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宠妃 > 第046章

第046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身着华裳的侍女端着一盘盘精致的菜品在桌子间穿梭。

    菜品有瑞定认得的,比方桂花糖藕、醉白玉蟹还有水晶肴肉等,也有他不认得的,好在不管是侍女,还是旁边的几位官员,对这些菜名还有里面的典故都如数家常。

    布政使此时便指着一道龙井虾仁笑道:“您尝尝这个。”

    “要说这道菜,也算是遍布大江南北了,想必您在宫里也尝过。不过做的最正宗的也只有江南一带,而且也只有这段时间吃的到。”布政使故意买了个关子,看见瑞定果然很感兴趣又道:

    “这做龙井虾仁的龙井茶,要清明前后的新茶烹煮,说起来一年到头也不过吃这么半个月而已。”

    瑞定一边听着旁边四个饱学之士给他介绍各种传说典故,一边品尝着各色美食,不知怎么的,看了一眼林如海突然就想到了林黛玉。

    她在贾府可是吃不着这些菜了。

    而且上回去贾府听贾母所说,似乎也是去年年底他去了一趟贾府,贾母才开始吩咐人做江南菜的,那个时候,林黛玉怕是已经在贾府住了一年了。

    况且……京城里的江南菜,口味总是改良过的,就说这东坡肉,他在宫里吃的基本没什么甜味,而且要咸的多,也不及这里炖的软烂。

    瑞定突然就没什么性质了,他看了林如海,兴趣有些低落,默默叹了口气,不过想着自己这两天要住在林如海的官邸里,总能找到机会说一说的。

    想到这儿,瑞定道:“江南文人众多,这菜名也起的风雅,而且口味似乎也要比京里的更加美味一些,不知到林大人府上可有空闲的厨子?也让我带一个回京城。”

    林如海笑笑:“王爷厚爱,臣自当给您寻一大厨。”

    瑞定这一顿饭吃的是尽兴,开心,总之很美好,可是在京城里的几位跟他稍稍有那么点关系的人,过的就比较痛苦了。

    排在第一位的就属贾元春了。

    转眼间瑞定已经走了一个月了,可是头所里没有哪个敢跟贾元春说王爷究竟去了哪里。

    换句话说,她不知道瑞定封了昭豫王,不知道他启程去了江南,也同样不知道她从正月里开始领的银子,是吴妃宫里出的。

    皇后已经把元春和抱琴的身份挪了出来,可是瑞定府上没缺儿了,退而求其次,吴妃宫里也没空闲的位置安排她们两个,所以她俩现在处于半黑户状态,完全没处落脚。

    吴妃想了好久,在用她没处落脚打击报复和先忍下这口气之间选择了后者,横竖连老山参都给她吃了,也不少这十两银子,无非就是先稳住元春,省得皇后听见了又拿权势压人,反正她也活不了两年了。

    况且元春这两个月受的刺激太多了,吴妃听头所里的宫女回报,说她越发的端庄得体了,所以吴妃最好决定眼不见心不烦了。

    元春的月例银子是五两,抱琴也是一样,她们两个加起来每月一共十两银子,在宫里也算是总等偏下的水平了,比她们在坤宁宫的时候少了一半都不止。

    只是当日元春进宫本身就带了不少,公中出的,贾母给的,王夫人给的,连贾政都给了不少,所以这十两银子,虽然在宫中几乎是处于寸步难行的地位,但是元春一点都不在乎。

    她也没法在乎,她现在连头所都出不去。

    宫女端了菜前来,道:“元春,抱琴,吃饭了。”

    抱琴急忙起身,去外面端了食盒进来,道:“谢谢姐姐了。”

    那宫女嫌弃的看了一眼,道:“快些吃,我等会来收盘子。”

    抱琴将东西拿进屋里放好,两个人一共四盘子菜,还有一大碗米饭,元春扫了一眼便没什么胃口了。

    “姑娘还是吃些吧。”抱琴道:“这里的东西肯定是没家里精致的……”

    门口送饭的宫女还没走远,而且她也兼任了监视两人一举一动的任务,听见这话不由得小声嘀咕了一句,“还真以为自己是来做主子的。”

