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宠妃 > 第052章

第052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迎春屋里。

    迎春坐卧不安,左右为难。她虽没什么主见,但是却是个听话的,自打上回贾赦说了让她近着林黛玉,她平日说话做事里也不免朝着黛玉亲近了些。

    原本四五天去老太太屋里看一次黛玉,现如今成了三四天,只是没人当她是去看林黛玉罢了。

    林黛玉住在贾母院子里,谁都以为她是拿着林黛玉当借口,去给老太太请安了。

    连王熙凤都关起门来跟贾琏说,“你这妹子总算是开窍了,知道去奉承老太太,翻过今年去她便要开始议亲了。知道大太太靠不住,二太太也断然没有出手的道理,也就只能靠着老太太了。”

    贾琏歪在王熙凤身上,手却已经伸进她衣襟里,不知道胡乱揉搓着什么,调笑道:“不是还有你这个好嫂子吗?”

    王熙凤被揉出火来,睨他一眼,“我才嫁进来多久?况且顶头上司一大推,哪里轮得到我。”

    王熙凤眼睛本就生的好看,烛火下更是风情万种,贾琏一见便觉得浑身发热,什么妹妹都顾不上了。

    王夫人在一大堆婆子丫鬟簇拥下回了院子,一进来就觉得气氛不对。

    原本日日来她面前伺候的探春没来,派了侍书在她面前告罪。

    “方才也不知道怎么沙子迷了眼,很是厉害,眼泪一直流个不停,现在两个眼眶都红肿着,怕太太见了不开心,特地让我来告个罪。”

    王夫人不明就里,看了一眼留在屋里看房子的金钏儿,只见金钏儿冲隔壁使了个眼色,知道又是赵姨娘整出什么幺蛾子了。

    王夫人缓缓坐下,道:“她的孝心我是知道的,你让她好好歇着,拿毛巾敷着眼睛,要不然明早去给老太太请安,万一被老太太看出端倪来,我可保不住你们!”

    侍书道了谢,下去了。

    金钏儿上前,将方才赵姨娘说过的话一五一十跟王夫人讲了,王夫人眉头紧紧锁在一起,半响,叹了口气道:“早先我这院子里就住了赵姨娘跟周姨娘两个,赵姨娘带着环哥儿,她俩占了一个小院,倒也不觉得挤,我也眼不见心不烦。”

    “只是后来……老太太那里来了林姑娘,倒是把我们家里三个姑娘都挪到了我的院子里。姨娘总不能跟姑娘们住一个院子,”王夫人叹气,“况且还有老爷时不时的去两个姨娘屋里。”

    “这人一多,是非就多了。赵姨娘本就是个没事找事的性子,现在可好,三天一小骂,五天一大骂,这日子越发的艰难了。”

    屋里只剩下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一个,她道:“太太放宽心。赵姨娘虽是那么个混账人,不过也还算是有眼力,您看她什么时候当您的面儿吵过。要我说,您不如睁一眼闭一眼,得过且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传到老太太耳朵里了。”

    王夫人垂下眼帘,“这个度可不好把握,若是老太太觉得我无能,连自己的小院子都管不好呢?”

    周瑞家的笑道:“您院子里住的都是家里的姑奶奶们,哪家会给自己家里的姑奶奶找气受。”

    王夫人嘴角微微翘起,“你陪我去给菩萨上个香,保佑我两个儿,一个在宫里能得了主子的青眼,一个能高中状元,将来登阁拜相。”

    周瑞家的急忙上前一步,虚扶王夫人,两人去了小佛堂。

    上次花朝节给林黛玉过生日的时候,史湘云住在了梨香院那里,跟薛宝钗一张床睡了。

    这次她来贾府,却住在了林黛玉屋里。

    来之前她倒是也盘算过一通,贾家有地方让她住的,无非就是梨香院和林黛玉那儿了,贾家三个姐姐合着住在一个院子里,还没她家里宽敞呢。

    谁知来了之后,还没等她说话,就听见贾母道:“这次不许去烦你宝姐姐了,她下月初便要进宫待选,你薛姨妈一肚子的话要交代,我给你换个地方。”

