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 > 第一章 准备出发

第一章 准备出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欢欢圆圆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小嘴微微张开,唇角止不住的翘起,只需一眼海老爷就知道欢欢很开心。

    他苍老的手在欢欢圆嘟嘟的脸上抚了抚笑道:“原来欢欢是个小财迷。”

    欢欢眨了眨圆圆的眼睛,伸出肥肥的小手拉了拉海老爷的胡须,咯咯笑着,那天真无邪,闪着光彩的笑容,像—朵在夏雨之后悄然绽开的睡莲,含着晶莹的雨珠,羞怯而又优雅地点着头。

    海老爷看到欢欢笑得这么开心,也跟着哈哈大笑。

    一老一小的笑声随着夏风传遍到每个角落。

    海奶奶一脸笑意领着陈瑶来到大厅,笑道:“瑶瑶,随便坐。”

    陈瑶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像是面上的一道涟漪,迅速划过脸部,然后又在眼睛里凝聚成两点火星,转瞬消失在眼波深处。

    她看着大厅里的装饰,雪白的墙壁、大红的地毯以及深紫色的沙发煞是抢眼,还有那折射着光的水晶吊灯同样显得华贵!大理石的台阶,名贵的地毯、玉制的石像,一切极尽奢华之至!

    “表嫂,我叫海雨昕,欢迎来海家!”海雨昕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一蹦一跳来到陈瑶面前,开心的说道。

    陈瑶唇角微微上扬,浅浅一笑,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

    她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女子,一头耀眼的紫发,微圆而又红扑扑的脸蛋像九月里的苹果,水灵灵的大眼睛,象秋天明净的水波一样;

    高挺、纤细的鼻子,樱桃小嘴,嘴角微微翘起。

    陈瑶知道,她是个至情至性的女子。

    就在这时,海老爷的大媳妇朱凯凤,小媳妇杨凝露,小儿子海旭端,大孙子海骏玮,小孙子海子烨依次从楼上走下来。

    “哇,这就是琰藏着掖着的媳妇,长得真漂亮!”朱凯凤双眼发亮的看着陈瑶。

    一头如瀑布般的秀发随风飞舞,如月的凤眉,一双美眸灿若繁星,挺秀的琼鼻,香腮微晕,吐气如兰的樱唇,鹅蛋脸颊甚是美艳,吹弹可破的肌肤如霜如雪,身姿纤弱,一如出水的洛神。

    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修长的大腿穿着一条鹅黄色的超短迷你裙,显出身材的完美绝伦。

    大家非常赞同朱凯凤的话,不约而同地点点头。

    真的是漂亮了!

    “这是欢欢还是乐乐?”杨凝露双眸看向海奶奶怀里的乐乐,一脸笑意问道。

    “当然是乐乐,这丫头长得像瑶瑶,欢欢长得和琰小时候一模一样。”海奶奶一脸慈祥的笑容看着陈瑶,眼开眉笑道。

    “瑶瑶,你真会生!”杨凝露羡慕的看着陈瑶,一次生两个不说,竟然还是大家梦寐以求的龙凤胎。

    这下小姑子圆满了。

    陈瑶双眸含笑,什么话也没说,就这么静静看着大家。

    “哇,表嫂你皮肤真好,我可以摸摸吗?”海雨昕发亮的双眼如天边的繁星不停的闪烁,如黄莺般的声音缓缓传出。

    “小声点,乐乐睡得正香呢?”海奶奶狠狠地瞪了一眼大惊小怪的海雨昕,说道。

    “奶奶不爱我了。”海雨昕做出了个双手掏心的动作,伤心的看着海奶奶,委屈说道。

    “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

    大厅里的人不约而同地笑出声来。

    整个大厅有着前所未来的温馨和热闹。

    “鬼丫头。”海奶奶轻轻笑骂了声。

    这时,海清华一手抱着一盘花从外面走进来,看着海旭端,海骏玮,海子烨几人说道:“你们几个把外面的东西全搬进来。”

    几人微微点头往外走去。

    朱凯凤看着海清华抱进来的花,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牡丹花,这是牡丹花?”