    屋里的元春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为这个,家里送我进来是干什么的……况且祖母和母亲一早就跟我说过再没家里过的舒服了。”

    元春想起当日贾母说过的话,“……嫁了人就要在婆家立规矩了,伺候公婆,照顾小姑子,自然是比不上在家里当千金舒坦……”

    抱琴听着有些心酸,给元春盛了小小一碗饭,递了过去,“您吃一些,不吃饭身子怎么能好?身子不好……身子不好娘娘是断然不会让你伺候殿下的。”

    元春接过饭碗,有点就着眼泪的意思,将这半碗饭吃了下去。

    半响,她道:“抱琴,你去拿银子过来,等会收盘子的宫女过来,你去悄悄问问殿下究竟去了哪里?”

    抱琴为难极了,“姑娘,上回在娘娘宫里……你忘了?”

    元春摇了摇头,“我思量着,是上回的银子使的太少了。又夏姑姑是娘娘宫里的管事姑姑,怎么会看上我们这点银子,但是这送饭的宫女就不一样了,不是粗使宫女的级别,就是三等宫女,一个月最多五两银子。”

    “你去开了箱笼,”元春指挥道:“拿五十两的银子给她。”

    “姑娘……”抱琴道:“现银已经使光了。”

    “银票!”元春像是突然爆发了,声音提高很多,“进宫的时候家里给了那么多银票,给她一百两,她一年也赚不了这么多!”

    不多时,收盘子的宫女又来了

    元春看了抱琴一眼,抱琴帮着一起将盘子收进了盒子里,提着跟那宫女出去了。

    “多谢姐姐给我们送饭来。”抱琴笑道,然后就把那张银票塞到了她手里。

    这一位是个低等的宫女,基本上不识字,不过银票还是认得的,还有上头大大的一百两个字。

    她笑了笑,道:“你看我这也不识字,这张纸是个什么东西?你说说看。”

    抱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强忍着内心的尴尬,小声笑道:“这是张一百两的银票,拿出宫可以换银子的。”

    宫女瞪了她一眼,“我如何出宫?我今年都十八了,连字都不认得,也没主子提拔我,等我出宫也不知道等到哪年。”

    抱琴急道:“可以找小太监换的,我们原先在坤宁宫的时候,就是找能出宫的太监换银子使,就是每一百两他们要收掉二十两。”

    宫女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那你给我的还是一百两吗?”

    抱琴这才听明白是怎么回事,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原来就是嫌银子少,“姐姐稍等,我这就去拿。”

    抱琴窜回屋里,又去翻箱子,元春见了问道:“这是怎么了?”

    抱琴一边拿银票一边跟元春讲了缘由,元春有些气愤道:“她还嫌银子少!”只是这时候是一点怒气都发不得,元春道:“银票最少就是一百两的,你再翻也是没有了,给她两张!”

    拿了银票出去,宫女给抱琴示意,她手上还提着东西呢,抱琴急忙将食盒接了过来,见到宫女笑眯眯的将两张银票小心翼翼的叠好,“这送饭的差事好。”

    抱琴若无其事问道:“殿下吃过了吗?”

    宫女正将银票放进荷包里,下意识就来了一句,“殿下去江南了。”说完就从抱琴手里接过食盒走了。

    元春听见这个消息,不由得悲从中来,坐在那儿发愣了。

    “江南……我们家里祖籍就在金陵,还在家里的时候,祖母还有母亲每次送东西回祖籍坐船也要两个月。”元春强忍着内心的悲痛,细细算着,“殿下怕是在我们进来的时候就走了……只是等他回来,至少也得过了夏天了。”

    “为今之计……”元春道:“为今之计……殿下不在,什么计都是白搭。”

    抱琴急忙安慰道:“殿下不在,姑娘正好养身子,况且殿下在外面,你进不去后院,别人也一样进不去。”

    元春看她一眼,道:“你不知道江南那个地方……不过没过了明路,殿下也不敢将外面的女人带回来。”

