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幽墓黄泉 > 029章 大师,你有种没?

029章 大师,你有种没?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茅十八认为屋子里的老翁是蛇精变的,顿时心生怯意,杀富济贫的念头一时被打消的烟消云散。正在诧异之时,突然有脚步声传来,包厚道与茅十八二人双双抽身躲在暗处。只见与韦春芳交好的那个回子大步走向门口,包厚道心说:“难道这回子也他妈是蛇精变的?娘的,这买卖又干赔了!”只见那回子连门都不叩直接走了进去,包厚道心说:“韦春芳乍喜欢上这么个没礼数的货!”

    确定没人跟来。

    包厚道重新贴在窗户上看。

    茅十八没了杀人心思,连连督促包厚道快点走。

    包厚道却要仔细的瞧个究竟。

    借着窗户纸上舔破的洞眼儿,包厚道瞧见那回子进去后,先是与蛇精老翁客套了几句,接着问老翁的腿怎么样了。老翁掀开被子,指着腿说:“托斯林的福,自从听了你的建议,老朽差人在得胜山抓了两条巨蚺,每日以巨蚺之阴养腿,效果确实不凡,已经好了很多,这腿也不再那么燥热!”包厚道这才瞧清楚,那老翁不是什么蛇精,把那两条蟒蛇从腰斩断了,把腿套在了巨蟒肚子里。

    包厚道轻轻拍了拍胸口,暗说:“操你祖宗,差点没把老子给吓死!”

    又见那回子从袖子里拿出个大馒头。

    包厚道一瞧,这馒头不就是那大胖和尚的吗?

    怎么跑他手里了?

    当时出了丽春院也没留意他拿那馒头。

    又听那回子说:“你这双腿原本需要在蛇肚里养个三五年方可下地,现在不用了!”他指着手上的大馒头说:“今天我见闹市中扔着个大宝贝,不知是何方高人扔在路边的?别人不晓得,我可认得!”包厚道暗说:“傻货,破馒头能当成宝贝来看,你真够缺心眼儿的!”又听那回子说:“这馒头有灵性,按说它早已修成了本事,却被人打回了原形,你把它吃了比养在蛇腿的效果要好上许多!”

    包厚道暗说:“大胖和尚丢下馒头的时候,老子该直接扔到粪坑里,没成想让他拿来骗人了!”

    都说回子精明。

    一天到晚毬事不干,东家的东西卖到西家获利。

    包厚道寻思:“馒头怎么能成事,多半是这回子在骗钱!”暗暗不齿。

    茅十八去心已定,连连扯着包厚道的衣袖劝离,却不敢弄出大声来,又瞧包厚道趴在窗户上边瞧边嘀咕。茅十八忍不住重新贴在窗户上看,这回看明白怎么回事儿了,心说:“娘的,这老小子老来不作运,没事整两条大蛇套在腿上,真有种,差点没把老子给吓死,多亏包兄没走,要不然这辈子当真以为有蛇妖了呢!”又想:“幸亏老子胆子大,若是给吓的背过气去,真变成个怨大头了!”

    包厚道正眼巴巴等着看这馒头有何神奇。

    啪啦一声响。

    茅十八早已蒙起了脸,破门而入。

    茅十八露着两只狠眼,杀气腾腾的站在老翁与回子面前,厉声说:“把金银财宝拿出来,倘若手脚慢了半步,看老子不把你们的脖子给扭断,快!”

    那老翁陡然瞧见冲进来个强盗,吓的瑟瑟发抖。

    那回子表现的风轻云淡,缓缓的将馒头放进袖子,冷不丁抄起一个灯柱向茅十八投来,紧接着一掌向茅十八打来。包厚道躲在窗外,都能感觉到那回子的掌风中带着一股阴劲,扑面而来。茅十八就势避开,霎时从腿上抽出二柄肘刀,就地一躺,齐齐向那回子腿下斩去。那回子不闪不避,硬生生被茅十八砍中,只听两声崩崩。

    两杯肘刀齐齐从护腕断掉。

    茅十八哼了一声:“好小子,竟然会金钟罩的功夫!”

    那回子目生精光,双手合爪齐齐向茅十八搂抓。

    包厚道一瞧临头不对,茅十八很显不是那回子的对手,赶紧往背阴躲去。

    只听茅十八在屋子里大叫:“快,快跑!”

    又听那回子哼着说:“跑,跑的了么?”

    包厚道心说:“奶奶个熊,韦春芳招的这些人,乍都他娘的这么邪,乖乖,看来韦春芳这只小鲜肉鬼脸包铁定是吃不上喽,现在不撤,更他奶奶的待何时?”包厚道正欲翻墙出院,只听那老翁在屋子里阔声大叫:“来人,快来人啊,有强盗,有强盗……”声音刚落,包厚道还没有藏利索,只听闷哧一声,茅十八被那回子从窗户中打的飞出院子,躺在地上直哼哼。

    包厚道越着急,越是爬不上这高墙。

    慌乱中躲的灌木丛。

    这片灌木丛通体发红,包厚道一屁股趴在里面不敢动。

    过了一会儿。

    好多人乱嚷嚷的举着火把奔了过来。

    包厚道这才看清身边有片红叶小檗,正与身穿的喇嘛袍相衬,猛一瞧真看不出有人趴着,包厚道暗自得意。忽听那老翁说:“把这强盗押下去,交给官府重重的办,唉,这厮把斯林打死了!”茅十八躺在地上,好像受的伤挺严重,却一个字不往外吐。包厚道生怕他招出同党,暗捏着一把汗,直到举着火把的人把那回子的尸体拖走,茅十八押的瞧不见影,包厚道这才安下心来。

    非常纳闷。

    茅十八在屋子里的表现,万不是那回子的对手,怎么能将回子打死?

