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宠妃 > 第057章

第057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瑞定眼神一转,正视前方,严肃道:“我前两月去普陀山,路过扬州,也曾见了林大人一面。”

    林黛玉心中羞意稍减,半抬起头,眼神余光偷偷扫过瑞定,却见瑞定嘴角微微翘起,眼睛里似也有光,正冲着她微笑。

    林黛玉慌忙低下了头。

    “林大人看着很是精神,只是稍稍有些清减,像是天气炎热的原因。”瑞定倒是正视林黛玉,正正经经的跟她讲起来在扬州的所见所闻。

    “林府一切都好,林大人让我告诉你,他也不用你记挂,让你好好侍奉祖母,与姐妹们好好相处便是。”

    林黛玉轻轻嗯了一声。

    贾赦在一边陪坐着,全神贯注听着瑞定说话。眼见瑞定说完了,贾赦视线不免移到大厅里摆着的几个箱子上,只是瑞定不开口,他也不敢问。

    瑞定见他注视着箱子,道:“林大人托我给你带些东西来。”说完瑞定视线转向贾赦,道:“还劳您安排人手将东西搬去林姑娘屋里。”

    贾赦迅速起身去让赖管家叫婆子去。

    瑞定道:“这里面有百草堂的香囊,虽是给端午做的,不过现在佩戴起来也能防蚊虫,还能提神醒脑,没事挂两个在屋里也是好的。”

    林黛玉小声的嗯了一声。

    瑞定嘴角勾起,又道:“还有云裳布庄的料子,你父亲说了你在家里时常用这家的布料做衣裳,我也给你带回来了。带的都是夏天用的轻薄料子,你做衣裳,送人都行,赶紧用了,等秋天了林大人说还要再送。”

    林黛玉只觉得心跳渐快,按捺不住想去看瑞定。

    云裳布庄是江南最有名的一家布料庄子,开了不少分店,但是……她在家里做衣裳打首饰,她父亲是从来不关心的,更别说布料庄子的名字了。

    她不过走了两年,她父亲哪里来的这份心。

    贾赦交待完了又回来。

    瑞定扫他一眼继续道:“还有龙凤呈祥今年新作的小摆件,林大人说都是按照你的喜好挑的。”

    林黛玉的一声“嗯”几不可闻。

    瑞定很是淡定喝了口茶,外面天气虽然炎热,不过他依旧是白白一张脸,似乎一点没受影响。

    贾赦也算是祖籍金陵,他们家里有不少金陵的产业,对那里的知名铺子也很是了解。当年他妹妹,也就是林黛玉的母亲贾敏出嫁的时候,从龙凤呈祥订做了两幅头面,比京城的价格还要高上四成多。

    赖管家带着几个婆子轻手轻脚的进来,这几人虽然在外面已经被交待过了好几次,只是有个人进来的时候还是同手同脚了。

    瑞定一挑眉,道:“异雀,你跟一块去,东西放好了再回来。”

    异雀从瑞定身后站出,跟着几个婆子去了林黛玉屋里。

    荣禧堂里,瑞定有点嫌弃的看了一眼茶杯,贾赦心里一惊,急忙将他那一杯端了起来,小口抿了几下。

    没错啊,上好的碧螺春,不太浓也不太淡,泡的恰到好处,唇齿留香。

    那王爷嫌弃什么?

    贾赦不解,又大大喝了一口。

    差点烫的他失态。

    贾赦笑笑,道:“天气炎热,不如去花园子里转转?那里有山有水,又有树阴,凉风习习,就是正午进去了也很是凉爽。”

    瑞定没点头,只问了一句,“上回说的假山修好了?”

    贾赦急忙接道:“修好了。上回王爷走后,我们又给假山旁加了个深深的小水池,里面还冰着消暑解渴的凉茶,每日在里面坐坐,舒服极了。”

    瑞定起身,道:“这么一听倒也不错。这大厅虽好,不过家具看着太过厚重,再加上天气炎热,不免有几分心烦。”

    贾赦开心坏了,急忙起身引路。

    瑞定看了一眼林黛玉,道:“莫要走太快,我们慢慢的踱过去,免得出汗。”

    贾赦点头。

    他是个撒手掌柜,瑞定也不提醒,所以这一次去到花园子里,就四个人。

    贾赦、瑞定、林黛玉,还有瑞定的太监安和。

    赖管家原本在后面跟着,不过看着他们一路的确是去了花园,他急忙跑去跟贾母报信去了。

    “什么?”贾母站起身来,只觉得一阵头晕,“他们丫鬟一个没带就进去了?你怎么不安排人!”贾母急忙又坐下。

    赖管家支支吾吾,“我也没想大老爷居然一句没吩咐直接就带人进去了。”

    “那还不去安排人清场!”贾母吩咐道:“再安排丫鬟拿了茶点进去。诶呦,”贾母叹了一句,“我这头晕,怕是陪不了。再去催二老爷!”