    “落尽残红始吐芳,佳名唤作百花王,竟夸天下无双艳,独占人间第一香。”海雨昕缓缓来到牡丹花面前,双手合十,陶醉的闻着花的芳香,一股股灵气从牡丹花中飘来,让她全身精神一震,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她喜欢牡丹花,不紧紧是牡丹花高贵艳丽,还因为牡丹花是幸福美好的化身、繁荣昌盛的象征,给她带来很多的快乐。每到开花时节,牡丹就开着雍容华贵、娇俏艳丽的花朵。

    她见过不少牡丹花,但从没像今天这样,给她灵魂带来巨大的震撼。

    这盘牡丹花不简单,也不知道表嫂从哪里弄来?

    “表嫂,这花从哪买来的?”海雨昕快步来到陈瑶面前,大声问道。

    “自己种的。”陈瑶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优雅的坐在沙发上,红唇上扬,悦耳动听的声音如雾中荷香,幽然不绝。

    “啊!真的吗?”海雨昕瞪大眼睛,张开嘴,惊讶问道。

    “外面的东西全搬进来后,你就会相信了。”陈瑶神秘一笑。

    那微笑,让人觉得舒畅温柔,有时让人觉得略含甜蜜,有时让人觉得十分亲切,有时又让人觉得有几分矜持。

    海雨昕一直沉浸陈瑶的笑容中不可自拔。

    “昕昕,你傻了吗?”海奶奶看到孙女像傻瓜一样总是盯着陈瑶,出声问道。

    “啊…”海雨昕擦了擦唇角边流出的可疑液体,微圆的脸泛出一丝红润,双眸微微下垂,双手紧紧捂手眼睛,为自己刚刚的花痴行为觉得不可思议,又觉得不好意思。

    “这丫头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海奶奶看到海雨昕的动作,忍不住笑了笑,说道。

    海雨昕听到这话本来发红的脸,此时更红了。

    她捂住脸的手,留了一点点指缝,观察陈瑶的表情。

    美若天仙的面容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双眸冷静地看着这一切,直挺着背脊优雅的坐在沙发上,海奶奶问话的时候,她总是轻言细语的回答,即使有时海奶奶不明白,她也会不厌其烦的解释着。

    女神,这是她心目中的女神!

    不得不感叹,表哥的眼光真是好。

    “瑶瑶,你很喜欢花吗?”海奶奶问道。

    “谈不上喜欢。”陈瑶微微一笑,红唇勾起,浅浅一笑。

    明亮的双眸,纯净的声音,高雅的气质,如梦如幻的缥缈,仿佛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啊!”海奶奶有点不明白了。

    既然不是很喜欢,为什么要种植那么多花?

    陈瑶浅浅一笑,如幽兰般的声音缓缓响起,她把瑶花园的事,一字不漏的告诉海奶奶。

    “哇,表嫂好厉害!”崇拜的程度又高了一层。

    “每天都有上万的订单?”许久不曾插嘴的朱凯凤和杨凝露异口同声问道。

    “嗯,都是老顾客带新顾客。”陈瑶面容浅浅一勾,缓缓点头,倾城一笑,道。

    “天啊!你是怎么做到的?”朱凯凤脸色发红,问道。

    “没做什么,只有懂花的人,才知道什么是最好的,你闻闻就知道了。”陈瑶双眸含笑说道。

    朱凯凤和杨凝露迈开脚步,往牡丹花的方向走去。

    她们弯腰闭眼,花儿不断的飘出阵阵清香,香,而不刺鼻,芳,而闻不会让人厌倦。

    她们贪婪的呼吸着这令人陶醉、令人快乐的花香。

    这牡丹花都是从空间培育出来的,灵气更是浓郁。

    一股股灵气传遍两人全身,让她们的身体有着前所未有的饱和。

    两人精神一震,难以置信的看着对方,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这牡丹花竟然有提神的作用。

    “瑶瑶,瑶花园的花价格贵吗?”朱凯凤深呼了一口气,来到陈瑶身边,一脸笑意问道。

    “几千到一百多万,价格不等。”陈瑶摸了摸精致的下巴,嘴角勾起完美的笑容,黄莺出谷的声音,如鸢啼凤鸣,清脆嘹亮却又婉转柔和。

    “嘶…这么贵?”海雨昕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惊讶问道。

    “对于喜欢花的人来说,不算贵。”天籁之音娓娓动听让人陶醉不已。

    只有懂花的人,才知道瑶花园的花是如此的珍贵和稀奇。

    “那两盘牡丹花都是一百多万吗?”海雨昕指着不远处的牡丹花,好奇问道。

    “嗯。”陈瑶唇角微微抽动了一下,小声说了一个字。

    海奶奶刚想说什么,就看到龙琰领头,几人端着各种各样的花,往大厅走来。

    花团锦簇、美不胜收、花香馥郁、沁人心脾、芬香扑鼻……

    海雨昕几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姹紫嫣红的花,还真是大手笔,老爷子睡觉也会笑醒了。

