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宠妃 > 第033章

第033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施氏只知道今日有宫里的太医来给老太太看诊,也知道吴妃派了贴身的宫女太监来给老太太请安,只是她却没料到……

    “跪下!”

    刚进了老太太的卧室,便看见老太太坐在床边,旁边站着庆阳伯,两人都是一脸怒色狠狠瞪着她。

    施氏一哆嗦,腿一软便跪在了地上,小声道:“母亲,这是……”

    “你做的好事!”庆阳伯一声怒吼。

    施氏眼泪立即掉了下来,“我嫁进你们吴家快要三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母亲和相公就是要我死,也得给我个罪名吧。”说着,她呜呜的哭了起来。

    老太太深吸一口气,“我问你,年初二的时候,我让你去庙里进香,你是怎么进的!”

    施氏低垂着头,一边流泪一边分辩道:“回母亲的话,我年初二去的观音堂,初三去的如意堂,护国寺和相国寺因为都是和尚庙,我不好亲自前去,便差了李奇带我去上的香。”

    “银子呢?”老太太见她还是咬死不松口,道:“我一共给你十万两的银票,你给谁了?”

    施氏略显惊恐,道:“借着点长明灯的机会,都布施出去了。”

    老太太眼睛一眯,目光如炬看着施氏半响没说话。

    庆阳伯叹了一声,道:“全凭母亲处置。”

    母子两个都没说话。

    施氏在地上跪了许久,心里慌的很,忍不住开口小声道:“母亲,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您开口便是,儿媳一定改。”

    老太太冷笑一声,“你做没做错,一会就有分晓。”

    施氏一震,心里越发的觉得不妙了。

    施氏在地上跪了约莫两柱香的功夫,虽然老太太屋里烧着地龙,又有火盆,地上还有厚厚的毯子,不过老太太坐着,庆阳伯站着,居高临下看着她。

    施氏只觉得自己头顶都要烧着,冷汗津津,衣服吸了汗难受极了。明明是上好的衣料,现在却像是针刺一般,扎的她不住的想扭动。

    “东西找到了。”老太太屋里第一得意的冯嬷嬷进来,瞪了地上的施氏一眼,将手里的东西交给了老太太。

    “你好!你好!”老太太气的不住的喘气,吓得庆阳伯跪在地上,不住的给老太太顺气。

    “是儿子不孝,娶了这个丧门星,母亲莫要生气了。”

    施氏听了这话,忍不住抬头一看,只见老太太手里拿着个布包,确切的说,是一件中衣,里面包着的……是一叠银票。

    老太太将银票交给冯嬷嬷,道:“你数数。”

    屋里响起翻纸的声音。

    不多时,冯嬷嬷道:“一共十一万六千两。”

    老太太接了银票,让冯嬷嬷出去了。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老太太的声音比方才平缓了很多,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施氏开始发抖了。

    “我嫁进吴家二十几年,生了一儿一女……”

    “住嘴!”庆阳伯一脚踢了过去,“你这银子怎么来的!”

    施氏还想狡辩,口中喃喃道:“……嫁妆铺子,操持家务……”

    “胡扯!”

    “你当年嫁进来的时候,我们吴家还没发迹!”老太太道:“我们给了两百两的聘礼,你们施家也是这个数的嫁妆!”

    庆阳伯看着母亲又要生气,急忙又给她顺起背来。

    “两百两银子,你做的什么生意!二十八年翻到了十万两!你倒是也跟我们说说。”老太太语气里的讽刺谁都说的出来。

    “你操持家务?我还没死呢!不过让你帮着管了半年不到,你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出来,娘娘交待的事情都敢推脱?”

    施氏上前一扑,抱着老太太的腿,道:“母亲,我错了!我再不敢了!我是想着您的亲孙子就要封世子了,不能没银子应酬,还有来往宾客,还有办酒席的银子——”

    话没说话,老太太便要踢她,只是毕竟年老力气小,施氏抱的又紧,踢了两脚反倒是累着老太太了。

    庆阳伯见状急忙上前将施氏头发一拉,将人拽开,道:“好好说话!”

    老太太又问,“你办什么酒席?哪一条不是走府里的公帐,我不过病了这一冬,你便从府里抠了这么多银子出来!还有娘娘的差事。”

    老太太一想起宫里的女儿,心酸极了。

    “我告诉你,没有娘娘,便没有吴家!”

    施氏又泣道:“母亲,我不过是想着娘娘她……她毕竟是嫁出去的女儿,这么些年非但没能帮着家里,反而让我们连年的送银子进去,这……这哪里是为人子女之道。”

    庆阳伯也气极了,上前扇了施氏一巴掌,“狗屁!没有娘娘,伯爵府哪里来的!没有娘娘,府上的铺子,祭田,庄子,哪里能有这么多!没有娘娘,二弟怎么会做了鸿胪寺卿!”

    “我们?”老太太也道:“我们吴家的银子都是我两个儿子赚回来的,可是若没了这个女儿,他们也不能这么体面!关你屁事!”