    瑞定现在就在看所谓外面的女人。

    饭厅中间现坐了一个年过三十的女人抱着琵琶,面纱遮面,身子也藏了半个在琵琶后面,四面各挡了两扇屏风,将人藏在里面。

    这乐师拨弄琴弦,声声入耳,很是动人。

    旁边的布政使摇头晃脑笑道:“请到她可不容易。这也算是江南最有名的乐师了,自己有画舫,现在——”

    话没说完便被按察使打断了,“她在你府上已经待了两年了,我闺女再耽误下去,这乐器就学不成了。”

    布政使笑道:“让你闺女来我府上学。不过说起来,还是林大人识货,若不是他姑娘去了京城,这人我们也请不到。”

    瑞定很是惊喜的看着林如海,原来林黛玉还会弹琵琶。

    林如海咳嗽一声,瑞定急忙将视线移开,道:“喝酒喝酒。”

    酒已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巡,瑞定看自己带来的两个人都是如鱼得水,便放下心来跟林如海等人说话了。

    要说他们这一桌四个人,最忠心的是武将,也就是指挥使,想来也是,瑞定的父皇才是第三位皇帝,离开国也不过六十余年,就算要压制武官,也还得再等一等。

    只是武官的出路的确没有以前好了,比方像荣国府这样的人家,已经知道得走科举之路了。

    瑞定正听着林如海讲故事,便见不远处桌上有个人走了过来。

    布政使一见他,眼睛一眯,笑道:“差点忘了介绍了。王爷,这便是江南甄家的人,甄应嘉。”

    甄应嘉给瑞定行礼,瑞定却在琢磨他的名字。

    甄应嘉这三个字儿写出来看着倒是很有味道,只是念出来便成了“真赢家”,也不知道他父亲起这个名字的时候究竟是什么心态。

    “王爷,我家里的花园子已经收拾好了,陛下当年来金陵,便住在我们家里。”甄应嘉的笑容很是骄傲,踌躇满志。

    这事儿瑞定出门的时候皇帝也跟他说话,的确是着重讲了江南一带接驾的比方甄家,比方王家,还有贾家据说也接待过圣驾。

    不过瑞定给推辞了。

    虽然他觉得皇帝对他圣眷渐浓,但是住在皇帝住过的地方,怎么想也觉得不合适。

    所以瑞定在父皇说了之后便不好意思笑道:“儿臣还想着乔装打扮一番,去住住客栈呢,还有几大寺庙,又或者湖心小岛,想必别有风味。”

    皇帝大笑,这个念头他当年也有过,便道:“不住便不住,去他家看看花园子就成。”

    瑞定点头,道:“父皇当年住过的地方,儿臣是肯定要去看一看的。”

    所以对着甄应嘉的邀请,瑞定也只能推辞了,“……另有安排……不过那个花园子是要去看一看的。”

    甄应嘉这才笑眯眯的走了。

    瑞定侧头,发现林如海还有旁边三位大人看他的眼神都充满了欣慰。

    想想也是,这人仗着接过圣驾,必定是江南一霸。

    况且……他最后可是第一个被抄家的,当然肯定是因为卷入了皇位纠纷,但是作为远在江南的人家,能被第一个抄家,只能说平日里也做了不少恶事。

    几人吃酒听乐器,指挥使小心翼翼问起了瑞定的行程,布政使也说得派几个人保护。

    瑞定笑道:“我一个人上街谁认得我是谁?你们别大张旗鼓的,偷偷派几个人跟在后面便是。”

    也没推辞,几人放下心来。

    瑞定又道:“临走之时,父皇也跟我说了几处地方,风光优美,观之心旷神怡。横竖我得在江南住上两月,慢慢逛着吧。”

    布政使和按察使对视一眼,想的都是:看吧看吧,也不能说他没透漏行程,可是你看看他都说了什么?

    除了要住上两个月这个略让人胆战心惊的时间,什么信息都没透露!

    要去哪儿也没说。

    还有那句“一个人上街谁认得我是谁?”,这摆明了是来微服查探的。

    江南的三位地方官只觉得这酒是再喝不下去了。

    只是林如海不知怎么突然来了兴致,端着酒便跟瑞定一杯杯喝了起来。

    瑞定心里有些疑惑,他这种喝法,是想把我灌醉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Panax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anax并收藏红楼之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