    “哈哈…老婆子,欢欢会叫外曾祖父了。”海老爷一脸的慈祥,笑起来眼里藏着满满的爱意,温暖如春风。

    “小声点,乐乐还在睡觉呢!”海奶奶瞥了一眼海爷爷,小声说道。

    会叫外曾祖父有什么了不起!等一下,海奶奶快速把海爷爷刚刚的话过滤了一遍,欢欢会叫外曾祖父了!

    天啊,欢欢才多大!

    海奶奶激动的来到海爷爷面前,脸色发红,大声说道:“你刚刚说什么?”

    “就是你听到的那样。”海爷爷昂头漫不经心地看着海奶奶,骄傲的说道。

    “欢欢,叫外曾祖母。”海奶奶露出慈祥的笑意,柔和说道。

    在海爷爷怀里的欢欢贼亮贼亮的双眼看着海奶奶,唇角微微上翘,圆圆的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肥嘟嘟的小手抓着鼓鼓的红包,咧嘴笑道:“外曾祖母,红包可以买糖。”

    在一旁的陈瑶唇角止不住的抽了抽,这么小就知道要红包,这样真的好吗!

    不知道的还以为,大人教的呢?

    天地良心,她从没教过这些。

    “对,对,红包可以买糖,欢欢真聪明,这是外曾祖母给欢欢的红包。”海奶奶从口袋中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红包递给欢欢,一脸笑意道。

    现在的孩子都快成精了。

    就在这时,在海奶奶怀里的乐乐伸了伸懒腰,睁开水灵灵的大眼睛,迷蒙的看着陌生的一切。

    她一一扫过大厅的人,不认识,全都不认识,乐乐嘟嘴,小小的手揉了揉眼睛,妈咪去哪了,爸爸去哪了,太爷爷和太奶奶又去哪了。

    为什么只有哥哥和她?

    “哥哥,乐乐要妈咪。”幼稚的童音在大厅响起。

    小小的声音带有一丝哭腔。

    龙琰大步流星来到海奶奶身边,抱起乐乐,在她小小的额头上亲了亲,小声说道:“乐乐宝贝,爸比和妈咪都在,不能哭哦。”

    乐乐耳畔传来龙琰的声音,有点低哑,却带着说不出的魅惑。

    “爸比。”乐乐粉嫩嫩的小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犹如盛开的花朵,鲜艳,娇美。

    “这是外曾祖父的家。”龙琰小声解释道。

    海清华几人难以置信的看着一脸温柔的龙琰,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龙琰吗?

    以前的他沉默是金,半天也没憋出一句话。

    一身冷漠的气息,不知吓跑了多少人。

    “表嫂,表哥没掉包吧?”海雨昕用手戳了戳陈瑶的肩膀,闪亮的双眼不停地眨着,小声问道。

    “我敢保证,如假包换。”陈瑶轻柔的声音如那潺潺流水,风拂杨柳。

    “天啊!变得太彻底了。” 海雨昕撇嘴说道。

    海清华几人非常赞同的点点头。

    陈瑶看到大家的表情,忍不住笑出声来,她的笑声如银铃般悦耳,如同世间的精灵,高贵,优雅,一声声敲击大家的心。

    她双眸含笑看向龙琰,唇角微微上翘,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变,她和龙琰都在变。

    两人的笑容越来越多,对亲人的感情也不再是用行动表示,有时也会在言语上关心一番。

    对敌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心狠手辣。

    ……

    “乐乐,买糖的红包。”海奶奶从口袋快速掏出一个大大的红包递给乐乐,一脸笑意道。

    “这是外曾祖父的。”海爷爷不甘落后。

    “这是大舅爷爷的。”

    “这是大舅奶奶的。”

    “……”

    “啊,我没有准备。”海雨昕拍了拍脑袋大声说道。

    “还不快去准备。”海爷爷阴嗖嗖的声音传来。

    海雨昕拔腿就往楼上跑去。

    海家的大大小小都围着欢欢乐乐和陈瑶,他们觉得这一切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有谁三个多月会说简单的话?

