速打了个激灵,脸色发红说道:“我还有事。”

    走远的年轻男子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膛,轻轻的呼了一口气,好险,好险!

    差点被龙上校扔出去了?

    天啊?龙上校的气息越来越恐怖了?

    那位美女,难道就是上校夫人?

    是啦!肯定是这样?他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

    年轻男子一阵风跑到自己的大本营,大声喊道:“我刚刚见到龙上校的老婆了?”

    “真的假的?”有士兵质疑。

    “当然是真的,上校夫人长得很漂亮,我只不过多看了一眼,差点被龙上校扔出去了。”年轻男子大声说道。

    他哪里只是看了一眼,那双眼只差没冒绿光?

    “真的吗?到底有多漂亮,你形容一下?”另一名士兵来到年轻男子面前,起哄道。

    “让我想一想。”年轻男子摸着下巴,沉思了好久,才想到他从哪里看到过一段形容美女的话,只是叫什么来着?

    年轻男子着急的抓了抓平头,好一会,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道:“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不足以形容起美貌。那身段令貂婵蒙羞,那脸蛋令月亮失色。那眼睛,那鼻子,那小嘴,那胸脯,真乃上帝集天地之灵气,融日月之精华造就人间一佳丽。”

    “切,你以为在背书啊?”一名士兵轻蔑说道。

    “我有没有背书,你见到就知道了?”年轻男子听到那名士兵轻蔑的声音,一点也不生气。

    真金不怕火炼。

    “真有那么漂亮?”另一名士兵问道。

    “我说再多也没用,你们看到就知道了。”年轻男子说道。

    “我们去五二三营看看?”其中一名老实憨厚的士兵凑到年轻男子面前问道。

    “我不敢。”年轻男子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

    “啊……”老实憨厚的士兵惊讶喊了一声。

    “啊!什么啊!快点训练。”年轻男子没好气的瞥了老实憨厚的士兵一眼,恶狠狠地说道。

    “真想睹睹上校夫人的庐山真面目?”另一名士兵双手合十祈祷着。

    “该看到的时候,自然能看到。”年轻男子轻轻拍了一下老实憨厚士兵的肩膀,意味深长道。

    “靠,你见过了,当然这么说。”另一位单瘦男子没好气的打了一拳年轻男子的胸膛,说道。

    “……”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闲聊着。

    而此时,五二三营的士兵双眼发亮的看着陈瑶。

    上校夫人终于来部队了,他们等这一天等了好久?

    他们也想知道上校夫人到底用怎样的训练方式让训练基地的人,仅仅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身手竟然达到如此可怕的程度?

    说出去谁信?

    可是,他们亲眼看到,也亲身体验过他们恐怖的爆发力?

    “上校夫人好。”

    “上校夫人好。”

    “欢迎上校夫人。”

    校场上传来大家异口同声的声音,声音中带有一丝激动和兴奋。

    陈瑶冷清的面容看着大家,冷冷的声音在空中久久盘旋着:“大家好。”

    五二三营的士兵,听到陈瑶的声音,一个个直挺着身子,双眼坚定的看着离他们不远的娇小人儿。

    他们现在终于知道,训练基地的人为什么只训练一年就有那么好的身手?

    面对这样的教练,谁不想自己拥有强悍的身手,谁不想有资格呆在她身边?

    如果说,以前他们因为碰到龙上校这样的魔鬼教练,觉得自己运气背的话?

    那么现在,却庆幸自己幸好是五二三营中的一员?

    上校夫人就有那样的魔力?

    她全身满是正能量,只要是她旁边的人,都会有着满满的斗志。

    这就是大家说的人格魅力?

    “大家继续训练,下一次和基地的比试,订在下个月。”陈瑶如幽兰般的声音,缓缓吐出。

    “我希望你们能取得好成绩?”陈瑶再次说道。

    “是,我们一定会加油。”

    “加油,一定会取得好成绩。”

    “一定要打败基地的人。”

    “……”

    大家斗志满满,黝黑的脸上洋溢是前所未有的热情和激情。

    龙琰看到自己的士兵,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瑶瑶到底做了什么,让这些自命清高的家伙服服帖帖?