    贾母心里一个个盘算着,宝玉眼圈还是红的,不能去,女人家就更不用说了,琏儿又不在家。

    这么算来算去,就白白便宜老大了?

    贾母叹了口气,第一次觉得贾家子嗣太少,尤其是宝玉那一代,除了他竟然没一个能拿得出手的。

    几人走到花园里,瑞定看看,将最靠近树阴底下的一条路让给林黛玉走,他默默站在林黛玉东边,遮了太阳,看见林黛玉全身都在他落下的身影下遮着,满意极了。

    “箱子里还有澄心堂的宣纸。”瑞定道:“我各样都买了几刀,上面让他们做了标记,你看见便知。”

    瑞定一顿,若无其事又补充了一句,“林大人吩咐我买的,说这个也是你家里常用的。”

    林黛玉觉得他似乎是说漏嘴了。

    “多谢王爷。”

    瑞定只觉得旁边跟着的贾赦很是碍眼,他左右看看,走上一条仅容两人通过的小路,又给安和使了个眼色。

    瑞定跟林黛玉两个走在最前面,安和跟在后头,贾赦并不敢跟安和并排走,这么一来,没走两步,距离便拉开了。

    “你身上挂的玉佩。”瑞定扫了一眼林黛玉腰间,道:“天气热了,回头我让人给你送块寒玉来,夏天带着更好。”

    瑞定微微一笑,“玉养人,一年四季都不能离了身。”

    林黛玉不知道怎么便听出点别养的情绪来,一身“嗯”仅仅比出气声音大了那么一点点。

    瑞定听见了。

    “我走的时候,你父亲送了我一套毛笔,我看着似乎有点半新不旧的样子,就没给你带来。不过我按照原样吩咐人做了一套新的,你回去便能看见了。”

    瑞定一低头便能看见林黛玉微垂的头颈,还有……似乎已经红了的耳根。

    他回头道:“天气炎热,前面便是假山了,我们进去坐坐,歇息片刻。”

    瑞定转身,带头往假山走去。

    “对了,我还带了个厨子回来,现在不方便,等过两个月——”瑞定声音戛然而止。

    随即响起的是一声年轻女子的惊呼,“你是何人!”

    瑞定本来就走在最前面,林黛玉落后他半个身子,在他侧边走着。

    听到这一声呼,瑞定下意识挡在林黛玉身前,叫了一声,“安和!”

    贾赦一阵紧张,这要是在他家里出事儿——

    他急忙跑到第一个一看,“误会误会,这是在我家里客居的薛家姑娘,是我弟媳妹妹的女儿。”

    “这是昭豫王爷!”贾赦又冲薛宝钗道。

    薛宝钗在假山里已经坐了有一刻多钟了,假山里很是凉爽,太阳又照不进来,她原本粉红的一张脸现在已经变成雪白雪白的,更显得是被吓到了。

    听到王爷两个字,她很是慌乱的跪下,“王爷恕罪。”

    瑞定眯了眯眼睛,薛宝钗。

    “民女是带着丫鬟去给姐妹几个送新得的布料去了,只是天气炎热,走到一半便觉头晕目眩,想着在这里歇息片刻,没想到惊扰了王爷。请王爷恕罪。”

    瑞定是不信她的话的。

    惊扰,慌乱?

    她这一段话说的是流利无比,目的、原因,还有请罪都说了,一点不像是意外,怎么听都觉得似乎是盘算好的。

    假山里安安静静的,一时间只能听见几道呼吸声。

    “你起来吧。”瑞定开口。

    薛宝钗道:“多谢王爷。”只是站起身来的时候摇晃两下,拉着莺儿的手,又扶了桌子,这才算站稳了。

    假山里能有多大的地方?

    瑞定跟黛玉两个站在入口处,薛宝钗跟莺儿两个站在石桌旁边,贾赦和安和两个方才在瑞定叫人的时候跑了进来,现正站在两拨人中间。

    安和道:“你还不退下!”

    薛宝钗一晃,道:“王爷恕罪,民女这边告辞。”

    说着,她急忙拉着莺儿的手,往前走了几步,再离瑞定还有三四步的时候,突然又转身,道:“还有布料。”

    她又去桌子边拿了放在桌上的布料,这才低着从瑞定身边过去了。

    瑞定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的时候连话语都冷了几分。

    “这里太过阴凉,本王便不多待了。”瑞定说完,转身便出了假山,道:“安和,你小心送林姑娘回去。”说完,他看了贾赦一眼,道:“本王这就告辞了。”

    瑞定一路走回荣禧堂,贾赦在后面跟得气喘吁吁。

    他本就是酒色掏空了的身子,方才一惊,现在又被瑞定的态度吓到,又加上走的太快,连道歉赔罪的话都说不出口。

    瑞定也没在荣禧堂待,直接上了马车。

    贾赦在下面站着,无比心焦,想走来走去又怕惊扰到了王爷,心里快要把薛宝钗骂死了。

    瑞定在车上坐了片刻,看见异雀和安和两个匆匆忙忙回来,等他俩上了马车,瑞定一行人便驶出了贾府,往公主府去了。

    异雀跟安和两个不说话,低着头很是严肃,瑞定道:“东西送过去了。”

    “是。”

    瑞定又问:“林姑娘也送回去了?”