    有谁三个多月有九十厘米高?

    有谁三个月这么聪明?

    难道这就是大家说的基因。

    海老爷和海奶奶张开的嘴怎么也合不拢,两人被欢欢乐乐可爱调皮的动作逗得哈哈大笑。

    朱凯凤几位女士双手紧紧握着陈瑶送给她们的护肤品,眼里的激动和开心怎么也遮不住?

    上次海萍回海家的时候,给她们送了几瓶,说是陈瑶亲自研制的,效果特别好,材料是全天然的,没一点副作用。

    长期用下去,皮肤会越来越有光泽度,越来越水嫩。

    不用试,看到海萍的皮肤,她们就知道全是真的。

    因为海萍的皮肤比以前更水嫩,更有光泽度,看上去比她真实年龄要年轻十几岁。

    她们拿到护肤品后,只有了一个星期,就有明显的效果。

    以前的眼袋很严重,用了陈瑶制作的护肤品后,眼袋渐渐消失了,眼角的皱纹也越来越少。

    脸颊慢慢红润起来,她们相信过不了多久,自己也会拥有海萍那样红润,水嫩的皮肤。

    海雨昕看到大家都有礼物,就她两手空空,不由地开始着急,她脸色发红看着陈瑶,想说什么,但又不好意思。

    纠结了半天,也没得出个结果来,最后,她脑袋一横,期待的眼神看着陈瑶,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表嫂,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陈瑶看到海雨昕可爱的动作,忍住笑,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摇头说道:“我没忘记什么?”

    “表嫂,你再想想。”海雨昕快哭了,表嫂拿出的东西,都不是凡品。

    看大家的表情就知道了,一个个握着手上的礼品爱不释手,脸上挂着激动的笑容。

    “真没有?”陈瑶肯定的点头说道。

    “我的呢?我的呢?”海雨昕听到陈瑶说真没有时,声音一激动,不由地提高了好几分,大厅的人不满的看着她。

    朱凯凤瞥了一眼海雨昕说道:“这冒冒失失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瑶瑶只比你大三岁,你看瑶瑶多懂事,而你呢?”

    朱凯凤嫌弃的看了一眼海雨昕,没有比较,觉得自家女儿还算可以,一比较起来,是各种不满意。

    拎没理会自家老妈,她明亮的双眼着急的看着陈瑶,伸了伸手,又缩了缩,那小心翼翼的模样怎么看,都想做错事的孩子在等待家长的惩罚。

    陈瑶抿嘴笑了,她变戏法似的从后面拿出一套精致的玉瓶,递给海雨昕,嘴角勾出一个完美的弧度,饶有兴趣道:“这是一套少女装护肤品,一个星期后,皮肤像牛奶般细嫩。”

    “哇,我就知道表嫂最好了。” 海雨昕大叫,伸手想要给陈瑶一个大大的拥抱,却被龙琰像拎小鸡似的拎出大厅。

    “我的护肤品。”震耳欲聋的声音在大厅外面响起。

    海雨昕欲哭无泪,早知道这样,她就该先把护肤品抱在怀里。

    “这丫头……”海奶奶听到外面的声音,好笑的摇了摇头。

    海雨昕站稳脚后,又快速跑到陈瑶身边,明亮的双眸锁定那套精致玉瓶,以最快的速度把护肤品拿到手,往楼上跑去。

    她气喘喘的跑上二楼,看到没人跟上来,才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谁说表哥,变温柔了,她就跟谁急。

    那一身强大的气势越来越恐怖了,只需一眼,就会吓得腿软。

    她这小小的心脏一点也不惊吓。

    海雨昕看着手里的精致玉瓶,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她打开房间,一张粉红色的席梦思床,上面铺着粉红色的被褥,床上方的浅粉色蚊帐绑在床柱上,床边的柜子上摆着一只精致而又小巧的杯子,白色的绒毛地毯铺在地上,窗前用淡粉色蕾丝点缀的窗帘拉在一旁。

    海雨昕快速把门关上,打开玉瓶,脸上的弧度越来越大。

    最后,她小心的把玉瓶藏好,倒在床上呵呵傻笑着。

    *

    转眼到了吃饭的时间,海老爷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大厅响起:“吃饭咯,大家各就各位。”