    史湘云扫了一眼薛宝钗,只见她脸上一点尴尬都没有,又去看薛姨妈,她倒是有点惊讶,还没自己闺女沉稳。

    “老祖宗。”史湘云上去抱住贾母一只胳膊,“要么我跟老祖宗住吧。上回跟宝姐姐住,跟老祖宗离的太远啦。每天早早的起来,过来请安都是最后一个。我住在老祖宗的碧纱橱里,早上一来就能跟老祖宗请安,谁都在我后面排着。”

    贾母被逗的很是开心,笑道:“那可不行,我年纪大了,夜里要起好几次,回头吵到你。这次让你跟你林姐姐住,你们两个好好聊聊。”

    林黛玉听见这话,不慌不满站起身来,道:“紫鹃,去把湘云妹妹带来的东西收好,再拿新被褥枕头出来,都去晒晒。”

    紫鹃听了笑道:“昨儿才晒的被子,可真是赶巧了。”

    贾母也笑:“我这外孙女儿是最乖巧的。”

    现在,史湘云就躺在林黛玉的床上。

    她睡里面,林黛玉睡在外侧。

    这么打一张床,睡上两个身材纤细的姑娘是绰绰有余。

    可是两人都有点失眠。

    林黛玉本来就是夜夜失眠到三更,史湘云则是进来看了这一屋子的好东西,又想起一月前在花园子里见过的五殿下,也睡不着了。

    “姐姐。”屋里只有两人,史湘云对林黛玉的称呼变成了姐姐,语气里带着点小姑娘特有的欢欣雀跃,“听说五殿下封了亲王?”

    林黛玉摇了摇头,又想起来两人都是仰面躺在床上,便轻声道:“不曾听说。”

    史湘云嘴角浮起一个淡淡的微笑,道:“我家里两个叔父身上都是侯爵,上次我去请安,听他们两个闲聊,说是五殿下封了昭豫亲王。”

    林黛玉没搭话。

    一个人聊天可聊不下去,聊的又是外男,史湘云虽然仗着自己年纪小,但是也不能再多说了。她想了想,道:“听说王爷下江南去了,去普陀山。我还没出过远门呢?也不知道普陀山在哪里?”

    “普陀山在庆元府,是海上仙岛,要坐船才能去。”林黛玉平静道,只是心里却起了波澜,从这里去普陀山,最快的就是走水路了。

    庆元府是大运河入海的地方,王爷说了要去扬州,他走的必定是水路。

    扬州,也不知道爹爹怎么样了。

    “林姐姐。”史湘云推了推她的胳膊,语气里有点揶揄,“姐姐在想什么,我叫了你好几声。”

    “这么晚了。”林黛玉语速稍快,“我都困的睁不开眼睛了,你怎么还不睡。”说完她还打了个哈欠,道:“你早上若是起不来,我可不叫你,给老太太请安我就一个人去了。”

    史湘云眼睛转了转,道:“这就睡了。”

    不愁没机会,下月初七是惜春妹妹的生日,四月二十六是二哥哥的生日,到了五月十三,又是自己的生日,怎么也能找到机会来贾府的。

    想到这儿,史湘云翻了个身,没过多久便睡着了。

    林黛玉听见旁边微微的鼾声,睁大了眼睛看着帐子里的花纹,怎么也睡不着了。

    梨香院里,薛蟠还没回来,薛姨妈拉着宝钗睡在一张床上。

    “我总是担心你哥哥又惹了什么事情,天子脚下,我们家里那点家底可不够看的。”薛姨妈担心道,“你下月便要进宫,你哥哥也不肯安安生生待在家里。”

    宝钗劝道:“哥哥毕竟是当家的男人,他天天待在家里成不了事儿。况且父亲留下来的这一堆铺子,还有掌柜的,哥哥总得去看看,跟人交往了才知道哪个好用。”