    安和也道:“是。”

    瑞定松了口气,不说话了。

    异雀看了安和一眼,意思是主子不像是真生气啊?况且他从来没为这种事情生过气,你方才不是骗我?

    安和也白了一眼,我怎么知道?主子方才那个样子,就是生气。

    贾府里,先说薛宝钗。

    她见了瑞定正脸,虽然她长这么大也没见过几个男子,但是依旧心头乱跳,一路飞快走回了梨香院,脸色忽白忽红,一进去便拿起桌上凉茶,一连喝了三四杯才缓过劲儿来。

    薛姨妈忙问:“怎么样?”

    薛宝钗点头又摇头,将方才情形跟薛姨妈说了一遍,道:“我得去装病了,不然脱不了干系。”

    薛姨妈埋怨道:“我就说这太过冒险,你非要去!”只是她看着女儿现在都没平复下来的情绪,也不好再说什么,道:“你快去床上躺着,我差人去请大夫,然后我去求你姨妈,先打个底子。”

    薛宝钗点头,她的脸现在依旧忽白忽红,又觉得心口跳的厉害,也不和薛姨妈多说什么,直接便解了外衣,上床上躺着去了。

    薛姨妈一人坐了一会,仔细盘算了自己该干什么,又该说些什么,便差了小厮去请大夫了。

    与此同时,林黛玉被安和送回院子,安和道:“姑娘的屋子,怕是不便进去,还请姑娘叫异雀出来,我们这便要回宫去了。”

    林黛玉点头,轻声道:“公公稍待片刻。”

    林黛玉进屋,吩咐紫鹃拿了两个红封给他们,又让人带他们去二门,这才进了屋子。

    只是屋子里除了三口大箱子,贾母已经等在里面了。

    黛玉直觉心砰砰跳了两下。

    贾母见了她笑笑,“外面日头大,看你这脸给晒的,都红了。”

    黛玉更觉心慌,道:“许是走的多了。”

    “你身子弱,还是得多歇歇的好。”贾母说完,又道:“却没想你父亲入了王爷的眼,这一屋子的东西,方才我也听那两个婆子说了。”

    贾母看了看那三口堆的满满的大箱子,道:“王爷这般厚待你,也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你记得闲暇时写信给你父亲,要多多感谢才是。”

    “您说的是。”黛玉道。

    贾母目光扫过那份礼单,道:“你慢慢整理东西,外祖母不打扰你了。”

    黛玉点了点头,“外祖母走好。”

    贾府的这一天很是不同寻常,贾家三个姑娘都从空气里嗅到了一丝怪异的味道。

    一大早梨香院便传出来宝姐姐受惊的消息,还惊到需要出门请大夫的程度。

    中午饭宝姐姐自然是没一道吃的。

    这还不算完,吃午饭的时候,安静极了。

    食不言寝不语,但是……老祖宗看林姑娘的眼神,乍一看是审视,但是仔细一看又多了点什么……就连宝玉都觉得有些不太对了,笑话也没敢多说。

    到了晚上,连林姑娘也没来吃饭,说是中了暑吃了药,起不来床了。

    奇怪的是贾母似乎没有往日那么热忱了。

    晚饭过后,贾母一人坐在卧室里,看着那张从黛玉房里抄出来的礼单,眼神晦涩难明。

    她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道:“鸳鸯,你去把琏儿媳妇叫来,记得悄悄的叫来,莫要让别人看见了。”

    “老太太放心。”鸳鸯低着头,“我们这儿出去东边第一个院子便是琏二奶奶的,我让人去叫平儿,让平儿跟她说,定不会惊动别人的。”

    贾母点头,“你去吧。”

    贾母年纪大了,平常老是笑还看不出来什么,现如今板着脸,满脸的皱纹看着分外的可怕。

    她紧紧盯着手里的礼单,小声说给自己听,“这三箱子的东西,究竟是林姑爷给的,还是……”

    不多时,王熙凤来了。

    她也不像往常那样张扬的大笑,进来便低眉顺眼小声道:“老祖宗找我?”

    贾母平静道:“你来我身边坐。”

    王熙凤侧身在贾母身边的凳子上坐了半个身子。

    贾母将手里的单子递给她,道:“你看看这个。”

    王熙凤略有疑惑接过了单子,匆匆扫了一遍,又想起今日昭豫亲王来访的消息,道:“这是王爷送的?”

    贾母点了点头,“我叫你就是帮我看看的。你姑妈年纪了,嫁进贾府多年,对这些送给小姑娘的东西怕是不怎么了解了。而且……”贾母故意顿了一顿,看见王熙凤紧张的有些挺肩才道:

    “你姑妈当了这许多年的管家太太,怕是对很多事情看的没那么透彻了,所以我才叫你过来,你仔细看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Panax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anax并收藏红楼之宠妃最新章节