    龙琰牵起陈瑶来到大厅,拿起碗细心地帮陈瑶盛了一碗汤。

    那十足十的好男人,惊呆了大家。

    一顿饭下来后,已是晚上七点。

    太阳已渐渐消失,天边出现一轮红月。

    “瑶瑶,今晚留下来好吗?”海奶奶一脸慈祥的笑意看着陈瑶,温柔问道。

    陈瑶抬头看了一眼龙琰,不知该怎么回答,她既想回去,又不想让老人家失望。

    龙琰知道陈瑶的为难,快步来到她面前说道:“我们今晚留下来。”

    “好,好,太好了。”海奶奶开心的拍手叫好。

    “房间就是以前那间,不过,稍微装修了一下。”海爷爷抱着欢欢走过来,一脸笑意道。

    “知道了。”龙琰应道。

    他牵起陈瑶往外走去,看着外面的景色。

    一排排柏树,像卫兵守卫在办公室门前。它的树干笔直,直指蓝天,树枝紧紧靠拢。

    还有几排枫树,举着染红的叶子,在微风中摇曳,发出轻轻的哗哗声,偶尔落下几片红叶,给发黄的草坪缀上斑斓的色调。

    龙琰站在陈瑶后,环住她的细腰,薄唇凑到她耳边小声问道:“想桃花村了吗?”

    “你不想吗?”陈瑶反问道。

    龙琰下巴抵在陈瑶单瘦的肩膀上,唇角微微勾了一下,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温柔的声音传进她的耳中:“谁不喜欢过与世无争的生活。”

    “这样的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头。”陈瑶双眸看向远方,叹了叹气,无奈说道。

    “快了。”龙琰眼里快速闪过一丝狠厉,阴森森的说道。

    “你又想做什么?”陈瑶问道。

    “当然是主动出击。”龙琰脸上露出一抹自信,唇角微微上扬,缓缓道。

    “下次我也去。”

    “好。”龙琰爽快答应。

    即使不答应,陈瑶也会跟上去,与其她偷偷跟上去,还不如答应她。

    “什么时候出发?”陈瑶冷静问道。

    “快了。”龙琰神秘一笑。

    大厅的众人透过玻璃看着你侬我侬的两人,脸上满是笑容,真的是一物降一物。

    以前的龙琰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好像谁得罪了他一样。

    现在的他,脸上总是挂着浅浅的笑意,语气也没以前那么硬邦邦。

    时钟一点点流逝,转眼到了晚上九点。

    淘气的小星星在蓝幽幽的夜空中划出一道金色的弧度,像织女抛出一道锦线。

    夜静悄悄的,海老爷抱着欢欢来到卧室。

    “欢欢今晚和外曾祖父睡一定要听话,不能半夜叫妈咪,知道吗?”海老爷认真的看着欢欢说道。

    “嗯。”欢欢重重的点了点头。

    *

    第二天清晨,天蒙蒙亮,陈瑶和龙琰陆续起床,各自忙去了。

    而小朋友却留在海家。

    陈瑶直接来到训练基地,最近大家的状态保持的非常好。

    她双手抱胸来到基地,看着训练的大家,冷清的面容露出一丝笑意。

    “好,继续加油。”冷清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是。”整齐划一的声音直冲云霄。

    陈瑶满意的点了点头,往祥子身边走去。

    “马上要发生战争了,准备好了吗?”

    “时时刻刻准备着,一声命令,绝对会勇往直前。”祥子坚定的眼神看着陈瑶大声说道。

    “你们是华夏的骄傲。”陈瑶铿锵有力的声音一字一字说道。

    她眼里流露着从未有过的激动和兴奋,准备了这么久,是时候有所动作了。

    在部队的龙琰直接来到首长办公室,他直挺着背脊看着马首长说道:“马首长,蛀虫既然全都除掉了,那敌国也该付出代价了。”

    “好,我批准,时间由你来定。”马首长大声说道。

    “是,明天准备出发。”龙琰大声说道。

    “好,胜利回来后,直接升为首长。”马首长拍了拍龙琰的肩膀说道。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龙琰打马虎道。

    “哎,你这小子,人家为了一个首长位置,争的头破血流,你倒好,竟然嫌它是累赘。”马首长说道。

    “没事的话,我走了。”龙琰不动声色地看着马首长,冷冷地说道。

    马首长看着油盐不进的龙琰,摆了摆手,无奈的叹了口气。

    龙琰回到办公室后,直接给陈瑶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出发的准确时间。

    把电话挂掉后,龙琰站在窗户看着训练的众人。

    许久,他才提起脚步往校场走去。

    龙琰冷眼看着众人,做了个停止的动作,冷冷的声音直冲云霄:“明天有新任务,大家做好准备了没有?”