    薛姨妈叹道:“要是你哥哥有你一半懂事,我便再不用操心了。”

    “慢慢教着吧,”宝钗道:“男孩子有懂事早的,也有开窍晚的,哥哥想必还得历练两年。”

    “唉……”薛姨妈拍了拍宝钗的手背,道:“我去了几次,听她们上上下下都说你大姐姐要出息了,可是具体怎么个说法,却一点没露。我这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你进宫应选也要留个心眼。”

    宝钗点头,“我知道的,虽然交上去的名册将我们家里的关系都列的清清楚楚,可是贵人们哪里记得清,我没见到人之前,断不会露出口风的。”

    薛姨妈嗯了一声,“你行事周密,我是最放心的。况且我儿的样貌人品,比贾府这三个姑娘,还有林家和史家的姑娘都要强,是肯定能选上的。”

    宝钗侧了头,小声在薛姨妈耳边道:“大姐姐是进去当宫女的,最后一次消息传出来还是去年中秋,封了坤宁宫女史,这眼看着就快要一年了,再没半点消息传出来,我总觉得是出了什么变故。”

    元春是进去干什么的,就算王夫人语焉不详,想跟她走一条路的薛家也是知道的。薛姨妈也小声道:“我担心极了,要是你进去了跟她一样……”

    薛宝钗咬咬下唇,“我今年才十六,还有两年能拿来拼前程,实在不行,留在宫里当个女官也是条路子。”

    薛姨妈立即就红了眼眶,死死拉着宝钗的手。

    “我们家里的生意,总得有个官身才能继续做下去。”薛宝钗眼角也有了湿意,“况且后宫娘娘们的路子,可比前朝皇子们牢固多了。”

    薛宝钗还有一句话没说,皇帝已经年过五十,还能有几年?

    到时候宫里的妃子都成了太妃,不管是谁上位,都会给她们体面的。

    先太后宫里的嬷嬷,那是连皇帝都得给个笑脸的。

    到时候再找其他路子,总归不能让薛家就这么萧条下去。

    母女两个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金陵城里。

    瑞定一早起来便收拾了行囊。

    刚吃完早饭,便见费大人带着两个挑好的侍卫前来。

    “王爷,下官挑了两个侍卫办事,一有了消息,便去普陀山跟王爷汇合。”

    瑞定上上下下打量费啸威的这两个侍卫。

    一个是皇帝的心腹密探,一个却是普普通通的侍卫,想必留下的那个侍卫是用来给费啸威传递消息,顺便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的。

    不然将来回京他们也不好交待。

    瑞定拿了张银票给他,道:“费大人既然是替我分忧,又要乔装打扮,这银子还是拿着,以解不时之需。”

    费啸威有些犹豫,接过银票道:“王爷费心了。”

    他只给了五十两银子。

    给多了有收买人心的意思,特别这个人是皇帝的心腹,五十两刚刚好,够他们三个在江南还算较为顺利的过上两个月。

    费啸威离开,瑞定身后的屏风里转出三个人来,其中一个就是余四海。

    “看清楚了?”瑞定问道。

    那两人点点头。

    余四海道:“江南人手众多,这两个月他们无论去了哪儿,见了什么人,指定一字不差的都回报给您。”

    瑞定点了点头,道:“他们几个……你安排人手还是要以谨慎为上,切不可让人察觉了。”

    余四海笑,“要是发现了,我们就找一江南大户的后院翻进去。”

    瑞定笑笑,“那这件事情就托付给余先生了。”