    陈瑶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和龙琰四目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

    龙琰领着陈瑶往办公室走去。

    而校场上的大家,脸上洋溢着开心和激动。

    “上校夫人,刚刚和我们说话?”

    “上校夫人,要我们加油。”

    “我们要加油训练,下个月比试,争取让上校夫人刮目相看。”

    “快,快训练。”

    “……”

    大家站到自己的位置上,认真的训练着。

    “瑶瑶,你的话比我还有用?”龙琰打开办公室门,拉着陈瑶的手说道。

    “不好吗?”陈瑶微不可见地挑了挑眉,小声问道。

    “好,好极了,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接受你。”龙琰拉起陈瑶坐在沙发上,眼角含笑,温柔说道。

    “我在这里,你能好好工作吗?”陈瑶脸上露出一丝古怪。这事有点悬。

    “没事。”龙琰把玩着陈瑶漂亮白皙的手指,无所谓说道。

    “你去忙吧?我到处转转?”陈瑶缓缓起身,对龙琰说道。

    她还没认真观察过呢?

    “我安排人跟着你。”龙琰抬头看了一眼陈瑶,说道。

    “不用,一个人更自在?”陈瑶耸了耸肩,含笑说道。

    “迷路了,记得打电话?”龙琰缓缓起身,来到陈瑶身边,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说道。

    陈瑶无语的看了一眼龙琰,往外走去。

    真是太小看她了?

    龙琰看着陈瑶远处的背影,好笑的摇了摇头,他这不是怕她遇到麻烦,才这么说?

    ……

    陈瑶双手抱胸,悠闲的转悠着。

    人长得漂亮,身材好,走到哪都是一道迷人的风景。

    不要说在部队,就是在演艺圈也没看到过这么漂亮的人?

    “哇,美女,美女,好漂亮的美女?”

    “在哪,在哪里?”

    “哇,我从没看到过这么漂亮的美女?”

    “这美女是来探亲的吗?”

    “……”

    对于大家的好奇和议论纷纷,陈瑶置之不理,她静静地看着远处的景色。

    如寒梅般孤傲,如水莲般纯洁,如玫瑰般妖娆,如牡丹般高贵,全身上下,每一处都有人让人移不开的景色风景。

    她看风景,别人看她。

    大家生怕吵到陈瑶,都自觉后退,离陈瑶有十米之远。

    于是,此刻形成了一副这样的景色。

    士兵几十双眼睛紧张的看着远处的陈瑶,而陈瑶却悠闲的看着远处。

    就在这时,一位连长走过来,看着像定了型的士兵,大吼道:“你们在干什么?”

    那些士兵像逃命似得快速闪开,连长只好把目光转向远处,他缓缓走到陈瑶身边,伸手刚想拍她的肩膀,就被陈瑶一个漂亮的过肩摔,摔在地上。

    “扑通。”一声巨声。

    “啊!痛死了,我说你谁啊?”连长苦着脸,揉了揉屁股,问道。

    陈瑶反身瞥了一眼连长,冷冷说道:“偷袭人的下场。”

    连长吐血,他什么偷袭了,他只是想问问她,在等谁?

    “这是部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连长迅速起身,严厉的眼神看着陈瑶说道。

    “所以呢?”陈瑶无所谓的挑眉问道。

    部队,部队很奇怪吗?

    “不能随便乱溜达?”连长说道。

    “还有事吗?”陈瑶皱眉看着连长,这人皱眉这么啰嗦,像老头一样?

    不是,她家的老头可没他这么啰嗦。

    连长看着面无表情的陈瑶,心里想着,这人是谁啊?从她刚刚的力度,不难看出是有底子的?

    惜才如命的连长,一改严厉的表情,露出一脸笑意,问道:“想当兵吗?”

    ------题外话------

    下面几位朋友记得留言哦:

    mirael第一名;

    15601853323第二名;

    15000092902第三名;

    wulu0852第四名;

    koukingwang第五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潇湘美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潇湘美娜并收藏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