    “做好了。”

    整齐划一的声音在空中响起,连旁边的几排树也不停地摇晃了几下。

    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经过一年的沉淀,他们就像一把未出鞘的宝刀,只需一声命令,就会全力出击,打的敌国片甲不留。

    “好,刘探、陆羽出列。”

    刘探和陆羽上前三步,直挺着背脊眼神坚定地看着龙琰。

    “其他人继续训练,你们两个跟我来。”龙琰看着大家说道,又在两人身上扫了一眼说道。

    龙琰坐在办公椅上,指了指对面的红木沙发说道:“坐。”

    “这次攻打D国,不能使用大炮。”

    “万一他们先用呢?”

    “这就是我叫你们来的目的,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战胜D国,然后再攻打C国。”

    “上校准备用多长的时间战胜D国?”陆羽问道。

    “一个月,我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龙琰严肃的伸出一根手指头说道。

    只有在其他国家不知情的情况下迅速结束,对华夏才更有利。

    华夏这块肥肉谁都想参一脚!

    如果被其它国家知道华夏和D国发生了战争,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浑水摸鱼!

    “是。”刘探和陆羽大声说道。

    *

    陈瑶刚走出训练基地,就接到龙琰的电话,说明天出发,她又快速返回基地。

    陈瑶站在中央,冷眼看着大家,手在空中摆了摆手,示意大家都停下来。

    “刚刚接到命令,明天准备攻打D国,大家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今天大家休息一天,时间由自己分配。”

    “是。”

    “像祥子,范风宇,马玉玲可以回家和家人聚一聚。”

    “是。”

    “大家解散。”陈瑶不想再多说什么。

    战争真正来临时,她反而特别冷静。

    祥子和范风宇快速来到宿舍,把留下来的人参放在包里。

    “晚上八点见。”祥子拍了拍范风宇的肩膀说道。

    “到时记得打电话。”范风宇伸手做了个打电话的动作说道。

    祥子点了点头。

    范风宇提了个小小的包,快速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给范母拨了个号码。

    “妈,我今天回家。”

    “好,我马上去超市买些你喜欢的菜。”那边范母开心的声音传来。

    “好,一小时后见。”

    范风宇招了辆的士直奔北郊区川饶道。

    一小时后,范风宇对司机说道:“师傅,请停一下。”

    “好呢?88块。”司机轻轻的踩了一下刹车,一脸笑意道。

    范风宇拿出张100的给司机,笑道:“谢谢了。”

    司机快速给范风宇找了12块的零钱,笑道:“小伙子,真有礼貌。”

    范风宇抿嘴笑了笑什么也没说,打开车门,缓缓下车。

    他抬头看着炎热的太阳,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这次战争要是能活下来,他就会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

    范风宇大步往家里走去。

    范母接到电话后,又快速给范父拔了个电话,告诉他,范风宇今天会回来。

    范父把今天的应酬和会议全都推迟,风尘仆仆的从公司赶回来。

    经过警局事件后,两人最终还是复婚了,他们想给孩子一个健康的家庭,虽然迟了十几年,但他们真心想要弥补以前的过失。

    范风宇和范父在电梯相遇,两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

    “在部队辛苦吗?”最终是范父打破了沉默。

    “很好,队友都很关心我。”

    “那就好。”范父拍了拍范风宇的肩膀,叹了叹气说道。

    一转眼功夫,电梯到了十五层。

    范父浑浊的双眼看着电梯门,抬脚往外走去。

    范风宇看着范父的背影,直挺的背脊已不存在,微驼的背影,跄跄踉踉的步伐慢慢地行走着,越走越远。

    范风宇擦了擦湿润的眼睛,抬脚追上去,拍了拍范父的肩膀,大声喊道:“爸…”

    ------题外话------

    亲爱哒,不知不觉又到了晚上十点,么么,…虽然没有一万,但娜娜还是想求评价票和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潇湘美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潇湘美娜并收藏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