    杂事安排完了,瑞定给父皇写了封信,也不说江南的传闻,只说自己觉得江南繁华,此行又是要去普陀山请菩萨,不如早日去斋戒的好,也显得心诚。

    第二题,瑞定便差人将异雀送去了扬州府林如海处,只说扬州离京城最近,将来回去的时候也方便。

    他带了剩下的十八名侍卫,还有周喜德给的两个护卫,启程去了普陀山。

    普陀山是观音道场,四大佛教名山之一,每年来上香法事的人数不胜数,甚至还有人不远千里来上香祈愿求福。

    瑞定坐着皇帝赐的大船,从庆元府出海,便到了普陀山。

    皇帝早就派人来说过王爷要来,只是没想到回来的这么早。

    瑞定前面两个和尚带路,一路带着他上了山顶的慧济寺,安排他们一行二十几人住在了寺庙后面的厢房。

    宫里没有不信佛的,就是吴妃,也是每日抽出半个时辰诵经,所以瑞定不说精通,但是各种比方什么大悲咒,心经之类的也都会背了。

    自打他在寺庙里住下,作息便十分规律,每日空闲时间要么去大殿里听和尚诵经,要么在厢房里抄写经书。

    连带这些侍卫也被他约束不能随意走动。

    瑞定想着这些侍卫身上难免背负个人命,在庙里肆无忌惮总是不好,因此这些人或者跟着他去听和尚诵经,或者便在厢房里施展拳脚,练武强身。

    这么两个月下来,天天的素食,从瑞定到侍卫,各个瘦了一圈。

    转眼便到了最后一天,九九八十一天的法事做完,惠通主持亲手将开过光的菩萨雕像放进早就准备好的檀木箱子里。

    “王爷颇有慧根。”惠通笑道:“王爷两个月之前来的时候,贫僧心里还有些忐忑,生怕王爷受不了清规戒律,去后山打猎,谁知王爷居然住了两个月,连经书都抄了十几本。”

    瑞定微微一笑,“佛门清净地,自然是要心诚则灵的。”

    带了东西下山,船已经准备好,早先出去的目的各不相同的几批人马也都回来了。

    瑞定先是安排人手将佛像以及香烛等物在船舱放好,这才请了费啸威过来,问道:“费大人此去可有什么收获?”

    费啸威皱了皱眉头,“消息是京城传过来的。”

    瑞定等了一等,见他再无话说,不由得挑了挑眉毛,“京城?”

    费啸威又道:“江南这边第一家说出这件事儿的是甄家,据说甄家年前派了家人上京,想请皇后娘娘帮他们家里的三姑娘择一良婿。”

    他能说出这种话来,已经是在暗示这事儿是皇后娘娘做下的,不过他既然敢说出来,想必已经得到了皇帝的允许。

    那皇帝将这件事儿告诉他,难道是想看看他的反应?

    “多谢费大人。”瑞定叹道,装作完全不知道费啸威跟皇帝的关系,“只是牵扯到皇后娘娘,怕是不好收场了。”

    瑞定装出一阵犹豫,很是为难道:“请费大人莫要向第三人说起此事,待我们回到京城,我必定替费大人请功。”

    费啸威道谢,却是推辞了瑞定的好意。

    瑞定亲自送了费啸威出了舱房,没多久,余四海又来了。

    “王爷。”余四海行礼,“自打您去了普陀山,费大人便和两名侍卫乔装住进了客栈,每日轮流一名侍卫在客栈里守着,费大人带着另一名侍卫出去。”

    “这两个月里,他们在金陵、苏州和杭州三地来回,费大人只要跟其中一名高个儿的官员出去,便要去拜访武官,算下来他们拜访了总兵,守备,以及同知等人。不过有个人他们去拜访了三回。”

    “哦?”

    “孔昊文孔大人。”

    都指挥佥事孔昊文?他推举去做西北都指挥使的那一个。

    瑞定点了点头,也让余四海出去了。

    这事儿还能慢慢想,回京至少也要走上一个月。

    不过这里离扬州也就五六天的路程,他将异雀派到了林如海那里,就是想找一个借口在返程的时候再去拜访林如海。

    那究竟要不要跟林如海开诚布公的谈一次呢?

    谈一谈这门极其不合理的婚事?

    只是这么一谈,多半就要暴露自己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Panax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anax并收藏红楼之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