    施氏呜呜的哭。

    “娘娘她已经嫁出去了,这伯爵府日后是要您的亲孙子继承的啊!”

    老太太拿起床上的靠枕就扔了过去,“你个目光短浅的!娘娘生了儿子,若是——”想起这事儿不能被外人知道,老太太及时止了声音。

    庆阳伯已经平静下来,道:“母亲,当日娶她进门的时候我们家里还没发迹,她也不过是个小户人家的女儿,理应不该对她要求太多。”

    “老爷……”施氏抓住这根救命稻草,低低哭泣道。

    “现在我们也算成了京里有名有姓的人家,儿子更是得陛下恩赐,做了伯爵之位。”庆阳伯看着地上的施氏,眼里闪过一丝厌恶。

    “谁料这妇人这般的拖后腿,她哪里配做庆阳伯夫人呢?”

    “老爷你不能啊!”施氏这才听明白庆阳伯竟是有了休妻的念头,她跪着向前爬,“我是给老太爷守过孝的!”

    庆阳伯低头道:“母亲,她嫁进来二十几年,知道我们家里许多事情,怕是不能留了……”

    老太太叹了口气,道:“就说我生病,她来我院子里侍疾吧。”老太太扬声道:“冯嬷嬷,堵了她的嘴,送到后面小佛堂里,熬了药来给她喝!去把她的陪房李奇一家也拿了,再差人请老二过来。”

    庆阳伯皱眉道:“还得拖几天,要是被人知道娘娘才差了人来,我们府上就死人了,怕是对娘娘不利。”

    老太太叹了口气,道:“我晓得。”

    冯嬷嬷带了两个大力气的婆子将施氏绑了出去,施氏一路不住的挣扎,头发衣服都散乱了。

    老太太道:“还有她的两个孩子。”老太太想起当年万千期盼才出生的大孙子,不住的捶胸顿足。

    “如今看来,请封世子的折子——年前我一直想着若是自己……不好了,她便要当起这个伯爵府的家,封了世子她的腰板也硬一些,况且她这几十年也算是听话,哪里知道她一旦能做主,还在我眼皮子底下就捅出这么打的篓子——便你去找人要回来。”

    庆阳伯眼里闪过一丝痛苦,“施氏这人小家子气,这些年她其实也补贴娘家不少,却来说妹妹。”

    老太太深吸一口气:“还有她两个孩子,芳芳已经出嫁了不打紧,只是宏儒……”

    庆阳伯叹道:“先看看吧……儿子拖到现在才请封世子,就是觉得他……难堪大任。”

    “你年纪也不大。”老太太道:“实在不行……就算从小培养也是来得及的。为了娘娘,为了我们这个家,我这把老骨头,再不行也能拖上十几年。”

    母子两个又沉默了。

    庆阳伯低头想了一会,如释重负道:“亏得施家这些年一直扒着我们过活,不然还真不好交待。”

    不多时,吴翰亦来了。

    “你嫂子她……”老太太摇摇头,道:“怕是不好了。”

    庆阳伯坦率的多,“我们都是一家人,没什么好瞒的。你嫂子心太大,误了娘娘的差事,私藏了母亲给她办事的银子,又对娘娘心生不敬,已经灌了药了。”

    吴翰亦在来之前就猜到了三分,只是眼下还得装作惊讶的样子,道:“这……没想到母亲这一病,出了这么多事情。”

    庆阳伯点头,很是不安,“都是儿子的错,又惊动了宫里娘娘和殿下,儿子着实不孝。”

    吴翰亦道:“说起来我们兄弟两个当年娶的亲,都是小户人家女儿,见识有限,我们这一代也没法子了,只能督促着下一代上进了。”

    老太太觉得她今天都要把这一辈子的气全部叹完了,她道:“明日把宏儒的媳妇领来我看看,施氏一时半会还死不了,就算她死了,你也得等上一年再娶继妻,先让她来救救急。”

    庆阳伯有点犹豫:“她进门也有八年了,只是……会不会太过老实了?”

    “老实不怕,听话就行。”

    吴翰亦也道:“儿子回去也敲打敲打鲁氏,切不可让她也生出这种心思。”

    庆阳伯想的却多,“万万不可,若是现在敲打她,她难免往施氏身上想,若是走漏了风声就不好了。”

    “还是大哥思虑周全。”

    老太太看着很是高兴,笑道:“你们两个这么好,将来我就是死了也安心了。”

    “母亲。”兄弟两个齐齐跪在了地上。

    说了没两句,冯嬷嬷进来了,手里还是一个包裹。

    “药已经灌了,保证她再说不出话了。这是在李奇家里搜出来的。”老太太不过扫了一眼便心生厌倦,“主仆两个一样的目光短浅!这府里吃的用的那个不是上等的,一有机会就抠银子!”