    包厚道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这回子死了。

    韦春芳该死心踏地的投在自已怀抱了。

    倒也把包厚道高兴的不行不行,寻思一会儿把大和尚的大馒头偷出来,虽然没弄明白馒头有什么作用,还是不能便宜了别人。等到四周全都消停了,包厚道蹑手蹑脚来在窗前,只见那老翁长长叹了一口气。从脸上撕下一张皮,自言自语的说:“终于等到机会了!”包厚道瞧的分明,那里是老翁,原来那回子戴了张老翁的面皮,替换了身份,死的那个“回子”原来是老翁。

    又见那回子单手抓起一条断蟒,硬生生咬了一口。

    包厚道不敢往下看了。

    不敢再惦记大和尚的馒头了,翻墙跑了。

    这几天包厚道消停了,很少露面,担心茅十八下了大牢经不住折磨,一旦把自已给供出来。

    茅十八要供出他。

    被人抓到的时候就供出了。

    包厚道贼心虚,不得不防,他穿的这件喇嘛袍实在太招眼。这短时间悄悄打听包实在的事。

    泥牛入海,一点消息都没。

    足足过了大半个月,没听到扬州抓喇嘛的消息。

    包厚道这才慢敢露面。

    这次来在丽春院,包厚道一进门,那龟公便笑呵呵的迎了上来,笑着说:“包爷,包爷哎,小的可算是把您给盼来了!”这龟公单手捂着嘴,低声说:“包爷,春芳的相好十几天没来了,不知道死哪了。春芳这短时间不接客,天天挨屋子里哭。小的差人打听了,听说那回子住在纳兰府,有天晚上来了个江洋大盗。你说巧不巧,正好把春芳的相好杀了!哦,哦,好像是包爷上次喝酒的那天晚上!”

    包厚道干笑了两声说:“今天给爷摆桌素菜,老子要吃斋!”

    丽春院的老妈子瞧见包厚道,脸上早开了花,笑着说:“包爷,我早他妈瞧出来了,您才是这天底下最疼春芳的。我说,这春芳真是的,放着您这么个大财神不理,偏偏要找什么小白脸,那玩意儿,老娘我一瞧就知道他不是个长命的人!”

    包厚道心说:“娘个腿,要不是你派韦春芳接待府台,哪会有这么多事,去你姥姥!”

    老妈子将包厚道高抬捧了一阵儿,得了个大银锭,笑呵呵的往楼上去了。

    紧接着便有两个大茶壶督促韦春芳开门。

    韦春芳长时间不接客。

    老妈子守着包厚道这么个大财神,能放的过,消不了几刻,韦春芳的门被撞开了。

    包厚道也不吃酒了,笑呵呵的往楼上走。只见韦春芳坐在床前哭的像个泪人似的,眼镜肿的像馒头,包厚道轻轻的走过去,笑着说:“春芳姑娘的心思,小,小,小僧明白,不是包爷我说话直,春芳姑娘碰到的那些都不是啥正经人,一个个长头发不长命!”韦春芳一言不发,包厚道大道理小道理摆了一床,头上没毛,净说和尚的话。

    足足磨了一下午,韦春芳才破涕为笑。

    可把包厚道给乐坏了。

    包厚道走出门,向大厅丢了七八个大元宝。

    坐在地上,双手合十默念:“阿弥陀佛,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我佛如来,一世法无净世,若尘若土,老子斗了几回妖怪,斗了几回魔,终于……”直直念了一柱香时间。韦春芳这脸变的也够快,双手托着包厚道的肩膀,笑盈盈的说:“大师对小女子的盛情比海深,小女子是看在眼里的,小女子无以回报,只好以身相许了!”说话间,啪的把门关上了。

    连拖带拽把厚道按在床边。

    包厚道万没有料到韦春芳有这般的热情似火。

    忍不住红了脸。

    嘴里的祷告经文、感慨、一股脑的往外哼。

    韦春芳哪里要听他念经,这十多天差点给蹩坏了身子。

    小嘴唇不管不顾就凑了上来。

    包厚道低低的埋下了头,红头脸说:“春芳姑娘,别着急,别着急,待小僧再念上一段经文不迟,我这段经文是经纪念这次来之不易的爱,等,等……”早有一只酥手捂上了嘴,包厚道耳朵里只听到一个甜甜的声音:“大师,小女子我早就看你瞧我的时候,眼睛转的像珠子一样。你在这丽春院三进三出的大闹,早奈不住了吧,念啥破经,快来吧,哈哈!”

    包厚道闭上眼,心念:“真她姥姥的不容易,老子终于盼来这一刻了!”

    突然之间,韦春芳猛的一推包厚道,红着脸问:“大师,你有种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幽墓黄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卧云浪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卧云浪子并收藏幽墓黄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