    庆阳伯生怕母亲再生气,急忙道:“先把李奇跟他媳妇料理了,至于他们的几个孩子,说是巡查庄子的时候不小心惊了马车,结果全部滚下山了如何?”

    老太太点了点头,“正直春耕,这理由也算妥帖。”

    好容易处理完了这事儿,庆阳伯又问:“那娘娘派的差事?我记得又夏好像是初一来的,已经半个多月过去,娘娘那边?”

    老太太脸色一沉,缓慢摇了摇头道:“又夏说那件事情殿下已经另外差人去做了,不用我们再出手了。”

    母子两个一时间有些沮丧,吴翰亦急忙道:“殿下这些日子很是出众,得了陛下不少夸奖。”

    吴翰亦想起来脸上不禁露出一个微笑,“虽然他们说殿下与太子近日不断的冲突,不过陛下倒是站在殿下这边多一些。而且……”吴翰亦故意卖了个关子,见吸引了母亲的注意力才又说:

    “我这两次去礼部交待差事,去吏部上报名单,又或者去户部领钱粮,他们对我是越发的恭敬了。”

    老太太笑着埋怨,“你好歹也是个四品官,别这么没出息。”

    庆阳伯也道:“殿下得了脸面,我们才能更加的顺利啊。”

    几人笑了两声,不禁又想起已经管了药的施氏,气氛略有低沉。老太太道:“你们该去铺子的去铺子,该去衙门的去衙门,我躺一会,好好梳理梳理。”

    又夏回到宫里,給吴妃还有瑞定汇报了此行的结果。

    吴妃手里捏着那个盒子,热泪盈眶,“我在宫里吃得好住得好,又有儿子,赏赐虽排不到头一份,不过也都在前列,哪儿还用母亲给银子呢。”

    瑞定道:“母妃现在该放心了,我也回去了,等外祖母寿宴,还得再送个什么表表心意。”

    吴妃道:“走吧走吧。”

    瑞定刚出去承乾宫不过片刻,吴妃便听见宫女回报,“元春晕在宫门口了!”

    “还不拖进来!”吴妃急道,“去请太医,她可不能现在就死了!”

    又夏急忙将人拦住,道:“娘娘,她是晕在宫门口的!她没事去宫门口干什么?”

    吴妃眼睛一转,立即明白了又夏的意思,“宫门口,她这是打探着我儿的行踪,想奔出去截他,可惜身子骨太弱。”

    “又夏,你去看看,言语里记得露出几分我嫌弃她身子急忙不好,不能伺候瑞定的意思,顺便看她的老山参吃完没有,要是吃完了再赏给她一根。”

    又夏一边出门一边笑:“这才过去半个多月,哪儿能就吃完一根呢,娘娘莫要太着急啦。”

    眼看着就到了二月,瑞定在朝堂上时不时的推举两个皇帝心腹,太子虽有意为难他,可惜皇帝这次不站在他这边了。

    毕竟这些心腹是花了大力气培养出来的。

    闲暇之余皇帝不免也想一想:原来儿子里面跟他最像是瑞定,于是不免又偏向他几分。

    朝堂上是乌烟瘴气,太子关顾着对付瑞定了,反倒被瑞启和瑞明两个插空安插了几个人进来,事后懊恼不已。

    瑞启瑞明两个年前还想着要拉瑞定下水,只是现在瑞定下水了,他们俩反而离得远远的了,除了每日见面打招呼问好,再没别的话了。

    “早先想着他是个闷葫芦。”瑞启愤愤道,“那知道把我们都骗了。”

    瑞明点头,“没想他藏的这么深,太子都落不着好。又是一个强敌!”

    兄弟两个对视一眼,不约而同转头回去看金銮殿上的龙椅,这么远的距离其实也就能看见一点金黄。

    “这东西究竟花落谁家……”两人看了看不远处的太子跟瑞定两个,一个面色阴沉,一个谈笑风生,“我们怎么也得拼一把。”

    二月初二。

    逢年过节,为了给皇后体面,皇帝一般是歇在坤宁宫的,这天也不例外。

    “陛下来了。”

    皇后准备了一桌子的菜,见到皇帝进门急忙起身,笑盈盈迎了上去。

    皇帝心下略松,坐在皇后身边,皇后给他倒了杯酒,两人吃起晚饭来。

    等到酒过三巡,皇后看了皇帝一眼,觉得他脸上很是轻松,道:“陛下。”

    皇帝咽了口中菜肴,“嗯?”

    “臣妾想着瑞定年纪也差不多了,又有高僧吉言,不如就在今年办了吧?正好在出宫前大婚,宫里也好热闹热闹,也让臣妾再尽尽心。”

    这话若是没有“高僧吉言”几个字,还是挺中听的,皇帝放下筷子,道:“你看了几家了?”

    皇后笑道:“臣妾觉得镇国公还有齐国公家里的姑娘不错,另外还有江南甄家,他们前些日子派了人上京,说是求臣妾帮着择一良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Panax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anax并收藏红楼之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